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心自在的家族旅遊!體貼銀髮族保健5招

    2019-06-14
    週休二日、連續假期,總是有許多家族旅遊的安排,祖孫三代同堂出遊,溫馨和樂融融。但是,家中成員有年邁的銀髮族時,總是擔心旅途中會有突發狀況發生、或是體力有限導致無法玩得盡興。其實,出門前完善的規劃,旅途中多一份貼心、關心,就能夠使家族旅遊輕鬆平安,留下美好的旅遊回憶。現在就來介紹以下的5大秘訣,更加體貼銀髮族,全家出遊更開心。 圖片來源:by photostock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1.行前的評估健康情況: 對於高齡、年長的銀髮族而言,主要會有慢性疾病、行動不便的健康考量,建議可以先諮詢專業的醫師,或是透過更專業的健康檢查,便能夠正確評估是否適合短途或長途旅遊,並且準備隨身攜帶的專用藥物,協助銀髮族的行動輔具等,都能夠促進旅途更順暢、更愉快。 圖片來源:by photostock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2.先了解旅遊地概況和安排合適的行程: 從出發至抵達旅遊目的地的交通方式,因為銀髮族體力上的限制,過多連續性的舟車勞累,過長的轉機、轉車等,都要盡量避免。另外,旅遊當地的交通、住宿的安排,也可以盡量安排舒適、簡潔,搭配較舒緩、輕鬆的行程,避免太激烈的水上活動、高山探索等,行程當中的用餐時間可以拉長,使銀髮族能適度的短暫休息、恢復體力,避免累積過多的疲憊,造成身體的負擔。 圖片來源:by photostock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3.預備當地的醫療連絡資訊和注意飲食衛生 旅遊途中,針對當地攤販或來歷不明的食物盡量避免食用,另外,未經煮熟的食物、未經煮沸的生水、泉水也要注意,才能防止發生腸道的疾病。建議挑選衛生合格的餐館、餐廳,才能吃得美味又安心。如果在旅途中臨時有症狀發生,也能運用已備妥的連絡資訊,迅速就醫,接受治療,避免延誤造成更嚴重的情況。 圖片來源:by photostock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4.調適旅遊心態,轉換原有的角度 面對家族旅遊時的行程安排,由於要兼顧銀髮族,甚至是嬰兒、孩童,所減少的刺激旅遊活動,勢必影響部分家庭成員的旅遊興致。但是,如果能夠轉換為體諒、體貼的心態,用另外新的觀點來調適,家族旅遊就能充分達到維繫家人情感,串聯美好相聚回憶的目的。 圖片來源:by stockimages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5.家人相互支援,分工照護 除了共同分享旅途中的美景、美食,另外,也能夠一同分工照護銀髮族,家庭成員間的互助合作,協調支援,更能使兼顧照護銀髮族和享受美好旅程,也能分擔照護壓力,使旅途過程更加平安、順暢,完美結束後又能再次期待下一趟新的家族旅遊。 圖片來源:by stockimages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相關文章: 〔外出安全第一!重要的10項旅遊安全提點〕>> 〔佳節出國旅遊的8個秘技〕>>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1)註明資料來源並2)附連結網址。

  • 護眼達人解析 關於老花眼3問題!

    2019-06-14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眼科主任 陳瑩山 「老花眼」,顧名思義就是老年人才會得的眼睛疾病,以往在45歲以上才會出現,事實上,因長時間使用3C產品,近距離用眼過度,導致睫狀肌提早退化,造成老花眼年輕化趨勢,平均年齡甚至不到40歲。 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眼科主任陳瑩山表示,老花眼是因為睫狀肌與水晶體隨年紀增長,逐漸喪失調節功能,當調節不足以應付近距離工作時,會出現看近時有模糊、吃力情形,導致近距離閱讀困難。 通常高度近視(600度以上)、早發性白內障及3C族,都是老花眼提早報到的高危險族群,此外,沒戴眼鏡的人也較戴眼鏡者易得老花,這是因為缺乏眼鏡保護,眼睛較容易吸收紫外線藍光,造成水晶體混濁。 陳瑩山說,老花眼是正常生理現象,也可說是人類演化史上的進化。孩子從出生至年少,需要有看近的視力才能幫助學習;青壯年時,須有看近的視力才能增強生存能力;到了老年,已有年輕人供養與保護,根本無需看近的視力。 但近代人反其道而行,到了老年退休,反而不甘無聊,看電視、打電腦、閱讀書報等,頻繁使用看近的視力,無形中,凸顯了老花眼的問題性,而成為備受討論的眼疾之一。 Q:近視可以抵消老花,近視就不會得老花嗎? A:陳瑩山表示,人類眼睛的構造生來就是要看遠方,若看遠時,遠方物體不能成像於視網膜上,稱為「屈光不正」。而屈光不正當中,影像呈現在視網膜前為近視;呈現在視網膜後則為遠視。 然而眼睛不可能只看遠方,因此想看近物時,就要靠眼睛的睫狀肌,將視網膜後的影像拉回到視網膜上,這種睫狀肌收縮能力即為調節力。通常年過40,睫狀肌的調節力會逐漸下降,導致看近的影像模糊,即為老花。 近視遠視與老花所指的是有不同的定義!近視和遠視,是指看遠時的視力狀態;而老花,則是指看近的能力。事實上,無論近視或遠視,都會在40歲後慢慢出現老花症狀。 陳瑩山解釋,而所謂「近視抵消老花」的說法,是隨著年齡增加,近視度數不會改變,但老花度數卻會增加,有可能在老花的某一年齡階段,近視的度數剛好與老花增加的度數相同。 事實上,近視仍然存在,且當老花度數逐年增加,還是會出現看近物不清楚的問題。因此,近視性老花患者,不僅需要配戴老花鏡片以減輕眼睛負擔,原本的近視眼鏡也不能丟。 Q:遠視得老花,怎樣都不甘心? A:陳瑩山指出,對比周遭人都是近視,遠視者在年輕時因擁有絕佳視力,而顯現其自信與優勢,因此,等到年紀增長時,往往無法接受自己居然因為老花眼而需要配戴眼鏡及不能適應需要眼鏡輔助視力,而忽略老花眼鏡重要性,總是非到不得以才戴上眼鏡。 事實上,若常常瞇著眼看事物,久了眼周肌肉僵硬,眼睛易感覺酸麻、乾澀,此外,易給人常眉頭深鎖,心情不佳的印象。當願意使用時,又因為習慣隨手擺放,每到欲使用時又找不著,造成情緒不佳。 陳瑩山說,建議遠視性老花者,先配戴100度的老花鏡,先適應近看書報後,再往遠處觀看,會發現看遠處影像較為模糊。但仍應調適心理接受老花眼鏡,配戴後好好感受遠近。 直至這副老花眼鏡看遠看近都清楚時,那就要接受老花眼已全然降臨的事實,接著就必須考慮全天配戴眼鏡,以減少瞇眼看世界造成的眼睛不適。最後,考慮選配兩副單焦眼鏡或一副多焦眼鏡,將遠視近視和老花好好「統一」! Q:老花只能戴眼鏡,沒有其他治療方式嗎? A:陳瑩山指出,一旦老花眼纏身,唯一的解決之道就是「配戴老花眼鏡」。目前老花眼鏡片有單焦、多焦及3C多焦(漸進式多焦)等可供選擇,請依需求選擇適合的老花眼鏡。 千萬別不服老,硬說「老花鏡愈戴愈深」,情願忍著眼睛疲勞、眼球脹痛,就是不配眼鏡;每次閱讀,都要拿得遠遠的,手部痠麻、肩膀疼痛,根本是自找罪受,得不償失! 陳瑩山呼籲,不戴老花鏡並不會延緩老化的進行,不如坦然面對老花到來,不要欲蓋彌彰,該配鏡時就配鏡。一般而言,40歲老花大約100度,50歲200度,60歲300度,60歲後度數就不再改變了。也就是說,老花是以每年10度的速度緩慢增加,非一成不變的。 而長期配戴傳統調節度數不足的老花眼鏡,不只會近距離看不清楚,也會容易產生疲倦、眼睛不適等現象,因此若一旦出現老花現象,千萬不要自行購買老花眼鏡,應該尋求醫師諮詢。 他提醒,若有視力模糊狀況時,也別一味歸罪老花,必須考慮許多眼疾都會造成視力問題,如白內障、慢性青光眼等,尋求眼科醫師正確診斷才是最佳方案。      

  • 嚼不動、吞抹落要當心 吞嚥障礙恐導致吸入性肺炎!

    2019-03-20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咀嚼吞嚥障礙醫學學會副理事長 王亭貴、中華民國語言治療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秘書長 王雪珮 吞嚥障礙是老年人最常見的問題,根據國民健康署統計,台灣65歲以上長者有21.8%於每週至少3次有進食嗆到的現象,有12.8%經過評估為吞嚥異常,即每10個高齡者可能就有1個有輕度以上之吞嚥障礙。 台灣咀嚼吞嚥障礙醫學學會副理事長王亭貴表示,年齡並不是導致吞嚥困難的原因,而是隨著年老而產生的中樞及週邊感覺運動系統退化,而面臨咀嚼、吞嚥能力漸弱,除衍生營養不良問題,也可能導致長者在喝水、進餐時因嗆咳引發吸入性肺炎,嚴重時甚至阻塞呼吸道危及性命。 吞嚥障礙初期症狀包括進食易嗆咳、吞嚥後口腔仍殘留食物、用餐中明顯流涎等,但由於症狀不明顯,往往被忽略;加上多數人對於吞嚥困難的認知度低,若無積極介入處理,可能導致長者體重下降、營養不良、嗆咳等狀況發生。 王亭貴指出,正常吞嚥共分為四個階段,許多的年長者吞嚥障礙發生在「口腔準備期」和「口腔期」。口腔準備期是透過咀嚼能力,將入口的食物變成食團;口腔期則是利用舌頭將食團往後推送,以利後續吞嚥。 而老化時常伴隨牙齒脫落、咀嚼能力退化、唾液分泌減少、喉頭軟組織鬆弛等生理現象,使得食物嚼不爛、吞抹落,造成進餐時間拉長,當物停留在口咽時間延長,更易發生食物嗆咳或卡在咽部造成阻塞等情況。 中華民國語言治療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秘書長王雪珮表示,咀嚼吞嚥困難的照護上,以「改善進食狀況」與「吞嚥復健」最為關鍵。其中,吞嚥復健不但可改進病人吞嚥進食功能,還可提升自我照顧能力,減少吸入性肺炎發生。 改善進食狀況則從改變食物的稠度與質地做起!將食物變成食團,即可幫助長者順利吞嚥,並避免嗆咳風險,建議以軟性、流質食物為主,或將既有食物切碎、絞打成泥。 必須注意進食姿勢,照護者可依患者吞嚥困難原因調整進食方式,包括選擇最佳的吞嚥姿勢、口中食物放置位置、使用適當的食物性質與食器,均有助於幫助長者攝食。 此外,年長者不妨多做由中華民國語言治療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為高齡者設計的「呷百二吞嚥健康操」,分別以「頭頸部放鬆」,減少過度用力,幫助吞嚥;「吞嚥肌肉運動」,活化咀嚼及吞嚥肌肉並減緩退化;「聲音機能運動」,增加聲帶彈性與閉合。 每天於三餐飯前10分鐘開始進行,對於容易發生吞嚥障礙高風險族群,如失智症、帕金森氏症等,也可預防或延緩被放置胃管的機會。

  • 長者留意肌少症 蛋白質及運動缺一不可

    2019-03-04
    【健康醫療網/記者黃思齊報導】不少長者隨著年紀增長改變飲食習慣,食量、食慾都有下降狀況,易造成營養不足,加上若同時患有慢性病,便會成為「肌少症」高危險群,導致失能、生活品質下降。台南市立醫院營養課課長張麗娟營養師表示,長者一定要補充足夠營養才能有長肌肉的能量,務必留意三餐攝取量,自平時生活開始防範。 優質蛋白質重要 牛奶雞蛋具豐富胺基酸 許多晚輩在照護家中長者時會因其飲食狀況擔憂,張麗娟說明,長者的飲食狀況確實會對健康產生危害,若是營養不夠,加上不愛運動,甚至伴有糖尿病、腎臟病等慢性病患者,常是肌少症高危險群,需要從飲食開始改善。 務必補充足量營養才能強化肌肉,其中最重要的營養素即為「蛋白質」;不過,過了 65 歲,吸收蛋白質能力下降,因此更要補充好的蛋白質,如:牛奶、雞蛋、瘦肉、黃豆類等,都含有增長肌肉的必需胺基酸──白胺酸,需要足量攝取。 3 餐食用掌心分量蛋白質 維持足夠營養 另外,張麗娟建議,蛋白質應平均分配於三餐,不要集中於某一餐,每餐食用自己掌心大小份量的蛋白質,方能營養足夠,具有力氣長肌肉。若是因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有飲食禁忌,或者牙齒咀嚼功能變差、味覺改變等,導致胃口差食量小,則建議兩餐中間及睡前補個小點心,例如:豆漿、豆花、牛奶、優格或一顆蛋都是不錯選擇,並每日補充 2 杯牛奶或優酪乳、優格等。 選擇個人合適運動 有效增加肌力 除了補充蛋白質營養,運動也不可缺少,需要有氧運動加上阻力運動,以每週 5 天、每次 30 分鐘、每週 150 分鐘為目標,並依照個人肌耐力程度,選擇合適運動類型。 在阻力運動部分,可簡單以裝滿水的寶特瓶當作啞鈴訓練負重,或用彈力帶運動;有氧運動方面,例如:健走、游泳等。與飲食同步增加肌力。 飲食運動雙向進行 避免肌少症危害 日常生活中就必須以飲食及運動雙向進行,方能預防自己產生肌少症危害;張麗娟提醒,肌少症可能造成生活失能、生活品質下降,甚至生活無法自理等,更可能增加死亡風險,因此平時即需維護自我健康,不僅維持生活能量,也避免家人擔憂。

  • 每早散步30分鐘 研究:助降血壓

    2019-02-27
    【健康醫療網/記者蔡岳宏外電報導】每天走路30分鐘有助降低血壓!澳洲西澳大學團隊研究發現,比起每天久坐8小時的人,早上散步30分鐘有助老人家降低血壓,如果女性每半小時就站起來走動3分鐘,效果會更顯著。然而英國保健署(NHS)專家提醒,高血壓患者運動之餘,仍應按醫囑服藥。 久坐不動有害健康 探究運動與血壓關係 根據《新科學人》報導,團隊對67名(35名女性)55歲至80歲老年人進行隨機交叉對照試驗,觀察半小時散步對每天久坐8小時的人的血壓有何影響。受試者將會隨機進行3項實驗,每次進行1天,每項試驗相隔6天,全部測驗都在實驗室內監控。 這3項試驗分別是久坐8個小時,只有上廁所才能起身;先坐1小時,然後在跑步機上走30分鐘,接著繼續坐6.5小時;先坐1小時,然後在跑步機上步行30分鐘,再坐6.5小時,但每隔半小時起來走動3分鐘。實驗前後,研究人員都會測試他們的血壓和腎上腺素,並固定所有人的飲食。 每早散步30分鐘 有助降血壓 《科學日報》報導,研究顯示,當人們久坐8小時,當天平均收縮壓為120mmHg;若早上走路半小時,血壓平均下降了3.4 mmHg;如果每半小時起來行走3分鐘,血壓平均還會額外下降1.7mmHg,總共平均下降5.1mmHg。但是額外散步只在女性才有統計意義,男性無明顯效果。 研究人員指出,這種效應在收縮壓尤其明顯,其是心臟疾病的預測指標。但他們不知道實驗結果出現性別差異的原因,推測可能是腎上腺素對運動的反應不同所致。西澳大學博士Michael Wheeler表示,研究中的運動效果幾乎等同降血壓藥的療效。 高血壓患者勿停藥 配合運動效果更佳 然而,英國保健署專家指出,該研究只能代表一小群老年人運動或久坐對血壓的影響,不一定能代表辦公室久坐的年輕上班族。另外,運動實驗只進行一天,不確定微小的血壓變化是否有長期健康益處。但專家也表示,該研究為運動對於降血壓的好處提供更多證據,已經服用降血壓藥的民眾,可以配合運動獲得更大益處。 各國心臟協會都指出,應將血壓控制在130/80 mmHg以下。英國心臟基金會專家Chris Allen強調,每日早上運動30分鐘,可以同時加強心靈和體能,不僅能控制血壓,也是開啟美好一天的好方法。 參考資料: 1. A 30-minute walk may reduce blood pressure by as much as medication. 2. Combining morning exercise with short walking breaks helps control blood pressure. 3. Morning walks and frequent breaks 'as good as drugs for blood pressure' 4. Michael J. Wheeler et al. Effect of Morning Exercise With or Without Breaks in Prolonged Sitting on Blood Pressure in Older Overweight/Obese Adults. Hypertension, 2019; DOI: 10.1161/HYPERTENSIONAHA.118.12373. 【延伸閱讀】健保給付範圍擴大 嘉惠逾80歲中風長者

  • 老人憂鬱 藥物貴在準,而非多

    2019-01-26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再過幾年就近百歲的方老先生(化名),自軍中退伍後,就全心全意的照顧罹患思覺失調症的女兒,幾十年來的辛苦似乎讓他忘了快樂是怎麼一回事,只有在每週教會聚會的時候,多多少少在信仰中得到些許心靈上的撫慰。近年來雖然已經讓女兒轉到慢性病房接受復健治療,但飽受失眠之苦的他,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除了原本的椎間盤突出、高血壓、高血脂、心臟病之外,層出不窮的身體症狀,諸如腳腫、背痠、四肢冰冷、呼吸喘等等,讓他幾乎逛遍了所有內外科,至終被建議來精神科看看。 「醫師啊,我就是腳會冷 ,但摸起來熱的,怎麼辦咧?我腳腫腫的,是不是吃藥吃太多害的啊?」方老先生話語中脫不開對身體症狀的在乎。 我靜靜的花了一些時間聽完他的抱怨,也同時評估他一日的生活作息與自我照顧能力,發現方老先生年長歸年長,依他的年紀應可稱得上是耳聰目明。只不過除了焦躁不安外,還讓我感受到他對自己、對週遭、對未來的一片灰灰濛濛。 陪他一道來的兒子補充說:「爸爸晚上睡不好,就起來吵媽媽,和媽媽鬥嘴,沒事白天還會掉眼淚。」 老人的憂鬱,與一般的憂鬱略顯不同,可能身體症狀會較多,或看起來易怒焦躁,有時也會與失智或其他認知功能的障礙合併發生。因為老人的腦功能自然較差,生理疾病又多,因此所服用的藥物也會偏多,藥物交互作用複雜,常常可能因為治療的藥物繁複,而導致腦功能的障礙。此外,長期以來與憂鬱相關的自殺事件,在老年人口仍舊是居高不下,若沒有由家人發覺或在就醫時被發現,往往最後是令人遺憾的結局。 方老先生的病程中,有些較不利的因素,如有重大精神疾病的家族史、長年需負擔照顧案女的身心壓力、具高度心血管疾病風險而可能導致腦血管障礙進而影響心智功能。但他仍然有一些保護因子,如信仰上的規律性,以及有可以陪同就醫的家屬等。 在「藥物要用的準,而非用的多」的原則下,我除了建議該如何安排一日生活作息外,也建議使用情緒調整的藥物;至於其他手邊滿滿的鎮定安眠藥,我則衛教家人如何漸進的簡化。我告訴他:「方老先生啊,你看你腳會冷,但摸起來熱的,表示神經不穩定呢。你就借我幾週的時間,我幫你整理藥物,讓你好睡些,神經穩定些,好嗎?」 治療方向對了,幾週後明顯的進步,讓家人終於放下心中大石。 在病情穩定之下,就比較有能力尋找有意義的人生。減少了疾病對方老先生的影響,他終於可以心無旁騖的去教會聚會—擁有足夠的人際支持與信仰生活,相信方老先生的晚年定能享有靈性上的喜樂平安。 

  • 流感、肺炎、皮蛇 銀髮族の冬季健康危機

    2018-11-30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小兒部主任 黃立民、衛生福利部彰化醫院急重症醫學部部長 黃伊文、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家庭醫學科主治醫師 柳朋馳、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疼痛照護中心主任 陳瑞源 台灣老年人口於今年突破14%,正式邁入高齡社會,每7個人中就有1個是老人,如何維護高齡人口的健康與生活品質,降低青壯年照顧負擔,成為社會關注焦點。 隨著年齡增加,老年人容易出現器官老化及各種疾病發生。在台灣,平均每位老人約罹患1.4種疾病,平均用藥是年輕人 5 倍以上。此外,研究顯示,免疫力在40歲後逐漸走下坡,長者免疫力不足使得疾病更易侵犯且有較高致命風險,不可不慎! 隨著天氣逐漸轉涼,各種病毒伺機而動,該如何幫助老人家防範因老化帶來的健康危機?請醫師來解答! 危機1流感 併發症機率高 隨著氣溫逐漸下降,即將邁入流感好發季節!疾病管制署表示,台灣流感季一般約於每年11月開始,至隔年農曆春節前後達到高峰。流感較一般感冒來的嚴重,可能引發嚴重併發症,包括肺炎、腦炎、心肌炎等,甚至導致死亡,不能掉以輕心。 據疾管署統計,2017年~2018年10月流感併發重症的患者85%都是50歲以上長者。此外,流感常見的併發症肺炎,去年再度蟬聯國人十大死因第3名,死亡患者幾乎(98%)也都是50歲以上的民眾。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暨台大小兒部主任黃立民表示,流感疫情難以預測,接種疫苗為目前最好的預防方式!特別是小孩、年長者以及有慢性疾病的患者是流感併發重症的高風險族群,更要特別注意。 今年自10月15日起,疾管署將公費提供600萬劑的流感疫苗做接種,為的就是讓公費對象於流感流行季來臨前獲得足夠的保護力。 危機2 肺炎 老人殺手之一 衛生福利部彰化醫院急重症醫學部部長黃伊文表示,從最新數據看來,肺炎已連兩年擠下腦血管疾病,成為國人十大死因第3位,死亡率相較10年翻倍成長,死亡人口數共計12,480人,65歲以上長者就有多達11,365名,顯示肺炎為老人殺手,年長者對肺炎需有更多危機意識。 黃伊文解釋,老年人因吞嚥功能退化、黏膜纖毛功能受損、免疫力下降和多種慢性疾病等原因,導致長者容易感染肺炎。根據研究指出,感染侵襲性肺炎鏈球菌肺炎的成人,近5成會出現呼吸衰竭。其中,各有41.7%發生敗血性休克、38.4%住進加護病房,25.5%死亡率。 黃伊文指出,肺炎是流感常見的嚴重併發症,但現今針對肺炎治療面臨三大困境,一是6成社區型肺炎病人難以確認致病感染源,第一時間精準投藥大不易,且因長者咳痰不易,透過痰液培養細菌時間也需較長,故臨床上通常是先透過經驗性投藥治療,恐降低治療效果。 二則是抗生素進入肺部濃度低,影響治療成效。治療肺炎最普遍的方法為抗生素,然而抗生素進入肺泡內的濃度相較在血液中的濃度低,需使用更高劑量抗生素治療。 此外,三是肺炎鏈球菌已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列為全球12種迫切需要新型抗生素治療的抗藥性細菌之一,且台灣研究數據亦顯示有高達7成肺炎鏈球菌對常見第一線抗生素具高抗藥性。 因使用抗生素有其侷限,臨床治療越來越難,最根本作法是預防肺炎發生。衛生福利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建議65歲以上未曾接種過肺炎鏈球菌疫苗之長者可自費接種,以獲得足夠保護力。 黃立民進一步說明,健保每年於肺炎的支出高達133億,其中67%支付於65歲以上長者,從公衛觀點來說,成人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可提供群體保護效果,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亦可透過降低肺炎住院率來減少醫療成本。 根據研究發現,相較於只接種流感疫苗,同時接種流感及肺炎鏈球菌疫苗後,肺炎死亡風險下降26%2。為此,呼籲65歲以上民眾,除了施打流感疫苗外,應主動與醫師討論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之必要性,才能達到雙重保護力。 危機3 帶狀泡疹 疼痛指數驚人 新光醫院家庭醫學科醫師柳朋馳表示,最近季節交替天氣冷熱不定,疾病容易趁勢入侵,除了常見的流感以及肺炎外,50歲以上的長者,還要特別當心皮蛇纏身。根據統計,50歲以後罹患帶狀疱疹機會大幅上升,平均發生風險為未滿50歲民眾的3.4倍。 帶狀疱疹是水痘-帶狀疱疹病毒(Varicella-Zoster virus)再次活化的表現,初次感染時會引起水痘,之後便潛伏在人體的背根神經節中伺機而動,當人體免疫力低下時會再度活化。據統計,台灣95%的50歲以上成人體內都帶有水痘帶狀疱疹病毒,可說是幾乎人人都有風險! 柳朋馳表示,帶狀疱疹與免疫力息息相關,年紀雖然是最大的風險因子,但慢性疾病患者,如糖尿病、慢性腎臟病、癌症或是自體免疫疾病患者,還有生活壓力大、過度疲倦或經歷外傷、重大手術者等,都是帶狀疱疹的高風險族群。 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疼痛照護中心主任陳瑞源說明,因為帶狀疱疹病毒會破壞神經,所以通常在出疹前期就會感到疼痛,多數人形容痛感如火燒、電擊或針刺的感覺。 研究指出,帶狀疱疹帶來的疼痛指數比生產痛還高,且據統計,少數患者在2~4週、疹子結痂後,可能會產生超過3個月甚至長達數年的帶狀疱疹後神經痛(PHN,Postherpetic Neuralgia)後遺症。 柳朋馳補充說明,此外,當患部接近眼睛時,恐會造成視力減退;於耳朵,恐會引起聽力障礙;或導致顏面神經麻痺、頭暈等稱作「雷氏症候群」的嚴重後遺症,恐造成終身遺憾。 據統計,9成帶狀疱疹後神經痛患者會產生一種「觸痛」的疼痛,患部摸不得,連被風吹都會疼痛,嚴重影響日常。陳瑞源解釋,神經痛表現因人而異,臨床治療並不容易。需用上多種藥物來治療,時常第一線的麻醉止痛藥不見得會有效果,需要用到抗癲癇的藥物或是管制類的藥物才能有效壓制疼痛,有時候甚至還得進行神經阻斷手術才能夠幫助患者舒緩疼痛。 因為難以預測何時會被皮蛇纏身,治療有多艱辛,建議預防更勝治療!除了規律作息、均衡飲食及勤於運動外,可透過接種疫苗來加強免疫力。依據台灣預防接種委員會成人預防接種建議,50歲以上長者無論有無罹患帶狀疱疹都可以依照醫囑施打帶狀疱疹疫苗,幫助降低罹患帶狀疱疹的風險。

  • 老年人跌倒原因之探討

    2018-11-09
    「跌倒」是指個體突發意外倒地的現象,跌倒可發生於任何年齡層,但以老年人客群最為常見,每年約有三分之一的65歲居家老年人發生跌倒的意外傷害事故,而其中每四十人就有一人會因而住院(大多數是因骨折合併症)。 根據流行病學的探討,65-69歲女性跌倒發生率為30%,而85歲以上者更超過百分之五十,65-69歲男性則有13%,85歲以上者則為30%;由此可知跌倒發生率隨著個體年齡的增長,而有逐年上升的趨勢;因此,跌倒的發生絕對與個體控制姿勢的能力,隨著老化而產生衰退的現象有關,其中女性人口群明顯高於男性人口群,約為1.5-2.0:1,其主要原因歸咎於老年女性本身在日常生活中的活動比較少,其肌力、平衡、反射反應以及本體感覺的認知能力較易退化甚至受損所致。 事實上,單純的跌倒不僅導致老年人肢體傷害(如骨折或軟組織損傷)所帶來行動不便的不良後果,而爾後擔心再次跌倒的無形恐懼,更會影響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上的自信以及心理障礙,倘若又自我受限活動或被照護者約束行動,不僅會加速老年人本身機體的失能,更間接增加家庭及社會成本的負擔,因此老年人跌倒的認知及其預防,已成為基層臨床醫師在老年人病患的照料中,一項必需要額外特別重視的臨床課題。 老年人跌倒的潛在性危險因子(註2) 引起老年人跌倒的原因是多層面的,在因跌倒而住院的老年人口群中,其內在個體老化原因佔45%,居家環境原因則佔39%,原因不明者則為16%,因此掌握老年人跌倒的病因,更可暸解其相應防治疾病的措施。個體一到中年,尤其步入老年期時,絕大多數中老人本身的肌細胞數量會較為減少,使得肌力大不如前。根據生理學的研究,個體由25歲開始,其肌力以每10年4%的速度遞減;而50歲以後,則以每10年10%的速度遞減。所以個體在30-80歲之間,上下肢及背部肌力的減退程度可達60%,因此使得個體在年齡增長後,會感到舉步維艱、腳抬不高、步態緩慢及不穩,而容易發生跌倒的意外(註3)。 個體老化因素 基本上,個體姿勢的穩定性取決於感覺器官、神經系統以及骨骼肌肉系統功能的相互協調機制(註4),其中有任何一個系統功能損害,則必然會導致個體行動的不穩定性,而衍生跌倒的意外。 老年人步態異常不僅受到年齡的增長的影響,亦會受到其本身潛在病變的影響,其中較為常見的包括有神經系統疾病如腦部小動脈病變所造成的隱性腔隙性腦梗塞(lacunar infarction)、老年失智症(Alzheimer's disease)、巴金森氏病(Parkinson's disease)、腦中風(stroke)、正常壓力腦積水(normal pressure hydrocephalus)(註5)、慢性硬腦膜血腫(chronic subdural hematoma)、小腦性共濟失調(cerebellar ataxia)、脊髓疾病(diseases of the spine cord)、大腦白質病變(subcortical white matter lesions)、額葉萎縮(frontal atrophy)以及周圍神經疾病(peripheral nervous disease),尤其是糖尿病的存在,甚至精神狀況如憂鬱症(depression)及其它內分泌疾病如甲狀腺功能低下性骨關節病(arthropathy of hypothyroidism)以及重症肌無力(myasthenia gravis),亦需要列入鑑別診斷的參考依據中。 再者,個體本身的視覺、聽覺、觸覺、前庭功能以及本體感覺(proprioception)等功能亦是維持個體平衡的重要因素,凡是能影響上述功能的任何因素都能使老年人的平衡或行動功能減退,而衍生跌倒的意外。老年人本身的視覺功能如視敏度減退(visual acuity decreased)、暗適應減弱(weakening of dark adaptation)、視野減縮(reduced vision-field),對比敏感性(contrast sensitivity)以及調節能力亦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減退,甚至衍生視力的異常如白內障、黃斑部退化(macular degeneration)以及青光眼,而導致老年人因視覺異常及視力不佳,障礙物認知不清而導致跌倒的意外。 有些時候,戴雙焦眼鏡(bifocal spectacle)的老年人,在行進間亦易錯看及錯估地面高度誤差,並因而失足跌倒,尤其是其在上下樓梯時較易發生。前庭功能主要是對個體由靜止至身體移動時,用以維持其立體定向(stereotactic)的功能,以協調視力來維持運動的穩定性。因此,老年人在變換體位及在不平的地面上行進的穩定性,與本體感受系統(proprioceptive system)及維持體位平衡的功能絕對有關(註6)。 有些老年人罹患耳石膜(otolithic membrane)而導致聽力障礙,或因不察長期服用某些會傷害聽神經的藥物如aminoglycosides、袢利尿劑(loop diuretic, 如lasix )、阿司匹林、quinidine以及酒精,或慢性多發性頭部外傷事件,以及眼部手術或感染等疾病,都會使得老年人平衡功能逐漸失調,而發生意外跌倒。 周圍神經的老化或再加上罹患某些慢性疾病如糖尿病、維生素B12缺乏會引起感覺功能障礙,亦會使得老年人易於跌倒。 骨骼、關節、韌帶以及肌肉結構及功能的損害,會降低個體行進間的穩定性;而頸椎退化性關節炎不僅累及頸椎關節本身,亦會使得椎間動脈血液循環受到阻礙,因而影響姿體控制的穩定性,而致使跌倒的發生。 腰椎退化性關節炎的勞損,必然亦會造成脊柱與下肢筋骨的協調性及關節不穩定,而呈現行動蹣跚的步態,其中尤以股四頭肌(quadriceps femoris)是下肢直立穩定的關鍵肌肉群。舉凡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上有經常蹲坐以及跪膝的習慣,其股四頭肌則特別發達,因而其跌倒發生率也較其他民族為低(註7)。 下肢骨骼如髖骨、膝蓋骨或踝關節一旦衍生退行性關節病變時,亦會因下肢關節的穩定性降低,而導致跌倒的發生;其中踝背伸肌(ankle dorsal extensor)及踝蹠屈肌群(ankle plantar flexor)的收縮協調功能,對於糾正身體不穩定性平衡,亦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故一旦老年人踝背屈肌無力時,亦會發生跌倒意外。 此外,足部疾病如骨刺、滑膜炎、結繭腫脹以及腳趾甲畸形或變形,亦會誘導老年人錯誤下肢本體感覺的訊息,而導致下肢肌力及張力的失衡,並誘發跌倒。 老年人由於腦血液循環的自主調節功能減退,以及頸動脈或椎動脈粥樣化硬化的衍生,因此一旦其在罹患急性病或潛在慢性病惡化時,亦較中青年人更容易發生跌倒。 「心律不整」是引起老年人跌倒的常見原因。突發的心跳加速或緩慢,會導致心輸出量以及腦組織灌注量減少,而因頭暈而導致跌倒。老年人常伴隨有不等程度的心衰竭病症,雖然其在靜息時可絲毫無症狀,而在一旦在活動時,會因一時間心輸出量不足,而引發呼吸困難以及心悸,並導致一時頭暈眼眩,站立不穩而跌倒,而主動脈瓣狹窄罹患者年人亦會引發相類似的症狀。 此外,有10-20%的老年人存有姿態性低血壓(posture hypotension),其亦是導致老年人跌倒常見原因之一。有些罹患高血壓的老年人在站立(尤其是突發性)時,血壓會驟然下降,而使個體呈現頭暈以及運動共濟失調,影響平衡能力而導致跌倒。突發性的急性心肌梗塞急症亦常引發心律不整以及低血壓的併發症,而使老年人猝然跌倒;此外,老年人在餐後亦會有血壓下降的現象(註8)。 上消化道出血所衍生的急性大量失血而衍生循環性休克,亦會導致跌倒的併後症。老年人在急性感染期,亦會以跌倒發作為早期的先兆症狀表徵。因此,跌倒是許多老年人急性疾病的一種非特異性症狀之一。 藥物是引起老年人跌倒的另一重要原因(註9)。Kerber(註10)等指出老年人跌倒的頻率與鎮靜藥物的使用有關,其中常被醫師處方的barbiturates、phenothiazines、三環類抗抑鬱藥(tricyclic antidepressant)類鎮靜劑,可使老年人發生夜間及清晨跌倒;而長效benzodiazepines可經由通過損害精神性運動功能,使老年人精神不濟而導致跌倒。長效降糖藥物亦可引起低血糖的不良副作用,而誘發跌倒(註11)。 其他不明原因的昏厥(註12)、眩暈、癲癇(convulsions)或半身不遂(hemiplegia)等都會影響機體的平衡功能的穩定性及協調性,而導致神經反射時間延長以及步態紊亂。 感染、肺炎及其他相關的呼吸道疾病、血氧量不足、貧血、脫水以及電解質不平衡均會導致機體代償能力(compensatory ability)不良,而使個體的穩定能力暫時受損。 老年人泌尿系統疾病或其他原因所伴隨的尿頻、尿急、尿失禁、夜尿(nocturnal enuresis)等症狀,因匆忙上洗手間或是引發排尿性暈厥(micturition syncope),也會增加跌倒的發生率(註13)。 居家環境因素 基本上,老年人對於環境因素的改變,不如中青年人那樣能作出及時、適時及足夠的快速反應。因此,居家環境因素在老年人跌倒的原因中,亦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根據流行病學的探討,約有三分之一的老年跌倒與環境因素有關,其中70%以上的老年人跌倒發生在家中,而10%左右發生在上下樓梯行進中,而其中以下樓梯較上樓梯更為常見(註14)。 常見的環境危險因素如家中傢俱擺設不當,行進中被途中物體(如孫兒的玩具、繩索、電線)絆倒、地面過滑的衛浴設施、光線晦暗或刺眼燈光、本身又不自量力的攜帶較重物品、穿拖鞋或不合適的鞋褲、床鋪過高或過低、坐椅過軟或過低等等,都會使老年人在不便的環境行進中,被絆倒而發生跌倒意外。 環境因素的危險性又取決於老年人本身是否有殘疾,或對環境認知是否熟悉而定。對於舉步困難的老年人,凹凸不平的地毯也是很重要的環境危險因素。對於極為衰弱的老年人而言,即使在較小的危險因素如過長褲襪或尺碼不合的鞋子,也容易發生跌跤。平常走樓梯的老年人,一旦在上下樓梯(尤其是無適當欄杆扶手的樓梯)時,尤其是在上下樓梯的最初或最後幾步,亦易發生跌倒意外。事實上,大多數老年人跌倒是發生在經常經歷而危險性相對較小的日常生活活動中,如站立、行走、穿衣、上下床椅、上廁所、做飯甚至洗澡,只有少數跌倒是發生在較具危險的活動中,如爬梯子、搬重物或參與競賽運動活動中(註15)。 老年人跌倒時所伴隨的臨床症狀及表徵 大多數老年人罹患數種以上的慢性疾病,有時因慢性疾病的惡化或衍生併發症,或突發急性疾病(如急性胃腸炎或急性上呼吸道感染)、藥物服用以及增加日常生活的活動量,而衍生跌倒的意外。基本上,在衍生跌倒前是否有無前兆症狀如頭暈、眩暈、不穩定感或心悸,對病因的診斷也是有所俾助的。 如老年人在由坐姿而突然站立時感到頭暈,應先考慮姿態性低血壓。肌無力或疼痛性骨關節病的老年人在站立時必須用力,且因產生Valsalva效應(迷走神經過度反應之故)使心輸出量及腦部血液灌注量減少,亦可出現頭暈及跌倒。 如心衰竭老年病患在起立時無頭暈,但在走起路後會出現頭暈,可能是老年人心輸出量不足,難以配合個體活動的需求。頸部活動時會誘發頭暈,亦表示椎基動脈供血不足或頸動脈狹窄症候群(carotid artery syndrome),後者在輕壓頸動脈塞時,往往會發生心動過緩的病理現象。 如頭暈與起立或行走無關,且伴隨耳鳴、聽力減退時,表示或許存有內耳病變如急性內耳迷路炎(acute labyrinthitis)、梅尼爾氏症候群(Meniere's syndrome);如伴隨一過性局限性神經系統障礙,或許有短暫性腦缺血發作(transient ischemic attack, TIA)之虞;若老年人主訴「心悸」,則應先排除快速或緩慢性心律不整之可能性。發作前既無頭暈或心悸,又無任何物體絆倒,則應想到中樞神經病變、髖關節病變、肌無力或姿勢不平衡。因肌無力跌倒者常不能自行爬站起來,而只能在原地等待旁人救援。 有時罹患憂鬱症的老年人會以酒燒愁,雖然有鎮靜效用,但個體會站立不穩而失足跌倒。原有定向力障礙及精神紊亂者,應考慮老人失智症所致的跌倒,因此類患者對環境易產生危險感,其本身糾正不平衡的能力降低以及注意力不集中,而發生跌倒(註16)。 跌倒的後遺症及併發症 根據流行病學的探討,跌倒引起軀體的損傷率為10%,其中重度軟組織損傷佔5%,其中包括有大關節積血、脫臼、扭傷以及血腫;骨折則佔5%,主要是髖骨、股骨、肱骨、腕骨、肋骨、頸骨及撓骨遠端骨折,甚至遲發性硬腦膜下血腫(註17)。此外,因絕大部份的老年人都存有骨質疏鬆症,一旦跌倒則必然會容易發生骨折,其亦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加劇上升。根據流行病學統計,80-84歲老年人一旦跌倒後其髖骨骨折發生率是60-64歲的100%。髖骨骨折後三個月的病死率為百分之二十,其死因常為長期臥床所致的肺部感染或褥瘡(bedsore)併發症。老年人跌倒病死率較無跌倒的老年人高出5倍之多,亦有研究指出跌倒後l小時仍不能站起來者,其病死率還會再高出一倍以上(註18)。 結語 由文獻報導得知,1996年超過25萬的美國老年人曾發生髖部骨折,而其所衍生的經濟損失亦超過一百億美元,罹患老人多數發生在70歲以上;而一旦老年人發生髖部骨折後,不僅其本身的生活質量會因行動不便而逐漸下降,其期望壽命(life expectancy)亦因而減少了10-15%,其中甚至有四分之一的髖部骨折老年人會在半年內,因潛在性的慢性疾病併發症的發生而死亡。 基本上,「跌倒」是臺灣地區老人事故傷害的第二大死因(註19),大多數老年人在跌倒後,不僅會造成即時性軀體傷害、功能的障礙以及心理的壓力;而有百分之五十的跌倒老人,亦會害怕在未來的將來會再次發生跌倒的恐懼,因而衍生自我活動設限的心態,其中故意逃避活動者約佔跌倒者的四分之一;由於喪失獨立活動的功能,更加重老年人健康防護上的成本負擔;因此,基層醫療醫師不僅要特別認知老年人跌倒的心理創傷,並對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所衍生的嚴重身心創傷後果亦應有所認知;而基層醫療醫師在日常醫療診治工作中,更應加強老年人對跌倒後遺症的認知,並適時給與相應的衛教,也是當務之急(註20)。 參考文獻 1.Fuller GF: Falls in the elderly. Am Fam Phys 2000; 61: 2159-2166. 2.Rubenstein LZ, Robbins AS, Schulman BL, et al: Falls and instability in the elderly. J Am Geriatr Soc 1988; 36: 266-278. 3.Hauer K, Marburger C, Oster P: Motor performance deteriorates with simultaneously performed cognitive tasks in geriatric patients. Arch Phys Med Rehabil 2002; 83: 217-223. 4.Lord SR, Ward JA, Williams P, et al: Physiologic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falls in older community-dwelling women. Am Geriatr Soc 1999; 42: 1110-1117. 5.Fisher CM: Hydrocephalus as a cause of disturbances of gait in the elderly. Neurology 1982; 32: 1358-1363. 6.Ivers RQ, Cumming RG, Mitchell P, et al: Visual impairment and falls in older adults: the Blue mountains eye study. Am Geriatr Soc 1998; 46: 58-64. 7.Runge M: Diagnosis of the risk of accidental falls in the elderly. Ther Umsch 2002; 59: 351-358. 8.Mader SL, Josephson KR, Rubenstein LZ: Low prevalence of postural hypotension among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 JAMA 1987; 258: 1511-1514. 9.Weiner DK, Hanlon JT, Studenski SA: Effects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polypharmacy on falls liability in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 Geront 1998; 44: 217- 221. 10.Kerber KA, Enrietto JA, Jacobson KM et al: Disequilibrium in older people: A prospective study Neurology 1998; 51: 574-580. 11.Maurer MS, Burcham J, Cheng H: Diabetes mellitus is associated with an increased risk of falls in elderly residents of a long term care facility. J Gerontol 2005; 60: 1157-62. 12.Kapoor WN: Syncope in older persons. J Am Geriatr Soc 1994; 42: 426-436. 13.Stewart RB, Moore MT, May FE, et al: Nocturia: a risk factor for falls in the elderly. J Am Geriatr Soc 1992; 40: 1217-1220. 14.Sieri T, Beretta G: Fall risk assessment in very old males and females living in nursing homes. Disabil Rehabil 2004; 26: 718-723. 15.Kallin K, Jensen J, Olsson LL, et al: Why the elderly fall in residential care facilities and suggested remedies. J Fam Pract 2004; 53: 41-52. 16.Tinetti ME, Speechley M, Ginter SF: Risk factors for falls among elderly persons living in the community. N Engl J Med 1988; 319: 1701-1707. 17.Geusens P, Autier P, Boonen S, et al: The relationship among history of falls, osteoporosis, and fracture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Arch Phys Med Rehabil 2002; 83: 903-906. 18.Arden NK, Nevitt MC, Lane NE, et al: Osteoarthritis and risk of falls, rates of bone loss, and osteoporotic fractures. Arthritis Rheum 1999; 42: 1378-1385. 19.林茂榮、王夷暐: 社區老人跌倒的危險因數與預防。臺灣衛志 2004; 23: 259-271. 20.梁偉成、紀煥庭、胡名霞、林茂榮: 社區老人跌倒機轉與傷害嚴重度。物理治療2005; 30: 105-115. (本文刊載於2009年第53卷第5期 台北市醫師公會會刊 2009年5月份)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