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擔心植牙失敗或產生後遺症,讓此系統輔助更安心!

    2020-04-20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奇美醫學中心牙醫部口腔顎面外科主治醫師 張敏德 54歲女性因牙齒疼痛至門診求醫,檢查後發現,右側上下顎之前製作的牙套,因內部嚴重蛀牙破壞,無法治療而需拔除。但因為缺牙區後方已無牙齒,無法製作傳統牙套,經過評估及討論後,患者選擇人工植牙。 收治個案的奇美醫學中心牙醫部口腔顎面外科主治醫師張敏德表示,因為病人有多顆缺牙,所以術中使用了植牙導航系統,協助定位及確認人工牙根的角度及平行度,最終得到令人滿意的效果,恢復病患的咀嚼功能。 張敏德指出,當牙齒不幸脫落或拔除時,傳統牙套製作只能修磨旁邊的牙齒,來當支柱以製作固定局部牙橋。如果不修磨破壞鄰近的牙齒,則必須植入人造的地基,即人工牙根,做為牙套的根基。 植牙,是將與人體組織能結合良好的鈦金屬牙根,以外科手術植入齒槽骨中,待人工牙根與齒槽骨緊密結合後,便具有類似牙根的功能,以支撐其上假牙的咬合力,恢復美觀及咀嚼能力。不必修磨鄰近牙齒,能保留自然齒列。 張敏德提到,人工植牙在臨床應用上已有數十年歷史。近年來,因醫學在材料及臨床應用研究上的進步,發展出成功率高可達95%以上的種植系統,但臨床上,仍不時出現植牙的各種後遺症或失敗的案例。 他進一步說明,常見的原因如下齒槽神經損傷或掉入鼻竇等,或是因植牙位置不恰當而造成後續義齒製作困難。為減少這些問題,產生了許多植牙輔助系統,例如,手術導板、數位導航系統等。 奇美醫學中心牙醫部與科技部南部科技工業園區管理處合作引進Aq Navi植牙導航系統進行驗證。該系統結合數位化導航設備、整合電腦斷層影像的術前規劃、術中即時導引定位,讓植牙的臨床醫師有更好的輔助選擇。 張敏德表示,進行驗證時完成了15顆植牙案例分析研究後,發現植體植入位置的誤差平均在0.9mm、植入角度的誤差平均在3.83゚,較傳統徒手操作植牙誤差減少許多。 能減少損傷齒列重要構造的機會和後續義齒製作困難的可能性,另外,在手術當中也不需要時常中斷手術,進行X光確認人工牙根的角度及位置,以及在多顆植牙時的平行度確認,大大縮短手術時間。對植牙區條件不理想,或是多顆缺牙欲重建之病人,是個極佳選擇。 張敏德說,使用此系統,需在術前戴上專用的口內參考板照電腦斷層以利定位,醫師利用電腦斷層給予的資訊來規劃理想的植牙定位;術中病人必須配戴定位板即可利用導航裝置,將植牙種植至規劃的位置,大幅提高手術準確率及正確性,也可避免困難案例可能的失誤。雖然須多一道程序與費用,但對成果而言十分有價值。 張敏德呼籲,植牙手術的成功與否受許多條件影響,植牙區硬組織及軟組織的狀態、病人的身體狀況、醫師的技術、後續的照護清潔等都會影響植牙的預後,植牙也不是治療缺牙的唯一辦法,請務必要與醫師做良好的溝通討論才能做出最適合的治療計畫。

  • C肝也能捐肝!!國內成功首例,C肝治癒進行活體肝臟移植

    2020-04-08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奇美醫學中心內科部部長暨胃腸肝膽科肝膽內科主任 郭行道、奇美醫學中心移植醫學科主任暨一般及消化系外科主治醫師 孫定平 45歲陳先生,因茶色尿液腹脹至門診就醫,經醫師檢查後,發現罹患了酒精性肝炎併代償不全的狀況。後因酒精性肝炎導致肝硬化而產生大量腹水及自發性細菌性腹膜炎,反覆住院治療。 由於陳先生狀況危急,卻苦等不到大愛肝,唯一的妹妹不捨哥哥受疾病之苦,自告奮勇決定捐肝給哥哥。但由於妹妹是C肝帶原者無法捐贈,因此,在主治醫師討論後,考量妹妹C肝病毒量較低,先給予2個月的C肝抗病毒藥物,待病毒檢驗為完全為陰性後,再搶時間安排活肝移植。 2個月後,妹妹回診檢驗C肝病毒確認為陰性,由奇美醫學中心移植團隊執行「C肝帶原者經治療後捐贈給完全未曾感染過C肝之親人活體換肝手術」。目前術後已將近2年,兩兄妹恢復狀況良好,雙方皆未在日後的血液檢查中發現C肝病毒的蹤跡,肝功能也都正常。 奇美醫學中心內科部部長郭行道表示,病毒性肝炎是國人健康殺手,自從治療C型肝炎的抗病毒藥物(Direct-acting antiviral agent,簡稱DAA)問世後,C型肝炎治療便勢不可擋。 他進一步解釋,以往C型肝炎帶原者之治療以干擾素為主,對於國人常見的基因第一型C肝治療效果不佳,因此,C型肝炎帶原者的大愛肝往往被捨棄不用,對於大愛捐贈極度欠缺的台灣無疑是雪上加霜。 雖然DAA藥物的問世讓C肝有了革命性的進展,以及高達95%的治癒機會,但醫界對於C肝帶原者經治療之後立即執行活肝捐贈的手術仍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因為一旦移植後,捐肝者及受肝者的安全都還需要時間的驗證。 奇美醫學中心移植醫學科主任孫定平指出,國內需要肝臟移植的病人很多,成人大部分以病毒性肝硬化為主,其次是肝癌或酒精性肝硬化導致的肝臟功能受損,幼兒則以膽道閉鎖等因素居多,但捐贈之大愛肝卻極度缺乏。 目前國內採行的方式:在大愛肝方面,是C肝捐贈者可給C肝接受者,而C肝捐贈者不可捐給未曾感染過C肝的接受者;在活肝方面,目前還未做到C肝帶原者接受過DAA治療後痊癒,立即捐贈給未曾感染C肝的親屬。 孫定平提到,因此,奇美醫學中心肝移植團隊於術前匯集各方意見,多方請教醫界學者,翻查歷史文獻,發現並無類似案例,因此,在與家屬溝通,以及和醫學倫理委員會多方討論後,成就了此次國內尚無前例的移植手術。 孫定平表示,C型肝炎的治療因抗病毒藥物DAA的出現,帶給罹病者極高的治癒率,也間接的增加了肝臟捐贈的機會,造福了更多徘徊在生死邊緣的肝衰竭病人。

  • 主動脈瓣膜年久失修恐致命!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手術為長者續命

    2020-03-13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振興醫院院長 魏崢、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 李永在、振興醫院醫療副院長 殷偉賢、振興醫院心臟血管內科主任 曹殿萍 隨著人類平均壽命的延長,因心臟主動脈瓣膜退化引起的主動脈瓣膜狹窄已成為老年人接受開心手術原因第一位,常發生在65 歲以上。根據統計,超過65歲者2%有主動脈瓣膜狹窄,超過85歲發生率更高達4%。 振興醫院院長魏崢表示,主動脈瓣膜是心臟血液通往全身的大門,隨著年齡增長,老化兼硬化的主動脈瓣膜會像年久失修不靈活的門板,在心臟收縮期無法順利打開讓血液通過,造成輸送至全身循環的血量嚴重不足。 魏崢說明,大部份主動脈瓣膜狹窄的病患早期沒有症狀,但當瓣膜嚴重狹窄時,會發生心絞痛、昏厥及心臟衰竭等症狀;一旦開始發生症狀,病人預後將急轉直下,很可能短期內就會死亡。 過去有效的治療方式,就是直接進行開心手術將主動脈瓣膜置換,可改善病人症狀,以及改善長期存活率,平均成功率約97%。然而這是個大手術,對於年紀大或合併多重器官系統疾病等不適合開心手術者,風險大幅升高。 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李永在指出,傳統心臟瓣膜手術必須進行全身麻醉,將心臟停止(使用人工心肺機),再鋸開胸骨進行手術,手術時間跟住院天數較長,對某些病人而言仍存在高風險。 另外,也有微創手術作為治療選項。但他強調,微創手術是採用內視鏡輔助及機械手臂的開心手術。雖然傷口較小,但不是低傷害性的手術,因患者需全身麻醉、讓心臟停止、使用人工心肺機,手術風險未能明顯降低。 而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手術(Trans-catheter Aortic Valve Implantation, TAVI)無須切開胸骨,而是先將組織瓣膜捲成長條狀成壓縮瓣膜支架,利用導管穿刺股動脈,送入主動脈瓣的位置後打開,取代原先病變的瓣膜,恢復正常開闔功能。而部分患者因下肢動脈嚴重阻塞,得改由其他途徑執行手術,如上肢大動脈、頸部動脈或心尖部位等。 李永在提到,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手術是在心臟跳動的情況下,將人工瓣膜釋放植入,不需要將心臟停止、不使用體外循環即可完成,大大降低手術的風險。平均手術及麻醉時間也縮短許多,術後傷口小,體力負擔輕,復原快。 振興醫院醫療副院長殷偉賢表示,雖然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手術似乎較傳統開心手術較為安全,置放瓣膜支架的治療效果也佳,但適用族群仍侷限在老年人、無法進行開心手術等高風險患者,並不建議用於所有年齡層。 年輕人仍會建議進行開心手術置換人工瓣膜,因為在肉眼直視下,能更清楚的切除所有老化及硬化的瓣膜葉片,再放置人工瓣膜;此外,發生中風、瓣膜側漏與需要永久性心臟節律器等併發症的機率會明顯下降。 他說,之所以適用族群仍侷限於高齡患者,是該手術自2010年開始使用,醫界就曾討論,因置入的瓣膜必須先被壓縮到導管內,可能造成葉片損傷,進而影響瓣膜使用年限。但國外臨床發現,瓣膜損壞機率小,使用時間甚至可達5-10年,漸進式下修適用年齡,自80歲逐步推展至65歲。 此外,如果之前置換的生物瓣膜又損壞時,需要再次進行開胸手術嗎?李永在指出,通常再次進行手術時,心臟血管已與周圍組織產生沾黏、出血,大幅增加手術難度,手術及麻醉時間也會拉長,體力消耗大,復原時間也跟著拉長。 而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可用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手術,進行「瓣中瓣」手術,將新的生物瓣膜經導管置入舊瓣膜中,術中無須停止心跳,傷口小復原快,體力消耗少,至今逾100例病患接受手術。 魏崢指出,該項技術必須結合熟悉人體解剖構造的心臟外科、導管技巧的心臟內科,再搭配心臟影像科精準測量需要的瓣膜尺寸,與麻醉科於術中立即診斷置入瓣膜的功能,以及術後照護團隊等,因此,必須交由整個心臟團隊負責。 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從2013年開始使用TAVI術,手術病例即將突破600例。有近百例是曾接受過外科換瓣再次手術者,還有約20例高危複雜案例,包括合併主動脈剝離、重度主動脈瓣閉鎖不全及心衰竭需要葉克膜輔助的急重症病人。除了主動脈瓣膜,還以該術治療過二尖瓣、三尖瓣及肺動脈瓣疾病。 振興醫院心臟血管內科主任曹殿萍提醒,當出現胸悶、心悸、喘或突然暈倒,建議尋求專科醫師檢查,透過超音波檢視心臟瓣膜是否有問題,如果一切正常,可考慮做運動心電圖,排除心臟病的可能性。

  • 搶救多發性硬化症,持續治療有賴口服藥物來相助!

    2020-02-13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臺大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 楊智超 多發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MS),是一種罕見的慢性神經系統免疫疾病。致病原因不明,但起因於免疫系統攻擊中樞神經,進而對大腦和脊髓造成影響。 臺大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楊智超表示,人體的中樞神經纖維表面覆蓋了一層具有加速傳導和保護神經纖維的「髓鞘」,而多發性硬化症病友的免疫系統會攻擊包覆在神經外的髓鞘,造成神經傳導異常及神經破壞。 而「硬化」,指的是這些髓鞘損壞區域,因為組織修復過程中產生疤痕組織而變硬。硬塊可能會有好幾個,隨著時間的進展,新的硬塊也可能出現,所以稱作「多發性」。 手腳麻、易疲倦、走不穩 都可能是多發性硬化症 楊智超指出,由於每位患者受到損害的神經系統部位不同,所產生的臨床症狀及嚴重程度也因人而異,常見的病症包括視力模糊、肢體無力、感覺異常、平衡失調、疲倦、認知功能受損等。 根據多發性硬化症協會對病友所進行的調查顯示,病人確診前曾出現的症狀依序為,平衡力受影響或走路不穩(53.9%)、感覺麻木、刺痛或灼熱(46.1%)、肢體無力或不能走動(39.5%)、視力受損(35.5%)、容易疲倦(28.9%)。 由於症狀多重且與其他疾病症狀相似,導致病人常遊走於神經科、眼科、復健科、風濕免疫科等;加上需排除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增加確診的困難度!國外研究統計,多發性硬化症病人從症狀出現到確診,平均需花24.9個月。 楊智超強調,多發性硬化症具有持續發炎及進行性神經退化的特性,且病情會持續惡化,若未及早治療 , 將導致神經細胞反覆損傷,喪失修復機制,將可能導致永久性失能。 症狀消失就沒事?未及早治療 恐致永久性失能 但多發性硬化症發病時的症狀常在1、2周後消失,爾後再復發,因此很容易被忽略,而錯失黃金治療期。加上過往用於治療的一線藥物均為注射劑型,患者恐因打針不舒服、副作用問題、藥品貯藏和便攜性等問題而中止用藥。 楊智超提醒,持續治療對於多發性硬化症病友是非常重要的,目的是為了降低復發次數、減少中樞神經新病灶之數目與體積、減緩身體失能進展速度。若害怕打針,目前也已有第一線口服藥物可供病友選擇。 不妨與主治醫師討論轉換藥物,以達到長期持續治療的目標,減緩疾病惡化。該藥物經研究證實,可減緩多發性硬化症惡化速度,包括延緩失能進展、降低復發率、減少新形成之腦部病灶。

  • 眼科精準醫療趨勢 屈光白內障術中即時測量新科技 成全擺脫眼鏡的心願

    2020-01-15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彰化秀傳醫院副院長暨眼科主治醫師 林浤裕、中壢大學眼科診所院長 林鴻源 40歲李先生,工作為鎖匠。因工作所需,常長時間借助LED強光單眼直視鎖孔構造開鎖。某日,察覺右眼出現霧茫茫一片,赴醫就診檢查,確認因水晶體混濁阻擋,直接影響視力,確診為白內障。 收治個案的彰化秀傳醫院副院長暨眼科主治醫師林浤裕表示,李先生由於水晶體中央部位混濁程度高,若使用傳統光學檢查設備,容易因水晶體混濁干擾量測的度數,造成術後恐存有度數,幸好,現在可透過「術中即時測量科技」解決此困境。 於手術中移除掉混濁的白內障後,搭配「術中即時測量科技」,能植入準確度數的人工水晶體於準確的散光軸位置、精準定位、再次驗證,使術後滿意度更為提升。李先生術後恢復良好,測量裸視為1.0且沒有殘餘散光,順利回到工作崗位。 50歲陳先生,為了找回視力,3年前接受雷射近視手術,成功擺脫戴了數十載的沉重眼鏡。過了幾年,發現看電腦螢幕越來越霧茫茫,就醫後確診為水晶體混濁阻擋導致視力0.4,確診白內障。 陳先生上網搜尋資訊發現,年紀大面臨水晶體老化混濁的問題與雷射近視手術角膜弧度改變問題無關聯,水晶體老化混濁仍須接受白內障手術,但卻可能需要再次戴回眼鏡,不禁感嘆好不容易重獲的裸視感又將被眼鏡束縛。 所幸,陳先生的主治醫師中壢大學眼科診所院長林鴻源告知,可透過新科技「術中即時測量科技」,提高測量屈光度數精準性,大幅提升術後不再需要配戴眼鏡的機率。術後,視力恢復1.0,讓他直呼重回裸視的感覺真好! ---------------------------------------------------------------------------------------------- 根據檢保署統計,白內障手術一年近20萬例,居國內三大非緊急手術之冠。林浤裕解釋,在眼球內瞳孔之後方有一透明組織稱為「水晶體」。當原本透明的水晶體變為混濁時,導致光線無法折射聚焦,而造成視力模糊不清,稱為「白內障」。 白內障嚴重時,會造成視力衰退、視力模糊、影像重疊、眩光及光暈、夜間視線不良、對顏色辨別能力降低,甚至影響日常生活或工作。高危險族群為高度近視、高齡長者、糖尿病、高血壓、家族史、長期服用類固醇或戶外活動不遮陽等。 白內障治療仍以手術為主,點眼藥水僅能暫緩病程,並無有效治療。手術方式為摘除白內障水晶體後,再植入人工水晶體。林浤裕提醒,過度成熟的白內障,會引起青光眼、葡萄膜炎,故不宜等到白內障過熟時再手術,以免發生合併症。 林浤裕指出,傳統白內障手術可植入的水晶體,有許多材質、度數、單焦或多焦等各式不同功能性可供選擇,有助於矯正術後視力恢復狀況。 許多人誤以為接受白內障手術後,除了重見光明,甚至可擺脫眼鏡,事實上,本身就有散光、高度近視、遠視、老花等問題的患者,若採用傳統白內障手術,即便用了最貴的人工水晶體,術後卻仍可能看不清楚,若視力未達標還可能需要第2次的手術,術後不滿意的人數高達6~7成。 他解釋,因為傳統白內障手術是在術前測量患者的屈光度數,但由於混濁的水晶體尚未移除,因此在量測時有可能會發生度數的落差,無法真正掌握患者的真視力;而接受過雷射近視手術,以及高度近視患者,則分別因為角膜弧度改變、眼軸長度拉長,進而導致術前測量準確性較差。 顯示「測量病患度數的精準性」,是影響白內障手術後視力清晰度的重要關鍵之一。所幸,目前有機會透過「術中即時測量科技」突破此瓶頸,手術中可即時量測患者度數,做出度數調整判斷,讓患者有機會完全擺脫眼鏡,重回裸視1.0的清晰人生。 林鴻源解釋,「術中即時測量科技」以單點無害雷射光進入眼球,經生物辨識影像引導系統測量角膜弧度、散光軸度,精準掌握患者眼睛度數,算出最適用的人工水晶體度數;術中能引導人工水晶體擺放到最佳位置,並即時串流數據,找出最佳屈光度術;植入水晶體後 再次測量驗證度數和位置精準。 林鴻源表示,採用屈光白內障手術,能進一步提高視力矯正精準性,以及屈光可預測性,減少患者術後殘餘散光的機率,幫助病患完成擺脫眼鏡的心願。而根據215名曾接受過雷射近視手術,之後採屈光白內障手術患者的研究中顯示,相對傳統術前測量,新科技的術後滿意度提升約五成。

  • 獵殺超級細菌計畫!長庚開發預測模型抓菌

    2020-01-09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諮詢專家&圖片提供/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治醫師 王信堯、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任 盧章智 圖片來源/ Freepik 全球正面臨超級細菌擴散、抗藥性日益嚴重等問題!你知道嗎,全球每年有70萬人死於抗藥性;到了2050年,每3秒就可能有1人死於抗藥性。這是因為抗生素濫用,導致具抗藥性的「超級細菌」產生,使患者面臨無藥可用窘境。 能抵抗3種以上抗生素的細菌,就稱為「超級細菌」。抗藥性極強的「超級細菌」,未來除可能面臨無藥可醫狀況外,另外更須面對的是,由於無法使用臨床的檢驗方法檢驗而出,不但加重治療困難度,錯誤用藥更增強其抗藥能力。 為突破「超級細菌」檢驗困境,林口長庚醫院與長庚大學、中央大學跨領域合作,運用AI人工智慧開發出「超級細菌預測模型」,可更快速、正確地進行微生物特性鑑定,幾秒鐘內即可完成預測,並達到80%的用藥準確性,成為對抗微生物感染的一大利器。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治醫師王信堯表示,微生物學家已經發現不少超級細菌,例如金黃色葡萄球菌、腸球菌、鮑曼不動桿菌等。其中,金黃色葡萄球菌最廣為人知,但盤尼西尼(青黴菌)的發現,使人類不再因小傷口就感染死亡。 而在抗生素濫用狀況下,卻使得金黃色葡萄球菌抗藥力不斷增強,治療愈來愈不容易。王信堯說明,通常萬古黴素已是治療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的最後藥物,但,目前已出現可對抗萬古黴素的金黃色葡萄球菌Hvisa的究極細菌。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檢驗醫學部主任盧章智表示,超級細菌對健康照護所帶來的挑戰日益嚴峻!已有本土及國際的研究指出,超級細菌的盛行率高達7.5%;世界衛生組織甚至預測,到2050年,將無合適的抗生素可治療感染症。 在這個越來越多「超級細菌」異軍突起的年代,除了關注是否有突破性的新藥可對抗外,還須檢視超級細菌是否能在第一時間被檢驗單位檢測出來!王信堯解釋,抗藥性超級細菌有時可被檢測出來,但大多數卻常躲藏在無抗藥力的菌群中,其比例甚至低到10~100萬隻細菌中才有一隻存在,使得臨床檢測出現完全無法檢測到的難關。 導致感染症病患到院後,由於無法即時偵測到體內的超級細菌,往往必須歷經多種藥物嘗試、治療失敗、嚴重併發症等過程後,才有辦法證實超級細菌的存在與種類,並對症下藥。王信堯提到,不但加重治療困難度,反覆錯誤用藥更增強其抗藥能力。 因此,林口長庚醫院於多年前就高度重視微生物檢驗的重要性,引進並臨床使用質譜儀(MALDI-TOF),廣泛用於微生物菌種的鑑定。研究團隊利用其所產生的數據,進一步使用人工智慧分析技術,成功從大數據中解讀出超級細菌可能的抗藥機制,就能成功預測超級細菌。 王信堯說,利用「超級細菌預測模型」進行微生物特性鑑定,只需要使用質譜儀資料即可,不須額外的檢驗操作,幾秒鐘即可完成預測;經過反覆驗證後,其正確率可達80%,具高精準度和高時效性;且每次操作都能產出相同結果,不會因操作人員不同而有結果差異,減少許多額外的檢驗操作及人為判讀。 目前,「超級細菌預測模型」技術已可運用於臨床微生物之檢驗,並應用在臨床實務,可以快速的檢測到臨床方法無法偵測得的超級細菌,幫助醫師提早數天得知病患是否為超級細菌感染,以進一步更準確的施用正確抗生素,治療不再多走冤枉路,更能有效降低感染惡化成敗血症,甚至死亡的憾事發生。 盧章智進一步說明,「超級細菌預測模型」的臨床使用成效顯著,除已申請專利,這項研究成果更榮獲2017年台北國際發明展金獎,並刊登於2018年10月國際微生物研究學界著名期刊「微生物研究先驅(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 目前,研發團隊也將此人工智慧發明方法廣泛運用於其他超級細菌,逐步進行各超級細菌抗藥性預測研究,希望可將此技術推廣應用至更多重要的超級細菌,以期建置一超級細菌預測平台,造福更多病患。

  • 無痛性血尿竟是膀胱癌!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提升存活率

    2020-01-06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奇美醫學中心泌尿腫瘤科主任 劉建良 70歲A先生,因為血尿就診。在使用膀胱鏡檢查時,發現膀胱有腫瘤,經由切片確診為膀胱癌。接受經尿道膀胱腫瘤切除手術後,發現腫瘤已侵犯到肌肉層,電腦斷層掃描也發現周邊脂肪組織有異,且骨盆腔淋巴結有腫大現象,臨床期別為第四期。 收治個案的奇美醫學中心泌尿腫瘤科主任劉建良建議進行化療,但患者因腎功能不佳且擔心化療副作用,僅願意接受免疫檢查點抑制治療。在6次治療之後,接受根除性膀胱切除及骨盆腔淋巴清掃,切下來的檢體僅有殘存的膀胱原位癌,目前術後恢復良好,持續門診追蹤,尚無復發跡象。 位居台灣男性癌症發生率排名第九名的膀胱癌,最常見的症狀是以肉眼可見的無痛性血尿為主,血尿多是無緣無故、斷斷續續、反覆的發生。分布年齡層以40歲以上中老年為主,男女比例約55:45。 劉建良表示,早期的膀胱癌(非肌肉侵犯型)治療方式,以經尿道膀胱腫瘤切除加上術後膀胱化學灌藥為主;局部晚期膀胱癌(肌肉侵犯型),以全身性化學治療加上放射線治療或是根除性膀胱全切除手術為主;轉移性膀胱癌(淋巴轉移、臟器轉移或是骨頭轉移),則以全身性化學治療為主。 他進一步說明,過去30年間,晚期患者一旦化學治療無效後,就無更好的治療方式了。直至2013年「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s inhibitors)問世,才為此類膀胱癌患者帶來一線生機。 劉建良指出,衛福部健保署於2019年2月21日公布,將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包含Nivolumab、Pembrolizumab、Atezolizumab等,納入治療包括黑色素瘤、非小細胞肺癌、典型何杰金氏淋巴癌、頭頸部鱗狀細胞癌、肝癌、胃癌,以及泌尿系統相關的泌尿道上皮癌、腎細胞癌等8種癌症。 並於同年4月1日起,以治療800人為目標,投入8億元經費支應。以目前市面上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自費藥費約100~300萬元不等,健保給付帶給癌友無限希望。 劉建良提到,依照目前大多數的臨床試驗結果,單獨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癌症的有效率,多半只有大約20∼30%左右,顯示多數人仍是無效的,但若是有效,效果通常極為明顯。簡單而言,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就是喚醒身體的T細胞來攻擊癌細胞,所以如果患者本身的T細胞缺乏,抑或是T細胞功能差,就會影響免疫治療對他的效果。 他觀察發現,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用於在泌尿道上皮癌(膀胱癌、腎盂癌或輸尿管癌等),經過健保申請符合治療條件的病人約有30人,其中,具有療效的病人大約佔有55%,是8種癌症裡面治療效果最好的。 劉建良就本身臨床經驗說明,該院每年診斷的泌尿道上皮癌新病患大約有200~250人,其中,晚期膀胱癌病患大約有兩成五。在目前的治療下,五年存活率僅有二至三成。他強調,現在於化療無效後,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能進一步延長存活時間6~10個月,並幫助減輕痛苦,改善生活品質。

  • 深部腦刺激手術助陣 帕金森氏症病友不抖了

    2020-01-04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雙和醫院神經內科醫師 洪千岱、雙和醫院神經外科醫師 羅偉倫 61歲張先生,從事廣告工程工作,閒暇時喜歡釣魚,生活愜意美好,卻在40歲左右檢查出罹患帕金森氏症。初期,以藥物治療就能控制病情;後期,服用多種藥物仍無法有效控制,嚴重性顫抖使他無法站立、寫字、穿衣、喝水等,更無法繼續工作,更別說他喜愛的畫畫、攝影、海釣。 雙和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洪千岱表示,在經由雙和醫院神經內外科團隊鼓勵下,張先生採用了羅莎機器人手臂(ROSA)執行帕金森氏症的「深部腦刺激手術」(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術後恢復良好,也可以寫字、穿衣等,甚至能騎車帶太太開心出遊。 帕金森氏症為成年人最常見的動作障礙疾病之一,約每1千人會有3人罹患此疾。常見的症狀為手抖、四肢僵硬及動作緩慢。隨著時間推進,病徵會日趨嚴重,病患會開始出現臉部無表情、走路步態變成小碎步,以及重心前移易跌倒等,生活品質受到極大影響。 洪千岱指出,目前帕金森氏症的首選治療為左多巴等藥物,目的是為了補充腦部黑質神經細胞死亡後缺乏的多巴胺。大多數患者初期接受藥物治療症狀均能控制良好,部分患者在藥物治療5~7年後會產生嚴重的藥物波動及異動症,使治療效果變差。 而案例中的張先生發病年齡較早,因此,到了60多歲就已嚴重退化,更需要接受「深部腦刺激手術」,透過持續電擊來緩解症狀。 雙和醫院神經外科醫師羅偉倫表示,「深部腦刺激手術」是藉由植入胸前皮下的脈衝產生器(電池),以電流刺激於植入腦部的電極(晶片),目的為改善異常的神經功能,而達到症狀的控制。 深部腦刺激手術的成功與否,取決於置放電極位置的精確度。傳統立體定位手術精準度約在2~4毫米左右,誤差大多是來自於影像扭轉,以及定位裝置刻度變化,或手術時間過長產生腦偏移等原因。手術中如有誤差,術後可能會引起臉部抽蓄、麻痺等副作用。 而張先生的手術是透過電腦自動控制的ROSA機器人手臂來進行,它能在術前術中即時規劃手術計畫;機器手臂會自動導引至計劃方位角度,大幅縮短手術時間,及將誤差降至1毫米以下,提升手術的成功率,並降低併發症機率。 羅偉倫說明,不僅如此,ROSA機器人手臂還可以在手術過程中即時電刺激,能立即確認治療效果。而且,由於植入位置精準,患者術後副作用較少,腦部刺激器的耗電量也較低。 過去,深部腦刺激手術費用動輒上百萬,現在健保已核准在特定情況下,給付深部腦刺激手術所需的電池等耗材,患者只需自費約30萬元左右,大幅降低病患的負擔,擺脫顫抖的人生。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