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26歲

  • 10年
    我是一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小孩,我父親因為某些事情離開我們,母親扶養我們長大,到我出社會之後才明白母親的憂鬱症來自我父親的離去,我能理解母親心理上創傷,母親總是藉酒消愁,酒後話總是特別多,我是個上班族,我需要睡眠需要安靜,母親年紀越大喝酒次數愈增,怎麼勸說都沒用,他總是說他又沒花我賺的錢去買酒,有時會大吵大鬧到凌晨,曾經迫於無奈搬去外面住,留著一個妹妹顧母親,現在又因為思念母親又搬回來,他依然如此,他膝蓋關節退化每個禮拜我得找一天下班帶她去看醫生,因為我工作粗重下班後真的累到不行,有時我真的很希望他趕快死,我知道這麼想很不孝,我真的很難過我心理壓力也好大,很愛他又很希望他趕快死讓我跟我妹輕鬆一點。

    2014-04-30 20:23:59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