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憂鬱與焦慮症 可能會讓心臟病患者恢復力降低

    2019-11-07
    作者/NOW健康 編譯組 圖片設計/Kato 要從心臟病中復原可能很困難,根據1項新的研究表示,在憂鬱、焦慮和壓力之下,會讓這件事難上加難,研究刊登在《歐洲預防心臟病學雜誌》(Europe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Cardiology)。 澳洲雪梨科技大學的研究作者Angela Rao指出,焦慮會讓人對心臟病的發生感到恐懼,憂鬱和焦慮症還可能降低讓自己變健康的意願。 Angela Rao的團隊在2006年至2017年間,追蹤4,800名在雪梨2家醫院接受心臟復健的患者;其中罹患中至重度憂鬱、焦慮或壓力分別占18%、28%和13%。 研究發現,中度的憂鬱比起症狀輕微的患者,更難以恢復心臟健康,困難程度比輕度症狀的人多了13%;比沒有憂鬱症狀的民眾高出24%;同樣情況也會發生在有焦慮和壓力的患者身上。 Angela Rao表示,有憂鬱症的心臟病患者,更可能感到沮喪和絕望,他們可能會將情況放大,而降低心臟復健計畫的動力。 Angela Rao建議,醫生應該在心臟復健的開始和結束前,對患者進行憂鬱和焦慮的篩檢,以發現需要幫助的患者。 ★本文經《NOW健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 壓力難以抒發?!精神科醫師淺談藥物在壓力管理之角色

    2019-08-03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整輯/黃慧玫 作為一個媳婦,張小姐表現的得還算稱職,雖然內心著實不快,表面卻也平安無事。因為公司組織縮編,工作量倍增,蠟燭兩頭燒的張小姐漸漸感覺應付不過來,感到身心俱疲的她,除了疏於家事外,工作時則難以專心,頻頻出錯,在被主管約談後,晚上開始失眠。婆婆的嘮叨更勝以往,這時她轉向先生尋求慰藉,但得到的答案是為什麼只顧工作不顧家庭…終於,她來到精神科門診,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憂鬱症。 張小姐怎麼了?真的得了憂鬱症嗎?需要吃藥嗎?如何解決她的問題?換工作嗎?還是索性辭職,因為看起來事情是從公司組織縮編開始?這個不快樂的婚姻對她的意義是什麼?要改善夫妻關係?如何改善?如何面對長期以來婆婆的嘮叨?張小姐需要看精神科嗎?現代的精神醫療能為張小姐做些什麼呢? 生活中的壓力所在多有,舉凡上台報告,到面對親人的驟逝,都是壓力的一種。適度的壓力能激勵人心,有時更能迫使生命有所成長,但是若超過能應付的範圍,導致重大痛苦或能力嚴重受損,則可能形成所謂的「精神疾病」-從「睡眠障礙」、「適應障礙」、「心身症」,到「憂鬱症」、「焦慮症」(包括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等),嚴重者甚至出現「反應性精神病」。有的人為了應付壓力,轉而以酒精或其他毒品來紓解情緒,結果則是短暫的快慰掩蓋了長期濫用或成癮的危險性。 如果壓力是導致精神疾病的元兇,學會處理壓力是不是才是治本之道呢?臨床上常見的情形是,病患知道要處理壓力,可是在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如滾雪球般而來的事件早已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在一陣接一陣的挫折感的籠罩之下,一種惡性循環已悄然成形-似乎,來不及處理壓力。 人都有因應壓力的本能,在與壓力掙扎周旋的過程中,到達某種失衡狀態時,可能會選擇尋求醫療的協助。如果這個時侯,能爭取一個機會,藉著先改善症狀,使有時間與能力學習壓力管理,可不可能也是一種選擇? 從這個角度來看,精神醫療似乎可以提供這個機會。有些藥物能在此時提供及時與必要的協助,如助眠劑、抗焦慮劑或抗憂鬱劑等,針對不同的病因、症狀、及對生活功能的影響程度,決定使用的劑量及使用多久,兼顧藥物作用與副作用的平衡,逐次調整藥物的使用,甚至可以完全停藥。 在此期間,精神症狀已獲得部分控制,也比較容易學習壓力管理。壓力與問題絕對不可能因為幾顆藥丸就完全改善,卻可能因為這些藥丸,讓人站在比較容易越過障礙的平台。有許多精神疾病容易慢性化或有復發傾向,需較長期使用藥物治療,有的則是數週至數月的療程即可,端賴藥物所爭取的時間裏,壓力管理的能力增進了多少,壓力解決了多少。 更好的情形是,經過評估發現,其實根本毋須用藥,僅需一些簡單的指導或較單純的認知行為治療處置,即可增強其對壓力的適應,這也是精神醫療可以提供的治療模式。人總是存在著未被症狀影響的部分,可以在稍作喘息之後獲得重生的契機,看到並且讓那個部分成長茁壯,是精神醫療的責任之一。 精神疾病的成因涵蓋生物、心理、社會或靈性層次,也包括不同的潛在因子、促病因子與惡化因子。精神醫療的處置,需要根據這些因素來評估與診斷,並為病患量身訂做治療計畫,排除相關器質性因素(因生理疾病或其他藥物或成癮物質所誘發),施以個別化的藥物治療及非藥物治療(自律神經調節法、各種形式之心理治療等)。表面上因為壓力所造成的疾病,藥物佔有一席之地,卻絕非治療的全部。  

  • 焦慮感突然來襲,我是怎麼了?(下)

    2019-01-16
    作者: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群 恐慌症是在經歷突發性驚慌的恐慌發作患者身上診斷出來的,這類患者非常專注深陷於反復發作的恐懼中,即使在睡夢中,也會因為恐慌症的發作而從睡眠中驚醒。許多人不知道自己罹患恐慌症,並且對於治療高度抗拒,並害怕被認為是憂鬱症,究竟什麼是恐慌症的症狀?又該如何治療呢? 恐慌症的症狀 恐慌症發作會引起強烈的恐懼,是突然出現的,通常沒有任何事先的徵兆,一般會持續10~20分鐘,但在極少數的情況下,症狀可持續一個多小時,每個人的狀況有所差異,症狀也會不盡相同,下表列出的恐慌症症狀,供作參考,詳細診斷仍須經由身心科醫師判斷。 恐慌症伴隨其他精神疾患 患有恐慌症的病人,除了有恐慌症的症狀外,也會伴隨其他的精神疾患或身體症狀,包括: (1)      抑鬱症:大約50%的恐慌症患者,在一生裡的某個時刻會出現抑鬱症,嚴重抑鬱症的特點有-持續悲傷、空虛感、絕望感和其他症狀,更重要的是,大約有20%的恐慌症患者曾經試圖自殺。 (2)      藥物濫用:大約30%的恐慌症患者會有酒精濫用的情況,而有17%會出現藥物濫用的問題(EX:古柯鹼cocaine和大麻),但這些都不能減輕恐慌症病情引起的痛苦。 (3)    空間恐懼症:患有恐慌症的人通常會對特定事件或情況產生非理性的恐懼,隨著恐慌發作的頻率增加,患者對於下一次恐慌症發作時時戒慎恐懼,又無法獲得協助的情況下,因著強烈的恐懼和焦慮,已經超越認知和已知的安全環境,而最終發展為-空間恐懼症。 (4)      社交恐懼症:社交恐懼症是一種持續的恐懼,在社交或公開場合會感到強烈的恐懼或焦慮,對於人的眼光、關注、話語….都會充滿恐懼,可以通過心理諮商或藥物進行治療。 (5)      強迫症(OCD):強迫症就像是被困在一種重複思想和行為模式裡,這種模式既無意義又令人痛苦,但卻極難克服,例如:長時間洗手、反複檢查等,強迫症可以經由藥物或心理治療得到改善。 (6)      身體症狀:恐慌症的人可能也患有大腸激躁症,其特徵是胃腸痙攣、腹瀉或便秘的間歇性發作;另外也可能會有二尖瓣脫垂等輕微的心臟問題。 恐慌症的治療方法 恐慌症的治療主要目的在減少發作次數並緩解症狀,可大致分成心理諮商治療及藥物治療二種。 (1)      心理諮商治療:心理療法又稱為談話療法,可幫助患者認知和改變不安情緒、思想和行為,經由專業的諮商師進行一對一治療或群體治療。 (2)      藥物治療:依照症狀醫師可能處方抗憂鬱(SSRIs:Fluoxetine、Sertraline、Escitalopram)、抗焦慮(Clonazepam、Alprazolam、Lorazepam)、抗癲癇藥物(Pregabalin)。 除了上述的治療方法以外,也可以改變生活方式,例如:減少咖啡因攝取,適度運動和深呼吸運動練習,在治療恐慌症的同時,也要同步診斷和治療其他精神疾患的問題,這是成功治療恐慌症不可或缺的。

  • 焦慮感突然來襲,我是怎麼了?(上)

    2019-01-16
    作者: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群 是否曾經在某個空間,忽然沒來由地湧上惶惶不安的感覺,心悸、呼吸困難讓你更加緊張,即使你沒有任何危險,仍然感到害怕和不安,如果這樣的情形發生至少二次以上,並且影響到日常的生活,那麼你可能是罹患了恐慌症….. 什麼是恐慌症? 每個人在某些時刻會感受到焦慮和恐慌,這是人類在面對壓力或危險情況的自然反應,但是對於患有恐慌症的人來說,焦慮、壓力和恐慌的感覺經常在任何時候發生,也沒有明顯的原因,當反復出現突發的驚恐發作(驚恐發作定義:在幾分鐘內強烈恐懼感或不適,突然激增達到巔峰),並且會專注於擔憂下一次突然來臨的恐慌感,即為-恐慌症。 當恐慌症忽然來臨時,經常會影響原本正在進行的事情,大大影響日常生活, 恐慌症是一種焦慮症,通常發生在成年(20歲)以後,但兒童也可能患有恐慌症,依據研究發現每年有十分之一的美國成年人發生驚恐發作,大約有1/3的人一生至少都有發生過一次,但真正罹患恐慌症的成年人僅有3%,而女性比男性更常見。 恐慌症檢測 如果懷疑自己可能患有恐慌症,請回答以下問題,並將結果交由身心科醫師評估參考。 本項測驗目的不是為了診斷恐慌症,而是協助專業身心科醫師評估您的相關症狀,以便進一步診斷和治療。

  • 躁鬱•憂鬱•焦慮•憂慮 傻傻分不清??

    2019-01-05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如果就英文病名而論,「憂鬱」就是「鬱」,就是情緒低落,大抵上指稱「DEPRESSION」;而「躁鬱」指的是「狂躁」與「憂鬱」兩種狀態,就是「躁」(情緒高昂)與「鬱」(情緒低落),英文是「MANIA」與「DEPRESSION」。 病程中「以鬱為主」的病叫「憂鬱症」(DEPRESSIVE DISORDER);以「鬱與躁交替出現」的病叫「躁鬱症」或「雙極症」(BIPOLAR DISORDER),也就是在躁與鬱兩極交替出現的意思,用此說法比較容易讓人理解此症有情緒上上下下的變化。 憂鬱,在某些人的想法裡,有擔憂、憂慮的意思,又有鬱悶、難過、悲傷的意思,但在醫學上指的其實沒有擔憂的意思,因此有人建議應稱「鬱症」就好,不要叫「憂鬱症」,免得搞混了;而焦慮約等於憂慮,英文是「ANXIETY」,病程中「以焦慮為主」的病就叫「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焦慮或憂慮與「煩躁」、「浮躁」、「躁動」、「急躁」等語彙有相近之處,但卻不是精神醫學上的「躁症」,也難怪大家會搞得一頭霧水。最常見的誤解,就是自稱是「躁鬱」,或說家人是「躁鬱」,但其實是「焦慮」。 說實在,疾病名稱或症狀翻譯的恰當與否,與文化、歷史、以及醫學概念的東西方差異有關,也牽涉到醫師與病人間溝通品質的良窳,進而影響疾病的預防、診斷、治療、教育,或甚至觸及「污名化」的議題。 如果用英文來說,上述的幾個情緒狀態就只有「MANIA」、「DEPRESSION」與「ANXIETY」三種,但沒有好好說文解字一番,往往就會構成醫療界與民眾之間的鴻溝。 當然,一個以情緒為主的疾病,症狀上不單只有情緒的部分,相應的思考、行為或生理上的變化都會同時發生,這是臨床上在辨別這三種狀態的關鍵;更複雜的是,有時候上述三種狀態有可能以不同比例的型態混合發生,也會造成臨床判斷上的困難。 總而言之,有了對情緒症狀的基本概念,應該比較容易對情緒疾病做更進一步的了解。  

  • 活著,就要動

    2018-11-10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李太太是南部人,已有好一陣子沒有工作,主訴失眠的問題在就醫中,使用的藥物中有高量的安眠藥。最近因為搬來台北,希望能夠延續藥物治療。 「藥物治療的效果還算可接受嗎?」我先確認一下藥物作用。 「勉強還可以啦,只是我還是很擔心睡不好怎麼辦!你千萬不要給我改藥!」聲若洪鐘的李太太,和她瘦弱的身材形成強烈對比。 可是一經詢問想不想更好時,她透露了對些許期待。於是我便與她談談我對睡眠的想法,告訴她「睡眠是24小時的事情」,如何安排每天的作息是很重要的,這當然包括一般對「睡眠衛生」的觀念。李太太目前沒有工作,在家裏協助一些家務事。而家務事沒有那麼多,反而給了她很好「煩惱」的機會。不管是該不該煩惱的事,都在她的「煩惱清單」當中,從她在診間的情形,我似乎可以想像她在家惶惶不可終日的模樣。 如何中斷她的焦慮感是目前的治療重點。藥物當然可以做到,不過醫師需要針對每個病患,就其特殊的背景與治療經驗,考量藥物的作用與副作用,以及非藥物治療的可行性,來決定要如何給予藥物或非藥物的治療策略。 「最近都沒有出門,好像只能在家空煩惱喔?」我先同理李太太的無奈,然後問:「你應該不是幾十年來都這麼煩惱吧?以前有過沒那麼難過的時候嗎?」 她好像回憶起曾經還不錯的自己,於是我詢問了當時的生活概況,尋找有沒有所謂的「資源經驗」。 真是幸運,李太太回想起當年她常常健行爬山,她親身體驗過運動對她的好處。我接下來引用了一些運動對身心健康有益的研究數據,加強她對運動的決心,也鼓勵她趁著沒有工作的時候練練身體,為未來儲備體力。我和她一起努力,好像找到了能打斷她焦慮感的可能策略。 活著,就要動,如果她開始建立起規律的生活作息,我想精神科的藥物可以慢慢簡化,除了減少藥物副作用,也增強她對自我掌控的感覺,如此她可以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 老人情緒障礙 忘憂藥來幫忙

    2018-10-20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從基本病史的澄清,到使用藥物的狀況及生理心理及認知功能檢查,傾向目前屬於焦慮症,合併憂鬱與認知功能障礙。從生理心理社會層面來解釋,可能是在本身焦慮性人格特質上,伴隨長期與糖尿病及動脈硬化疾病相關的腦血管障礙,或治療藥物過多產生的交互作用,加上長期家人無法提供讓其滿意的支持,以及近來失去丈夫的哀痛反應所致,最終呈現了目前的情緒與認知障礙。 「為什麼憂愁煩惱總是找上我?醫生,你告訴我,我會不會好?」朱老太太無奈地看著我。 「我希望妳真的可以趕快好起來。人生總有些事情要去面對,雖然辛苦,但常常可以在身旁找到很多能夠幫忙妳的人。」我說。 「可是,你沒有辦法讓孩子們都陪在我身邊…」她的負向思考又再度企圖擊垮任何想要幫助她的人。 「我或許沒有辦法叫得動他們,因為他們也有他們自己的事情要做。但我相信他們已經盡其所能的抽時間陪您了;他們現在很忙,不過這不也是因為妳辛辛苦苦拉拔他們,他們才能有今天的成就嗎?」 「是沒錯…但是…」 「今天我能做的有限,但應該可以幫點忙。妳希望我幫妳嗎?」我趁她猶豫之際又說,「如果我開個藥幫忙您,讓您不要這麼煩惱,您不反對吧?」 雖然朱老太太不置可否,但我仍建議在這個時候可以使用一些調整大腦情緒中樞的藥物。 每次門診,除了藥物以外,仍持續花時間關心她的生活、關心她的家人、關心她所關心的任何事情。漸漸地,病情一次比一次進步,藥物到最後只需要少少的一顆就夠,愁雲慘霧於是慢慢消散,家人也慢慢見到她久違的笑容。 朱老太太總是說:「謝謝鐘醫師開的忘憂藥!」而她的媳婦也都由衷地表達感謝,說我讓她心情能像陽光般的開朗。其實,真正讓她痊癒的「忘憂藥」是什麼呢?我認為,不只是經過仔細評估與說明後開立的藥丸,更是在良好醫病互動中所給予的溫暖關懷。 治療老人情緒障礙有其複雜度,在診治上必須花許多工夫耐心地謹慎處理。如此,就有機會出現一些治療的曙光,也能讓每位長者都感受到滿滿的暖意。  

  • 以病人為中心的睡眠治療策略

    2018-09-29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在她很年輕的時候就嫁給了她的先生,一個美國大兵。兩人生了一男一女,家庭堪稱幸福美滿。直到數年前,先生的外遇,才讓這一切變了調。她不敢相信自己多年的付出,竟是以這種方式收場。 隨後逐漸出現嚴重的憂鬱症狀,甚至得住院治療才得以復原,生活頓時一片混亂。然而這一次的事件,對她來而言,與其說是一種打擊,不如說是一種祝福。 因為在治療的過程,我們一同努力讓她看到以前她沒看到的東西。於是她終於明白:生命的基石,是建立在肯定自我以及追尋信仰上,而非建立在一個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人身上。有了這種領悟,她的生活慢慢變得多姿多采,甚至也有能力處理一雙兒女國籍以及學業的問題。 當然,在治療中有給予一些抗憂鬱劑及助眠劑,同時搭配簡單的自律神經放鬆法與教導其壓力管理原則。過程中她想完全停藥,我告訴她,如果一些非藥物的方法她學得越多,她的藥物就可以吃的越少。 很慶幸她的自我療癒的能力有被喚醒,治療的後期也逐漸簡化與調降藥物,但完全停藥的目標卻始終無法如願。因為有個關鍵性的問題得面對。 我首先認同她的轉變:「妳能改善這麼多,而且藥物可以慢慢的逐漸遞減,多虧了妳的恆心與努力。」然後面有難色地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話來:「可是,如果要完全停藥,有件事似乎…」 「沒錯,而且現在藥物的劑量對妳並沒有造成其他副作用,而且妳在連續休假時已經可以不用藥物了,不是嗎?」 「嗯,但是我想再更進步些…..」 「我也很認同妳的想法,可是因為店裡工作需要輪班,實在無法建立持續規律的睡醒週期吧?難不成妳要辭職?」 「喔,不。我要繼續工作,到我不能做為止。」 「是啊,這點我很認同,工作真的很重要。」 正當她面對兩難時,我試著修正一下治療目標:「能全部減掉是第一選擇,若是不能減,仍然要繼續用,我們使用最低有效劑量,搭配妳原本就在進行的假日不用藥的方式,如何?一直到…」 「到我不能做為止?」 「妳覺得呢?」 她的神情,說明了一切:神采奕奕,笑臉迎人,充滿了活力與衝勁。 治療憂鬱或焦慮症,常常得治療睡眠方面的問題。讓病人知道失眠的治療目標,才能將病人的整體生活品質達到最好。對於有生理疾病或酒精、藥物誘發的睡眠障礙,必須進可能除去相關的器質性原因;對於續發於其他精神疾病,如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分裂症或其他精神官能症者,需要同時治療其精神疾病;若有相關的心理社會因素,包括生活壓力、缺乏睡眠衛生等,也要提供相關的放鬆法、壓力管理法及睡眠衛生原則,甚至更系統性的認知行為治療等。當然,有時必須搭配某些藥物,特別針對一些原發性的睡眠障礙。但是在用藥物治療時,若其根本原因已經過處理,許多管制類的安眠藥物就必須逐漸減量,以減少其濫用的可能性,或因過度使用導致身體的損害。至於是否需要把完全停藥當成唯一目標,卻往往因為臨床情境的個別性,會有所調整。 譬如,治療的目標可以是「完全停藥」,或「仍然用藥,但用最低有效劑量」,或「仍然用藥,但減少其副作用」,或「仍然用藥,只是有需要時用,偶可不用或假日不用」,或「維持原藥量而不加藥,只要一週有三四天睡得好就可以了」等等。 如果可以仔細找出疾病的成因,以及了解病人對睡眠的觀點與其生活概況、用藥習慣,便可以根據病人的情形訂定個別化的治療目標與策略。相信如此以病人為中心的治療模式,將可使更多的病患得以免於失眠之苦,同時也免於受制於安眠藥之苦。 

  • 除了「痛」以外,還有「苦」:從「困擾溫度計」談第六個生命徵象

    2018-06-16
    作者/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鐘國軒 「病好了,究竟要做什麼呢?回公司嗎?還是……?繼續工作還有意義嗎?我的人生應該要如何權衡?」這樣的想法,始終沒有機會和家人討論,直到他在「困擾溫度計」中給自己打了個7分。而這個分數似乎嚇到了陪在一旁的太太。 「困擾溫度計」(Distress thermometer),是癌症病人自評當時的「總體痛苦」所打的分數,是一個0到10分的自評表。此量表在1999年被美國國家癌症網路(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簡稱 NCCN)採用,做為病人情緒困擾的篩檢工具。 因病人的「總體痛苦」可能來自許多層面,包括生理不適、治療副作用、焦慮憂鬱情緒、失眠、經濟問題、靈性問題等等,若是篩檢為4分以上,表示是臨床上值得深究的狀況,便會從表中所附的「壓力來源篩檢」選項中,勾選問題的來源,進而可以決定相應的處理策略,譬如:如果困擾是來自疼痛控制的問題,就應該提供更好的止痛方法;如果困擾是來自於經濟的問題,或可由社工師就其社經狀態尋找適當的補助或資源。 癌症病人中,可高達50%左右會合併各種型式的痛苦或困擾,如果可以有效運用這個工具,就能比較有效率的篩檢並決定下一個處置步驟。 醫療中所謂的生命徵象,意指與醫療照顧極其重要的維生指標,過往的生命徵象包括「體溫」、「脈搏」、「呼吸」、「血壓」等四項,近年來國內外亦已納入「疼痛」為第五個生命徵象。做為先進國家的先驅,加拿大已率先將「困擾(Distress)」納入第六個生命徵候,連同前五項,同被列為護理記錄的常規。 個人認為,distress的真義就是各種身心靈的困難所致之「總體痛苦」,或可簡稱為「苦」,其實與「痛」是類似的概念,「痛」在臨床上以4分為臨床上有意義的疼痛,且已被納入重要的評估指標,以全人醫療為思考的基調,「苦」又何嘗不能成為第六的重要的生命徵象呢? 當蔡先生的「苦」被發現後,他的困擾終得以被討論與處理。人生總有靜下來面對自己的時候,不管因為什麼原因,若開始沉思生命所有事物的優先順序,就會有所的發現,生命也有機會變得不一樣。「困擾溫度計」,如果可善加運用,必定能為腫瘤病患提供全人照顧的重要一步。  

  • 我懷孕了,能不能吃精神科的藥?

    2018-05-05
    作者/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鐘國軒 有一天,她在門診告訴我,她懷孕了。「我要藉此逼婚嗎?因為我不能沒有他;還是把它拿掉?反正他對我也不是真心的…」,王小姐的矛盾,化成兩行淚珠,從她娟秀的臉龐緩緩滑下。「請你告訴我,懷孕是不是不能吃精神科的藥?」 依照一般的常識,都知道懷孕不能亂吃藥。但17、18歲至40歲左右的生育年齡,也正好是女性精神疾病的好發年齡,尤其有些女性在懷孕前已因罹患精神疾病正服藥中,或懷孕、產後出現精神疾病需要藥物治療時,就不得不面臨這個棘手的問題。 當然,不開立藥物給懷孕婦女是最方便的建議,然而不服藥對胎兒及懷孕婦女是否最有利?許多研究顯示懷孕時若同時罹患憂鬱症、焦慮症、思覺失調症等精神疾病卻不治療,會增加許多生產時及新生兒併發症,如早產、出生體重不足、嬰兒發育遲緩等等,有時對胎兒的傷害遠超過以安全的方式使用藥物。更有甚者,若懷孕婦女因嚴重精神症狀而出現自殺或傷害孩子的念頭或行為,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懷孕及哺乳期間用藥的原則必須思考,若決定不用目前的藥物,如何提供有效的替代方式?例如電氣痙攣療法或其他非藥物療法如心理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治療等。若決定要用藥物,如何「比較安全」地用?減藥或是換藥?或至少避開第一孕期(懷孕前3個月)?另外還必須追蹤某些藥物濃度,以及追蹤胎兒的發展過程等等。 和王小姐做了充分的溝通後,她無法接受因服藥造成任何可能導致胎兒畸形的後果,也認為男友目前無法有足夠的能力與意願照顧她們母子,所以在懷孕初期忍痛決定人工流產。當然隨之而來的是對於「喪子」的「哀慟反應」,王小姐已有心理準備,在門診的工作主要就是透過一些帶著祝福與真誠的儀式,協助化解過程中的悲傷,支持並協助她適應當下的生活。 懷孕對於患有精神疾病的女性是很大的衝擊,免不了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如果可以與醫療專業團隊討論合作,並且尋求親朋好友的支持,才能在兼顧良好的身心狀態與胎兒安全的情形下,做最明智的決定。 

  • 何謂焦慮症

    2015-02-10
    焦慮症的發生頻度 焦慮症是極為常見的精神疾病之一,在綜合醫院的精神科門診中佔了約三分一的比率;而在一般成年人口中約有百分之五的人為此病所苦,這個比率高於高血壓,糖尿病等內科疾病甚多,對於個人、家庭及社會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根據過去對焦慮症的研究顯示,女性比男性多一倍左右,這究竟是生物學的因素,還是社會心理因素,至今尚無定論。在每一個人一生中,都需經歷各種不同的發展階段,而每一個階段也都有生物學上的變化,也各有不同的社會心理需要與奮鬥的目標,因此焦慮症與其他疾病一樣,好發於具有某些特質的人之中,也有較好發的年齡。一般說來,焦慮症多發於青春期以後,以二十歲至三十歲間居多,三十歲以後逐漸減少。 此症在病發後,臨床上的表現大同小異,僅程度上有所不同,但病程差別很大,約有半數患者會痊癒;其餘的病人症狀起伏不定,時好時壞,但僅有五分之一的患者會演變成慢性化。  焦慮症的病徵 焦慮症的主要臨床病徵為心理上的不安、焦慮以及伴隨而來的身體症狀。焦慮症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症狀較廣泛,病程較慢性的『廣泛性焦慮症』,另一種為陣發性的、突然的,以心臟和呼吸系統症狀為主的『恐慌症』。因恐慌症另有專文討論,以下僅對廣泛性焦慮症加以說明。 廣泛性焦慮症是一種慢性的疾病,大部份的病患是在十五歲左右(所謂的青春期的時候),就注意到自己的煩惱較多,事事較敏感,性子急。以後,因生活上的精神壓力,心思更多更煩,而引發了種種的症狀。  1.全身肌肉緊張有關的症狀,如肌肉酸痛、容易疲倦、容易驚嚇、不安地走來走去、臉部緊繃、全身肌肉放鬆不下、眼皮會跳、手顫抖等。  2.自律神經功能障礙的症狀,如心跳快、易流汗、脈搏快、胃不舒服、口乾、頭暈、胸口不舒服、呼吸快、手心出汗、常小便、手腳易冷、易拉肚子等。  3.容易擔心,如事事感到不安、不安的沉思、對明天的事擔心的很厲害,無緣無故地擔心有不幸的事件將發生等。  4.警覺度太高的症狀,如失眠、易發脾氣、易受驚嚇、沒有耐心、精神不集中、記性差等現象。  病人往往不了解自己有焦慮症,而天天為身體上的不舒服煩惱,內科醫師檢查之後往往告訴他說沒有病,結果使病患更加不安(擔心自己得了怪病)。再者,病患因煩惱多,擔心身體不好,事事處理不當,進而導致信心喪失,生活變得痛苦不堪。  焦慮症與其他身體疾病之鑑別診斷 患焦慮症的人常常會經驗到各種身體方面的不舒服,而且常常以為自己患了各種身體疾病,甚至接受許多不必要的檢查及治療。下面所列舉的就是一些需要鑑別的情況,提供讀者作為參考。  1.焦慮症與甲狀腺機能亢進的鑑別:手抖、冒汗、容易緊張不安、失眠、體重減輕等症狀都可發生在焦慮症及甲狀腺機能亢進的病患身上。焦慮症病患是因為焦慮引起胃口不好或消化不良而使得體重減輕;而甲狀腺機能亢進者的胃口卻是正常的,甚至比平常吃得更多,但體重仍然減輕,這是兩者不同的地方,其他身體狀況也有不同的地方,但最後的鑑別診斷還是靠抽血檢查甲狀腺荷爾蒙來判定。  2.焦慮症引起的過度換氣症候群與心臟病、肺部疾病、癲癇之鑑別:有些焦慮症病患會突然覺得胸口緊、呼吸困難、心臟跳得很厲害、因此就拚命呼吸。然而一拼命呼吸就會把體內的二氧化碳過度地排出體外,而導致血液鹼性過高的呼吸性鹼毒症,因而引起頭暈,手腳麻或針刺感,甚至手腳痙攣。在這個過程中,因為有胸口不舒服、呼吸困難及心跳厲害的現象,因此常被誤認為有心臟病或肺部疾病。若發生手腳痙攣,則往往被誤以為是癲癇。焦慮症病患會出現上述身體症狀的情形通常都是緊接在拚命呼吸、過度換氣之後、而心臟及癲癇病患之症狀則是突然發作的,並不需要先有過度換氣才發生。  3.焦慮症引起的頭痛與其他腦疾病之鑑別:焦慮症會導致長期肌肉不能放鬆而引起頭痛、或頸部、肩膀、腰部等的酸痛。開始時是焦慮、緊張、生氣時比較會痛,到後來可能變成每天痛,通常只有在睡眠休息時,肌肉獲得放鬆之後會覺得比較舒服些,醒來後由於習慣性地不能放鬆肌肉,因此又逐漸不舒服起來。  4.此外,焦慮症所引起的排便解尿不正常也是常見的現象,而且很容易被誤以為是腸胃及膀胱有毛病,也應該加以鑑別。  焦慮症的治療  1).藥物治療 對焦慮症患者使用藥物治療的目的在消除焦慮感,以及因焦慮而引發的身體症狀,目前此類治療性藥物的種類繁多,但可歸納為作用於腦部及作用於腦部以外之內臟器官兩大類。其中以作用於腦部的藥物最為常用,如Benzo diazepines 類的抗焦慮藥物,在一般治療劑量範圍內使用時,安全性很高。但在連續服藥一星期以上之後、不可突然停藥、而要逐步減藥,避免症狀復發。  2).生理迴饋治療 利用生理回饋治療來學習放鬆自己並控制某些與焦慮有關的生理症狀。  3).心理治療 許多焦慮與個案心理、人格等因素有關,故透過心理治療,增強對自我了解,可以減輕焦慮,降低服藥劑量(甚至不用服藥),並預防再發。  4).行為治療 不必要的過份焦慮行為可以透過行為分析和適當的學習,使自己變得更能適應,並消除不必要的焦慮行為。  5).其他如團體及家族治療 對某些因人際或家庭壓力導致焦慮的個案也有某些程度的幫助。 本文作者: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 邱南英醫師

  • 焦慮症不上身

    2014-09-18
    現今的學生在國、高中階段要面臨基測、學測、指考甚或是大學個人申請面試等升學競爭壓力,衛生福利部豐原醫院精神科陳逸群醫師表示,適度的緊張感可以是進步的動力,但當壓力接踵而來產生莫名或是無故的緊張則稱為焦慮,若沒有適時的情緒抒發,則容易陷入負面情緒中。  17歲小雁,學校課業排名前五名,是個積極樂觀的小女生,平時在課業上不用爸媽擔心,但在面臨考試,不論是學校的期中、期末考或是準備學測考試前總是會肚子痛、不好入眠且容易感冒,而當考試結束,所有不適的症狀又都不藥而癒,讓爸媽常為了小雁的健康傷透腦筋。 精神科陳逸群醫師表示,常見的焦慮症可分為恐慌症、社交恐懼症、強迫症及慮病症等類型,突然且反覆發作的極度不安感加上心悸、胸悶、呼吸困難、頭暈等為恐慌症;在面試、口試時須上台講話,會有口吃或腦子一片空白,對一般的社交場所產生逃避心理為社交恐懼症;腦中重複一直出現幾種特徵的意念如怕髒、怕做錯,以致重複做一些如洗手、檢查等來克服強迫意念則稱為強迫症;而當身體出現病痛如腹瀉、胃痛等症狀,且嚴重影響日常生活,花時間到處找醫師,經常請假不上班、上課等稱為慮病症。 精神科醫師對焦慮的解釋為莫名、無緣無故的緊張,而心理學上的解釋是壓抑住對某個事件的緊張,表面上說不在乎,其實心裡非常在意,患者會採取「災難性的思考」,把疾病想得太嚴重或覺得事件會演變成大災難,如一有發燒症狀就擔心是肺炎,一個地震就想成房子即將要垮掉等,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睡覺也無法好好入眠,導致常常需要看醫生。 陳逸群叮嚀,要避免焦慮症上身,要先讓自己跳脫災難性的思考,讓自己的急性子被自己馴服,讓自己從完美主義的框框裡走出來,學習漸進式肌肉放鬆,培養運動的習慣,適度的跟家人及朋友分享快樂悲傷,讓情緒抒發能找到出口,若仍無法改善症狀,亦可尋求精神科醫師或心理師等專業人員的幫助,透過行為治療或是藥物治療讓疾病能得到更好的控制。 本文作者:豐原醫院精神科-陳逸群醫師

  • 認識焦慮症

    2013-08-30
    焦慮是因為心裡緊張所呈現出的一種不愉悅的感覺,常伴隨生理上的變化或表現;而焦慮症是指對於事物所呈現出過度的、不受控制的或是不合一般情理的擔憂,對患者本身造成很大的影響。焦慮症的發生是很普遍的,其終生盛行率約為10%到30%。 而現代人由於生活環境的劇烈變化,生活步伐的緊湊,缺乏足夠且適當的休息,加上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疏離,焦慮症很容易在無形之中產生,因此民眾需要對焦慮症有基本的認識。 焦慮症會引起各種身心症狀,在情緒上會出現緊張、不安、恐懼、害怕、煩躁、易怒等;而生理上則常見心跳加快、呼吸困難、胸悶、頭暈、出汗、坐立不安、拉肚子、肌肉緊張等;另外,病患也有可能會出現思考方面的症狀,如注意力無法集中、無法思考、害怕失去控制、甚至失去現實感等,而行為反應也會受到影響,像是過度激動、過度敏感、衝突或是逃避行為,甚至透過重複行為(例如不斷洗手)來緩解內心的不安。一般來說,上述的症狀會持續一段時間,或是在某種可預期或是不可預期的情況下反覆發生,最後明顯影響到人際關係、社會功能或工作能力。 焦慮症依照不同的症狀表現有很多不同的種類,包括廣泛性焦慮症、恐慌症、畏懼症、強迫症、創傷後壓力疾患等。較常見的是廣泛性焦慮症,例如整天過度擔心身邊所有的事情,影響到工作和日常作息。至於強迫症,則是會表現出無法控制的重複想法或是行為,例如不斷洗手。而畏懼症則是會對某種情境或事物感到緊張或害怕,像是社交畏懼症的患者會對上台或是公共發表言論的場合感到極度的緊張,而影響到臨場的表現。由此可知,焦慮症的症狀是相當多樣化的。 就醫時,醫師會根據焦慮的症狀與表現,給予適當的治療;症狀與表現的不同,治療時間的長短也就不一樣。除了藥物治療以外,有些患者也可以透過藥物加上行為治療、心理治療或團體治療等方式,來增加治療的效果。 若您或身邊親友連續一段時間出現上述的類似症狀,或是主觀感覺到極度的擔心、焦慮或是害怕,逐漸影響到注意力,日常生活作息、人際關係、工作表現,甚至失眠時,則需要懷疑是否有焦慮症的問題,建議及早尋求專業醫療人員的協助,可諮詢身心科或是精神科門診進行專業的評估與處理。 本文作者:衛生福利部胸腔病院 鄒長志醫師

  • 緊箍咒-焦慮症 四成病患癒後變成慢性疾病

    2004-08-05
    日前有一名28歲王姓男子,半年來常覺得頭痛、頭暈、心中煩躁及坐立難安等情況,至內科看診,仍然無法改善以上症狀,改至童綜合醫院心身科由白聰勇醫師為其診察,才發現王姓男子為「焦慮性精神官能症」典型例子。 由白聰勇醫師為王姓男子診斷,王姓男子才娓娓道來,一年半前認識一個女孩子,兩人感情發展迅速,不久即發生超友誼關係,在沒有心理的準備下,約半年前寶寶即呱呱墜地,對方要求結婚,但他堅持不肯,雙方因此而鬧的不可開交。半年以來王先生常覺得頭痛、頭暈、心中煩躁、坐立不安、做事情也無法集中精神且很容易疲倦,更慘的是,晚上睡覺偏偏無法入睡,整個人蹦得緊緊的,聽到電話鈴聲會驚嚇的跳了起來,有時也頻尿、心悸、肌肉酸痛、腹瀉,於是王先生開始找內科醫師治療。內科的檢查除了心電圖呈現心跳稍快外,其餘皆正常。 內科醫師所開的鎮靜劑,會令他整天昏昏欲睡,上述的不適卻無法明顯改善,後經友人介紹到童綜合醫院心身科看診,在白聰勇醫師診察後,以認知心理治療,肌肉放鬆訓練的指導及藥物治療,一個月後王先生總算走出了病痛的陰霾。白聰勇表示焦慮症的主要症狀為: (1)過份焦慮、擔心甚至到恐慌(panic) 狀態,常常伴有身體症狀,諸如頭痛、頭暈、頸部肌肉酸痛、肩部肌肉酸痛、易出汗、心悸、口乾、胃部不適、頻尿、腹瀉、呼吸不順或急促等。 (2)它的焦慮不侷限在特定的情境或特定的事務,而在任何情況下皆可發生,焦慮會合併身體症狀的原因是人體中的自律神經系統功能失調所引起。 焦慮症根據臨床案例顯示治療效果明確,預後良好者約佔60%,剩下的四成往往變成慢性化,或者疾病緃使好轉仍容易復發,面對這樣的病人尤其要加強〞醫師--病人〞之治療關係,加強彼此的互動,建立良好的醫師病人關係,有助於支持性的心理治療,而此治療對於焦慮患者是不可忽略的。白聰勇醫師也提醒大家,當你自覺壓力已造成你的不適,及有上述的症狀持續且明顯的發生,那麼,是你該正視它的時候了,應該尋找專科醫師的幫忙。 本文作者【童綜合醫院】 本文由【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提供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