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36歲

  • 十年前因為一夜之間失去所有所有孩子,我知道我想哭,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見到旁人哭,自己就開始『搞笑』,看在外人眼裡我似乎很不在乎或是堅強,可是,自己很清楚知道我是怕別人安慰。
    從此以後,當我想孩子或受打擊、受挫折想哭時,我哭不出來,就必須借助外力,一開始是酗酒,後來不喝酒了,我有一天不小心切菜時切到手指,卻一個人對著小小傷口嚎啕大哭,當時腦海裡閃過每一個畫面都是小孩子和所有自己悲傷和痛苦,身體感受到也不是那個被割傷的痛,而是發生意外當下所有感受,這種情形一直維持著到今天,我越是想改,心裡就像被大石壓住一樣,不知道何時爆發一樣。
    我試過轉移注意力,可是,這種行為模式就像是我的影子一樣,不去做,心裡就像是一顆炸彈要引爆似的。
    無法控制自殘(但又不是真的想尋死)
    這種狀況是不是僅僅會停留在目前不會真的有一天演變成真的讓我失去理智的尋死或傷他人?或是會演變成觸法嗎?
    這種情形是一種嚴重精神疾病嗎?
    之後我每次割完自己,喜歡看血慢慢流滿地,感覺上血好像代表我的眼淚一樣。然後等情緒過了或哭完了,自己再拿縫衣針線一針針去縫合皮開肉綻傷口,除非韌帶斷裂,否則我一直都是這樣處理,對我而言,縫合傷口那個過程,對我似乎又是另一種發洩。
    我一直不敢跟我目前就診精神科醫師說這一點,因為怕他把我『強制住院治療』甚至判定我是『沒有行為能力』。

    2014-04-02 15:23:52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