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風險非轉移性去勢抗性攝護腺癌」治療福音 衛福部核准新一代口服荷爾蒙適應症,非轉移患者也適用!

    2019-08-08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泌尿腫瘤醫學會理事長 江博暉 前列腺癌(亦稱攝護腺癌)為全台男性發生率排名第五的癌症,每年更有約5,400名男性深受其害!攝護腺癌早期不太有症狀,發現常為晚期,不僅奪走一條命,更造成家庭的破碎。 台灣泌尿腫瘤醫學會理事長江博暉表示,目前治療攝護腺癌方式多元,其中約有6成患者採取荷爾蒙治療,但傳統荷爾蒙治療平均一年多就會因產生抗藥性而失效,攝護腺特異抗原指數(PSA)持續升高,此類型臨床稱為「去勢抗性攝護腺癌」患者,從荷爾蒙治療不再有效到病人死亡,平均不到2~3年。 他進一步說明,過去一旦傳統荷爾蒙治療發生抗藥性,後線化療就是唯一的治療選擇。但化療的療效有限,更有掉髮、手腳麻、噁心嘔吐等副作用,使人卻步,且一旦疾病惡化,患者即面臨無藥可用的窘境。 江博暉指出,當患者PSA指數翻倍時間≤10個月時,轉移的風險就會提高,同時因現今診斷技術上的限制,有逾3成的患者實際上已為轉移性去勢抗性攝護腺癌 ,卻無法及時確診,錯失正確用藥機會。 為解決此治療困境,日前衛福部已核准新一代口服荷爾蒙藥物治療「高風險非轉移性去勢抗性攝護腺癌」的適應症,讓更多高風險患者有機會及早用藥、及早治療,延緩癌症惡化及轉移,實為患者一大福音。 江博暉強調,延緩高風險患者癌症轉移的意義在於延長患者存活期,也代表延緩癌症相關的死亡。 研究指出,新一代口服荷爾蒙藥物針對非轉移性去勢抗性攝護腺癌病人,能延後PSA惡化時間、免於化療存活期中位數則超過3年,不僅大幅減少患者需接受化療的時間,更代表癌症受到控制且沒有惡化,最重要的是提供最長的口服荷爾蒙藥物使用時間、提升生活品質。 江博暉補充,現有兩種用於治療非轉移性去勢抗性攝護腺癌的口服荷爾蒙藥物,同樣適用於重度肝功能不全患者,副作用低、安全性佳。若有肝功能異常患者擔心用藥安全問題,建議提出與醫師討論適宜的治療選擇。 隨高齡化社會出現,攝護腺癌患者逐年增加。江博暉建議,50歲以上男性應定期做攝護腺癌篩檢,若出現夜尿、頻尿、排尿斷續、排尿時有燒灼感、血尿或精液帶血等,應盡速就醫檢查。 若已確診罹患攝護腺癌,更應積極與醫師溝通、定期回診、遵從醫囑穩定用藥,順利控制病情!  

  • 還在排隊等睡覺?睡眠呼吸中止症,在家也能輕鬆測!

    2019-08-05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雙和醫院睡眠中心主任 劉文德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候群的全球盛行率約10%,亞洲則至少有15~20%的民眾飽受此疾患困擾,且年紀越大盛行率越高,年逾60歲的老年族群中,高達約4~5成男性、3成女性有此疾病。 雙和醫院睡眠中心主任劉文德表示,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候群若不接受治療,未來出現心肌梗塞、中風等心血管疾病的機率,是正常人的3至5倍;罹患失智症、巴金森氏症、慢性咳嗽、胃食道逆流及失眠的機率也提高。 而因為睡眠中斷導致睡覺品質不好,患者隔天往往精神不濟,易有嗜睡現象,常會影響當天的工作及課業表現,甚至因而發生危險,對於患者生活品質影響深遠。 對於懷疑自己患有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候群的人,劉文德指出,醫師通常會建議到醫院睡一晚,接受「多導睡眠檢測」(PSG)。但光是想排進睡眠中心,往往就需要等待通知;確定時間後,若臨時有急事只能延後,並不是太方便;加上接受「多導睡眠檢測」(PSG),從頭到腳要接上20幾條監測導線,如起床上廁所時還需醫護人員幫助拆線,使患者感到不便。因此,「居家睡眠檢測」(HSAT)服務應運而生。 部立雙和醫院和美國賓州大學合作,透過TelePlus網嘉醫療科技所開發之遠距睡眠醫療平台,驗證賓大睡眠神經生化中心所倡議之睡眠呼吸中止症居家檢測與照護,讓懷疑罹患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候群者可在醫師指導下,在家輕鬆檢測,再依病情輕重,接受合適的治療處置,以及後續追蹤照護。 劉文德進一步解釋,只要經過醫師評估可行,並予以詳細解說後,患者可將「居家睡眠檢測」(HSAT)儀器帶回家,就寢前準備就緒,即可自行檢測;日後再將儀器帶回醫療院所,經由醫師解讀檢測結果,再決定後續治療策略。 此外,居家睡眠檢測儀器的導線僅有醫院「多導睡眠檢測」(PSG)的四分之一左右,不僅使用方便,干擾也少,而且在家自己進行檢測睡眠品質,會覺得較為自在。 睡眠檢測嶄新概念 美國睡眠醫學會於今年初公布的指導綱領指出,「居家睡眠檢測」(HSAT)將逐漸取代在院「多導睡眠檢測」(PSG);居家檢測的便利性讓睡房變成病房,讓「虛擬病房」的概念成為現實。  

  • 與植物人對話?專家說:腦部造影技術可望成為溝通媒介

    2019-08-02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 藍亭 兩年前,高先生的父親因為嚴重車禍,經過搶救後,卻被宣判為植物人,雖然活著卻再也無法回應。這一路走來,他一直很想再跟父親對話,了解他的內心感受,卻無法如願。看著全身插滿管子的父親,高先生常思考:「到底父親是希望走、還是希望留?」、「如果可以,真的很想問他痛不痛?」 而高先生的願望,也是許多植物人親友心頭縈繞不去的想法。事實上,隨著醫療科技的進展,與植物人的溝通並非遙不可及,現在,透過腦部造影技術,未來甚至可能與植物人對話。 臺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藍亭院長表示,國外已有研究顯示,透過腦部造影技術PET(正子斷層掃描)與fMRI(功能性磁振造影),可看到植物人腦中特定區塊的活躍程度,進一步判別患者想表達的感受與其對話過程的意識狀態,不僅提能升照顧品質,未來也可能詢問攸關生死的關鍵問題,將「病人自主權」還給患者。 根據研究顯示,植物人誤診率高達40%,且國外經驗發現,有2成以上患者的意識程度與常人差異不大,對周遭的一切了然於胸,對自己身體也有感知,但卻被誤診為失去意識的植物人,而被當成無知覺的患者對待。 而國外已有研究透過訓練患者想像特定情境表達喜歡與不喜歡,並透過腦部造影技術觀察患者的大腦皮質變化。藍亭進一步說明,這項研究主要透過腦部中的運動輔助區(Supplementary Motor Area)與海馬旁迴(parahippocampal gyrus)的活化反應來判斷病患的反應。 他進一步說明,而大腦的運動輔助區與海馬旁迴分別與運動及空間記憶相關,因此,研究團隊先請病患想像特定的情境,共持續30秒,如「打網球」代表喜歡,「來回走動」代表不喜歡。 當患者腦中想著打網球時,腦部中的運動輔助區會有活化反應,代表YES;反之,想著來回走動時,另一區塊海馬旁迴會有活化反應,也代表患者不喜歡,也就是NO。藍亭指出,親友就能透過這些變化了解病患需求,及對照護的反應。 臺北醫學大學大腦與意識研究中心近三年評估了近150名患者,其中約有60人接受北醫大團隊檢查,作為臨床試驗的一部分。目前,有11名被診斷為植物人的患者很可能都有意識,可透過正子斷層掃描及功能性磁振造影表達。 然而,由於正子斷層掃描及功能性磁振造影的費用都不便宜,單次約要花費上萬元,並非大部分的家庭所能負擔,因此植物人甦醒計劃也面臨很大的困難,藍亭希望能透過外界捐助,讓計劃有機會能繼續順利進行。  

  • 國內首例!心臟停跳50天仍成功換心!臺大醫院成功完成去敏化心臟移植

    2019-07-30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主任 陳益祥、臺大醫院器官勸募小組召集人 周迺寬 38歲陳小姐赴日旅遊,不幸遭受蜜蜂螫咬。返台後,不僅發燒、患處痛腫癢,就醫後確診罹患急性心肌炎,必須緊急換心才能活命。之後,心臟突然停跳無法恢復,只能安裝葉克膜、雙心室輔助器等體外循環維生系統。 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主任陳益祥表示,陳小姐到院時,經心臟超音波檢查發現心臟幾乎無任何作用,緊急裝上人工心臟取代心臟功能,等待心臟移植。而這段期間,患者意識清醒,不僅叫喚有反應、手腳會動,代表大腦無損傷。 臺大醫院心臟移植醫療團隊表示,陳小姐在等待心臟移植期間,由於併發急性腎臟衰竭、瀰漫性出血等情形,持續輸血誘發大量白血球抗體,致使移植的排斥失敗率大增。雖先後有4次移植機會,但比對白血球抗體後發現不合適,與捐贈者的交叉試驗均呈陽性。 為提高移植成功率,移植團隊為病人訂定「去敏治療計畫」,透過血漿置換、給予免疫抑制劑、人類免疫球蛋白等方法,使病患在心臟持續停跳50天後,成功完成「去敏化心臟移植」手術,且追蹤半年並無排斥反應。該手術也創下國內心臟停跳、等待時間最長的紀錄! 陳益祥說明,移植手術前交叉試驗如果呈陽性,移植後因為抗體發生超急性排斥機率極高,通常只有放棄移植一途。但可透過去除B細胞藥物、人類免疫球蛋白及血漿置換等方法,移除和抑制抗體的排斥作用,稱為「去敏化」(desensitization)。通常於在多次配對未成功時使用,此方法用於腎臟移植已相當普遍,心臟移植案例較少,主要使用於3歲以下、血型不合的個案。 臺大醫院器官勸募小組召集人周迺寬指出,台大醫院自2010年11月成功處理交叉試驗陽性的心臟移植後,已突破心臟移植超急性的排斥問題,至今累積超過50餘例的經驗, 迄今共完成6名心臟停跳患者心臟移植,幾乎都是因急性心肌炎與急性心內膜炎導致,年齡位於12至60歲,平均等待移植天數約40天,海外使用全人工心臟約可撐500多天。 陳益祥坦言,隨技術進步,心臟停跳移植天數可能延長,但家庭支持非常重要,需家人願陪患者走下去,醫療團隊才能心無旁騖搶救。當然,也需無私的器官捐贈者善心捐贈器官,讓更多人有機會重獲新生。  

  • 預防腸病毒有解?腸病毒疫苗可望明年上市!辨別腸病毒疫苗品質 關鍵在於VP2抗原決定位!

    2019-07-23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副主任 江正榮、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副研究員 劉家齊 民國87年夏天,國內爆發第一波腸病毒流行危機,造成78位孩童失去寶貴生命,當時,各界束手無策,家長陷入極度恐慌。20年前,由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研究組組主任何曼德院士帶領的台灣腸病毒流行疾病研究團隊,找出此次疫情禍首為腸病毒71型(EV71)病毒。 研究發現,71型腸病毒容易導致嚴重併發症,損害腦幹造成腦炎、心臟衰竭、肺水腫等。自此,台灣積極展開腸病毒71型疫苗之研發,目前,疫苗已完成第二期人體臨床試驗,正進展至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可望於明年底上市。 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副主任江正榮回憶,自政府核定「人用疫苗自製計畫」研發腸病毒71型疫苗後,當年團隊在昆陽小實驗室中,幸運找出EV71-E59病毒株培養,從此開啟研發腸病毒71型疫苗之路。這不僅是台灣首次自主研發兒童疫苗,研發過程更發現腸病毒71型病毒上特有VP2抗原決定位。 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家齊表示,個VP2抗原決定位在各種基因亞型的腸病毒71型病毒上,為一個高度保守序列,序列相當穩定。此外,其位於病毒與細胞受體的結合區內,所誘發的抗體可抑制病毒與受體的結合,進而阻斷腸病毒71型的感染路徑。 他進一步說明,運用這段VP2抗原決定位序列,可建立台灣自製的去活化腸病毒71型疫苗之特徵,並用於定量分析疫苗中的保護性抗原成分,並將自行研發之腸病毒71型疫苗之製備、純化與定量病毒抗原作為疫苗之方法予以保護,而此項研究成果也已取得我國與美國專利。 劉家齊指出,由於有數種類型腸病毒71型候選疫苗正在開發,往後透過VP2抗原決定位的分析,將能協助鑑定出有效的腸病毒71型疫苗,以確保疫苗的保護力與品質。 江正榮表示,目前正在研發腸病毒71型疫苗的兩家國內藥廠都已進入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階段,預計收案7200名2個月到6歲幼童,其中國光生技預計可於明年申請藥證,預計年底取得核可並上市。 未來接種適用對象也會以2個月到6歲兒童為主,但究竟會以公費或自費模式,疾管署目前尚未討論。但腸病毒71型疫苗的上市,確實可讓家長在進入腸病毒旺季再也無須提心吊膽,並保障孩童遠離腸病毒71型的健康威脅。  

  • 撥雲見日!解開幼兒腦瘤致病機轉 再現治療新契機

    2019-07-16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國立陽明大學腦科所副教授 蔡金吾、臺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主治醫師 陳信宏 「小腦髓母細胞瘤」(medulloblastoma)是小兒最常見的腦部惡性腫瘤,發生率約佔幼童顱內腫瘤的14.5%。腫瘤往往會堵塞腦室造成腦壓升高或引起水腦症,若不接受開刀切除或放射、化學治療而轉移,其致死率非常的高。 而幼兒腦部在發育過程中為什麼會產生惡性腫瘤?至今原因成謎,令全世界腫瘤專家傷透腦筋,更是罹患腦癌兒童與家長心中永遠的痛。而全台每年約有15~20名孩童罹患惡性腦瘤,小腦惡性腫瘤治療路茫茫,令家長求助無門。 過去,科學家早知曉Atoh1的轉錄因子與小腦髓母細胞瘤有關,卻始終不明就理。此問題困擾著法國居禮研究所(Curie Institute)的眾多科學家,不知如何在動物實驗中理解兩者的關聯。 如今,法國團隊透過與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攜手共同合作,藉助台灣尖端影像技術,終於破解小兒腦部惡性腫瘤的致病機轉,並應用於研發治療抗癌藥物中,目前,該研究已發表於知名國際期刊《Developmental Cell》(細胞發育)。 此研究是藉助於陽明大學腦科所副教授蔡金吾團隊在神經幹細胞研究的專長,利用「小腦電穿孔」技術,成功追蹤小鼠的「小腦神經幹細胞」的發育過程,在顯微鏡下成功看到神經幹細胞的癌化現象,終於解開困惑科學界已久的謎團。 蔡金吾表示,幼兒小腦發育期間,原始的「小腦神經幹細胞」需持續分裂與分化,才能發育成正常的小腦細胞。而團隊觀察到,這些小腦神經幹細胞特殊處,就是具有一根像天線般的「初級纖毛」(primary cilium),這個構造能為細胞接收外來訊號,啟動一連串的分子路徑,讓幹細胞在發育階段持續分裂,製造小腦細胞。 而該篇論文的第一作者陽明大學腦科所張家祥博士,在為期數天的觀察中,首次在顯微鏡下清楚看見Atoh1轉錄因子如何影響小腦細胞的發育過程,並意外發現,腦瘤細胞中Atoh1轉錄因子過量表現,會讓「初級纖毛」過度活化,致使小腦神經幹細胞大量分裂,最終造成細胞癌化。 蔡金吾指出,小腦腫瘤的致病機轉被破解後,未來若能將此路徑阻斷,就有機會阻止小腦神經幹細胞癌化,導向小腦腫瘤治療的新契機。 臺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主治醫師陳信宏表示,兒童罹患腦瘤最常見的症狀是頭痛、噁心、嘔吐,容易被誤診為感冒,特別提醒,如果感冒症狀超過3天沒有改善,還持續惡化,就要小心。若有肢體無力、運動或寫字不協調、走路歪斜易跌倒等,就應趕快就醫檢查。 陳信宏說,目前研究顯示,台灣兒童腦癌雖無顯著增加,但仍建議3歲以下小孩應該遠離輻射,避免非必要放射線檢查與治療。目前髓母細胞瘤治療上最重要的預後因子仍是手術,安全的把98%以上的腫瘤拿乾淨,再配合術後放療和化療,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治癒率相當高;若癌細胞已轉移,5年存活率會大幅下降,所以早期診斷很重要,如能避免轉移就更好。   

  • 偏頭痛也能預測?北榮以腦波帽成功監測!

    2019-07-15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主任 王署君 根據統計,偏頭痛在國內的盛行率為9.1%,全台大約有150萬人深受其苦。偏頭痛發作時,伴隨著嚴重頭痛、噁心感,甚至嘔吐;情況嚴重時,一旦發作幾乎難以工作。 臺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主任王署君表示,研究指出,偏頭痛發作時若能早期給予藥物治療,或在部分有視覺預兆患者於頭痛尚未發作的預兆期,就能給予止痛藥或神經調節術治療,將能大幅提升頭痛緩解率。然而,高達9成的偏頭痛患者,發作前並無預兆,因而錯過治療最佳時機。 偏頭痛為何會突然發作? 而偏頭痛為何會突然發作?醫療界對其機轉仍未完全瞭解。臺北榮總神經內科與國立交通大學共同合作,首度發現,透過序列性的腦波量測,偏頭痛患者在發作前,腦波的複雜度有特殊變化,可做為日後預測偏頭痛發作的重要指標。 王署君與神經內科醫師賴冠霖、交通大學生物科技系教授林進燈獨立研發「乾式電極無線腦波帽」,記錄了數十位偏頭痛患者平時未頭痛與頭痛發作前的腦波,透過新式非線性的複雜度分析方法,解析出頭痛發作前72小時的腦波細微變化。根據這樣的變化來預測偏頭痛是否即將發作,且準確率可高達80%。 穿戴式腦波帽成功監測 王署君表示,此研究是國際上首度利用新穎的穿戴式腦波帽,反覆紀錄相同患者於不同頭痛狀態下的腦波,進而發現偏頭痛發作前的細微腦波變化。研究團隊提及,後續將以此研究成果,推廣穿戴式腦波裝置,使無預兆型偏頭痛患者,亦能提早診斷,提供早期治療建議,獲得最佳治療效果。 而這項研究已刊登在國際電機電子工程期刊《IEEE Transactions on Fuzzy Systems》,除了臺北榮總與交通大學團隊外,本篇研究也有國立陽明大學、國立海洋大學、澳洲雪梨科技大學等團隊共同參與。 什麼是乾式電極無線腦波帽? 研究團隊所研發的乾式電極無線腦波系統,是將八個乾式電極固定在特製的帽子上,電極位置涵蓋前額葉、頂葉、枕葉等大腦重要區域,透過研發設計之微小化低功耗擷取電路與訊號放大電路,將數據透過藍芽傳遞至電腦進行展示、分析以及儲存,更可透過不同演算法進行即時的腦機介面運用或臨床判讀。   

  • 嚼食檳榔的族群有高比例的精神病患與慢性腎病患

    2019-07-12
    作者/林毅敦醫師     檳榔子(俗稱菁仔)含有高量檳榔生物鹼,其成分複雜,包括檳榔素、檳榔鹼、多酚化合物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檳榔素(Arecoline),是一種副交感神經作用劑,在一般劑量下能促進消化道的蠕動、使瞳孔縮小、心跳減低、刺激唾液分泌且有興奮、保暖效果,不少人喜歡工作時或天氣寒冷時嚼食檳榔提神,然而,在高劑量下則會作用在肌肉及中樞神經,使大腦活動受抑制,而表現出動作遲緩的現象。檳榔素在肝臟中代謝會轉變成檳榔鹼(Arecaidine),檳榔鹼沒有副交感神經作用劑的效果,一般劑量對動物的行動無影響,但高劑量則有鎮靜的效果。     從去年(2018)一篇台灣學者發表的大規模跨國研究結果1已經證實,嚼食檳榔是會成癮的,這就是為什麼有些民眾在無需提神的情況下,仍然想嚼食檳榔。同年,有整合多篇文獻的統合分析2顯示,嚼食檳榔與非嚼食的族群相比,竟有高達1.44倍的機會容易罹患慢性腎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另一篇世代追蹤研究3結果也顯示,有嚼食檳榔的人竟有約1.8倍的機會容易罹患相關精神疾患(common mental disorders),也許與攝入過多檳榔素/鹼有相關,而且嚼食檳榔的族群也有比較高比例的高三酸甘油酯症、高血壓等慢性疾病。這樣的結果再再顯示,檳榔裡的多項檳榔生物鹼除了已知是一級致癌物之外,還包含更多傷害人體的附加作用,爾後引起的精神或器質性疾病也是可以理解的。     根據2017年衛生福利部公布的十大死因中,癌症位居死因之首,而口腔癌與食道癌分別位居第五與第九名,這個統計結果與國人嚼食檳榔、飲酒與抽菸的習慣密不可分,唯有不嚼食檳榔、戒除菸癮與減少飲酒,遠離致癌物才是預防癌症最重要的關鍵步驟,同時保持的良好的生活習慣與定期篩檢,戒菸可以有相關衛教與藥物輔助來減少菸癮,戒檳榔有熱心的衛教師教導如何戒治,同時定期接受國健署提供的兩年一次的口腔黏膜篩檢,絕對不要逞一時之慾,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參考資料: 1.        Association of DSM-5 Betel-Quid Use Disorder With Oral Potentially Malignant Disorder in 6 Betel-Quid Endemic Asian Populations, Lee CH, Ko AM, Yang FM, Hung CC, Warnakulasuriya S, Ibrahim SO, Zain RB, Ko YC, JAMA Psychiatry. 2018 Mar 1;75(3):261-269. doi:10.1001/jamapsychiatry.2017.4307 2.        Betel nut chewing and the risk of chronic kidney disease: evidence from a meta-analysis, Wang M, Yu SY, Lv ZT, Yao Y. Int Urol Nephrol. 2018 Jun;50(6):1097-110 3.        Areca nut chewing is associated with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Lin TY, Chang HC, Hsu KH, Soc Psychiatry Psychiatr Epidemiol. 2018 Apr;53(4):393-401. doi: 10.1007/s00127-017-1460-3. Epub 2017 Nov 15.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