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24歲

  • 兩個多禮拜了
    醫師您好,最近在工作上遇到了一件事,想提出來與您討論,
    兩個禮拜前在學校食品科工廠有個同學受傷了,大約有10*1公分的割裂傷,事需要縫合的傷口,但當時評估下並沒有大量出血,且意識清楚,當時各按表示不叫救護車,且在我的評估下,並無叫救護車的需要,因此便請當班的同學協助送至離學校最近的蘇澳榮民醫院治療,當時各按表示玉送往博愛醫院進行縫合,但考量到傷口大小及路程之因素,我請當班同學送往鄰近的蘇榮進行救治。.醫師您好,最近在工作上遇到了一件事,想提出來與您討論,
    兩個禮拜前在學校食品科工廠有個同學受傷了,大約有10*1公分的割裂傷,事需要縫合的傷口,但當時評估下並沒有大量出血,且意識清楚,當時各按表示不叫救護車,且在我的評估下,並無叫救護車的需要,因此便請當班的同學協助送至離學校最近的蘇澳榮民醫院治療,當時各按表示玉送往博愛醫院進行縫合,但考量到傷口大小及路程之因素,我請當班同學送往鄰近的蘇榮進行救治。

    但在三天後,個案的傷口感染壞死了,送至博愛醫院,醫師表示需要植皮,取同側大腿的皮膚進行補皮,雖然個案家屬並未說什麼,但學校相關人員向我提及"為何當時不送博愛呢?一般來說蘇榮的醫術本來就比博愛差,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嗎?",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我反思了很久,也告訴他們,第一、如果在評估不需叫救護車的狀態下,我就必需以對個案最好的方式進行處理,在我無法預測送至博愛的長程路程中會面臨什麼樣的狀況下,我只能請當班同學送至蘇榮,但在外界的想法裡,好像無法了解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在個案住院的過程中,上班日我都以電話的方式瞭解個案的狀況,且協同學校主任及教官、導師到醫院去看過個案,當時教官告訴我,不用出席,他擔心個案及個案家屬不能瞭解為何一個傷口到後面需要植皮,基於保護我的狀態下,他希望由他們出面即可,但我告訴他,我必須去瞭解一下狀況,在我的心裡,當下的處理並沒有做錯,也不需要躲著,但當有人問"為何當時不送博愛呢?一般來說蘇榮的醫術本來就比博愛差,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嗎?",我總會想,當下的處理真的不當嗎?

    而今天吃飯時,還是跟他們說明了一下當時的狀況,但還是不太被諒解,現在我在處理學生時,相關人員總會特別的前來關注,雖然平常還是會說說話,但我感受得出來他們對我的不信任感。且今天在與他們說明叫救護車的流程時,我告訴他們,現在叫救護車都需要個案自己付錢,且我評估狀況後,因意識清楚,且無大量失血,而病患也告訴我,如果要叫救護車他就不去醫院,納因為她也成年了,我當然要尊重她的意思,如果我叫了,那那個錢要誰付。在我與他們談話的立場是站在一個,想讓他們知道我的難處及我的評估並不是胡作非為的,但上級及同事們會覺得,我好像是在掩飾自己的錯誤一樣,想要逃避沒有幫學生叫救護車這件事,並大聲地對我說希望我去搞清楚叫救護車的規則,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樣的衝突?

    2014-03-10 21:18:40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