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內首例!心臟停跳50天仍成功換心!臺大醫院成功完成去敏化心臟移植

    2019-07-30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主任 陳益祥、臺大醫院器官勸募小組召集人 周迺寬 38歲陳小姐赴日旅遊,不幸遭受蜜蜂螫咬。返台後,不僅發燒、患處痛腫癢,就醫後確診罹患急性心肌炎,必須緊急換心才能活命。之後,心臟突然停跳無法恢復,只能安裝葉克膜、雙心室輔助器等體外循環維生系統。 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主任陳益祥表示,陳小姐到院時,經心臟超音波檢查發現心臟幾乎無任何作用,緊急裝上人工心臟取代心臟功能,等待心臟移植。而這段期間,患者意識清醒,不僅叫喚有反應、手腳會動,代表大腦無損傷。 臺大醫院心臟移植醫療團隊表示,陳小姐在等待心臟移植期間,由於併發急性腎臟衰竭、瀰漫性出血等情形,持續輸血誘發大量白血球抗體,致使移植的排斥失敗率大增。雖先後有4次移植機會,但比對白血球抗體後發現不合適,與捐贈者的交叉試驗均呈陽性。 為提高移植成功率,移植團隊為病人訂定「去敏治療計畫」,透過血漿置換、給予免疫抑制劑、人類免疫球蛋白等方法,使病患在心臟持續停跳50天後,成功完成「去敏化心臟移植」手術,且追蹤半年並無排斥反應。該手術也創下國內心臟停跳、等待時間最長的紀錄! 陳益祥說明,移植手術前交叉試驗如果呈陽性,移植後因為抗體發生超急性排斥機率極高,通常只有放棄移植一途。但可透過去除B細胞藥物、人類免疫球蛋白及血漿置換等方法,移除和抑制抗體的排斥作用,稱為「去敏化」(desensitization)。通常於在多次配對未成功時使用,此方法用於腎臟移植已相當普遍,心臟移植案例較少,主要使用於3歲以下、血型不合的個案。 臺大醫院器官勸募小組召集人周迺寬指出,台大醫院自2010年11月成功處理交叉試驗陽性的心臟移植後,已突破心臟移植超急性的排斥問題,至今累積超過50餘例的經驗, 迄今共完成6名心臟停跳患者心臟移植,幾乎都是因急性心肌炎與急性心內膜炎導致,年齡位於12至60歲,平均等待移植天數約40天,海外使用全人工心臟約可撐500多天。 陳益祥坦言,隨技術進步,心臟停跳移植天數可能延長,但家庭支持非常重要,需家人願陪患者走下去,醫療團隊才能心無旁騖搶救。當然,也需無私的器官捐贈者善心捐贈器官,讓更多人有機會重獲新生。  

  • 心臟幫浦來救命,壯年重獲「心」生機

    2015-10-22
    一名39歲的吳姓男病患,十二年前因為突然感覺腹部腫脹不適,所以到鄰近醫院檢查,結果發現是因為心臟衰竭所導致的腹水;經過治療雖然暫時穩定,但四年前因為心衰竭逐漸加重,必須進行換心手術,因此就到北部的一家醫學中心登記等待心臟移植,然而一直都等不到機會換心。 但因為心臟已經不堪使用,身體常常不適(喘、呼吸不順等)而陸續多次住院治療,讓病患與家屬都倍感煎熬;八月底又因為出現心臟衰竭的症狀,緊急到童綜合醫院急診就醫,因情況嚴重轉至加護病房照護,然而情況並未改善,藥物已經無法維持基本的血壓,命在旦夕。 因為臨時無心可換,在本院心臟外科顧問醫師魏崢教授診斷後,協同心臟外科主任吳清文醫師與李志賢主治醫師的心臟醫療團隊,進行「永久性左心室輔助系統」裝置手術,手術順利,等病情穩定,在術後三周出院,目前患者已猶如正常人,可以自理生活,也可以出外活動,甚至連出國都不成問題。 魏崢教授表示,這次植入的「左心室輔助系統」係美國製造,供病患長期使用的HeartMate II(心伴-II) 左心室輔助系統,是在病人胸腔內植入長約7公分、直徑3.5公分、重量僅約280公克的血液幫浦;這個幫浦可以將左心室的血液推送至身體各部位;其系統除了幫浦外,還包括體外控制器、可充電手攜帶式電池、電池充電器及電源供應器等,一顆充電電池可維持10小時的電力。 目前使用在病患的「心伴-II左心室輔助系統」因為體積相當小,可以完全植入人體,而連接到體外的控制器也只有手掌大,病人要外出的話,只要攜帶額外的備用電池,大約是1-2公斤的重量。 魏崢教授指出,由於此系統非常昂貴,目前健保不可能給付,雖然病患需花費近6百萬,但對於某些心臟衰竭的患者來說,在等待不到換心的狀況下,是另一個可以延長生命的選擇。 患者在手術後,生活品質立即獲得改善,身體也無任何不適,可以和一般人一樣過著正常的生活,因此患者就多次的表示:「若知道有這樣的科技,早就會要求裝置了,不用歷經這麼多年的痛苦與風險等待無法預期的心臟移植」。醫療團隊看到患者重獲新生,也為患者及家屬感到欣慰與高興。 本文作者:童綜合醫院心臟外科顧問醫師魏崢教授

  • 負荷不了的末期性心肌衰竭,為何需要心臟移植?

    2007-03-16
    爲何需要心臟移植 對於部份心臟患者如: 1先天性嚴重複合性心臟病。 2無法以藥物或手術治療的末期心臟病患者。 3原發性心肌病變。 4缺血性心肌病變併大範圍心肌梗塞導致之心臟衰竭,  無法以傳統冠狀動脈繞道手術治療者。 5瓣膜性心臟病經多次瓣膜手術而有心肌病變,  無法再以瓣膜置換手術治療者。 6預估病患生命無法維持超過六個月至一年以上者,  皆是可以考慮做心臟移植受贈者的對象。 而先天性心臟病併發器質性肺高壓症候群的患者,則可以考慮做心肺移植,肺動脈高壓是指病患休息時的肺動脈壓力超過25 mm/Hg(一般正常之肺動脈壓約18-25 mm/Hg),因而使得心肺的負荷逐漸的增加,此疾病一開始,會有容易倦怠、持續性氣喘或運動後呼吸困難的症狀,隨著病程進展,會逐漸出現心悸、周邊水腫、運動耐受力下降或運動時突然昏倒的情況,由於心肺負荷愈來愈加重,病患導致肺高壓、呼吸困難、心肺衰竭,甚至死亡的風險也就愈來愈高。 心臟移植種類 心臟移植分為原位心臟移植與異位心臟移植兩種。原位心臟移植是把捐贈者心臟植入受贈者原來心臟的位置,以取代受贈者心臟功能;異位心臟移植是不切除受贈者心臟,將捐贈者之心臟與受贈者心臟縫合一起,同時工作以維持心臟功能。 心臟移植展望 移植醫學的演變過程中,手術技術、抗排斥藥物、免疫學研究均佔著很重要的地位,雖然無法預知移植醫學會發展到怎樣的境界,然而一般預測會朝向下列幾個方向: 1新的抗排斥藥物的發現。 2暫時性人工器官維持生命以等待器官移植的機會。 3一些新的手術或保存器官的技巧的發展。 4如何減少病人本身的排斥力而更能接受移植器官 。 5異種器官的移植發展。 6複製自體器官以用於移植。 7預防醫學的發展-預防各器官衰竭的可能。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裡,我們見證了移植醫學的進步,由神話而成為一種挽救性命的治療模式,這個成功主要是因為抗排斥藥物的進展,我們也期許將來可以發展免疫調節(Immunomodulation),使病人可以對移植器官有很好的免疫耐受力,而減少抗排斥藥物的副作用,尤其現今極為熱門的「複製科技」的發展,已有人預期將來有許多器官皆可以複製方式產生,不但器官來源可以不虞匱乏,同時也不會有排斥的問題。 新聞資料來源:三軍總醫院器官移植小組

  • 亞洲存活最久換心人,台灣驕傲「醫學成就」超亞趕美!

    2006-01-13
    台灣從1987年開始進行心臟移植手術,至今已邁入第十九個年頭,也累計了有大約550餘例的心臟移植手術,可以說心臟移植手術已成為了末期心臟病患之常規治療。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心臟移植小組」,自1988年七月施行第一例心臟移植手術,至去年(2005年)十二月底已完成了257例的心臟移植,其數量佔了全台灣心臟移植手術46.7%強。 在這257例心臟移植中,有相當值得大家高興的成果,其中有4例換心人存活長達十五年之久,成為全亞洲存活最久的換心人,而超過十年的也高達39例之多。以心臟移植的存活率來看,該院第一年存活率為87%,五年存活率為75%,十年存活率為59%,十五年存活率也有50%,此結果相對美國OPTN及SRTR組織最近發表之相關數據,遠遠超過美國(全世界)記錄,這是項值得台灣驕傲的醫學成就。 值得一提的是,接受心臟移植的病患,在術後都必須一輩子服用抗排斥藥物,以FK506、Neoral這兩種藥物為主,而抗排斥藥最常引起的副作用就是免疫力過份壓抑所造成的感染及惡性腫瘤,這兩個副作用也是器官移植病人長期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外,各種抗排斥藥物本身也有其獨特之副作用,如腎毒性、肝毒性、骨髓抑制、糖尿病、痛風、高血壓、高血脂、月亮臉、水牛肩等,這些也都需要加以監測、預防、及治療。由於抗排斥藥物具有上述不少的副作用,因此也成了器官移植病患術後身心莫大的困擾。 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心臟醫學中心魏崢主任表示,亞洲之心臟移植手術成功率還可以再提昇,許多有能力進行心臟手術之醫院,只要接受一些指導,應可執行心臟移植手術,搶救更多面臨生命垂危之際的末期心臟病患,振興醫院願意提供這樣的技術支援。 振興醫院心臟移植小組心臟移植大事紀 1988.07 施行第一例心臟移植,病患存活十年,為國內第一例長期存活的病患。 1996.06 施行亞洲首例置放全人工心臟,再成功接受心臟及腎臟同時移植手術。病患因急性瀰漫性心肌梗塞,藉由置換台灣自行研發的鳳凰七號全人工心臟,延續生命十四天後,接受心臟及腎臟移植手術,病人存活至今已進入第十年。 1998.11/2000.08 以自體心臟移植方式,分別成功地挽救二名因二尖瓣置換術併發左心室的案例,也成為全世界首例成功的的案例。 2001.08 全球首例為體重少於十公斤之幼兒全程不輸血之換心手術病例:為一名2歲8個月的幼兒施行心臟移植手術,手術全程未輸血,成為全球首例無輸血的小兒心臟移植案例。 2003.10 成功移植一枚捐贈心臟離體13小時之手術記錄:本中心在偶然機會下,使用一個低於標準甚多(一般認為心臟移植有4~6小時離體心臟的缺氧時間限制),長達13小時離體時間的捐贈心臟,並成功完成心臟移植,突破世界原8小時離體時間的記錄,病人存活至今已超過2年,心臟功能仍然正常。 新聞資料來源:財團法人振興復健醫學中心 本文由【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提供

  • 在生命的轉彎處─心臟整形要怎麼做呢?

    2003-03-19
    文�林口、基隆長庚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 蔡峰鈞 要知道手術方法,便需要先知道病因與原理。缺血性心臟病在心臟外科 的領域中,最近幾年已躍居手術適應症的首位,傳統的冠狀動脈繞道手 術是治療的首選,但卻不是完全治療的保證,早在1967年Klein醫師就 發現,心肌梗塞合併超過20%的左心室壞死,如果沒有治療,就有可能 導致慢性全心室擴大與功能不全,隨著最近幾年內科冠狀動脈經氣球擴 張術的普及,卻又意外觀察到有些病人雖然血管可因擴張術而保持暢通 ,但沒有梗塞的心肌仍然會逐漸擴張,而終不能避免的導致心臟功能惡 化。 進一步研究發現,收縮功能缺乏並不是心臟梗塞後慢性心衰竭的主因, 心室重塑(remodeling)的觀念開始被提起,正常的心臟形狀是橢圓形 ,當因梗塞壞死失去收縮,便會變成圓形,這樣擴張的心臟內徑相對的 會增加心臟內的張力,進而影響到仍存活的心肌,所以這些地方雖然仍 有血液供應,最終仍會導致心衰竭。 如何逆轉這種心室重塑的現象是非常重要的,對醫藥新聞有興趣的人, 可能記得在4、5年前曾有一則南美洲巴西發生的消息,一位亞馬遜叢林 的Batista醫師宣稱可以利用切除部份心臟來改善心臟功能,他所憑藉 的理論便是減小心臟內徑,減緩心臟張力而達到增加心收縮功能。但是 很可惜的,因為他切除心臟的部位是缺血並非壞死的心肌,手術後的死 亡率與心臟功能惡化的再發生仍居高不下,最近一兩年已不再被人提及 ,但他的手術證明了一個事實,心室重塑現象的確可以靠手術方法來逆 轉,只是手術成功率與確保心臟功能改善的持久性仍待改進。 心臟整形重整(restoration)手術,便是解決這個問題的答案,這種 手術與Batista醫師手術不同的地方是並不需要切除,而是利用隔間的 方法將擴大、變形、沒有收縮的心室變小,手術先利用牛的心包膜在左 心室收縮與不收縮之間製造一個隔間,這樣不但可以讓心室體積變小, 形狀也可以重整成正常的橢圓形,再搭配傳統的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增加 心血管血流量,可以大大改善心臟功能。 目前心臟整形手術的實際臨床經驗如何? 這種手術大約是三年前由筆者前往進修的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 Buckberg教授領導全球四大洲(亞洲日本、歐洲、北美洲、南美巴西) 13個著名醫學中心聯合進行的人體醫療試驗(SAVER手術)。在這兩年 中已開始陸續發表初期的成果在各大知名醫學期刊。而國際會議中, 心臟整形也已經獨立成為一個熱門討論的話題。 從報告中發現,參與這項試驗的病人三年後平均的心臟收縮率可以由 26%進步到38%,而臨床上的活動力大幅改善的最重要指標,就是高 達88.9%的病人手術後三年內不曾因心臟衰竭的原因而住院。 長庚醫院在過去半年間也成功完成三例原本考慮接受心臟移植手術的病 患,除了一位不幸因術後發生吸入性肺炎合併症而死亡。其他兩位在追 蹤半年後發現心臟已恢復功能而不再需要列入等待心臟移植的名單。 缺血性心衰竭(冠狀動脈阻塞)是一種文明病,隨著國人生活、飲食習 慣西化、運動減少、工作情緒焦慮,這種疾病相信只會有增無減,根據 美國公衛統計,心臟衰竭有超過500萬人口,每年還以55萬新病例成長 ,更重要的是它佔了醫療費用總支出的5%。在這些病人走向心臟移植 這條不歸路前,心室重建整形術搭配已成熟的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將是 解決日益嚴重的缺血性心衰竭病人的答案。

  • 在生命的轉彎處─心臟也要整形!

    2003-03-18
    文�林口、基隆長庚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 蔡峰鈞 愛美是人類的天性。隨著國內風氣開放,整形手術日漸普及,但傳統的 整形手術主要是美體雕塑,著重在顏臉、身材與外觀,強調的是重建病 人「心理的健康」。至於『心臟整形』─重建生理的健康,在最近也成 為心臟外科領域中最熱門的話題。 什麼人需要心臟整形? 美容整形的適應症非常寬鬆,取決於病人主觀的判斷。有人嫌鳳眼不夠 眉目傳情,便可以要求做一個電死人不償命的雙眼皮。最近不夠〝胸〞 怎麼辦的廣告,更讓要求隆乳手術的婦女理直氣壯。但是心臟是內在的 器官,別人看不到也不用為了表示對女朋友的愛意而要求醫師做心臟整 形,甚至在上面刻上〝小娟〞的名字。那麼什麼樣的人需要心臟整形呢 ?他們不是主觀的認定心臟不夠漂亮,沒有平滑心形的病人,而是經藥 物治療失敗,醫師宣告病危的末期心臟衰竭病患。 心臟衰竭是醫學文明進步國家面對的一大難題。除了普遍高齡患者引起 治療上的困難,更重要的是人數的劇增、症狀的加劇,讓心臟衰竭的治 療在費用上與結果,對醫師都是很大的考驗。在美國,每年有500萬人 須接受心臟衰竭的治療,同時還有每年55萬新病人的成長,與過去20年 前相比,成長了150%。2002年美國花在心衰竭病患的醫療費用是232億 美金,是目前全美最貴的單一疾病給付(DRG)佔全美總醫療費用的5% ,是惡性腫瘤治療費用的兩倍。如果是紐約心臟衰竭分類第三級以上的 病人,平均一年需住院2到3次,每次住院(包括加護病房和藥物)的花 費估計要超過一萬美金。而如果放棄治療,心輸出量小於35%的五年死 亡率是30%,而十年死亡率可高達60%。 今年國內十大死因心臟病已排名第三名,我國的文化、醫療皆承襲歐美 ,疾病的發展有脈絡可循,今日歐美的問題,將是未來台灣也要面對的 嚴肅課題。 心臟衰竭的外科治療不是心臟移植嗎? 傳統上心臟衰竭的早期治療以藥物為主,尤其近年來藥物的改良與觀念 的改變,使用ACE抑制劑與b-阻斷劑在治療上的成果,遠比過去強調強 心劑來得令人滿意。但一旦當藥物治療失敗而轉而求治心臟外科醫師時 ,常有的觀念就是「心臟移植」。但是心臟移植是否真的就是心臟衰竭 病患最終治療的萬靈丹呢? 從去年全球心肺移植年會的年度報告來看,心臟移植後的平均壽命只有 九點一年,除了移植後早期很難應付的急性排斥與感染,終生服用抗排 斥藥所造成的總總併發症(如高血壓、糖尿病、高血酯、骨質疏鬆、腎 功能降低)、慢性排斥及惡性腫瘤,讓大家體認到心臟移植不是心臟衰 竭病患的「最佳」選擇,而是「最後」選擇。 實際上它是用一種疾病(心臟衰竭)來交換另一種疾病(移植後的排斥 、感染、惡性腫瘤、抗排斥藥合併症),尤其心臟移植又有年齡上的限 制(健保規定需小於65歲,超過者須專案申請),在國內平均年齡高達 75歲(女性77歲),而捐贈器官風氣不盛的情形下,冀望心臟移植作為 心臟衰竭的首選治療,是不當也不該的想法。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