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腸躁症與腸胃炎傻傻分不清?!遠離大腸激躁症有奇招

    2019-10-28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大醫院胃腸肝膽科專任主治醫師 曾屏輝、董氏基金會食品營養中心主任 許惠玉、董氏基金會食品營養中心副主任 陳醒荷 圖片設計/Darren 出現腹痛、腹瀉時,通常會直覺認為得了腸胃炎,但其實,也可能是大腸激躁症惹禍。台灣腸躁症普遍盛行,全球排名名列前茅。根據《營養藥理學與治療學》期刊指出,依據羅馬第二型診斷標準,台灣大腸激躁症盛行率約22.1%。 董氏基金會食品營養中心副主任陳醒荷表示,患者長期反覆或交替出現腹脹、腹痛、腹瀉或便秘等症狀,對工作效益和生活品質都造成莫大的影響;研究發現,腸躁症患者與無腸躁症者相比,發生睡眠障礙的情況高出2倍;罹患腸躁症的患者(55.4%)比沒有罹患腸躁症的人(34%)更常諮詢醫師。 臺大醫院胃腸肝膽科專任主治醫師曾屏輝指出,大腸激躁症是一種腸胃功能性障礙,其確切成因不明,一般認為與壓力、情緒、睡眠、腸道菌叢異常、腸道發炎或感染、飲食習慣不佳等有關,導致胃腸動力異常、腸道敏感性增高等,而出現腸躁症。 目前臨床上並無確切根治大腸激躁症的治療方式,曾屏輝建議,可透過藥物治療,如服用止瀉止痛、抗痙攣、精神科藥物等;並試著利用心理治療、規律運動來排解壓力;除此之外,利用飲食改善幫助緩解腸躁症症狀也是必須的。 腸躁症知多少?診斷標準看這邊! ★主要條件  √ 症狀至少在6個月前開始 √ 在過去3個月內平均每周 至少1天的復發性腹痛 ★ 合併條件 □ 腹痛、脹氣與排便有關,排便後會暫時紓解 □ 排便次數改變,如便秘或腹瀉 □ 大便形態改變(硬塊、稀軟便或水便) 症狀符合上述「主要條件」且於「合併症狀」中3項符合2項以上者,即可診斷為腸躁症問題! 提供/曾屏輝 依據/羅馬準則第四版(Rome IV Criteria, 2016)判斷標準 奇招1 低腹敏三階段飲食(Low FODMAP diet) 曾屏輝表示,根據澳洲蒙納許大學發表最新低腹敏飲食的研究,證實相較於標準飲食,86%腸躁症患者採行低腹敏飲食後症狀獲得改善;2017年英國研究指出,至少有10項隨機對照試驗顯示,50~80%的腸躁症患者在實施低腹敏飲食後,不適獲得緩解;另一項針對運動員的研究顯示,半數運動員排除至少一種FODMAP食物,可改善80%腸道不適症狀。 什麼是「低腹敏飲食」?董氏基金會食品營養中心主任許惠玉解釋,FODMAP(Fermentable Oligosaccharides Disaccharides Monosaccharides And Polyols),是指存在於食物中的一群短鏈碳水化合物及糖醇。經研究證實,FODMAP攝取過多可能造成腸胃道敏感,因此取之諧音「腹敏」。 腸躁症患者攝取過多時,易發生FODMAP無法在小腸被完全吸收而直接進入大腸,帶入水分造成腹瀉,經過腸道細菌發酵後產生氣體引起腹脹、腹痛。但並非所有FODMAP都是腸躁症誘發因子,情況因人而異,取決於個體對該食物的腸道敏感度。 許惠玉表示,「低腹敏飲食」並非只是避免攝取特定食物,而是必須在醫師、營養師建議之下分三階段進行,以找出患者對個別食物腹敏狀況,提出相應之飲食建議。 低腹敏三階段飲食 第一階段:完全執行期(Restriction) 患者必須完全避免高腹敏食物,通常要1週以上才會見效。 第二階段:重新適應期(Reintroduction) 將FODMAP重新逐一加入患者餐食中,測試病發原因,目的是找出患者對個別食物腹敏狀況,為期約6-8週。 第三階段:個別化時期(Personalization) 重新整合第一、二階段結果 ,找出患者對個別食物腹敏狀況,提出相應飲食建議。 許惠玉提醒,採取低腹敏飲食,可能會減少蔬果雜糧類的攝取,長期使用可能會造成營養失衡,故不建議長期執行;健康人在無腸道症狀時也不建議採取低腹敏飲食,而特殊對象如幼兒、老人、飲食不正常者也不適用。 哪些食物含有FODMAP? O-Oligosaccharides(寡糖,如果聚糖及半乳糖寡糖):小麥、裸麥、大麥、韭蔥、紅蔥頭、蔥白、大蒜、豆類等。 D-Disaccharides(雙糖,如乳糖):含有乳糖之製品,如牛奶、奶粉、優酪乳、卡士達、冰淇淋等。 M-Monosaccharides(單糖,如果糖):大部分含糖飲料,以及果糖含量較高的水果,如芒果、西瓜、蘋果、梨等。 P-Polyols(多元醇,如山梨糖醇和木糖醇等):蘋果、梨、油桃、李子、白花椰菜、無糖口香糖等。 奇招2 攝取足量蔬果維持腸道好菌相 遠離腸躁超有感 曾屏輝指出,當飲食不均,或者面臨壓力時,可能會改變免疫系統功能及腸道生理,進而影響腸道環境的不穩定,致使腸道菌叢生態失衡,進而導致慢性腸道功能障礙,不可不慎! 2017年發表於《Nutrients》期刊的研究指出,腸躁症發生與西方飲食(Western Diet)有正相關,吃越多高油脂、高精緻糖分食物,越容易發生;另一項2018年伊朗的研究則指出,當膳食纖維攝取較高,腸躁症發生率較低,因膳食纖維能有效增加腸菌多樣性,提升好菌比例,促進腦-腸軸功能健康。 董氏基金會調查發現,有腸胃道問題困擾者,其蔬菜與水果攝取均較無困擾者少,顯示蔬菜、水果攝取份數與腸胃道困擾之發生成負相關。但根據最新營養健康變遷調查結果,19~44歲成人每日攝取蔬果份量,攝取量僅達衛生福利部公告「每日飲食指南」建議攝取量的1/3,嚴重不足。 許惠玉強調,攝取足量蔬果能建立腸道好菌相,打好腦-腸軸功能根基,以遠離腸躁症威脅。建議多攝取選擇富含水溶性纖維、維生素C、維生素E、酵素、多酚類的水果,如柑橘類、番茄、木瓜、奇異果等,有助於建立腸道好菌相。 水果內的水溶性膳食纖維,有助於腸道黏膜形成,阻隔有害物質,並幫助排便;維生素C、E,具有抗氧化、抗發炎之能力,能強化消化道免疫力;水果酵素則有助於蛋白質消化等。 多酚類則可抑制腸道內病原體滋長並促進益生菌生長,更可能進一步與維生素C交互作用,協同抑制病原體,如金黃色葡萄球菌、變形鏈球菌、沙門氏菌等。 未經腸道消化反應的醣類,可作為益生元,刺激腸道後段益生菌生長或活化,或是經過共生菌群發酵作用後,選擇性促進益菌生長,提升腸道好菌比例與多樣性,好處多多。

  • 生活壓力大腸躁症纏身 中醫師教你日常保健

    2019-08-26
    作者/NOW健康 林芊聿 本文出處&圖片提供/NOW健康 大腸激躁症屬於功能性腸胃疾病,腸道機能異常,並非感染發炎或癌症所引起,生理結構上也無缺陷,而是壓力所引起的長期健康異常狀況,嚴重程度因人而異。從中醫觀點來看,腸躁症的病因以情志因素最為重要,與肝的疏泄、代謝功能和情志有密切關係。肝的疏泄功能是脾胃能否正常升降的關鍵,而肝經由調節氣機的升降,也會影響大腸蠕動功能。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林森中醫昆明院區中醫科主治醫師陳重嘉指出,腸躁症主要症狀為反覆性腹痛、便祕或腹瀉,有時便秘腹瀉交替或同時發生,且有腹脹、放屁、腸鳴或腸道運動習慣改變等症狀,讓人相當困擾。門診觀察發現,罹患腸激躁症的患者以無法妥善處理壓力的年輕人居多,不過,近年來生活壓力逐漸升高,年齡層較大的患者,甚至退休長者也有逐漸增加的趨勢。 陳重嘉說明,不論是憂思氣結傷脾或鬱怒傷肝,都會導致肝脾不和,致使脾不升清,胃不降濁;而肝氣鬱滯,橫逆脾土,就會導致脾失健運,影響腸道蠕動功能,進而腹痛、腹瀉或便秘。中醫治療腸躁症的目的是緩解腹痛和調整排便習慣,「疏肝理脾」是治療腸躁症的主軸,藉由疏通調達諸臟腑、補虛瀉實來調整氣血的通暢順達。 除了透過中醫調理改善腸胃症狀,陳重嘉建議患者,應該調整生活習慣,多多運動,找到適合自己的舒壓方式,例如打坐、瑜珈等,並擁有充足的睡眠。其次為調整飲食習慣,改變飲食內容,多攝取膳食纖維幫助改善便秘,並遵循低腹敏3階段飲食(Low FODMAP diet)模式,避免攝取難消化的碳水化合物。 陳重嘉指出,許多研究發現,多多食用豆類、水果、燕麥產品等含有豐富水溶性膳食纖維的食物,可以改善腸躁症。至於小麥、大麥、黑麥與相關製品含有麩質食物,應該避免食用。 ★本文經《NOW健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 激躁性腸道症候群的致病機制〜著重於益生菌介入治療的實證醫學探討

    2019-03-21
    作者/宏恩綜合醫院 胃腸肝膽科 譚健民 文章出處/摘錄自《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2017年 第61卷 第9期》 前言 基本上,激躁性腸道症候群(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 俗稱為腸躁症,是一種常見的功能性胃腸道疾病,在臨床上其主要表現為腹痛與排便習慣的改變。IBS是一種非器質性的胃腸功能紊亂性疾病,基本上是以腹痛與排便習慣改變為其主要症狀的一組臨床症候群。根據最新的羅馬IV標準將其分為腹瀉型、便祕型、混合型以及不定型IBS等四大類型。IBS的診斷需在有反覆腹痛(腹痛發作至少每個星期出現1天)的基礎上,再加上以下兩項以上的臨床症狀即可成立明確的診斷,其中包括有:1. 腹痛與排便有其相關性,即排便後腹部症狀得以緩解;2.伴隨排便頻率的改變;3. 伴隨糞便形狀的改變。每個典型IBS症狀持續的時間需至少3個月,其中首發症狀需持續至少6個月以上1。 IBS的流行病學2 IBS全世界盛行率為5-20%,在已開發的歐美國家中其盛行率為9-22%,亞洲地區國家為4-10%,約佔胃腸專科門診的20-50%。青年人口群、女性、高學歷、高收入人口群為IBS的好發人口群,其高峰集中在40-50年齡層中。西方人以便祕型為主,而東方人則主要以腹瀉型為主。 由於IBS對患者本身的生活品質以及社會經濟會造成重大的影響,因此在臨床上一直都受到醫病的重視。截至目前為止,IBS真正的致病機制尚未十分完全明確,但已知是IBS是由多種不同因素共同協力導致的結果,其中最為大家認同的有內臟感覺過敏、腸道動力異常、腸道感染後、小腸細菌過度生長(small intestinal bacterial overgrowth, SIBO)症候群、精神心理因素、社會因素、遺傳因素、腦-腸軸(brain-gut axis)失調以及近些年來的腸道菌群改變理論的影響。因此,本文就IBS可能的致病機制的研究文獻做回顧性的探討。 IBS的致病機制3,4 由過去的多個研究結果中,顯示生活習性、多態性遺傳基因、食物過敏、心理因素、腦-腸軸異常以及腸道菌群失調可能是IBS的主要致病因素,而其中腸道菌群的失調在IBS發生的過程中更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5, 6, 7。 有研究指出,IBS與某些生活習性有關,其中包括有長期飲食不規律或節食、喜食甜食、咖啡、濃茶,長期大量飲酒及吸菸,都可因而導致胃腸道運動功能失調而衍生IBS的誘發因素4。 基本上,食物過敏可以導致細胞組織發生炎症反應,使個體產生分泌型免疫球蛋白A(Secretory Immunoglobulin A, SIgA),並進一步與食物顆粒形成免疫複合物,而促發腹痛及腹瀉等症狀。此外,根據食物的特異性IgG抗體可以避免接觸過敏食物而減輕IBS症狀的發生。 伴隨生物-心理-社會的新型醫學模式的確立,IBS的心理因素亦逐漸受到大家的重視。由多項研究顯示憂鬱、焦慮、壓力、緊張、睡眠障礙等皆是IBS的危險因子。由於情感中樞與支配消化道運動以及內分泌調節中樞共處於同一解剖部位,一旦個體情感心理發生變化時,則會對胃腸道產生一定影響,而導致腹瀉、便祕以及腹痛等IBS的臨床症狀。 腦-腸軸是維持中樞神經系統、腸道神經系統(enteric nervous system) 、自主神經系統、下丘腦-體-腎上腺軸(hypothalami-pituitary-adrenal axis) 、腦腸肽如P物質、降鈣素基因相關肽(calcitonin generelated peptide)、神經肽、血管活性腸肽(vasoactive intestinal polypeptide)、生長抑素等眾多交互作用通路的穩定性。CNS 收集來自於胃腸道的訊息,將其整合後經腸道神經系統及神經-內分泌系統傳遞給胃腸道的神經叢或平滑肌細胞,更經由腦-腸軸上的其他通路如內臟刺激神經傳導通路、神經-內分泌-免疫調節通路以及應激作用通路,來維持個體一旦其中一個通路出現障礙時,則可分泌相關神經化學傳導物質作用於胃腸道而引起IBS症狀的衍生3, 5,因此IBS患者必然存在腦-腸軸功能的失調。 之前理論上認為IBS病因中的飲食、心理創傷、焦慮以及遺傳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近些年來已有多項研究顯示基因多態性與IBS相關,其主要包括有5-羥色胺轉運體多態性(serotonin transporter polymorphism) 、腎上腺素受體類基因多態性、細胞因子介白素-10(cytokine interleukin IL-10) 及腫瘤壞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α, TNF-α)、腸道屏障基因多態性以及心理因素基因多態性都與IBS的衍生有關。一旦這些基因某個亞型位點發生突變或缺失,便會出現基因表達異常,從而引起IBS的相關症狀8-10。 此外,Moayed P等人11亦指出有2% IBS患者的SCN5A發生基因突變,其中大多數是功能喪失的突變,因而破壞NaV1.5通道功能,這是胃腸道平滑肌與心臟節律點間的主要鈉離子通道,因此會進一步影響腸道功能,而衍生IBS。這些發現為IBS及其可能治療的選擇提供了新的致病機制。 感染後IBS(post-infectious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I-IBS)是指急性腸道感染恢復後出現符合IBS的臨床症狀,而之前個體並無IBS相關的臨床表現。大部分人群的胃腸道感染可在數天內恢復,但約有10%的病患其胃腸道症狀仍持續存在,從而發展為IBS。在IBS罹患者中約有3.7-36%的既往歷中曾有胃腸道病毒、細菌及寄生蟲的感染史。因此,PI-IBS患者的糞便菌群與黏膜菌群的多樣性均低於健康對照者,而PI-IBS患者的腸道菌群與IBS-D患者相類似,由此顯示兩者可能具有共同的病理生理學的致病機制。 由研究中亦指出,曾患急性胃腸炎患者發生IBS的概率較未罹患急性胃腸炎的患者高出6-7倍。由於感染後腸道黏膜屏障破壞,黏膜肥大細胞增多並通過釋放組胺、5-羥色胺等物質使腸道收縮異常,腸道通透性及敏感性也因而增加,並從而導致IBS。此外,腸道感染亦可通過作用於菌群-腦-腸軸,而促使抗炎、抑炎細胞因子表達異常而引起IBS。 再者,個體過度不當使用抗生素不僅會破壞腸道黏膜屏障,且可使腸道菌群數量以及屬種發生改變,不僅導致耐藥菌株異常大量繁殖,更會進一步造成多重感染,因為抗生素通過作用於細菌生物合成所需物質如核糖體、DNA與RNA聚合酶、細胞膜、細胞壁來干擾細菌的生長。 腸道菌群失調(gut dysbiosis)12-15, 17 基本上,腸道是宿主與細菌之間重要的互動聚點。細菌在出生後立即定植在胃腸道中,人體腸道內微生物中細菌佔了99% 以上,總數多達100萬億,種類超過1,000種,總重量約1公斤,大約是人體自身細胞數量的10倍,其編碼基因是人體基因數目的100倍。 腸道菌群主要分為四大門類,即厚壁菌門(Firmicutes)、擬桿菌門(Bacteroidetes)、放線菌門(Actinobacteria) 以及形菌門(Proteobacteria)。不同胃腸道部位菌群的構成與濃度亦不相同,胃及小腸細菌較少,其主要為需氧菌如乳酸菌屬、鏈球菌屬;結腸細菌濃度高達1011-1012 /公克結腸內容物,其主要為厭氧菌如擬桿菌屬、梭菌屬、雙歧桿菌屬、腸桿菌屬;而大腸盲腸則以兼性厭氧菌為主,其佔總菌數量的四分之一,其優勢菌群為厭氧菌,以雙歧桿菌、類桿菌為主。體內菌群按一定比例及數量處於動態平衡狀態之中,相互依存,相互約束,並與宿主共生共存。一旦動態平衡被打破,腸道菌群因而失調,則可破壞黏膜屏障,使腸道功能紊亂,增加內臟敏感性,啟動腸道免疫反應,從而引起IBS臨床症狀18。 由近40年來的研究顯示,腸道菌群與免疫系統緊密相連,某些細菌對於人類正常生理功能而言,是具有其存在的必需性,因其有助於維持人類體內生態平衡,這些細菌也已被證實有助於維持人類腸道上皮細胞(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IECs)固有結構與功能的完整性,以及關係到血管生成以及IECs的形成與發育。此外,細菌本身會在人類先天以及後天免疫系統作業中,扮演著保護人類腸道上皮,以免其發生炎症反應。基本上,上皮細胞在調節腸道免疫中具有其核心的地位,因其可通過保持穩定溫度以及提供足夠營養,使細菌能擁有一個良好的作業及生存的微小環境。再者,益生菌本身更可促進消化、吸收以及熱量的儲存,這些或許是哺乳動物無法自行進行給與的。因此,腸道菌群不僅是一個龐大而又複雜的微生態系統,其生理意義尚有促進免疫器官的免疫反應、啟動免疫因子、增強免疫功能以及提高宿主的抗病能力2,12-14。因此,腸道菌群失調及腸道微生態環境發生變化,均可能會引起一系列的臨床症狀如腹瀉、腹脹、糞便形狀異常以及排便習慣改變。 近年來,有不少臨床研究發現「腸道菌群」的紊亂是IBS的重要致病原因之一。某些個案在胃腸道細菌感染後而衍生小腸細菌過度生長(small intestinal bacterial overgrowth, SIBO)症候群,或是在大腸內腸道菌群本身固有組成比例改變,及在經口服腸道不吸收抗生素而能夠減輕IBS的症狀。因此,有人提出腸道菌群調節以及益生菌給與治療可能是一個合理的IBS治療方式2。 SIBO是由於某種原因引起小腸內細菌種類與數量異常所導致的一組臨床症候群,其主要表現為吸收不良、腹脹及腹瀉等與IBS 相似的症狀。由研究顯示,SIBO在IBS患者腸道菌群失調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在正常情況之下,小腸比其他胃腸道具有較強的蠕動能力,在胃液、胰液以及膽汁混合液的環境下,細菌是難以定植於小腸內的。一旦發生小腸動力障礙、結構異常(輕者如腸沾黏所衍生的部份腸阻塞)、胃酸缺乏(低胃酸甚至無酸症或由藥物導致)以及個體免疫功能下降時,結腸內細菌菌群即有可能易位至小腸內定植生長,因而發生SIBO。SIBO一旦存在其可影響小腸動力、增加內臟敏感性、產生過量氣體、啟動腸道黏膜免疫反應以及增加腸道滲透性,從而加重IBS腸道症狀的發生。在臨床上,某些IBS個案使用抗生素治療,而使得部分IBS患者的症狀得以緩解,由此亦可間接証明IBS與SIBO兩者相關性的存在8。 近些年來,由於分子醫學的進步,在臨床上已被大家確認的益生菌基本生理功能機制包括有:一、益生菌與病原菌共同競爭所需要的生長營養素。益生菌與致病菌爭奪營養,從而促使致病菌得不到營養,而不能在腸內繼續繁殖與生長。二、阻斷病原菌在腸黏膜上結合的部位,使得病原菌不再著床在腸黏膜上皮細胞上,來達到繁殖生長的目的。大多數益生菌屬於厭氧菌,厭氧菌與黏膜上皮結合較為緊密,並形成一層特殊的生物膜,而可由此阻擋病原菌的侵入,使得外來菌沒有可吸附的空間及位置,並由此維持良好的微生物生態環境的動態平衡。三、使得益生菌/病原菌在腸道菌群中呈現最佳壓倒性數量黃金比例(6:1) 。因此,益生菌在防止小腸細菌過度生長及增強腸道屏障方面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四、益生菌會局部刺激黏膜上表皮的免疫作用機制。益生菌可以通過直接改變腸道定植菌群的種類,或間接增強腸道屏障功能來修飾腸道菌群失調,並進一步激活宿主的免疫功能,從而抑制異常腸道炎症反應的發生。五、直接在對抗病原時會分泌出細菌素(bacteriocin)來對抗特定的病原菌。益生菌可在腸道產生氧化氫、有機酸、殺菌素以及抗生素等,其不利於需氧菌及外來致病菌在大腸管腔的生長與定植的過程。 因此,IBS罹患者中的腸道微生態變化的主要表現包括有:1. 腸道優勢菌群數量減少;2. 腸道微生物群多樣性及穩定性被破壞;3. 益生菌如乳酸桿菌與雙歧桿菌數量減少,而有害菌屬如大腸菌群與擬桿菌屬數量的增加;4. 腹瀉型IBS較便祕型 IBS患者的腸道微生態結構與數量的變化更為顯著。 此外,在IBS腸道菌群失調中,腸道微生物定植抗力可反映腸道菌群的改變。雙歧桿菌/大腸桿菌數量比值(B/E值)可作為腸道微生物定植抗力的指標,B/E值<1表示定植抗力減弱。不同臨床症狀的IBS患者,其菌群變化與B/E值亦不相同,腹瀉型IBS以大腸桿菌數量增加為主,雙歧桿菌及乳桿菌數量與B/E值均明顯降低;便祕型IBS以擬桿菌數量增加為主,其餘菌群變化不太顯著;混合型IBS大腸桿菌數量增加為主,使得乳桿菌數量與B/E值明顯降低14。 益生菌是一種定植在宿主體內,用以調節體內菌群生態平衡,從而促進宿主健康生活的良好腸道菌群。益生菌主要成員是各種雙歧桿菌及乳酸桿菌,約佔腸道菌群的百分之八十。益生菌是人體健康不可或缺的,其可以合成各種維生素,參與食物消化,促進腸道蠕動,抑制病原菌的生長以及分解有毒害的代謝物質。因此,益生菌經由調節個體免疫、增強腸道屏障、競爭性黏附黏膜等作用機制來改善腸道功能。由研究中亦顯示,補充益生菌能夠改變腸道菌群的結構與數量,並可明顯緩解IBS症狀19, 20。 近些年來,「宏恩綜合醫院無痛麻醉胃腸內視鏡早期胃腸道癌症篩檢醫療團隊」由臨床實務經驗得知,在經由胃腸內視鏡檢查過程中(圖一),順勢給與益生菌的胃腸內灌注,其效益確實比口服益生菌途徑來得更為顯著,因胃腸內益生菌灌注可將益生菌數量在一個很短時間內,即時達到其與病原菌的黃金比例(6:1),如此更能即時展現其對人體的利益18-20。   結語及未來展望 目前 IBS致病機制尚未很明確,上述諸多研究亦顯示 IBS患者普遍存在著腸道菌群紊亂的現象,而以益生菌為主的腸道菌群做為標靶來調整腸道菌群結構及重建腸道微生態的確能夠緩解IBS的症狀。隨著內視鏡技術以及分子生物學技術的發展,未來研究應著手於瞭解IBS患者腸道菌群的具體改變以及其致病機制所在。 雖然,由近幾十年的研究中尚未發現與IBS致病有關的特異性腸道菌群甚至某種特異性細菌。但已明確發現IBS患者除了優勢菌定植能力降低、腸上皮屏障功能減弱外,細菌抗原、細菌DNA亦可能經特定途徑,導致免疫反應參與IBS的發生。目前,儘管對於IBS患者的腸道菌群的常規培養困難與菌群複雜性等問題的存在,但隨著實驗方法與新技術的發展應用,期盼在不久的將來可以腸道菌群作為標靶的IBS治療能明確的提供一個新興的治療方針。 參考文獻 1.König J, Brummer RJ: Alteration of the intestinal microbiota as a cause of and a potential therapeutic option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Benef Microbes 2014; 5: 247-61. 2.Schoenfeld PS. Advances in IBS 2016: A Review of Current and Emerging Data. Gastroenterol Hepatol (N Y) 2016; 12 : 1-11. 3.Borghini R, Donato G, Alvaro D, Picarelli A. New insights in IBS-like disorders: Pandora's box has been opened; a review. Gastroenterol Hepatol Bed Bench 2017; 10: 79-89. 4.Lenhart A, Chey WD.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ffects of Polyols on Gastrointestinal Health and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dv Nutr 2017; 8: 587-596. 5.Kinsinger SW. 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for patient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current insights. Psychol Res Behav Manag 2017; 10: 231-37. 6.Carroll IM, Ringel-Kulka T, Siddle JP, et al: Alterations in composition and diversity of the intestinal microbiota in patients with diarrhea-predominant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Neurogastroenterol Motil 2012; 24: 521-30. 7.Chassard C, Dapoigny M, Scott KP, et al: Functional dysbiosis within the gut microbiota of patients with constipated-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12; 35: 828-838. 8.Ghoshal UC, Shukla R, Ghoshal U: Small Intestinal Bacterial Overgrowth and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Bridge between Functional Organic Dichotomy. Gut Liver 2017; 11: 196-208. 9.Park JM, Choi MG, Park JA,et al: Sertonin transporter gene polymorphism and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Neurogasroenterol Montil 2006; 18: 995-1000. 10.Zhang XM, Lin ZH: Relationship between Serotonin Transporter Gene Polymorphism and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Shijie Huaren Xiaohua Zazhi 2006; 14: 1790–94 11.Beyder A, Mazzone A, Strege PR, et al: Loss-of-function of the voltage-gated sodium channel NaV1.5 (channelopathies) in patient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Gastroenterology 2014; 146: 1659-68. 12.Moayyedi P, Ford AC, Talley NJ, et al: The efficacy of probiotics in the treatment of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systematic review. Gut 2010; 59: 325-32. 13.Rondanelli M, Faliva MA, Perna S, et al: Using probiotics in clinical practice: Where are we now? A review of existing meta-analyses. Gut Microbes 2017; 22:1-23. 14.Salonen A, de Vos WM, Palva A: Gastrointestinal microbiota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resent state and perspectives. Microbiology 2010;  156: 3205-3215. 15.Tack J, Vanuytsel T, Corsetti M: Modern Management of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More Than Motility. Dig Dis 2016; 34: 566-73. 16.Wilkins T, Sequoia J. Probiotics for Gastrointestinal Conditions: A Summary of the Evidence. Am Fam Physician 2017; 96: 170-78. 17.譚健民:不同益生菌給與途徑的分析與探討∼著重於一個醫師的順勢胃腸內灌注益生菌的前瞻式研究經驗的分享(初報)。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2017;61:40-46. 18.Yuan F, Ni H, Asche CV, et al: Efficacy of Bifidobacterium infantis 35624 in patient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meta-analysis. Curr Med Res Opin 2017; 33: 1191-97. 19.譚健民:益生菌在消化系統疾病診治上所扮演角色的今日觀。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2016;60:31-40. 20.譚健民:益生菌在臨床診治上所扮演角色的現代觀∼著重於一種大腸內益生菌灌注的新興療法之探討。2016年07月號永信藥訊電子報。

  • 常常腹痛,是吃壞肚子?還是腸躁症?

    2016-03-29
    進食和排便是人的本能之一,進食能使人有能量及體力面對接下來的工作,但某些人排便時常常有便秘或拉肚子的狀況,並且伴隨腹脹或腹痛,這些問題常會困擾一些人,甚至影響到生活品質,進而求診胃腸科或家醫科,甚至會因為擔心肚子長瘤,到醫院做了許多沒必要的檢查,耗費時間,結果症狀也沒改善。要注意以上所述的可能都是腸躁症(Irritable bowel syndrome,簡稱IBS)的症狀。 什麼是腸躁症? 腸躁症是一種受到環境因素、精神社會和胃腸生理共同交叉影響產生的”症候群”,主要是反覆出現腸道功能不良,其症狀包括腹部脹氣、腹痛、消化不良、便秘、腹瀉等腸胃道症狀。目前並無特異的醫學檢查可以來確診腸躁症,其診斷是依據病人描述的症狀,並排除其他可能引起相似症狀的病因,例如腸道感染、發炎、腫瘤…等等,才能診斷為腸躁症。 根據羅馬第三版診斷標準(Rome III criteria),在三個月內每個月至少有三天出現腹部不適的症狀,並合併下列症狀中的二項以上,症狀在確診診斷前至少發生六個月,且沒有可以解釋症狀的生化檢驗與結構問題。 (1)腹部不適或疼痛的情況在排便之後症狀可以改善。 (2)腹部不適或疼痛伴隨排便次數的改變(每天三次以上或每週少於三次)。 (3)腹部不適或疼痛伴隨排便形態的改變(軟便、水便、不成型、顆粒狀或硬便)。 依主要症狀可以分成三類: 腹瀉型(以腹瀉為主)、便秘型(以便秘為主)、以及混合型(腹瀉與便秘交替發生)。然而這三種狀況會會依時間的進展交替轉換,據統計若發生症狀轉變的狀況,腹瀉型或便秘型的病人較會轉變成混合型。腸躁症的患者也可能出現其他非腸胃症狀,常見的有頭痛、頭暈、疲倦、肌肉痛、骨盆腔疼痛與泌尿道症狀,女性的發生率是男性的2倍。 大腸激躁症的病因至今不明,可能的原因包括心理社會因素、腸道蠕動力異常、腸道敏感度增加以及神經傳導物質的失衡。飲食習慣、生活壓力、腸道內物質的刺激可能都會影響腸道的運動功能與調適能力。另外注意在嚴重的腸胃炎之後一段時間,病人出現腸躁症的機率會增加,這是因為腸胃炎讓病人腸道神經系統功能變差了。不過這類的腸躁症「預後」最好,能夠完全治癒的比率最高。 甚麼情況需要小心潛藏其他的疾病? 腸躁症患者符合下列的症狀其中一項,要小心可能有潛藏的疾病問題,需要進一步的檢查,例如大腸鏡。 (1)症狀開始在50歲以上。 (2)腹部不適或疼痛伴隨排便次數或型態的改變越來越嚴重。 (3)無法解釋的體重減輕。 (4)夜間性的腹瀉。 (5)有腸胃相關的癌症或發炎性腸道疾病家族史。 (6)大便出血或有黑便的症狀。 (7)無法以其他疾病解釋的缺鐵性貧血。 腸躁症的治療: 近年來腸躁症的治療建議以生理症狀的治療、情緒壓力的紓解以及生活行為的改變等多方面來進行,特別是飲食和運動的調整。 (1)飲食控制:飲食上建議以低短鏈碳水化合物飲食(Low FODMAP diet)為主,能改善腸脹或腹痛的狀況,因為高碳水化合物不易吸收,容易產生脹氣,並且記錄糞便型態和飲食日記,而較適合飲食包括魚、全麥、米飯、麥麩、優格、香蕉、小黃瓜、草莓、柳橙、藍莓、胡蘿蔔、番茄、鳳梨、青椒、甜椒。 (2)生活型態調整:建議利用運動或是適時安排休閒活動放鬆情緒,以減少生活及工作環境產生之壓力,另外也應保持充足的睡眠。運動方面則建議每日20分鐘的健走,若身體狀況許可,可逐步增加運動量。生活行為上要避免在高張力的工作環境。 (3)藥物治療:腸躁症要根據不同症狀給藥,無法以單一種藥物治療,且藥物治療無法完全治療腸躁症。腹瀉為主的病人可適時使用嗎啡類衍生物(如loperamide)來預防腹瀉,但對於整體症狀如腹脹,並無明顯改善效果,而抗憂鬱藥物或抗痙攣藥物,可以改善整體症狀與腹痛,抗痙攣藥物可改善飯後腹部絞痛;另外益生菌也有不錯的效果,對以便秘為主的人來說,可使用適當的軟便劑,給予鎂鹽和乙二醇藥等藥物,減少排便的困難。 (4)輔助治療:有研究指出中藥使用也有部分療效。 腸躁症不是一種疾病,症狀雖然不容易治癒,但只要生活型態和飲食調整得宜,想辦法讓症狀緩和下來,並學習漸漸別太在意症狀,並配合藥物症狀治療,腸躁症的負面影響就會越來越小,腸道健康之路就不遠了。 本文作者:彰化基督教醫院家庭醫學科 楊秉鈞醫師 吳美鳳主治醫師

  • 不可忽視的現代人文明病-惱人的腸躁症(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2014-10-24
    27歲的小陳,常常在吃完飯後,腹部陣陣絞痛。衝到廁所痛快一陣子後,卻又像個正常人,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平常沒事偶爾發作便算了,腸子卻特別愛在公司案子多、工作壓力大的時候來作怪,讓他困擾極了。 40歲的小玲,偶爾就會便秘和腹部悶脹情況,需要軟便藥的幫忙。如果那一陣子店裡生意特好,忙不過來的時候,腸子似乎就不動了,甚至一兩個禮拜都不會想上廁所。非得靠灌腸藥物加上強力瀉劑,才有辦法改善那種惱人的便秘和腹部悶脹感。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消化內科主治醫師藍鴻杰指出,小陳和小玲很有可能都是「腸躁症」的患者。腸躁症是一種反覆性的腹痛、或腹部不適,合併改變大便習慣或狀態的症候群。病患腸道往往是「功能」上的異常而非「結構」上的病變,因此,即便安排許許多多的消化道檢查,卻又找不出任何異常。 在這群病患中,有些病患腹痛時會合併便秘,有些人則合併腹瀉,更有一群少見的病患則是混合著便秘及腹瀉交替發生。根據統計,在美國約有十分之一的人口有這方面問題,而在世界各地,發生率也約略在此數字上下,算是一個很常見的症候群。 藍鴻杰指出,根據第三版的「羅馬準則」(RomeIIIcriteria),要確定診斷腸躁症,病患在症狀上必須有腹部不適或腹痛。在發作頻率方面,過去的3個月內,每個月至少發作超過3天;發作時間則超過6個月。 在排便方面,至少要符合下列任二種情況:腹部不適隨著解便而改善、腹痛發作伴隨著排變次數的改變、腹痛發作伴隨著糞便外型或質地改變。 另外,病患的某些徵兆也可以提供腸躁症診斷線索:上廁所時即使非常用力,大便仍有解不乾淨的感覺、脹氣、大便帶著黏液、排便非常得緊急,特別是在腹瀉型的病患。 然而,若是出現所謂的「危險徵兆」時,則需立即與醫師討論進一步檢查事宜。這包括體重減輕、血便、持續性的腹部疼痛或是貧血等狀況。腸躁症的病患身上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危險徵兆,他們或許真的有腸躁症,但卻有可能同時合併其他的疾病,如腫瘤或腸炎。 在確認了腸躁症的診斷後,到底病患腸子發生甚麼問題?目前較為可信的機轉有數種,包括:腸道蠕動的不協調、內臟神經的過度敏感、腸道黏膜發炎或是屏障出了問題、腸道內的「好菌」和「壞菌」比例失衡、大腦與腸道間的交互影響。也因為可能的原因甚多,又牽涉到腸道與神經系統間的交互作用,治療起來格外需要病患和醫師間的信賴與耐心等待。 藍鴻杰強調,每位患者要治療時都要有的認知就是:腸躁症是可以控制的、慢性的、良性的症候群。首先,只要沒有禁忌,強烈建議要養成運動習慣。透過適當運動便可以改善腸躁症症狀。再來建議病患幫自己的腸子寫日記,記錄自己腸躁症發作日期,發作頻率,發作時的疼痛或不適程度,當時糞便狀態,以及當時所吃過的東西。透過腸道活動的日記和醫師溝通,病患會比較有機會用客觀方式知道自己問題在哪。而食物紀錄,也比較有機會讓自己發現哪些是適合的食物,哪些則是碰不得。 當這些簡單易行方式仍然不能有效改善症狀時,就有需要進階的藥物治療。包括膳食纖維、抗痙攣藥物、止瀉劑、抗生素、甚至是使用低劑量的抗憂鬱藥物或其他替代療法來控制症狀,都要在醫師診間和自己的生活圈中往返多次諮詢之後,才有辦法得到最理想的控制方式。建議有相關問題的病患可以到消化內科門診做進一步諮詢。 本文作者:臺北市立聯合醫院 陽明院區 消化內科 藍鴻杰醫師

  • 現代文明病的產物-腸激躁症候群導致長期身心不協調!

    2006-08-11
    在這樣一個充滿壓力、緊張現代社會,文明帶來的並非進步,卻是更多的身、心不協調,「腸激躁症候群」即是這樣的產物。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醫師黃裕昌說,「腸激躁症候群」病人會抱怨,長期間斷地出現水樣腹瀉,常在清晨或是早餐後腹瀉加重,造成工作上困擾。在排泄三、四次帶大量黏液軟便後,整天都不會再出現不適,有些人則是整天在拉肚子的或是只在夜間拉肚子。 另一類典型患者,則表現出慢性腹痛及便秘,在排便後這種下腹部的疼痛會獲得緩解,有些人或許還會覺得肚子脹得不舒服、背痛、胃灼熱感、疲倦、心跳加速等症狀。 「腸激躁症候群」原因為腸子運動發生了改變,腸子活動力增加的會造成腹痛與便秘,腸子活動力降低的會發生腹瀉,也有些人是便秘與腹瀉交替出現,除了腸子肌肉功能潛在異常可發生腸激躁症候群外。他表示,研究發現某些激躁性大腸毛病患者與情緒精神有密切關係,患者往往伴隨失眠、焦慮、憂鬱、乏力等症狀產生。症狀雖會自行緩解,但又常因飲食改變或精神因素而復發。有憂鬱症,歇斯底里症,強迫性人格等,亦常見有激躁性大腸病。 「腸激躁症候群」在中醫屬於「腹痛」、「便秘」、「泄瀉」等範疇。主要由於情志失調,導致肝脾不和,腸道氣機不利,傳導失司。此外飲食、勞倦、寒濕等因素,均會對病症有所影響。本病除了精神調適外,可從肝、脾、腎、腸道調理治療著手。 此症在臨床上常見可分為四型: 症型 症狀 治療方 肝鬱脾虛型 情志怫鬱,心情調適不當即腹痛、腸鳴泄瀉、腹瀉後腹痛減,煩躁噯氣。 痛瀉要方合四逆散 脾虛不運型 面色痿黃,食慾不振,神疲乏力,腹脹泄瀉,便中挾有不消化之物,甚則面浮足腫者。 參苓白朮散 脾腎陽虛型 泄瀉日久不愈,多在黎明之前發作,腹痛便溏,形寒肢冷,腰膝痠軟。 附子理中湯合四神丸 腸道津虧型 羊屎狀便,大便三、四天一次,小腹痛,失眠煩悶,口乾舌燥。 增液湯、一貫煎 針灸療法常用穴位  體針穴位:脾俞、大腸俞、天樞、足三里、三陰交等穴位。  耳針穴位:大腸、小腸、交感、神門、皮質下等穴位。 「腸激躁症候群」與精神情緒因素有關,患者應適時紓解壓力,抒發情緒,消除緊張,安撫恐懼,並多練習放鬆、呼吸等方法來調適心情,對病情有緩解作用。再則要適度運動及休閒娛樂,有助於身心調適。至於飲食方面,減少油脂、咖啡、巧克力、辛辣等刺激性食物的攝取,以減少腸胃道的刺激分泌。如此在醫師正確的診療及患者身心調適的配合下,這現代的文明病,將不再是困擾! 本文由【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提供

  • 群魔亂舞「腸」道不寧!情緒緊張與睡眠障礙也有關係∼

    2006-08-10
    大腸激躁症困擾許多現代人,發生率高達百分之廿。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中醫部主治醫師蔡嘉一說,精神緊張和經常外食,容易造成腸胃功能失調,雖然沒有致命危險,但其中四成以上的病患,情況嚴重到不敢出門,日常生活與社交活動大受影響。罹患率高的婦女同胞尤其要注意,宜早日尋求對症治療。 蔡嘉一醫師指出,大腸激躁症病患的男女比例約為一比四。雖然發生率很高,但大多數患者沒有血便、黑便或發燒症狀,因此容易被忽略。大腸激躁的症狀包括腹脹、腹痛、腹瀉、便秘、大便帶黏液、感覺排便不乾淨、腸鳴、易排氣等。如果在過去一年中,前後約有十二週出現這些腸胃功能失調的情況,應該就是大腸激躁症纏身了。 大腸激躁症之所以發作,常受情緒緊張影響,睡眠障礙和月經週期也有關係。 蔡嘉一醫師最近診治一名六旬家庭主婦,據稱,她一個月來腹瀉反覆發作,每次如廁前,腹部都會有脹痛感,且在起床與三餐飯後,都必須跑廁所。另外,她總是解黃色或咖啡色的稀便,甚或含有未消化的菜渣,種種跡象都讓她懷疑自己罹患惡疾。起先向西醫部門求治,做了胃鏡及大腸鏡等檢查,卻未發現異常。既然西醫處置未見起色,她便轉至中醫。 經過辨證論治,蔡嘉一醫師發現她是證屬脾腎陽虛,肝氣犯脾的合併證型,於是以附子理中湯配逍遙散加減治療,將近三個月後就不再發作。蔡嘉一醫師說,中藥治療腸胃道功能性疾病,具有整體調養的優點,早獲肯定。最近為收集更多科學證據,將展開進一步臨床研究。 新聞資料來源: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 六成空姐『大腸生理時鐘』不正常,疑罹患腸躁症!

    2005-10-24
    案例說明:『我的工作就是往來世界各地做長途飛行,在忙碌工作與緊張壓力下,根本無法規律飲食與休息,導致大腸生理時鐘紊亂,經常無法規律上廁所,還出現肚子痛、腹脹的症狀,心情與工作大受影響。就算我強忍不舒服的感覺,或是使用偏方治療像是吃乳酸菌,只能暫時解除心理上的痛苦,完全無法改善症狀,讓我每天都像沉淪在永無止境的苦海。』--- 航空公司國際線空姐,倪小姐,27歲 不要以為這只是單純的空姐個案,你確定你的大腸生理時鐘正常嗎?你是否患有腸躁症不自知,導致大腸生理時鐘停擺?空姐調查指出,因工作型態與大腸生理時鐘不正常,六成空姐有腸躁症困擾,就醫率卻低於3%。台北長庚醫院腸胃肝膽科陳邦基醫師針對「亞洲腸躁症醫學報告」,指出國內民眾對於腸躁症認知與關心遠低於其他國家。台灣便秘型腸躁症病患有排便不規律,加上脹氣和肚子痛等症狀,導致大腸生理時鐘運作異常而不自知,但是民眾多誤信廣告或錯誤治療,使得病患持續忍受疾病的痛苦。根據最新亞洲研究顯示,正確治療方式讓八成病患感到滿意並希望繼續治療。現場並有大腸健康操表演,教導大家如何透過運動維持正常大腸生理時鐘。 一份針對300位空姐所進行的空姐調查顯示,空姐因為工作忙碌,長途跨時區飛行,無法按時飲食和排便,加上生活飲食不規律,導致大腸生理時鐘紊亂,有近六成(58%)空姐經常感覺肚子脹,排便硬硬的不容易排出,或肚子痛不舒服,罹患便秘型腸躁症而不自知。49%空姐曾使用乳酸菌;53%空姐曾經使用纖維素,21%曾使用花草茶;18%則曾服用成藥,試圖解決腸躁症困擾,然而,不舒服症狀依然持續,更有高達八成的空姐(83%)表示自己的腸躁症症狀已經超過一年,顯示空姐在亮麗外表下,腸躁症問題嚴重, 內在大腸生理時鐘已然停擺,嚴重影響身心健康,但卻僅有3%空姐曾至醫院尋求專業諮詢,突顯空姐對腸躁症不了解也不關心,不願正視腸躁症並進行積極治療,以致得忍受腸躁症的痛苦。 陳邦基醫師表示,排便不規律,連帶出現脹氣、肚子痛等症狀,已經不是單純「不順暢」,很可能就是罹患腸躁症。現代人壓力大、生活習慣不正常,容易因腸躁症而出現大腸生理時鐘紊亂,像是空姐、名模、高科技或行銷傳播業等,都是罹患腸躁症的高危險群。因此,國人有必須正視疾病勇敢求醫;同時使用正確治療方式,才能快速重新啟動大腸生理時鐘,讓大腸生理時鐘持續的正常運作,擁有健康美麗身心。 陳邦基醫師說明亞洲大型跨國「亞洲腸躁症醫學報告(ZapMaster 新型的5-HT4於腸躁症病患之療效,耐受性,安全性之亞洲主要研究)」時,明確指出國人對腸躁症認知不足,亦不願尋求專業治療。在10個國家分頭舉行,由1,500位醫生出面進行,邀請14,541名便秘型與非腹瀉型腸躁症患者參與的亞洲大型研究,在全球腸躁症盛行率為10%的情況下,台灣地區之醫院收案治療病患僅有200名,遠低於韓國6,000人、中國5,000人、泰國1,200人,顯示國人對腸躁症之認知度與關心程度遠低於其他亞洲國家,更不習慣尋求專業醫療與藥物治療解決腸躁症問題。 「亞洲腸躁症醫學報告」顯示,80%患者對傳統治療不滿意;79%患者以前的治療方法曾產生副作用;79%患者從未使用過治療藥物,由此可知多數患者都曾透過乳酸菌、酵素、高纖食品、民俗療法或其他醫療方式等治療腸躁症,卻無法有效改善症狀,仍然為腸躁症所苦。調查結果同時顯示,改採新型的5-HT4做為治療方式之患者滿意度高達八成(79.9%);76%患者希望持續使用新型的5-HT4進行治療,顯示新型的5-HT4的確能有效改善並解除便秘型或非腹瀉型腸躁症患者之症狀。 腦神經、中樞神經與腸神經共同組合成神經傳導系統,控制腸道蠕動,讓人體得以維持正常的大腸生理時鐘運作,正常且規律的蠕動、排便。當神經傳導系統出問題,無法正常傳遞生理訊息,腸道蠕動異常,容易感覺疼痛,就可能產生腸躁症,導致大腸生理時鐘無法正常運作,無法正常且規律的排便,並會脹氣、腹痛。 「亞洲腸躁症醫學報告」顯示,新型的5-HT4能有效解決便秘型或非腹瀉型腸躁症患者的症狀,是領先通過美國FDA與衛生署核准通過有效使用在便秘型腸躁症病患的治療藥物。歐美多年大型研究報告亦顯示,新型的5-HT4有效改善便秘型腸躁症患者之症狀,提升患者工作能力與生活品質。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