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19歲

  • 一年多了,吃藥快一年!
    醫師你好:
    我接受精神科治療,已經快一年了,吃了舒必萊的藥很久了。發現自已好像不太像是精神分裂病的病人比較像躁鬱症的病人。 說明一下發病的個人情形: 我從小對事情就很敏感,很感傷,從小生病到長大,常常因為是扁條線發炎發高燒而住院,得到肺炎和B型肝炎!!!
    然後小時候蠻孤僻的喜歡獨來獨往,朋友並不多但都是要好的。
    不過在我國中三年級時因為貪心遭人利用誤觸法網,犯了網路詐欺案件,當時國中的學校並不知道,然後心很亂,一直擔心什麼時候有警察到學校來捉我,擔心在眾多同學來的異樣眼光,就這樣擔心憂鬱了一年,一年後案子因為找不到主犯而將我送出審理,案子由台北少年法庭轉送到台中少年法庭,審理我被判訓誡和假日生活輔導,從此心裡一直很低潮,在這一年的時間裡很痛苦,曾經想自殺,一直在想一直在想!自已是一個有有前科的人將來出社會不會被人接納,前途一片茫茫,然後就這樣持續的低落了到了高三,想起國一時阿嬤在死前告訴我叫我好好用功讀書!所以高三時候到補習班讀書
    晚上在到學校讀書(當時讀夜校)
    我給自已很大的壓力開始讀書,什麼都不會,告訴我自已我什麼都不會我要好好認真學習,然後告訴自已現在是個有前科的人要更努力將來才會有出息,給自已很大的壓力,後來到了過年後參加了補習班的24小時K書班,因為坐息不正常吧!常常讀書讀到凌晨4、5點然後睡覺七、八點就起來了,讀到有一天覺得頭頂好像有什麼裂開,然後對世界的感覺好像有點茫然,好像怪怪的,然後考前壓力很大!整個人連站都站不穩,覺得背後很沉重整個人很沉重,需要憑藉著牆壁來依靠,然後繼續讀書!到了考試那一天跟著朋友一起考試,考完試整個人放了輕鬆,但是接著我又報名考了丙級執照接著又讓自已持續的讀書,給自已壓力,接著白天又考了汽車駕照,然後白天在家裡的工廠幫忙工作,那時候是我這一生中最努力的時候也是最累的時候吧!不過那時候覺得很幸福能夠這麼認真的工作,那時候也常常寫信給一位女網友說自已的心事,但對很多事情都看的很徹底或許說感傷感觸很多。對每件事的感觸都蠻多的,直到有一天感覺自已背後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衝上來的感覺,後來半夜有接到無聲的電話,嚇到自已。
    然後隔天早上醒來就覺得自已好像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剛好那時候有算命,算到自已的命官是紫微心想自已將來一定是個做大事的人所以以為自已是紫微星下凡就開始胡思亂想!然後那一晚有做了一個夢自已寫了一封主題『我要走了』然後內容我只記得前幾句話因為自已從小就在病房長大沒有朋友,希望妳能夠陪在他的身邊。就這樣開始想一堆有的沒有的!也以為那個女孩知道些什麼!剛發病時那一晚看到台中有一塊雲從中間開始慢慢擴散
    然後看起來紅紅的,然後就想天空出紅雲了,然後就下能苗苗細雨,心想自已背後的好兄弟要出世了,心想說他將來一定是做大事的人,然後隔天早上醒來去買個早餐回來,就對自已說當雨停下來時就是我清醒的時候,後來雨停了自已也開始醒了過來,又遇到一個老人拿著雨傘走到家門口,指著天上然後說了一堆話!
    一堆聽不懂的話!不過他還是一直講下去,我剛開始聽就以為他在說,我看到天空有一片紫雲,你是一個擁有天命的人將來必定傲世風雲,然後父母從家裡走了出來他還是在說,我就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了就聽不懂,不像台語不像客家語就聽不懂,然後他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回頭,一直搖頭就走了。後來我吃了剛去精神科病院第一次看診醫生說我神經傳導物質缺乏營養,然後開給我一個叫CIPARM(吸ㄆ亂)的憂鬱病的藥,隔天剛醒來很沒有精神走出門後,遇到狗就爬到我身上像是哀求我的樣子,之後回到家裡就吃了一半抗憂鬱病的藥,精神就好多了,所以我就又吃了一顆半,然後就在家裡開始工作,然後到了工廠門口,看著天上的雲,以為神明有什麼指示,然後就覺得胸口好像有東西一直衝頭部衝,之後我就以為我是擁有天命的人,就這樣然後那時候阿扁總統就發表了一邊一國論我以為會發生戰爭,那時候就寫了一封信給中國大陸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一位先生請他轉交給江澤名先生)也寫了一封在總統府網路給阿扁總統寫了『我叫劉坤霖 身份證字號BXXXXXXXX 曾經因為自已的無知犯下詐欺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天公伯會選擇我,然後我是一個擁有天命的人,我從小就不喜歡人死,小時候的時候常常告訴自已人為什麼要死,然後寫了一堆我忘記了,到最後我寫了幾句話那時候也沒有經過大腦思考!就直覺的寫我相信神明不希望人死,希望台灣和中國可以和平統一,希望你們兩邊好好商量不要發生戰爭,然後還有一段話是這樣,人為什麼要死,你真的喜歡人死呀!為什麼你不去死!
    就這樣』開始我對外面世界抱持著有人在觀察我的想法,有人知道我怎麼了!然後就開學了我到了苗栗聯合去讀書!剛開學的時候開學典禮上有人在招魂我以為是我在招我的魂就好像自已的精神好像慢慢的在升上去,然後回到家裡去找那個女網友打電話給她,她接到之後聽到我的聲音就掛掉了,我一直以為她知道些什麼,但她都不理我,去到我和她當初約見面的地方(她家附近)然後就遇到有婦人坐在車上對著我比離開的指示,之後還有一次去也遇到相同的情形,然後看到一個穿黑衣的女人一直看著我,我也一直看著她的眼睛,就這樣一直胡思亂想,然後就到了失神的地步,之後到在台中一間張腦科醫生那裡看診,因為藥費太高每次去都要打針之後轉而去台中803醫院看診,跟醫生就沒有說到這麼多,就說發病時感覺頭腦好像裂開,然後過了一段時間感覺背後好像有東西可以衝上頭頂,然後我就用意志力向它衝上頭頂,醫生說懷疑我是精神分裂症就開始吃了精神分裂症的藥到現在,
    這封信也會拿給我的主治醫生看,然後也謝謝有這個地方可以讓我說說話!希望自已早日康復,或許有機會的話希望也能往精神科發展讓更多人清醒看看這美好的世界!^^感恩啦.......

    2003-11-14 23:55:12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