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念珠菌症飲食原則 專家建議,平衡體質把握3定律

    2019-08-12
    作者/ Donna Gates唐娜.蓋茲、Linda Schatz琳達.夏茲 整輯/黃慧玫 本文出處/本文摘錄自柿子文化《90%女人都會忽略的恐怖疾病:擺脫壞菌感染、再造免疫力的人體平衡飲食法》 即使不再吃餵養念珠菌的食物,但是只要食物搭配不當,念珠菌在體內增生的症狀也不會消失。這是因為不相容的食物一起吃下肚,恐造成消化不良,以致食物發酵,產生酒精和糖,念珠菌吸收糖分會快速增生,製造更多毒素。 遵守食物搭配原則,就可以避免食物在消化系統發酵。唯有過勞的消化道恢復正常運作,療癒才會真正開始。健康的消化道便是身體更新、恢復體內平衡生態的第一步。 食物搭配可以歸納成下列三個基本定律。 定律一:水果單獨食用,而且要趁空腹吃 水果會助長念珠菌在體內增生,當你開始實行人體平衡飲食,只可以吃很酸的水果,例如檸檬、萊姆和漿果;也可以喝不加糖的石榴汁、蔓越莓汁、黑醋栗汁,這些都是酸味或「酸的」水果,糖分低就不會導致念珠菌增生。 水果很快就會通過消化系統,在胃部停留的時間通常不超過30分鐘,接著進入小腸繼續消化,但如果跟其他食物一起吃(如蛋白質或澱粉),就要花3至5小時,或者更久的時間消化。 水果延遲消化就會開始發酵,身體便無法好好吸收水果的營養,更重要的是,這會形成念珠菌增生的絕佳環境,因為水果發酵所產生的糖分,會成為念珠菌的食物。 雖然水果最好單獨食用,但只要搭配合適的食物,酸味水果仍可跟蛋白質脂肪食物一起吃,如奶克菲爾、優格、堅果或種子。比方草莓汁、藍莓汁或石榴汁,都可以跟優格或奶克菲爾一起吃,或是搭配少量浸泡催芽的葵花籽食用。 定律2:蛋白質只可以跟非澱粉類蔬菜和海菜一起吃 當你食用動物性蛋白食物,如蛋、肉、家禽和魚,胃會製造鹽酸(hydrochloric acid)和胃蛋白酶(pepsin)來消化蛋白質。雖然蛋白質是從胃開始消化,但蛋白質抵達小腸時仍會持續分解,被身體吸收。同一餐吃的碳水化合物和脂肪,到了小腸才開始消化,小腸所分泌的消化酶屬於鹼性。 如果吃了蛋白質,也一起吃了澱粉類食物,就會帶給消化道太多負擔,導致消化不良,食物進而在體內發酵,反而為念珠菌製造食物和可趁之機。 非澱粉類蔬菜和海菜最適合跟蛋白質一起吃,不需要強鹼和強酸就可以好好消化,所以蛋白質和非澱粉類蔬菜一起吃,消化情況最佳。 非澱粉蔬菜幾乎可以跟所有食物一起吃,如油、奶油、酥油、肉類、蛋、穀物、澱粉類蔬菜(如栗子南瓜和馬鈴薯)、檸檬、萊姆、葵花籽、藏茴香籽、亞麻籽和南瓜籽皆宜。 菜單組合: ★魚肉搭配炒蔬菜或蒸蔬菜。 ★雞肉搭配綠蔬和全蔬菜湯,例如花椰菜濃湯佐蒔蘿。 ★大盤蔬菜沙拉搭配蛋白質(冷鮭魚或白煮蛋切片)和沙拉醬(無油, 或使用有機非精製油)。 ★洋蔥、紅甜椒和櫛瓜做成的歐姆蛋,或者海菜歐姆蛋,再搭配蒸蘆筍和大蒜食用。 定律3:穀物、類穀物種子和澱粉類蔬菜,一定要跟非澱粉類蔬菜和或海菜一起吃 在人體平衡飲食的第一階段,可以食用的類穀物種子,有莧籽、藜麥、蕎麥和小米。澱粉類蔬菜有栗子南瓜和胡桃南瓜、皇帝豆、豌豆、新鮮玉米、荸薺、朝鮮薊、菊芋、紅皮馬鈴薯。 把這些食物跟非澱粉類蔬菜或海菜結合,就是美味又飽足的餐點。 菜單組合: ★焗烤小米、蒸綠蔬、奶油炒夏南瓜和韭蔥。 ★蕎麥/藜麥/小米所製作的可樂餅,淋上人體平衡飲食的肉汁醬,搭配蒸綠蔬和胡蘿蔔白花椰菜湯。 ★蒔蘿馬鈴薯沙拉、水芹菜湯、綠蔬沙拉搭配人體平衡飲食的沙拉醬。 ★栗子南瓜填入咖哩藜麥餡,白花椰菜佐調味奶油,羊栖菜佐洋蔥和胡蘿蔔。  

  • 用音樂の療癒力量 幫助掌控疾病

    2019-05-27
    作者/伯尼‧西格爾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柿子文化《愛的醫療奇蹟:從「不治而癒」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議的療癒能量》 我則是以音樂來重建這種與上天之間的連結。音樂的療癒效果遠從聖經時代就廣為人知。在先知的年代,豎琴手會彈奏特別的音樂,讓人進入一種超感官力量啟動的心靈狀態。如同先知以利沙(Elisha)的故事所說:「彈琴的時候,耶和華的靈就降在以利沙身上。」大衛(David)彈琴給掃羅王(King Saul)聽,便平復了他的沮喪與偏執。 音樂會打開精神上的窗戶。我第一次把錄放音機帶進開刀房的時候,被以為是個爆裂物。但我們是裝乾電池,護理師和麻醉師都覺得很棒,後來如果哪天我忘了帶錄放音機,他們會提醒我要放音樂。現在幾乎每一間在紐哈芬的開刀房都會擺錄放音機。 舊金山長老會醫院的太平洋醫療中心(the Pacific Medical Center of Presbyterian Hospital),最近公布一項研究,顯示音樂可以在痛苦的心導管手術過程中,舒緩兒童和成人的焦慮、壓力與不適。小小孩對於兒歌、彼得與狼,或芝麻街的歌曲反應最好,大小孩和青少年則是聽搖滾樂會比較平靜,而成人則各有各的喜好。 然而,生物動力學家發現,吵鬧的搖滾樂也可能讓人變虛弱,我也不贊成在開刀房裡播放這類音樂。音樂應該要對病人和醫護人員都具有舒緩效果,幫助他們處理壓力問題。在開刀房,每個人的注意力都應該要集中在有個活生生的人正要進行手術這件事情上。音樂應該要幫助醫護人員把病人當成處於清醒狀態,而不是讓他們在手術的過程中分心。我發現希拉‧奧斯特蘭德(Sheila Ostrander)與林恩‧希羅德(Lynn Schroeder)在《超級學習》一書中推薦的靈性音樂和巴洛克最緩板的樂章,是最適合這些目的的音樂。 我鼓勵病人在病房播放一些他們覺得最放鬆或最療癒的音樂,好讓醫院變成一個療癒的環境。有特別的需求的話,我也推薦你可以試試哈爾‧林格曼(Hal Lingerman)的「音樂療癒能量」(The Healing Energies of Music)。丹尼爾‧柯畢雅卡(Daniel Kobialka)版本的古典曲目也很棒。 後來,當我知道哪些音樂比較適合手術時播放,就會根據手術狀況來更換音樂。我常和學生開玩笑說,我會用某種音樂來止血,所以,有時候會因為病人的反應出現不預期的爆笑事件。我很喜歡靈性音樂,某次,有個病人在手術開始前聽了豎琴音樂,說道:「還好我現在聽到這個音樂。如果等我醒來時才聽到,可能會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又有一次,一個局部麻醉的病人笑出聲來說:「還真應景。」那時我正在割除一個巨形良性瘤,而背景音樂是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唱著「何不帶走全部的我」(Why Not Take All of Me)。  

  • 快樂的人不容易生病!疾病與心靈的關係

    2019-05-20
    作者/伯尼‧西格爾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柿子文化《愛的醫療奇蹟:從「不治而癒」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議的療癒能量》 心靈對於健康產生的影響會直接作用在意識層面上,我們有多愛自己會反應在是否飲食均衡、睡眠足夠、不菸不酒、繫安全帶、固定運動等方面,每個選擇都代表了我們有多重視生存這件事,這些選擇控制了大約百分之九十決定我們健康狀態的因素。 問題是,大部分人願意顧及這些基礎條件的動機,會被隱藏在日常覺知中的態度所改變,結果很多人的意念因此變得混雜。 舉例來說,幾年前有個乳癌病人莎拉,當我走進她的病房時,她正在抽菸。她的行為很明顯地表達出:「我想要你治好我的癌症,但我搞不太清楚自己想不想活下去,所以我想我可能會罹患另外一種癌症。」她不好意思地抬起頭說:「我想你應該會要我戒菸。」 「不會。」我說:「我要跟妳說的是要愛自己,這樣妳就會戒菸了。」 她想了一會兒,回答:「嗯,我很愛我自己,只是我無法喜歡自己。」(莎拉最後終於能夠喜歡自己,然後戒了菸。) 這實在很矛盾,但也說明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許多人都無法面對自己。喜歡自己變成了虛榮與自戀。存在的驕傲與照顧自身需求的決心已經失去意義。然而,坦率地喜歡自己,這種正面態度對於健康的維持仍舊非常重要。病人如果能夠擁有這項最重要的條件,就有可能成為例外的病人。自尊與自愛一點都不罪惡,這兩種狀態能讓生活充滿喜悅,而不只是例行雜事。 然而,心靈不只透過我們有意識的選擇去運作,許多影響會直接作用在身體組織上,但我們卻一無所覺。想想這些常用的說法:「如芒在背、如鯁在喉。不要變成我的包袱、這個問題活生生將我吞沒。你讓我心碎了……」身體會反應心靈的訊息,不管有意識或無意識。基本上,這些都是和「生」 或「死」相關的訊息。 我認為我們不但有生存機制,例如戰逃反應,也有「死亡」機制會自動停止我們的防禦,放慢身體的機能,在覺得自己的生命不值得繼續下去的時候,帶著我們通向死亡。 每個人體的組織和器官,都是受到化學物質在血液中循環,以及內分泌腺體分泌的荷爾蒙產生複雜的交互作用所控制。這種複雜的交互作用是由「主腺體」(master gland),也就是位於大腦下方、頭部中央的腦下垂體所掌控。腦下垂體分泌的荷爾蒙,則是由位於大腦鄰近部位的下視丘(hypothalamus)分泌的化學物質與神經脈衝來控制,這一塊小小的區域控制了身體絕大部分無意識的自主維生反應,像是心跳、呼吸、血壓、體溫等。 幾乎大腦所有其他區域都有神經纖維進入下視丘,因此大腦其他部位產生的心智或情緒反應會影響到身體。 舉例來說,大概五年前,研究兒童發展的學者發現了「心理社會性侏儒症」(psychosocial dwarfism),這是一種處於家中情緒氣氛不健康狀態下,造成兒童生理成長遲緩、麻煩又常見的症狀。當兒童陷入爭吵敵對的戰火中,感覺被父母拒絕,因此自尊自重、大腦情緒中心或邊緣系統無法發展,造成旁邊的下視丘關掉了腦下垂體分泌成長激素的機制。 免疫系統有超過十幾種類型的白血球,集中在脾臟、胸腺和淋巴結,透過血液及淋巴系統循環全身。白血球分成兩大類。一種是B細胞,製造出可以中和生病器官產生毒素的化學物質,並幫助身體啟動自我的防禦;另一種是T細胞,包含了殺手細胞及其他幫手,可以殺死入侵的細菌與病毒。 最近的研究顯示,有一些我們以前所不知道的神經,直接從胸腺與脾臟連結到下視丘。其他研究則是證明,白血球會直接對某些傳導神經細胞訊息的化學物質有所反應。 從解剖學上證明大腦可以直接控制免疫系統,也出現在動物的研究上。有兩組科學家各自運用了巴夫洛夫(Pavlovian)的制約技術去改變免疫反應,羅切斯特大學醫學中心(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edical Center)的心理學家羅伯特‧艾德(Robert Ader)與免疫學家尼可拉斯‧寇恩(Nicholas Cohen)持續用加了糖精的水以及抑制免疫的藥物餵食小白鼠,最後,只要使用糖精水就可以「騙」小白鼠抑制自身的免疫反應。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諾維拉‧史貝克特博士(Dr. Novera Herbert Spector)也透過類似的方法,運用樟腦的氣味去增強小白鼠的免疫反應。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