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41歲

  • 16年,常常在一個人的時候,回憶起過去的仇恨。
    醫生您好:謝謝您抽空看我的信件,目前我没有多餘的經費做心理治療,所以想利用這個方式,聽聽您的意見,我是jack。民國82年的時候,補習時但接連發生了許多事;第一件事是我在K書中心念書時,唸到半夜一點半才離開,但隔天有一位男學生問我昨天有没有看到他的無線電對講機?我立刻表明没有,並帶他去我住的地方讓他查看,但表明立場後,他堅持我有可能己經將對講機賣掉,我當場就和那個人發生了很大的爭執口角,他爸爸也堅持我一定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對講機賣掉,所以我就到當初他報案的中正分局,把我的立場跟警察說,警察於是說,不然你叫那個人來警局,當著警方的面說清楚;但我打電話過去時,他爸爸就說:可以呀,你叫警察開傳票過來再說,他反而不出面了。但對方放話要脅不讓我念下書的事,已嚴重的影響我念書的情緒。第二件事,就是補習班中有認識一個很詭異有點變態的同學,(因為他隔年竟然打電話跟我說他是在補習班臥底二年,幫助某某人,現在任務結束,又回軍中工作,連這種謊話都敢騙,同時他想追女導師,如果不成,說他要把女導師大卸八塊)。他挑撥我的女導師的闗係,導致我和女導師起了很大的衝突,使副總導師和總師分別約見我,了解狀況;他並借此送女導師花,安慰她,其實他是借著我和女導師的衝突,進而親近女導師。第三件事,就是當我知道他揚言要將女導師大卸八塊,也就是分屍後,我嚇了一大跳,立刻私底下傳紙條,交給總導師,讓他知道這件事。總導師後來約見我,很不削的告訴我,補習班中没有所謂的張老師,但我立刻把他說要把女導師大卸八塊的事告訴總導師,没想到總導師請我吃了一頓飯,飯局快結束時,才告訴我,請我吃飯的目的,就是想叫我做中間人,勸他不要追女導師,結果反而把燙手山竽又丟回給我。本來是好意將這件事告訴總導師,請他處理,結果又把這個燙手問題又丟回給我,叫我幫忙。但那位變態的男同學就是不死心,要求女導師私下跟他對話,女方反對,要求在補習班公開的場合才肯對話。我情緒也亂成一團,書也念下去了。第四件事,就是總導師隔了一段時間後,在我離開補習班經過他之後,就在後面嗆聲說(這個人不行,手腳不乾淨),或(不想玩了,是嗎?)我得很驚訝憤怒,但都忍了下來,同時他還透過上課的授課老師,在課堂上攻擊我,如(老子國民黨,兒子民進黨),因為我曾經在晚上打電話給好友,向他表示我在軍中盡心盡力,而今天卻如此下場,表示過不滿。或是說我(走路頭都高高的,目中無人),或(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或是無端的攻擊我,羞辱我,(大夫,請您相信我,我決對没聽錯)。最後我和我姐姐見面說了最近的事,打電話給女導師請假半小時,電話中總導師在後面嗆聲,(她晚上還要加班),我非常的憤怒也感到不解。後來總導師有事出來,碰到我,竟還拍著我的肩膀說,(最近好嗎?),真的是一個心地非常險惡與鬥爭的一個人。從此我就離開補習班,精神崩潰而第一次求診精神科,醫生判斷需要住院治療。至今我仍無法原諒這些人。巫告我偷對講機的人,女導師,變態的男同學,還有我最恨的總導師,尤其是那個總導師,想起他人模人樣的樣子,卻盡做些黑心鬥爭,污衊我的話,我心就感到恨。心中就想起他的真面目,痛很不已。
      說給您聽,最主要就是想起這些讓我精神崩潰住院,而得終身服藥的這些人,心中就痛恨不已,想要報復,請您幫我分析,解脫報復的痛苦掙扎。Jack敬上

    我目前没有多餘的經費做心理治療,但又很想擺脫仇恨與痛苦的綑綁,所以透過這個方式,希望聽聽心理師的意見,希望能夠對我有所幫助,麻煩您了,謝謝。

    2009-09-05 21:28:03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