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重心律不整治療新利器 臺大醫院跨科聯手研發-心律不整立體定位放射線治療術

    2019-11-26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心臟內科主治醫師 林亮宇 心因性猝死是心臟血管疾病患者常見的死亡方式,患者往往在數秒鐘內倒地喪失意識,此時若不立即施予心肺復甦術並視狀況給予電擊治療,可能造成腦死現象,來不及挽回生命。 嚴重的心室心律不整是心因性猝死的主因,目前主要的治療方式為植入去顫器(ICD)。去顫器能偵測嚴重心室心律不整的發生並給予電擊治療,然而它無法抑制嚴重心室心律不整的發生。 臺大醫院心血管中心心臟內科主治醫師林亮宇表示,患者若頻繁發生嚴重心室心律不整,則可能在短時間內遭到去顫器數次甚至數十次的電擊,醫學上稱為電風暴,必須立刻介入處理,因頻繁電擊恐影響心臟功能,增加住院和死亡率。 目前,抑制嚴重心室性心律不整的方法主要是依靠藥物,如果藥物效果不佳或產生副作用,則以3D立體定位系統找到心室病灶並以心導管電燒方式去除。此侵入式微創手術成功率僅約五至八成,且有約5~10%發生併發症機會。 林亮宇進一步說明,傳統心導管電燒失敗的主因在心室肌肉有一定厚度,如果心室病灶位於心肌深處,則電燒熱能無法穿透去除病灶。部分嚴重患者就算接受過電燒手術,仍會持續發作。 而腫瘤治療使用的高能量放射線則沒有這個限制,能輕易穿透組織破壞深處病灶。因此,臺大醫院由心臟內科、影像醫學部與放射腫瘤科三科跨科合作所開發的「立體定位放射線治療術」是治療嚴重心室心律不整的新方法,又稱「光子刀」,目前已成功完成5例病患。 「立體定位放射線治療術」能精準計算投放的劑量與照射範圍,達到順形度絕佳的劑量分布,搭配影像導航系統,於治療前精準對位、治療中修正誤差,達到殲滅病灶並減少周邊正常組織損傷的目標。為無法接受傳統心導管電燒治療,或對傳統治療反應不佳的患者的治療新福音。 林亮宇指出,治療流程先由心臟內科醫師透過電生理檢查確定心律不整發生所在,再由影像醫學科李文正醫師透過心臟影像檢查找出心肌病灶,最後由放射腫瘤科陳苓諭醫師接手,標定治療範圍與劑量並投予放射治療。 放射治療過程僅需一次約15分鐘,治療過程無任何不適,無痛、無傷口且術後病人追蹤數月均無副作用。

  • 難纏RSV新解方 國衛院找到疫苗,進入臨床試驗

    2019-11-22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Darren 諮詢專家/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 周彥宏 前些日子,因知名月子中心爆出群聚感染,而鬧得沸沸揚揚的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RSV),讓該疾病對於嬰幼兒的影響廣為國人知悉。 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cal Virus, RSV)是造成嬰幼兒和老年人嚴重下呼吸道感染的主要原因,其中對嬰幼兒的威脅最為明顯。台灣每年約1,000個嬰幼兒因感染呼吸道融合病毒而住院,高達九成為兩歲以下嬰幼兒。 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研究員周彥宏表示,呼吸道融合病毒的棘手之處,在於其病程進展相當快速,只需兩三天的時間,便可能從發燒症狀發展為嚴重的呼吸窘迫,進而演變成肺炎或支氣管炎,甚至可能造成呼吸功能衰竭,有死亡風險;感染後就算痊癒,肺部也可能存有不可逆傷害,出現氣喘等後遺症。 麻煩的是,目前感染呼吸道融合病毒並沒有治療的藥物,僅能靠支持性療法,即是注射對抗F蛋白質的單株抗體(Palivizumab),利用抗體與病毒結合,使病毒無法繼續繁殖,進而防止感染,減少嚴重併發症發生。但其效用約一個月,必須固定時間注射,不管在藥物價格或時間療程上都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面對如此難纏的疾病,國家衛生研究院花了10年找到疫苗,最快3年後可上市,為治療呼吸道融合病毒之重大突破。 周彥宏研究員的研究團隊利用黏膜性載體發展帶有F蛋白質的重組腺病毒疫苗(Ad-RSV),能夠有效抑制感染肺部組織細胞的呼吸道融合病毒量,進而降低肺部組織細胞發炎及體重減輕等症狀。 周彥宏指出,在小鼠實驗中顯示,重組腺病毒疫苗可以激發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特異性之Th1細胞性免疫反應的活化,以及中和性抗體的形成,有效降低肺部組織細胞的病毒量,預防RSV感染所導致的後續所有病理現象。 研究團隊進一步分析發現,受RSV感染小鼠體內的嗜酸性淋巴球增加之發炎作用,疫苗會減輕嗜酸性淋巴球在血液裡增生,顯示重組腺病毒疫苗具有降低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感染之病理反應,。 周彥宏表示,從小鼠實驗內獲得的保護周期推算,對應於人體,推估施打兩劑,保護力或可持續20年以上。研究團隊強調,這項全球性的發現,已經取得美國及台灣專利。研究成果已於106年技轉予國內廠商,預計於今年底進入臨床人體試驗,最快3年後完成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就可上市。 未來人類呼吸道融合病毒疫苗問世之後,除了讓15歲以下小孩及65歲以上的老人做為預防接種對象,確保國人健康外,利用重組腺病毒疫苗載體也可以作為其他疫苗的發展平台,有助我國未來疫苗相關產業之發展。

  • 黑色素瘤術後輔助治療新選項--新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2019-11-20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台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 廖怡華、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任 張文震 80歲的李爺爺(化名),因為腹股溝長了顆明顯的腫塊,已經影響生活而求診。經由醫師檢查後發現,原來是李爺爺腳底的黑色素瘤作祟,往上一瞧,小腿早已佈滿如「滿天星」的黑點,且已經轉移腿部、腹股溝淋巴、肺部和脖子。 皮膚癌惡性度最高、死亡人數最多的黑色素瘤,雖然發生率不高,但因為黑色素細胞本身的基因突變機率高、轉移能力強,導致治療困難;加上患者對該疾患病識感不足,導致常太晚就醫,確診時已為晚期,治療選項非常有限。 腳底病灶難發現 就醫時多已晚期 台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廖怡華表示,黑色素瘤是一種從黑色素細胞發展而成的癌症,以「肢端小痣型」居多。病灶可能長在皮膚任何一處,好發在腳掌、腳趾或趾甲下方。 由於黑色素瘤患者多半是50、60歲以上長者,除了較難彎腰得知腳底病灶,也常誤認為只是長痣、胎記或指甲撞傷,沒有立即危險而延誤就醫,直到黑色素瘤轉移淋巴,出現腫塊才求診,而錯過早期治療機會。 廖怡華指出,根據統計,有將近4成患者初診時,即是第三期與第四期,5年存活率相較於第二期大大降低,第二期的五年存活率為98%,第3期為63%、第4期則僅剩20%。 晚期復發率高 術後輔助治療不可少 即便是接受手術治療,但晚期的復發率仍高達6成以上,平均2名患者就有1位可能會復發,且大部分患者於2~3年內就會復發。因此,針對已轉移淋巴結的第三、四期患者,表示癌細胞已擴散至身體其他部位,採用「術後輔助治療」是降低復發風險的必要手段。 什麼是癌症術後輔助治療呢?廖怡華解釋,對於腫瘤厚度太厚,以及淋巴結侵犯的高復發風險的病患,除了以手術切除可見的腫瘤外,術後需額外接受「術後輔助治療」,目的是降低腫瘤復發風險。 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任張文震表示,除了術後什麼都不做的觀察追蹤外,黑色素瘤的術後輔助治療方式,包括干擾素(INF-α)、免疫治療,以及僅適用於有BRAF基因突變患者的標靶治療。 張文震指出,而16%有BRAF基因的患者,可選擇標靶藥物放手一搏,然而剩下的84%無BRAF基因的患者,僅能選擇以介白素、干擾素為主的治療。 傳統使用干擾素為主的治療方式,雖可降低18%的復發風險,效果並不理想,且干擾素具有很大的毒性,施打後副作用強烈,許多患者難以接受標準劑量,需要降低劑量或延後施打,而影響療效。 至於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抗PD-1單株抗體無需考量BRAF基因問題,為黑色素瘤晚期患者燃起一線生機。 新的治療選項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助降低復發率  張文震說明,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抗PD-1單株抗體治療,效果優於傳統治療。張文震指出,接受新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者,可降低32%的復發風險,2年超過6成患者未復發,且副作用較少,病患不易中斷治療。 目前,新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在台灣已獲得適應症核准,可供第3、4期黑色素瘤患者作為術後輔助治療選擇。廖怡華說明,治療期約1年,需每2週施打一次,一整年療程約需200萬元。健保給付的部分,第四期患者可申請給付,第三期則需自費。 兩位醫師共同呼籲,治療黑色素瘤的決勝關鍵,在於「早期診斷、正確治療」;而治療目標則是「避免復發、延長存活期」,且讓治療不影響生活品質。面對難纏的皮膚癌症,現在已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抗PD-1可提供患者作為新的治療選擇,千萬別輕易放棄! 黑色素瘤症狀小提點:簡易ABCDE自我篩檢 A 不對稱性:病灶色素、斑點或形狀不對稱 B 邊緣:病灶邊緣不規則或不平滑 C 顏色:病灶色素分布不一致,深淺不一 D大小:病灶直徑大於0.6公分 E隆起:扁平的病灶在數週至數月內快速隆起,外觀變大或變化 黑色素瘤是什麼? 廖怡華表示,黑色素瘤的發生率與人種有關,白種人的發生率遠高於黃種人和黑人;不同人種的好發部位不同,白種人好發於日曬處,而黃種人則以四肢末端居多,尤其是手掌腳掌。發生年齡分布廣,從孩童到老年人都有可能。 東方人的黑色素瘤好發於手腳,因此對於手掌及腳掌上的黑痣要特別留心。 廖怡華說明,臨床上發現,台灣人的黑色素瘤好發於腳底,腫瘤多長在足底接觸面,足弓反而不長,推測致病原因與走路壓力和摩擦有關。而韓國研究則發現,韓國人的黑色素瘤也好發於腳底,原因則與農藥有關。 廖怡華提醒,只要身上黑痣出現上述相關症狀,就要提高警覺,盡快找皮膚專科醫師檢查,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 「去勢抗性前列腺癌」治療新策略

    2019-11-14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Darren 諮詢專家/國家衛生研究院生物技術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 王鴻俊 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前列腺癌的發生率也逐年上升。根據衛生福利部公布2018年國人十大癌症的最新資料顯示,前列腺癌死亡率往前推至第六名,同時也是男性年老後常見的癌症之一。此外,美國癌症協會公布「2018年全球癌症統計數據」指出,前列腺癌高居第三位,僅次於肺癌及乳癌,足見前列腺癌對男性健康的威脅與日俱增。 國家衛生研究院生物技術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王鴻俊表示,前列腺癌又稱作攝護腺癌,是發生於男性的癌症。 因為前列腺癌細胞的生長與轉移,受到雄性激素所控制,因此,前列腺癌的治療方式,主要為降低患者雄性激素的含量,臨床治療多採用荷爾蒙療法(hormone therapy)或去勢療法(castration therapy) ,包括睪丸切除及注射荷爾蒙針劑等治療方式。 雖然都可獲得很好的成效。然而,在患者接受一至兩年的去勢療法之後,前列腺癌細胞會逐漸演化成適應患者的身體環境,變成不再需要雄性激素就能存活,進而轉變為「去勢抗性前列腺癌」,導致去勢療法的治療效果大打折扣,癌症而再度復發。 王鴻俊解釋,因為前次治療已經去勢,使患者不再受男性賀爾蒙調控,因此,後續治療相當棘手,僅能搭配化療或服用雄性激素抑制劑來緩和病程及延長生命,但無法完全治癒,依然會復發,成為轉移型前列腺癌。這時荷爾蒙療法就變得無效,進入無藥可醫的困境。 因此,國家衛生研究院生物技術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王鴻俊與台北醫學大學龔行健院士合作,分析多種前列腺癌細胞株(包括具去勢抗性與新型雄性素抑制劑抗性之前列腺癌細胞株)以及進行動物實驗結果發現,丙酮酸激酶(PKM2)與組蛋白去甲基酶(KDM8)在前列腺癌細胞株中均有異常的過度表達現象。 王鴻俊進一步指出,前列腺癌細胞葡萄糖代謝處於高度活化的狀態,而PKM2與KDM8正是調控癌細胞葡萄糖代謝進行糖解作用(glycolysis)的調控因子,顯示抑制PKM2與KDM8為有效阻斷癌細胞進行代謝的關鍵機制。 此外,由於雄性激素抑制劑治療後產生抗藥性反應,進而影響去勢抗性前列腺癌後續的治療效果,研究團隊分析新型雄性激素抑制劑Enzalutamide在於抗藥性細胞株基因表現差異時發現,組蛋白甲基轉移酶(EZH2)在這些抗藥性細胞會過度表現。 透過抑制EZH2的表現量能夠有效抑制新型雄性激素抑制劑Enzalutamide抗藥性細胞株的生長,顯示EZH2抑制劑將來或許可與其它雄性激素抑制劑合併使用於新藥開發,更有效的治療去勢抗性前列腺癌,但預估至少仍需8到10年才能應用。 上述研究成果可望提供去勢抗性前列腺癌患者新的治療方向。研究成果已刊登於2019年腫瘤領域重要期刊《Oncogene》。 王鴻俊提醒,相對其他癌症而言,前列腺癌的病程較為緩慢而容易被輕忽。除了生活上應避免高油脂飲食、避免久坐等的生活型態,並養成規律運動習慣,才是不讓前列腺癌找上門的關鍵。

  • 憂鬱與焦慮症 可能會讓心臟病患者恢復力降低

    2019-11-07
    作者/NOW健康 編譯組 圖片設計/Kato 要從心臟病中復原可能很困難,根據1項新的研究表示,在憂鬱、焦慮和壓力之下,會讓這件事難上加難,研究刊登在《歐洲預防心臟病學雜誌》(Europe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Cardiology)。 澳洲雪梨科技大學的研究作者Angela Rao指出,焦慮會讓人對心臟病的發生感到恐懼,憂鬱和焦慮症還可能降低讓自己變健康的意願。 Angela Rao的團隊在2006年至2017年間,追蹤4,800名在雪梨2家醫院接受心臟復健的患者;其中罹患中至重度憂鬱、焦慮或壓力分別占18%、28%和13%。 研究發現,中度的憂鬱比起症狀輕微的患者,更難以恢復心臟健康,困難程度比輕度症狀的人多了13%;比沒有憂鬱症狀的民眾高出24%;同樣情況也會發生在有焦慮和壓力的患者身上。 Angela Rao表示,有憂鬱症的心臟病患者,更可能感到沮喪和絕望,他們可能會將情況放大,而降低心臟復健計畫的動力。 Angela Rao建議,醫生應該在心臟復健的開始和結束前,對患者進行憂鬱和焦慮的篩檢,以發現需要幫助的患者。 ★本文經《NOW健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 癱瘓還能站起來?脊椎癱瘓及中風偏癱治療新革命--神經繞道手術合併幹細胞治療

    2019-10-29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臺北醫學大學校友暨義大醫院杜元坤院長 圖片設計/Darren 近年來,全球各國積極投入細胞治療領域,主要應用於再生醫學及癌症免疫治療兩大層面,而過去令許多人束手無策的脊椎癱瘓,也在細胞治療的長足發展下,手術成功率大幅提高。 脊椎損傷者可能透過神經繞道手術,重拾部分生理機能。義大醫院院長杜元坤表示,未來若能透過手術合併幹細胞注射的新型療法,成功率大幅提升達70%以上,為眾多患者帶來一線曙光。 治療臂神經叢損傷、中風偏癱及脊椎癱瘓的方法,主要源自於3個基礎與12次觀念革命,經過30年的不斷改革創新,才能讓治療成功率大躍進,從僅有的10~15%,一舉提升到現在的80~90%以上,進步驚人。 基礎1 利用神經繞道手術來治療臂神經叢損傷 臂神經叢是由頸椎第5、6、7、8的頸椎神經及第1胸椎神經所組成,主要功能在於控制手、肩膀、手肘及手指頭的活動。 30年前,臂神經受傷的治療成功率僅有10~15%。這是因為當年認為臂神經叢斷了之後,只要硬接回去就行,但這些神經是被扯斷的,受傷區域範圍大,就算硬接回去,也長不過去,治療成功率當然低。 杜元坤回憶,當年他創造知名的「杜式刀法」,以神經繞道手術重建,一旦第5、6、7、8節頸椎神經斷掉,就拿病患的第11對腦神經,或是横膈膜神經、肋骨間神經,繞道跨接在第5、6、7、8節的末端神經,術後病人可以靠肩膀聳動或呼吸來恢復原本失去的上肢功能。 基礎2 顯微帶血管的神經移植手術治療脊髓損傷癱瘓 杜元坤指出,癱瘓可分高位癱瘓,及中低位癱瘓兩種,前者是頸椎損傷,會影響手跟腳的四肢行動,後者則來自於胸椎跟腰椎受傷,下半身完全喪失功能。 以前總認為脊椎和豆腐一樣,一旦損傷就難再接回去,無法有效治療。所幸,杜元坤把治療臂神經叢的神經繞道觀念用到脊椎損傷,就如同高速公路,如果其中有路段垮掉了,車子無法通過,只要繞省道或縣道,一樣可到達目的地。 因此,他針對高位頸椎受傷或四肢癱瘓病人進行神經移植,可恢復肩膀、手肘、手指頭動作,讓患者能自行吃飯、刷牙、洗臉;以及針對中低位脊椎損傷癱瘓病患,進行顯微帶血管的神經移植,術後患者下半身可以活動,甚至可以自理大小便,維持基本生活尊嚴。 基礎3 鼻腔幹細胞及exosome及miRNA的正確運用 這也是最近10年來利用幹細胞治療脊髓損傷癱瘓的主流研究,但因國際上沒有人使用帶有血管顯微神經移植手術的技術,重建的神經會缺血淍亡,加上使用幹細胞的盲點,成果不彰。 杜元坤表示,這是因為不論是從骨盆、骨髓腔或是脂肪細胞取得的間質幹細胞,其所培養出來的細胞,並不能能真正變成為神經細胞,反而很多細胞轉變成纖維母細胞,反而把神經再生之路擋住。 10年前,杜元坤透過鼻腔幹細胞培植出可促進神經細胞再生的細胞,終於突破盲點。鼻腔幹細胞可用內視鏡取得,顏面沒有傷口,且培養出來的幹細胞生存率非常高,植入脊椎後,會變成類神經細胞,進而促進神經生長。 這個目前正在進行的研究,除了進一步探討鼻腔幹細胞作用的機轉,同時也發現鼻腔幹細胞及exosome(外泌體)、miRNA(小分子核糖核酸)的正確篩檢選擇使用。 他指出,exosome及miRNA,其實只有一些對神經再生有效,另有一些反而有害。他已在實驗室成功分離幾種對神經再生特別有效的exosome及miRNA,未來可望讓神經再生醫療更上層樓,對癱瘓治療帶來希望。 杜元坤強調,臺灣通過的特定醫療技術檢查檢驗醫療儀器施行或使用管理辦法修正草案,會使台灣醫療有長足的進步,因脊椎癱瘓或中風偏癱的神經損傷患者,在非常進步的幹細胞技術下,有機會獲得重新站起的希望。

  • 流感、肺炎雙高峰將至 面對流感疫苗遲到,最佳因應方案是?

    2019-10-17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小兒部主任 黃立民 入秋後天氣瞬間轉涼,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小兒部主任黃立民示警,因上半年南半球流感疫情嚴重,預估北半球流感疫情可能提早報到,甚至可能爆發大流行。實際疫情雖有待觀察,但各界都對今年疫情戒慎恐懼。 而今年世界衛生組織流感疫苗選株公告時間延後一個月,造成全球疫苗生產及供貨延遲。衛福部疾管署宣布,公費流感疫苗將延至11月15日開打,屆時會採取分階段開打,11月15日起為國小至高中學生及醫事人員,12月8日起為65歲以上長者及學齡前幼兒,明年1月1日起則為其他公費對象。 因65歲以上長者、慢性病病友等高風險族群最快要到12月中旬之後才能陸續接種流感疫苗,面對難以預測的流感疫情以及可能的併發重症,該如何自保? 黃立民表示,前半年南半球流感大爆發中發現,流行的是A型流感中死亡病例最多的H3N2,預期今年疫情會比想像中快,加上疫苗施打後需2星期後才能發揮效果,高危險族群若傻等疫苗到貨再施打,反而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中。 他建議在等待公費流感疫苗的時候,不妨在直接先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應急。瑞典研究證實,只接種流感疫苗與僅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對於預防流感效果,前者是26%,後者為30%,保護力不相上下。 肺炎為流感最常見之併發症,研究指出,65歲以上長者,感染流感及肺炎鏈球菌肺炎之發生率較一般年輕人高出近5倍。因此,在流感爆發的冬春之際,更應該注意預防肺炎重症! 黃立民進一步說明,只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可降低近1成肺炎、超過7成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症風險;若同時接種流感及肺炎鏈球菌疫苗,則可降低37%流感、29%肺炎及44%侵襲性肺炎鏈球菌感染症風險。 面對即將來襲的流感、肺炎雙高峰,他呼籲,65歲以上長者、慢性病病友等高風險族群可優先自費接種肺炎鏈球菌疫苗來預防肺炎重症威脅,等流感疫苗正式開打後再銜接接種流感疫苗。 若從未施打過肺炎鏈球菌疫苗者,可自費接種13價結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1劑,就有終身保護力;65歲以上長者或高風險族群,建議先接種1劑13價結合型肺炎鏈球菌疫苗,一年後再施打1劑23價多醣體肺炎鏈球菌疫苗。  

  • 異膚人生現曙光!淺談異位性皮膚炎治療利器-新型生物製劑

    2019-10-15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異位性皮膚炎病友協會理事長暨臺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 朱家瑜、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 賴柏如 許多人認為異位性皮膚炎僅僅只是皮膚過敏的小症狀,有什麼大不了的!臺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朱家瑜表示,其實,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極為煩人的疾病,常導致病患與家屬的憂鬱、焦慮指數破表,因為一旦病發,根治困難,病友終其一生都需要與其對抗。 許多中重度成人異位性皮膚炎病友每天面臨的是皮膚極度搔癢、掉皮屑、流湯流膿、苔癬化等。最困擾的是,晚上睡覺時特別癢,導致睡眠嚴重不足,且常搔抓至血流滿地,嚴重影響第二天的皮膚和精神狀況,甚至無法上班、上學。 異位性皮膚炎發生原因 朱家瑜解釋,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皮膚屏障異常併免疫系統失調的慢性皮膚疾病,導致維持皮膚水分的角質層受損,進而造成皮膚乾燥及保護力變差,使得皮膚搔癢、脫屑,進一步誘發皮膚發炎反應。 或者,受到過敏原等誘發,使身體免疫系統中的訊息分子引發Th2細胞過度活化,造成IL-4及IL-13介白素同時釋放,使致敏物質可輕易進入患者體內,進而引起一連串過度發炎反應。 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體質性」的疾病,而非真正遺傳疾病。雖然統計上發現確實有家族遺傳傾向,但它的發病卻不像一般的遺傳疾病有著規律和顯著必然的關係,朱家瑜說,所以若家中孩子患有異位性皮膚炎,家長無須太過自責。 目前認為異位性皮膚炎的致敏機轉相當複雜,包括基因上具有易感性、過敏免疫功能失調、周遭環境的影響、生化代謝上的異常與皮膚障蔽功能的缺陷等因素,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才會導致異性皮膚炎的發生。 治療依據嚴重程度分為三線 異位性皮膚炎治療通常依據嚴重程度分為三線治療方針,第一線建議以保濕劑為主,維持皮膚保水度,搭配正確皮膚衛教方式,同時針對局部病灶可塗抹類固醇藥膏,如還有癢感再加上口服抗組織胺便可獲得改善;第二線則可加上局部免疫抑制藥膏、紫外線照光療法、短暫口服類固醇等治療方式;第三線則需使用口服免疫調節劑,但需定期追蹤肝腎功能和血球數量。 傳統治療雖有效但仍有進步空間,朱家瑜指出,傳統類固醇與免疫調節劑如同「大砲」,對免疫系統進行全面性壓制,治療同時也可能造成其他器官負擔,如類固醇會提高青光眼及白內障機率、免疫調節劑則會造成肝腎負擔。 而廣泛抑制發炎反應,可能造成患者免疫力降低、感染風險提高,若逕自停藥也可能面臨更嚴重的發炎反應。因此,患者常常陷入惡化→用藥→停藥→再度惡化的惡性循環中,因此,有許多異位性皮膚炎患者對於傳統治療會感到疲憊而放棄治療,或轉而採納他民俗療法與偏方。 精準治療新利器-生物製劑 所幸,治療異位性皮膚炎終於迎來一線曙光!朱家瑜表示,針對異位性皮膚炎致病機轉的新型生物製劑問世,透過精準抑制IL-4及IL-13介白素的關鍵誘發因子,可如同「導彈」般精準鎖定疾病根源,精準且有效的由根源阻斷發炎因子結合,能顯著緩解症狀改善病灶,同時大幅降低副作用產生,打破目前成人中重度異位性皮膚炎停滯不前的治療困境。 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皮膚科主治醫師賴柏如表示,依據臨床經驗,傳統治療可改善3~4成的病灶,但患者最在意的搔癢問題,仍無法有效緩解;而採納生物製劑治療者,逾半數能改善皮膚紅、腫、脫屑等病灶達7成,同時在用藥兩週後可大幅改善癢感,大大改善病友睡眠品質。 新型生物製劑目前尚無健保給付,患者須自費,適用18歲以上成人。療程為每2週進行1次皮下針劑注射,除了第一次須施打2針外,其餘只要施打1針即可,應持續治療4個月後,約一半病友的患部面積和嚴重程度改善超過7成。 賴柏如說,缺點是治療費用高,16周治療的費用約為20萬元。若經濟無法持續支持用藥,可在使用生物製劑將病情控制到一定程度後,再和醫師討論搭配其他療法。 兩位醫師共同呼籲,異位性皮膚炎的平日保養是非常重要的,除了日常塗抹保濕乳液、維持居住環境清潔、避免濕熱環境等日常照護外,也應主動與醫師討論適合的治療方式,透過積極治療,改善異膚人生。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