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21歲

  • 去年十月精神官能症
    今年約四月精神科門診
    在精神科就診已經近一個月多.前幾天回診才知道自己已經是憂鬱症,一方面不在猜測.一方面也更沒力去面對需要處裡的問題.白天要上課,放學要去安親班上班.精神壓力大.再兩天看骨科就要決定暑假是否置換人工髖關節的決定,在學校原本都有斷斷續續的跟輔導老師聊.最近發生了一些變化.近來太多的點令我已經模糊.很多事情我也覺得我變得做不到.輔導老師們在討論之後考慮在校外找心理師幫我做治療.一是費用非常的高,光是我打工是無法負荷這樣的治療,家裡則是不會讓他們知道這件事情,因為他們為我擔心的已經夠多了.我已經是他們的負擔,二是轉介校外我害怕恐懼.害怕與陌生人關在一個房間裡.害怕又要從頭敘述每一件事情.當下的我無法將感情還有思考分開.我想這樣在學校輔導下產生了依附關係.但近來這幾次我都無法坦誠的與輔導老師談話,這樣的諮商也是沒有用的吧.但,他們給我的選擇一是繼續在校內諮商,坦誠的一起面對.二就是轉介了.又是陌生人,又是焦慮.我對保密協定失去了信心.不敢相信就算是被轉介出去,他們還是會與心理師保持聯絡.密切注意我的言行,既然他們都已經達成一致性.我的詢問還有意義嗎?請幫幫我,該怎麼做選擇.
    自己有在看憂鬱相關的書籍
    我覺得可以更清楚表達自己的感覺跟書裡的個案一樣.自傷行為像是捶牆壁,咬手.
    想要有痛的感覺
    目前服用藥物:
    Citao(citalopram)20mg(睡前)
    Semi-Nax(Zolpidem)10mg(睡前)
    Gendergin粉紅 0.5mg(睡前服藥前半小時一顆,睡前半顆.早餐前半顆(但都會忘記吃).

    是否就像醫生說不能自行斷藥
    但是否已經產生仰賴藥物了
    我的生理時鐘是靠藥物來調
    自行斷藥會發生甚麼樣的事情嗎
    請幫忙,謝謝.

    2009-06-03 00:37:28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