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類風濕性關節炎治不好?醫師建議,不妨試試這1招

    2020-04-23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嘉義基督教醫院過敏免疫風濕科主任 陳俊銘 50歲陳媽媽,因為手部腫痛好幾個月,看了醫師、吃了止痛藥,還上國術館都沒有用,直到女兒帶她至免疫風濕科看診,才確診為類風濕性關節炎。立即接受了治療但效果不彰,直到使用生物製劑治療,3個月後症狀就有明顯改善。 收治個案的嘉義基督教醫院過敏免疫風濕科主任陳俊銘表示,陳媽媽是比較嚴重的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手部關節已經腫痛到連自己穿衣服都做不到,甚至連洗澡都要靠兒子幫忙才能完成。 臨床上,很多類風濕性關節炎病人都與陳媽媽很相似,總是在忍痛了非常久後,生活品質受影響才來就診。但這時,關節早已經變形,甚至有些開始遭到破壞,嚴重可能導致身體失能! 陳俊銘指出,根據流行病學研究,類風濕性關節炎好發於女性,特別是30至50歲之間的女性,男女罹患比例約為1:3。有學者推測,可能與女性荷爾蒙有關,因為女性荷爾蒙會讓身體免疫細胞較活躍,一旦過度反應,就會造成免疫細胞自我攻擊。 類風濕性關節炎典型症狀以手部關節為主,除了會出現關節又紅又腫又痛,以及明顯的晨間僵硬腫痛外,身體覺得疲累、體重莫名下降、偶爾還會發燒。病況嚴重時,則會引起全身的關節腫痛、損壞,最後將失去活動能力。 陳俊銘進一步說明,類風濕性關節炎不單侵害關節導致失能,還可能侵犯眼睛、心臟、肺臟與血管等,出現鞏膜炎、肺纖維化、肺動脈高壓及心包膜炎等嚴重併發症,所幸比例並不高。 他提醒,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的血管年齡會比一般人老化更快速,容易出現腦中風、心肌梗塞等心血管疾病。這可能與體內慢性發炎導致血管同時處於慢性發炎狀態所致。所以,在治療上不僅要解決關節症狀,更要注意三高問題。  類風濕性關節炎症狀「沒有專一性」,讓人很難聯想風濕免疫科,因而不易快速確診。陳俊銘建議,如果看了很多科,仍無法確切診斷的話,可以到風濕免檢查看看。 診斷上,除了詢問發病過程外,還會進行關節腫痛位置數目評估、X光片及抽血等檢測。治療上,除了改善患者關節疼痛的非類固醇性消炎止痛藥外,更重要的是以免疫調節藥物來控制病情,減少發炎狀態。 陳俊銘指出,部分患者以傳統藥物治療效果不佳,而今有生物製劑成為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的治療曙光。生物製劑是以基因工程的方式製造抗體,輸入人體後可結合特定的細胞激素或訊息傳遞物質,精準鎖定目標達到調節免疫反應之效。 他進一步解釋,但生物製劑也不是萬靈丹,單一藥物仍然有兩到三成病患對藥物反應不佳,所幸,目前生物製劑的種類很多,患者可以多與醫師溝通討論適合自己的藥物。 陳俊銘呼籲,類風濕性關節炎一旦發病、確診後,務必要持續接受治療,千萬不要擔心藥物副作用而拖延治療的黃金期;同時保持低油、低熱量飲食與適當運動習慣,降低再發炎的機會,才能讓關節遠離慢性發炎甚至變形等危機。

  • 異膚人生現曙光!淺談異位性皮膚炎治療利器-新型生物製劑

    2019-10-15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異位性皮膚炎病友協會理事長暨臺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 朱家瑜、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 賴柏如 許多人認為異位性皮膚炎僅僅只是皮膚過敏的小症狀,有什麼大不了的!臺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朱家瑜表示,其實,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極為煩人的疾病,常導致病患與家屬的憂鬱、焦慮指數破表,因為一旦病發,根治困難,病友終其一生都需要與其對抗。 許多中重度成人異位性皮膚炎病友每天面臨的是皮膚極度搔癢、掉皮屑、流湯流膿、苔癬化等。最困擾的是,晚上睡覺時特別癢,導致睡眠嚴重不足,且常搔抓至血流滿地,嚴重影響第二天的皮膚和精神狀況,甚至無法上班、上學。 異位性皮膚炎發生原因 朱家瑜解釋,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皮膚屏障異常併免疫系統失調的慢性皮膚疾病,導致維持皮膚水分的角質層受損,進而造成皮膚乾燥及保護力變差,使得皮膚搔癢、脫屑,進一步誘發皮膚發炎反應。 或者,受到過敏原等誘發,使身體免疫系統中的訊息分子引發Th2細胞過度活化,造成IL-4及IL-13介白素同時釋放,使致敏物質可輕易進入患者體內,進而引起一連串過度發炎反應。 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體質性」的疾病,而非真正遺傳疾病。雖然統計上發現確實有家族遺傳傾向,但它的發病卻不像一般的遺傳疾病有著規律和顯著必然的關係,朱家瑜說,所以若家中孩子患有異位性皮膚炎,家長無須太過自責。 目前認為異位性皮膚炎的致敏機轉相當複雜,包括基因上具有易感性、過敏免疫功能失調、周遭環境的影響、生化代謝上的異常與皮膚障蔽功能的缺陷等因素,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才會導致異性皮膚炎的發生。 治療依據嚴重程度分為三線 異位性皮膚炎治療通常依據嚴重程度分為三線治療方針,第一線建議以保濕劑為主,維持皮膚保水度,搭配正確皮膚衛教方式,同時針對局部病灶可塗抹類固醇藥膏,如還有癢感再加上口服抗組織胺便可獲得改善;第二線則可加上局部免疫抑制藥膏、紫外線照光療法、短暫口服類固醇等治療方式;第三線則需使用口服免疫調節劑,但需定期追蹤肝腎功能和血球數量。 傳統治療雖有效但仍有進步空間,朱家瑜指出,傳統類固醇與免疫調節劑如同「大砲」,對免疫系統進行全面性壓制,治療同時也可能造成其他器官負擔,如類固醇會提高青光眼及白內障機率、免疫調節劑則會造成肝腎負擔。 而廣泛抑制發炎反應,可能造成患者免疫力降低、感染風險提高,若逕自停藥也可能面臨更嚴重的發炎反應。因此,患者常常陷入惡化→用藥→停藥→再度惡化的惡性循環中,因此,有許多異位性皮膚炎患者對於傳統治療會感到疲憊而放棄治療,或轉而採納他民俗療法與偏方。 精準治療新利器-生物製劑 所幸,治療異位性皮膚炎終於迎來一線曙光!朱家瑜表示,針對異位性皮膚炎致病機轉的新型生物製劑問世,透過精準抑制IL-4及IL-13介白素的關鍵誘發因子,可如同「導彈」般精準鎖定疾病根源,精準且有效的由根源阻斷發炎因子結合,能顯著緩解症狀改善病灶,同時大幅降低副作用產生,打破目前成人中重度異位性皮膚炎停滯不前的治療困境。 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賴柏如表示,依據臨床經驗,傳統治療可改善3~4成的病灶,但患者最在意的搔癢問題,仍無法有效緩解;而採納生物製劑治療者,逾半數能改善皮膚紅、腫、脫屑等病灶達7成,同時在用藥兩週後可大幅改善癢感,大大改善病友睡眠品質。 新型生物製劑目前尚無健保給付,患者須自費,適用18歲以上成人。療程為每2週進行1次皮下針劑注射,除了第一次須施打2針外,其餘只要施打1針即可,應持續治療4個月後,約一半病友的患部面積和嚴重程度改善超過7成。 賴柏如說,缺點是治療費用高,16周治療的費用約為20萬元。若經濟無法持續支持用藥,可在使用生物製劑將病情控制到一定程度後,再和醫師討論搭配其他療法。 兩位醫師共同呼籲,異位性皮膚炎的平日保養是非常重要的,除了日常塗抹保濕乳液、維持居住環境清潔、避免濕熱環境等日常照護外,也應主動與醫師討論適合的治療方式,透過積極治療,改善異膚人生。

  • 改善夏日危「癬」日常 持續用藥控制它 乾癬不復發

    2019-07-19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灣乾癬暨皮膚免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皮膚科醫師 蔡呈芳、社團法人台灣乾癬協會秘書長 王雅馨 洗澡如刀割,淋浴如火燒,竟是乾癬患者的生活日常。社團法人台灣乾癬協會秘書長王雅馨回憶,當乾癬惡化時,洗澡宛如煉獄!尤其在悶熱夏季,因身體滿是傷口,水一碰觸肌膚,就像拿刀在皮膚上來回切割;寒冷冬季時,皮膚易乾裂,那又是另一種折磨。若不洗澡,也會因為角質皮屑堆積,全身紅腫、癢痛得難受,讓人進退兩難。 乾癬不是僅有身體不適,對於病友的心理、社交層面也有莫大影響。王雅馨指出,雖然乾癬不會傳染,但嚴重時病灶外觀嚇人,就算在夏季仍不敢穿短袖短褲出門,當然更不可能盡情享受游泳等戶外活動。 若缺乏良好照護與治療,乾癬病灶的撕裂傷或關節炎,讓人痛苦萬分。像她就因為病情起伏,合併有乾癬性關節炎,以致手腳關節處變形彎曲、疼痛難耐,時常無法直立起身。 王雅馨表示,後來以藥物、照光治療等傳統療法控制,全身病灶一度剩下不到20%,但是每週多次往返醫院相當耗時,難以持續治療。近年來,乾癬療法與時俱進,開始輔以生物製劑療法治療,病情已獲得有效控制。 台大醫院皮膚科醫師蔡呈芳教授表示,乾癬是一種慢性免疫失衡疾病,因發炎而導致皮膚細胞不正常增生,使皮膚外觀紅腫、脫屑,甚至出現紅色斑塊,有的會伴隨黃色針尖大小的膿皰,現階段無法根治,需持續服藥即能控制病情。 他進一步說明,目前乾癬評估有兩大客觀指標,一為體表面積(一個手掌約為體表1%),二為複合指標PASI(Psoriasis Area and Severity Index score),包含患者病灶面積與病灶部位的紅、厚、脫屑做綜合計算,分數從零至最嚴重的72分。國際上臨床治療目標目前以至少「病灶面積小於3(病灶清除至一個手掌大小)、PASI小於1」為目標,期望比原有病灶至少改善75%至90%。 目前乾癬治療方式,輕度乾癬給予外用藥膏,但是當病灶分散時擦藥不易,每天甚至需花上一小時擦藥,且一停藥疾病常會復發;口服藥物或照光治療雖然效果較好,但往訪醫院相當耗時,或因為藥物副作用,致使身體不適。 重度乾癬則以生物製劑為主,需要長期配合治療。蔡呈芳分享其臨床觀察,部分患者以生物製劑治療,初期效果不錯,但約6個月至1年左右,病灶又會陸續浮現;另有部分患者停止使用生物製劑治療後,約莫半年後就會復發。 蔡呈芳進一步解釋,至於病情介於輕度與重度之間的患者,因為擦藥效果有限,又無法達到健保給付生物製劑的治療門檻,也有患者使用生物製劑後症狀有所改善,但是受限於健保給付規範,無法更換更有效的藥物選擇。 此外,雖然研究指出,在皮膚病灶尚未慢性化時及早治療,較不易復發,但多數患者都是發病多年後,嚴重度增加,才有機會接受積極治療,也有部分患者擔心治療副作用,轉而尋求替代療法,卻是越治越糟。 蔡呈芳表示,儘管現有治療可協助病友在治療期間改善多數的乾癬病灶,許多研究與臨床觀察已證實生物製劑對患者的療效,但是受限於健保給付生物製劑治療滿兩年得停藥的規範,部分患者面臨停藥後半年就復發的窘境,對未來充滿不安與焦慮。 他呼籲,乾癬需要長期抗戰,醫界與病友團體皆期望,隨新醫療科技進步,未來持續引進更佳的治療,皮膚病灶清除效果更好、更方便及安全,及停藥後較不易復發之藥物,並放寬健保給付條件,嘉惠更多乾癬病友,也讓病友不再活在用藥兩年後就得停藥、復發的恐懼陰影之下。 

  • 擔心類固醇副作用?胸腔科醫師破解氣喘治療迷思

    2019-06-21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公共事務小組召集人暨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 邱國欽、台中榮民總醫院重症醫學部呼吸加護病房主任 傅彬貴 氣喘是全世界常見的慢性疾病,大多數病患普遍缺乏病識感,未能遵循醫師指示用藥,服藥順從性差,導致控制成效不佳,致使住院率、急診率大幅提高,對生活品質與家庭都造成極大影響。 根據健保資料庫統計,近年來成年人氣喘盛行率有增加趨勢。根據台灣成人氣喘診療指引(2018)指出,盛行率由2000年的7.57%增加到2011年的10.57%,且有可能被低估。原因在於成人病識感較低,容易將氣喘與感冒混淆而延遲就醫。 台灣氣候本就潮濕多變化,加上近年來空氣污染問題嚴重,導致氣喘發生率逐年上升,儼然成了國人的健康隱形殺手。環境正是誘發氣喘的危險因子,卻也是最無法有效控制的主因之一。 此外,國人對於氣喘用藥常有不正確的觀念和習慣,一項氣喘病患健康識能問卷調查顯示,國人對於氣喘的認知及治療方式存在諸多疑慮,種種錯誤迷思導致治療品質大受影響,往往等到急性發作時才驚覺其嚴重性。 迷思一 沒有喘的症狀就代表沒有氣喘? 研究發現,有80%的氣喘病患認為自己的氣喘控制沒問題,已經沒有喘的症狀,代表自己被治癒了。台中榮民總醫院重症醫學部呼吸加護病房主任傅彬貴表示,根據GINA Guideline分類來看,卻只有不到1成的患者控制良好。 而這種自覺控制良好的想法,也會導致遵囑性不佳,除了疏忽用藥外,也容易忽略環境控制,一發作就不可收拾。因氣喘多於夜間和清晨發作或加劇,若不能及時緩解,就可能致命,如著名歌星鄧麗君,由此看出規律用藥的重要性。 迷思二 只要好好運動和休息,氣喘便能不藥而癒? 調查發現,34%的氣喘病患認為氣喘是可根治的疾病,有18%的人認為只靠運動和休息就會好。傅彬貴指出,氣喘是一種常見且具有潛在威脅的慢性疾病,病患唯有依照醫囑,按時用藥,才能獲得有效「控制」,控制後好好與之和平共處,無法根治。 單靠運動和休息就想治癒氣喘是不可能的事,反而是,若過量的運動可能導致氣喘的發生,這是因為運動時,乾冷空氣直接刺激氣管壁所引起。有研究指出,40%的氣喘病人在運動時會導致氣喘的發作,而有將近40%單純罹患過敏性鼻炎的患者在運動過程中會有氣喘的症狀發生。 邱國欽表示,控制氣喘有四大要訣,一是保持清潔,遠離過敏原;拒絕菸害,避免刺激物;遵醫囑回診,正確用藥;規律運動,不要太激烈,重視暖身與緩和運動,使肺內空氣溫度隨強度緩慢升高和降低,降低溫差大導致氣喘發作。 他提醒,控制氣喘最重要的就是早期治療,若有胸悶、咳嗽、呼吸困難等症狀,且持續超過2週未改善,建議可以進一步就醫檢查,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基本上皆能控制病情。 迷思三 使用類固醇會有月亮臉、水牛肩嗎? 有五成的氣喘病友認為長期使用類固醇會產生副作用,全部的氣喘患者中又有56%的病友只在急性期把吸入型類固醇當作急救藥物來使用,甚至有過半數的氣喘患者擔心及害怕長期使用吸入型類固醇。 傅彬貴表示,類固醇在台灣已經被污名化了,之所以惡名昭彰,就在於它的明顯的副作用,如月亮臉、水牛肩等,造成高達50%的氣喘病患害怕長期使用的副作用,近30%的人擔心醫師知道他們沒有規則使用吸入型類固醇,而隱瞞使用情況。 因此,需要了解類固醇有兩大類,一種叫做全身性類固醇,例如口服或施打型,這對全身的免疫力的影響以及副作用都比較高,不建議長期使用;另一種為吸入型類固醇,於氣喘治療指引中佔有極重要的角色,劑量上都是人體可接受安全範圍內,對全身性影響較小,能幫助患者有效控制氣喘。 傅彬貴說,有高達24%的氣喘病友習慣自行去藥局購買急救型藥物來進行氣喘控制,而長期依賴短效的急救型藥物,當作救命仙丹。但它只能短時間舒緩過敏性氣管收縮,卻無法治療氣管發炎,且急救緩解藥物若頻繁使用,效果也會逐漸降低,可能導致日後氣喘反覆發作,對肺功能傷害加劇。 氣喘治療有分級 治療更精準 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邱國欽醫師表示,氣喘可依症狀頻率、氣道阻塞的程度及其變異度,細分為輕度、中、重度與嚴重型,且採分級治療階梯式的療法。 針對中重度的氣喘,建議使用吸入型類固醇(ICS)合併長效型吸入擴張劑(LABA),做為長期的疾病控制及緩解症狀發生,如果遵照醫囑按時服藥,排除過敏原等,應可有效控制氣喘。 若重度氣喘病患已經按時使用吸入型類固醇藥物,但仍無法有效控制,而有其他相關症狀如咳痰、悶喘等,可能為嚴重型氣喘病患。至於嚴重型氣喘(Severe Asthma),目前有新型生物製劑,每1~2個月打一次,可降低急性惡化風險。 而最新版2019年世界氣喘治療指引(GINA)也已更新,所有不同程度的氣喘病患都應該使用含吸入型類固醇的藥物,而非單獨使用緩解型藥物來控制一時的氣喘症狀,以避免增加未來氣喘發作的風險。 兩位醫師共同呼籲,氣喘重症是會致命的疾病,務必要正視氣喘、接受吸入型類固醇治療、規則用藥,並輔助非藥物治療如戒菸、運動、改善居家環境等,一起提升健康識能,學著與氣喘病和平共處,才是找回健康的根本之道。 

  • 不只是皮膚小問題!認識中重度異位性皮膚炎

    2018-12-28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大醫院皮膚科醫師 朱家瑜、林口長庚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 黃毓惠 23歲的許先生,自2歲確診後,就一直無法擺脫重度異位性皮膚炎的糾纏,經常半夜醒來滿床是血和皮屑,導致睡眠品質差,白天昏昏欲睡,影響專注力及工作表現;更因為皮膚的外顯症狀,常常遭受異樣眼光看待。 「異位性皮膚炎」對多數人來說不是個陌生的名詞,但常被認為僅是皮膚的小毛病,做好日常肌膚保養即可,然而中、重度的異位性皮膚炎,一發作起來,遠比想像中的更加嚴重! 台大醫院皮膚科醫師朱家瑜表示,異位性膚炎並非單純皮膚的問題,而是一種免疫系統失調的慢性疾病。患者因為絲聚蛋白(filaggrin)突變,導致角質層功能缺損、保護能力下降,使皮膚容易喪失水分,變得乾燥脆弱,導致過敏物質可以輕易的入侵,引發免疫反應,而產生搔癢感。 許多人因為底擋不住搔癢感,而反覆抓癢,甚至抓破皮,當皮膚一旦受傷,細菌或其他感染物就會趁虛而入。為了要對抗入侵物,免疫系統便會傳送更多發炎訊號至皮膚表面,造成皮膚更加泛紅與發癢,形成「越抓越癢、越癢越抓」的惡性循環。 朱家瑜說,因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過敏的疾病,所以常被誤會是因為「食物過敏」或「免疫力低下」所導致,事實上,多數病友會因季節變化、壓力或是對空氣中的過敏原,如塵蹣、動物毛髮等產生過敏反應而誘發,極少數是因食物過敏引起,更不是因身體太弱、免疫力差導致。 此外,多數人認為「異位性皮膚炎長大就會好」!朱家瑜指出,約有30%病患就算是長大也好不了,或曾獲得緩解到成年時期又受到誘發而發作,甚至也有成人期才發作,很難預估哪些患者長大一定會痊癒。一般而言,若嬰幼兒時期發作的較為厲害,長大就越不容易好,病程可以長達數10年。 朱家瑜醫師表示,只要病灶超過全身皮膚面積30%以上就稱為中重度異位性皮膚炎,臨床觀察約4位成人患者中就有1位是中重度的患者。 國外研究指出,6成中重度患者一天有超過12個小時搔癢難耐,一旦皮膚因搔抓出現傷口,就可能引發細菌、病毒、黴菌等感染,導致蜂窩性組織炎,甚至敗血症等嚴重併發症。此外,8成患者會因為嚴重癢感而出現睡眠障礙;皮膚紅腫、脫屑也會影響外觀,讓患者自覺處於不健康狀態,進而迴避社交場合,導致社交孤立,引發憂鬱與焦慮的心情,甚至工作也因此受到影響,對患者的身心及生活品質都有極大的負面影響。 林口長庚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黃毓惠表示,中重度異位性皮膚炎可以透過口服藥物、照光治療或濕敷療法等方式治療。雖然照光治療以及濕敷療法治療效果佳,但所需時間都較長,如濕敷療法是透過包裹乳液、藥物及浸濕的布料,達到修復皮膚的效果,但一次治療需要4~6小時,一般有在工作的患者幾乎難以配合,因此,僅剩口服藥物可選擇,若口服藥物無法穩定控制症狀,就可能陷入無藥可用的窘境。 朱家瑜醫師亦強調,異位性皮膚炎具有時好時壞、難以捉摸的特性,許多患者會因症狀無法穩定控制而感到灰心或放棄,用消極的心態來面對,或轉而尋求偏方或另類療法。所幸,現在有針對異位性皮膚炎研發的生物製劑,有望可以打破目前的治療僵局。 異位性皮膚炎的嚴重性長期被低估,因此,歐洲過敏與呼吸道聯盟(European Federation of Allergy and Airways, EFA)在今年9月14日成立全球第一個異位性皮膚炎日,呼籲各界正視異位性皮膚炎對患者的影響。 由於疾病特性,許多病友不一定清楚致病的機轉或是保養方法,導致錯誤保養方式使症狀加劇;加上當前社會對異位性皮膚炎不夠了解,常認為這是一種傳染病而讓患者在社交生活上處處碰壁。 目前,德國、法國、日本及韓國等國家皆設有異位性皮膚炎病友會,德國甚至成立專門學校,育有異位性皮膚炎嬰幼兒的家長在孩子確診後要先完成8堂由醫師、護理人員及營養師等專業人士教授的課程,才可申請健保給付用藥。不但能幫助患者得到正確醫療知識,學習自我照顧,也可以減省健保支出。 台灣則由朱家瑜發起籌組「異位性皮膚炎病友會」,希望可以提升病友以及大眾對異位性皮膚炎的認識,幫助病友取得正確的醫療以及照護資訊,走出現在孤立無援的困境,增加積極治療的動力。  

  • 擺脫難纏頭皮乾癬 醫師來解答

    2018-11-06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北長庚醫院皮膚科醫師 黃毓惠、臺大醫院皮膚部醫師 蔡呈芳 35歲潘小姐,8年前確診罹患乾癬。每次發作時,全身就像嚴重曬傷,又癢又痛,甚至疼到無法言語,尤其是,頭皮狀況特別多,不僅掉屑、紅腫、脫皮,甚至嚴重落髮。 乾癬,俗稱「牛皮癬」,又稱為「銀屑病」,是一種慢性反覆發作的皮膚疾病,並不會傳染,典型的皮膚表現為紅斑及脫屑。乾癬成因目前仍未明朗,除了遺傳外,也與免疫反應失調,引起自體發炎徵狀有關。 台北長庚醫院皮膚科醫師黃毓惠表示,乾癬病灶為紅、癢、脫屑,會出現在身體各處,國外研究顯示,近8成乾癬病灶會出現在頭皮。而頭皮乾癬症狀與脂漏性皮膚炎雷同,常因而被誤認而延遲就醫,使患者置身於掉髮危機中。 頭皮乾癬會帶來大量皮屑,而且無法用衣物遮掩,嚴重影響外觀,導致多數患者因而足不出戶,影響生活品質。根據台灣乾癬協會的病友調查指出,國內7成乾癬病友曾因疾病感到沮喪與憂鬱,近8成更因疾病降低外出意願。 研究顯示,頭皮乾癬於療程中最容易遭遇的兩大困境,為頭皮乾癬「治癒速度慢」與「效果有限」。使得病友隨著罹病時間越長、面對疾病反覆發作,降低對治療成效的期待,退而求其次,妥協於「不痛、不癢、不掉屑」的現況。 臺大醫院皮膚部醫師蔡呈芳表示,臨床上,乾癬治療會依據嚴重度而提供不同的治療方針,包含外用藥膏、口服藥、照光等。但頭皮乾癬之所以難以治療,是因為受到頭髮阻隔,不論擦藥或照光,改善效果都十分有限,臨床上針對中重度的乾癬患者已有多種生物製劑,可供患者選擇。。 蔡呈芳指出,現有生物製劑抑制不同的發炎因子,可分為TNF-α、IL-12/23、IL-23、IL-17四大類。其中,IL12/23在國內使用最廣泛,但最新研究發現單純抑制IL-17或IL-23的療效比同時抑制IL12/23的療效更佳。 過去生物製劑治療標準以PASI75(皮膚病灶改善幅度達75%)做為指標,且為中重度乾癬患者的第二線治療;但隨著治療方式發展,生物製劑已被認可於第一線即可使用的治療,而以PASI90-100(皮膚病灶改善幅度達90%至100%)為治療指標,也成為患者與醫師合理的期待治療目標。 蔡呈芳提醒,只要積極接受治療,疾病絕對是可以被控制,乾癬也是如此,終極治療目標應放眼於早期而持續的治療,以獲得更好的生活品質。因此,建議病友應積極面對,諮詢專科醫師的專業意見,及早診斷、尋求適合的治療方針,追求更具成效的治療。

  • 晨間僵硬要注意!恐是僵直性脊椎炎作祟

    2018-10-24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中華民國風濕病醫學會理事長暨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過敏免疫風濕科醫師 蔡文展 42歲的詹先生,原來身高有180公分,但20歲那年,他出現下背疼痛、髖關節及大腿骨頭不適、早晨起床身體僵硬等情況,卻一直被誤診是肌腱發炎,拖了5年才確診為僵直性脊椎炎。由於延誤治療,脊椎已有輕微沾黏、變形。透過傳統口服藥物無法控制住病情,嚴重時免疫調節劑、類固醇一天得吞15顆藥,骨頭仍然持續發炎與疼痛,最後脊椎彎成45度,身高縮水僅剩140公分,膝蓋積水痛到不能走,連上廁所、行走都不方便。直到生物製劑的出現,明顯緩解疼痛,並透過骨科手術將身高拉回171公分。目前,他已持續8年不間斷每周兩次施打生物製劑治療,現在已能打高爾夫球、騎單車及跑馬拉松,重拾美好人生。 僵直性脊椎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簡稱AS)是一種慢性自體免疫疾病,好發於20~40歲男性,是女性病患的1.5倍,台灣每1萬人中有33.7人罹患,盛行率居亞洲之首。 中華民國風濕病醫學會理事長暨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過敏免疫風濕科醫師蔡文展教授表示,患者會有晨間有明顯僵硬現象,長達30分鐘至1小時;下背疼痛,時間超過3個月以上;若加上年齡在40歲以下,20歲左右,及有明顯的家族病史,務必注意,可能罹患僵直性脊椎炎。 而背痛及晨僵現象,通常在活動後症狀可減輕,且僵直性脊椎炎好發於年輕男性,疾病意識感較低,因此常被誤為是運動傷害、姿勢不良、過度疲勞等,進而延誤正確診斷及治療時機。長期處於慢性發炎狀態下,導致脊椎韌帶、關節鈣化,脊椎沾黏變形,嚴重時可能留下脊椎變形、駝背等不可逆的傷害。 蔡文展指出,一般人很難理解僵直性脊椎炎病發時的痛苦、難以形容的疲累感,走幾步就必須花上個5分鐘、馬路走一半卻突然痛到不能動等遭遇,對正值為家庭、事業打拼的年輕男性來說,挫折感更大。 蔡文展強調,僵直性脊椎炎非絕症,其實只要及時診斷、遵循醫囑、規律用藥,才能達到良好的治療效果,妥善控制僵直性脊椎炎,還能重拾正常生活,盡情享受人生。 隨著醫學進步,對僵直性脊椎炎等慢性發炎性脊椎關節病變有更深入的了解,藥物治療療效的評估也更能精確。當傳統口服藥物治療效果不理想時,還能選擇使用生物製劑持續治療。 最新研究指出,追蹤使用每週兩次皮下注射之生物製劑10年的僵直性脊椎炎患者發現,近6成的患者對於藥物有相當的療效,且副作用較低、安全性佳,可作為長期治療,此外,還能減少患者工作上抱病出勤、缺勤的比例。 蔡文展呼龥,如果有下背痛超過3個月,早晨睡醒時身體僵硬起不了床,持續30分鐘到1小時,在活動後症狀減輕等狀況,務必諮詢過敏風濕免疫專科醫師的意見。 而僵直性脊椎炎病程漫長,病友要有長期與病共存的心理準備。蔡文展特別歸納僵直性脊椎炎抗病3大建議: 1.就近醫療:台灣醫療資源豐富,建議患者尋找距離住家或是工作環境較近的醫療院所治療,可提高治療以及回診追蹤的意願。 2.諮詢過敏風濕免疫科:僵直性脊椎炎初期症狀不明顯,若有類似症狀,請盡速至風濕免疫科就診檢查,找出病因。 3.遵循醫囑治療:僵直性脊椎炎是一種慢性且終生的自體免疫疾病,應與主治醫師良好配合,積極治療,才能有效控制病程進展、避免疾病惡化。  

  • 仿製生物製劑不等同生物製劑 病人用藥應注意

    2016-01-08
    近十年多種生物製劑陸續面世,為癌症、血友病、多種免疫系統、器官移植排斥及糖尿病等患者帶來治療希望。隨著生物製劑的專利權陸續到期,其他生產商可仿製原廠專利生物製劑出售。但是,仿製的生物製劑是否等同原廠的生物製劑? 一般來說,新藥被核准上市後會受到專利權的保障,故有所謂專利期,當專利期過後,其他的藥廠便可以根據原廠藥的成分仿製生產仿製藥。藥物分為化學藥物和生物製劑兩個大類,化學藥是由純化學成分混合而成,非專利生產商可透過簡單分析和檢測來檢定原廠化學藥物成分,然後大量複製相同的藥物;但是生物製劑較為複雜,仿製生產商是否可完全複製相同藥物? 不能百分百仿製 生物製劑是醫學界近十年的一大突破,廣泛應用於不同病症。生物製劑以具活性生物製成,其「種子」(Cell Line)涉及細胞核元素,為研發者(原廠)專利,不會公開,亦因為生物具有獨特性,故其他藥廠無法百分百模仿複製,況且生物製劑製作過程大多牽涉DNA重組技術,加上生產過程複雜,涉及改變活細胞的蛋白質,每個工序都需要嚴格監控確保生產的質量、純度,任何偏差均可能對藥效或安全性構成影響。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藥劑學院副教授李詠恩指,仿製生產商不可能百分百複製原廠生物製劑。 生物相似藥 雖然其他藥物生產商不會取得原廠的「種子」,亦不完全了解生產過程,但卻仍可自行推測部分工序,並以相似的「種子」生產出相似的藥物,故此這種與生物製劑相似的藥物可稱為「仿製生物製劑」(Biosimilar),又稱生物相似製劑、生物仿製藥或仿生物製劑。 李詠恩副教授特別指出:「要留意的是,仿製生物製劑與原廠生物製劑並非完全一樣,只是與原廠生物製劑相似,兩者用不同的生物製造,製造過程亦可能有別。」 事實上,簡單如傳統化學藥物,亦曾經發生非專利化學藥物因儲存不當受污染而影響療效及安全性,生產過程複雜的生物製劑,對運送及儲存的環境極為敏感,些微的差異都可能對藥效或安全性構成影響。 1998-2004年間,美國曾錄得175宗病人使用俗稱「補血針」的生物製劑紅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EPO)後,出現紅血球再生不良症(Pure Red Cell Aplasia,PRCA)。--EPO本用作為慢性腎衰竭病人「補血」,但使用後反破壞患者生產紅血球的能力,出現貧血。科學家相信,起因是藥廠的生產程序出現些微差異。事件引起香港醫學關注,藥物需要全面回收。此事亦顯示出即使由相同「種子」及方式生產的原廠藥,生產程序的微小差異,已足以導致嚴重的後果。 原廠生物製劑難替代 原廠生物製劑使用經年,有臨床研究證明安全性和藥效,仿製生物製劑暫時仍缺乏長遠藥效研究及用藥經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於2010年已製訂仿製生物製劑相關指引,2015年才批准第一種仿製生物製劑的註冊,註冊批核中更列明該藥物只是「仿製生物製劑」,不能與原廠生物製劑「互換」。 生物製劑的指引 香港衛生署亦發出仿製生物製劑的指引,市民應了解兩者差別,確保用藥安全,該指引於2016年1月生效重點包括: ● 不能認為這些仿製生物產品(即仿製生物製劑)與原廠產品(即原廠生物製劑)完全相同,它們僅僅是與原廠產品「相似」,因為兩者的分子結構不能避免地存在差異。 ● 生物相似製劑獲准註冊不表示其與參考產品有生物等效性或臨床等效性 ● 衛生署不認可生物相似製劑替代參考產品(即原廠生物製劑) ● 醫護人員應該自行判斷,並在有需要時通知其病人以生物相似製劑替代參考產品的風險。 病人應注意處方 李詠恩副教授提醒,指引列明仿製生物製劑並不完全等同原廠生物製劑,衛生署亦不認可仿製生物製劑替代原廠生物製劑。 國際病人組織聯盟前任主席及香港病人政策連線發言人曾建平指:「雖然衛生署明言不認可仿製生物製劑取代原廠生物製劑,但卻指有需要時通知病人轉藥風險,對病人來說毫無保障,亦不尊重病人。病人依靠藥物治病,卻被剝奪藥物的選擇及知情權。」曾先生認為,醫護人員應提供不同藥物(包括原廠及仿製生物製劑)的全面資訊讓病人自行選擇;而當安排病人轉用仿製生物製劑時,必須清楚說明有關安排及潛在風險。 此外,相關指引沒有規定醫生處方藥物時,需要標示藥物是原廠還是仿製生物製劑。由於原廠和仿製生物製劑的學名相同,病人難以得悉自己是否獲處方仿製生物製劑。曾先生建議修改指引,要求藥物處方列明是原廠還是仿製生物製劑。 「本港病人對生物製劑的認知較低,而仿製生物製劑的面世時間尚短,使用的人數亦遠較原廠生物製劑少,病人應多加留意自己獲處方的藥物,遇有疑惑或出現任何特別反應或副作用,應立即通知醫護人員。 李詠恩副教授補充,病人要多留意多了解,而有關指引實施後,還需要全面的配套以保障病人的用藥安全及知情權,建議當局應: ● 加強病人教育 ── 讓病人了解所處方的藥物及差異,由病人自行決定藥物。 ● 於藥品不良反應呈報(ADR Reporting)增設機制,讓病人直接向當局匯報仿製生物製劑的不良反應,令政府及醫療體系可及早收集數據,更有效保障病人健康。 用藥風險與成本效益 李詠恩副教授指,仿製生物製劑令病人受惠於價格下調,然而藥物的成本效益並非單單指藥費,病人若因藥物引致不良反應,如病情惡化甚至需要入院醫治,醫療體系付出的治療成本會倍增。因此,引入仿製生物製劑時,不能只著眼於藥費的差異,療效及安全性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EPO事件 生物製劑紅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EPO)是通過DNA重組技術在哺乳動物的細胞培養下產生,用於治療由慢性腎病或是癌症治療所導致的貧血。1999-2004年間,EPO被發現會造成病人出現血球再生不良症(Pure Red Cell Aplasia,PRCA)。經調查發現,起因是藥廠在生產時更換了藥物的穩定劑(Stabilizer),令某些病人在用藥後免疫性增高,身體產生抗體來自我攻擊體內的紅血球。 本文作者:Kit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