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前吃東西是減重大忌 原因可能與新陳代謝變慢有關

    2020-07-24
    作者/NOW健康 編譯組  責任編輯/Mei  圖片設計/Kato 減重的人都知道睡前最好不要吃東西,專家也曾提出,每日的最後1餐最好在睡前4小時完成;但如果每天攝取的總熱量相同,為什麼不能在睡前吃東西呢?現在有研究證實了睡前吃東西真的會變胖這項理論,研究刊登在《臨床內分泌與代謝雜誌》(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副教授Jonathan Jun表示,在1天24小時之內即使吃掉了相同的卡路里,但身體會根據進食的時間來消耗熱量。研究中,Jonathan Jun的團隊徵求20名健康的自願者,分別在晚上6點及晚上10點吃同樣的晚餐;並且都在晚上11點睡覺,早上7點起床。 在研究之前,參與者皆配戴著追蹤器,研究過程中,固定每小時採集他們的血液樣本並進行睡眠研究;他們也都吃了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以便研究員了解脂肪燃燒的情形。 結果發現,晚上10點才吃晚餐的人血糖值比較高,燃燒的脂肪也比較少。平均來說,晚飯後他們的血糖值高出約18%;脂肪燃燒率降低約10%。推測最有可能的原因是身體的新陳代謝變慢了,加上讓血糖導致體重增加。這對於肥胖或患有糖尿病的人來說,影響可能更大。 但目前還不能確定是否為進食時間和就寢時間的間隔所造成的結果。Jonathan Jun提到,根據每個人新陳代謝或生理時鐘的差異,進食和睡眠的影響可能也會有所不同,因此,希望能在日後的研究得到進一步的發現。 ★本文經《NOW健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 晚期腎癌新希望,新一代多重標靶藥納入健保給付

    2020-07-10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治醫師 蘇柏榮 王先生因胃口欠佳、腰背疼痛、血尿的情況就醫,檢查後竟確診為晚期腎細胞癌。手術後藥物治療效果不佳,平均每3個月就更換藥物,換藥5次病情仍未受控持續惡化,甚至轉移到肺部,連呼吸都喘,讓他一度考慮安寧療護。 收治王先生的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治醫師蘇柏榮表示,所幸,新一代晚期腎癌口服多重標靶藥通過健保給付,讓王先生得以找到一線生機。如今治療近1個月,癌細胞轉移的不適已獲得緩解,甚至可以出院回家。 相較於發生人數較多的其他癌症,大眾對於腎癌的知識仍相對陌生,但腎癌發生人數逐年提升。根據最新的癌症登記報告,民國106年腎癌的發生人數為1,437人,相較於民國104年的1,332人,新確診人數2年內成長近一成。 蘇柏榮指出,腎癌患者常見的初始症狀為血尿、腹部腫塊與腰背痠痛。但當出現症狀時,疾病多為中晚期並可能已經轉移,死亡率與復發率高。而在晚期腎癌的治療上,標靶藥物是較常使用的治療方式。 隨著醫療進步,晚期腎癌可選用的標靶藥物種類變多,治療成效也更為顯著。其中,新一代口服多重標靶藥物透過多靶點抑制,進而提高治療成效,並減緩藥物不良反應、降低抗藥性問題,與目前的標靶藥物相比,疾病在沒有惡化狀況下的存活時間,可以延長近1倍。接受治療的患者中,近9成能獲得控制。 在國際治療趨勢上,新一代腎癌口服多重標靶藥可用於晚期腎癌第二線以後的治療,讓腎癌患者在第一線治療惡化復發後,可以持續對抗腫瘤,大幅提升整體存活機會,因此,呼籲患者,當疾病復發時不需要灰心,應主動與醫師討論後續的治療選擇,仍可找到合適治療方案。 蘇柏榮進一步說明,新一代腎癌口服多重標靶藥物本為自費藥物,一年治療費用高達240萬以上,讓許多患者因而卻步、甚至放棄治療。通過健保給付後,不但能大幅減輕患者經濟負擔,也使患者治療的選擇也變多,甚至讓本來只能接受安寧療護的病人,病況也能得到緩解。 蘇柏榮強調,晚期腎癌的治療要順利,需仰賴病患對療程的了解,以及醫護團隊的專業分工。有效的治療能緩解病患的症狀,當用藥有效果時,病人與家屬就會受到激勵,進而對自己的未來抱持希望,積極治療。 此外,他特別提醒民眾,除了應在平常提升對腎癌的意識之外,也應對腎癌治療有一定的了解,留意可能的身體異常症狀,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 先天性失明有救了?基因編輯為先天性視網膜裂損症治療帶來新希望!

    2020-06-08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陽明大學藥理所教授 邱士華 會造成失明的罕病「先天性視網膜裂損症(X-linked juvenile retinoschisis, XLRS)」是一種嚴重的視網膜退化遺傳疾病。發病率約五千分之一至兩萬五千分之一,大部分都發生在10歲左右的男童。 陽明大學藥理所教授邱士華表示,「先天性視網膜裂損症」會造成視網膜剝離而導致視力永久喪失。患者小時候可能被家人當作弱視,等稍微長大一點才會發現,孩子幾乎沒有視力,但卻難以醫治。 目前,已知RS1基因突變是造成此疾病發生的重要原因,但現有的藥物基因治療方式,仍然出現病患治療2年後視力皆無明顯改善的情況,突顯出開發新式基因治療的迫切性。 邱士華率領研究團隊利用誘導性幹細胞(induced pluripotnet stem cells, iPS),成功建立先天性視網膜裂損症病人的誘導性幹細胞,並進一步成功分化為立體3D視網膜類器官(XLRS-iPS Organoids),再利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俗稱基因剪刀 ),去除的不良視網膜基因,再以正常幹細胞修補。 在這樣的基礎下,研究團隊與交通大學分子生物與生物工程研究所教授張家靖、成功大學微電子工程研究所教授曾永華合作,開發以奈米鑽石作為CRISPR基因編輯的非病毒載體。 邱士華指出,透過這樣的奈米鑽石載體,成功在人類誘導多能幹細胞和小鼠視網膜中,遞送CRISPR/Cas9基因剪輯組件進行基因編輯,開啟了治療先天性視網膜裂損症的希望。 他強調,以奈米鑽石作為載體,遞送基因剪輯組件修正突變基因,將可以用於先天性視網膜裂損症突變基因的修正,未來更具有開發成為基因治療藥物的潛力,而該研究團隊目前也正進行正常RS1基因敲入的研究中。 此項研究成果發表於國際權威刊物《Advanced Science》(先進科學)。此一成果將為治療先天性視網膜裂損症,提供革命性的通用新思路,為眼睛失明患者帶來重見光明的新希望。

  • 下泌尿道症候群不只是泌尿道問題,居然跟憂鬱、焦慮有關?!

    2020-06-02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部定副教授 黃隆正、奇美醫學中心婦產部婦女泌尿科主任部定教授 吳銘斌 48歲吳女士,因為失眠問題在診所拿藥,卻覺得效果不佳,於是轉至大醫院求診。經精神科醫師詳細問診後,發現吳女士不僅有焦慮症狀,也有夜尿及尿失禁症狀,轉介至婦女泌尿科門診合併治療後,症狀已改善,生活品質也提高。 一般人可能以為大腦跟膀胱看似沒有關係,但真的如此嗎?因此,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部定副教授黃隆正博士與婦產部婦女泌尿科主任部定教授吳銘斌博士連袂在這幾年展開一系列的聯合研究,卻意外揭開此謎團。 揭開憂鬱、躁鬱症與下泌尿道症候群共病關係 奇美醫學中心跨團隊研究利用台灣健保資料庫大數據的分析,對下泌尿道症候群(簡稱LUTS)深入研究。研究發現,下泌尿道症候群不只是發生下泌尿道症狀而已,還會增加門診就診次數,同時增加住院次數,更可能合併其大重大疾病之發生,如腦心血管、阿茲海默症、憂鬱症、躁鬱症等風險。 根據統計,下泌尿道症狀的人腦心血管疾病(如中風、冠心症、心肌梗塞)風險將增加了1.34倍;阿茲海默症增加1.63倍;焦慮、憂鬱增加了2.56倍(焦慮2.05倍、憂鬱2.19倍、合併發生2.14倍)。 而下泌尿道症候群個案後續罹患焦慮及憂鬱的危險比(HR)分別為2.12跟2.03;焦慮症後續罹患LUTS的危險比為2.01;憂鬱症後續罹患LUTS的危險比為2.37。 以上的研究結果已分別刊登在兩個國際知名期刊:2015年的精神科研究(Psychiatry Research)及2017年的心身研究期刊(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兩位專家的研究證實了憂鬱、焦慮與LUTS不僅有共病關係,而且為雙向的因果關係,其臨床意涵為:憂鬱焦慮導致LUTS;LUTS導致憂鬱焦慮;兩者有共同致病機轉。 這樣的發現提供「腦-膀胱軸疾病」(Brain–Bladder Axis)理論一個強而有力實證支持。由於憂鬱、焦慮與LUTS存在雙向因果關係,暗示兩大疾病間可能有共同致病機轉,建議醫師應適時的相互轉介及合併治療,才能有更好的效果。 憂鬱、躁鬱症與下泌尿道症候群因果關係 黃隆正指出,憂鬱症和焦慮症是最常見的輕型精神疾病,兩者常合併發生。國內的憂鬱症、焦慮症合計盛行率約24%,發生原因為壓力或先天體質因素,此外,也常與慢性疾病有關,共病會對預後有不良影響,進一步惡化生活品質。 吳銘斌說,下泌尿道症候群的盛行率約12~18%,其症狀包括(1)尿液還在膀胱時,出現失禁、頻尿、夜尿、尿床等;(2)排尿出現尿得很慢、斷斷續續、排尿疼痛、滴滴答答等;(3)排尿後感覺尿不乾淨;(4)其他如性交疼痛、骨盆腔器官脫垂、生殖泌尿道疼痛、反覆泌尿道感染等症狀。 發生下泌尿道症候群的原因很多,包括年紀、神經系統、血管系統、免疫系統及內分泌系統等。黃隆正說,近幾年更發現心理因素也會有所影響,尤其是壓力造成的焦慮、憂鬱,可能是導致下泌尿道症候群之發生及病程延長的關鍵。 反而言之,下泌尿道症候群對於生活所造成的影響,包括日常作息的干擾、特殊需求的經濟花費,以及情緒沮喪低落等,可能造成患者的長期壓力,進而產生焦慮、憂鬱症狀。 黃隆正解釋,憂鬱、焦慮與下泌尿道症狀之所以有因果關係,在生理層面也有一些可能的解釋,譬如,透過血清素及正腎上腺素相關的神經內分泌系統,以及下視丘腦下垂體腎上腺(HPA axis)的神經免疫系統,來交互影響。 臨床經驗發現,抗憂鬱劑不僅只對憂鬱/焦慮有效,也可以改善一些疼痛及身體症狀,例如壓力性尿失禁。研究顯示,抗憂鬱劑可能是LUTS的危險因子;血清素系統可能和LUTS的發生病理有關;抗憂鬱劑可能對LUTS的治療有效。 黃隆正建議,未來仍需要更多的研究來了解其詳細機轉、藥物發展及其他治療方法。他提到,而在奇美醫學中心相關科別之間已經有個案的跨科別轉介治療,也都有一定的成效。

  • 新冠肺炎疫苗研發有成!國光生技拚明年冬天全民接種

    2020-05-15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台大醫學院醫事檢驗暨生物技術學系教授 張淑媛、國光生技董事長 詹啟賢 新冠疫情持續於全球擴散,而且尚無消失跡象,使各國體認到疫苗開發之重要性。國內疫苗廠國光生技宣布,已成功生產出候選疫苗,且經小鼠試驗證實,可引發高力價中和抗體、有效抑制新冠病毒。 國光生技董事長詹啟賢表示,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國光自今年1月初就成立專案小組,以自有資源投入新冠疫苗的研發及製程發展,研發同仁經過4個月不眠不休的努力,成功生產出候選疫苗。 他進一步說明,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是全新的疫苗,因其對人類的感染性,使用不活化全病毒,在技術及生物安全的考量有其困難度。 該候選疫苗並由台大病毒實驗室教授張淑媛進行疫苗抗體中和試驗,張淑媛表示,研發團隊從20多株新冠病毒中,選用毒性較強的歐洲病毒株,利用溶斑減少中和試驗法,進行新冠肺炎疫苗抗體中和試驗。 經小鼠試驗證實,注射新冠疫苗的小鼠血清中,發現小鼠抗體反應優異。實驗發現,血清抗體經高度稀釋至1280倍後,仍可有效抑制病毒生長,顯示該候選疫苗足以讓新冠病毒失去感染力。 張淑媛提到,根據台大醫院新冠肺炎確診者出院前採血檢驗顯示,其體內抗體力價不高,而新冠肺炎疫苗可引發高力價中和抗體。不過,還需經由後續人體試驗後,才能確定新冠肺炎疫苗的保護維持效果。 詹啟賢補充,候選疫苗使用病毒基因排序進行重組蛋白技術,優點是只要選取能產生人體免疫反應的病毒蛋白片段,以人工合成方式製成疫苗,安全性高。此外,量產時,若遇到病毒突變時,也只要調整基因排序即可繼續生產。 詹啟賢表示,日前也已跟TFDA和CDE討論,在顧及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前提下,如何以EUA方案及早進入人體臨床試驗,已經獲得CDE同意將的新冠疫苗開發案列為COVID-19專案諮詢輔導案件計劃往前推進。 目前,該疫苗正進入動物毒理測試及攻毒試驗,預計8月開始第一期人體臨床試驗,最快明年冬天,全民就有機會優先施打。 為了提供足夠產能滿足國內需求,該公司現正同步進行GMP量產作業。詹啟賢強調,國光在新冠肺炎疫苗製造的技術上,擁有完整的智慧財產權,不受第三者或他國的牽制,優先使用於國人身上。

  • 防治新冠肺炎現曙光!長庚團隊找到關鍵人類單株抗體

    2020-05-04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林口長庚醫院兒童感染科主治醫師 黃冠穎、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教授 施信如 由長庚大學、長庚醫院與中研院馬徹研究員、國防部預防醫學研究所、牛津大學組成的合作團隊,經過兩個半月的努力,終於成功分離出22種新冠肺炎的病毒株,並取得病毒全基因序列。 這些病毒株來自世界各國不同的病毒類型,將可進一步作為檢驗試劑或抗病毒治療的材料,為防治新冠肺炎帶來一線曙光。目前,研究團隊並已建立了精準偵測病毒的效價方式,以評估檢驗及治療效果。 林口長庚醫院兒童感染科主治醫師黃冠穎表示,B細胞是人體製造抗體的唯一免疫細胞。研究團隊從3位病患的B細胞中找到25株抗體,其中13株可結合新冠病毒表面突刺蛋白質(S)的人類單株抗體,以及12株可結合新冠病毒核蛋白質(N)的人類單株抗體。 透過這些可結合病毒的單株抗體可開發檢驗或治療試劑。目前,發現其中有1株結合突刺蛋白質(S)的單株抗體,可與病毒抗原競爭冠狀病毒細胞受體(ACE2),有機會可以抑制病毒進入人體。 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教授施信如指出,這株結合突刺蛋白質(S)的單株抗體可阻撓病毒侵入人體細胞,可以用來阻斷病毒進入人體細胞,避免病毒在人體內複製繁殖,因此,如果未來在人體試驗驗證有效時,可做為治療或預防新冠肺炎感染。而該抗病毒抗體來自於人體,將來用於治療時,安全性相對於動物抗體較高。 施信如進一步說明,當一個新興病毒感染出現時,世界各國皆投注所有心力於研發能抗病毒的全人類抗體,因為此方式被認為是治療病毒感染最直接且有效的,伊波拉病毒就是最佳例子。她強調,這25株抗體可用排列組合的方式來做檢驗試劑,該策略一定可以提高COVID-19檢驗之靈敏度及專一性。 本項突破性發展已與國內廠商洽談合作,後續將著手進行相關人體試驗及試劑開發,有關抗病毒藥物開發也將結合國內藥界共同研發,後續將配合政府結合國內其他醫院共同做臨床驗證及應用。

  • COVID-19疫苗開發現曙光!國際兩大疫苗藥廠首次聯手合作開發

    2020-05-01
    整輯/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Mei 圖片設計/Anita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各國無不加緊腳步研發疫苗。然而,世界衛生組織(WHO)新冠病毒特使納巴羅(David Nabarro)卻提出警告,從疫苗研發的角度來看,目前無法保證可以成功研發新冠疫苗,因為病毒非常不容易對付。 為了對抗這場世紀之疫,疫苗大廠「賽諾菲」和「葛蘭素史克(GSK)」宣布,雙方已簽署合作意向書,使用兩家公司的創新技術開發COVID-19佐劑型疫苗,透過專業知識和資源互補,製造和提供足夠的疫苗幫助阻止此病毒傳播。 賽諾菲執行長Paul Hudson表示,隨著世界面臨這場史無前例的全球健康危機,很明顯,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獨自應對。在這項合作案中,賽諾菲將提供DNA重組技術製作新型冠狀病毒棘狀蛋白(S protein)抗原。 這項技術與病毒表面的蛋白質產生了精確的基因配對,並且抗原的DNA序列已被結合到桿狀病毒表達系統的DNA中。桿狀病毒表達系統也是賽諾菲在美國被核准用於重組流感疫苗。 葛蘭素史克(GSK)執行長Emma Walmsley說,透過結合雙方的科學專業知識,技術和能力,我們相信我們可以幫助加速全球開發疫苗的努力,以盡可能保護更多人免受Covid-19侵害。 因此,GSK將貢獻其在疾病大流行期間已被證實的佐劑技術。在傳染病流行情況下,佐劑的使用特別重要,因其可以減少每劑疫苗所需的疫苗蛋白量,以生產更多的疫苗劑量,有助於保護更多的人。 結合以蛋白質為基礎的抗原與佐劑是有依據的,並已應用於當今許多使用中的疫苗。與單獨的疫苗相比,疫苗中添加佐劑來增強免疫反應,已證實可產生更強更持久的免疫力來抵抗感染,還可提升大規模生產有效疫苗的可能性。 正如賽諾菲先前宣布,重組的COVID-19候選疫苗開發得到了資金的支持,並與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發展局(BARDA)進行合作。兩家公司計劃與其他政府和全球機構討論資金問題,以全球皆能受惠為優先考量。 BARDA主任Rick A. Bright博士指出,疫苗產業領導者間的策略聯盟對盡快提供冠狀病毒疫苗至關重要。使用佐劑的重組COVID-19候選疫苗開發預期可降低疫苗劑量,為更多人提供疫苗以結束傳染疾病,甚至防止未來再次爆發。 賽諾菲和葛蘭素史克(GSK)計劃在2020年下半年啟動第一期臨床試驗,如果成功,考量上市審查機制,力爭在2021年下半年完成開發所需的工作。

  • 喝茶抗新冠肺炎?嘉義長庚發現台灣茶含抗病毒成分

    2020-04-27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嘉義長庚醫院中醫科主任 吳清源 新冠肺炎(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延燒,全世界的科學家皆傾全力尋找新冠肺炎解藥,欲開發特效藥治療罹病者,或者研發疫苗遏止疫情持續擴散。而台灣中醫界也不落人後,積極自台灣本土植物尋找抗病毒藥物。 嘉義長庚醫院中醫科主任吳清源帶領研究團隊從電腦運作模式中,發現台灣茶葉含有可抑制病毒活性的「多酚羥基茶駢酚酮」結構的物質(Theaflavin),可以結合於新冠肺炎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上。 此研究結果已獲《醫學病毒雜誌》(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接受並以最快速度刊登,以提供全世界科學家參考。 吳清源表示,研究團隊發現,經由特殊萃取出來的「多酚羥基茶駢酚酮」結構的物質(Theaflavin),可以結合在控制病毒增生的重要蛋白酶(RNA依賴性RNA聚合酶)並抑制其活性,進而可能會抑制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增生。 而此蛋白酶同時也是新冠肺炎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所攻擊的主要目標。瑞德西韋之作用,是在於干擾COVID-19病毒RNA聚合酶,來阻止病毒的增生,而這次發現的「多酚羥基茶駢酚酮」結構的物質即具有類似的效果。 吳清源進一步說明,不管是哪種茶葉中皆具有此物質成分,但研究人員發現,發酵茶葉會多一些,未發酵少一些。建議有喝茶習慣的民眾,仍可保持平常保健飲用,不須刻意喝得太過量。 因此項研究發現目前僅為電腦運算結果,需要更進一步的實驗來驗證其效果,希望此研究成果能開啟更深入的醫學研究,並對疫情能有幫助。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