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科精準醫療趨勢 屈光白內障術中即時測量新科技 成全擺脫眼鏡的心願

    2020-01-15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彰化秀傳醫院副院長暨眼科主治醫師 林浤裕、中壢大學眼科診所院長 林鴻源 40歲李先生,工作為鎖匠。因工作所需,常長時間借助LED強光單眼直視鎖孔構造開鎖。某日,察覺右眼出現霧茫茫一片,赴醫就診檢查,確認因水晶體混濁阻擋,直接影響視力,確診為白內障。 收治個案的彰化秀傳醫院副院長暨眼科主治醫師林浤裕表示,李先生由於水晶體中央部位混濁程度高,若使用傳統光學檢查設備,容易因水晶體混濁干擾量測的度數,造成術後恐存有度數,幸好,現在可透過「術中即時測量科技」解決此困境。 於手術中移除掉混濁的白內障後,搭配「術中即時測量科技」,能植入準確度數的人工水晶體於準確的散光軸位置、精準定位、再次驗證,使術後滿意度更為提升。李先生術後恢復良好,測量裸視為1.0且沒有殘餘散光,順利回到工作崗位。 50歲陳先生,為了找回視力,3年前接受雷射近視手術,成功擺脫戴了數十載的沉重眼鏡。過了幾年,發現看電腦螢幕越來越霧茫茫,就醫後確診為水晶體混濁阻擋導致視力0.4,確診白內障。 陳先生上網搜尋資訊發現,年紀大面臨水晶體老化混濁的問題與雷射近視手術角膜弧度改變問題無關聯,水晶體老化混濁仍須接受白內障手術,但卻可能需要再次戴回眼鏡,不禁感嘆好不容易重獲的裸視感又將被眼鏡束縛。 所幸,陳先生的主治醫師中壢大學眼科診所院長林鴻源告知,可透過新科技「術中即時測量科技」,提高測量屈光度數精準性,大幅提升術後不再需要配戴眼鏡的機率。術後,視力恢復1.0,讓他直呼重回裸視的感覺真好! ---------------------------------------------------------------------------------------------- 根據檢保署統計,白內障手術一年近20萬例,居國內三大非緊急手術之冠。林浤裕解釋,在眼球內瞳孔之後方有一透明組織稱為「水晶體」。當原本透明的水晶體變為混濁時,導致光線無法折射聚焦,而造成視力模糊不清,稱為「白內障」。 白內障嚴重時,會造成視力衰退、視力模糊、影像重疊、眩光及光暈、夜間視線不良、對顏色辨別能力降低,甚至影響日常生活或工作。高危險族群為高度近視、高齡長者、糖尿病、高血壓、家族史、長期服用類固醇或戶外活動不遮陽等。 白內障治療仍以手術為主,點眼藥水僅能暫緩病程,並無有效治療。手術方式為摘除白內障水晶體後,再植入人工水晶體。林浤裕提醒,過度成熟的白內障,會引起青光眼、葡萄膜炎,故不宜等到白內障過熟時再手術,以免發生合併症。 林浤裕指出,傳統白內障手術可植入的水晶體,有許多材質、度數、單焦或多焦等各式不同功能性可供選擇,有助於矯正術後視力恢復狀況。 許多人誤以為接受白內障手術後,除了重見光明,甚至可擺脫眼鏡,事實上,本身就有散光、高度近視、遠視、老花等問題的患者,若採用傳統白內障手術,即便用了最貴的人工水晶體,術後卻仍可能看不清楚,若視力未達標還可能需要第2次的手術,術後不滿意的人數高達6~7成。 他解釋,因為傳統白內障手術是在術前測量患者的屈光度數,但由於混濁的水晶體尚未移除,因此在量測時有可能會發生度數的落差,無法真正掌握患者的真視力;而接受過雷射近視手術,以及高度近視患者,則分別因為角膜弧度改變、眼軸長度拉長,進而導致術前測量準確性較差。 顯示「測量病患度數的精準性」,是影響白內障手術後視力清晰度的重要關鍵之一。所幸,目前有機會透過「術中即時測量科技」突破此瓶頸,手術中可即時量測患者度數,做出度數調整判斷,讓患者有機會完全擺脫眼鏡,重回裸視1.0的清晰人生。 林鴻源解釋,「術中即時測量科技」以單點無害雷射光進入眼球,經生物辨識影像引導系統測量角膜弧度、散光軸度,精準掌握患者眼睛度數,算出最適用的人工水晶體度數;術中能引導人工水晶體擺放到最佳位置,並即時串流數據,找出最佳屈光度術;植入水晶體後 再次測量驗證度數和位置精準。 林鴻源表示,採用屈光白內障手術,能進一步提高視力矯正精準性,以及屈光可預測性,減少患者術後殘餘散光的機率,幫助病患完成擺脫眼鏡的心願。而根據215名曾接受過雷射近視手術,之後採屈光白內障手術患者的研究中顯示,相對傳統術前測量,新科技的術後滿意度提升約五成。

  • 獵殺超級細菌計畫!長庚開發預測模型抓菌

    2020-01-09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圖片提供/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治醫師 王信堯、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任 盧章智 圖片來源/ Freepik 全球正面臨超級細菌擴散、抗藥性日益嚴重等問題!你知道嗎,全球每年有70萬人死於抗藥性;到了2050年,每3秒就可能有1人死於抗藥性。這是因為抗生素濫用,導致具抗藥性的「超級細菌」產生,使患者面臨無藥可用窘境。 能抵抗3種以上抗生素的細菌,就稱為「超級細菌」。抗藥性極強的「超級細菌」,未來除可能面臨無藥可醫狀況外,另外更須面對的是,由於無法使用臨床的檢驗方法檢驗而出,不但加重治療困難度,錯誤用藥更增強其抗藥能力。 為突破「超級細菌」檢驗困境,林口長庚醫院與長庚大學、中央大學跨領域合作,運用AI人工智慧開發出「超級細菌預測模型」,可更快速、正確地進行微生物特性鑑定,幾秒鐘內即可完成預測,並達到80%的用藥準確性,成為對抗微生物感染的一大利器。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治醫師王信堯表示,微生物學家已經發現不少超級細菌,例如金黃色葡萄球菌、腸球菌、鮑曼不動桿菌等。其中,金黃色葡萄球菌最廣為人知,但盤尼西尼(青黴菌)的發現,使人類不再因小傷口就感染死亡。 而在抗生素濫用狀況下,卻使得金黃色葡萄球菌抗藥力不斷增強,治療愈來愈不容易。王信堯說明,通常萬古黴素已是治療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的最後藥物,但,目前已出現可對抗萬古黴素的金黃色葡萄球菌Hvisa的究極細菌。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任盧章智表示,超級細菌對健康照護所帶來的挑戰日益嚴峻!已有本土及國際的研究指出,超級細菌的盛行率高達7.5%;世界衛生組織甚至預測,到2050年,將無合適的抗生素可治療感染症。 在這個越來越多「超級細菌」異軍突起的年代,除了關注是否有突破性的新藥可對抗外,還須檢視超級細菌是否能在第一時間被檢驗單位檢測出來!王信堯解釋,抗藥性超級細菌有時可被檢測出來,但大多數卻常躲藏在無抗藥力的菌群中,其比例甚至低到10~100萬隻細菌中才有一隻存在,使得臨床檢測出現完全無法檢測到的難關。 導致感染症病患到院後,由於無法即時偵測到體內的超級細菌,往往必須歷經多種藥物嘗試、治療失敗、嚴重併發症等過程後,才有辦法證實超級細菌的存在與種類,並對症下藥。王信堯提到,不但加重治療困難度,反覆錯誤用藥更增強其抗藥能力。 因此,林口長庚醫院於多年前就高度重視微生物檢驗的重要性,引進並臨床使用質譜儀(MALDI-TOF),廣泛用於微生物菌種的鑑定。研究團隊利用其所產生的數據,進一步使用人工智慧分析技術,成功從大數據中解讀出超級細菌可能的抗藥機制,就能成功預測超級細菌。 王信堯說,利用「超級細菌預測模型」進行微生物特性鑑定,只需要使用質譜儀資料即可,不須額外的檢驗操作,幾秒鐘即可完成預測;經過反覆驗證後,其正確率可達80%,具高精準度和高時效性;且每次操作都能產出相同結果,不會因操作人員不同而有結果差異,減少許多額外的檢驗操作及人為判讀。 目前,「超級細菌預測模型」技術已可運用於臨床微生物之檢驗,並應用在臨床實務,可以快速的檢測到臨床方法無法偵測得的超級細菌,幫助醫師提早數天得知病患是否為超級細菌感染,以進一步更準確的施用正確抗生素,治療不再多走冤枉路,更能有效降低感染惡化成敗血症,甚至死亡的憾事發生。 盧章智進一步說明,「超級細菌預測模型」的臨床使用成效顯著,除已申請專利,這項研究成果更榮獲2017年台北國際發明展金獎,並刊登於2018年10月國際微生物研究學界著名期刊「微生物研究先驅(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 目前,研發團隊也將此人工智慧發明方法廣泛運用於其他超級細菌,逐步進行各超級細菌抗藥性預測研究,希望可將此技術推廣應用至更多重要的超級細菌,以期建置一超級細菌預測平台,造福更多病患。

  • 無痛性血尿竟是膀胱癌!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提升存活率

    2020-01-06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奇美醫學中心泌尿腫瘤科主任 劉建良 70歲A先生,因為血尿就診。在使用膀胱鏡檢查時,發現膀胱有腫瘤,經由切片確診為膀胱癌。接受經尿道膀胱腫瘤切除手術後,發現腫瘤已侵犯到肌肉層,電腦斷層掃描也發現周邊脂肪組織有異,且骨盆腔淋巴結有腫大現象,臨床期別為第四期。 收治個案的奇美醫學中心泌尿腫瘤科主任劉建良建議進行化療,但患者因腎功能不佳且擔心化療副作用,僅願意接受免疫檢查點抑制治療。在6次治療之後,接受根除性膀胱切除及骨盆腔淋巴清掃,切下來的檢體僅有殘存的膀胱原位癌,目前術後恢復良好,持續門診追蹤,尚無復發跡象。 位居台灣男性癌症發生率排名第九名的膀胱癌,最常見的症狀是以肉眼可見的無痛性血尿為主,血尿多是無緣無故、斷斷續續、反覆的發生。分布年齡層以40歲以上中老年為主,男女比例約55:45。 劉建良表示,早期的膀胱癌(非肌肉侵犯型)治療方式,以經尿道膀胱腫瘤切除加上術後膀胱化學灌藥為主;局部晚期膀胱癌(肌肉侵犯型),以全身性化學治療加上放射線治療或是根除性膀胱全切除手術為主;轉移性膀胱癌(淋巴轉移、臟器轉移或是骨頭轉移),則以全身性化學治療為主。 他進一步說明,過去30年間,晚期患者一旦化學治療無效後,就無更好的治療方式了。直至2013年「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s inhibitors)問世,才為此類膀胱癌患者帶來一線生機。 劉建良指出,衛福部健保署於2019年2月21日公布,將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包含Nivolumab、Pembrolizumab、Atezolizumab等,納入治療包括黑色素瘤、非小細胞肺癌、典型何杰金氏淋巴癌、頭頸部鱗狀細胞癌、肝癌、胃癌,以及泌尿系統相關的泌尿道上皮癌、腎細胞癌等8種癌症。 並於同年4月1日起,以治療800人為目標,投入8億元經費支應。以目前市面上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自費藥費約100~300萬元不等,健保給付帶給癌友無限希望。 劉建良提到,依照目前大多數的臨床試驗結果,單獨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癌症的有效率,多半只有大約20∼30%左右,顯示多數人仍是無效的,但若是有效,效果通常極為明顯。簡單而言,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就是喚醒身體的T細胞來攻擊癌細胞,所以如果患者本身的T細胞缺乏,抑或是T細胞功能差,就會影響免疫治療對他的效果。 他觀察發現,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用於在泌尿道上皮癌(膀胱癌、腎盂癌或輸尿管癌等),經過健保申請符合治療條件的病人約有30人,其中,具有療效的病人大約佔有55%,是8種癌症裡面治療效果最好的。 劉建良就本身臨床經驗說明,該院每年診斷的泌尿道上皮癌新病患大約有200~250人,其中,晚期膀胱癌病患大約有兩成五。在目前的治療下,五年存活率僅有二至三成。他強調,現在於化療無效後,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能進一步延長存活時間6~10個月,並幫助減輕痛苦,改善生活品質。

  • 深部腦刺激手術助陣 帕金森氏症病友不抖了

    2020-01-04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雙和醫院神經內科醫師 洪千岱、雙和醫院神經外科醫師 羅偉倫 61歲張先生,從事廣告工程工作,閒暇時喜歡釣魚,生活愜意美好,卻在40歲左右檢查出罹患帕金森氏症。初期,以藥物治療就能控制病情;後期,服用多種藥物仍無法有效控制,嚴重性顫抖使他無法站立、寫字、穿衣、喝水等,更無法繼續工作,更別說他喜愛的畫畫、攝影、海釣。 雙和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洪千岱表示,在經由雙和醫院神經內外科團隊鼓勵下,張先生採用了羅莎機器人手臂(ROSA)執行帕金森氏症的「深部腦刺激手術」(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術後恢復良好,也可以寫字、穿衣等,甚至能騎車帶太太開心出遊。 帕金森氏症為成年人最常見的動作障礙疾病之一,約每1千人會有3人罹患此疾。常見的症狀為手抖、四肢僵硬及動作緩慢。隨著時間推進,病徵會日趨嚴重,病患會開始出現臉部無表情、走路步態變成小碎步,以及重心前移易跌倒等,生活品質受到極大影響。 洪千岱指出,目前帕金森氏症的首選治療為左多巴等藥物,目的是為了補充腦部黑質神經細胞死亡後缺乏的多巴胺。大多數患者初期接受藥物治療症狀均能控制良好,部分患者在藥物治療5~7年後會產生嚴重的藥物波動及異動症,使治療效果變差。 而案例中的張先生發病年齡較早,因此,到了60多歲就已嚴重退化,更需要接受「深部腦刺激手術」,透過持續電擊來緩解症狀。 雙和醫院神經外科醫師羅偉倫表示,「深部腦刺激手術」是藉由植入胸前皮下的脈衝產生器(電池),以電流刺激於植入腦部的電極(晶片),目的為改善異常的神經功能,而達到症狀的控制。 深部腦刺激手術的成功與否,取決於置放電極位置的精確度。傳統立體定位手術精準度約在2~4毫米左右,誤差大多是來自於影像扭轉,以及定位裝置刻度變化,或手術時間過長產生腦偏移等原因。手術中如有誤差,術後可能會引起臉部抽蓄、麻痺等副作用。 而張先生的手術是透過電腦自動控制的ROSA機器人手臂來進行,它能在術前術中即時規劃手術計畫;機器手臂會自動導引至計劃方位角度,大幅縮短手術時間,及將誤差降至1毫米以下,提升手術的成功率,並降低併發症機率。 羅偉倫說明,不僅如此,ROSA機器人手臂還可以在手術過程中即時電刺激,能立即確認治療效果。而且,由於植入位置精準,患者術後副作用較少,腦部刺激器的耗電量也較低。 過去,深部腦刺激手術費用動輒上百萬,現在健保已核准在特定情況下,給付深部腦刺激手術所需的電池等耗材,患者只需自費約30萬元左右,大幅降低病患的負擔,擺脫顫抖的人生。

  • 偏鄉洗腎別擔心!北榮導入「雲端照護醫療管理系統」,讓居家腹膜透析更安全

    2019-12-27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臺北榮總內科部腎臟科主任唐德成、臺北榮總內科部腎臟科主治醫師 黎思源、臺北榮總內科部腎臟科主治醫師 李國華 30歲李小姐,金門人,學生時期體檢就發現患有第二型糖尿病和高血壓、高血脂,因血糖控制不佳,導致罹患慢性腎臟病四期。與先生婚後多年雖曾三次受孕,但因健康因素影響未能成功生產。 因此,當李小姐發現又再次懷孕的當下,因為擔心重蹈覆轍以失望收場,決定遠從金門來到北榮尋求腎臟科及婦產科的專業協助,充分了解生產後她可能會面臨終身洗腎的狀況,仍願意靠著飲食衛教及藥物調控,最終成功產下一子。 產後半年,門診追蹤發現,李小姐的腎絲球廓清率(eGFR)掉到10mL/min/1.73m2以下,同時出現體力逐漸變差、水腫、搔癢等腎衰竭症狀,需靠終身洗腎救命。 透過北榮醫病共享決策(shared decision making)透析模式衛教,李小姐考量金門醫療資源不足,以及為了返回工作崗位,選擇腹膜透析做為洗腎方式。並加入北榮雲端照護醫療管理系統,只要每晚自行操作腹膜透析機器,醫療團隊就能掌握,免去周周當「空中飛人」之苦。 台灣洗腎盛行率世界第一,堪稱洗腎王國。依據國民健康署調查發現,國內20歲以上成人每10位就有1位患有慢性腎臟疾病,洗腎人口逾8萬人,並以年增1萬2000人的速度持續增長中。 慢性腎臟病的高危險群,包括65歲以上長者、糖尿病、高血壓、肥胖、心血管疾病、腎臟病家族史、痛風、蛋白尿等。台灣腎臟醫學會腎臟病登錄資料統計,洗腎患者中,43%是糖尿病患者、腎絲球腎炎佔20%,高血壓佔15%,不當用藥及老化佔12%,其他為先天性多囊腎、腎結石及腫瘤。 洗腎王國之名 原來與這原因有關 台北榮總內科部腎臟科醫師李國華表示,腎臟是人體代謝廢物的重要器官,能調節身體水分、維持體內電解質平衡、維持血液酸鹼衡定、排泄體內尿毒素、分泌紅血球生成素、活化維生素D等功能。 因此,慢性腎臟病可說是許多慢性病的下游,如果上游疾病未能積極控制與治療,幾乎都會造成腎臟損傷。一旦腎衰竭,使體內毒素無法排除,就會出現水腫、貧血、暈眩、倦怠、搔癢、泡沫尿、蛋白尿、高血壓等尿毒症狀。 李國華進一步指出,懷孕也會對腎臟造成負擔,因孕婦的腎臟要同時負擔本身和胎兒製造出來的毒素,就算是健康的孕婦也會有水腫與蛋白尿的問題發生,對於本身即是慢性腎臟病患者而言負擔更為加重。 血液透析V.S.腹膜透析 比一比 台北榮總內科部腎臟科主治醫師黎思源指出,當腎臟病進展至尿毒症狀後,治療上有三項選擇:首選是換腎,但並非每個人都能等到腎臟可換;再來是洗腎,方法則有「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兩種。 「血液透析」是較為傳統的做法,需每週3次至醫院血液透析室報到,由醫護人員協助進行4小時間斷性透析療程;而「腹膜透析」是利用人體腹膜與透析液進行毒素清除,患者經由醫護人員指導後,可在家自行操作,便利性高。 「腹膜透析」又可分為「手動洗」與「自動洗」。「手動洗」為每日2到5次更換透析液,每次約20分鐘,持續透析;而「自動洗」是透過健保給付的自動腹膜透析機進行,只要每天睡前將機器打開,一覺醒來即完成洗腎。 採用「腹膜透析」之患者,每個月只須回診一次,檢視過去一個月的每日透析和脫水量,非常方便。不過,根據統計,有高達九成以上患者都選擇「血液透析」方式洗腎,而僅有不到一成的患者選擇「腹膜透析」。 他進一步解釋,這可能與台灣醫療可近性高,或患者憂心專業不足,抑或是年長者不願學習,才傾向將洗腎工作交予醫護人員。但血液透析耗時耗力,影響腎友與家人的生活步調,對於居住遠距偏郷者,往返醫院更是沉重負擔。 黎思源指出,採用「腹膜透析」洗腎,除了不用頻繁回診、飲食限制較少、心血管負擔較小外,也能幫助維持較好的殘餘腎功能,一邊等待換腎機會。數年後,若腹膜功能下降再轉作「血液透析」,但屆時就要做好生活型態的調整。 實證研究顯示,「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的清除率、感染率和成功率均相同,患者與家屬無須擔心其成效。但若腹部曾經做過大手術,或裝有人工肛門的病友,則不建議使用「腹膜透析」。 雲端監測系統 讓遠距醫療成為可能 臺北榮總內科部腎臟科主任唐德成表示,有鑑於患者在操作「腹膜透析」的過程中,還是可能有所疏漏。 為了及時掌握病患狀況,北榮導入「全自動腹膜透析雲端管理系統」,透過雲端加密上傳方式,將病患在家進行腹膜透析的各項生理狀況傳進醫院,除省去手寫記錄麻煩或謄寫疏漏,一旦發現問題,也可以即時電話關心,或安排優先家訪解決問題。 「全自動腹膜透析雲端管理系統」除了能幫助醫護端更能同步管理多名病患的治療狀態,也能突破居家治療的地理限制,大幅提升腹膜透析醫療品質。 李國華表示,受惠於該照護系統之便,讓腎臟醫護團隊能在雲端就能掌握患者治療現況,讓案例中的李小姐無需當個「空中飛人」,密集往返台北與金門,有更多時間能陪伴孩子,生活更有品質。 黎思源提醒,遠離腎病最重要的就是飲食,平時應避免高油、高糖、高鹽等食物;若診斷出三高,也要遵照醫囑按時服藥,控制好疾病,避免踏入慢性腎臟病的泥沼中。

  • 流感來襲!把握黃金治療期 降低併發症發生機率

    2019-12-26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資料提供/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 黃立民、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 謝思民 隨著各地氣候逐漸轉冷,又到了流感病毒猖狂肆虐的季節,一旦稍微不注意,便可能感染流感。 根據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統計,自2018年10月1日起至2019年3月23日止,共累計790例流感之併發重症病例,其中82例經審查為流感相關死亡,相當於每10位重症個案,就有1位死亡。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黃立民表示,流感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感染疾病,具有爆發流行快、傳染範圍廣泛、惡化程度高、併發症嚴重,若不慎處理,恐發生難以挽回的結果,千萬不可輕忽。 流感與感冒比一比 得到流感時,除了出現感冒常見症狀外,其病徵也更為嚴重,例如高燒不退、全身痠痛、畏寒發冷及倦怠無力等,且病程較長,約1至2週,不適程度相對提升。 除此之外,因為流感病毒也較一般感冒病毒更頑強,所以容易併發成為肺炎、腦炎,甚至心肌炎,或是病毒作用過強,導致身體免疫系統自體反噬,造成嚴重呼吸道疾病、意識不清,或是心律不整而休克,甚至死亡。 黃立民指出,流感高危險族群可分為兩種,一是感染後併發症之高風險族群,包括5歲以下孩童、65歲以上老人、免疫力低下、孕婦、過度肥胖、重病、慢性病;二是容易感染與帶原的主要族群,如學生、上班族,都應多加注意。 他進一步說明,季節性流感主要流行病毒型分別為A、B兩型,在台灣常見的病毒型為A/H3N2型、A/H1N1型,以及B型等3類。每年的盛行時間,自11月開始,於12月至隔年2月進入高峰,3月後逐漸下降。 認識A型流感V.S. B型流感 黃立民呼籲,「預防勝於治療」接種疫苗為最直接、最有效率打擊流感病毒的方式。平時也應該保持良好的生活作息與衛生習慣,勤洗手、於公共場所戴口罩,盡量阻絕流感病毒的來源。 倘若不幸感染了流感,務必盡早就醫診治,以免延誤最佳的治療時機。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謝思民指出,一旦意識到自己可能感染流感,並出現發燒症狀,應盡速就醫,在48小時黃金治療期內投藥,可減緩症狀發生、縮短病程,大幅減緩病毒於體內作用,降低腦、心臟及肺臟等併發症發生機率。 目前抗病毒藥物的種類也愈趨多元,除了常見的口服克流感、單次抗病毒針劑之外,現在也出現了單次口服抗病毒藥物,吃一顆就完成療程,但目前該藥物並無健保給付。

  • 神經外科手術的第二雙眼 新型機器人輔助顯微鏡功能再突破!

    2019-12-24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台大醫院神經外科主任 賴達明 根據衛福部統計處最新的資料顯示,民國104年神經外科手術人次共計達123,669人次,平均下來,全台每小時有超過14台神經外科手術進行,且人數逐年攀升。 台大醫院神經外科主任賴達明指出,神經外科手術本身複雜度高,手術過程宛如「炸彈拆解」,需要靠著神經外科醫師穩定精準的技術,讓每一個手術步驟皆可以準確無誤地進行。 除此之外,神經外科手術有三大關鍵手術工具,包含了顯微鏡、手術器械及電燒刀。其中,要先能夠清楚且精準的看到手術部位,才能進一步執行手術,因此,顯微鏡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賴達明提到,顯微鏡之所以重要,是在進行精密神經外科手術時,最先進的顯微鏡設備可讓醫師有更清晰的視野,且藉由高規格外視鏡技術,緩解視覺上的疲勞,讓醫師能全心執行手術,使效率更為提升。 此外,手術中有時需要移動顯微鏡從不同角度手術,目前在操作顯微鏡時,有手控、腳控或口控來調整顯微鏡移動,但回復原位時的調整需要時間,而新型顯微鏡的記憶定位功能能讓回復時的定位時間縮短。 而在執行神經外科脊椎手術的過程中,醫師為了找到最合適的角度來執刀,常需要調整姿勢,或需要長時間維持同一姿勢,長久下來對身體負擔大。好的顯微鏡,能提供更多的手術操作空間,以及讓醫師能夠有更舒適的手術姿勢。 賴達明進一步指出,目前使用手術內視鏡也是趨勢,好處是可調整不同角度的視野,但同時使用顯微鏡和內視鏡,對醫生來說過程有些繁瑣。若兩者能整合,對醫生來說是很重要的。 因此,目前神經外科手術的趨勢來看,對於顯微鏡的視覺品質要求逐步提升,而即將引進的「新型機器人輔助顯微鏡」,完全實現精神外科醫師對顯微鏡的期望,可說是神經外科手術的輔助利器,可望成為手術過程中的最佳幫手。 「新型機器人輔助顯微鏡」採用3D立體影像、4K畫質的外視鏡技術,能緩解視覺上的疲勞,增加手術姿勢的彈性;其記憶定位功能,讓醫師得以全心專注手術,使手術執行更精準且有效率;超微觀察鏡能幫助醫師快速觀察到不易看見的位置,更精確辨別病灶位置,病灶切除更加精確!  賴達明表示,台灣的醫療技術在國際早已備受肯定,而先進醫療設備的引進,對於醫療技術的精進可說是錦上添花。期待未來透過新型機器人輔助顯微鏡的輔助,能讓醫師以更自在的方式執行手術,相信手術精準度與穩定度皆獲得提升,創造醫病共好的局面。

  • 憂鬱症不哭 經顱磁刺激治療帶來幸福曙光

    2019-12-20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主治醫師 張祜銘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對於全球疾病負擔的估計,憂鬱症在2020年會成為疾病導致失能的第二位,到2030年會上升至第一位,超過其他慢性疾病,帶來龐大的社會經濟負擔。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主治醫師張祜銘表示,依據衛生福利部2002年訪問全台兩萬多名民眾所做的匿名調查,結果發現15歲以上民眾有8.9%有中度以上憂鬱,5.2%有重度憂鬱。 在環境的變遷下,憂鬱症似乎已經成為不可忽視的心理問題!張祜銘指出,必須注意的是,憂鬱症不僅僅只是暫時性的情緒低潮,憂鬱症的症狀背後,有許多生理和心理的因素影響。 從腦部影像研究發現,憂鬱症患者大腦特定功能的迴路出現問題,導致大腦對於情緒的調節出現障礙,此外,大腦神經與神經間的神經傳導物質失衡也會導致憂鬱症,如血清素、多巴胺等,證實憂鬱症是腦部功能出現病變的疾病。 他提醒,面對憂鬱症患者,不應視為是杞人憂天或庸人自擾,對於病人所經歷的負面情緒更應給予同理和支持。 目前使用的抗憂鬱藥物,如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便是透過增加病患腦中的血清素以改善憂鬱症狀,然而,研究指出大約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憂鬱症病患對藥物治療反應不佳,成為臨床上治療難題。 張祜銘指出,重覆式經顱磁刺激(rTMS,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是一種新的憂鬱症治療方式,透過非侵入性的神經刺激,作用於大腦皮質,利用磁場產生的電磁脈衝,在特定區域產生感應電流,以增進或減弱特定區域神經細胞的興奮性。 經顱磁刺激於2008年被美國食藥署認證可用於憂鬱症治療,陸續也被用於睡眠障礙、強迫症及慢性疼痛等治療。臺灣則在2018年由衛生福利部許可用於治療對藥物治療反應不佳之重度憂鬱症成人患者,至今已有許多難治型憂鬱症患者受惠,得以改善病情。 張祜銘解釋,療程無需麻醉,過程中會聽到噠噠聲,和感受到頭上有輕輕敲擊的感覺,不會有不適感,治療後即可返家,不影響日常作息。通常連續兩週治療後,約有50~60%患者的情緒能獲得改善;連續四週治療後,情緒改善的反應會更為理想。 絕大多數患者僅會出現輕微之副作用,如短暫輕微的局部疼痛或面部抽動,多數反應非常輕微。治療過程中醫師也會評估情緒及生理變化,以確保治療的安全性。目前該治療健保尚不給付,相關疑問都可至門診向醫師進一步洽詢。

  • 基因檢測的名偵探柯南 撥開「遺傳諮詢師」謎樣面紗

    2019-12-19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慧智基因遺傳諮詢師 方美雅、慧智基因遺傳諮詢師 歐承眇 剛落幕的醫療科技展顯示,強調精準醫學、精準醫療的時代,「基因檢測」為現今的醫療趨勢。但基因檢測項目五花八門,檢測報告過於艱澀難懂,因此,「遺傳諮詢師」應運而生。 基因檢測對於疾病重要性 在台灣,遺傳諮詢的起源是從1985年推行「優生保健法」,所開始進行的「家庭計劃」,其中,已包含了遺傳諮詢觀念。這時,多專注於產前及產後的診斷,試著預防先天性罕見疾病,或為孩子出生後治療做準備。 隨著基因定序技術的進步,及遺傳學科技的提升,基因檢測不但能幫助準爸媽了解胎兒健康狀況、協助民眾評估罹病風險,更是醫師為許多患者選擇治療與用藥的重要根據。 遺傳諮詢師搭起醫病溝通橋樑 然而,基因檢測的項目五花八門,報告數據艱澀難讀,更甚健檢報告,一般人不易理解,必須依靠「遺傳諮詢師」,擔任醫師與病人的溝通橋樑,從各種角度協助雙方了解檢測的整個過程,帶你抽絲剝繭了解遺傳醫學。 遺傳諮詢師可以在基因檢測各階段提供「一條龍」式的服務,從初期提供基因檢測項目諮詢;中期的檢測步驟說明;到後期的檢測報告解說,遺傳諮詢師都能給予完整建議。因此,真正良好的基因檢測,應該是要搭配有「遺傳諮詢師」的協助,才能算是完整的基因檢測。 遺傳諮詢師也是心靈導師 如果報告結果顯示異常,遺傳諮詢師也會對個案說明可能產生的影響,並且提供相關社會福利資源。慧智基因遺傳諮詢師方美雅表示,我們發現在基因檢測的過程中,患者其實很需要關懷與心靈上支持,如等待報告結果的不確定感,以及面對初次確診症狀時的慌張,都是很大的壓力。 慧智基因遺傳諮詢師歐承眇指出,遺傳諮詢師同時擁有醫學遺傳學與心理學兩大專業訓練,不僅可以做為檢測機構與醫師間的溝通窗口,更是醫師與民眾間的橋樑,也能幫助民眾做好恐慌管理;若檢測結果異常,也能即時協助導入診間就醫。 方美雅分享,臨床上也常遇到欲檢測者對於檢測項目,或是檢測廠商的選擇障礙。以最多人詢問的產前檢測為例,就有母血唐氏症篩檢、非侵入性產前染色體篩檢、羊水染色體、羊水晶片檢測等多種項目,遺傳諮詢師會詳細說明各種檢測項目的流程、所需時間及侷限性,讓其了解檢測內容後再進行選擇。 如何成為「遺傳諮詢師」 想要成為遺傳諮詢師,首先必須具備遺傳、生物醫學、諮商及心理等專業知識,還要從事遺傳諮詢工作兩年以上,並擁有臨床及實驗室實習經驗,從產前諮詢到癌症遺傳篩檢樣樣精通,才能進行資格認證考試。 在如此嚴苛的條件下,目前通過認證的遺傳諮詢師全台僅百餘人,堅強的軟實力,讓他們成為基因檢測產業當中的稀有人才。

  • 偏頭痛到底會不會好?醫師來解答!

    2019-12-17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奇美醫學中心全人醫療科主任暨神經內科主治醫師暨台灣頭痛學會理事長 林高章 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神經科第一大失能疾病-偏頭痛,原因在於,嚴重頭痛問題發作時,讓患者什麼都不想做,不但情緒飽受影響、生活品質低落,也導致工作進度落後,影響經濟產能。 據統計,偏頭痛盛行率約10~15%,目前國內約有200萬名患者,男女都有,男性約4.5%,女性則佔15%,女性較男性多3倍,而女性之所以為偏頭痛大宗,可能與女性每個月荷爾蒙週期性變化所引發。 奇美醫學中心全人醫療科主任暨神經內科主治醫師林高章表示,當頭痛成為慢性偏頭痛時,只能用「痛不欲生」形容,患者都曉得,發作時,就算喝完整瓶止痛藥水仍止不住痛,因此合併憂鬱症患者不在少數,甚至興起自殺念頭。 過去,偏頭痛從只是一種症狀,但因為影響層面廣泛,已轉變為是種疾病,由於容易反覆發作,被歸為慢性疾病,可以領3個月慢箋。目前,偏頭痛已有新治療方式,不再只是依賴止痛藥物止痛。 林高章進一步說明,研究發現,偏頭痛主要是腦內胜肽蛋白CGRP(Calcitonin-Gene Related Peptide)造成三叉神經核活化,刺激大腦皮質興奮所產生,出現包括視覺模糊、頭痛、嘔心和倦怠等症狀。 因此,若能使用CGRP拮抗劑將該物質阻斷後,頭痛緩解率高達50~70%,有一成的患者,甚至在治療期間內完全不痛,可說是偏頭痛患者,以及飽受合併症(如憂鬱、慢性疼痛等)所苦者的一大福音。 林高章表示,目前,CGRP拮抗劑剛通過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TFDA)核准進口,該針劑每月皮下注射一次,健保暫不給付。但可預測的是,未來它可以改善病人痛不欲生的情況,讓偏頭痛可以得到好的緩解。 此外,除了藥物治療,目前也有肉毒桿菌素注射可以治療偏頭痛,也無健保給付。林高章解釋,劑量為155u注射在頭部四周31處,單次費用約3~4萬不等,且每3個月必需再次注射。 他提醒,偏頭痛藥物治療固然可以減少發作頻率、強度、次數,但是如要避免疾病惡化,良好的作息及生活習慣,如適度運動、充足水分和好的睡眠,都是避免誘發偏頭痛發作不可或缺的自我管理處方。

  • 晚期肺癌不怕 基因篩檢揪出突變基因 標靶藥物接力續命

    2019-12-12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台灣癌症基金會副執行長 蔡麗娟、台灣肺癌學會理事長暨臺北榮民總醫院胸腔部一般胸腔科主任 陳育民、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肺腫瘤及內視鏡科主任 郭志熙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最新公布的全球肺癌發生率地圖中發現,台灣肺癌發生率高居世界第15名,亞洲第2,僅次於北韓;此外,肺癌死亡率連續15年蟬聯國人十大癌症第一高,儼然成為「新國病」! 癌症三冠王 醫療支出最高!死亡率最高!晚期發現比例最高! 台灣癌症基金會副執行長蔡麗娟表示,根據健保署公布最新統計,107年癌症就醫人數逾72萬人,治療癌症的醫療費用首次破千億,其中肺癌年花健保150億元,成為最花錢的癌症。 臺北榮民總醫院胸腔部一般胸腔科主任陳育民指出,更需注意的是,根據數據顯示,肺癌有年輕化趨勢,男性從72歲下降至68歲,女性則是下降到65歲,對於家庭、社會都是極大的衝擊。 此外,由於肺無痛覺神經,使肺癌早期症狀不明顯,晚期發現比例最高,超過半數確診都已是晚期。據衛福部統計,肺癌第四期為申報人數最多的階段,比率高達五成,錯失及早治療的黃金期,治療上以化學治療及標靶治療優先。 透過基因篩檢 儘早揪出突變基因 肺癌依病理表現可分為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其中非小細胞肺癌佔85%;而非小細胞肺癌中,肺腺癌就佔了六至七成,為肺癌患者的為最大宗。而肺腺癌患者又有近七成有基因突變,遠高於歐美。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肺腫瘤及內視鏡科主任郭志熙表示,而產生治病基因突變最常見的為EGFR、ALK、ROS1等,其中又以EGFR(表皮生長因子接受器)基因突變佔55%最常見。 而在EGFR無突變的病友中,4.8%有ALK(間變性淋巴瘤激酶)、2.4%為ROS1(跨膜受體蛋白酪氨酸激酶)基因變異,建議肺癌病友在確診後,應同步進行EGFR、ALK、ROS1基因篩檢,縮短檢測流程。 一旦透過檢測知道是哪些基因突變,便可以更精準使用相對應的標靶藥物,延長患者存活期。尤其現在檢驗技術大幅提升,最新基因檢測技術只需少量病理組織即可一次檢驗多基因變異,進一步規劃出對癌友最佳的治療方案。 突破治療困境 三代ALK標靶藥物接力續命 郭志熙指出,ALK陽性癌友有一線、二線標靶藥物可使用,雖有不錯的治療效果,但臨床觀察,仍有超過一半的病人會在一年內會產生藥物抗藥性,且在EGFR和ALK陽性的肺癌患者中,有六成會出現腦部轉移的問題。 他進一步說明,過去在第二代標靶藥物失效後,僅能替換化療使用。隨著醫學進展,目前,已有第三代ALK標靶藥物能突破抗藥性限制,為ALK陽性肺癌患者提供一線生機。 根據國外研究指出,針對已使用過第二代ALK標靶藥物、或是使用兩種以上ALK標靶藥物出現抗藥性的病患,無論有沒有合併使用化療,第三代ALK標靶藥物的腫瘤反應率都將近40%,腫瘤緩解持續時間延長近6個月。相較於第一代,第三代標靶藥物對腦轉移反應率超過50%,對於至少使用兩種以上ALK標靶藥物的患者,腫瘤緩解持續時間更可長達14.5個月。 肺癌治療不放棄 如慢性病般長期抗戰 蔡麗娟指出,美國研究發現,肺癌癌友普遍擔心出現抗藥性後,面臨無藥可用的困境,化療的副作用又讓癌友對治療卻步,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影響後續治療配合度與成效。 而目前,第三代ALK標靶藥物已正式在台灣通過核准,提供使用第二代ALK標靶藥物出現抗藥性的肺癌患者更多治療選項。郭志熙強調,晚期肺癌治療猶如「長期抗戰」,越來越多標靶藥物陸續加入治療行列,就能延長患者存活期。 此外,陳育民表示,針對肺癌三大異常基因EGFR、ALK、ROS1用藥,前面兩者的一線藥物在過去皆已通過健保給付,而ROS1標靶治療也在今年9月正式通過健保給付,預計每年可為病友省下超過180萬元,減輕治療負擔。

  • 腸中風導致腸衰竭 「小腸移植」為續命丹

    2019-12-11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北榮總外科部兒童外科主治醫師 蔡昕霖 65歲黃先生,11年前因突發性腹痛就醫,發現罹患罕見的腸繫膜動脈栓塞,俗稱小腸中風。術後,雖保住性命,卻失去了所有小腸,導致飲食吃完即瀉,完全無法吸收,被確診為腸道衰竭,被剝奪正常進食。 這11年來,病患只能接受居家全靜脈營養照顧,仰賴點滴維持水分與熱量攝取。然而,長期使用高濃度營養劑注射易引發如反覆菌血症、大靜脈栓塞、腎功能受損、免疫失調等併發症,讓黃先生反覆進出醫院,苦不堪言。 多次面臨生死關頭,唯有小腸移植才能續命。因此,黃先生決定勇敢面對,毅然接受移植建議,但多次突發的感染與意外,使他屢屢錯失移植機會。直到今年8月,終於等到大愛捐贈。經由臺北榮總器官移植團隊歷時11小時的手術,終於成功完成小腸移植。 經過此移植手術,臺北榮總成為國內第二家成功完成小腸移植的醫院,也在當天寫下全國唯一醫學中心,同時完成心、肺、肝、腎、胰及小腸等所有器官移植項目的紀錄。 移植團隊中的兒童外科主治醫師蔡昕霖表示,小腸移植是所有器官移植中最為複雜且艱鉅的治療,每年全世界執行的個案數目總合約為100例,遠低於其他器官,主因是手術難度高、移植後照護困難,更重要的是,植入的小腸功能無法預期。 蔡昕霖進一步說明,此類患者通常已歷經多次手術,腹腔沾黏情形嚴重,必須先剝離沾黏,並拿掉剩餘的小腸;再花時間執行動靜脈血管重建、讓血液重新灌注、腸道重建吻合,以及將植入的小腸拉出造口,作為術後內視鏡監測通道,以利後續確認有無急性排斥。 然而,術後照顧更是嚴峻的挑戰,除了讓病患開始進食,漸進式的食用糖水、流質、細碎食、稀飯等;定期以內視鏡檢查與腸道切片,判讀病理組織,以預防術後常見的急性排斥,也讓進食節奏與免疫抑制藥物劑量調整有所依據。 蔡昕霖提醒,小腸移植對於受贈者的篩選條件非常嚴格,如短腸症患者必須能夠長期存活,不能患有任何惡性腫瘤,並且通過移植評估。進行小腸移植手術的醫療團隊,必須具有一定的執行能力與規模,如具備移植團隊、術後照顧團隊、內視鏡專科醫師、病理科醫師、居家全靜脈營養照護團隊等。 他呼籲,小腸中風多發生於65歲以上、有心臟或腦血管病史者,相關族群應多注意。

  • 開啟愛滋感染者的幸福密碼 國際共識:愛滋治療U=U「測不到等於不具感染力」

    2019-12-10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感染科主任 鄭健禹、桃園醫院愛滋病照護中心個管師 林媚慧 10年前,小薇還只是學生,某天昏倒後送醫,卻不斷反覆發燒、罹患肺炎,經歷治療與檢查後,確診罹患HIV愛滋病毒。當下,小薇不知所措,除了封閉自己,還拒絕家人關心,殊不知,她爸爸雖難過,卻故作堅強,默默承受壓力。 對小薇而言,愛滋瞬間擊碎了她的夢想!單親的她一直期盼擁有一個完整家庭,如今,這夢想似乎遙不可及,甚至連閨蜜在得知她罹病之後,不但無法理解她,還逐漸的疏離。 幸好,當下仍有家人與當時男友的支持,陪伴持續回診、提醒用藥,讓小薇有力量度過最難熬的階段。小薇說,每段感情的開始,她都會勇敢坦白感染者身分,幸運的是,大家都沒有因為轉身離開。 而跟現在的先生交往兩三年後,對方提出結婚和生育的要求,她當下擔心的是,傳染給孩子怎麼辦?還是花錢人工受孕?男友居然回:「自然受孕就好啊,被傳染就一起吃藥啊!」那一刻,她確定這是真愛! 他們結婚了,也自然受孕有了愛的結晶,生下一個寶寶。現在,不僅小薇身體狀況良好,病毒量持續測不到,也因為「測不到等於不具感染力」,摯愛的先生沒有被感染,寶寶也非常健康。而家人間也因為疾病產生更多連結與情感。 這樣幸福的場景,彷彿只存在小說中,但案例中的小薇真實存在,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將故事拍攝成微電影「愛,一直都在」,希望藉更多的愛的故事,期以扭轉社會大眾對愛滋的偏見與歧視,別再讓愛滋病的汙名跟網路錯誤訊息,阻礙了感染者接受治療的意願。 積極治療刻不容緩 讓幸福真實降臨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感染科主任鄭健禹表示,據統計,台灣有3萬9000多名愛滋感染者,其中8成以上是經由性行為感染,其他傳染途徑分別為血液傳染(與愛滋病毒感染者共用針頭、毒品注射稀釋液等,輸入愛滋病毒感染者血液或移植器官)、母子垂直感染(感染愛滋病毒的媽媽可能透過妊娠期、生產期或哺乳,將病毒傳染給寶寶)。 愛滋病的病程可分為感染期、潛伏期和發病期。他說,有些人在感染期會出現拉肚子等類似感冒症狀,也可能完全無症狀,而被忽略;到了潛伏期,如沒有及時接受治療,免疫系統就開始逐步被破壞;之後就可能進入發病期,從感染者(HIV Positive)成為愛滋病患(AIDS),此時,免疫系統CD4指數逐步滑落至200以下。 鄭建禹指出,愛滋治療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有效的治療方式可以減緩免疫系統被破壞、避免發病,同時減少病毒量、降低傳染機率。因此,2016年疾病管制署推動診斷即刻服藥,只要確定感染愛滋病毒者,就可接受藥物治療,並將複方單顆藥物納入第一線處方,有助於提升感染者生活品質。 他進一步解釋,過去,感染者服藥是一天多次、一次多顆,且副作用多,影響服藥順從性;現在只需一天一顆、副作用低的抗愛滋藥物,多數患者在服用3個月左右就測不到病毒了。 愛滋感染者的幸福通關密碼「U=U」 根據國際大型研究發現,愛滋感染者接受治療,當血液中測不到病毒量且穩定長達6個月以上時,能100%預防透過性行為的途徑傳染給他人,也就是「測不到等於不具傳染力,U=U(undetectable= untransmittable)」,此為國際U=U共識。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於2018年發表,除支持U=U,並重申「唯有普及愛滋病毒治療,才能終結愛滋疫情」!然而,讓愛滋感染者接受治療仍是不容易的事情。 別讓愛滋病汙名化 阻礙感染者治療意願 桃園醫院愛滋病照護中心個管師林媚慧在陪伴愛滋感染者多年,深深體會接受、認同愛滋感染者身分的不易。她說,許多患者擔心被人發現罹病,因此不敢規律就診、持續服藥,擔心被貼標籤。 甚至有感染者對林媚慧訴說,每次的回診、服藥的當下,似乎一再的提醒自己是愛滋感染者的身分,讓他痛苦萬分;而服藥的時候,又得擔心旁人的關心,讓罹病原因曝光,寧願放棄治療。 她印象最深的是,有個案在服用半年藥物,篩檢已測不到病毒量後,再也沒有規律回診用藥;直到兩年後,因病再次復發就醫,當時已經虛弱到需住院治療,但他為防家人得知而拒絕治療,5個月後就離世了。 但也有患者定期回診、規律用藥,持續測不到病毒量,身體狀況良好,生活也非常有品質。該患者常向醫師和個管師道謝,感謝他們讓他擁有健康,也會將自身經驗與朋友分享,並不定期的小額捐款,希望幫助更多愛滋病感染者。 林媚慧表示,身為個管師,除了傾聽心聲外,更重要是了解感染者的需求,與醫師一起協助感染者找出最適合的治療方式,因應副作用,解除疑惑,讓每個感染者都能活得更好。 她笑著說,自己和感染者的關係就像「老鷹抓小雞」,緊緊抓住感染者不放;她總是叮嚀感染者「不要離我們(醫師和個管師)太遠」,因為,只要願意遵從醫囑接受治療,就能活得更好、迎向幸福的人生。 美國疾病管制署指出,預防愛滋病毒傳染的三大重要策略,分別為「抗病毒藥物」、「預防性投藥」、「保險套」。

  • 「青少年型黃斑部病變」擾視力 低視能復健「微視野計」能改善

    2019-11-28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眼科主任 陳瑩山  國三的黃同學因雙眼視力不佳就診,經檢查發現是「青少年型黃斑部病變」。這是一種遺傳性的黃斑部病變,通常在國小、國中時發生,黃同學由於黃斑部功能不良,雙眼視力僅約0.1,學習大受影響。 收治個案的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眼科主任陳瑩山表示,「青少年型黃斑部病變」通常與老年性的黃斑病變不同,臨床上並無很好的治療方式。因此,他利用「黃斑診室」概念,替病患進行「低視能復健」,每週2次;兩個月下來,黃同學視力不良、上課吃力的狀況已有明顯改善,學業成績也持續進步中。 陳瑩山指出,「低視能復健」主要是利用「微視野計」(Microperimetry)的訓練方式,不需開刀、無需雷射,相對安全而有效。目前,「微視野計」在歐美已廣泛應用於黃斑病變的研究及治療,而在國內還是一個嶄新的概念。 他進一步說明,「微視野計」不但可以做為檢查工具,也可用於治療復健!主要運用在黃斑部中心凹受累的患者,例如新生血管、出血、裂孔、前膜等,可以用來追蹤病情的發展。 另外,國內常用的玻璃體腔注射Ranibizumab,或者進行黃斑部手術的患者,也可以使用「微視野計」來進行對病情發展和治療效果的評估,檢查無創、快速,讓醫生對黃斑功能有更好的了解。 陳瑩山表示,黃斑部中心凹是讓人觀看視覺影像的重要區域,當黃斑部發生病變時,患者的中心視力會下降,生活品質變差。透過微視野計,讓患者於黃斑區周邊找個區域作為新的固視位置,代替黃斑功能,使患者獲得更好的視力。 現在青少年大量使用手機或電腦,造成黃斑部飽受光害壓力,致使黃斑部病變年輕化。陳瑩山建議,平時應該營養均衡,多吃綠色蔬菜,每天一顆蛋,看手機30分鐘休息10分鐘,且不超過1個小時,才是保養黃斑部的最佳方式。 剖析黃斑部! 黃斑部(Macula) 指在視網膜上正對著瞳孔的一塊圓形組織,直徑約 5.5 毫米,含有人體內最高量的葉黃素與玉米黃素,因略呈黃色所以命名黃斑部。 中心凹 黃斑部正中央 1.5 毫米直徑,與視神經盤相當大小的區域,稱為「中心凹」,其色素上皮層又高又密集。因為遺傳體質、環境差異,再加上光線照射,自然光中的高能量紫外線與可見光中的藍光,都會讓黃斑部中心凹黑色素層下的布魯氏層,較會雜質沈積形成隱結,或令布魯氏層破裂長新生血管,而造成黃斑部病變。 中心小凹 中心凹的正中央,有一直徑 0.35 毫米的微細構造,稱為「中心小凹」。此處完全無血管分佈,在中心小凹其細胞層只有深部的感光細胞層存在,表層的神經節層都被推在中心小凹外。

  • 嚴重心律不整治療新利器 臺大醫院跨科聯手研發-心律不整立體定位放射線治療術

    2019-11-26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心臟內科主治醫師 林亮宇 心因性猝死是心臟血管疾病患者常見的死亡方式,患者往往在數秒鐘內倒地喪失意識,此時若不立即施予心肺復甦術並視狀況給予電擊治療,可能造成腦死現象,來不及挽回生命。 嚴重的心室心律不整是心因性猝死的主因,目前主要的治療方式為植入去顫器(ICD)。去顫器能偵測嚴重心室心律不整的發生並給予電擊治療,然而它無法抑制嚴重心室心律不整的發生。 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心臟內科主治醫師林亮宇表示,患者若頻繁發生嚴重心室心律不整,則可能在短時間內遭到去顫器數次甚至數十次的電擊,醫學上稱為電風暴,必須立刻介入處理,因頻繁電擊恐影響心臟功能,增加住院和死亡率。 目前,抑制嚴重心室性心律不整的方法主要是依靠藥物,如果藥物效果不佳或產生副作用,則以3D立體定位系統找到心室病灶並以心導管電燒方式去除。此侵入式微創手術成功率僅約五至八成,且有約5~10%發生併發症機會。 林亮宇進一步說明,傳統心導管電燒失敗的主因在心室肌肉有一定厚度,如果心室病灶位於心肌深處,則電燒熱能無法穿透去除病灶。部分嚴重患者就算接受過電燒手術,仍會持續發作。 而腫瘤治療使用的高能量放射線則沒有這個限制,能輕易穿透組織破壞深處病灶。因此,臺大醫院由心臟內科、影像醫學部與放射腫瘤科三科跨科合作所開發的「立體定位放射線治療術」是治療嚴重心室心律不整的新方法,又稱「光子刀」,目前已成功完成5例病患。 「立體定位放射線治療術」能精準計算投放的劑量與照射範圍,達到順形度絕佳的劑量分布,搭配影像導航系統,於治療前精準對位、治療中修正誤差,達到殲滅病灶並減少周邊正常組織損傷的目標。為無法接受傳統心導管電燒治療,或對傳統治療反應不佳的患者的治療新福音。 林亮宇指出,治療流程先由心臟內科醫師透過電生理檢查確定心律不整發生所在,再由影像醫學科李文正醫師透過心臟影像檢查找出心肌病灶,最後由放射腫瘤科陳苓諭醫師接手,標定治療範圍與劑量並投予放射治療。 放射治療過程僅需一次約15分鐘,治療過程無任何不適,無痛、無傷口且術後病人追蹤數月均無副作用。

  • 難纏RSV新解方 國衛院找到疫苗,進入臨床試驗

    2019-11-22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Darren 諮詢專家/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 周彥宏 前些日子,因知名月子中心爆出群聚感染,而鬧得沸沸揚揚的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RSV),讓該疾病對於嬰幼兒的影響廣為國人知悉。 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cal Virus, RSV)是造成嬰幼兒和老年人嚴重下呼吸道感染的主要原因,其中對嬰幼兒的威脅最為明顯。台灣每年約1,000個嬰幼兒因感染呼吸道融合病毒而住院,高達九成為兩歲以下嬰幼兒。 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周彥宏表示,呼吸道融合病毒的棘手之處,在於其病程進展相當快速,只需兩三天的時間,便可能從發燒症狀發展為嚴重的呼吸窘迫,進而演變成肺炎或支氣管炎,甚至可能造成呼吸功能衰竭,有死亡風險;感染後就算痊癒,肺部也可能存有不可逆傷害,出現氣喘等後遺症。 麻煩的是,目前感染呼吸道融合病毒並沒有治療的藥物,僅能靠支持性療法,即是注射對抗F蛋白質的單株抗體(Palivizumab),利用抗體與病毒結合,使病毒無法繼續繁殖,進而防止感染,減少嚴重併發症發生。但其效用約一個月,必須固定時間注射,不管在藥物價格或時間療程上都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面對如此難纏的疾病,國家衛生研究院花了10年找到疫苗,最快3年後可上市,為治療呼吸道融合病毒之重大突破。 周彥宏研究員的研究團隊利用黏膜性載體發展帶有F蛋白質的重組腺病毒疫苗(Ad-RSV),能夠有效抑制感染肺部組織細胞的呼吸道融合病毒量,進而降低肺部組織細胞發炎及體重減輕等症狀。 周彥宏指出,在小鼠實驗中顯示,重組腺病毒疫苗可以激發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特異性之Th1細胞性免疫反應的活化,以及中和性抗體的形成,有效降低肺部組織細胞的病毒量,預防RSV感染所導致的後續所有病理現象。 研究團隊進一步分析發現,受RSV感染小鼠體內的嗜酸性淋巴球增加之發炎作用,疫苗會減輕嗜酸性淋巴球在血液裡增生,顯示重組腺病毒疫苗具有降低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感染之病理反應,。 周彥宏表示,從小鼠實驗內獲得的保護周期推算,對應於人體,推估施打兩劑,保護力或可持續20年以上。研究團隊強調,這項全球性的發現,已經取得美國及台灣專利。研究成果已於106年技轉予國內廠商,預計於今年底進入臨床人體試驗,最快3年後完成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就可上市。 未來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疫苗問世之後,除了讓15歲以下小孩及65歲以上的老人做為預防接種對象,確保國人健康外,利用重組腺病毒疫苗載體也可以作為其他疫苗的發展平台,有助我國未來疫苗相關產業之發展。

  • 黑色素瘤術後輔助治療新選項--新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2019-11-20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台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 廖怡華、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任 張文震 80歲的李爺爺(化名),因為腹股溝長了顆明顯的腫塊,已經影響生活而求診。經由醫師檢查後發現,原來是李爺爺腳底的黑色素瘤作祟,往上一瞧,小腿早已佈滿如「滿天星」的黑點,且已經轉移腿部、腹股溝淋巴、肺部和脖子。 皮膚癌惡性度最高、死亡人數最多的黑色素瘤,雖然發生率不高,但因為黑色素細胞本身的基因突變機率高、轉移能力強,導致治療困難;加上患者對該疾患病識感不足,導致常太晚就醫,確診時已為晚期,治療選項非常有限。 腳底病灶難發現 就醫時多已晚期 台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廖怡華表示,黑色素瘤是一種從黑色素細胞發展而成的癌症,以「肢端小痣型」居多。病灶可能長在皮膚任何一處,好發在腳掌、腳趾或趾甲下方。 由於黑色素瘤患者多半是50、60歲以上長者,除了較難彎腰得知腳底病灶,也常誤認為只是長痣、胎記或指甲撞傷,沒有立即危險而延誤就醫,直到黑色素瘤轉移淋巴,出現腫塊才求診,而錯過早期治療機會。 廖怡華指出,根據統計,有將近4成患者初診時,即是第三期與第四期,5年存活率相較於第二期大大降低,第二期的五年存活率為98%,第3期為63%、第4期則僅剩20%。 晚期復發率高 術後輔助治療不可少 即便是接受手術治療,但晚期的復發率仍高達6成以上,平均2名患者就有1位可能會復發,且大部分患者於2~3年內就會復發。因此,針對已轉移淋巴結的第三、四期患者,表示癌細胞已擴散至身體其他部位,採用「術後輔助治療」是降低復發風險的必要手段。 什麼是癌症術後輔助治療呢?廖怡華解釋,對於腫瘤厚度太厚,以及淋巴結侵犯的高復發風險的病患,除了以手術切除可見的腫瘤外,術後需額外接受「術後輔助治療」,目的是降低腫瘤復發風險。 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任張文震表示,除了術後什麼都不做的觀察追蹤外,黑色素瘤的術後輔助治療方式,包括干擾素(INF-α)、免疫治療,以及僅適用於有BRAF基因突變患者的標靶治療。 張文震指出,而16%有BRAF基因的患者,可選擇標靶藥物放手一搏,然而剩下的84%無BRAF基因的患者,僅能選擇以介白素、干擾素為主的治療。 傳統使用干擾素為主的治療方式,雖可降低18%的復發風險,效果並不理想,且干擾素具有很大的毒性,施打後副作用強烈,許多患者難以接受標準劑量,需要降低劑量或延後施打,而影響療效。 至於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抗PD-1單株抗體無需考量BRAF基因問題,為黑色素瘤晚期患者燃起一線生機。 新的治療選項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助降低復發率  張文震說明,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抗PD-1單株抗體治療,效果優於傳統治療。張文震指出,接受新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者,可降低32%的復發風險,2年超過6成患者未復發,且副作用較少,病患不易中斷治療。 目前,新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在台灣已獲得適應症核准,可供第3、4期黑色素瘤患者作為術後輔助治療選擇。廖怡華說明,治療期約1年,需每2週施打一次,一整年療程約需200萬元。健保給付的部分,第四期患者可申請給付,第三期則需自費。 兩位醫師共同呼籲,治療黑色素瘤的決勝關鍵,在於「早期診斷、正確治療」;而治療目標則是「避免復發、延長存活期」,且讓治療不影響生活品質。面對難纏的皮膚癌症,現在已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抗PD-1可提供患者作為新的治療選擇,千萬別輕易放棄! 黑色素瘤症狀小提點:簡易ABCDE自我篩檢 A 不對稱性:病灶色素、斑點或形狀不對稱 B 邊緣:病灶邊緣不規則或不平滑 C 顏色:病灶色素分布不一致,深淺不一 D大小:病灶直徑大於0.6公分 E隆起:扁平的病灶在數週至數月內快速隆起,外觀變大或變化 黑色素瘤是什麼? 廖怡華表示,黑色素瘤的發生率與人種有關,白種人的發生率遠高於黃種人和黑人;不同人種的好發部位不同,白種人好發於日曬處,而黃種人則以四肢末端居多,尤其是手掌腳掌。發生年齡分布廣,從孩童到老年人都有可能。 東方人的黑色素瘤好發於手腳,因此對於手掌及腳掌上的黑痣要特別留心。 廖怡華說明,臨床上發現,台灣人的黑色素瘤好發於腳底,腫瘤多長在足底接觸面,足弓反而不長,推測致病原因與走路壓力和摩擦有關。而韓國研究則發現,韓國人的黑色素瘤也好發於腳底,原因則與農藥有關。 廖怡華提醒,只要身上黑痣出現上述相關症狀,就要提高警覺,盡快找皮膚專科醫師檢查,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 「去勢抗性前列腺癌」治療新策略

    2019-11-14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Darren 諮詢專家/國家衛生研究院生物技術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 王鴻俊 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前列腺癌的發生率也逐年上升。根據衛生福利部公布2018年國人十大癌症的最新資料顯示,前列腺癌死亡率往前推至第六名,同時也是男性年老後常見的癌症之一。此外,美國癌症協會公布「2018年全球癌症統計數據」指出,前列腺癌高居第三位,僅次於肺癌及乳癌,足見前列腺癌對男性健康的威脅與日俱增。 國家衛生研究院生物技術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王鴻俊表示,前列腺癌又稱作攝護腺癌,是發生於男性的癌症。 因為前列腺癌細胞的生長與轉移,受到雄性激素所控制,因此,前列腺癌的治療方式,主要為降低患者雄性激素的含量,臨床治療多採用荷爾蒙療法(hormone therapy)或去勢療法(castration therapy) ,包括睪丸切除及注射荷爾蒙針劑等治療方式。 雖然都可獲得很好的成效。然而,在患者接受一至兩年的去勢療法之後,前列腺癌細胞會逐漸演化成適應患者的身體環境,變成不再需要雄性激素就能存活,進而轉變為「去勢抗性前列腺癌」,導致去勢療法的治療效果大打折扣,癌症而再度復發。 王鴻俊解釋,因為前次治療已經去勢,使患者不再受男性賀爾蒙調控,因此,後續治療相當棘手,僅能搭配化療或服用雄性激素抑制劑來緩和病程及延長生命,但無法完全治癒,依然會復發,成為轉移型前列腺癌。這時荷爾蒙療法就變得無效,進入無藥可醫的困境。 因此,國家衛生研究院生物技術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王鴻俊與台北醫學大學龔行健院士合作,分析多種前列腺癌細胞株(包括具去勢抗性與新型雄性素抑制劑抗性之前列腺癌細胞株)以及進行動物實驗結果發現,丙酮酸激酶(PKM2)與組蛋白去甲基酶(KDM8)在前列腺癌細胞株中均有異常的過度表達現象。 王鴻俊進一步指出,前列腺癌細胞葡萄糖代謝處於高度活化的狀態,而PKM2與KDM8正是調控癌細胞葡萄糖代謝進行糖解作用(glycolysis)的調控因子,顯示抑制PKM2與KDM8為有效阻斷癌細胞進行代謝的關鍵機制。 此外,由於雄性激素抑制劑治療後產生抗藥性反應,進而影響去勢抗性前列腺癌後續的治療效果,研究團隊分析新型雄性激素抑制劑Enzalutamide在於抗藥性細胞株基因表現差異時發現,組蛋白甲基轉移酶(EZH2)在這些抗藥性細胞會過度表現。 透過抑制EZH2的表現量能夠有效抑制新型雄性激素抑制劑Enzalutamide抗藥性細胞株的生長,顯示EZH2抑制劑將來或許可與其它雄性激素抑制劑合併使用於新藥開發,更有效的治療去勢抗性前列腺癌,但預估至少仍需8到10年才能應用。 上述研究成果可望提供去勢抗性前列腺癌患者新的治療方向。研究成果已刊登於2019年腫瘤領域重要期刊《Oncogene》。 王鴻俊提醒,相對其他癌症而言,前列腺癌的病程較為緩慢而容易被輕忽。除了生活上應避免高油脂飲食、避免久坐等的生活型態,並養成規律運動習慣,才是不讓前列腺癌找上門的關鍵。

  • 憂鬱與焦慮症 可能會讓心臟病患者恢復力降低

    2019-11-07
    作者/NOW健康 編譯組 圖片設計/Kato 要從心臟病中復原可能很困難,根據1項新的研究表示,在憂鬱、焦慮和壓力之下,會讓這件事難上加難,研究刊登在《歐洲預防心臟病學雜誌》(Europe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Cardiology)。 澳洲雪梨科技大學的研究作者Angela Rao指出,焦慮會讓人對心臟病的發生感到恐懼,憂鬱和焦慮症還可能降低讓自己變健康的意願。 Angela Rao的團隊在2006年至2017年間,追蹤4,800名在雪梨2家醫院接受心臟復健的患者;其中罹患中至重度憂鬱、焦慮或壓力分別占18%、28%和13%。 研究發現,中度的憂鬱比起症狀輕微的患者,更難以恢復心臟健康,困難程度比輕度症狀的人多了13%;比沒有憂鬱症狀的民眾高出24%;同樣情況也會發生在有焦慮和壓力的患者身上。 Angela Rao表示,有憂鬱症的心臟病患者,更可能感到沮喪和絕望,他們可能會將情況放大,而降低心臟復健計畫的動力。 Angela Rao建議,醫生應該在心臟復健的開始和結束前,對患者進行憂鬱和焦慮的篩檢,以發現需要幫助的患者。 ★本文經《NOW健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 癱瘓還能站起來?脊椎癱瘓及中風偏癱治療新革命--神經繞道手術合併幹細胞治療

    2019-10-29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北醫學大學校友暨義大醫院杜元坤院長 圖片設計/Darren 近年來,全球各國積極投入細胞治療領域,主要應用於再生醫學及癌症免疫治療兩大層面,而過去令許多人束手無策的脊椎癱瘓,也在細胞治療的長足發展下,手術成功率大幅提高。 脊椎損傷者可能透過神經繞道手術,重拾部分生理機能。義大醫院院長杜元坤表示,未來若能透過手術合併幹細胞注射的新型療法,成功率大幅提升達70%以上,為眾多患者帶來一線曙光。 治療臂神經叢損傷、中風偏癱及脊椎癱瘓的方法,主要源自於3個基礎與12次觀念革命,經過30年的不斷改革創新,才能讓治療成功率大躍進,從僅有的10~15%,一舉提升到現在的80~90%以上,進步驚人。 基礎1 利用神經繞道手術來治療臂神經叢損傷 臂神經叢是由頸椎第5、6、7、8的頸椎神經及第1胸椎神經所組成,主要功能在於控制手、肩膀、手肘及手指頭的活動。 30年前,臂神經受傷的治療成功率僅有10~15%。這是因為當年認為臂神經叢斷了之後,只要硬接回去就行,但這些神經是被扯斷的,受傷區域範圍大,就算硬接回去,也長不過去,治療成功率當然低。 杜元坤回憶,當年他創造知名的「杜式刀法」,以神經繞道手術重建,一旦第5、6、7、8節頸椎神經斷掉,就拿病患的第11對腦神經,或是横膈膜神經、肋骨間神經,繞道跨接在第5、6、7、8節的末端神經,術後病人可以靠肩膀聳動或呼吸來恢復原本失去的上肢功能。 基礎2 顯微帶血管的神經移植手術治療脊髓損傷癱瘓 杜元坤指出,癱瘓可分高位癱瘓,及中低位癱瘓兩種,前者是頸椎損傷,會影響手跟腳的四肢行動,後者則來自於胸椎跟腰椎受傷,下半身完全喪失功能。 以前總認為脊椎和豆腐一樣,一旦損傷就難再接回去,無法有效治療。所幸,杜元坤把治療臂神經叢的神經繞道觀念用到脊椎損傷,就如同高速公路,如果其中有路段垮掉了,車子無法通過,只要繞省道或縣道,一樣可到達目的地。 因此,他針對高位頸椎受傷或四肢癱瘓病人進行神經移植,可恢復肩膀、手肘、手指頭動作,讓患者能自行吃飯、刷牙、洗臉;以及針對中低位脊椎損傷癱瘓病患,進行顯微帶血管的神經移植,術後患者下半身可以活動,甚至可以自理大小便,維持基本生活尊嚴。 基礎3 鼻腔幹細胞及exosome及miRNA的正確運用 這也是最近10年來利用幹細胞治療脊髓損傷癱瘓的主流研究,但因國際上沒有人使用帶有血管顯微神經移植手術的技術,重建的神經會缺血淍亡,加上使用幹細胞的盲點,成果不彰。 杜元坤表示,這是因為不論是從骨盆、骨髓腔或是脂肪細胞取得的間質幹細胞,其所培養出來的細胞,並不能能真正變成為神經細胞,反而很多細胞轉變成纖維母細胞,反而把神經再生之路擋住。 10年前,杜元坤透過鼻腔幹細胞培植出可促進神經細胞再生的細胞,終於突破盲點。鼻腔幹細胞可用內視鏡取得,顏面沒有傷口,且培養出來的幹細胞生存率非常高,植入脊椎後,會變成類神經細胞,進而促進神經生長。 這個目前正在進行的研究,除了進一步探討鼻腔幹細胞作用的機轉,同時也發現鼻腔幹細胞及exosome(外泌體)、miRNA(小分子核糖核酸)的正確篩檢選擇使用。 他指出,exosome及miRNA,其實只有一些對神經再生有效,另有一些反而有害。他已在實驗室成功分離幾種對神經再生特別有效的exosome及miRNA,未來可望讓神經再生醫療更上層樓,對癱瘓治療帶來希望。 杜元坤強調,臺灣通過的特定醫療技術檢查檢驗醫療儀器施行或使用管理辦法修正草案,會使台灣醫療有長足的進步,因脊椎癱瘓或中風偏癱的神經損傷患者,在非常進步的幹細胞技術下,有機會獲得重新站起的希望。

  • 流感、肺炎雙高峰將至 面對流感疫苗遲到,最佳因應方案是?

    2019-10-17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小兒部主任 黃立民 入秋後天氣瞬間轉涼,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小兒部主任黃立民示警,因上半年南半球流感疫情嚴重,預估北半球流感疫情可能提早報到,甚至可能爆發大流行。實際疫情雖有待觀察,但各界都對今年疫情戒慎恐懼。 而今年世界衛生組織流感疫苗選株公告時間延後一個月,造成全球疫苗生產及供貨延遲。衛福部疾管署宣布,公費流感疫苗將延至11月15日開打,屆時會採取分階段開打,11月15日起為國小至高中學生及醫事人員,12月8日起為65歲以上長者及學齡前幼兒,明年1月1日起則為其他公費對象。 因65歲以上長者、慢性病病友等高風險族群最快要到12月中旬之後才能陸續接種流感疫苗,面對難以預測的流感疫情以及可能的併發重症,該如何自保? 黃立民表示,前半年南半球流感大爆發中發現,流行的是A型流感中死亡病例最多的H3N2,預期今年疫情會比想像中快,加上疫苗施打後需2星期後才能發揮效果,高危險族群若傻等疫苗到貨再施打,反而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中。 他建議在等待公費流感疫苗的時候,不妨在直接先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應急。瑞典研究證實,只接種流感疫苗與僅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對於預防流感效果,前者是26%,後者為30%,保護力不相上下。 肺炎為流感最常見之併發症,研究指出,65歲以上長者,感染流感及肺炎鏈球菌肺炎之發生率較一般年輕人高出近5倍。因此,在流感爆發的冬春之際,更應該注意預防肺炎重症! 黃立民進一步說明,只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可降低近1成肺炎、超過7成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症風險;若同時接種流感及肺炎鏈球菌疫苗,則可降低37%流感、29%肺炎及44%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症風險。 面對即將來襲的流感、肺炎雙高峰,他呼籲,65歲以上長者、慢性病病友等高風險族群可優先自費接種肺炎鏈球菌疫苗來預防肺炎重症威脅,等流感疫苗正式開打後再銜接接種流感疫苗。 若從未施打過肺炎鏈球菌疫苗者,可自費接種13價結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1劑,就有終身保護力;65歲以上長者或高風險族群,建議先接種1劑13價結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一年後再施打1劑23價多醣體肺炎鏈球菌疫苗。  

  • 異膚人生現曙光!淺談異位性皮膚炎治療利器-新型生物製劑

    2019-10-15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異位性皮膚炎病友協會理事長暨臺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 朱家瑜、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 賴柏如 許多人認為異位性皮膚炎僅僅只是皮膚過敏的小症狀,有什麼大不了的!臺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朱家瑜表示,其實,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極為煩人的疾病,常導致病患與家屬的憂鬱、焦慮指數破表,因為一旦病發,根治困難,病友終其一生都需要與其對抗。 許多中重度成人異位性皮膚炎病友每天面臨的是皮膚極度搔癢、掉皮屑、流湯流膿、苔癬化等。最困擾的是,晚上睡覺時特別癢,導致睡眠嚴重不足,且常搔抓至血流滿地,嚴重影響第二天的皮膚和精神狀況,甚至無法上班、上學。 異位性皮膚炎發生原因 朱家瑜解釋,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皮膚屏障異常併免疫系統失調的慢性皮膚疾病,導致維持皮膚水分的角質層受損,進而造成皮膚乾燥及保護力變差,使得皮膚搔癢、脫屑,進一步誘發皮膚發炎反應。 或者,受到過敏原等誘發,使身體免疫系統中的訊息分子引發Th2細胞過度活化,造成IL-4及IL-13介白素同時釋放,使致敏物質可輕易進入患者體內,進而引起一連串過度發炎反應。 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體質性」的疾病,而非真正遺傳疾病。雖然統計上發現確實有家族遺傳傾向,但它的發病卻不像一般的遺傳疾病有著規律和顯著必然的關係,朱家瑜說,所以若家中孩子患有異位性皮膚炎,家長無須太過自責。 目前認為異位性皮膚炎的致敏機轉相當複雜,包括基因上具有易感性、過敏免疫功能失調、周遭環境的影響、生化代謝上的異常與皮膚障蔽功能的缺陷等因素,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才會導致異性皮膚炎的發生。 治療依據嚴重程度分為三線 異位性皮膚炎治療通常依據嚴重程度分為三線治療方針,第一線建議以保濕劑為主,維持皮膚保水度,搭配正確皮膚衛教方式,同時針對局部病灶可塗抹類固醇藥膏,如還有癢感再加上口服抗組織胺便可獲得改善;第二線則可加上局部免疫抑制藥膏、紫外線照光療法、短暫口服類固醇等治療方式;第三線則需使用口服免疫調節劑,但需定期追蹤肝腎功能和血球數量。 傳統治療雖有效但仍有進步空間,朱家瑜指出,傳統類固醇與免疫調節劑如同「大砲」,對免疫系統進行全面性壓制,治療同時也可能造成其他器官負擔,如類固醇會提高青光眼及白內障機率、免疫調節劑則會造成肝腎負擔。 而廣泛抑制發炎反應,可能造成患者免疫力降低、感染風險提高,若逕自停藥也可能面臨更嚴重的發炎反應。因此,患者常常陷入惡化→用藥→停藥→再度惡化的惡性循環中,因此,有許多異位性皮膚炎患者對於傳統治療會感到疲憊而放棄治療,或轉而採納他民俗療法與偏方。 精準治療新利器-生物製劑 所幸,治療異位性皮膚炎終於迎來一線曙光!朱家瑜表示,針對異位性皮膚炎致病機轉的新型生物製劑問世,透過精準抑制IL-4及IL-13介白素的關鍵誘發因子,可如同「導彈」般精準鎖定疾病根源,精準且有效的由根源阻斷發炎因子結合,能顯著緩解症狀改善病灶,同時大幅降低副作用產生,打破目前成人中重度異位性皮膚炎停滯不前的治療困境。 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賴柏如表示,依據臨床經驗,傳統治療可改善3~4成的病灶,但患者最在意的搔癢問題,仍無法有效緩解;而採納生物製劑治療者,逾半數能改善皮膚紅、腫、脫屑等病灶達7成,同時在用藥兩週後可大幅改善癢感,大大改善病友睡眠品質。 新型生物製劑目前尚無健保給付,患者須自費,適用18歲以上成人。療程為每2週進行1次皮下針劑注射,除了第一次須施打2針外,其餘只要施打1針即可,應持續治療4個月後,約一半病友的患部面積和嚴重程度改善超過7成。 賴柏如說,缺點是治療費用高,16周治療的費用約為20萬元。若經濟無法持續支持用藥,可在使用生物製劑將病情控制到一定程度後,再和醫師討論搭配其他療法。 兩位醫師共同呼籲,異位性皮膚炎的平日保養是非常重要的,除了日常塗抹保濕乳液、維持居住環境清潔、避免濕熱環境等日常照護外,也應主動與醫師討論適合的治療方式,透過積極治療,改善異膚人生。

  • 2019全民護眼趨勢調查出爐!3C用眼時數飆新高 眼疾M型化示警訊

    2019-10-10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理事長暨臺北榮民總醫院眼科部部主任 劉瑞玲、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副秘書長暨基隆長庚紀念醫院眼科主治醫師 孫啟欽 3C產品當道,嗑影音、狂追劇成了大眾最愛的休閒娛樂。根據統計,超過7成民眾是透過攜帶式智慧型手機的小螢幕觀看,若一部一部看不停,使眼睛陷入健康危機! 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理事長暨臺北榮民總醫院眼科部部主任劉瑞玲表示,長時間近距離的緊盯螢幕、對眼睛不適沒有警覺,容易讓眼疾提早報到;而未及時就醫,恐延誤病情,最嚴重還將導致失明。 根據國際防盲組織(IAPB)預估,2020年台灣眼盲與中重度視力障礙人口占比分別為0.21%與1.69%,相較於亞洲先進國家的日本來說更高。而「2019全民護眼趨勢調查」發現,國人每日用眼時相較往年再攀新高,長達10.7小時! 「嗑影音」無法自拔 恐導致眼睛健康GG 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副秘書長暨基隆長庚紀念醫院眼科主治醫師孫啟欽指出,表示國人扣除睡眠時間,幾乎2/3的時間都在看3C。從調查也發現,相較於過去用電視大螢幕收看,已改變從智慧型手機觀看,平均時數成長幅度大加。 小螢幕嗑影音已是擋不住的趨勢,超過6成國人使用3C(電腦 手機)主要在觀看影音節目,有8成5的人會觀看網路影音,其中有7成是使用智慧型手機觀看,尤其30歲以下年輕族群有32%的人一看就長達3小時以上,非常驚人! 孫啟欽解釋,各式網路影片拉長年輕族群使用小螢幕的用眼時間,其中10代、20代年輕人中,近半訂閱超過10個以上的YouTube頻道,每天觀看推薦影片,一部接一部欲罷不能,恐導致年輕世代眼睛GG。 除此之外,老年族群使用3C產品看影音的比例也大幅成長,超過8成60以上老人家習慣用電腦、手機、平板等攜帶型3C產品追劇、看影片。除了趨勢使然,更是因為長輩退休後,有更多時間涉獵新知,但也使眼睛健康雪上加霜。 用眼過度害健康 眼疾問題成通病 過度用眼的結果,就是使眼睛不舒服成全民通病。調查顯示,過去1個月內,有8成民眾自覺眼睛不適,更有43%的人出現3種以上不適症狀,超過一半有眼睛疲勞問題,眼睛乾澀、視力模糊則分別為二、三名。 孫啟欽提醒,長時間近距離緊盯螢幕,除了眼睛睫狀肌容易緊繃、眼睛容易感到疲勞,導致屈光或乾眼問題;若又在光線不足的環境下觀看可能造成視網膜潛在危害,也可能讓白內障提早報到。 根據衛福部全民健康保險醫療統計,2017年在10歲到30歲之間的青少年及青年人口中,就有3,329位因為白內障而就醫,相較於前一年,增加了5.4%,甚至直逼60歲到69歲的老年族群(增加6%),不可不慎! 乾眼症M型化 眼睛警訊ㄞ注意! 調查發現,81%的國人有確診的眼部疾病,其中以屈光不正(如近視、遠視、散光、老花等)、乾眼症、白內障位居前三位。需要注意的是,其中確診「乾眼症」比例落於青少年(71.6%)及老年人(82.7%)」兩端年齡層為最高。 孫啟欽說明,這是因為長時間觀看影音,使眼睛眨眼次數減少,致使乾眼症的發生率提高。一般乾眼症好發於50~59歲族群,但根據健保資料庫的統計,青少年族群的乾眼症比例在過往已有倍增的趨勢,值得關注。 護眼SOP&懂看321 助你護眼一臂之力 劉瑞玲表示,然而,面對眼睛不適問題,僅有15%的人會選擇就醫,其他人則選擇自行處理,甚至是不予理會;而且不到3成國人有定期進行眼睛檢查,恐延誤眼疾問題,建議應尋求專業眼科醫師諮詢,免得眼睛健康一去不復返。 為了改善國人用眼習慣、加強眼疾預防及衛教宣導,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與愛爾康大藥廠去年共同提出「護眼SOP」的護眼觀念;今年,則希望透過「懂看321」口訣來設定個人護眼的KPI,幫助國人落實護眼行動於日常! 醫師傳授護眼口訣! 護眼SOP Shorten:縮短近距離用眼時間 Outdoor:走出戶外讓眼睛適度休息 Prevention:預防眼疾定期健檢 懂看321 3:用眼30分鐘,休息10分鐘 2:每週至少2次戶外活動 1:每年眼睛檢查至少1次

  • 停經前晚期乳癌非絕症!美最新研究:這樣做,就能突破停經前晚期乳癌治療困境

    2019-10-09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乳房醫學會秘書長暨高雄市立大同醫院副院長 陳芳銘、台灣乳房醫學會理事長暨臺北榮民總醫院乳房醫學中心主任 曾令民 根據國健署2018年的癌症登記報告顯示,全體乳癌患者中,50歲以下診斷出乳癌比例約為34.4%,相當於每3位乳癌患者就有1位是停經前的年輕乳癌患者,其中又有5.2%的患者已處於乳癌第四期,即晚期乳癌(轉移性乳癌)。 台灣乳房醫學會秘書長陳芳銘表示,乳癌對女性的威脅甚鉅,尤其是停經前乳癌(HR /HER2-)婦女,常擔心治療所帶來的疲憊與不適症狀,影響生活品質、家庭或工作等,因而遲遲不願面對疾病。 然而,若停經前乳癌婦女延宕療程,惡化速度將更甚於更年期乳癌患者,不可不慎!臺北榮民總醫院乳房醫學中心主任曾令民指出,停經前乳癌患者更容易診斷出嚴重的腫瘤型態及淋巴結轉移,千萬不可輕忽。 乳癌非絕症 別畏懼就醫 陳芳銘解釋,治療晚期乳癌方法有三:一是內分泌療法。結合芳香環酶抑制劑(荷爾蒙治療第一線用藥)和卵巢抑制(卵巢全切除或施打停經針),雖能阻斷癌細胞生長所需的雌性激素供給,進而抑制癌細胞生長,卻常有復發和惡化發生。 二為化學治療。當內分泌療法失敗後,或惡化程度高時,則採用化學治療。化療藥品如小紅莓、紫杉醇等,主要為靜脈注射。雖能殺死分裂快速的癌細胞,但卻有嚴重副作用,使患者缺乏生活品質,且必須定期往返醫院注射。 三為標靶治療。通常是口服藥物,如CDK4/6抑制劑、HER2單株抗體、酪胺酸激酶抑制劑等。其優點為能針對特定癌細胞作用,辨識並攻擊癌細胞,有時會併用內分泌療法。 曾令民表示,過去治療晚期乳癌的副作用,如化療後的嚴重病態感等,會使得許多病友寧可病情惡化、轉移也不願接受化療;或者,因為不了解治療方式而延誤黃金治療期。 又或是乳癌中的最大群族-荷爾蒙受體為陽性的患者,須持續使用荷爾蒙治療,停經前晚期乳癌甚至得摘除卵巢,雙管齊下才能完全阻斷雌性激素的產生,達到打擊癌細胞目的。 但摘除卵巢會使停經前晚期乳癌患者身心飽受煎熬。身體方面除了殘缺感,更會直接進入停經狀態;心靈方面,則會出現嚴重失眠、情緒不穩、性器官不適等副作用。 研究指出:CDK4/6抑制劑助降低3成死亡率 所幸,108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年度會議為停經前晚期乳癌患者捎來福音。以CDK4/6抑制劑搭配停經針及荷爾蒙藥物,能大幅延長存活時間、延緩進入化療時間,也降低近3成死亡率,且副作用低,能保有原來生活品質。 曾令民進一步說明,相較於傳統治療,併用標靶藥物CDK4/6抑制劑能使疾病較不容易惡化,穩定期超過2年。其機制是使癌細胞停留在細胞週期的G1期(合成前期),使其停止分裂而走向凋零,即能抑制腫瘤增生與分化。 而相較於卵巢全切除,使用卵巢抑制劑(停經針)可暫時性抑制卵巢功能,卻可以避免病患產生身體殘缺感與立即停經的不適感,且在治療過後仍可以恢復生育能力。 兩位醫師共同呼籲,乳癌非絕症,現今醫療進步、治療方式多元,如能及早諮詢專業醫生,遵循醫囑治療,不但有望控制疾病,與乳癌和平共處,並維持原有的生活品質。 此外,平時要遠離菸酒等致癌因子、養成規律運動的良好習慣,20歲以後的女性應定期自我檢查,45~69歲婦女應每兩年做一次乳房X光攝影篩檢,有家族病史者則可提早至40歲開始。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