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期肺癌不怕 基因篩檢揪出突變基因 標靶藥物接力續命

    2019-12-12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台灣癌症基金會副執行長 蔡麗娟、台灣肺癌學會理事長暨臺北榮民總醫院胸腔部一般胸腔科主任 陳育民、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肺腫瘤及內視鏡科主任 郭志熙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最新公布的全球肺癌發生率地圖中發現,台灣肺癌發生率高居世界第15名,亞洲第2,僅次於北韓;此外,肺癌死亡率連續15年蟬聯國人十大癌症第一高,儼然成為「新國病」! 癌症三冠王 醫療支出最高!死亡率最高!晚期發現比例最高! 台灣癌症基金會副執行長蔡麗娟表示,根據健保署公布最新統計,107年癌症就醫人數逾72萬人,治療癌症的醫療費用首次破千億,其中肺癌年花健保150億元,成為最花錢的癌症。 臺北榮民總醫院胸腔部一般胸腔科主任陳育民指出,更需注意的是,根據數據顯示,肺癌有年輕化趨勢,男性從72歲下降至68歲,女性則是下降到65歲,對於家庭、社會都是極大的衝擊。 此外,由於肺無痛覺神經,使肺癌早期症狀不明顯,晚期發現比例最高,超過半數確診都已是晚期。據衛福部統計,肺癌第四期為申報人數最多的階段,比率高達五成,錯失及早治療的黃金期,治療上以化學治療及標靶治療優先。 透過基因篩檢 儘早揪出突變基因 肺癌依病理表現可分為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其中非小細胞肺癌佔85%;而非小細胞肺癌中,肺腺癌就佔了六至七成,為肺癌患者的為最大宗。而肺腺癌患者又有近七成有基因突變,遠高於歐美。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肺腫瘤及內視鏡科主任郭志熙表示,而產生治病基因突變最常見的為EGFR、ALK、ROS1等,其中又以EGFR(表皮生長因子接受器)基因突變佔55%最常見。 而在EGFR無突變的病友中,4.8%有ALK(間變性淋巴瘤激酶)、2.4%為ROS1(跨膜受體蛋白酪氨酸激酶)基因變異,建議肺癌病友在確診後,應同步進行EGFR、ALK、ROS1基因篩檢,縮短檢測流程。 一旦透過檢測知道是哪些基因突變,便可以更精準使用相對應的標靶藥物,延長患者存活期。尤其現在檢驗技術大幅提升,最新基因檢測技術只需少量病理組織即可一次檢驗多基因變異,進一步規劃出對癌友最佳的治療方案。 突破治療困境 三代ALK標靶藥物接力續命 郭志熙指出,ALK陽性癌友有一線、二線標靶藥物可使用,雖有不錯的治療效果,但臨床觀察,仍有超過一半的病人會在一年內會產生藥物抗藥性,且在EGFR和ALK陽性的肺癌患者中,有六成會出現腦部轉移的問題。 他進一步說明,過去在第二代標靶藥物失效後,僅能替換化療使用。隨著醫學進展,目前,已有第三代ALK標靶藥物能突破抗藥性限制,為ALK陽性肺癌患者提供一線生機。 根據國外研究指出,針對已使用過第二代ALK標靶藥物、或是使用兩種以上ALK標靶藥物出現抗藥性的病患,無論有沒有合併使用化療,第三代ALK標靶藥物的腫瘤反應率都將近40%,腫瘤緩解持續時間延長近6個月。相較於第一代,第三代標靶藥物對腦轉移反應率超過50%,對於至少使用兩種以上ALK標靶藥物的患者,腫瘤緩解持續時間更可長達14.5個月。 肺癌治療不放棄 如慢性病般長期抗戰 蔡麗娟指出,美國研究發現,肺癌癌友普遍擔心出現抗藥性後,面臨無藥可用的困境,化療的副作用又讓癌友對治療卻步,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影響後續治療配合度與成效。 而目前,第三代ALK標靶藥物已正式在台灣通過核准,提供使用第二代ALK標靶藥物出現抗藥性的肺癌患者更多治療選項。郭志熙強調,晚期肺癌治療猶如「長期抗戰」,越來越多標靶藥物陸續加入治療行列,就能延長患者存活期。 此外,陳育民表示,針對肺癌三大異常基因EGFR、ALK、ROS1用藥,前面兩者的一線藥物在過去皆已通過健保給付,而ROS1標靶治療也在今年9月正式通過健保給付,預計每年可為病友省下超過180萬元,減輕治療負擔。

  • 睡覺打鼾,竟是肺腺癌惹禍!雙標靶發威 突破晚期肺腺癌治療瓶頸

    2019-08-29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肺癌學會理事長 陳育民、台北醫學大學人體研究處人研長暨雙和醫院胸腔內科主治醫師 李岡遠、雙和醫院胸腔內科主任 馮博皓 46歲陳女士,平日有運動習慣,沒有抽菸惡習。5年前,因睡眠打鼾就醫,意外發現左邊肺部有1.8公分、右邊肺部有1.3公分的腫瘤,確診為晚期EGFR基因突變型肺腺癌。罹癌消息曾讓她心灰意冷,但在姐姐的鼓勵下重燃信心,積極配合醫師進行雙標靶治療,迄今近4年,不但病況穩定,也未影響生活品質,仍可從事熱愛的手工藝品工作。 台灣肺癌學會理事長陳育民醫師指出,肺癌連續7年居國人死亡率之首,可說是「第一奪命癌」。根據統計,台灣一年有超過1.3萬人罹患肺癌,而死亡人數達9,372人且逐年上升。 由於肺癌早期症狀不明顯,如咳嗽、沙啞、血痰、胸痛、喘等,常與其它疾病混淆;等患者因為疼痛感就醫,多數已是晚期。目前,肺癌治療僅有3成左右能以手術治療,不適用手術者,除傳統化放療外,已有多種標靶藥物可使用。 雙和醫院胸腔內科主治醫師李岡遠表示,國內肺癌患者大約1/3有EGFR基因突變,而肺腺癌患者則有超過5成為EGFR基因突變型;而EGFR基因突變型有高達7成會出現腦轉移,產生頭痛、肢體無力、癲癇、腦膜炎等症狀。 目前,EGFR基因突變型已有標靶藥物可供有效治療,健保已經核准第一代、第二代TKI藥物(表皮細胞生長因子接受體酪胺酸酶抑制劑)用於治療晚期EGFR基因突變肺腺癌,大幅提升晚期肺癌治療成效。 李岡遠表示,TKI標靶藥物的第一線治療效果明顯,肺癌患者甚至可以恢復正常生活,但多半會在1年左右出現抗藥性,導致腫瘤再度惡化,必須繼續透過第二線、第三線的藥物介入治療。 標靶1 1  突破治療瓶頸 李岡遠指出,所幸,近年多項研究顯示,若能將現有藥物合併使用,例如將不同機轉的標靶藥物合併治療,即所謂的「雙標靶」治療策略,可增強現有藥物療效,延長疾病無惡化存活期,至少可達18個月左右,突破治療瓶頸。  臨床研究顯示,若將第一代TKI標靶藥物,與現有的另個標靶藥物-抗血管新生抑制劑合併使用,做為具有EGFR基因突變的晚期肺腺癌病人之第一線治療,中位無惡化存活期可延長到近1年半。 李岡遠說明,第一代TKI標靶藥物可抑制腫瘤生長,而抗血管新生標靶藥物,能夠「改造腫瘤周邊環境」,將腫瘤血管正常化,使標靶藥物更容易進入腫瘤細胞裡發揮作用,同時,透過調節腫瘤免疫,提升身體擊殺癌細胞能力。 改善腫瘤微環境 讓藥物更有力 而雙標靶致勝的關鍵,來自於「微環境管理」。 李岡遠解釋,正常人體免疫系統本應該要幫忙對抗腫瘤,但腫瘤卻會把周邊免疫細胞轉換成它的打手,幫忙抵禦藥物攻擊,以及獲取養分。這時候,若能做好微環境管理,就可逆轉情況,讓免疫細胞反過來攻擊腫瘤。 而此觀點,經由國內臨床試驗獲得成功驗證! 雙和醫院胸腔內科主任馮博皓指出,先前臨床研究以第一代TKI與抗血管新生方法合併用來治療晚期EGFR變異型肺腺癌,結果顯示合併使用組的中位疾病無惡化存活和整體存活時間,都幾乎是單獨使用TKI患者的3倍。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顱內控制率方面,抗血管新生方法聯合治療的優勢更加明顯,顱內控制率達80%,單獨使用TKI約4成;顱內腫瘤進展時間也從約1年延長為4年。 雙標靶聯手 腦轉移控制率提升 李岡遠表示,由於晚期肺癌有相當高的比例會出現腦轉移,其中,有EGFR突變者腦轉移比例更高,高達7成會出現腦轉移。許多病友即使原發部位腫瘤透過標靶藥物治療獲得良好控制,卻仍因腦轉移造成生活品質不佳及家屬照顧困難。也因此,此臨床試驗成果對於晚期肺腺癌患者來說意義重大。 三位醫師共同呼籲,這幾年肺癌治療的進步非常大,即便發現時已是晚期,也不要失去信心,只要把握「現有藥物、重新組合、用到最長」的觀念,就可將病人治療到與一般人無異,並維持正常生活。 李岡遠強調,盡可能延長每一線藥物的使用時間,就越有機會等到新的治療、新的藥物做銜接,進而延長存活期;而將現有藥物做最好組合搭配使用,將錢花在刀口上,對患者而言就是有利策略。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