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別讓「焦慮」成為思覺失調症破口!專家建議2招避免惡化

    2020-07-31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  諮詢專家/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部主任兼基隆分院院長 葉啟斌、台北市心生活協會總幹事 金林 20多歲的小明(化名),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暫時在家不用上班,卻也因此被家人碎念,在家無所事事。也因此,讓他感覺煩躁、焦慮,出現漏藥、睡眠品質不佳等狀況,更加重了幻聽症狀,淪為惡性循環。 近來,愈來越多社會案件的發生,導致思覺失調症屢屢成為社會關注焦點。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部主任兼基隆分院院長葉啟斌表示,而新冠疫情的發生,對思覺失調症病友產生極大影響,如生活步調被打亂、成為病友不就醫的藉口、大眾的不理解加重焦慮與拒絕承認的情況。 病友協會也觀察到,許多病友因為疫情關係放了無薪假,而少了規律的上下班作息,使病友白天活動量降低,思考與體力消耗下降,造成晚上失眠,腦部無法充分休息,提高妄想、幻聽等症狀復發機率。 葉啟斌提醒,此時,家屬應特別注意病友的身心狀態,觀察是否有焦慮、不安等症狀,也需要注意其用藥情形,避免疾病復發。 掌握生活重心 維持社交關係 安度焦慮時光 台北市心生活協會總幹事金林指出,患有思覺失調症的病友需要被鼓勵,適時的讚美和鼓舞十分重要。家屬可從旁協助建立居家規律生活,討論生活重心與目標,增加穩定治療的動機;當然,也期盼社會大眾能給予病友友善的支持與理解。 而建立居家規律生活並不難,可以從掌握生活重心及維持人際社交關係兩方面著手。 掌握生活重心可以從小事情開始,例如,定時收聽廣播、居家伸展運動、做家事等;維持人際社交關係,則只要把握在戴口罩、注意社交安全距離的情形下,都還是可以出門走走,或鼓勵病友以線上互動維持社交能力。 口服用藥 長效針劑 穩定不漏藥避惡化 而思覺失調症的用藥,葉啟斌提到,除了每日服用的口服藥之外,也有多種施打頻率的長效針劑,幫助維持體內藥物濃度。而每日用藥需要病人有病識感,由於藥物濃度需要每天補充,如果漏藥,就會增加復發等惡化風險。 葉啟斌強調,長效針劑透過緩慢的釋放維持藥效,拉長對於病情的保護。他呼籲,只要能夠穩定用藥,口服及長效針劑都是很好的選擇,且副作用已不像過去的第一代藥物一樣難以忍受,鼓勵病友與主治醫師討論。

  • 家有「應思聰」 扭轉錯誤心態!幫助思覺失調症回歸社會非難事

    2019-08-09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中榮民總醫院精神部主任 藍祚鴻、台灣精神醫學會秘書長 張家銘、臺中榮民總醫院精神部醫師 蔡佳叡 33歲的小南,是一位思覺失調症病友。他20多歲時發病,有被害妄想症狀,常常懷疑同事和朋友老說他壞話、還想陷害他,因而感到焦慮與憤怒,導致工作都無法長久。 小南因為缺乏病識感,一直不願意好好吃藥,造成多次復發、反覆入院。經由精神部醫療團隊的協助下,終於穩定病情;出院時經由醫師轉介,改為透過居家治療追蹤。 現在他每3個月打1次針,症狀穩定,也找到適合的工作,平時會和朋友出去旅遊、看電影、打籃球,笑容也越來越多,年初還結婚圓了成家夢!他表示,現在家庭是他治療的動力,為了家人和工作,顧好健康是首要件。 《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應思聰從發病、治療,到最後順利重返社會,這不只是劇情,其實也是許多患者的真實人生故事…但社會大眾長期污名化思覺失調症,致使病友重返社會困難重重… 根據統計,全球思覺失調症終生盛行率為0.5~1%,平均每100人就有1人罹患,臺灣約有118,615人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症。該疾病好發於青壯期,男性好發年齡在10至25歲,女性為25至35歲,男性好發年齡較早。可能誘發的原因,為遺傳、體質、外在刺激和環境壓力因素等影響。 思覺失調症,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臺中榮民總醫院精神部主任藍祚鴻表示,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是一種「思考」及「知覺」失調的疾病,屬於腦部疾病。從腦部影像圖發現,思覺失調症病友腦內灰質較常人少;灰質有如電腦裡的晶片,負責視覺、聽覺、情感、記憶及言語等知覺感應和肌肉控制功能。 由於病人大腦的神經化學與構造產生變化,致使腦部運作失衡,出現不合乎現實的想法或意念,以及生活功能退化的情形,發病後,會出現包括幻聽、妄想、社交退縮等症狀,影響認知功能、情感與情緒功能、人際社交和工作等。 藍祚鴻指出,過去,大家都誤以為思覺失調症無藥可醫,事實上,它是慢性病的一種,也是可以治療的。 把握治療黃金期 預防腦部不可逆的損傷 思覺失調症病發後的頭五年為黃金治療期,若及早發現,持續治療,則能使大腦維持基本的運作與功能,降低復發風險;反之,若任意斷藥,復發風險將是穩定治療者的5倍,更可能導致腦部不可逆的損傷惡化。 研究發現,每一次的復發對於大腦功能都會造成傷害,即使預後很難恢復到發病前的大腦狀態。若一再復發,更可能讓疾病慢性化,對於病患生活影響層面更大。 台灣精神醫學會秘書長張家銘表示,根據研究,不到六成的患者在出院後第一個月有回診拿藥,僅有四成五的患者持續治療一個月以上,顯示患者對於穩定治療的觀念仍然不足。 老是忘記吃藥?不妨考慮長效針劑 為什麼用藥往往不容易?臺中榮民總醫院精神部醫師蔡佳叡解釋,因為用藥後,每個人都會出現不同的副作用;每天需要服藥,真的很容易忘記;自覺疾病已穩定,而自行停藥;工作時不想被他人看見服藥等,而將自己暴露於復發風險之中。據統計,即使僅1~10天的中斷治療,仍增加1.98倍再住院風險。 目前,思覺失調症的治療除了大家熟悉的口服用藥,也已有長效針劑可做選擇,施打頻率為2周、1個月到3個月。而無論是針劑或口服藥物,在發揮完作用後,就會隨日常代謝,如上廁所、流汗時排出。 張家銘進一步說明,長效針劑的藥物遵從性較高、使用頻率較低、可於回診時施打,能夠減少忘記用藥的機會,同時在體內建立起更穩定的藥效濃度,有助於病況的控制。 蔡佳叡強調,長效針劑十分適合因擅自斷藥而反覆住院的患者,或是需要上班、家人照護較困難的病友。若擔心藥物副作用,應與醫師討論並調整配藥,皆能獲得改善,切莫自行停藥。 精神醫療成功3關鍵 幫助患者回歸社會 張家銘表示,精神醫療三大成功關鍵,除了規律用藥穩定治療,患者本身也應該抱持想回歸正常生活的動機,而社會更應以友善態度包容病友,及完善制度提供患者持續治療。 藍祚鴻說,從臨床經驗來看,對於不願或不方便至醫院回診的患者和家庭,現行的做法是由醫師及個管師組成的居家治療團隊至患者家中拜訪並進行看診,治療成效良好。 目前,臺中榮總精神部的居家治療收案量一個月平均高達1,100人次左右。透過持續的病情追蹤,幫助就診困難的病友持續穩定的治療,同時也比較不用擔心患者私下停藥而復發惡化,以利患者回歸社會。   

  • 『我們與惡的距離』×思覺失調症藥物介紹

    2019-05-08
    作者/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諮詢專家/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 最近引起熱烈討論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完結篇已播畢,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非常榮幸訪問到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為大家介紹什麼是『思覺失調症』。人常常因未知而感到恐懼排斥,因此我們除了要了解什麼是思覺失調症以外,更要來認識關於思覺失調症的治療藥物。 經由鐘國軒主任的介紹,讓我們了解到『思覺失調症』是因為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發生異常所導致,目前以多巴胺假說(Dopamine Hypothesis)為主要,而思覺失調症藥物主要可分為第一代(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第二代(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醫師對於藥物的選擇方向,不只是依照藥物的學理,更多的是依照臨床經驗,或是病患對於藥物的反應而進行調整,如同鐘國軒主任所強調的,「醫療的目的絕對不是將患者變成呆呆笨笨的,若有這樣的狀況,醫師一定會想辦法處理改善,現在有許多新的藥物、給藥方法,都可以克服這些問題」。 第一代(典型抗精神病藥物)與第二代(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的差異 第一代(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的作用機轉主要以多巴胺(Dopamine)受體的拮抗作用為主,對於思覺失調症中的正性症狀(包括:思考上的異常、妄想、語無倫次、知覺上的幻覺)的改善效果較為顯著。但因為多巴胺受體作用被阻斷,而衍生出錐體外症候群EPS(包括:肌肉緊張異常、肢體僵硬、靜坐不能、無法控制脖子的持續仰頭動作、類巴金森氏症的症狀〈肌肉僵硬、行動緩慢、面無表情的面具臉、手抖、走路困難等〉)、鎮靜、低血壓、射精障礙、抗膽鹼作用、遲發性運動障礙、內分泌障礙(泌乳激素分泌增加,影響男女性的性慾、情緒、月經週期、乳房組織的生長)…..等副作用。 第二代(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是一種混合型的受體拮抗劑,作用機轉與血清素(Serotonin)、多巴胺、正腎上腺(Norepinephrine,NE)、乙醯膽鹼(Acetylcholine,Ach)抗體之作用有關,故此類藥物可分為血清素/多巴胺受體拮抗劑(Serotonin-Dopamine Antagonists,SDA)、神經多重受體作用劑(multi-acting receptor targeted agents,MARTAs)、選擇性多巴胺D2/D3受體拮抗劑(Dopamine D2/D3 receptor antagonist)、多巴胺受體部分促進劑(Dopamine receptor partial agonist)。第二代藥物可改善思覺失調症中的正性症狀與負性症狀(包括:面無表情、對事物興趣缺缺、畏縮在家、認知功能缺損…),優點是相較於第一代(典型抗精神病藥物)中的錐體外症候群EPS副作用較少發生,但仍有體重增加、心血管問題、三高(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等問題產生。 【註:抗精神病藥物導致體重增加的作用略有差異,其體重影響程度大小順序為clozapine> olanzapine> thioridazine> quetiapine> chlorpromazine> risperidone> amisulpride> haloperidol> fluphenazine> ziprasidone】 提醒您,治療『思覺失調症』的過程中,不論服用哪一種藥物,若出現任何不適症狀,不論輕微嚴重與否,都一定要主動告知醫師,讓醫師可以依據用藥反應,調整藥物品項或劑量,使治療的過程中,更加舒適,切勿因副作用不適症狀而自行停藥,導致疾病病程加劇。 除了一般的口服思覺失調症藥物以外,目前長效針劑藥物亦在臨床上廣泛利用,長效針劑藥物的優點包括:不需每天服用藥物、改善患者用藥順從性低與抗拒服用藥物的問題、減少復發率與再次入院率、血液中的藥物濃度平穩、減少因血中濃度過高或過低引發的副作用發生率、避免企圖服用過多藥物導致的風險….等等,但此種給藥方式也具備下列缺點:部分藥物須冷藏保存、注射部位疼痛、劑量調整需較長時間觀察、劑量的調整靈活度低於口服藥物….等等。 由於思覺失調症藥品品項眾多,歡迎可至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藥典查詢

  • 《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I

    2019-04-19
    採訪/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諮詢專家/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 ~承《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 提問五:在臨床上,鐘主任如何判定病患是否有按時服用藥物,而不是表面上說有吃藥,實際上卻沒有服用藥物呢?而這些出現的症狀又是如何與疾病進展進行區分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藥物服用上的副作用與疾病進展上有不同的部分,例如劇中有提及的-錐體外症候群(Extrapyramidal symptoms,EPS),就不是疾病本身所導致,而是因為藥物的影響,臨床上可藉由身體檢查進行觀察與確認,目前有許多藥物可以減少這些問題,在治療疾病與藥物副作用之間取得平衡。鐘國軒主任經常和患者說:「醫療的目的絕對不是將患者變成呆呆笨笨的,若有這樣的狀況,我一定會想辦法處理改善,現在有許多新的藥物、給藥方法,都可以克服這些問題。」 提問六:前面鐘國軒主任提到,約有2成的患者可以痊癒,但許多民眾對於服用精神科藥物,都有「一吃就是一輩子」的觀念,請問「思覺失調症」在什麼情況下,精神科醫師會同意暫停使用藥物,以持續觀察為主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目前在臨床治療上的共識,一些初發的病患(即所謂急性期),一開始半年~1年的藥物劑量會較高,當症狀穩定後,藥物劑量會視情況減少,病情也可以在穩定的狀態,甚至藥物劑量可減少到原先控制劑量的1/3~1/5。對於初發病的患者,配合醫囑服藥3~5年,情況穩定後是可以考慮停藥的,但絕大部分的患者,初期無法堅持這麼久,再發作之後,藥物的控制就很難停下來。因此在臨床上一直推一個觀念,即「黃金治療期」!初發病的前1~3年,務必配合醫師指示服用藥物,日後復發的機會會降低很多。 提問七:請問依據鐘主任的臨床經驗,患有「思覺失調症」除了按時服用藥物以外,是否有什麼其他輔助治療的方式,可以幫助病患更快進入穩定的觀察期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由於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患者,思考能力會受損,因此在初初治療時給予非藥物諮商的重紐-主要是罹患疾病後,要如何因應目前的生活狀況,並讓生活穩定下來,例如:很多人原本擁有好好吃、睡、運動、工作的良好生活習慣,生病後打亂原先的生活步調,諮商是幫助患者穩定患病前的生活作息,包括:吃藥導致的不舒服症狀、對作息產生影響等。 當思覺失調症進入慢性化階段,則需要一些職能的復健治療,包括: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技巧與能力、自我生活安排的能力;若在執業上失能較為嚴重的患者,則需要職能治療師、就業輔導員的協助。不論是初初治療時期或是進入慢性化階段,在進行上述諮商治療的前提下,皆主要是患者服用藥物後穩定的情況下進行。 【註:與患者的第一次接觸,即為諮商的開始,包括:如何衛教。諮商或心理治療的層次,有屬於支持性的治療或認知性的治療,甚至有些患者會進行深層性、分析或動力的治療,在諮商治療的選擇上,需評估患者的智商、生活安排、自我照顧的能力、發病的早晚…來決定進行哪一種諮商治療】 提問八:多數民眾對於「思覺失調症」或其他精神官能症,仍存在著恐懼與排斥,而劇中家庭觀念裡,對於看精神科的迷思,而羞於治療,請問鐘主任是否有什麼建議或角度幫助大家扭轉觀念 鐘國軒主任表示~ 第一點:從人文關懷的角度來說,精神病患也是人,人都會生病,而他們只是得了一個腦部的疾病,不分種族不分貴賤,每個人都有機會得到腦部的疾病,從這樣的疾病中,讓我們學習如何去在乎與關心生病的人。 第二點:一般的人都很容易做「單一的歸因」,許多生活上相對弱勢的人都會成為被怪罪的對象,以犯罪的比例來說,其實精神病的殺人率,低於一般人的殺人率,建議能多用一個柔軟的心,去看待一個受苦的人。 第三點:關於家庭上的諱疾忌醫,從現實面的考量,其實與保險公司對精神病患者是呈現拒保的,導致許多人不希望自己在任何醫療紀錄上,出現有精神疾患的診斷,這個部分是醫師比較無法著力改變的。但若了解到,每個人都會遇到辛苦的時候,疾病僅是其中辛苦的一種,當然腦部疾病亦是,讓我們能變成一個彼此關懷的社會,也許有一天,這件事也會發生在你我身上,不要覺得不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若「思覺失調症」在早期能夠接受治療與處理,或許結果會不同,但因本身無病識感、無支持系統、無家庭支持,沒有親友帶來就醫,就可能造成疾病的反覆,藥物越用越多,導致副作用增加等問題。 最後鐘國軒主任再次提醒,初初發病的黃金治療期1~3年一定要把握,因為約有1~2成的患者可以恢復到完全看不出來,但卻很少人強調這項事實,因此穩定的追蹤回診,按時服用藥物,就如同服用高血壓藥物一樣,可以讓患者恢復如初,回歸社會。 相關文章連結:《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

  • 《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

    2019-04-18
    採訪/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諮詢專家/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 近日爆紅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提及的「思覺失調症」究竟是什麼?導致思覺失調症發生的原因又是什麼?在臨床上又是如何治療思覺失調症的呢?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非常榮幸邀請到,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進行關於思覺失調症的採訪。 提問一:什麼是「思覺失調症」,導致罹患「思覺失調症」的原因有哪些?「思覺失調症」常見的症狀有那些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思覺失調症顧名思義為~思考與知覺的異常,主要針對在認知功能的部分,在傳統來說,即為慢性精神病的一種,一般的發病年齡,男性會出現在15~25歲,女性則會出現在25~35歲,正性症狀包括-思考上的異常、妄想、語無倫次、知覺上的幻覺,另外還包括負性症狀-面無表情、對事物興趣缺缺、畏縮在家、認知功能缺損….等。此疾病早在數百年前被稱作早發性的痴呆,因此除了上述症狀外,還有能力的下降情況。 此疾病的盛行率約0.5~1%,在1950~60年代,藥物的發明,這類病患的治療才得到大幅的進步。經由藥物治療後發現,此疾病的發生原因假說,可能與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異常有關,可能是多巴胺(Dopamine)或是其他神經傳導物質異常所導致的,目前藥物治療上都可達到一定程度的緩解。 發病原因不只是體質、腦部功能異常、遺傳等因素,基本上思覺失調症是一種生理大腦障礙為主的疾病,而環境、社會、心理因素,都可能造成思覺失調症無法痊癒恢復。當給予適當藥物進行治療後,大部分的病人症狀都可得到改善,約1~2成的患者可恢復到完全看不出來是思覺失調症的患者,3~4成的患者反覆住院,而另外3~4成的患者非常嚴重,無法回歸社會。鐘國軒主任提醒,每位病人接受治療的程度、狀況、配合度,將決定患者的癒後程度。 【註:造成癒後較差的因子包括:太早發病、發病以負性症狀為主、家族遺傳史、緩慢發病(突然發病反而癒後較佳)】 提問二:由於思覺失調症會出現癡呆、情緒低落等症狀,恐與阿茲海默症、憂鬱症搞混,雖主要的診斷仍由精神科醫師判別,想請問身為思覺失調症患者周邊的親友,在發現什麼樣的表徵時,要提高警覺,並盡速帶患者就醫。 鐘國軒主任表示~ 阿茲海默症(老年痴呆症)大多是高齡時發生,若像是思覺失調症這種早發性的痴呆,大多在20~30歲或十多歲發病,當症狀出現,絕大多數的親友都能察覺,尤其是正性的症狀(例如:說話內容奇怪與現實狀況不同、覺得有人在注視或是意圖傷害、喃喃自語)特別容易被察覺,另外一些負性症狀(例如:生活工作課業表現變差、能力下降),都是可作為周遭親友觀察的要點。 在臨床上,醫師將依照症狀學方法、診斷技巧、生理評估的排除,來診斷患者是否為思覺失調症。 【註:較早發病(年齡愈小者)的病人,若是以負性症狀發病,癒後較差;若較早發病是以正性症狀發病,較容易治療,且癒後較佳。】 提問三:大部分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患者都會有服藥順從性不高的情況,依據鐘主任臨床的經驗,是否可以分享在與病患或家屬的溝通過程中,如何提高患者服用藥物順從性? 鐘國軒主任表示~ 很多人覺得心智的疾病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其實思覺失調症是腦部功能的疾病,就像是得心臟病和肝臟病一樣,在臨床上,鐘主任會告訴患者,有些人得口角炎是因為缺乏維生素B2,補足維生素B2就會痊癒,而思覺失調症是因為腦部某些功能過強,經藥物調整就會改善,因此若用生理上的角度切入,大部分的人比較能夠接受。 在遺傳研究、生物學研究上面,清楚的知道思覺失調症是一個生理狀況失調為主的疾病,用這樣的角度,不論是患者或家屬都較能夠接受。但此種疾病難處理的部分在於患者會認為這些幻覺都是真的,不會覺得自己是生病的狀況,因此在臨床上初步接觸患者時,不會一開始就說幻覺是假的,因為對患者而言,這些都是真實的體驗,而這些真實的體驗將會造成生活上的影響,例如:影響夜間的睡眠,醫師會以此為切入點,藉由藥物進行睡眠品質的改善,逐步建立病患的病識感與順從性;而不是一開始就告知病患是罹患思覺失調症,因為這類患者的有認知思考的障礙,在理解事情上本身就有困難,因此用生物學的角度,是較能被接受的。 提問四:在服用藥物後,經常會出現反應變慢、整個人放空呆呆的,有時會影響工作,尤其是需要大量創意的工作者,如同《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應思聰角色一樣,拒絕服用藥物,請問鐘主任臨床的經驗,當患者反映出現服藥的副作用時,鐘主任會如何與病患進行溝通與提供協助? 鐘國軒主任表示~ 第一:吃藥時會影響工作表現的原因不只是藥物,疾病的進展也是影響工作表現的原因之一,若是不服用藥物,將對工作的表現影響更大。 第二:治療藥物有許多選擇,醫學上治療的目標並非要將患者變成一個呆呆、笨笨什麼都不能做的人,只要與醫師進行溝通,利用藥物劑量的調整、藥物的轉換、副作用的藥物處理,絕大部分都可減少上述問題。最擔心的是患者沒有提出困難,表面上願意服藥,但實際上沒有服用藥物,最後的結果是病情導致工作能力變差、失去工作,而患者將原因歸咎於服用藥物上。 ~未完待續~

  • 思覺失調症 懷孕期の用藥指南

    2019-03-23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精神科專任主治醫師 鐘國軒 吳太太(化名),是個年輕少婦,在罹患思覺失調症之前,就有了大兒子。先生對疾病全心全力的支持,讓她儘管有過幾次精神疾病惡化而住院治療的經驗,但在這個的小家庭中,整體生活算是和樂充實。就在門診追蹤的某一天,她對我說:「我懷孕了,接下來怎麼辦?」 大多數人都知道,懷孕不宜服用藥物,因為擔心藥物可能對胎兒有不利的影響。但女性的生育年齡,也正好是許多精神疾病的好發年齡,尤其像吳太太一樣的女性,在懷孕前已因罹患精神疾病正服藥中,或懷孕、產後出現精神疾病需要藥物治療時,就不得不遇到這個棘手的問題。 當然,不開立藥物給懷孕婦女是最方便的建議,然而不服藥對胎兒及懷孕婦女是否最有利?許多研究顯示懷孕時若同時罹患憂鬱症、焦慮症、思覺失調症等精神疾病卻不治療,會增加許多生產時及新生兒併發症,如早產、出生體重不足、嬰兒發育遲緩等等,有時對胎兒的傷害遠超過以安全的方式使用藥物。更有甚者,若懷孕婦女因嚴重精神症狀而出現自殺或傷害孩子的念頭或行為,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所以,懷孕及哺乳期間用藥的原則必須思考,若不用藥,如何提供有效的替代方式?例如電氣痙攣療法或其他非藥物療法如心理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等。若決定要用藥物,如何「比較安全」地使用對胎兒傷害最少的藥物?減藥或是換藥?或至少避開第一孕期(懷孕前3個月)?另外還必須追蹤某些藥物濃度,以及追蹤胎兒的發展過程等等。而若決定不要孩子,醫師還需要處理隨之而來的哀慟反應;此外,還有人擔憂的不是胎兒畸形的問題,而是精神疾病遺傳的問題,因此,面對精神疾病病人的懷孕,考量的面向必須要更全面。 和夫妻倆一起做了充分的溝通後,她們決定要讓這個小孩出世,而最後採取的方式是不用藥,但持續門診追蹤,若有復發精神疾病的徵候,才可以讓醫療團隊及時介入協助。 就這麼平安順利的過了懷胎的十個月。不過正當夫妻都喜孜孜地迎接小兒子的時候,吳太太的病症還是復發了。所幸此時只需要依照一般的治療進行即可,只不過考量精神藥物對嬰兒的影響,就改以配方奶,而不以母乳哺餵。因為幾年來已經有很好的治療默契,她很快的就穩定了下來。 懷孕對於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性的衝擊不小,免不了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複雜心情。建議此時務必尋求家人朋友的支持,並與醫療專業團隊合作,才能在審慎評估與充分討論後,做出最適當的決定。

  • 正確認識思覺失調症 鼓勵病友持續治療

    2018-07-06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精神醫學會張家銘秘書長、康復之友聯盟理事長 李麗娟 越來越多攻擊事件報導中,常標記傷人者「疑似精神疾病」之原因而動手,讓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疾病患者多了疑慮與擔心,對於病友及家屬,更增添不安與自卑,影響病友持續治療之意願。 台灣精神醫學會張家銘秘書長表示,事實上,精神疾病患者並不可怕,只要經過良好治療,就能有效控制,減少患者對於他人、自己造成傷害。令人灰心的,反而是社會大眾對於思覺失調症等精神疾病存有錯誤看法,進而影響病友就醫意願。 建構友善環境 避免污名化 根據台灣精神醫學會與康復之友聯盟去年(2017年)的調查,大眾對精神疾病仍抱有偏見或錯誤認知,包括認為思覺失調症患者「無法見人」,「具有危險性」,及「無法工作」等。 而病友日常生活中亦自覺受到歧視,調查也發現,四成思覺失調症病友不敢讓他人知道自己罹病、認為別人無法接納自己在看精神科;四成五病友擔心告知外人精神問題會對自己不利。 張家銘指出,有許多患者及其家屬因為害怕受到歧視或被標籤化,抗拒至精神科看診與住院,而反覆地在疾病中煎熬受苦。他強調,精神疾病「早期診斷、穩定治療」尤為重要,患者願意穩定接受治療,才能良好地走向復原的道路。 近年來,精神醫療進步速度相當快速,藥物發展較過去均顯示出更好的治療效果、更少的藥物副作用。患者就醫時,若能好好諮詢、衛教、給藥、評估,並輔以合併社會心理處遇的整合式治療,即能大幅度減少因病情不穩造成的問題,反之,若患者中斷治療,將造成症狀復發、情況惡化,反而更加危險。 張家銘呼籲,若身旁朋友、家人出現思考混亂、妄想等現象,經常自言自語、對空咆哮,應建議他盡早就醫;不管是社會或家人都該包容、接納並鼓勵病人就醫,千萬不能中斷治療、放棄治療。 沒有精神健康就沒有身體健康 康復之友聯盟理事長李麗娟表示,世界衛生組織說,「沒有精神健康就沒有健康(No health without mental health)」。強調心理、身體健康並重,才是真正的健康!因此,當精神健康出現狀況,也應與身體疾病一樣尋求專業醫療協助,降低疾病復發。 李麗娟呼籲,希望大眾能正確認知思覺失調症,消弭偏見與疑懼,讓病友能在更多的支持與鼓勵下,積極接受治療,學習與疾病共處。 以穩定而持續的藥物治療,讓體內藥效能持續「保住基本盤」,即使發病,其程度、時間、對腦部、功能的傷害,都不會這麼劇烈,病況不會完全翻盤;再透過復健、作息改善等方式,能更有效控制思覺失調症。  

  • 我懷孕了,能不能吃精神科的藥?

    2018-05-05
    作者/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鐘國軒 有一天,她在門診告訴我,她懷孕了。「我要藉此逼婚嗎?因為我不能沒有他;還是把它拿掉?反正他對我也不是真心的…」,王小姐的矛盾,化成兩行淚珠,從她娟秀的臉龐緩緩滑下。「請你告訴我,懷孕是不是不能吃精神科的藥?」 依照一般的常識,都知道懷孕不能亂吃藥。但17、18歲至40歲左右的生育年齡,也正好是女性精神疾病的好發年齡,尤其有些女性在懷孕前已因罹患精神疾病正服藥中,或懷孕、產後出現精神疾病需要藥物治療時,就不得不面臨這個棘手的問題。 當然,不開立藥物給懷孕婦女是最方便的建議,然而不服藥對胎兒及懷孕婦女是否最有利?許多研究顯示懷孕時若同時罹患憂鬱症、焦慮症、思覺失調症等精神疾病卻不治療,會增加許多生產時及新生兒併發症,如早產、出生體重不足、嬰兒發育遲緩等等,有時對胎兒的傷害遠超過以安全的方式使用藥物。更有甚者,若懷孕婦女因嚴重精神症狀而出現自殺或傷害孩子的念頭或行為,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懷孕及哺乳期間用藥的原則必須思考,若決定不用目前的藥物,如何提供有效的替代方式?例如電氣痙攣療法或其他非藥物療法如心理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等。若決定要用藥物,如何「比較安全」地用?減藥或是換藥?或至少避開第一孕期(懷孕前3個月)?另外還必須追蹤某些藥物濃度,以及追蹤胎兒的發展過程等等。 和王小姐做了充分的溝通後,她無法接受因服藥造成任何可能導致胎兒畸形的後果,也認為男友目前無法有足夠的能力與意願照顧她們母子,所以在懷孕初期忍痛決定人工流產。當然隨之而來的是對於「喪子」的「哀慟反應」,王小姐已有心理準備,在門診的工作主要就是透過一些帶著祝福與真誠的儀式,協助化解過程中的悲傷,支持並協助她適應當下的生活。 懷孕對於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性是很大的衝擊,免不了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如果可以與醫療專業團隊討論合作,並且尋求親朋好友的支持,才能在兼顧良好的身心狀態與胎兒安全的情形下,做最明智的決定。 

  • 擺脫暗黑世界 思覺失調症一針搞定

    2018-04-19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賴德仁、林口長庚醫院精神科副教授級主治醫師張家銘 過去,被稱之為精神分裂症的「思覺失調症」,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賴德仁表示,顧名思義是思考及知覺失調引起的腦部疾病,普遍認為,是因為腦內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失調,造成大腦萎縮而影響功能,是種慢性精神疾病。 在全球,每100個人當中,就有1人可能罹患思覺失調症;而台灣,每1000人約有6個人罹患,其好發年齡約在20〜40歲之間,正處於為社會支柱之階段。全台約1/3的患者,未能遵從醫囑規律服藥,或根本沒有接受治療,造成病情日趨嚴重,更有八成五的患者面臨失業,導致間接的社會成本。 據調查,大家對於思覺失調症仍存有許多錯誤迷思,包括患者具有危險性、攻擊性及無法專心工作,造成許多患者罹病後,感到歧視而自卑,無法勇敢面對罹病之事實。 賴德仁指出,因大眾對此疾病的不了解,造成患者及家屬無病識感,而無法早期診斷及早治療。其發病原因,可能與遺傳、個人體質、環境壓力因素等有關,其具體患病原因尚未非常明確,但大多會在青少年階段及成人早期發病,患者可能無法分辨幻覺、妄想和真實世界的差異。其症狀有四, 1.正性症狀:出現幻聽,覺得別人在談論、嘲笑自己、或聽到有人命令自己做出特殊行為等;也會產生妄想,認為有人要加害他,而做出不合理的行為。不管任何人解釋,患者都不願相信,甚至出現混亂性言語與行為等。 2.負性症狀:情感表達變少,言語與思考能力下降,變得沉默寡言;動機減少,對身邊的人或事缺少興趣、退縮,不想與人接觸、不願意上班或上學,甚至開始忽視個人儀容及衛生等。 3.認知功能障礙:變得無法專注、記憶力降低、優柔寡斷、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等。 4.情緒症狀:常伴隨著憂鬱、焦慮等情緒,或行事較為衝動。 賴德仁解釋,這些病徵看似不起眼,但影響卻十分重大,患者的思考力,會因幻覺或妄想而打斷,使他們無法集中注意力、失去生活動力,可能使學生成績一落千丈、上班族工作表現變差,甚至因而無法正常生活。 台灣精神醫學會秘書長張家銘表示,若能及早認清思覺失調症,在出現輕度症狀時,就以藥物介入治療,病症可獲得較樂觀的緩解,減少腦部損傷機會。 他進一步說明,傳統多以口服藥物治療,必須天天服用,雖可在短期療程中獲得症狀改善,但隨著療程的延長,會者會因為藥物副作用或被他人知悉,未能按時服藥,或對藥物抗拒、排斥,而中斷藥物治療。 張家銘提醒,貿然停藥,恐會導致病情更加惡化,甚至有近九成患者會在半年內復發,造成大腦功能退化嚴重;且復發嚴重者,若有自我傷害或傷害他人行為,即需強制住院治療,住院率提升至未中斷服藥的2倍。 思覺失調症就如同其他慢性疾病,積極治療對於疾病控制相當有幫助,而今,已有長效型針劑加入治療選項,1個月僅需注射1次,能大幅改善病人生活品質,呼籲有症狀者勇於面對,及早診斷、積極治療,給自己重返社會的希望。

  • 長期幻聽、,恐為思覺失調症

    2016-11-04
    一名40歲女病患,20歲時開始出現幻聽症狀,一直感覺到被人監視、受到家人毒害等情形,因此變得多疑,並揚言要殺害家人,也曾拿刀作勢要攻擊家人;但患者卻是不規則的接受治療,只有當症狀嚴重時才帶至醫院治療。 圖片來源:by stockimages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以藥物、心理、社會復健同時治療,定期追蹤免復發 經由童綜合醫院心身科醫師黃尚堅看診後,確認患者罹患了思覺失調症,舊名:精神分裂症,使用新藥多巴胺部分促進劑來進行治療,患者遵照醫師指示按時且不間斷的服藥,並定時回診治療,2年來不僅沒有出現其他副作用,例如:注意力不集中、表情僵硬等,也沒有造成認知功能變差的問題。患者因為服藥後症狀平穩,想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以利未來長久的生活,一年前開始積極唸書,今年也如願獲得穩定28K的辦公室工作,讓患者對人生有了新的希望並願意走入社會。黃尚堅醫師表示,思覺失調症是一種慢性腦部疾病,會出現思考障礙及知覺異常的症狀,如產生幻聽、妄想及胡言亂語等情形,嚴重時則會有自傷及傷人可能性,並會出現社會或職業功能的退化;罹患率約佔總人口數的百分之一,多數患者病發在二十至三十歲。思覺失調症的發生,目前研究為腦部多巴胺、血清素、其他化學神經傳導物質等分泌失衡所造成,治療方式則以藥物、心理、社會復健三種方式來共同進行。大部份治療藥物為多巴胺拮抗劑,主要在抑制腦內多巴胺的過多活動,促使患者減少幻覺並且不再對週遭的事物賦予錯誤解釋;但部分傳統藥物在使用上可能會降低其他腦區的多巴胺,造成患者出現注意力缺損、認知學習功能下降、手抖、行動緩慢、體重過重等副作用。吳姓患者就是因為害怕服藥後產生的副作用,所以不積極接受治療,黃尚堅醫師便建議患者使用多巴胺部分促進劑這種新藥,多數患者不會產生明顯的副作用,也不會明顯影響認知功能,所以患者才能夠投入於就業考試,開始新的生活。黃尚堅醫師呼籲,思覺失調症患者多數是體質上會自然產生過多的多巴胺,在接受藥物治療後會明顯改善並可避免再復發,否則每次復發便是對大腦的傷害,容易造成腦細胞的凋亡並導致萎縮,因此絶對不可自行停藥。 本文作者:童綜合醫院心身科黃尚堅醫師

  • 勇敢面對精神疾病,鼓勵民眾及早就醫、規劃治療

    2016-09-07
    個案林先生是一名思覺失調症患者,無病識感亦無規則服藥,由年邁的父母親提供生活照顧,公共衛生護士到家訪視時,屢次被拒於門外,甚至對公共衛生護士惡言相向,但經公共衛生護士多次的造訪、鍥而不捨的精神下,個案林先生的父母才終於卸下心防與公共衛生護士談談兒子的情況。 個案林先生的父母親娓娓道來地說:「兒子已三十多歲,剛開始出現怪異行為時,以為是在外面''卡到陰'',求神問卜都試過了,到最後是因為在大馬路上出現怪異舉動被送到醫院去,醫生才跟我們說是精神病,我們一大把年紀了也不懂這是什麼病,家族也都沒人生這種病,我們只有他一位小孩…我們不想讓街坊鄰居都知道,只好讓他都待在家裡面…」,與公共衛生護士對談過程中,林姓個案的父母親難掩悲傷情緒,透露出手足無措的訊息。 圖片來源:by stockimages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透過持續的治療及按規的回診,精神疾病也能控制得宜 經過公共衛生護士的評估訪視及關懷,並連結社區相關資源或轉介至精神醫療機構,時常的提醒林先生按時服藥及規則回診,現在林先生的病情已獲得控制,林先生的父母親再也不用擔心兒子在街上會發生危險了。其實精神疾病就如同糖尿病或高血壓一樣,只要透過持續的治療及按規的回診,病情獲得控制下,都能和常人一樣工作及融入在社會中。本縣設有精神專科醫院計3間、住宿型康復之家計4家、日間型精神復建中心計3家、精神護理之家計2家,及本府衛生局特聘部立草屯療養院於埔里鎮、竹山鎮、水里鄉、南投市衛生所設置身心科門診,也在各鄉鎮市衛生所設置免費心理諮商服務,鼓勵民眾早期診斷、規劃治療,透過支持及關懷協助他們回歸社區,走向回家的路。倘民眾如有就醫疑義及相關問題,請洽詢本縣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或各鄉鎮市衛生所諮詢。 本文作者:南投縣政府衛生局醫政科

  • 腦子亂了:思覺失調症致病機轉新發現

    2015-12-28
    一位24歲男性,退伍後工作一年,開始出現失眠及焦慮的症狀,過了一段時間,病患開始出現聽幻覺,會聽到莫名的聲音與其對話。病患無法思考,也無法工作,覺得腦袋裡出現各式各樣奇怪的想法,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緒… 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是一種慢性的精神疾病,病患常有幻覺、妄想及思考障礙,並會導致廣泛的心智及社會生活功能的退化。目前對於思覺失調症的治療,雖然較從前已有很大的進步,但對於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腦部功能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目前仍沒有清楚的答案。 這個答案,可以從對心臟的研究得到啟發。我們過去的研究發現,心臟衰竭的病患,心跳呈現非常單調而規則的模式,而心律不整(心房震顫)的患者,心跳呈現混亂的變化。簡單的說,心跳節律能透露心臟是否健康的訊息。當心臟生病時,心跳節律會呈現兩個不同的病態模式,一是單調且一成不變,另一是混亂而失序。 腦子亂了:思覺失調症致病機轉新發現   透過功能性磁振造影的研究,我們發現思覺失調症的患者其腦部活動也呈現類似的變化。病患腦部位於掌管感官功能的部位,其腦部活動呈現類似心臟衰竭患者的心跳規律而沒有變化的模式,而大部分掌管思考及認知功能的部位,則呈現像心律不整般趨於混亂的模式。簡單的說,思覺失調症患者大部分的腦部區域其活動都呈現如心律不整般趨於混亂的現象,也就是「腦子亂了!」。 腦子亂了:思覺失調症致病機轉新發現   我們更進一步發現,思覺失調症患者腦部活動趨於混亂的區域,和疾病的負性症狀,也就是認知功能的退化有關。換言之,當腦部活動趨於混亂時,大腦將不再能有效的處理訊息,也就產生了認知功能退化的現象。另一方面,腦部活動趨於單調的腦區,和疾病的正性症狀,也就是幻覺和妄想有關,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思覺失調症患者總是反覆地出現無法控制的幻覺及妄想性思考。這項研究今年刊登於知名的神經科學國際期刊「人類大腦圖譜(Human Brain Mapping)」。 我們的研究指出精神疾病治療的一個重要原則,用通俗的話來說,一個心智健康的人,能做出改變來應付各種刺激或壓力,這個改變的能力,使得健康的人不會掉進特定的行為模式而無法逃開。反之,當人的心智處在病態的狀況,常表現單調(如負面思考)或混亂(如衝動行為)的心理及行為模式。 醫師的責任,就是借助藥物與心理治療的過程,幫助病人增加其選擇不同思考方向的能力,也就是增加所謂的心智的「複雜度」,避免思考與情緒再次陷入病態的模式。 簡單的說,心臟要靠運動才能保持活力,大腦也要運動才能恢復健康。我們鼓勵精神疾病患者,除了按時服藥外,更要想辦法維持正常的工作和社會生活,讓大腦多活動,才能夠恢復大腦的健康,避免大腦活動陷入單調或混亂的模式。我們也提出大腦?健康運動?三要三不心法,來幫助大家維持大腦健康。 要接觸並學習新事物,不要一成不變 要保持社交活動,不要封閉自己 要充足的睡眠,不要過度身心壓力 本文作者:臺北榮總精神部 楊智傑主治醫師

  • 防範代謝症候群,思覺失調症患者更須注意

    2015-10-13
    代謝症候群是指腹部肥胖、高血糖、高血壓、血脂異常等一群代謝危險因子群聚現象,是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心臟病與腦中風的警訊,需要提早注意及治療。目前我國衛生署代謝症候群的判定標準為以下5項危險因子中,若包含3項或以上者可判定為代謝症候群。 1. 腹部肥胖(腰圍):男性≧90cm、女性≧80cm。 2. 高血壓:收縮血壓(SBP)≧130mmHg/舒張血壓(DBP)≧85mmHg。 3. 高血糖:空腹血糖值(FG)≧100mg/dl。 4. 高密度酯蛋白膽固醇(HDL-C):男性<40mg/dl、女性<50mg/dl。 5. 高三酸甘油酯(TG)≧150mg/dl。 圖片來源:by Surachai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其中血壓(BP)、空腹血糖值(FG)等2危險因子的判定,包括依醫師處方使用降血壓或降血糖等藥品,導致血壓或血糖檢驗值正常者。依據衛生署2007年台灣地區的追蹤調查研究顯示,國人代謝症候群盛行率:20歲以上為19.7%(男20.3%,女19.3%),且隨年齡上升而有增加趨勢。 而相對於一般族群,思覺失調症患者得到代謝症候群的風險更高。根據2009年,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黃名琪醫師等人的調查,我國思覺失調症患者代謝症候群盛行率為34.9%(男31.5%,女38.9%),較一般族群提高近一倍。因此,代謝症候群更是思覺失調症患者必須密切注意的問題。 社區精神科主治醫師陳柏妤說,思覺失調症患者代謝症候群好發因子除了與一般族群相同的常見原因,例如過量攝取飲食、運動量不足等之外,思覺失調症患本身可能傾向與糖尿病等代謝疾患具有較高的相關性。此外,抗精神病藥物治療亦可能增加代謝症候群好發機率。 她解釋,思覺失調症是一種慢性疾患,統計顯示未服藥的患者,思覺失調症復發機率為約以每個月增加10%的風險累積。同時,思覺失調症也是一種廣義的神經退化疾病,未經治療的病情或反覆發病均可能導致神經退化,認知功能退化,成為個人及社會的重大損失。 現今最有效的急性控制及預防復發治療是服用抗精神病藥物。在穩定使用抗精神病藥物的狀態下,70%的病患能產生治療療效,停用藥物者一年內不復發的機會約為12%,而維持治療者一年內不復發的機會提高至88%,而停用藥物者五年內復發機會是穩定服藥者的5倍。因此,長期穩定服用抗精神病藥物可以說是思覺失調症治療的碁石。 然而近年研究發現,某些類型的抗精神病藥物有較高的可能性產生代謝副作用。所幸,目前抗精神病藥物中亦有代謝副作用較低的藥物可供選擇。但患者因為個人體質不同,有時僅對少數的抗精神病藥物產生療效,而此時若此藥物正好是代謝副作用較高的藥物,便產生臨床上棘手問題,需要患者、醫師及照顧者共同討論出最可接受的治療方式,搭配密切的臨床代謝監測及飲食運動的調整,切勿自行停藥。 美國糖尿病醫學會及美國精神醫學會的聯合共識指引建議,思覺失調症需定期監測體重、腹圍、血壓、空腹血糖及空腹血脂肪。該院已於醫療常規中納入對患者的代謝指標監測,有需要者亦會進行內科醫師、營養師及運動治療的轉介。 陳柏妤提醒,病患宜保持均衡飲食,減少高糖分高熱量食物攝取。進行適當運動,選擇適合自己的運動,至少每週運動3次,每次運動30分鐘。定期測量腹圍,根據顯示,腹部肥胖(男性腰圍超過90公分、女性超過80公分)罹患代謝症候群機率是一般人的4到6倍。宜戒菸,因為增加血管硬化及血管內發炎的危險,與代謝症候群有加成作用,代謝症候群患者合併抽菸則未來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藥物的影響,思覺失調症患者的代謝症候群也受個人體質因素影響很大。某些患者即使服用最易產生代謝副作用的抗精神病藥物也不會產生代謝症候群,反之亦然。因此,尋找思覺失調症患者的代謝症候群致病機轉可能有助於解決臨床上的棘手問題。 該院最近研究發現,相較於健康控制組,服用抗精神病藥物的思覺失調症患者血中的食慾素(orexin)較高。而在服藥的患者身上,服用代謝副作用風險較低的抗精神病藥物者其食慾素(orexin)較高。綜合分析顯示,食慾素(orexin)對代謝症候群可能具有保護作用。這個發現可能有助於我們進一步了解思覺失調症患者的代謝症候群致病機轉。相關結果目前已發表於世界生物精神醫學會年會。 陳柏妤表示,由於代謝症候群是許多重大疾病的警戒狀態,在思覺失調症患者身上更是重要問題,需要特別留意。思覺失調症患者宜與醫師密切合作,維持良好生活習慣,以促進健康。 本文作者: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 社區精神科 陳柏妤 主治醫師

  • 新藥治療獲新生 思覺失調症患者月入28K

    2015-09-18
    一名40歲的吳姓女病患,20歲時開始出現幻聽症狀,一直感覺到被人監視、受到家人毒害等情形,因此變得多疑,並揚言要殺害家人,也曾拿刀作勢要攻擊家人;但患者卻是不規則的接受治療,只有當症狀嚴重時才帶至醫院治療。 2年前,經由童綜合醫院心身科醫師黃尚堅看診後,確認患者罹患了思覺失調症(舊名精神分裂症),使用新藥多巴胺部分促進劑來進行治療,患者遵照醫師指示按時且不間斷的服藥,並定時回診治療,2年來不僅沒有出現其他副作用(如注意力不集中、表情僵硬等),也沒有造成認知功能變差的問題。 患者因為服藥後症狀平穩,想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以利未來長久的生活,一年前開始積極唸書,今年也如願獲得穩定28K的辦公室工作,讓患者對人生有了新的希望並願意走入社會。 黃尚堅醫師表示,思覺失調症是一種慢性腦部疾病,會出現思考障礙及知覺異常的症狀,如產生幻聽、妄想及胡言亂語等情形,嚴重時則會有自傷及傷人可能性,並會出現社會或職業功能的退化;罹患率約佔總人口數的百分之一,多數患者病發在二十至三十歲。 思覺失調症的發生,目前研究為腦部多巴胺、血清素、其他化學神經傳導物質等分泌失衡所造成,治療方式則以藥物、心理、社會復健三種方式來共同進行。大部份治療藥物為多巴胺拮抗劑,主要在抑制腦內多巴胺的過多活動,促使患者減少幻覺並且不再對週遭的事物賦予錯誤解釋;但部分傳統藥物在使用上可能會降低其他腦區的多巴胺,造成患者出現注意力缺損、認知學習功能下降、手抖、行動緩慢、體重過重等副作用。 吳姓患者就是因為害怕服藥後產生的副作用,所以不積極接受治療,黃尚堅醫師便建議患者使用多巴胺部分促進劑這種新藥,多數患者不會產生明顯的副作用,也不會明顯影響認知功能,所以患者才能夠投入於就業考試,開始新的生活。 黃尚堅醫師呼籲,思覺失調症患者多數是體質上會自然產生過多的多巴胺,在接受藥物治療後會明顯改善並可避免再復發,否則每次復發便是對大腦的傷害,容易造成腦細胞的凋亡並導致萎縮,因此不可自行停藥。 本文作者:童綜合醫院心身科 黃尚堅 醫師

  • 認識思覺失調症,我沒有精神分裂

    2015-07-06
    衛生福利部於2014年5月積極推動將精神分裂症更名為「思覺失調症」,而病患的病歷、診斷相關醫學教科書..等皆會逐漸改用新的名稱。「思覺失調症」是思考與知覺功能失調,因腦部腦皮質麩胺酸(Glutamate)錐體細胞功能降低,而腦部下游GABA(γ-氨基丁酸)神經小細胞與多巴胺細胞之交互作用,而在腦力不足之生活壓力情境下,促發妄想、與幻覺、情緒不穩、思考紊亂等症狀。  圖片來源:by stockimages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家屬及社會大眾對精神疾病都有誤解及污名化想法,害怕面對精神病人;針對精神病患者有特別的歧視。精神病患者受著精神疾病污名化影響,導致精神疾病者不肯尋求正規醫療管道,導致病況日益嚴重。  依據胡海國教授指出:思覺失調症約有75%病人,有種種神經認知或社會認知之困擾,宜積極進行日常生活功能復健,使思覺功能逐步恢復。對頭腦要善加保養,不可使腦有過度負荷,以預防嚴重精神症狀再發生。  如果患者能持續治療兩到三年,有機會康復,不要因為自我感覺症狀改善就中斷治療,透過醫療專業團體治療讓精神病患及早就醫且持續就醫 ,避免造成患者更多後遺症,而目前最有效的治療方法是規則服藥及就醫,也是最有效的預防復發方法。而家屬或朋友的支持、關心也是相對重要,讓患者繼續接受治療,即有機會康復回歸社會。  本文作者:南投縣政府衛生局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