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以為你的小動作沒甚麼影響

    2020-05-19
    作者/劉彥君臨床心理師 家庭關係─不要以為你的小動作沒甚麼影響 一個四口人的家庭,最近在購買口罩時發生了段有趣的互動─ (在車上) 爸爸:取口罩好像可以同時預購下次。 媽媽:不知道,也許等一下試試看。(一對兒女在旁靜靜看) (抵達超商) 爸爸:等一下取口罩就直接續購,應該可以一次完成。 媽媽:可能吧,等一下看看。(一對兒女在旁靜靜看) (機器前,媽媽正在操作中) 爸爸:同時預購喔。 媽媽:看起來是要分兩次,因為是兩個功能窗。事情一件一件來,好嗎?(語氣不耐) 爸爸:應該不用兩次,可以直接一次完成取貨跟續購。 媽媽:你來!(氣氣氣氣氣) (空氣凝結數秒後) 孩子:爸爸,你被罵了耶。那你現在知道被罵是甚麼感覺了齁。爸爸尷尬地重複了孩子後面那句話,夫妻倆沒有互動的離開超商。 互動的細節決定關係的好壞 常聽到一句話說:「魔鬼藏在細節裡」,家庭關係也不例外。上面是一個看似沒甚麼的互動過程,那麼,藏在細節裡的魔鬼是甚麼呢?  1.    父母的衝突,就算隱晦,也躲不過孩子雪亮的雙眼。 衝突不需要直接或具殺傷力的口語,語氣、表情、態度或非語言身體姿態,就可傳達出「我很不爽」、「我對你很不滿」、或是「你可以閉嘴嗎」等攻擊訊息。 2.    夫妻溝通的不和諧,長此以往,也就是孩子最具影響力的身教。 夫妻溝通能否順暢、表達能否自我一致、以及如何在互動中解除衝突緊張,都是孩子在家庭教育中很重要的一部分。難在無法透過話語說明白、講清楚,易在只要夫妻持續好好表現(不需完美),孩子就會學起來。 3.    當孩子能自在且自由的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代表父母其實表現得還不錯! 父母或伴侶並不需要完美,也不一定每次都可以做得很好,只要在生活中可以維持或是增加那些和諧、流暢的部份,就能給孩子發展表達自我的空間。這也反映了家庭關係中,成員間可以有暢通的互動,而不會對自我表達感到困難、擔心、或害怕。

  • 陪伴病童面對疾病!幫助癌童擊退負面情緒

    2019-05-14
    作者/淡水馬偕紀念醫院精神醫學部諮商心理師 王映之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孩子是否能和大人一樣體驗和表現特定的情緒呢? 基於研究結果,有一半以上的孩子,在一個月大的時候就至少能表達興趣、驚訝、高興、生氣和害怕等五種基本情緒了;兩歲開始,會因著對自己的認識以及評價,開始出現更為複雜的情緒。孩子對事情發生會有獨特的感受、有表達的能力以及需求,甚至能嘗試調整自己的情緒,以便更好的回應當下的特殊處境,這就是所謂的「情緒能力」(emotional competence)。 孩子的情緒表達含有溝通的功能,也會影響著照顧者如何回應孩子,因此,成人應該主動了解孩子情緒代表的溝通意涵。然而,大人如何能得知孩子的情緒呢?孩子從嬰孩時期即會透過面部表情來傳達感覺,各種情緒的表達會隨著年齡增加越來越容易辨別。成人通常能從表情區別孩子的「正向情緒」,例如感興趣或是高興;但是,光看臉部訊息卻很難分辨「負向情緒」,例如是害怕或者生氣,往往需要結合其他的方式來獲取更多的訊息。 在壓力底下孩子較容易有情緒的波動,情緒可能過度高張(如哭鬧不休)或過度退縮(低活動量、減少表達),而罹患重大疾病的孩子更是如此。疾病本身帶來的不舒服以及治療中的陌生情境都是壓力源(stressor),導致孩子在情緒表達上容易有退化性的表現、過度的情緒波動甚至是引發情緒障礙。情緒障礙的兒童經常容易發怒、煩躁不安、不能專心、學習效率低落等。 不論孩子在院治療、在家休養或返校就學期間,作為孩子的父母、照顧者以及醫療者需要協助孩子辨識複雜的情緒,並用合適的方式溝通及表達,以成為孩子們在因應疾病中重要的心理社會支持資源。由於孩子情緒表達與發展年齡及所處文化息息相關,以下將分享一些關於情緒表達及理解的通則。 嬰幼兒首重他們與主要照顧者的依附連結所提供的安全感。由於他們沒有辦法理解,因此盡可能地在療程中維護安全以及降低不適,以避免為他們帶來身體不適造成的心理創傷。 學齡前期的孩子(2~7歲) 是認知發展階段的運思前期,已經可以使用語詞和想像去象徵他們的經驗和感受。因此,可以透過想像遊戲,運用一些小道具,例如玩偶、黏土、繪本來假扮、象徵、投射自己以外的人、事、物來扮演這些角色及經驗。照顧者可以在這些自發性的遊戲互動中,嘗試反映、回饋孩子,幫助孩子進行情緒的定向、溝通表達,從中理解自己的感受及事件的連結。緩解這個時期孩子因為幻像式的思考而造成的過度害怕與恐懼,還可以增進孩子與照顧者之間的連結及安全感,在遊戲中達到陪伴和理解,是照顧者雙贏的策略喔! 學齡期的孩子(7~11歲) 很快的能習得認知層次的運作思考能力,也就是所謂的具體運思期。照顧者可以運用引導式或是結構式的會談、繪畫以及角色扮演來了解孩童在病中的感受。另外,可以透過醫療遊戲(Medicaltherapy),幫助癌童在設計過的結構式互動中,更具體的表達自己在疾病、醫療所經驗到的事件、感受以及情緒,增加他們對於疾病的瞭解及掌控感,另外,也可運用簡單的酬賞制度,增加他們對疾病中的正向因應行為。 青少年階段的孩子(12~18 歲) 進入了形式運思期,有能力評估自己面對處理事情的態度及思考。因此可以邀請病童在開放式的會談當中,自由表述自己病中因應策略,肯定其運用得當的方式增加疾病適應的信心。另外,由於他們思考更加開放、能進行抽象式的推論及判斷,也需要更多的自主性,因此可以邀請他們為自己的治療決策提供想法與建議。青少年不喜歡一成不變,成人照顧者要嘗試成為他們對抗疾病的夥伴,不妨運用坊間多元的排卡遊戲增加討論的趣味性。 最後要提醒的是,孩子的情緒因應風格跟主要照顧者息息相關,父母親及照顧者對自己的情緒覺察和自我照顧也要隨時進行調整和應變,才能夠成為足夠穩定的陪伴者,陪伴病童一同面對疾病治療期間的心理情緒問題。

  • 訓練寶貝延遲滿足的能力 你可以這樣做!

    2018-05-10
    作者/李雪 文章出處/摘錄自遠流出版《看見孩子的存在,讓愛流動》 心理學研究表明,具有延遲滿足能力的人,在社會上更容易獲得成功。所謂「延遲滿足能力」,就是為了追求更大的目標,獲得更大的享受,可以延緩眼前的利益滿足。簡單地說,如果規則是不吃掉眼前的一顆糖,兩小時後就可以得到兩顆糖,那麼能等待兩小時的孩子,長大後獲得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可笑的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心理學實驗,居然被一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育兒專家」拿來當作科學先進的育兒理念,提倡父母故意延遲滿足孩子的需求,讓孩子知道需求是必須等待的,從而訓練孩子的延遲滿足能力。按照這種邏輯,如果某項研究表明成功的企業家經常能夠為抓住稍縱即逝的商機而連夜工作,那是不是要提倡父母從小訓練孩子整夜不睡覺? 育兒這種事,最忌諱只看到表象就拿來教育孩子。延遲滿足能力真正的成因,恰恰是父母經常及時回應和滿足孩子,使孩子深信自己的需要會被滿足。道理很簡單,為什麼大家上公車都爭先恐後,坐飛機卻不會搶?因為公車上晚了就沒有座位了,但坐飛機卻是一人一票,每個人都確定自己會有座位,自然變得文明多了。 因為信任,所以能安心等待 嬰兒的饑餓、微笑、哭鬧著尋找母親等情感表達,得到回應越是及時,越是零延遲,長大後越具有延遲滿足能力。因為孩子對世界充滿信任,深信自己的需要可以自由表達,並且會被滿足,自然能安心等待最適合的時機。相反,那些幼時需求經常被刻意延遲回應的孩子,很多時候都處在「得不到」的恐懼中,所以眼下有一點好處就會迫不及待地消費掉,而且很容易在父母不及時滿足自己時, 出於「得不到」的恐懼和憤怒,歇斯底里地要求父母立刻兌現。網上流傳過這麼一張照片:一位媽媽不同意給兒子買玩具,兒子居然掐住媽媽的喉嚨。這是一個悲劇!從照片上孩子悲憤的眼神中,可以推測他的需求曾經多少次被評判、被否定。 事情本身有必然的等待過程。比如吃蘋果泥,把蘋果搗碎成泥是需要時間的。媽媽可以做的是及時回應、肯定孩子的需要,不刻意拖延。比如孩子要吃巧克力,家裡有,就馬上拿給他;家裡沒有,就及時跟他說:「寶貝想吃巧克力很好,等爸爸下班後帶回來。」如果嬰兒時期經常被及時滿足,通常不到兩歲的孩子就已經能夠安心等待必要的過程了,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態度平和而且好商量。 父母不是神,即使有充分滿足孩子的意願,也難免有力所不及的時候。比如孩子叫媽媽,媽媽正在上廁所,不能馬上衝出去,這很正常。孩子想要的東西,如果父母確實買不起或者買不到,那只能如實相告,孩子有些失落也很正常。這些挫折是自然而然的,只要父母沒有刻意延遲孩子,孩子遭受一些自然的挫折,有失落、有傷心,但不會留下心理創傷。只有當父母刻意不及時回應,才會給孩子帶來心理創傷。因為孩子在心裡內化了一個不願意滿足自己的苛刻客體,這個客體留在孩子心裡,會使得他在今後的生活中總是去主動創造苛刻與被苛刻的關係,投射性地認為別人都不願意滿足自己,自己不配過舒適順暢的生活。 以下是一些及時回應和滿足孩子的父母給我的回饋: 我孩子兩歲,逛街的時候說喜歡××,但是價格有點貴,我說如果特別喜歡也可以買,她都會主動說摸摸看看就好。這幾天當當網做活動,我說給她買書和玩具,她說:『我已經有很多書和玩具了,不要買新的了。』被充分滿足的孩子真的可以很平和地面對自己的欲望。 女兒一歲八個月,我一直盡量滿足她。最近去商場,她看到兒童樂園想進去玩。我說這次不行,下次帶她去別的遊樂場玩,她都會說好,走的時候也不哭鬧。 經濟上能承受的,我就會滿足孩子們;如果覺得太貴,也會跟他們解釋清楚。他們都很平和,從來沒有為買東西耍過賴,雖然也會提要求,但即使被拒絕也很容易接受。有時候,他們會兩手一攤,聳聳小肩膀說:『好吧,那就不買吧。』 我的寶寶兩歲兩個月,去超市買東西從不多拿。不久前,她從貨架上拿了一個很大的玩具車,要幾百塊錢,我告訴她:『這個太貴了,媽媽沒帶這麼多錢』,還沒來得及說別的,她就迅速放回貨架,去看別的了。我為她驕傲,也為自己的努力感到欣慰。 相反,若孩子的需要經常被批評、被刻意延遲滿足,他成年後可能走向兩個極端:一是像填不滿的無底洞,再多的物質也彌補不了愛的空洞;二是壓抑的老好人,不敢為自己爭取利益,該拿的都不敢要,同時也很難拒絕別人,在人際關係中經常只付出、不索取,老是吃虧,積攢一肚子怨氣。  

  • 衝出「逆境」鼓起勇氣許一個未來,談自我保護的暴怒!

    2006-06-16
    2006心靈影展影評        片名:衝出逆境 (Anthone Fisher)               導演及主演:丹佐華盛頓, 2002年, 美國 文�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精神科 許欣偉主治醫師 安東費雪是一名美國海軍水手,一個平日沉靜的黑人青年。他多次因小事突發攻擊同袍,故被上級強制要求接受精神科醫官傑瑞米.戴凡波的評估。安東內心對此深感抗拒,最初幾次會晤都沉默以對,但戴凡波醫師仍堅定而耐心地等待著。 某日,安東終於開口。於是觀眾終於逐漸了解深埋在安東內心的殘酷往事:他出生在獄中,母親是受刑人,父親在他出生前兩個月被槍殺;他在孤兒院住了兩年後被收養,卻被寄養家庭的母親暴力虐待及口語羞辱,這個家庭的姊姊又對其性侵害;青春期的他目睹童年摯友在搶劫時慘遭射殺。隨著安東一點一滴地訴說,他的內在世界也悄然地發生一些變化……。 嚴格來說,電影中的主人翁安東其精神狀態並非典型狹義的「創傷後壓力疾患」,而是一種「陣發性暴怒」的衝動控制力障礙。由於童年恰是人格形塑的時期,而且和照顧者之間的依附關係所帶來的安全感,是人格發展的基石,因此兒童所經歷的創傷事件,特別是像本片所描述地反覆發生的虐待,對心智相當具有破壞力,可能導致人格層面的異常,例如已有研究顯示「邊緣型人格疾患」與「多重人格疾患」與兒童時期嚴重創傷史有關。 自我保護的暴怒 可能有多重原因 雖然安東的情形尚且不到人格疾患的程度,反覆迸發的憤怒卻已對其人際互動及職業前途產生影響。從心理治療的角度來檢視,他的暴怒應為多重因素的綜合展現:對他來說暴怒是一種自我保護,只有暴力才能維繫自己的安全和尊嚴;暴怒可能是「認同攻擊者」的表徵,因寄養家庭對待他的方式更加暴烈;暴怒可以宣洩某種溝通無望的挫折感;暴怒也可能源自於小男孩成長過程中父親的完全缺席,導致其男性特質的扭曲變貌。 心理創傷「談話治療」居重要角色 或許有人會興起一個疑問:在這個生物精神醫學當道的時代,片中的「談話治療」是否落伍了?藥物治療的效果豈非更快?目前的最新觀念是,雖然藥物可以改善創傷倖存者的焦慮、憂鬱、失眠等症狀,然而要想徹底治療心理創傷的核心議題,談話式的心理治療仍位居最重要角色。 2005年3月出版的英國國家臨床指引業已明訂,「創傷後壓力疾患」的處理必須以心理治療為主。當然,回想這些創傷事件的痛苦,絕非筆墨所能形容,因此每個人肯定都不想去碰觸這些記憶,且刻意壓抑伴隨的情緒,並儘量迴避相關的情境。但是這樣的處理模式,彷彿將創傷經驗封存在意識的冰庫中,其中的椎心傷痛也隨之凍結,最終沒有改變和轉化的可能,反倒讓創傷的負面影響藉此長存下去。 要走出創傷,就必須在一個自己覺得放心的情境之下,嘗試回溯並表達出創傷經驗,而這需要相當大的勇氣,也必定是一條非常艱辛的漫漫長路。但請鼓起勇氣,將逆境留在過往雲煙之中,並替未來點燃一絲希望吧。 本文已刊載於2006/04/11 民生報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