1

      今日人氣

      327

      累積人氣

      5

      粉絲數

      182

      回答數

      8

      文章數

大哥

「大哥」是我們對某些人物的一種「尊稱」

有一次,小言醫師到相關夥伴的洗腎室代班,那裏的護理長親切地陪同小言醫師查房,到床邊(是指洗腎床啦)做病情簡介,小言醫師有所了解後再向病人問安。  

洗腎病患的病情,到哪裡基本上都大同小異,查房問診時,多會注意腎友脫水水分多寡、血壓高低、排便情形、腳抽筋、是否水腫、上次洗後回家暈不暈、睡眠狀況、呼吸順暢否、胸口悶不悶以及瘻管有無保養等等一一作紀錄,實在沒甚麼新鮮事。  

除了基本的問診查房外,也會跟病友閒話家常,多聊幾句(小言醫師就愛八卦、聊是非),由於是初次見面的腎友,他們總是含蓄,不敢多講,小言醫師總要想辦法起個頭,讓他們卸下心防。  

但人情、風俗仍難免不同…  

小言醫師:「你好,我是代班醫師,請多多指教…您有哪裡不舒服嗎?」好像永遠是這句了無新意的問候語,對著一位腎友說著。  

某某腎友:「還好,沒有不舒服的。」這是多數病友的回答。為了不讓氣氛嚴肅,小言醫師會順便問問近況以或問問病友的過往,如工作、家庭、為何得到腎臟病或洗腎心得等等。  

小言醫師:「你還年輕耶,有在上班嗎?」腎友看起來五十歲左右,想跟他多聊聊。

某某腎友:「我沒有上班。」嗯…可以理解,不過,一般四、五十歲的腎友,只要精神體力還OK,若願意或有經濟壓力,還是可以工作的。  

小言醫師:「哪…以前是在做甚麼的?」  

某某腎友:「以前也沒上過班。」一問一答,他也沒多做解釋,看他話少,小言醫師猜不透,心想他不是出生好野人家,就是田僑仔之類的吧!  

小言醫師:「喔…這樣啊!你休息囉!」小言醫師識趣地結束對話。  

※  

又有一位腎友,他體型壯碩,聽說每次都是他的太太開著名車接送洗腎,這位腎友比較健談,會跟護理人員聊天抬槓。今天他說上次洗完回去後隔天,打針的地方出現小小瘀青,問是怎麼回事。  

小言醫師:「一點瘀青沒有關係,有時是下針時穿刺血管造成,或者是收針止血時沒壓好導致的,過兩天就退了。」  

壯碩腎友:「怎會沒關係呢?很難看耶!」原來愛美不是女人的專利。  

小言醫師:「不然開一條藥膏給你擦去淤的。」小言驚覺不對,趕快給予安撫。  

壯碩腎友:「好呀!我很怕血管(透析瘻管)變得粗粗、醜醜的。」  

小言醫師:「血管粗才好,血管才不容易阻塞!但也不要過粗像蚯蚓那樣。」  

壯碩腎友:「如果像一條蚯蚓在手臂上,我一定要在它旁邊刺青給掩飾掉。」  

小言醫師:「哇!那麼酷啊!可別刺破血管唷!」感覺他很有個性。  

壯碩腎友:「你放心,誰要是刺破它,就有他好看的。」很有霸氣地說。  

小言醫師:「嗯…希望不會啦!」小言結束問診及對話。  

※  

查完房,醫囑也交代完畢,護理長請我到醫師休息室休息,這時護理長才說,「某某腎友」是位「大哥」,所以他才會說「從來沒上過班」,喔…我這才恍然大悟。  

護理長還說,剛剛那位「壯碩腎友」也是「大哥」喔!之前剛來洗腎時,還有兩位小弟跟陪到門口,現在沒跟來了。  

「是喔!那...這裡不就有兩位大哥了,到底誰才是「大哥大」或是「大大哥」呢?」小言醫師忍不住好奇一問。   護理長說,她也搞不清楚,好像是不同管區的…喔不…應說是不同堂口的吧!不管是哪一堂,還是「棒棒堂」、「黑澀會」,總之講話小心點就是了。  

護理長又說,之前有位腎友也是「道上」的(道可道,不同道哉!)那腎友還說大名鼎鼎的槍擊要犯「薛X、X球」曾經是他的同學耶!(該說可喜可賀,還是….)有一天,這腎友沒來洗腎,原來他被警察帶走(帶到有附設洗腎的監獄去了),他還曾經託人來說,等他出獄後,還要回來這裡洗,記得要留位子給他唷!看來這裡的服務一定讓人有種「就感心」的感覺吧!  

雖然,「大哥」是我們對某些人物的一種「尊稱」,不過,不管是誰來到洗腎室,通通稱呼他(她)們為「腎友」,醫護的關心是不分大哥,還是小弟的,也不分大老板、大人物,抑或老弱殘貧,因為"健保"之前,人人平等!我們用同理心付出,秉持「視病如親」的信念去對待每一位腎友。

 

我要留言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