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20歲

  • 表妹今年18歲,準備升大一,症狀初期約國三、高一開始,那時只有情訊不穩,直到最近(高三畢業後)才有出現以上症狀,這幾日的狀況更是日漸嚴重。
    表妹的症狀:
    1.幻聽
    他說有很多人在跟她說話,是各種宗教的人在拉她信宗教。

    2.被害妄想
    感覺她很容易覺得陌生人有可能想對她怎麼樣,對他人敵意有點深。

    3.異常的宗教思想
    之前她被她一個朋友帶去信基督教,那個朋友也有點怪怪的,親眼見過她,感覺精神有點恍惚。信基督教後,妹妹告訴我,她可以和神對話,神會要她去幫助別人,這樣神就會幫她,妹妹說神說她有治癒他人的能力,她說只要握住別人的手,就可以看到那個人的內心想法;還會告訴我有些事情是註定的,例如幾月幾號會是影響她人生重大的一天之類。

    4.疑似人格分裂與自殘行為
    手上出現類似刀割的傷口,均為左手,手軸兩刀(略深)、手腕約四五刀(兩三刀淺、其中兩刀較深)、手背(手腕脈搏的反面)約四五刀(淺)。

    5.記憶力受損
    感覺有些事情她好像不記得,又好像記得,不知是否為精神恍惚。
    我是幫我的表妹問診,因為他現在的狀況不會讓我帶她看醫生,她覺得自己沒有生病。

    妹妹本身家庭頗有問題,父母疑似皆有外遇,讓她很難接受父母親,然後父母對於課業非常苛刻,要求她考上明星學校,都是第一志願,不管高中還是大學都一樣,妹妹本身原本有個弟弟,但在八歲的時候就癌症過世(當時妹妹大約小學三、五年級),從那時開始,她的媽媽便常常怪她,弟弟會死都是因為她,因為她把弟弟的好養份都吸走了,而爸爸則是常常要妹妹以後賺錢不要給媽媽,要給爸爸,因為媽媽哪裡不好之類的,媽媽將弟弟之死怪罪妹妹之餘,也常趁爸爸不在時和妹妹說要她以後賺錢不可以給爸爸之類的話。

    國三或高一的時候,妹妹自己偷偷跑去看心理醫生,事後有告訴父母,但他媽媽只有嫌她抗壓性太差等,沒有加以追問,而那時我也不清楚這些事情。

    高三畢業,妹妹突然人格大轉變,開始晚歸、外宿、手機不接,近來還信基督教,告訴我她可以幫人治癒,耶穌要她幫神做事,這樣神就會拯救她。

    前幾日打掃新屋子,妹妹帶了那個帶她信教的人來,一個女孩子,和妹妹同年(18),穿著樸素乖巧穩重,但感覺神情略微恍惚,笑容很假,感覺不是真的在笑,然後她這樣笑,妹妹也會跟著她那樣笑,從來沒看過我妹這樣,就是幽幽的輕笑,類似"呵呵呵........."的笑法,很詭異。

    起先他們在房屋裡說要禱告,於是我離開現場,再外等待將進一個小時,進屋後,發現門把、家具有點油油的,之後妹妹才說他們在家具上擦了"祝福的橄欖油",還告訴我她和那個女孩子可以驅魔除靈的能力。

    隔天,妹妹說房子的浴室有血跡,就像割腕後噴血的血跡,說天花板也有,但我看就都沒有。然後她說她會打掃乾淨,叫我不用擔心。

    三天左右以後,她晚上打給我說她不回家,要住朋友家,要我隔天下午兩點到五點,不可以告訴任何人,要我獨自到新房子裡,我問她要幹麻,她說我去就告訴我,說這是我人生中應該經歷的功課。

    隔天早上,她又打給我,告訴我她回家了,要我不要去台北,昨天晚上因為他在捷運站被變態挾持著,關在廁所,變態逼她要我去那間新屋子這樣。

    在隔天,我把妹妹約出來深談,我看見她的手有刀傷,她說是變態劃傷他的,所以才會要我獨自前往新房子之類的話,因為他不得已,一切都是變態邊拿刀劃他手,她才要這樣和我說;確實當天我有聽到一個女孩子嘀咕的聲音,但無法確定是否為我妹妹,非常含糊小聲,和我妹妹的講話聲並沒有同時出現,然後聲音也只有出現一次,出現後,妹妹就說要掛掉電話,間隔十幾分鐘後,我自己打給她,她才又邊哭邊求我去新房子,說我一定要自己去,而且不可以告訴任何人,不然我以後就見不到她了這種話。

    請問醫生,我不知道要怎麼幫助我妹妹,我不知道要怎麼帶她去看醫生,她不覺得自己生病了,要怎麼樣才能說服他治療呢?
    或是我可以先做些什麼,幫助他轉移注意力之類的,妹妹疑似自殘行為,讓我非常擔心。

    2009-08-25 02:49:23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