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22歲

  • 很久, 高中開始吧, 現在大四
    醫生好:
    我跟下面那位仁兄有點類似. 但是我倒還不會說不敢跟陌生人說話, 我有時候後的交際是還蠻靈活的, 但是有時候就是不想交際. 我出門走在路上啊, 有時候會心理對從我整面走來的人充滿敵意, 我不知道為什麼, 然後就會臉部緊繃, 讓他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如果迎面而來的是穿得很辣的女生, 我會很不削的不看, 但其實是很想瞧一瞧. 在走路時, 我發現我一直在換表情, 時而自以為是軍人, 走得很筆直, 有時候自以為是男模, 用模特兒的走發走路, 然後我的表情就是完全是自我意識控制, 不是自然表現出來.

    我習慣自己去上學, 自己去買東西, 自己一個人做事情, 所以經常當我在路上遇到一大群人有說有笑, 有時候會覺得他們在嘲笑我, 所以我都很不削充滿敵意的走向他們,抬頭挺胸眼睛直視前方, 裝出一附我可以把他們一票人打死的姿態(這種情況比較少出現), 等到這群人走比較遠, 我才變換一下姿勢. 我很怕去餐廳, 因為有時候別人在聊天時候經過, 都會聽到負面的評價, 也許他們說的是別人, 也許我聽錯, 但是我會在心理盤旋, 然後心理暗罵這些人. 之前是室友們在小聲交談的時候會覺得他們在說我, 現在則比較少, 主要是走在外面的時候.

    然後我有時候火氣很快就上來, 如果前面走路的人走得很慢, 我整個會怒火中燒, 等到走到前面然後學他們走得很慢, 擋住她們. 有一次是我媽不太會停車, 不小心撞倒一輛停放著的機車, 結果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罵我媽, 我當時就一整個想拿刀直接把他砍死, 但是因為我沒有實力, 也沒有勢力, 所以我都是在心裡殺他, 想盡各種手段讓她死, 因為他傷害到我家人. 這個情緒讓我開車不小心開到反向車道, 不過幸好沒有車子, 但是這個事情讓我很生氣那個該死的罵我媽的人, 但卻有很自責我差點害到我父母的生命. 真得很自責, 回去了也很久都想起那罵我媽該死的人, 我媽的寬宏大量也讓我不知道如何消氣.

    當我跟朋友, 家人出去的時候, 如果有在聊天, 若這時候前方有人走向我們, 我會很不自然, 如果是一群漂亮的女生, 我根本會亂聊, 被打亂掉思緒.

    我經常就是違背我所想的, 然後用各種幻想的失敗結果來制止我去行動. 譬如說, 明明想約一個女生出來, 但是最後因為各種想法打消念頭, 諸如此類.

    我也會經常出現想太多的情況. 譬如說, 整理旅行的行李時, 我都會帶把刀, 因為我想到如果被壞人挾持, 我可以殺了他(會因為想得越久越暴力), 或者拿來當作開罐頭用, 或者被繩子纏住時候可以切開. 就是這樣我會想太多, 到頭來我帶的刀子沒有派上用場. 現在我有改進, 帶的東西越來越少.

    我跟一群人聊天的時候, 會不經意去觀察每個人的表情, 還像想從他們的表情看出上一句話他們的反應.

    另外, 我父母最近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 來了一個禮拜, 但是最近考試忙, 只有前一兩天陪他們玩, 之後的幾天想說要準備考試沒跟他們去宜蘭, 但是其實我也沒有唸到多少書, 所以心裡很後悔, 有點自責, 覺得一生就一次他們這個時候來, 半年甚至ㄧ年才見一次我卻沒有陪他們, 覺得自己很不孝順. 然後我爸跟我說話我也愛理不理的, 也很自責.我需要有東西可以救我出來, 這種感覺很不好.




    2007-06-13 11:07:28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