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癌非不治之症 這樣做就能好好控制?!

    2019-08-13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亞大醫院癌症中心副院長暨血液腫瘤科主任 黃文豊 熱衷公益的62歲許太太,近半年來,經常感到疲倦,且有貧血情形,前往診所抽血檢查,發現白血球數量飆高、血紅素嚴重偏低,緊急轉診至血液腫瘤科安排基因檢測,這才確診為慢性骨髓性白血病。 許太太一聽到得了「血癌」,第一時間嚇得不知所措,但經過醫護溝通,說明血癌非不治之症,這才重拾信心,積極配合治療,目前症狀恢復良好,也回到社區繼續從事公益活動。 收治個案的亞大醫院癌症中心副院長暨血液腫瘤科主任黃文豊指出,患者抽血報告顯示,白血球超過34萬/mm3(正常值為3,800~10,000/mm3),幾乎是正常值30倍以上,血紅素則僅有6gm/dl(女性正常值為11.0~16.0 gm/dl),經透過基因檢測,確認罹患俗稱血癌的慢性骨髓性白血病。 黃文豊指出,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為白血病之一,是白血球不正常増生所致,好發年齡約為40~60歲,男女比例約1.62:1。初期症狀不明顯,包括疲倦、不正常出血、胃口差、發燒等。 正因為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早期症狀不明顯,經常被人忽略,但若未能在症狀較輕的慢性期積極治療,最終多會轉變為急性白血病,不僅致死率高,且預後非常差。 黃文豊表示,目前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致病機轉已十分明確,為骨髓造血細胞的基因突變(又稱費城染色體),第9對和第22對染色體有部分互換,使骨髓細胞製造白血球的功能出現問題。 傳統治療方式為干擾素及骨髓移植,但干擾素治療因效果不理想、副作用明顯;骨髓移植又得耗時等待,往往使患者身心大受折磨。而隨著口服標靶藥物問世,目前慢性骨髓性白血病已成為標靶治療效果最好的癌症。 黃文豊說,使用口服標靶藥物,患者10年存活率高達9成,後續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物出現,除提供更佳療效及減緩副作用外,部分藥物一天僅需服用一次,提高患者遵循醫囑比例及治療達標的機會,讓患者能如同正常人般生活。 他特別提醒,於病情穩定後,別忘了配合每月回診,並3個月做一次分子定量檢查,避免復發,若服藥時產生副作用,應多與醫師討論,切勿擅自停藥,已免疾病惡化或復發。 而如何預防慢性骨髓性白血病?建議,日常生活中應遠離電磁輻射,避免暴露於有毒的化學物質,並定期接受體檢。  

  • 海線首例骨髓移植 重獲新生

    2015-06-01
    一名49歲的褚姓女病患,去年七八月開始出現莫名流鼻血情形,以為是鼻腔有問題,到鄰近診所看診治療,但是卻都沒有效果,鼻血還是每天都會莫名流出,朋友得知就要她到童綜合醫院進行檢查。 經由血液腫瘤科主任沈俊佑醫師看診並進行檢查後,確診病患罹患了骨髓癌,且除了化學治療外,透過自體骨髓移植可以恢復病患的造血功能。但因為褚姓患者是一名單親媽媽,除了已出嫁的女兒外,還需要照顧仍在就讀小四的兒子,家境並不寬裕,先行詢問了許多可進行自體骨髓移植的醫院,卻因為費用(雖然移植有健保補助,但因為醫院特殊隔離病房的費用一天都需要三千以上)與地區問題無法順利進行;沈俊佑主任得知患者的困境後,向醫院通報並且評估可進行移植,先讓患者自台中榮總先行儲存自體骨髓,等化療結束後(壓低癌細胞)再至童醫院進行自體骨髓移植,並另闢了一間接觸隔離病房讓患者能休養恢復。 褚姓患者表示,非常感謝童綜合醫院醫療團隊的幫忙,整個骨髓移植過程順利完成,還特地另闢一間專門病房使用;化療、移植這些治療過程並不舒服,但因為醫護人員的細心照護,不斷地給予加油打氣,讓我能夠度過那一段治療的時間,治療一個月的時間,感覺和醫護人員就像家人一般,目前身體狀況恢復都很良好。 沈俊佑主任指出,骨髓癌是骨髓中變異的血漿細胞的惡性疾病,導致正常骨髓功能遭到破壞,最後侵襲破壞鄰近的造血結構;進行自體骨髓移植是為了因應病患在使用高劑量的化學治療會損害正常的骨髓細胞,所以需在經由骨髓移植使骨髓的功能恢復正常。骨髓癌好發於50~70歲的病患,男性多於女性,家族曾有人罹患骨髓癌者也較有遺傳傾向,長時間暴露於化學物質或除草劑 、殺蟲劑、染髮劑等者罹病率也較高。 院長張子明教授表示,這是海線地區醫院首例的骨髓移植個案,讓有需要的民眾不用再舟車勞頓的往大都會跑,減少病人負擔與辛勞;骨髓移植成功的案例不僅是海線地區醫院也能夠施行骨髓移植的重要里程碑,更是童綜合醫院特殊醫療往前邁進一步與技術的展現。同時,也感謝褚女士對本院的信任,她的康復對本院的醫護團隊而言就是最大的鼓勵,也證明了童綜合醫院的照護能力,往後,本院絕對可以肩負起照顧骨髓移植患者的任務,期望能照顧更多的民眾。

  • 甲型海洋性貧血對胎兒和母親而言,是「雙輸」的疾病!

    2006-08-18
    海洋性貧血可分為甲型(a型)和乙型(b型),夫妻若為同型帶因者,則每次懷孕,其胎兒有四分之一機會完全正常,二分之一機會成為帶因者,四分之一成為重型患者。胎兒如為重型甲型海洋性貧血患者,在懷孕中期以後,會出現胎兒水腫現象,包括腹水、胎盤腫大等,可由超音波檢查出來,大部分胎兒在出生不久後即死亡,少數會胎死腹中,同時會導致孕婦出現高血壓、子癲前症、產前或產後出血等嚴重合併症。 如果胎兒是重型乙型海洋貧血患者,則超音波檢查並不會表現出不正常,但是出生數個月以後,新生兒會出現貧血的現象,終生需要定期輸血以維持生命,或經骨髓移植來挽救生命。只要是重型患者,不論為甲型或乙型,都會危及孕婦或胎兒之生命及健康,對家庭、社會而言,都是很大的心理、經濟負擔,因此,孕婦接受海洋性貧血帶因者的篩檢,十分重要。 海洋性貧血(又稱地中海型貧血)是一種隱性遺傳血液疾病,甲型海洋性貧血帶因者是一種在胎兒時期就會出現嚴重貧血的體染色體隱性遺傳疾病。人類的血紅素都含有血紅蛋白鏈,製造這種蛋白質的基因位於第16號染色體短臂的末端。正常人每一條第16號染色體都有兩套血紅蛋白基因,因此每個細胞都有四套基因。由於基因結構的特性,血紅蛋白基因容易出現掉落的情形。 四套基因全部掉落的胎兒沒有辦法製造血紅蛋白鏈,無法有正常的血紅素,在胎兒時期就會出現嚴重的貧血,全身水腫和心臟衰竭等現象,形成所謂的胎兒水腫。胎兒如果罹患此種疾病,不但本身無法存活,還會在懷孕末期對母親造成危害,例如妊賑性高血壓、產前出血等等。 如果我是甲型海洋性貧血帶因者,懷孕時會危及胎兒嗎?對胎兒和母親而言,本症是「雙輸」的疾病。酸然上述的胎兒水腫症在國內並不多見,但仍偶有病例報告,主要原因為4%的國人為帶因者。帶因者沒有任何症狀,體力與壽命也不曾受到任何影響,甚至於也沒有貧血。其主要表現是紅血球較小與所含的血紅素較低。然而其他情況,例如乙型海洋性帶因者或缺鐵性貧血也會有類似的狀況,必須利用基因的分析才能確認。 《醫學小百科》血紅蛋白基因 血紅素分子由四條血紅蛋白鏈結合而成。正常情況下,四條血紅蛋白鏈分屬α類(α-like)及β類(β-like);兩條α類的血紅蛋白鏈包括有α及ζ兩種,製造α及ζ血紅蛋白群的基因以連結(linked)的方式位於人體第16號染色體的短臂末端上。 夫妻兩人如果都是甲型海洋性貧血的帶因者,則其寶寶每一胎都有25%的機會罹病,25%的機會完全正常,另外有50%的機會也是帶因者。為防止胎兒水腫對母親的身心傷害,唯有利用早期的產前診斷。孕婦在產前檢查時,應儘早知道其紅血球是否較小。如果是的話,應該儘快檢查先生。 如果夫妻兩人的紅血球碰巧都偏小的話,應該接受進一步的檢驗,以確認是否都是甲型海洋性貧血的帶因者。產前胎兒診斷可以在懷孕十週以後利用絨毛採樣,取得胎兒的DNA,可以了解其心血紅蛋白基因的組成。 如果夫妻兩人在懷孕20週以後才被確認為帶因者,也可利用超音波檢查是否有胎兒水腫。大部份罹病的胎兒在懷孕20週以後,都會出現某些可以由超音波發現的變化。如果有異樣的話,可以直接抽取胎兒血液,得到快速的診斷。 本文參考資料:衛生局「優生保健手冊」民眾衛教

  • 扁孫的臍帶血可救扁嫂,恐怕只是誤會一場?

    2004-12-17
    日前南韓、英國分別傳出脊髓損傷病患接受幹細胞修護脊髓手術而成功站起來的案例,使得先前喧騰一時的扁孫臍帶血能否救助扁嫂的話題也再度受到關注。台灣永生臍帶血銀行董事長,同時也是美國國家骨髓協會(NMDP)臍帶血委員會成員的周永剛博士指出:「臍帶血移植成功最重要的關鍵在於幹細胞中HLA(人類白血球組織抗原)的配對率。利用扁孫的臍帶血移植到第一夫人身上,其HLA的配對率幾乎是0﹪,遠低於非親屬臍帶血可能高達90﹪以上的配對率,因此想要用扁孫的臍帶血修護第一夫人受損的脊髓,恐怕是誤會一場!」 臍帶血HLA配對率 親屬移植人類白血球組織抗原HLA配對          自用      100﹪          兄弟姊妹    25﹪          父母      1﹪          祖父母     0﹪ 由於臍帶血細胞較為原始,因此不需要像骨髓移植要求六個人類白血球抗原配對相同;臍帶血移植只需四∼五個人類白血球抗原配對相同即可。 周永剛博士表示,台灣永生臍帶血銀行願意免費為第一夫人吳淑珍女士尋找一袋HLA配對吻合的臍帶血,並予以冷凍儲存,作為日後移植之用。而在記者會現場,永生臍帶血銀行也宣布要捐贈HLA配對吻合的臍帶血,給因為車禍脊髓受傷的資深演員趙學煌先生,以及台北市脊髓損傷者協會中最年輕、目前只有11歲的會員馮小妹妹,並且當場請護士為他們兩人抽血,做為搜尋及比對臍帶血的依據。在找到與兩人配對最吻合的臍帶血後,永生還將提供長達20年的冷凍儲存服務,等待日後醫學技術有所進展時,再行取用進行移植手術。 永生臍帶血銀行這項舉動,不僅要讓處在人生不同階段的趙學煌先生和馮小妹妹,都有機會期待新人生,也期昐能有機會為第一夫人吳淑珍女士抽血、進行HLA配對,進而找到一袋最吻合的臍帶血;當然永生也希望藉此導正社會大眾有關臍帶血移植的錯誤觀念。周永剛博士說:「臍帶血移植要成功,需要有豐沛的幹細胞來源,因此如何充分利用臍帶血中的幹細胞,是臍帶血銀行的重點工作。而由於儲存血袋的大小,會影響儲存及解凍後幹細胞數量的多寡,因此更是直接攸關移植成功與否的關鍵。」 台灣永生臍帶血銀行行銷副總兼發言人呂志鋒表示,全球永生已完成超過150例臍帶血移植成功案例,並擁有全球最大的亞裔公捐臍帶血血庫,在南韓、英國等脊髓修復案例的鼓舞之下,台灣永生臍帶血銀行不但將持續與台灣各大醫院合作,進行臍帶血移植的相關研究,也希望呼籲社會大眾重視臍帶血的保存和運用,並導正外界錯誤的觀念,因為只有在HLA配對、儲存血袋的大小、儲存技術,以及解凍後幹細胞活化的程度等要件都能配合的情形下,臍帶血才能在緊急危難時,發揮救人一命的最大功效。

  • 骨髓移植照護知多少

    2004-05-11
    文:長庚技術學院講師暨長庚醫院骨髓移植臨床護理專家 謝素英醫師 人生之苦莫過於生老病死,而病苦則以癌症為最,因患者會面臨諸多身心社會靈性之苦痛,由於醫療科技之進步,已有許多的治療方針,骨髓移植是其中之一,它亦帶給病人另一線曙光。因工作的關係常接觸病人或家屬,有時他們問及「骨髓移植是不是要把骨髓通通抽出來,再放入新的骨髓?」「骨髓移植是不是在開刀房內把患者的骨頭取出後,再置入他人的骨頭?」等諸疑問,由以上可知一般民眾對骨髓移植仍有許多的疑惑,本文主要簡介患者於接受骨髓移植前、中、後照護之基本知識。骨髓移植是指患有血液或腫瘤疾病的患者,如嚴重再生不良性貧血、白血病、淋巴瘤、多發性骨髓瘤或固態腫瘤,於接受超高劑量化學治療和/或全身放射線照射後,予以輸注自己(自體) 或他人(異體) 的血液幹細胞(分為骨髓、周邊血液幹細胞或臍帶血),而達到疾病治癒之目的。而化療和/或全身放射線照射主為殲滅患者體內之癌細胞,亦會造成骨髓衰竭、傷害生長快速之正常細胞及免疫系統,故必須經由靜脈輸注血液幹細胞,使血球能儘快回升至正常。在移植後一年內,由於抵抗感染之能力差,必須患者和家屬與醫療小組成員的通力合作,期望能度過移植後的危險期,並持續在門診追蹤,如能在5年內疾病不再復發,才能達到成功之治療目標。 進退兩難 通常骨髓移植前必須配對合適之捐贈者,當確知有配對相合之捐贈者後,患者和其家屬皆歡喜萬分,因為終於有了治癒的機會。但有些卻擔心萬分,因害怕移植後是否會使摯愛的親人提早結束生命。一旦雙方決定捐贈和接受血液幹細胞移植後,患者和捐贈者會被安排接受移植前的評估,其項目因不同移植方式或曾接受治療所造成之身體影響而有差異。對捐贈者而言,須抽血約25 C.C.,以檢查其血球、血糖、肝腎功能、血型、梅毒、病毒(巨細胞、單純泡疹、愛滋病、B與C型肝炎、人類T細胞白血病/淋巴瘤) 及STRs (Short Tandem Repeats),並接受心電圖和胸部X光檢查。若證實有B與C型肝炎帶原者,則須再抽10 C.C. 血做進一步DNA 或RNA 鑑定,以決定是否須事先接受藥物治療(如肝安能)。捐贈者確定後,在周邊血液幹細胞收集前須採高鈣、低脂、低油、低膽固醇的飲食,一天接受早晚2次白血球生成激素(Rh G-CSF) 皮下注射,並保持最佳的身體狀況,以便能有效和減少副作用下收集其周邊血液幹細胞。捐贈者可能經歷到因注射Rh G-CSF 所造成腰痠背痛及類似感冒的症狀,或嘴唇周圍、手腳末稍麻感等低血鈣症狀。接受者於移植前須接受抽血檢驗如血球、血糖、肝腎功能、梅毒、病毒(巨細胞、單純泡疹、愛滋病、B與C型肝炎)、血液凝固、內分泌功能、免疫功能和檢查如心電圖、鼻竇與胸部X光、肺功能、支氣管鏡、心臟核子醫學掃描、骨髓或電腦斷層掃描等,以及會診如耳鼻喉科、牙科、眼科、放射腫瘤科、心臟血管外科、生殖中心、社會工作員、營養師等。並由醫療團隊召開家庭會議,使家人們了解患者在移植前評估之結果、捐贈者和接受者可能經歷之副作用、成功率、治療費用、醫療團隊成員及家屬們須配合之事項等,且安排患者與主要照顧者參觀移植病房及接受移植前、中、後之衛生指導。 脫胎換骨 於移植這段期間患者會出現因人而異的一些身心不適症狀;因此患者起先住在血液腫瘤科病房接受放射線照射(單一次或3天共6次),照射前均依醫囑給予靜脈注射止吐藥物,照射時身上不能有任何金屬物品,採坐姿左右照射各約12分鐘,早晚餐最好於照射後才進食,且選用高蛋白質、高熱量、高維生素、低油、清淡及易消化之食物。照射期間病患可能有頭暈、頭部重重感、疲憊、食欲下降、口乾、噁心、嘔吐、部份皮膚發紅變黑、偶發冷或體溫上升但不會超過38℃、輕微腮腺炎引起疼痛等之副作用。在此段期間患者醒著時每2小時執行深呼吸動作,須戴口罩,避免至公共場所,確實執行一天四次餐後清潔口腔、使用0.9% 生理食鹽水漱口及塗抹護唇膏,每天淋浴後護理人員予以右心房導管傷口護理,皮膚乾燥可擦拭嬰兒油,便後使用肥皂與清水洗淨肛門口,大小便後與餐前以肥皂洗淨雙手,以減少不必要之感染機會。 患者進入骨髓移植病房無菌室前,全身須洗優碘消毒澡20分鐘後,穿上消毒衣物才進入已備妥所有用物之無菌室內,並依療程接受全靜脈營養、化學藥物注射及骨髓/血液幹細胞輸注(Day 0),血球約在一週內降至最低(約Day 6),此段等待期難免會出現一些身心煎熬之不適症狀,例如皮膚色素沉著、疲憊、腹瀉、黃疸、發燒、口腔炎/潰瘍、胃痛、肛門口潰瘍、疼痛、呼吸困難、出血、失眠、做惡夢、害怕、思念或擔心家人等。患者於此緊要關頭更須與醫護人員配合,確實執行減少感染、出血危險之功課,例如口腔、身體皮膚、肛門口之清潔、一次至二次各1520分鐘坐浴、每天採坐姿淋浴與更換衣褲、醒時每2小時坐起使用三球式呼吸復健器、每天3次每次至少30分鐘採坐姿、指甲剪短、避免以指甲抓皮膚搔癢處、勿用手指摳鼻頭或挖耳朵,期望病患能發揮最大的毅力與耐力以克服難關。醫護人員會依個別的情況妥善處理其症狀,預期於2至3週左右(約Day 15 (2),患者之顆粒性白血球連續兩天能超過500/mm3 以上,且無明顯移植物抗宿主疾病等問題,則取消改良式保護隔離措施,患者即可至病室外走動和用餐,以便護理人員觀察其身體因不同空氣清淨程度之反應。待患者身體狀況之恢復能達到出院規定之條件,住家已徹底清掃乾淨,且主要照顧者已完全熟悉返家自我照顧之知識與技能,患者於手術室接受右心房導管拔除後即可出院。 憂喜參半 移植後患者能重返家園時,對病患和家屬而言其情緒錯綜複雜,有些患者顯得很高興,而與護理人員擁抱在一起,有些卻很擔心而垂頭喪氣,甚或要求晚幾天才出院,因為照顧之重責落在自己與家人身上,深怕自己或家人無法好好配合醫療措施,擔心疾病復發或併發症之發生,或一時疏忽而釀成不可彌補之遺憾。患者於回診時醫護人員會深入瞭解其返家適應狀況外,且會再三教導其相關注意事項,強調若有任何疑問或問題,則依醫療識別卡上電話號碼與護理人員隨時聯絡,以便專人處理其疑問及早期發現問題,必要時護理人員會再進行電話追蹤。難免有時少數病人因移植後併發症須再住院接受治療,例如發燒、感染、嘔吐、腹瀉、肝功能異常、移植物抗宿主疾病、巨細胞病毒再活化、呼吸喘等,此時往往須主要照顧者的再度參與及關懷,以激勵病患的士氣,使其能在醫護團隊照護下克服困難,早日恢復健康而出院。 綻放生命 骨髓移植對惡性或非惡性疾病患者是一項很重要的治療,而對整個醫療團隊而言更是一項挑戰與責任。例如陳先生四年來曾經歷無數次的化療,卻換來的是功虧一匱(復發),亦嘗試各種偏方之治療,仍舊於事無補,本具身心社會靈性複合體的軀殼,已苦不堪言,但妻兒們與他自己目睹那強狀的體魄,仍不願放棄求生之路,又再回醫院找曾長期照顧他的醫師,嘗試更積極之治療後,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疾病稍獲控制時,於52歲高齡下接受大弟捐贈之異體周邊血液幹細胞。移植時孤獨的住在令他感到冰冷、封閉的無菌室內,亦曾經歷他人所難以體會的痛苦,幸而有一群深具愛心的白衣天使陪伴與照護,終於熬出頭而穩定出院。移植後一年內在摯愛妻兒們的照顧與支持下,任何風吹草動都主動與醫護人員聯絡。如今已重拾他自己所喜愛的園藝工作,在群山相伴、蟲鳴鳥叫中整天與花草為伍,真是另人羨慕。以上實例說明如能克服移植所帶來之問題,骨髓移植將會帶給病人另一生命契機,重返家庭、學校或工作崗位,並過正常生活。 本文由【長庚醫訊】提供

  • 難纏的一種癌症 不容『神經母細胞瘤』空遺恨

    2002-12-30
    神經母細胞瘤是兒童癌症中最難纏的一種,治療效果一向很差,但是中 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改變傳統方式,將自體骨髓移植的時間提前之後, 情況似乎有好轉趨勢,十二歲的陳昱如是目前存活最長的病例,已達兩 年之久,創下了國內的紀錄。 小兒血液科主治醫師巫康熙說,國內每年有廿到卅名神經母細胞瘤病童 出現。這種病灶多半發源自腎上腺的惡疾,很難早期發現,等到家長察 覺到孩子腹部鼓脹時,通常已經轉移了。傳統的化學治療加手術,雖然 能暫時控制腫瘤,但復發率幾乎是百分之百,此時再進行骨髓移植,往 往只是盡人事罷了。 兩年前,巫康熙醫師決定修正這樣的療程,在化療及開刀後,就積極進 行骨髓移植,之後還加上維他命A酸治療。當時接受治療的女童,最近 經過仔細的追縱,在體內並未發現殘存的癌細胞,也沒有明顯的併發症 。兩年時間對其他兒童癌症而言,雖非了不得的紀錄,但對末期神經母 細胞瘤卻是不可思議的成績,因此巫康熙又循此模式接連完成數例,目 前情況都還穩定。 自體骨髓移植是提高神經母細胞瘤治癒率的關鍵,標準程序是取用患者 自身的造血幹細胞,以機器收集、冷藏之後,再將幹細胞輸回人體,不 會有配對及排斥的問題。移植完成後再定期服用維他命A酸,大約能治 癒百分之五十的末期病患。國外報告已經肯定這樣的治療模式,神經母 細胞瘤正逐漸洗脫「唯一治不好的兒癌」惡名。 「目前有待增強的是家長的信心」:巫康熙醫師這麼說,由於現代人掌 握資訊的能力很強,家長面對這種棘手的疾病,除了四處打聽,還會上 網查看,一旦發現神經母細胞瘤的紀錄不太好之後,通常立刻轉向另類 療法,讓孩子拜神吃符練氣功,或服用來路不明的中藥。新療法大幅提 升治癒率,對這類現象應可發揮導正功能。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