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28歲

  • 一直這樣
    現在在排心理衡鑑
    跟醫師說常常心情不好,很多事都很怕不敢
    一個人哪裏都不敢去,害怕和人接觸
    常常想死也不敢
    內向自閉不敢和人在一起這不行那也不行一直被凶罵笑
    都會焦躁害怕一直想難過憂鬱
    懊惱畏縮自卑
    醫師開過伏憂寧、除憂定都一樣只是麻醉鎮靜,還是一樣不敢和人在一起害怕受傷害,心理治療不敢去,有心理師說我可能是亞斯格症候群,醫師說我應該是這個症,醫師說那是一種個性,沒辦法治
    內向自閉都不敢怎樣,給人當作白痴,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一直被兇笑駡,都會不爽懊惱、害怕驚擔心、憂鬱想哭、恍神畏縮,不敢怎樣怕東怕西,一直這樣要抓狂。

    我覺得我像白痴一直被兇玩,從小就很自閉,別人說我有自閉症,國小老師公開批評說我太乖也不行,讓我哭,小時候爸媽賣魚帶著我跑給警察追,國小在公園被一群人勒索很怕到失神,被車從後面撞我都沒有說話,撞到一樣,到國中以後,變得很胖,同學都講我自閉、大肚呆、臭、打呼,班上一堆不良少年吵鬧勒索、打架,連女老師都不教,換一男老師要我做幹部,我不想做就說要我好自為之,你家裡最適合,你以為長大就會改變,說上課聽不到有重聽,老師說重聽不去醫院檢查,你是心理作用,運動會時我穿制服,老師叫我跟一個叫李家宜的換,分明是侮辱人,我說跑不動,叫我放心不會叫我跑,叫我跟他換回來,叫我留教室打掃,那時候心情不好在教室丟粉筆,被同學欺負,老師也只說不要欺負別人也不要讓人欺負。跟父母講要轉學,父親也只說監獄更黑(我爸因賭博、妨害秩序被關過)國中打羽毛球,打到同學又要我賠,後來我自己轉到國中技藝班,還是同一個老師教,逃不出這個環境。到高職技能班,被班上選為風紀股長,因為之前的緣故,所以我沒推掉,但因為我自閉,不敢管,又被老師說你不是做掛名。公民訓練我不想去,又被教官說你以為你不用當兵,晚上上課又被摩托車撞,我都沒有說話,撞到一辿^家畢業以後沒再升學也沒工作,外婆去世辦喪事時,親戚說我實在很肥胖,送喪說你也要去喔,在電腦補習班職訓等當兵,搬家之後,要牽網路打電話去問,結果社區主委住樓下聽到我打電話又在外面四處跟人講什麼串通叫人來,樓下車子壞了也四處跟人講什麼我叫人來把他的車弄壞,覺得很躁、怕,後來因為體位因素判為替代役到成功嶺受訓期間被替代役同仁叫我不要打呼,不然要襪子塞我嘴,說什麼吃好做輕鬆,說我臭又跟輔導長講,輔導長兇叫我去洗澡,說我來這學到什麼。選兵時候我沒帶証件,大專大學先選,高職只能選剩下,我選了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結果因為体位選不上,還說我連話都不會講,我說証件放家人哪裡,這些警察說放家裡就家裡什麼家人那裡,連話都不會講還要選,後來抽到最後剩下的保五總隊,這個單位是鎮暴要出操而且在高雄,我家在台北,到了高雄仁武營區我的幹部又說看我怪怪,都不講話不跟人交談,本來要修理我。在高雄都是在地人只有二十個台中以北,在高雄一直被說台北人怎樣,台北人是啞巴;台北人踩到人不會道失禮,台北人拿東西不會講,台北人也要吃,台北人也可以放假,台北人臭味,在站哨也有人要爬牆出去,記住我的名字,叫我不要報,受訓六個月之後,調岡山營洁A我幫一個女警做人事業務的協辦,我很開心可以打電腦,我寫簡訊給那個女警謝謝她的照顧,祝她耶誕節快樂,女警兇我說副座沒跟你說,照顧多少,電話不用錢,我聽完了之後就跟我的老副隊長說女警很生氣,我跟我的老副隊長用台語說女警說副座沒跟你說,照顧你應該,不要再寫,我那時候又說錯,我的副座說她說的沒錯,她不喜歡,你就不要再寫。後來女警私下跟我說,早該跟說,我以為你不會再寫,你們年輕人以為沒什麼,我介意,你不要難過,意志消沉,我也會介意,你真的不要協辦內勤,我那個時候說對,後來我問她還是不是她的協辦她說你不是跟副座說,如果你還要跟副座說,我問她怕妳不信任我,她說不會,你做得還不錯。結果我就跟副座說,結果回去她就把我換掉,有事會叫我,電腦壞了說是不是有人弄壞,趴在欄杆,也有人從後面往我屁股一直撞,不借人錢也要說怎樣,沒車錢跟人借錢人家也不借,從那個時候開始一直在走來走去一直想,我覺得心理有問題,跟幹部說我要心理輔導,幹部說我是不是想很多,想這麼多幹嘛,一堆落井下石的話,被人說你自己都養不活要拿什麼養人,沒比人較高也沒比人較帥,別人看到我又說就是這個騒投想自殺跳樓,後來內勤也不留我,把我調外勤一直被趕來趕去,在派出所看到一堆槍戰、車禍、火災、偷竊、搶劫、打人、鬧事、酒醉、家暴、抗議、臨檢、社會黑暗面常常上電視,只要報案就要去,覺得很害怕,還被人噴口水、燙傷、踢小鳥、打手腳,說什麼大胖子看起來沒什麼用,幫忙打電腦,還說廢物利用,電腦壞了還說什麼不會假行,在外勤還有替代役要拿毒品給我吃,在外面還有人跟我說要不要開女人覺得很害怕還被派出所的員警恐嚇可以案件給我揹,說什麼GY臉,你是故意找麻煩不想上班就給我請假,說你以為陳水扁的女兒會改嫁給你,董事長的女兒會嫁你下輩子吧,戀母情結、缺乏母愛,真正天兵、防彈衣不見又要賠又被拗三天假,想回去營區、幹部說叫你們賠不錯,警員要記過,又說外面不是比較自由、回來要出操,退伍就好。不想待在派出所晚上都在外面走來走去每個人都說我怪怪,我照勤務表上班又說我天兵,我的腦子就一直輪迴回想,相同話,相同的事,退伍之後依然如此,,去我姊待在工廠應徵十二小時都沒休息四天也不給休息也沒年終,做一天站十二小時又吵,什麼都不會一直被兇罵,腦子一直想過去的事,後來去就業服務中心,也找給我一些工廠,對工廠有恐懼感加上不知道路也沒機車,都坐公車,服務中心的人要我交單子也沒交也不敢去,後來就不了了之,再來家樂福要我去結果去了也不要,至今四年多,找不到工作,後續一堆要我去應徵的電話,也沒公司名,又很偏僻,又說他們就是要藏起來不給人知道,又說又不是叫我賣,又很怕被騙,出門人家看我又說我怪怪,在家裡,媽媽跟我說話也是屁股吃屎,受不了,爸跟女人離家出走又近回家,覺得一直被兇、一直被玩、被騙被趕,覺得很懊惱;心理覺得很躁、驚(怕)。不知道要怎麼辦,胡思亂想想偷、想搶、想殺人、打人一直想都不敢。都不敢怎樣怕東怕西

    2009-11-21 09:12:43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