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蹟嗎?洗腎患者不必換腎,治療後脫離洗腎的危機!

    2006-01-13
    洗腎患者不必換腎,也能治癒。發病時昏迷二天徘徊鬼門關的熊思危,配合醫師診治、營養師指示的飲食控制,讓腎臟功能逐步恢復,至今已有半年不再洗腎,彰化基督教醫院腎臟科張家築醫師表示,腎臟衰竭的洗腎患者,平均有百分之五左右的復原機率,但沒有時間表,因此多數患者往往因為焦急而私下服用偏方,徒增腎臟負擔,否則復原的機率可再提昇。 昨天上午十時許,彰化基督教醫院有溫馨的醫病互動,病友熊思危以致贈熊寶寶感謝腎臟科張家築醫師,讓他不必換腎,就順利脫離洗腎行列「恩同再造」,彰基則由魏志濤院長贈送有彰基院徵的對筆、彰基郵票,肯定他是位確實遵守醫護人員囑咐的病人,讓自己順利的康復,成功寶貴經驗,值得其他病友效仿。 四十三歲的熊思危表示,他原以從不曾用健保卡看過病為傲,但是九十二年九月廿三日那天,工作中覺得胸悶、口渴,不料喝水後,立即不醒人事,昏沉的意識中僅隱約聽到醫護人員向太太告知,情況危急,建議轉送彰基或秀傳等大醫院治療。 再次醒來,肚子感到強烈的飢餓感,從一位男護士口中得知,已昏迷兩天。在住院期間,張家築醫師向他說明,他的腎臟功能約剩下5%,並建議目前先選擇以腹膜透析或血液透析方式洗腎,同時告知腎臟切片檢查結果,腎臟功能有百分之五至十恢復的機率,至於何時能恢復正常功能,則沒有時間表。 熊思危表示,心理上雖然排斥抗拒洗腎,但是攸關健康與生命,不得不面對現實,冷靜的思考,血液透析必須每星期到醫院三次,每次約四小時,然而腹膜透析可以自己在家中進行,保持生活的機動性並掌控時間,可以繼續從事咖啡模具的生產開發工作,如此家庭生計才不會受到影響,因此決定選擇後者。 出院後,嚴格遵照彰基營養師的飲食衛教,要低鹽、不要喝蔬菜湯以減少鹽、水份及鉀離子攝取、同樣的排骨高湯及核果與乾果類也回絕,避免攝取過多磷離子,以及每天的肉類份量等各項飲食控制,在口腹之慾與健康的天秤上,以自己所學的工業管理,嚴格管控自己確實遵守張醫師的囑咐、落實營養師的飲食指示。 是否有尋求坊間偏方的念頭,熊思危不諱言表示,每次看診張醫師只是跟他對談、開藥,心中曾懷疑這樣能給他多少幫助,常天人交戰是否要放棄正統治療,去找偏方,直到一次門診,張醫師詢問背部的痘痘有沒有減少,頓時詫異的心想張家築醫師怎知我背部長痘痘,當晚詢問女兒才知已明顯減少,這讓他真正信服張醫師的診療。 去年初,張家築醫師在門診時說「我們嘗試將每天固定四次的腹膜透析次數減少。」首先連續三個月每天透析三次後,減為每天二次進行一個月,最後嘗試不洗腎一個月,結果體內毒素提高並出現發病初期之尿毒症狀,只好再恢復一天二次,再歷經二個月後終於成功,半年來每個月固定回診,指數都正常範圍,順利脫離洗腎的行列。 張家築醫師表示,一般腎臟衰竭的洗腎患者,平均有百分之五左右的復原機率,至於治療多久能恢復,則因人因病而異,沒有一定的時間表,但最怕的是患者操之過急,亂服偏方,徒增腎臟功能負擔,弄巧成拙喪失復原的機會。由於他配合診療並嚴格自我控制飲食,並讓醫師有組織切片掌握病情,以上是他讓腎臟功能順利復原的成功因素。 新聞資料來源:彰化基督教醫院

  • 『洗腎』就像吃嗎啡,吃一次之後就要一輩子吃下去…?

    2005-12-28
    文�新光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 張宗興 「尿毒症」是腎臟功能完全喪失後,由於無法排泄體內所累積的廢物,以及缺乏正常腎臟所製造的物質(如紅血球生成素、活性維他命D3等),而引起的全身性疾病,因為尿毒對全身器官均有影響,故其症狀繁多,典型的包括全身不適、食慾不振、噁心、嘔吐、貧血、水腫、皮膚癢、膚色變深、骨骼變型及呼吸中有尿味等,嚴重時病人會呼吸困難、心律不整、癲癇發作、意識混淆、昏迷,最後死亡。 一九六○年以前,血液透析(即洗腎)尚未普及,上述的過程就如同一條「不歸路」,而醫護人員也只能束手無策,但是透析技術與腎臟移植經過三十年的發展與改進後,現在「尿毒症」已非絕症,而洗腎或換腎就是病人「新生」的開始。 洗腎與換腎?尿毒症病人最常見的問題就是:「我有需要洗腎嗎?能不能吃藥控制就好?」一般腎臟科醫師認為需要洗腎的狀況多是性命攸關,綜合來說有下列幾項:一、尿素氮(BUN)大於一百、肌酸酐(Cr)大於八;二、病人體內積水過多;三、高鉀血症,血清鉀超過七;四、嚴重的酸血症;五、心包膜炎或積水;六、有昏迷、抽搐等神經系統症狀;七、嚴重的噁心、嘔吐;八、有其他尿毒症狀時。 所以BUN和Cr的升高只是洗腎的指標之一,更重要的是病人本身的症狀,因為每個人對尿毒的容忍力不一樣,有些人BUN二百仍然作息正常,有些人BUN七十卻已痛苦難耐。因此根據病人個別的狀況給予適當的治療,乃是腎臟科醫師須多加斟酌的。 「洗腎就像吃嗎啡,吃一次以後就要一輩子吃下去。」這是尿毒病人中最容易以訛傳訛的話。實際上慢性腎衰竭的病人,其腎臟多已萎縮(有時體積不到正常人的八分之一),等到尿毒症狀發作時,殘餘腎功能多已是每分鐘小於十毫升(正常人每分鐘一百二十毫升),也就是向主人抗議自己再也撐不下去了,因此這時候洗腎只是代替原本已無功能的腎臟工作而已,是一種代替性的療法,而非如毒癮般愈陷愈深。而病人之所以願意長期接受洗腎治療,乃是他們知道洗腎能回復他們的健康,讓他們正常的工作與娛樂。 其實目前最普遍的腎臟代替治療有血液透析、腹膜透析(洗肚子)及腎臟移植(換腎)。這三種治療是互補的,可以視病人的狀況任選一種,也可以在其中一種失敗時選擇另外一種。 國內一般最常用的血液透析,是利用動靜脈 管的血流來清除尿毒,但若病人沒有適當的血管,年紀太老或太小,心臟功能不穩定或糖尿病患等,則用腹膜透析較適合;另外,若是患者很年輕(最好小於五十歲),則腎臟移植也是個很好的選擇,因為洗腎通常只能達到正常腎功能的十分之一,所以病人的生理狀態仍不能百分之百正常(如皮膚癢,就是洗腎病人最難纏的問題之一),若換腎能成功,則病人恢復病前的健康狀況不成問題。 在國內,換腎的成功率雖高,但也有其限制有待克服,諸如捐腎者太少,需要久等;長期服用抗排斥藥物,會有副作用產生;會有急慢性排斥的發生,有時須取掉移植腎,回復洗腎生涯。所以凡事沒有十全十美的,患者唯有依照個別情況,並相信醫師的指導,相互配合,才能找出最合適自己的治療。 新聞資料來源:新光醫院

  • 第二次換腎成功愛妻患難見真情相伴,攜手打造未來!

    2005-09-30
    台中縣一名45歲的呂先生日前於童綜合醫院成功的完成腎臟移植,讓他擺脫長達十年的洗腎生活。這是他生平以來第二次進行換腎手術,很感謝身邊的腎內助及全力支持他的家庭,讓他無後顧之憂可以不斷的朝著人生目標前進。夫妻兩人攜手合作互相扶持,彼此加油打氣過著如膠似漆的生活。 原戶籍嘉義的呂先生回憶著說,民國七十七年服完兵役即進入童綜合醫院服務,記得當初面試官就是現在的行政院副院長童瑞龍,他提及可以在這成家立業,當時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怎麼可能在這成家立業,沒想到真的一語成真,在沙鹿落地生根。十五年前已換過一次腎臟的他,經過六年腎臟功能壞掉,得再洗腎,十年來洗腎療程身體狀況維持的不錯。他和太太滿心感激的說,能再次進行腎臟移植手術,真的是意料之外,覺得很幸運很難得,也很感謝童綜合醫院。 十六年前呂先生因血壓上升,身體不舒服,經醫師檢查發現,由於自體免疫系統引起「腎病症候群」,從民國七十八年開始過著洗腎的生活,經過一年的洗腎日子,媽媽不捨兒子靠洗腎度日,發揮慈母偉大的光輝捐出一顆腎臟,讓他恢復正常的生活,擺脫靠著洗腎過日的人生。不過他的人生也因洗腎而結識了他的妻子,由於妻子當時是洗腎室的護士,雙方屬護病關係,在彼此的互動下,深深的被妻子樂觀與開朗的個性所吸引,於是展開了追求行動。 只要提到呂先生,呂太太的臉上總是掛著幸福的微笑,她甜甜的說,有一天下班正要過馬路時,在附近自助餐用餐的呂先生,看到她突然的跑出來打招呼,因這次的互動展開了兩人的戀愛史。一開始交往,家人與朋友們均極力的反對,並不看好他們的戀情,認為她應該找一位身體健康的人,可是她不為所動,從呂先生身上看到他對生命的熱誠與為人處事積極的一面,交往三年後她果決的嫁給他,展開他倆的人生。活潑開朗的呂太太開玩笑的說,他先生的人生什麼事都第一名,除了學校成績第一名外,連洗腎的成績也是第一名,在她的心中永遠都是Number 1(第一名)。 呂先生不因身體殘疾而放棄理想,反而將對復健熱愛的精神轉為實際的行動力,他與妻子兩人胼手胝足創立「怡園安養院」,抱持對復健的使命感,讓機構朝向使命勇往前進。由於本身是病人,對病人的感受很深,一切都以病人的立場來做考量,更耳提面命的提醒同仁要以〞同理心”來照護患者。夫妻兩人互相扶持,共同的成長茁狀,平時呂先生比較早起會先上網,發現不錯的文章下載後放在床邊,等太太起床即可看到,雙方彼此分享生活中感想與點滴,充分表現兩人鶼鰈情深的情感。

  • 換腎病友小心照顧你的肝,謹防抗排斥藥物!

    2004-08-31
    根據統計,台灣現正約有超過兩千位的尿毒症患者正登記等待接受腎臟移植手術,因為患者在換腎後,將可望擺脫洗腎命運,無疑是大大提高存活率及生活品質;國內一腎難求,有的等不及到外地自費換腎者亦大有人在。由於腎臟移植後必須長期服用抗排斥藥物來防止體內器官出現排斥反應,光田醫院腎臟內科王家良醫師指出,在服用這些藥物期間,可能會造成肝功能的相對惡化,如不注意甚至會肝衰竭導致死亡,千萬不可忽視其嚴重性。 光田綜合醫院於日前接獲一位25歲的林姓女子,由於腎臟衰竭需要腎臟移植,但在國內又苦等不到可移植的腎臟,便自行至大陸換腎,結果返台後腎功能雖然恢復正常,但在一次檢查中赫然發現肝功能指數(GPT)飆升至200多,肝功能明顯惡化;如遲未發覺沒有治療,可能會造成肝衰竭而死亡。該院腎臟內科王家良醫師在排除檢查結果並無B、C肝炎病毒及巨細胞病毒等可能造成肝炎病毒感染之因素後,便懷疑可能是換腎後例行服用的抗排斥藥物所引起,在將林女原本服用的抗排斥藥物做適當調整之後,果然肝功能便逐漸恢復正常。 王家良醫師指出,現今較廣泛用於腎臟移植病患的抗排斥藥物包括環孢靈、斥消靈等都有肝毒性,長期服用視個人體質將可能產生肝功能指數升高等不同影響;另外腎臟移植後若感染某些病毒,也會引起肝炎。醫師強調,尤其本身即為肝炎病患在換腎後發生肝衰竭甚至死亡的個案並不在少數,本身為肝炎帶原者的換腎病友,更需要留心自身的肝功能變化,並應選擇專業醫師進行後續評估。光田醫院則表示,目前該院及許多醫學中心級醫院,已能提供肝炎病患換腎後的妥善肝功能控制,病友們皆可獲得良好的照護。 醫師呼籲病友們,換腎後最好每三個月定期檢查肝功能,以防肝功能惡化。定期與醫師合作接受檢驗、做好肝功能監測,換腎病友仍然可以快樂地享受彩色人生。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