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養生迷思報你知!「好」油也可能讓您好「油」

    2019-06-18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營養師 祁安琪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根據國人最近的健康調查顯示,目前有部分的民眾是屬於「很油」的瘦子,也就是說雖然體重並未屬於肥胖或過重者,仍有可能患有高膽固醇血症或高三酸甘油酯血症等高血脂症,有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隨著健康資訊的普及,現在許多民眾已知避免油炸類等高油烹調的食物,或已知避免使用飽和脂肪酸含量高的動物性油脂如豬油等,甚至知道減少許多加工過的反式脂肪的攝取。 近年來筆者在馬偕紀念醫院的飲食指導衛教門診最常聽到來接受衛教諮詢的病友說: 「我自從知道有糖尿病後,現在早餐皆會泡五穀雜糧粉加杏仁粉和黑芝麻粉等等,都沒有加糖,多吃應該沒問題吧?」 「我不會吃零食,只是每天會在看電視的時候泡茶就配一把杏仁和南瓜子等,應該不錯吧!」 「我看電視上廣告根據美國心臟醫學會建議每餐飯後吃杏仁和腰果,我每餐都吃十五粒喲!但為什麼醫生說我的抽血報告還是血脂肪過高?」 然而,這些堅果種子類真的適合我們糖尿病或高血脂症的病友嗎? 其實,在我們一般所熟悉使用的一些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含量高的橄欖油、葵花油或苦茶油等好油外,還可再多認識一類天然的「好油」─堅果種子類。 例如,「杏仁」含有較豐富的維生素E、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及許多礦物質等,許多研究顯示可降低血中膽固醇的濃度,則可降低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甚至其所含的鎂及膳食纖維等在穩定血糖及防治糖尿病上也有其重要角色。 「南瓜子」也含有多種營養素,含有植物固醇和不飽和脂肪酸等有助於減少高血脂、高膽固醇以防止血栓形成等,其含有鋅等礦物質也有助於減低男性引發前列腺增生的問題。 「芝麻」所含的脂肪酸多為多元或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及多種微量礦物質,可降低血膽固醇以預防動脈硬化,而抗氧化的效果也可達預防癌症之功效,而黑芝麻也因含有頭髮生長所需之多種營養素,所以有助頭髮烏黑亮麗。 「好油」如何吃? 由於許多研究已顯示杏仁、南瓜子和芝麻等堅果種子類皆有在人類生理代謝上的好處,但應該統稱這些為「好」的油脂類,所以目前衛生署建議國人每日的健康飲食指南,也倡導應儘量多選擇堅果種子類為油脂攝取來源,但可別忽略屬於油脂類的高熱量喔! 例如杏仁果約5粒(7公克)、南瓜子約1湯匙(8公克)和芝麻約2茶匙(8公克)就屬於一份的油脂類則如同一茶匙的橄欖油,熱量就有45大卡。 考量國人的飲食仍使用煎和炒的烹調習慣,平日飲食已無形中攝取到不少油脂類,若要控制體重及已有高血脂的病友則要特別留意別過量攝取這些堅果種子類而造成熱量過多,不利於血脂肪控制,另外,還得留意一些加工過的堅果類,如蜜汁腰果、焦糖核桃和鹽酥杏仁等,無形中會吃到過多的糖分或鹽分而易造成身體的代謝負擔,請大家要有一個健康保養的概念,就是再好的食物,吃多了一樣會造成身體的負擔,再「好」的油,也可能讓您好「油」喔!    

  • 五歲了還尿床?處理兒童遺尿中醫有方法

    2019-06-11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中醫部主治醫師 林怡君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六歲的安安(化名)晚上睡覺會尿床,白天在幼兒園午休時也時常尿褲子,今年即將要上小學了,媽媽擔心尿床問題可能讓安安遭新同學取笑,影響國小生活,因而來求助中醫。 遺尿症的定義與影響 尿床幾乎是每一位小朋友都曾經歷的,可說是成長必經階段。尿床又稱作「遺尿症」,是指完整排尿的行為出現在不適當的時間或不適當的地點,而且病人通常沒有意識到自己有排尿,可以分「夜間型遺尿」、「日間型遺尿」、「混合型遺尿」。「小兒遺尿」則指兒童五歲以後仍有夜晚睡覺時不自覺的排尿狀況,每週尿床超過兩次,持續超過三個月。五歲以前由於小孩膀胱控制排尿的功能尚未發育完全,容易有遺尿的情況,大多不屬於病態。 小孩尿床雖然不會有立即的健康危害,但對兒童身心發展與社交活動有很大的負面影響,會打擊小朋友的自信心,甚至嚴重的遺尿可能引起患童自卑感,若無適當的醫療介入,遺尿問題可能延續至成年,導致嚴重的身心發展創傷。 遺尿症的原因 遺尿症的成因很多,有遺傳、病理、心理及行為等因素。研究發現多數遺尿病童的父母小時候也曾有遺尿問題。遺尿的病理因素包含脊柱裂、癲癇、智能發育障礙、尿道狹窄、尿道炎、夜間抗利尿荷爾蒙分泌不足、膀胱過動等。而心理因素包含兒童遭遺棄、漠視、生活壓力或個性焦慮等。另外,行為因素包含睡前過度飲水或白天嬉戲過度以致夜眠過深難醒等問題。針對遺尿,五歲以前醫師通常不給予藥物治療,首先採用「行為干預」,五歲以後,則須詳加診察以確定有無上述病理或心理因素導致遺尿,並給予適當的醫療介入。 中醫如何處理遺尿? 中醫面對兒童遺尿問題,重點仍是先找出遺尿的成因,若有病理因素則建議積極配合西醫的診療,同時可搭配中醫治療。 中醫理論中,尿液的生成和排泄與中醫臟腑的肺、脾、腎、三焦和膀胱相關,當臟腑功能失調,造成肺、脾、腎氣化失司,三焦不利,膀胱失約,則可發生遺尿。此外,夜眠尿床和中醫臟象的心主神明相關。小兒遺尿有虛證、實證與虛實夾雜,常見的辨證分型有:腎氣不足、肺脾氣虛、心腎不固、肝脾鬱熱等。 腎氣不足型遺尿表現多見白天小便量多,晚間多次遺尿,多伴有怕冷、四肢冰冷、臉色蒼白;肺脾氣虛型遺尿多見精神不濟嗜睡,睡中遺尿,常伴面黃肌瘦,汗多易疲倦,胃口差,大便稀軟易腹瀉;心腎不固型遺尿多見睡眠喚醒障礙,睡中遺尿,多伴有心煩焦躁、白天多動少靜、五心煩熱;肝脾鬱熱型遺尿多見眠不安穩如磨牙、說夢話,睡中遺尿,尿色較黃且有腥臊臭味,常伴有脾氣不佳、性情急躁易怒。 中醫治療遺尿症除了口服中藥之外,還可配合食療、艾灸、雷射針灸、小兒推拿以及耳穴按壓。 虛證型遺尿的患童平日應避免生冷類食物,可多吃一些健脾補腎的食物,如山藥、芡實、蓮子、金櫻等;實證型遺尿的患童飲食則宜清淡,少吃高油脂、高糖分類食物及烤炸辣等辛溫燥熱類食物。 改善小兒遺尿,除了可採取醫療介入之外,父母親面對孩子尿床的態度也十分重要。家長態度輕率或過度反應都對此問題都沒有幫助,建議爸媽可以採取平常心面對,包容孩子尿床行為,避免取笑或戲弄,並給予正面行為指導與適度的安慰,例如晚餐避免提供湯粥、飲料,睡前溫柔叮囑患童勿過度飲水、過度疲勞或情緒太興奮;幫助孩子養成睡前排尿的習慣,睡後,可按時喚醒如廁。此外,也可多關心孩子的學校生活,協助緩解緊張的情緒,用鼓勵替代責罰,加強病童自信心,陪孩子一起克服遺尿問題。

  • 癌症照護中心護理師傳授 癌症自我照顧這樣做

    2019-05-28
    文/馬偕紀念醫院癌症醫療整合照護中心護理師 黃紓涵、鄭惠謙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癌症已連續35年蟬聯國人十大死因之首,依世界衛生組織2018年2月報告指稱今後20年新發病例數將增加約70%,國人不可輕忽。 「癌症」主要是指細胞發生不正常增生,並且增生的細胞可能會侵犯身體的其他部分。常見症狀包括新發生的腫塊、異常出血、慢性咳嗽、無法解釋的體重減輕以及腸胃蠕動改變等等。 國內十大癌症死亡率依序為肺癌、肝和肝內膽管癌、結腸和直腸與肛門癌、女性乳房癌、口腔癌、前列腺癌、胃癌、胰臟癌、食道癌及卵巢癌。雖然癌症給人一種致命疾病的印象,但這樣的觀念隨著醫學研究的進步正逐漸被改變。 目前常見的癌症治療方式有手術、化學治療、標靶治療、荷爾蒙療法及免疫治療等,不過治療方法不斷推陳出新。治療方式的選擇取決於腫瘤的位置、惡性程度、發展程度以及病人身體狀態,治療所產生的症狀及副作用亦因人而異,因此醫師會依病人個別性給予最合適的診療計畫。 臨床上,病人於首次接受化學治療前,醫護人員會詳細說明診療計畫、治療流程及照護重點以減少病人及家屬的焦慮。但即便如此,當病人接受抗癌治療時,仍會經歷來自治療的不確定感、生理上的限制、角色改變、生氣、憂鬱、孤立、缺乏支持,甚至因交通以及經濟問題而產生的「情緒困擾」;治療中也容易因藥物產生的副作用而出現「症狀困擾」,影響病人的生活品質。 抗癌治療常見問題 抗癌治療過程中,不同階段依病人個別性都有不同程度的問題情境。病人在門診接受抗癌治療時常見的問題有:注射抗癌治療中的人工血管照護,以及疼痛、疲倦、失眠、食慾不振、口腔黏膜炎、噁心、嘔吐、排便、手足症候群問題等生理症狀。病人於抗癌治療中,除了配合醫護團隊,更應該在自我照護上主動瞭解治療時可能產生的副作用和情緒困擾的處理方式。治療後則需注意返家注意事項與轉介訊息,包含輔導諮詢、醫療建議、經濟幫助、癌症照護的相關資料等。 親友給予情緒支持 疾病初診斷時,許多親友也會跟著焦慮和擔心,此時要記得給病人一段時間慢慢去接受和整理心情,家人和朋友也不宜過度干涉病人的生活。此外也不要在此時責罵或怪罪病人平時的生活型態, 應避免類似「你就是平常○○○○,現在才會生病」等言語,給予病人適度的時間和空間。 若親友擔心,可以儘量互相表白心裡感受使雙方更了解。病人哭泣時,不要勸阻,讓病人儘量說出自己的情緒及感受,使病人感到被了解、被關懷和接受。親友的接納和願意聆聽,往往可讓病人打開心扉告知對方他的感受並感覺自己有依靠。親友還可以適時利用身體語言:例如靜靜地陪伴、眼神接觸,包括觸摸對方、甚至給對方一個擁抱,讓他們確實感到愛的存在。 日常生活照顧 開始接受抗癌治療後,日常生活習慣也需改變。飲食要採取熟食,切勿生食。每天水分攝取要足夠2000C.C.,以幫助化療藥物代謝及保護腎臟,儘量選擇帶皮的水果,並勿使用來路不明藥品或保健品。 每天適度的活動及運動可以減輕疲憊感,要注意讓病人減少出入公共場所,外出一定要戴口罩。若治療返家後頭幾天有不舒服,還是儘可能進食,等症狀改善時,再多努力吃,以免體重下降太多或血球不夠無法繼續做治療。 下次返診時,要記得跟主治醫師說明返家後出現哪些不適症狀,以便下次可以開一些口服藥備用。 此外要記得病人每天最重要的功課就是儘量讓自己放鬆心情,吃好、睡好,醫病互相配合,能夠幫助病人較為順遂的對抗病魔,再展開人生新頁。  

  • 防便祕、控血壓、降血脂、穩血糖...健康好食力「洋蔥」

    2019-05-21
    文/馬偕紀念醫院營養醫學中心營養師 祁安琪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正值國產洋蔥盛產的季節,在國內非產季也能很方便的買到進口的洋蔥,洋蔥屬於低熱量多纖維的蔬菜類,較不像葉菜類易受到颱風等氣候影響,無論生食或熟食都可運用在製作如沙拉、涼拌、煎炒、烘烤、煮湯或醬料等許多的美味料理。 洋蔥100公克僅約25大卡的熱量(其中蛋白質約1公克,醣類約5公克,脂肪0公克),但富含了許多對人類健康有益的營養成分,其中膳食纖維能刺激腸蠕動,寡糖能影響腸道菌叢,預防便秘。可溶性膳食纖維也可對降血脂、降血壓和穩定血糖有助益。另外,還含有黃酮類槲皮素(Quercetin)、維生素A、維生素C、葉酸、鉀、鈣、鐵、鋅和硒等營養素。 洋蔥含有多種硫化物,硫胺基酸、二烯丙基硫化物、半胱胺酸(Cysteine) 和前列腺素A (prostaglandin A,PGA)等,都有降血脂和降血壓作用,可以防止血栓和冠狀動脈硬化以預防心血管疾病。近年來一些研究報告顯示硒元素和槲皮素這些抗氧化劑,能刺激人體免疫反應,抑制癌細胞的分裂、生長和活性,還可降低致癌物的毒性,而減少癌症的發生率。 其中斛皮黃酮是很強的抗氧化物質,能夠抑制自由基所造成的老化,此成份也可抗UV,具有美白皮膚的效果。而斛皮黃酮也有類似雌激素的作用,可改善更年期婦女因缺乏女性荷爾蒙的症狀和預防骨質疏鬆。谷胱甘肽(Glutathione),具有促進眼角膜膠原蛋白合成,維持水晶體的透明性,可改善眼睛疲勞,也能抑制黑色素生成,可改善皮膚炎或過敏等。 其實,除了洋蔥以外,還有許多健康好食物,平時除了享受美食,可多選擇天然均衡的營養食物來累積身體的健康本錢喔!   

  • 陪伴病童面對疾病!幫助癌童擊退負面情緒

    2019-05-14
    文/淡水馬偕紀念醫院精神醫學部諮商心理師 王映之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孩子是否能和大人一樣體驗和表現特定的情緒呢? 基於研究結果,有一半以上的孩子,在一個月大的時候就至少能表達興趣、驚訝、高興、生氣和害怕等五種基本情緒了;兩歲開始,會因著對自己的認識以及評價,開始出現更為複雜的情緒。孩子對事情發生會有獨特的感受、有表達的能力以及需求,甚至能嘗試調整自己的情緒,以便更好的回應當下的特殊處境,這就是所謂的「情緒能力」(emotional competence)。 孩子的情緒表達含有溝通的功能,也會影響著照顧者如何回應孩子,因此,成人應該主動了解孩子情緒代表的溝通意涵。然而,大人如何能得知孩子的情緒呢?孩子從嬰孩時期即會透過面部表情來傳達感覺,各種情緒的表達會隨著年齡增加越來越容易辨別。成人通常能從表情區別孩子的「正向情緒」,例如感興趣或是高興;但是,光看臉部訊息卻很難分辨「負向情緒」,例如是害怕或者生氣,往往需要結合其他的方式來獲取更多的訊息。 在壓力底下孩子較容易有情緒的波動,情緒可能過度高張(如哭鬧不休)或過度退縮(低活動量、減少表達),而罹患重大疾病的孩子更是如此。疾病本身帶來的不舒服以及治療中的陌生情境都是壓力源(stressor),導致孩子在情緒表達上容易有退化性的表現、過度的情緒波動甚至是引發情緒障礙。情緒障礙的兒童經常容易發怒、煩躁不安、不能專心、學習效率低落等。 不論孩子在院治療、在家休養或返校就學期間,作為孩子的父母、照顧者以及醫療者需要協助孩子辨識複雜的情緒,並用合適的方式溝通及表達,以成為孩子們在因應疾病中重要的心理社會支持資源。由於孩子情緒表達與發展年齡及所處文化息息相關,以下將分享一些關於情緒表達及理解的通則。 嬰幼兒首重他們與主要照顧者的依附連結所提供的安全感。由於他們沒有辦法理解,因此盡可能地在療程中維護安全以及降低不適,以避免為他們帶來身體不適造成的心理創傷。 學齡前期的孩子(2~7歲) 是認知發展階段的運思前期,已經可以使用語詞和想像去象徵他們的經驗和感受。因此,可以透過想像遊戲,運用一些小道具,例如玩偶、黏土、繪本來假扮、象徵、投射自己以外的人、事、物來扮演這些角色及經驗。照顧者可以在這些自發性的遊戲互動中,嘗試反映、回饋孩子,幫助孩子進行情緒的定向、溝通表達,從中理解自己的感受及事件的連結。緩解這個時期孩子因為幻像式的思考而造成的過度害怕與恐懼,還可以增進孩子與照顧者之間的連結及安全感,在遊戲中達到陪伴和理解,是照顧者雙贏的策略喔! 學齡期的孩子(7~11歲) 很快的能習得認知層次的運作思考能力,也就是所謂的具體運思期。照顧者可以運用引導式或是結構式的會談、繪畫以及角色扮演來了解孩童在病中的感受。另外,可以透過醫療遊戲(Medicaltherapy),幫助癌童在設計過的結構式互動中,更具體的表達自己在疾病、醫療所經驗到的事件、感受以及情緒,增加他們對於疾病的瞭解及掌控感,另外,也可運用簡單的酬賞制度,增加他們對疾病中的正向因應行為。 青少年階段的孩子(12~18 歲) 進入了形式運思期,有能力評估自己面對處理事情的態度及思考。因此可以邀請病童在開放式的會談當中,自由表述自己病中因應策略,肯定其運用得當的方式增加疾病適應的信心。另外,由於他們思考更加開放、能進行抽象式的推論及判斷,也需要更多的自主性,因此可以邀請他們為自己的治療決策提供想法與建議。青少年不喜歡一成不變,成人照顧者要嘗試成為他們對抗疾病的夥伴,不妨運用坊間多元的排卡遊戲增加討論的趣味性。 最後要提醒的是,孩子的情緒因應風格跟主要照顧者息息相關,父母親及照顧者對自己的情緒覺察和自我照顧也要隨時進行調整和應變,才能夠成為足夠穩定的陪伴者,陪伴病童一同面對疾病治療期間的心理情緒問題。

  • 順時養生不生病 中醫師談春季養生之道

    2019-05-07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中醫部內婦兒科醫師 陳麒方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一年之計在於春,透過養生(包含養身與養心),將五臟六腑調好、心情平穩,有平穩的情緒與均衡的飲食,讓心、脾運行順暢,是我們在春天的重要養生之道。 醫學典籍《黃帝內經‧ 素問》說人的「心」為「五臟六腑之大主」、「君主之官」,「心主血」,透過心推動血液在血管中的流動,進而將營養物質送達至全身供臟腑使用,讓人體生理機能可以正常運作。而血液循行是否通暢,有賴心氣和脈管共同作用,若心氣充足、血液充盈、循環通暢,則健康無虞;反之,心氣不足、血液虧損、循環減弱,則會出現各種疾病。傳統醫學的心是包含心與腦的作用,所以有「用心」、「貼心」、「細心思考」、「處心積慮」、「心神不寧」等詞彙來形容人的情緒與思慮,「心」包含了心臟的臟器實質還有其相關之系統功能。 脾臟的養護 《素問》另外談到「脾主運化」,「脾」泛指消化器官,包括了胃腸肝膽的作用,負責將食物的精微營養物質(水穀精微),轉化為用以化生氣、血、水,運行全身。若脾氣健運,則氣、血、水的生化之源便能充足,有助於滋養身體,使全身血氣循環更好,有助於養護心的健康。如果生活中,長時間處在濕氣蒸騰的環境或是過食寒涼(如生冷瓜果)之物,容易造成「脾濕」,脾喜燥惡濕,脾濕會影響消化功能,易出現疲倦乏力、食慾不振、少氣懶言等情形,甚至造成水分代謝失當而水腫。身體五臟六腑推動氣、血、水的作用,讓人體有了生機,當體內的氣、血、水三者有哪一個、甚至兩個方面出了問題,身體就會出現狀況。 中醫認為,絕躁怒以養肝氣,息妄念以養心氣,節飲食以養脾氣,寡言語以養肺氣,淡色欲以養腎氣,更是簡潔扼要地告訴大家該怎麼養生。 觀察心跳 正常作息 養護心與脾的觀察指標是什麼?一般自我判別可以用心跳(心率) 來觀察。心率是指正常人在安靜狀態下,每分鐘心跳的次數,一般為每分鐘60到90次,會有年齡、性別或其他病生理的因素而有個體差異。年齡小,心率快,女性心率比同齡男性稍快,都是正常的現象。人一生的總心跳數是固定的,約為25億次至卅億次,因此,如果您的心率為60次左右,則預估可能活至93歲,但這個前提是:需要維持正常的作息、均衡的飲食、情緒的穩定等生活型態,並隨時注意身體健康狀態,才可能如中醫所言的「終其天年度百歲」。若心率低於30以下,一樣可能會出現健康危機造成猝死。 熬碗好粥有益健康 脾運化正常的觀察指標是每天能順暢地排泄、飲食後不脹氣反胃、不腹疼便秘。喝好粥,是養脾的良方,從養生觀點看,米粥性溫味甘,對於健脾養胃有顯著作用。米煮成粥後,營養成分更容易被消化吸收,而白米含人體所需的維他命B1、B2、碳水化合物及鈣、磷、鐵等營養成分,是病後脾胃虛弱者調養益品。 陸游《食粥》談到「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將食粥致神仙」。但非所有的粥都有益脾胃,而是要熬碗好粥才有益健康:將米洗淨,加入冷水開始熬煮,煮到米粒展開像雪花片般,甚至崩解,那就表示米已經吸飽水分,若是把米打碎、或米加水冰凍、或米打成漿再煮,此時我們不能以米花判斷,而是要加水看粥湯吸飽否。 除了好粥,飲品也能養脾,可自行製作檸檬薑汁飲:檸檬1/8片、老薑2片、黑胡椒5粒(破)、海鹽適量,將所有材料放入杯中,用500mL的滾水沖泡,約5分鐘後即可飲用。日常生活有許多重要的養生撇步,讓情緒平穩與飲食均衡,自然可以保生長全。    

  • 腎臟移植傳愛 慢性腎臟病人獲新生

    2019-04-30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院訊編輯部 諮詢專家/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陳志揚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第五期慢性腎臟病人或是因糖尿病、高血壓等其他疾病產生末期腎病變的病人,原有的腎臟已經無法繼續清除血中廢物,在此階段,「腎臟移植」被視為透析治療之外另一種積極治療的方法。 腎臟移植其實不是「換掉一顆腎臟」,而是將另一個人捐贈的腎臟植入體內腹腔內,連結尿路、血管,使之代替原來的腎臟功能。目前腎臟來源可分為活腎與屍腎,許多屍腎的來源來自發生車禍被判定為腦死的傷者,經由器官勸募小組接觸後捐出,遺愛人間。捐贈前,會檢查捐贈者的肝功能、尿液、並照腎臟超音波,以確定腎功能正常。目前台灣每年等待換腎的病人大約7 千人,但是每年捐贈腎臟的數量僅大約2百顆,需求相當迫切。 活腎移植 節省漫長等待 有條件要克服 人體有兩個腎臟,但是只要靠一個腎臟就可以維持基本的生理機能,因此腎臟移植另一個來源是五等親以內的活腎捐贈。由於是直接一對一的捐贈,不用在等待換腎的漫長名單上苦苦等待,對於有換腎需求的病人來說是一大福音。然而有人形容等待腎臟移植就像是「排隊買樂透」,並不是先排隊就可以先得到,還需考量基因配合、手術風險等問題。 捐贈者及受贈者雙方除了基因配對之外,還會以腎臟超音波檢查捐贈者腎臟結構以及腎功能是否良好,是否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壓等未來可能會影響腎功能的疾病。 另外要確認捐贈者與受贈者都適合進行腎移植手術,手術前會由內、外科醫師審慎評估手術風險,並且會診精神科醫師、社工師,確認病人身心靈以及家庭狀況都穩定,可接受重大手術。 若是有感染症狀、患有嚴重心血管疾病、凝血功能異常者、長期臥床者,或罹患重大疾病,如癌症、重度失智症、中風等,換腎後對於生活品質之提升依然有限者,不適合進行手術。並且由於換腎後需要長期服用抗排斥藥,假若病人服藥依從性不高,身邊又沒有家屬照護,也不適合進行腎臟移植。另外愛滋患者則只能在愛滋病毒無法被偵測的情況下互相捐贈。 抗排斥藥降低抵抗力 術後慎防感染 腎臟移植手術需要進行全身麻醉,捐贈者可採用腹腔鏡完成手術,受贈者則需使用傳統手術完成。一顆腎臟從捐贈者開始手術至移植到受贈者,整個過程大約是8 到12 小時的手術時間。 腎臟移植後,身體的免疫系統會將植入的腎臟視為異物,進而產生免疫作用。為了讓移植後的腎臟能夠在體內存活,手術結束後病人就必須立刻開始服用抗排斥藥,避免對於新腎臟產生強烈的排斥。 由於抗排斥藥會導致抵抗力降低,因此術後病人必須住在單人或雙人病房,減少被感染的機率。術後可能會有手術造成的傷口疼痛,但數個小時內,新的腎臟會開始排毒、製造尿液,若病人有順利排尿可作為手術成功的指標。移植手術結束後約兩週可以出院,返家之後也建議在獨立、少人進出的房間休養,以避免被感染。 由於腎臟移植病人要服用的藥物種類繁多,回家前必須要由醫護人員進行詳盡的衛教,並且病人需要持續服用抗排斥藥物,因此需學會自行照護的技巧。換腎手術過後,仍需要持續追蹤腎功能改善程度,同時保持照護腎臟的良好生活習慣。若是發生小便量變少、發人就必須立刻開始服用抗排斥藥,避免對於新腎臟產生強烈的排斥。 由於抗排斥藥會導致抵抗力降低,因此術後病人必須住在單人或雙人病房,減少被感染的機率。術後可能會有手術造成的傷口疼痛,但數個小時內,新的腎臟會開始排毒、製造尿液,若病人有順利排尿可作為手術成功的指標。移植手術結束後約兩週可以出院,返家之後也建議在獨立、少人進出的房間休養,以避免被感染。 由於腎臟移植病人要服用的藥物種類繁多,回家前必須要由醫護人員進行詳盡的衛教,並且病人需要持續服用抗排斥藥物,因此需學會自行照護的技巧。換腎手術過後,仍需要持續追蹤腎功能改善程度,同時保持照護腎臟的良好生活習慣。若是發生小便量變少、發燒、傷口或腹部疼痛,血壓或血糖的急劇變化,都應盡快回診就醫。 腎臟移植的病人日後醫療都應盡量回原醫院看診,若是不得已在其他醫療院所就診時,也應主動提供看診醫師現在正在服用的藥物,或利用雲端藥歷系統,使醫護人員了解用藥紀錄,以避免其他藥物加強或減弱了抗排斥藥物的藥效。 目前台灣腎移植手術五年存活率約九成。根據國內外統計,接受腎移植手術的病人,平均延長10 年壽命。相較於透析療法,雖然換腎手術因為開刀、抗排斥藥等,前期費用較高,但是後期會逐漸減少藥量,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因而節省的醫療資源、耗材費用也不容小覷。  

  • 慢性腎臟病的日常照護

    2019-04-23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院訊編輯部 諮詢專家/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護理師莊明琪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慢性腎臟病依照腎絲球過濾值(GFR)分為五期,第一期至第二期可以透過自主飲食、生活習慣管理等方式控制,延緩惡化速度,甚至幫助腎功能逐漸恢復。 目前健保補助GFR在45%以下的患者參與衛教計畫,透過護理師一對一的追蹤衛教,幫助患者建立良好的日常照護品質。國人常見的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問題,其實就是影響慢性腎臟病的重要因子,因此慢性腎臟病的日常保健其實就如同三高的保健一樣,重點在於培養良好的健康習慣。目前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追蹤約1300名慢性腎臟病患者,其中就有46%的病人同時罹患糖尿病,可見兩種疾病具互相影響程度。 高血壓是腎臟病指標以及風險因子之一,建議腎臟病人早晚測量血壓,注意維持血壓的穩定性。每次測量時應先休息10~15分鐘,並且固定時間(如皆為飯前、用藥後等等)、固定一側肢體測量,以縮短因肢體不同、作息而產生的測量誤差。 另外要特別提醒「誠實紀錄」的重要性。臨床上常看到許多病人血壓控制不佳,但是想到紀錄值會帶到門診給醫師「檢查」,索性反覆測量,量到了漂亮的數字才記錄下來。 其實每天自主量血壓,並且依照實際狀況妥善記錄,才能協助醫師依照各人身體與日常作息的差異準確判斷出血壓的數值以進行藥物的調整。 良好運動習慣 慢性腎臟病人保持良好的運動習慣相當重要。有些長者會問,自己已經老骨頭一把了,該怎麼運動呢?其實就連走路也是相當好的運動選擇,病人可以評估自身耐受度進行,只要身體微熱出汗就有效果。對於沒有辦法排出固定時間運動的人則可以採取累積的方式,每次抽空5分鐘活動一下,累積起來依然有運動的效果。 正確用藥 現代人購買藥物方便,許多人卻缺少正確用藥的觀念,往往習慣性的吃止痛藥或是認為「吃藥會吃到洗腎」而堅持完全不用藥。其實生活中遇上頻繁的疼痛,較好的做法應該是尋求專業醫師的協助,找出病因對症下藥,並遵循醫師的醫囑服用止痛藥。 腎功能不佳的患者,用藥前需與醫師確認適宜性。要注意的是,腎功能的衰退常常是無聲無息的,也並非年長者的專利,臨床上就曾遇過平時喜愛含糖飲料且無肉不歡的國中生因感冒自己買成藥服用,卻造成急性腎損傷的病例。 適量的水分攝取 第一期至第四期的慢性腎臟病人,應多注意水分的補充。對於沒有因疾病而被醫師限水的患者而言,每人每日的飲水建議量是每1公斤體重須攝取30c.c.,以50公斤的成人為例,每天建議的飲水量是1500c.c.。也不宜一瞬間大量的喝水,那樣容易短時間產生尿液感,身體很快就將水排出,失去水分代謝及過濾毒素的功能。 已經進入第五期慢性腎臟病的病人則應遵循醫師指示限制水分的攝取,避免體內有過多的水導致呼吸急促、肺積水等症狀;另外因為茶含有鉀離子,習慣以茶代水的患者進入此階段後也需特別注意。 低蛋白、低磷、低鉀飲食 腎功能會隨著年齡增加退化,飲食習慣上也要隨著調整。少吃糖、鹽、罐頭食品,以及盡量改掉喝湯的習慣,多利用天然調味料。 進入衛教流程照護的慢性腎臟病人,會有營養師以及護理師依據抽血報告仔細評估病人營養狀況,判斷是否需要低蛋白、低磷、低鉀飲食,以及是否限制如咖啡、水分等攝取。慢性腎臟病患者需要進行低蛋白飲食,若攝取過多蛋白質,會使蛋白質代謝後的尿素氮等廢物無法完全排出體外,血液中尿素氮累積過多易產生倦怠、頭暈無力、噁心、嗜睡等症狀。但也不可以完全不攝取蛋白質以免發生營養不良,尤其慢性腎臟病患者因代謝性酸血症與發炎反應,熱量需要略高於一般人,建議每人每天攝取2-4 兩的肉類。一般人常忽略的是「只要是葷食,包括蛋、奶、豆、海鮮都是屬於肉類,應該一起計算」。而低生理價值的蛋白質中,如麵粉製品、豆類,對腎臟負擔較大,建議少吃。 腎臟負責體內血中鈣磷平衡,當腎臟功能受損無法移除血液中過多的磷時,容易造成副甲狀腺機能亢進、骨骼病變等,因此慢性腎臟病人需少吃內臟類、乳製品以及全穀類。特別注意「五穀飯」對於糖尿病患者來說,是相當好的低升糖食品,但是若進展到末期腎病變的糖尿病患者,需開始控制磷的攝取,此時就要開始減少食用,病人有疑慮時,可與醫療團隊溝通調整。 此外還需注意低鉀、低鈉的飲食,並注意高尿酸血症,腎臟負責體內電解質的平衡,一旦失去作用,血液中鉀離子、鈉離子若失去平衡,可能影響到身體其他器官或引起併發症,對腎臟來說也是極高的負擔。此外楊桃含有某種神經毒素,慢性腎臟病人就必須忌口。 許多病人會詢問「能不能進補」?臨床上的經驗是「補好的沒有,補到洗腎的很多。」其實定期回腎臟內科門診追蹤,並且控制好血糖血壓,調整飲食以及規律的運動,已出現三高症狀的病人更需要就醫定期追蹤,並遵循醫師醫囑按時用藥,控制好血壓、血糖、血脂,是保護腎臟最好的方式。  

  • 血液透析、腹膜透析怎麼選?

    2019-04-16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院訊編輯部 諮詢專家/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吳培甄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劉爺爺長期在腎臟內科追蹤慢性腎臟病,上個月醫師告知女兒,劉爺爺的腎功能已經退化至一般人的10% 以下,應該要開始準備洗腎了。女兒的疑問隨之而來:大家都講洗腎、洗腎,到底「血液透析」、「腹膜透析」該怎麼選呢? 透析治療方式可分為兩種,一種是「血液透析」(洗腎),另一種是「腹膜透析」(洗肚子),各有優缺點。民眾在選擇之前,應先充分了解不同透析治療對應的生活型態改變,考量自我照顧能力、家庭支持程度等等,並配合醫療團隊,預先計畫慢性腎臟病治療方針,建立透析管路等,才可享有妥善的透析治療過程。 血液透析 腎臟功能變差時,無法代謝排除體內的廢物、毒素、水分;血液透析治療便是利用具「半透膜」特性的人工腎臟,透過「擴散」的原理,讓尿毒素自濃度高的血液擴散至濃度低的透析液中,最後再將乾淨的血液導回靜脈血管中。 此循環需有理想的血管通路,因此進行血液透析前,需先進行手術建立自體瘻管,若是本身血管條件不佳,則會植入工瘻管做為洗腎接口。 血液透析需要固定至醫療院所進行,視個人情況每週進行二到三次透析療程、每次時間約4 小時。血液透析最常見的併發症為低血壓以及抽筋,因此洗腎過程中護理人員每小時會測量一至二次的血壓值,以避低血壓造成的危害。 因患者每隔二至三天才進行一次血液透析,患者在飲食以及水分的限制上相對較為嚴格。除了醫院,亦有專門洗腎診所的設立,民眾可以依照就醫便利性等因素選擇合適的洗腎場所。因血液透析過程有醫療團隊把關,適合醫護依賴感較強、需要安全感的病人。 腹膜透析 腹膜透析則是在腹壁上裝置永久性管路,由此將透析液灌入腹腔內,利用人體本身的腹膜作為半透膜使用,亦是透過擴散原理,讓尿毒素自濃度高的血液擴散至濃度低的透析液中,最後再將留置在腹腔內的透析液流出。 病人若是採用連續性可攜帶式腹膜透析療法(CAPD),一日需自行換液四次。基於身形上的差異,男性大約每次灌入2000 毫升、女性大約灌入1500 毫升的透析液。每次約20至30 分鐘便可完成換液,換液時段可彈性配合上班、就寢的時間,不需拘泥特定時刻,大多數患者是於起床、中午、傍晚、睡前等四個時段進行換液。 目前還有另一種全自動腹膜透析(APD),病人可以利用晚上睡覺的8 至10 小時,利用機器執行多次、較長時間的透析。此方法通常不會干擾睡眠,僅睡前將輸液管與機器連接,起床後拔除即可,且健保也有給付,病人接受度頗高。 腹膜透析的優勢在於不受空間與時間限制,能夠彈性配合工作與生活作息,病人也能自己隨時進行調整,自主性高。另外,持續而溫和的透析方式,對於維持殘餘腎功能較為理想,加上一個月回診一次即可,適合還在工作,並且健康管理意識高、自主性高的青壯年族群;移動不便的長者亦適合腹膜透析,以減少移動搬運的次數。 透析液中含有葡萄糖,有提高血糖的風險,因此糖尿病患者需密切監控血糖。目前也有新型的透析液為澱粉溶液,可改善血糖升高的問題。 腹膜透析有腹膜炎的風險,然與血液透析相關的感染風險相當。另外,長期腹膜透析,後期可能造成腹膜功能降低,併發水腫、喘等症狀,屆時可再考慮轉為血液透析治療。透析治療的日常照護血液透析病人建置瘻管的該側手臂不能搬提重物,每天需自行觀察瘻管血流狀況,瘻管處可順著血流觸摸是否有震顫或聆聽是否有血流聲,若是發現瘻管塞住,需立即前往醫院治療。平時可對瘻管肢側熱敷以及做握拳運動,延長血管使用壽命。 腹膜透析病人在換液前,須充分清潔腹壁傷口,減少感染機會。除了洗手、戴口罩,也應選擇不通風的場所,避免寵物進入同一空間,以免受到粉塵毛髮汙染。腹膜透析病人不能泡湯、泡澡,洗澡時需做好防水措施,可利用防水貼布等,保持傷口乾燥也避免傷口感染。若是傷口發生紅腫、滲液,或是肚子痛、發燒,以及透析液變濁等狀況,應立即返回原醫院治療。 透析病人的旅遊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進入透析治療後,因透析治療會增加能量的流失與消耗,病人必須採取「高蛋白飲食」,以免造成營養不良、肌肉萎縮、體力衰退等情況。外出旅遊時,血液透析的病人可以事先聯繫當地可執行血液透析的醫療院所,在旅途中安排床位及時間。並在原洗腎單位申請「洗腎病歷摘要」,醫師會填寫該患者的病史、用藥與洗腎好發狀況,以利接手的醫療團隊了解該患者的透析情形。 腹膜透析患者外出旅遊較不受限制,國內旅遊僅需自行攜帶足夠的藥水及機器,國外旅遊也可尋求透析液海外送貨服務。當腎功能小於一般人10-15% 時,就應該提早進行透析準備。做好日常照護、健康管理,在台灣的健保制度與優良的醫護照護之下,腎臟衰竭不是絕症,透析患者都還有數年餘命,甚至洗腎十幾二十年的患者也不少見。 預先了解各種洗腎療法的優缺點,病人、家屬與醫療團隊才有充分的時間溝通討論並進行準備,找出最適合病人的治療方法。      

  • 揭開神秘の睡眠檢查中心 跟著貓頭鷹醫檢師過一天

    2019-03-19
    作者/淡水馬偕紀念醫院睡眠檢查中心睡眠醫檢師林巾競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鈴鈴鈴,鈴鈴鈴」晚上6點整,鬧鈴準時響起。奇怪,誰的起床鬧鈴設在正要開心下班回家晚餐的時間呢?原來是在馬偕睡眠檢查中心上班的睡眠醫檢師們,我們的一天才正要開始。 晚上6點 睡眠醫檢師起床後梳洗,照理說起床之後第一餐是要準備吃早餐,但無奈外面的店家賣的都是「晚餐」。 晚上7點 收拾準備出發前往醫院,跟下班的人潮一同擠在路上,心情卻相當不同。 晚上8點~10點 打卡上班,睡眠醫檢師的一天上工了,開始布置各個檢查室,檢查線材儀器、更換床單被套等,完成檢測前的準備,等待病人。 8點後,我們等待當晚預約的病人下課下班,在家梳洗完畢後相繼報到。事前我們都會提醒病人穿著舒適的兩截式寬鬆服飾以便安裝檢測儀器,開始前會與病人說明檢查用意、核對受檢原因,也會有耐心的回答病人各式的問題。 接著,睡眠醫檢師會安裝儀器在患者身上,包括頭部及臉上的13 條腦波線、心電圖檢測、橫膈膜肌肉運動檢測、雙腳肢動線、體位儀、胸帶、腹帶、手指血氧飽和度監控、麥克風、鼻腔前放兩條呼吸流量探頭,等下測量時,這些線體所產生的林林總總的數據,會匯集到電腦呈現出基本的18個訊號。配置完畢後請病人做簡單校正,確認儀器和電腦連線訊號正常,如有異常馬上排除。 此時間醫檢師還得抽空聯絡提醒近期的病人檢查時間,也不時有電話進來詢問檢查內容或查詢報告,我們這時也要馬上接聽處理。 晚上11點 關燈睡覺!當所有檢查病人都準備就緒,就要躺回各自的檢查床上休息開始記錄。此時夜已深,受檢病人在房間內睡得正香,外頭的睡眠醫檢師卻像夜間出沒的家庭小精靈,一邊守護病人一邊忙碌著。 病人受檢時,我們會整理上傳病人所填的表格以及備註基本資料,同時一雙眼睛還仔細認真的盯著螢幕,監視整晚的訊號線沒有脫落或異常。 有些重度患者,醫師會建議需要配戴陽壓呼吸器解決睡眠期呼吸中止的問題,因此這些患者會來睡眠檢查中心進行二次檢測。此時依據每個人情況不同,睡眠醫檢師會在病人睡著後,協助調整陽壓呼吸器,找到最適的壓力值,提供病人後續在家配戴時使用。 此外,檢查過程中病人是不能下床走動的,如果有不適或是要去廁所,都必須呼叫睡眠醫檢師去處理,以確認儀器運作也確保安全。 特別辛苦的是,睡眠多項檢查的數據只要病人一清醒就會間斷,偏偏許多來到睡眠檢查中心的病人睡眠習慣都不是很好,也很容易清醒,尤其夜闌人靜時一點點細微的聲音都會被放大,因此睡眠醫檢師為了數據的完整性更是小心翼翼。出入都輕聲細語,自己要對抗瞌睡蟲也得戴上耳機,盡量讓夜晚安靜無聲,就是為了維護病人好的睡眠品質。 睡眠醫檢師一邊監測病人情況,一邊還要處理前一晚的報告,目前睡眠報告都是以人工判讀為主。一位病人一次檢查的基本紀錄時間是六小時,若是遇到提早9點就入睡的病人,那份報告時間更是拉長到八小時。儀器紀錄以30秒為一頁,720頁的報告要判讀兩次,分別判斷腦波圖以及記錄覺醒;另外還有以3分鐘為一頁的報告則是用來呈現呼吸事件及下肢抽動。漫長的紀錄需要睡眠醫檢師耗費大量的心神仔細判讀,當懷疑有特殊案例時,還會一直來回反覆地看,甚至會比對監視器及聲音紀錄,為病人把關,不漏掉蛛絲馬跡。 早上5點 結束檢查。我們會陸續喚醒病人,將檢查線拆除,提醒回診時間後就可以讓病人離開。接下來便是要整理檢查室,收線、東西歸位、換被單、枕頭套、床單,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給下一位來檢查的病人。 早上7點 一陣忙錄之後,隨著太陽升起,其他人正起床迎接新的一天,我們終於打卡下班,餓著肚子吃下大份量的「早餐」,回家休息!下大夜的我們,回到家通常都是倒頭大睡養足精神,準備迎接下一個晝伏夜出的日子。 睡眠醫檢師的工作日夜顛倒,其中辛苦常常不為外人之。但只要想到我們辛苦檢測的結果能夠輔佐醫師治療,讓有睡眠困擾的病人終於能睡個好覺,充分的休息,也許就是這份回饋,才讓我們有熱誠繼續堅持著貓頭鷹的生活。

  • 睡覺時發生什麼事?睡眠檢測告訴你

    2019-03-12
    文/淡水馬偕紀念醫院睡眠檢查中心睡眠醫檢師 賴又嘉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醫院裡有一間獨特的檢查室,白天時空空如也,只有一位醫檢師在判讀報告,晚上8點開始當其他診間都熄燈時,病人才陸續「來睡覺」,這裡就是「睡眠檢查中心」。 馬偕紀念醫院1988年6月即成立睡眠呼吸障礙檢查室,當時設立睡眠醫檢師一名以及二間檢查室。2011年1月通過台灣睡眠醫學會的睡眠機構認證,同年11月升格為「睡眠檢查中心」,引進先進的32頻道數位化睡眠檢查儀,配置睡眠醫檢師四名、六間檢查室。 目前馬偕睡眠檢查中心每月可維持檢測至多130例病人,檢查量並不斷升高。為了要讓前來檢查的病人在陌生的醫院中仍然如在家般舒適,六間檢查室備有獨立筒床墊或台灣製造乳膠氣墊床,內裝簡單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舒服的環境讓民眾能夠安心入睡。 睡眠檢測程序 病人經由門診轉介到睡眠中心檢測時,會先由睡眠醫檢師聯繫合適的到院時間。報到後,睡眠醫檢師會請受檢者填寫愛普沃斯嗜睡量表The Epworth Sleepiness Scale (ESS),事先了解受檢者平日的睡眠感受。接著病人開始接受從關燈到開燈連續六小時以上的睡眠多項生理檢查,經由生理訊號的分析找出睡眠障礙的原因,從而採取有效的治療方式,增進睡眠效率與品質。 每間房間皆備有32頻道數位化睡眠檢查儀,醫檢師會協助病人貼上腦波線、監控線、鼻腔呼吸流量測量等等。 睡覺時,受檢者會被記錄下來的生理檢測包括: 1. 腦電波:記錄整晚腦波活動。 2. 睡眠結構:利用腦波來判讀,可知睡眠深淺以及整夜睡眠結構。 3. 眼動圖:偵測眼球轉動狀況。 4. 呼吸氣流圖:記錄打鼾次數以及口鼻氣流量。 5. 胸部及腹部之擴展圖:觀察呼吸時胸、腹部活動之深淺及和諧性。 6. 下顎肌電圖:檢測是否磨牙。 7. 血中氧氣飽和測量儀:檢測血氧飽和濃度。 8. 心電圖:檢測有無心律不整。 9. 下肢肌電圖:記錄睡眠中下肢的不自主動作,判斷如不寧腿症等。 10. 軀幹位置圖:記錄睡眠的體位。 此外,房間內還有高解析影像錄影監測,能即時顯示病人動態。病人在房內安心睡覺時,另外一頭正有專業的睡眠醫檢師審慎的關注、記錄病人的睡眠狀況,遇到病人難以入睡、生理檢測器脫落時,可以及時協助。除此之外,床邊病人伸手可及處也設有呼叫鈴,若在檢查過程中有任何問題,或是半夜需要下床去廁所等等,皆可以透過呼叫鈴和睡眠醫檢師溝通。 醫檢師判讀報告 病人回門診追蹤 早上5點左右睡眠醫檢師會喚醒病人,結束睡眠檢查。醫檢師將會根據記錄了一晚的睡眠多項生理檢查報告及計算睡眠過程中呼吸中止次數的「呼吸中止指數AHI」,判斷受檢者睡眠呼吸中止的嚴重性。後續並依照不同的症狀,轉診給各科的醫師,目前睡眠障礙醫療團隊包含胸腔內科、口腔醫學部、精神醫學部、家庭醫學科、耳鼻喉科等科別。 呼吸中止指數AHI AHI 指數若是<5 為正常,5-15 為輕度,15-30 為中度,30 以上為重度,依照不同的嚴重程度透過和各科醫師討論後會有不同的治療方式。  

  • 止鼾牙套的療效與迷思

    2019-03-05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口腔醫學部贗復牙科主任 王慧媛 文章出處&圖片提供/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止鼾牙套」,正式名稱為「下顎前移裝置」或通稱為「口內裝置」,除了可以改善鼾聲外,最主要的功能是用於治療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 病人配戴的特徵就是下顎往前突,像戽斗的樣子,主要目的是使呼吸道變暢通些。止鼾牙套的設計是在上顎及下顎各將一個類似咬合板的裝置固定在牙齒上,再利用各種零件及材料,將這二個咬合板維持在下顎前突的位置。作用機制是藉由下顎前突,將舌頭往前拉,連帶將呼吸道腭咽及口咽部的組織也拉挺,使此處呼吸道變大。因此在睡眠時,上呼吸道周圍肌肉都癱瘓的情況下,呼吸道不致於在吸氣時完全塌陷閉鎖,進而造成呼吸中止的情形。 如果造成呼吸中止的原因不是吸氣時咽部呼吸道塌陷所引起,而是其它原因譬如:上呼吸道解剖構造異常、週圍肌肉活動力太低、通氣控制系統過度敏感,或覺醒閾值太低等,則此時止鼾牙套將難以發揮療效。 打鼾的人不見得都有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的問題,但是研究顯示嚴重打鼾的人,三分之二以上具有中度或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的情形。鼾聲都發生在吸氣的階段,少數人於呼氣階段也產生鼾聲。鼾聲產生時,不論有無睡眠呼吸中止的情形,呼吸道的聲門壓力會先增加,並且空氣流量一定都先減少,之後軟腭、咽壁、舌頭,喉頭蓋等處出現高頻振盪,產生鼾聲,當空氣流量回復後,鼾聲中止。 口內裝置治療 口內裝置主要改善了呼吸道腭咽及口咽部的管徑,但是對於在舌後下方呼吸道的管徑改善有限,再者,呼吸道周圍軟組織的結構型態及塌陷程度每人也不盡相同,所以通常較難使鼾聲完全消彌,但大都可以使鼾聲變小聲,達到枕邊人可接受的程度。 口內裝置對於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效果,依每位病人自身的體質狀況,及其上呼吸道周圍組織對此裝置的反應程度不同而有差異。依據文獻報告,配戴口內裝置者,約35-40%的病人為反應佳者,其呼吸中止指數AHI (Apnea- Hyperpnoea Index, 無呼吸- 低呼吸指數)可回到正常(AHI<5);約25%的病人反應屬中等,其AHI改善量達50%以上,但仍大於5;另外約35-40%的病人為反應差者,其AHI改善量為50% 以下或AHI變得更差。 一般而言,使用口內裝置治療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時,較不利的個人因素包括:身體質量指數(BMI)太高,BMI值大於35被視為禁忌症;口咽部較擁擠(譬如:舌頭太大,軟腭太長或扁桃體太大等);使用陽壓呼吸器時,所需壓力較高;以及進行鼻咽內視鏡檢查時,下顎前突、做捏鼻吸氣的動作後,觀察到的呼吸道管徑仍太小等,有上述這些情形出現時,使用口內裝置可能就會落入反應差的族群。此時應該針對造成呼吸中止症的確實原因,尋求其他的治療方式,譬如:減重、減少平躺睡姿、電刺激、藥物治療、鼻咽手術、使用陽壓呼吸器或做雙顎推進手術等。 可單獨使用或合併治療口內裝置可以單獨使用,也可與其他治療方式合併使用,譬如對於罹患重度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人,合併使用陽壓呼吸器及口內裝置時,可降低陽壓呼吸器所需的壓力,降低病人的不適感,同時可得到加成的療效。 配戴口內裝置的副作用,短期包括口水增多(適應幾個月後會逐漸改善),少數人有前牙疼痛(藉由調整壓迫區後可改善)或顳顎關節及咀嚼肌疼痛的問題(藉由減少下顎前突程度可改善);長期包括可能的咬合改變,呈現下顎齒列往前,上顎齒列往後的情形,咬合改變的多寡,則與口內裝置的設計及其配戴時間的長短有關。 根據一篇平均長達16.5年的追蹤研究,配戴口內裝置上下前牙水平覆蓋減少約1.1公釐,垂直覆蓋減少約1.6公釐,而且只有少數人察覺這種咬合改變,大多數人在長時間漸進式的微小改變中適應良好。 裝置小巧配戴意願高 另外根據研究,在AHI及夜間血氧濃度改善方面,使用陽壓呼吸器效果比口內裝置為優;但從血壓下降、改善心臟血管功能及死亡率統計等方面,使用口內裝置與陽壓呼吸器二者療效相當。可能與口內裝置較為小巧,攜帶方便,較為多數人所接受,乃至於增加了睡眠時配戴的時間有關。 長期的研究中顯示,以口內裝置治療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者,在使用了10年後,有70%的病人(平均年齡56歲)仍能維持成功的療效;但在另一篇16.5年的研究中顯示,在中位年齡為68歲的9位病人群中,絕大多數的病人不論有無配戴口內裝置,其AHI都增加。呈現隨著年齡增加,疾病嚴重程度趨向惡化,同時口內裝置療效也降低的情形。 2015年美國睡眠醫學會及美國睡眠牙醫學會的臨床實踐指南中指出,口內裝置是治療純粹打鼾的首選,針對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病人無法接受陽壓呼吸器時,口內裝置是有效治療方式。 臨床上我們試著選擇反應較佳的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病人以口內裝置治療,期望能達到成功的治療效果,此外病人也需定期回診觀察咬合變化。對於年齡稍長或臨床出現症狀者,需依據再評估的睡眠檢查報告適時調整口內裝置,改以陽壓呼吸器治療,以維持治療的最佳成效。

  • 每天睡足為什麼還會想睡?認識睡眠呼吸中止症

    2019-02-19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胸腔內科主治醫師陳昭賢、睡眠檢查中心個管師彭琪芳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四十六歲的張先生是一名略顯福態的警察、體力不錯,只是血壓稍高、每天需服用一顆藥物控制。這幾年來,張先生雖然每天睡足8小時、作息規律,但是早上總是需要用到兩個鬧鐘才爬得起來。白天還是常常覺得疲累、想睡覺,不僅在家看電視時昏昏欲睡、甚至開車等紅綠燈的時候都會睡著。 張先生每天總要喝個兩、三杯咖啡,也嘗試各種活力飲料、吃東西、穴道按摩……等等提神祕方,但效果通常無法持久。最近,張太太實在受不了他晚上震耳欲聾的打呼聲,偶而還會發現他呼吸停止、過一陣子嗆咳後才又開始呼吸,因此半推半就的拉著張先生來看胸腔科的睡眠門診。經過醫師安排一整晚的精密睡眠檢查後,張先生才知道他有重度的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也在醫師的建議下嘗試配戴陽壓呼吸輔助器(CPAP)睡覺。結果不僅打呼的情況有所改善,幾天後張先生開始覺得白天的精神變好、也不再會打瞌睡了。 什麼是睡眠呼吸中止症?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sleep apnea)是睡眠相關呼吸障礙(Sleep disordered breathing)中最常見的一型,其他還包括中樞型睡眠呼吸中止(Central sleep apnea)、以及通氣量低下症候群(Hypoventilation syndrome)。「中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較少發生,主要是由於腦幹呼吸中樞發出的呼吸驅動力異常,導致呼吸氣流停止與通氣量減少,多發生於心衰竭、中風以及高山症的病人。 睡眠相關呼吸障礙種類(Sleep disordered breathing) 1.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 2. 通氣量低下症候群(Hypoventilation syndrome) 3. 中樞型睡眠呼吸中止(Central sleep apnea) 大多數的「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病人是類似於張先生的例子,由枕邊人發現病人嚴重打鼾,鼾聲之間有間歇性的呼吸停止而來到門診。台灣有51.9%的人,晚上有打呼的現象;估計有將近5~10%有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臨床上以男性、肥胖、酗酒及服用安眠藥、鎮定劑的人為多;年長者的比例比青壯年更高,但女性、小孩、體重正常者也有發生的機率,可能因為上呼吸道結構異常如扁桃腺、懸壅垂過大、舌根肥大、下巴較小或後縮、先天顱顏缺陷,導致氣道狹小所致;其他如鼻腔狹窄,包括鼻中膈彎曲、鼻甲肥大及鼻息肉增生也都有可能造成。當這些人在睡覺的時候,因為呼吸道狹窄、塌陷,整夜經歷重複的呼吸中止、一晚可發生數十次到數百次不等,造成睡眠斷斷續續、甚至缺氧的情況。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晚上常見的症狀包括打呼、呼吸暫停、嗆咳、不安眠,白天常有睡不飽、白天嗜睡、注意力渙散、起床後頭痛等情形。長期而言,發生心血管疾病、中風以及交通意外的機會都是平常人的三倍,而大約有半數的患者會同時患有高血壓,也有較高的機會罹患糖尿病。 診斷上,雖然有很多問卷可以篩選疑似個案,不過整夜的多頻道生理監測睡眠檢查(PSG),仍是當前必要的檢查、而且可以找出其他的睡眠相關疾病。若確定是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建議避免使用安眠藥、睡前飲用酒精飲料或是讓自己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而側睡、戒菸、減重會有不同程度的改善;醫師會依照嚴重度、不同的疾病特性,推薦包括減重、牙套、手術或是陽壓呼吸輔助器等不同的治療方式。 即早就醫,睡好眠 隨著睡眠檢測納入健保,以及許多報章雜誌的宣導,許多人開始正視睡眠障礙對生活造成的影響,以及願意進一步認識並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症。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雖常於睡夢中頻繁的醒來,但是自己並不易察覺;然而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並非唯一會影響睡眠品質的睡眠疾病,因此身邊若有親朋好友,發現自己睡眠品質不佳、或是雖然睡眠時間足夠、作息規律,仍然常打瞌睡、無法集中注意力,進而影響工作及日常生活品質,不要只以為忍耐ㄍㄧㄥ過去就好,建議可以至專門的睡眠障礙門診就醫,看看是否是因為睡眠疾病影響夜間的睡眠品質。

  • 戰勝偏頭痛

    2019-02-12
    文/馬偕紀念醫院神經科主治醫師 陳律安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頭痛可以說是人人皆有的經驗,其中一種很常見的頭痛是偏頭痛。偏頭痛造成的疼痛程度是屬於中重度的疼痛,而且疼痛可能持續數個小時、半天甚至好幾天,會帶給病人們嚴重的不適,生活作息整個被打亂,非得要躺下來休息或睡覺才會緩解。患有偏頭痛的病人不僅生活品質受影響,又因為好發在青壯年時期,連帶著也會影響工作表現。長年偏頭痛的患者更可能有較高的憂鬱症、焦慮症的風險。 不是痛在頭部的一邊就稱為偏頭痛,偏頭痛也常常是兩側的頭痛,所以診斷上除了頭痛的位置之外,還需要判斷其他特徵,包括:噁心或嘔吐、怕光怕吵、單側抽動性疼痛、視覺預兆( 例如閃光、視野缺損) 等等。因此提醒民眾,就醫時若能夠詳細描述頭痛的特徵,對於醫師的判定是很有幫助的。 常頭痛的病人也不妨試著自我檢測,如果你的頭痛: 1. 發作時對日常生活造成影響 2. 發作時看到光線不舒服 3. 發作時想吐 這三項特徵若您具備其中兩項以上,則幾乎可以確定您得到了偏頭痛。 偏頭痛的患者心中常會擔心是不是腦子裡面長了什麼東西,才會痛得這麼厲害?甚至也常見到病人們跑遍各大醫院門診、急診,做了一大堆的檢查,卻都只是得到「一切正常」的結果。他們會心生疑問:「為什麼檢查正常我的頭還是這麼痛?」而嚴重的頭痛發作時,病人不是長期靠止痛藥或是跑急診打針止痛,就是因為害怕止痛藥副作用而強忍著劇痛不願就醫,其實這些都是不夠好的方法,偏頭痛是可以正確治療的。偏頭痛的三方面治療, 一、非藥物治療:常常偏頭痛的患者可以找到誘發頭痛的因素,偏頭痛常被食物( 例如酒、咖啡)、工作壓力、情緒、氣候改變、睡眠不足或不規則、生理期等等所引發,若能夠確實避免的話,可減少頭痛發作的次數。維持規則的生活作息以及減少壓力也是非常重要的。教導病人放鬆訓練、針灸等也有一定的效果。 二、急性藥物治療:當頭痛發作時,止痛藥能夠讓頭痛有效的緩解,讓病人儘快擺脫疼痛回到生活常軌,但是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了解如何正確使用止痛藥。常見的一個錯誤觀念就是很多人頭痛忍到實在受不了了才吃藥,事實上可能已經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時間( 約頭痛發生1 小時內),也有許多人害怕止痛藥的副作用選擇完全不吃或者自行購買坊間成藥服用,事實上只要知道正確的止痛藥服用觀念,而且有效率、有限度的使用,止痛藥可以有效解除頭痛帶來的不適。 三、偏頭痛預防用藥:當偏頭痛發作頻繁,或者嚴重到已經影響生活品質時,除了上述兩種治療方法外,應該好好考慮是否應開始接受預防性治療,也就是從根本下手,減少偏頭痛發作次數。這樣的療法需要病人配合規則每天服藥,而且整個療程至少3 到6 個月左右。請不要誤解這個療法是讓病人每天服用止痛藥,此類藥物並非急性止痛用,而是為了減少未來發作而服用的,只要病人配合服藥,確實記錄頭痛日記,可以慢慢看出成效來。 除了預防藥物之外,目前尚有針對慢性偏頭痛( 頭痛每個月達15 天以上且超過3 個月) 的肉毒桿菌注射,甚至未來CGRP 單株抗體的研究發展,都對偏頭痛的預防有值得期待的效果。 偏頭痛是可以治療的,而長期或頻繁的偏頭痛更需要積極的處理跟預防,希望大家能夠了更解偏頭痛,使用正確的治療方法,進而戰勝偏頭痛。

  • 猶如隱形炸彈 認識中風後癲癇

    2019-01-29
    文/馬偕紀念醫院神經科主任 周碩彬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癲癇是個古老的疾病,在科學未發達前被認為是一種超自然、出於神旨的「神聖病」或是魔鬼附身的疾病,陸續又被稱為「集會病」或「吐痰病」。癲癇在中國民間常被俗稱為「羊角風」、「羊癲風」,在台灣則常被稱為「豬母癲」或「羊暈」。癲癇的盛行率約占總人口的0.3-1%左右,在台灣約有20萬人,全世界約有5千萬人罹患癲癇。 一般癲癇發作是因為腦部疾病或病變,造成腦細胞不正常的陣發性、過度性及無秩序性放電,導致臨床上出現各種不同的症狀及腦電圖上陣發性變化。腦病變可能來自先天性原因如:遺傳性腦代謝異常或發育異常,也可能是後天性原因如:(1) 構造性腦病變-出生前後腦部缺氧、腦部外傷、腦腫瘤、腦血管異常、腦中風、腦炎或阿玆海默氏症;(2) 代謝性腦病變-血糖太低太高、腎功能異常、電解質不平衡、藥物或酒精造成。 中風後癲癇 兩年內復發機率高 在一般成人癲癇中約有11% 是因為腦血管疾病( 即是一般通稱的腦中風) 造成,但如果是年齡大於或等於65 歲的癲癇族群,其形成原因為腦中風者則增加為50%,也就是通稱的中風後癲癇(post-stroke epilepsy)。 根據病人中風的嚴重程度及大小位置,中風後約有3-30% 的機率會在中風後早期(2週內) 或晚期(2 週後) 依不同機轉原因出現第一次癲癇。需注意並非所有中風患者都會出現癲癇症狀,然而如果患者出現了第一次中風後癲癇,則後續再出現第二次癲癇的機率很高,這情形會使病人很焦慮,甚至中風惡化。 哪些病人比較會出現中風後癲癇呢?通常是大腦表淺、大範圍且嚴重的腦血管阻塞或破裂的病人需要特別注意,深層小血管阻塞的病人也有可能發生,不可以輕忽。 典型的中風後癲癇症狀有局部肢體( 如上肢或下肢) 不正常的抽搐或抽筋,並導致抽搐後局部肢體癱瘓無力等較小範圍的表現;也有可能出現強直陣攣發作( 大發作) 如意識喪失、眼睛上吊、牙關緊閉、口吐白沫、四肢僵硬及抽筋、並常伴有大小便失禁及舌頭咬傷,發作完後病人呈現嗜睡、意識混淆及失憶現象。除了上述抽搐動作外,有很多病人會表現出意識障礙,所以年紀大的病人若出現無法解釋的意識不清楚,一定要先排除中風後癲癇的可能。 出現中風後癲癇後,神經科醫師通常會安排腦部影像檢查( 如電腦斷層或核磁共振檢查) 及腦電圖來找出腦部有否新病變及不正常放電,以便進一步掌握病程狀態。此外,出現第一次中風後癲癇之後,為了防備兩年內有相當高的風險會出現癲癇復發現象,所以神經科醫師通常即開始給予抗癲癇藥物,這樣可預防並降低癲癇復發的風險。如有相關疑問,請洽詢神經科專科醫師。  

  • 過敏性鼻炎的預防及治療

    2019-01-24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 徐瑋婷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冬天一到,我們可以注意到身邊很多人開始出現鼻子癢、打噴嚏、流鼻水、鼻塞的症狀,嚴重時甚至出現頭痛、嗅覺障礙、結膜炎、慢性咳嗽的情況。究竟是感冒還是過敏常常讓人摸不著頭緒。 鼻炎指的是鼻部黏膜出現發炎反應。過敏性鼻炎指的是指針對特定過敏原(allergen)吸入後,免疫球蛋白E(immunoglobulin E; IgE)引發的鼻炎過程。引起鼻炎的原因,除了過敏之外,還有感染、荷爾蒙失調、藥物、職業病(例如:化學溶劑)或是自律神經失調等。 獲得正確的病史和詳細的鼻部檢查可以幫助區分鼻炎的原因。主要可分為過敏性跟非過敏性兩大類。 過敏性鼻炎可依過敏原暴露的模式分為季節性、全年性與偶發性,依發作的頻率分間歇型或持續型,或依症狀的嚴重度分輕度及中重度。非過敏性鼻炎分為感染性的及非感染性的,前者最常見的就是病毒感染(如:感冒),當出現濃稠有顏色的鼻涕,且症狀在5 天後加劇或持續超過 10 天以上,則需懷疑是否合併細菌感染引發繼發性鼻竇炎,建議就診評估是否需使用抗生素治療。非感染性的有所謂的萎縮性鼻炎、味覺性鼻炎、血管運動性鼻炎及藥物誘發性鼻炎等。 在台灣過敏性鼻炎的盛行率並不低,若父母雙方都有過敏體質,則小孩得到過敏性鼻炎機率增加且發作的年齡也會提前。 此外氣喘與過敏性鼻炎關係密切,在世界衛生組織所提出的「過敏性鼻炎及其對氣喘之影響(ARIA)」指引中,更提出「同一呼吸道,同一疾病」的觀念。有研究指出若在孩童時未能好好的控制過敏性鼻炎會增加孩童之後產生氣喘的機率,也會導致有合併氣喘的孩童其症狀持續至成人期的風險增加。臨床上,治療過敏性鼻炎也有助於控制氣喘發作及改善氣喘症狀。 過敏性鼻炎的處理原則有減少過敏原曝露、藥物治療、免疫療法和外科手術。疾病的嚴重程度與持續時間跟環境中過敏原的濃度相關,減少過敏原數量即有助於症狀的改善。預防遠勝於治療,因此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避免接觸過敏原。 在台灣,最常見的過敏原是塵蟎,要避免或減少塵蟎,建議採取多方面的環境控制方法,有以下建議的幾種方式: 一、家中避免舖設布質地毯,移除或減少臥室布製窗簾及絨毛玩具。 二、每週清理屋內,特別是臥室的各式家具(使用除蟎劑)。 三、每隔一到二週用55℃至60℃ 的熱水洗滌被單、枕頭套。 四、維持良好室內通風及濕度盡可能控制在50% 以下。 五、直接在陽光下曝曬床墊、地墊、和地毯超過3 小時以撲滅塵蟎。 六、使用HEPA(high-efficiency particulate air cleaner)濾網之空氣清淨機。 除此之外還有家塵、蟑螂、貓狗等寵物身上的皮屑和黴菌孢子,也都是常見的過敏原,因此了解過敏原及有效避免是相當重要的一環,詳細的病史或是多樣同時過敏原試驗(Multiple antigen simutaneous test)都可以幫助釐清過敏原。 過敏性鼻炎藥物治療的最大原則是在病情發作時緩和或減低疾病帶來的傷害,改善病人生活品質,進而增加工作或學習效率。治療的準則依發作的頻率及嚴重度而異,若無症狀,只需注意避免過敏原,不需任何藥物。 用藥選擇建議使用階梯性治療原則,由單一用藥開始,再根據病人的臨床症狀發作的頻率、持續的時間及嚴重程度,逐步增加調整至合併使用多種藥物,當病情控制穩定及有效的改善環境後,就可以慢慢調降用藥劑量及種類,達成維持生活品質及降低藥物副作用的最佳效果。也需注意易與過敏性鼻炎同時存在的共病症,視患者個別狀況調整藥物的使用。 若是有輕微的或偶發的症狀,則可以使用抗組織胺做為第一選擇,第二代抗組織胺相對第一代抗組織胺可以有效減少嗜睡、口乾等副作用;若是有中重度以上的症狀或持續時間較長,則以局部鼻用類固醇噴劑為單一治療首選,需要知道的是,這類藥物一般約7 至8 小時開始作用,約至兩週後才達到最大治療濃度,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能產生明顯療效。上述方法如果不能有效的控制鼻塞症狀,則可以考慮加上去充血劑,但是必須要特別提醒,不當使用(如太過頻繁) 鼻用去充血劑,將導致鼻黏膜的「反彈性充血現象」而產生藥物性鼻炎(Rhinitis Medicamentosa),因此建議短期使用,一般建議使用上不超過10 天。短期口服類固醇於症狀嚴重且多種藥物使用無效之後使用,但要謹慎評估,避免長期服用而產生的副作用。 此外,當藥物治療的成效不佳時,必須重新評估,排除有其他非過敏性的問題,且針對鼻部構造做詳細的檢查,例如排除鼻中膈彎曲、下鼻甲過度肥厚、鼻息肉增生、腺樣體肥厚、慢性鼻竇炎或鼻部腫瘤。部分患者可以考慮透過手術的方式改善對藥物反應不佳的鼻塞症狀,例如雷射下鼻甲成形手術、鼻中膈鼻道成形手術或微創下鼻甲手術,不論何種手術,都建議諮詢專業醫師的協助評估。 「免疫療法」俗稱減敏療法,先經由抽血進行過敏原的檢測,施打小劑量類似過敏原的抗原進入體內,用以刺激體內免疫功能的運作,進而減緩過敏的發作。目前在台灣,免疫療法主要是經由皮下注射的方式進行,在治療的過程中,機率極低但仍有可能會引發強烈過敏反應的風險,因此尚不普及用於過敏性鼻炎的治療。近年來歐洲及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 通過使用口服方式的舌下滴劑進行減敏治療。舌下滴劑的安全性高,目前文獻尚未有引發強烈過敏反應危及生命的案例,且患者的順從性高,可能是未來針對具有特定過敏原且藥物治療不佳的過敏性鼻炎患者治療的主流,需針對病人本身的狀況,隨時回顧最新的文獻,以給予病人最佳的治療建議。

  • 血液透析警示系統 讓洗腎更安全

    2019-01-21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資深主治醫師暨馬偕醫學院教授 吳志仁 台灣洗腎人口現已突破85,000人,密度高居全球之冠,其中血液透析佔率超過9成,由於病人以年長者居多,加上多合併有心血管或糖尿病等多重慢性病,因此當洗腎過程中循環血液流出體外經由人工腎臟進行透析時,血液動力變化易趨於不穩定,進而造成短時間內血壓大幅起伏波動。 尿毒病人在血液透析(洗腎)過程中,不穩定的血壓上下波動是腎友常見的併發症,也是醫護人員最擔心、最棘手的課題。平均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病人都經歷過洗腎過程中血壓大幅下降,輕者抽筋、頭暈、腹痛,嚴重則會導致意識改變,甚至昏迷。 臨床上,因應血液透析過程中血壓的急遽變動時,除按照常規處置,如調整脫水速度、透析溫度及血流速度等即時處理外,仍需仰賴醫療人員個人累積的經驗法則及適時的臨場應變能力,然而,即便是專業經驗豐富的醫護人員,要事先完全掌握洗腎中突發的血壓變化也非易事。 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資深主治醫師暨馬偕醫學院教授吳志仁表示,拜科技之賜,現在可透過智慧醫療掌握洗腎時血壓變化情況,以達到保障病人安全及完整照護的目標。 他領導的馬偕創新智慧醫療團隊,導入近4年洗腎病人各項透析參數資訊的大數據資料,透過大數據演算法分析,發展出一套科學化的「血液透析警示系統」,精準掌握透析病人的血壓值趨勢,使病人洗腎時安全更有保障。 馬偕創新智慧醫療團隊的「血液透析警示系統」可透過人性化電腦界面操作,做為臨床上病人洗腎時生理情況的監測利器,以提高照護品質、效率及病人安全。研究成果已發表在2018年10月台灣醫學會《Journal of the Formosan Medical Association》期刊,其他相關研究亦將陸續刊登在國際期刊。 吳志仁強調,醫療科技持續發展,人工智慧陸續應用在醫療領域中,然而目前為止,人仍不能被機器取代,但人性化的科技工具卻能成為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可靠幫手,建立臨床更全面且優質的照護模式,亦幫助新進醫護人員更快掌握病人狀態,或者增加臨床醫護人員快速掌握新病人的情況,進而提高病人安全,可謂達到雙贏的局面。  

  • 淺談中風防治二三事

    2019-01-15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神經科資深主治醫師 林雅如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冬天將近,日夜溫差大,高危險群患者應小心腦中風的發生,到底什麼是腦中風呢?腦中風是指腦部發生急性血管病變,傷害腦細胞而引發局部的神經症狀。可分為「出血性腦中風」及「缺血性腦中風」兩大類。 出血性腦中風是因為血管破裂而使得血塊累積,壓迫腦部組織造成症狀,約占所有中風的20-25%;反之,缺血性腦中風或稱腦梗塞,則是因為腦部的血管被血栓阻塞,造成局部血液循環不足而產生傷害,占所有中風75-80%。 中風了?怎麼辦? 腦中風是近幾年國人十大死因的第三名,也是致殘的主因。因為中風患者常常會留下很嚴重的症狀,包含肢體偏癱、步態不穩、吞嚥困難、語言障礙、智能障礙,甚至昏迷或成為植物人等。因為腦中風而留下嚴重後遺症的病人,其家庭,甚至整個社會都需要付出相當大的成本來照顧。因此,如何在急性期給予病人有效的治療,以減少腦中風造成的神經學症狀是相當重要的課題。 雖然依據阻塞或是出血位置不同,中風患者可以表現出多種不同的症狀,但是以下五大徵象出現時,便要特別注意你可能中風了:1. 突發單側肢體無力; 2. 突發言語不清或語言表達困難,理解力混淆;3. 突發視力模糊,尤其是單眼黑矇或複視(一個東西看成二個);4. 突發頭暈及走路不穩; 5. 突發嚴重頭痛或意識改變。 為了提升民眾對急性中風症候的認知與警覺,根據美國辛辛那提到院前評估量表,發展出「FAST」口訣,一方面代表中風發生時的相關症狀,一方面提醒民眾儘快就醫!F就是Face(臉)-觀察患者臉部表情是否對稱;A 是Arm ( 手臂)-請患者抬高平舉雙手,觀察是否單側無力下垂;S是Speech( 說話)-請患者說句話,觀察是否清晰完整;T是Time(時間)-當三者症狀出現其中一項異常時(註:一項異常時的中風可能性約72%,三項都異常則中風可能性85%),儘快記下發作時間,並趕緊送醫治療,把握急性中風搶救黃金3 小時! 在今年10 月下旬的「腦中風日」,台灣腦中風學會、台灣神經學學會、台灣腦中風關懷協會以及台灣腦中風病友協會,也攜手推出台灣版的在地化口訣「臨微不亂」:臨時手腳軟、微笑也困難、講話不清楚、別亂快送醫!提醒民眾如果察覺相關徵兆,立即撥打119 送至可以進行急性中風治療的醫院就醫。 血管被血栓阻塞時間越久,腦損傷越嚴重,治療效果也大打折扣。超過3 小時之後,不僅血栓溶解治療的成效會變差,而在治療之後,產生出血併發症的危險也增大。目前急性腦血管阻塞的治療有兩種有效的方式,分別是中風發作3 小時內於靜脈施打rt-PA血栓溶解劑的溶栓治療(約可增加33% 完全復原或是只有輕微功能缺損的機會)與針對特定大血管梗塞8 小時內的經動脈取栓術(約增加40%復原或是只有輕微功能缺損的機會)。 什麼人容易中風呢? 中風的危險因子有很多,有些因子是我們無法改變的,像是年紀增長、性別( 男性大於女性)、家族遺傳因素或是種族不同。如東方人顱內出血及顱內血管病變發生的比例相對較西方人來的高……但是大多數的危險因子卻是可以藉由更多的了解努力去控制的。以下幾點則是預防中風要特別注意控制的危險因子: 1. 高血壓的控制:以台灣的腦中風資料分析,顱內出血與小動脈梗塞為國人最重要的中風原因,兩者的致病原因均與高血壓密切相關,故高血壓的防治確實為預防腦中風發生的重要課題。可用藥物控制、得舒飲食、運動、減肥及戒菸使血壓維持在正常範圍內。 2. 心臟病的控制:先前有心肌梗塞、心衰竭、風濕性心臟病、裝有人工瓣膜及心律不整的病人,都會增加中風的機率;根據佛蘭明罕的研究指出,尤其是心房顫動的患者,中風的相對危險性更是會增加五倍之多。而且症狀相對嚴重,所以必須選擇適當的藥物來控制。若又合併多重危險因子,如高血壓、糖尿病、年紀大於75 歲以上又曾經中風屬非常高風險者,需考慮盡早使用適當的抗凝血劑來預防中風的發生。 3. 糖尿病的控制:糖尿病本身就會產生血管的病變並加速動脈硬化,控制糖尿病不僅是為了預防中風,也可預防許多糖尿病的後遺症。 4. 抽菸:抽菸會加速動脈硬化,增加蜘蛛網膜下腔出血的機率,導致腦中風,而其危險性亦與抽菸的數量相關,戒菸就可以明顯降低中風的危險性。 5. 高脂血症:高膽固醇會加速動脈壁上硬塊的產生,我們的目標是要降低低密度膽固醇而提高高密度膽固醇;採取低脂飲食、運動是第一步,如果效果不理想則必須使用降血脂藥物。 6. 酗酒過量:與腦出血相關。 7. 打鼾及睡眠呼吸中止症:與腦梗塞相關。 8. 肥胖或過重( 不良的飲食習慣)/ 吸毒或濫用特定藥物:與腦出血或腦梗塞皆有相關。 綜觀上述,要有效預防中風至少要做到以下幾點:定期量血壓、勿抽菸、察覺並治療糖尿病、勿飲酒過量、健康的飲食習慣、定期健康檢查和適度的運動。若已有三高或是代謝症後群,應及早就醫與醫師配合,進行適當的藥物治療。

  • 達文西3D

    2012-04-17
    今(14)天的馬偕醫院很不一樣,一樓大廳充滿魔術師帶給病人的驚奇與歡樂,今年31歲的家醫科住院醫師黃煜晏,用他十個半月的非洲友邦布吉納法索替代役男行醫故事,串連起很特別的人生。 黃煜晏用他的熱情與活力,2007年服替代時赴遠在非洲的布吉納法索行,在近一年的時間裡,在布國行醫、生活,融入當地,並將這一切拍成紀錄片,在布國人眼中,他不只是一位來自台灣的醫生,更是一位來自地球另一端的魔法師。 人稱黃大胖的他,其實看來不太胖,但相對布國人民來說,他的確看來頗為「福態」,在31小時的飛行時間與不斷轉機的過程中,黃煜晏活脫脫像個皮膚特白的當地人,在醫療之外,他用他擅長的魔術,拉近了與布國人民的互動,僅管歷經五次瘧疾及數不清的腸胃炎,但他還是樂在其中,充滿活力。 黃煜晏表示,當地看診還需以法文透過翻譯才能讓只懂得土話的當地人瞭解,為了向更多人解釋他來自何方?索性請了當地理髮師理了個「.TW」的超炫髮型,再配上他特別挑選的白色鏡框眼鏡,在當地還「蠻紅」的! 當地看診十分簡陋,而且不管分科不論性別、年齡,一律得照單全收,他記得有一次為了要安撫看診時哭鬧的小孩,小試身手一下把孩子面前的銅板變不見,結果,這孩子驚訝之餘竟然衝出去門診外,邊叫邊跑了50公尺後再折返,讓他覺得有時候「表演不見得一定要掌聲鼓勵」。 在醫療資源匱乏的布國,病人用的繃帶不斷重複使用,即使失去彈性已漸損壞也捨不得換、開刀房的器械已生鏽但不能丟棄,誰能管得了「感染」這回事、一個七天前才看到的20歲年輕人,數日後已因心臟衰竭離世,許多事情衝擊著他對人生有不同的態度與看法。 「珍惜身邊所有」!是他最大的感觸,藉由親身的經歷,並串連成故事的分享,手法俐落的他更帶來幾段拍案叫絕的魔術表演,吸引許多到院民眾參與,現場歡笑、讚嘆與掌聲此起彼落,也讓今天的馬偕醫院大廳活力四射。 未來他還要把魔術帶進衛教,想研發穿插聽診器與棉花棒之類的魔術手法,寓教於樂。

  • WHO新標準:男性精蟲數量下修

    2011-02-10
    世界衛生組織所制訂的精蟲檢測標準長久以來一直是各地實驗室分析精蟲的主要參照數據「WHO manual for the examination of human semen and sperm[semen]-cervical mucus interaction」 (WHO, 1987, 1992, 1999)。不過這些所謂的精蟲「標準數據」在臨床上的判讀及應用上仍有許多爭議。 主要原因是用來制訂這些標準的精蟲並非是從正確的參照族群所取得,且先前參與研究各個實驗室的分析判讀標準亦參差不齊。 精蟲檢查值的論辯 除此之外,這些數據並沒有包括近期成為人父 (recent fathers) 族群的精蟲檢查值,對正常值也僅武斷的設了一個標準而未有一個參考區間 (reference range)。因為大家對於這些數據的臨床適合性仍沒有達成共識,所以在一些醫學中心會認為這些精蟲分析的標準過度嚴謹,在他處則認為過度寬鬆。 如果把標準值界定的太高,有過多的男性的精蟲會被歸類為不正常,尤其是在外觀、濃度、和活動力這幾項檢查 (Barratt et al., 1988; Chia et al., 1998; Nallella et al., 2006; Pasqualotto et al., 2006; Gao et al., 2007, 2008)。 如此一來,許多原本健康的男性會被認定為男性不孕症的病人,甚至造成非必要的人工生殖技術的介入治療 (Bostofte et al.,1983; Lemcke et al., 1997)。反之,有學者認為先前 WHO所定的精蟲濃度參照標準 (20×106/mL)是過低的,因為根據他們研究顯示此濃度的受孕率和更高濃度精蟲 (40-50×106/mL)的受孕率是幾乎是呈線性關係的 (Bonde et al., 1998; Slama et al.,2002),而且有更高濃度的精子的男性仍有可能是不孕症患者 (Nallella et al., 2006)。 也有學者認為不應針對任何精蟲分析的指標設立上限,因為較佳的外觀及活動力通常都會伴隨著更高的懷孕率 (Garrett et al., 2003)。因為有這些爭議的存在,已經有許多研究針對 WHO 所界定的標準是否足以用來當作區分有受孕能力的男人和男性不孕症的病人的界定值 (cut-off-limits) 提出質疑 (Check et al. 1992; Bartoov et al.,1993; Barratt et al., 1995)。 正常值的重大修正 面對以上的問題,Cooper et al. 在2009和WHO合作的研究針對男性精蟲的正常值有提出重大修正。修正的部份和先前不同之處,在於正常精蟲參考值全部是從五個跨國大型研究中近期成為人父的精液分析而來 (recent fathers) (n = 1953),也就是其配偶嘗試懷孕而在12個月內成功懷孕的男性族群 (Time to pregnancy,TTP: ≦12 months)。此研究結果已發表於2010的 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和最新版的 WHO laboratory manual for the examination and processing of human semen, 5th edition 當中做為新的精蟲檢查標準參考值。 此版本的精蟲檢查標準參考值下限 (reference limit) 主要是定於所有收集樣本中最低的百分之五個案的數值 (lower 5th percentile),同時並提供其95%的信賴區間做為參考。 新版的精蟲檢查標準值和前一版主要的不同之處整理如下: 1.濃度 (Concentration): 由 ≧20 ×106/mL 向下修正為 ≧15×106/mL 2.活動力 (Total motility): 由 ≧ 50%  向下修正為 ≧ 40% 3.精液容量 (Volume):由 ≧ 2mL  向下修正為 ≧ 1.5 mL 4.外觀型態 (Morphology): 由 ≧ 15% (Kruger strict morphology) 向下修正為  ≧ 5% 5.精蟲總數量 (Total sperm count): 由 ≧ 40 ×106 向下修正為 ≧ 39 ×106

  • 糖尿病慢性併發症

    2010-05-28
    一、眼睛病變 (一)糖尿病人易出現白內障、青光眼、玻璃體出血以及最嚴重之視網膜病變。 (二)糖尿病人失明之機會比一般人高約25 倍。 (三)發病20 年後,第1 型糖尿病人約90%,第2 型糖尿病人約50%以上會出現不同程度之視網膜病變。 (四)糖尿病人應每年至少檢查眼底一次,如已有眼病變應儘快接受治療(手術、雷射等)。 二、腎臟病變 (一)糖尿病腎病變是台灣地區造成尿毒症之主因之一。 (二)早期不會出現任何症狀,需靠檢查尿中蛋白質才會發現。 (三)腎病變最早出現微白蛋白尿,接著出現蛋白尿,最後惡化為尿毒症。 (四)如出現腎病變需限制飲食中蛋白質攝取量,積極控制血糖與血壓以延緩腎功能惡化。 三、神經病變 (一)得糖尿病25 年後,一半以上病人會有神經病變。 (二)常出現多發性神經病變,侵犯全身神經,包括周邊神經、自律神經、神經根病變、肌肉萎縮等。 (三)侵犯四肢末稍神經會造成四肢麻木、酸麻、刺痛與觸覺喪失,尤其在夜間症狀比較厲害。 (四)侵犯內臟自律神經會造成姿勢性低血壓、胃排空延遲引發之嘔吐與反胃、排尿困難或尿失禁,異常出汗。 (五)良好控制血糖是治療神經病變最基本方法。 四、大血管病變 (一)糖尿病人易動脈硬化(因常併發高脂血症與高血壓)而造成腦中風、冠狀動脈心臟病與周邊血管阻塞。 (二)糖尿病人得冠心病之機會為正常人2∼4 倍。腦中風之機會至少2 倍以上。 (三)戒煙、積極控制血糖、血壓與血脂肪可減緩大血管病變之發生。 五、糖尿病足病變 (一)糖尿病足是糖尿病人截肢之主因。 (二)糖尿病足是多種原因造成的,包括周邊神經感覺喪失,周邊血管阻塞,傷口潰瘍感染,最後形成壞疽。 (三)治療包括抗生素、控制血糖、外科擴創清理。 (四)預防重於治療—應每日檢查足部。 一、低血糖症 (一)原因:常因注射過量之胰島素或服用過多劑量之口服降血糖藥,或是飲食與運動不配合造成血糖低於60mg/dl。 (二)症狀: 1.冒冷汗、心悸、發抖、飢餓感。 2.全身軟弱、皮膚濕冷、臉色蒼白。 3.頭暈、頭痛。 4.焦躁不安、神智不清、甚至昏迷。 (三)處置: 1.如神智仍清醒時,趕快喝果汁、糖水或吃方糖、糖果,如症狀未改善則儘快就醫。 2.神智不清時勿強灌食物以免嗆到。 3.必要時注射昇糖素或送醫注射葡萄糖。 二、糖尿病酮酸中毒 (一)原因:好發於第1 型糖尿病人,因中斷胰島素注射或因感染、手術、外傷等壓力事件造成胰島素濃度不夠。 (二)症狀: 1.口渴、多尿、全身衰弱無力。 2.噁心、嘔吐、腹痛。 3.呼吸快速且有水果味(丙酮味)。 4.嚴重時會低血壓、意識不清或昏迷。 (三)處置: 1.儘速送醫。 2.補充大量水份與胰島素。 3.監測血糖,控制感染。 三、高血糖滲透壓非酮酸性昏迷症 (一)原因:好發於第2 型糖尿病人,平時大多服用口服降血糖藥,但因血糖控制不良使體內水分流失過多造成。 (二)症狀: 1.口渴、多尿。 2.脫水、全身無力、休克。 3.意識不清或昏迷。呼吸大多無明顯變化。 (三)處置:1.馬上送醫。 2.補充大量水份(靜脈注射生理食鹽水)。 3.去除誘發因素。 四、如果無法辨別高低血糖時,請立即送醫。在此建議糖尿病友,最好隨身攜帶一張“糖尿病人識別卡”及急救糖2 顆,並讓家人或朋友知道,萬一發生危險狀況時,旁人才能及時幫助你。

  • 馬偕一號證實有效導致癌細胞死亡

    2010-05-27
    台灣醫學研究躍上世界舞台再添佳話!素有「台灣紅寶石」之稱的牛樟芝,經過實驗室萃取後的活性化合物,被證實有效導致胰臟癌及白血病細胞凋亡,此結果並已刊登在「活體外毒理學」(Toxicology in Vitro)期刊,同時正申請台灣及美國專利中,可望為難解的白血病與胰臟癌治療帶來新曙光。 由馬偕紀念醫院放射腫瘤科陳裕仁醫師與行政院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張東柱博士及前國立中醫所周正仁研究員費時六年的研究發現,在台灣森林中特有的野生牛樟芝,將經過實驗室萃取所分離的「去氫硫色多孔菌酸化合物」命名為「馬偕一號(MMH01)」,作用於治療胰臟癌與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以不同劑量及實驗三天後發現的細胞凋亡及有絲分裂風暴(Mitotic catastrophe)過程,發現有令人振奮的效果。 陳裕仁醫師表示,胰臟癌因不易發現,病人藥物治療反應效果也不佳,即使手術後病人平均五年存活率也不到7 %,治療上十分棘手;白血病治療方法雖多,卻仍屬復發率高的疾病。 但實驗結果發現,以低濃度為例,「馬偕一號」作用在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如圖A)細胞上,第一天抑制率就達45%,第三天更躍升至97%,效果十分顯著;同樣的,對抑制胰臟癌(如圖B)細胞從第一天的18%也提高至第三天的65%,顯見少量的「馬偕一號」即可造成癌症細胞的凋亡。 陳裕仁表示,人類癌症細胞的正常分裂過程是分裂出含有細胞核及細胞質的完整細胞,但白血病細胞在經過「馬偕一號」的作用後,會誘發原癌症細胞核分裂而細胞質未分裂的「有絲分裂風暴」現象,這是癌症細胞分裂失序而壞死的前兆。 經由淡水院區醫學研究部共同實驗室的結果發現,「馬偕一號」作用在正常細胞時並無顯著毒性反應,不會對正常細胞造成傷亡而導致白血球指數降低,顯示「馬偕一號」極有潛力成為標靶治療藥物。 實驗團隊的張東柱博士,是全球第一位發表牛樟芝科學報告的學者;周正仁研究員亦曾發表牛樟芝活性成份之研究,兩者均是國內研究牛樟芝的翹楚。 1995年張東柱博士即將牛樟芝命名為Antrodia Cinnamomea,並歸屬於多菌科薄孔菌屬。張東柱表示,坊間對於牛樟芝一直存在神化的效果,事實上牛樟芝的活性成份功效,必須在高科技的實驗室中分離萃取才能得到珍貴的活性化合物,並不如外界所想像的直接烹煮食用就有治療效果;因此,該項研究成為全球重要的治癌新發現,並不擔心會造成國內的牛樟芝生態的浩劫,呼籲民眾能夠理性看待學術表現上的意義。 周正仁也表示,野生牛樟芝是經過以水及酒精兩道萃取程序,同時取用以乙酸乙酯分離後形成的萃取物,透過質譜儀及核磁共振等儀器的處理才進入製程程序,這些複雜而繁鎖的實驗室萃取過程耗費近半年的時間,的確不是外界想像直接上山採集烹食那麼簡單;目前牛樟芝已漸朝向人工培育方式發展,未來一旦培育技術純熟,並可廣泛應用在醫學上,相信是癌症治療的一大福音。 該項結果已在去年四月刊在世界毒理學期刊排名前1/3的「活體外毒理學」期刊,而台灣與美國的發明專利亦同時申請中,陳裕仁醫師並獲邀參加EPS全球癌症論壇會議,顯見此項研究對腫瘤醫學的發展有著相當重大的意義。 現階段除了已找到生物機轉之外,下一步即可望進入動物實驗,並預計在二年內完成動物實驗計畫,未來運用在臨床急性骨髓性白血病與胰臟癌治療,開發為新穎的抗癌藥物,將是劃時代的醫療新技術的重大突破。

  • 『利他能』遭污名化 造成注意力不足症候群家長恐慌

    2010-01-14
    據媒體報導,某安親班負責人不當給學童使用「利他能」藥品,並指稱此藥為「兒童古柯鹼」,服用會有過度興奮、頭腦萎縮等後遺症。 馬偕醫院兒童心智科主治醫師臧汝芬表示,利他能是健保局規定適用在注意力不足症候群診斷的第一線用藥,且需由醫師開立處方後依指示服用,並有明確的醫學研究驗證,該藥在專業醫師的診斷及處方下,在治療注意力不足症候群的治療上有一定的成效。 臧汝芬強調,利他能是短效性的藥,通常是在注意力不足症候群診斷後,病人三餐服用,達到治療效果,一旦病人在回診時有嘔心、胃口差、食慾差,或是有輕微心跳快與肚子不適的現象時,則會考慮改為長效型用藥,只要遵照醫師指示下正確服用,絕不會造成頭腦萎縮等嚴重副作用。 由於將利他能過度醜化為「兒童古柯鹼」,已造成家長恐慌而不按時服藥,將影響目前正規使用該項藥物治療的孩童,臧汝芬醫師表示,非法取得該項藥物是個絕對性的錯誤,但也提醒各界勿把此藥污名化,造成更多的困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