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護眼達人來解答!防堵武漢肺炎,該配戴護目鏡嗎?

    2020-03-03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眼科主任 陳瑩山 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持續延燒,網路盛傳「除了口罩,護目鏡恐是下波搶購物資」,使得護目鏡成為熱門關鍵字。一般人到底需不需要護目鏡?邀請護眼達人-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眼科主任陳瑩山來解答。 Q1: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真的會經由眼睛感染嗎? 此說法來自於《刺胳針》(The Lancet)2020年1月24日發表的統整研究,指出中國醫生王廣發回報,自己在治療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患者期間雖戴了N95口罩,卻未為眼睛配戴任何保護措施,隨後陸續出現結膜炎、發燒等症狀,並確診為武漢肺炎。因此,他認為武漢肺炎可能會透過眼角膜傳染。 而為什麼武漢肺炎會從眼睛進入感染呢?陳瑩山表示,眼部結膜位於眼瞼內,其功用是分泌黏液和淚液來潤滑眼球,平時具有防禦的功能,但卻是身體唯一裸露在外的黏膜,加上眼睛因為要觀看事物,必須經常張開,所以是病菌的重要出入口,就會有受到感染的風險。 據《香港01》報導,當年SARS期間,就有一名香港患有紅斑狼瘡的女患者在進行完眼科手術後,不到一天就出現高燒,後來證實染SARS,推測與眼睛結膜黏膜直接接觸器械,導致成為感染SARS的主因。 為何眼睛是防範新型冠狀病毒入侵的重要防線?陳瑩山進一步說明,一旦病毒沾黏在眼結膜上,就容易穿透此黏膜,進入其下的血管,因為產生局部發炎而出現充血,使眼睛出現輕微發炎,如同過敏般泛紅;病毒再隨著血液循環至全身器官組織。 他呼籲,防堵武漢肺炎、流行性感冒等傳染性疾病,除了出門戴口罩避免病從口鼻侵入外,別忘了,勤洗手、不摸眼口鼻、改戴一般眼鏡,才是預防傳染疾病的絕佳作法。 Q2:戴護目鏡真的能有效防疫嗎? 過去,大家都認為,只有透過飛沫傳染才能受到疾病感染。事實上,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黃立民在接受媒體訪問時直言,新型冠狀病毒主要是飛沫傳染,肯定可透過黏膜被感染,其中,嘴巴、鼻子、眼睛都有可能碰觸到病毒。因此,一般感染科醫生早有認知,在進行高危險診療行為時,一定會配戴護目鏡。 陳瑩山表示,借鏡當年SARS期間醫護的基本防護配備,包含N95口罩、護目鏡、防護衣,都是醫護人員對抗武漢肺炎時的自保之道。但一般民眾則無需特別準備護目鏡,只需要勤加洗手、不亂摸東摸西、不揉眼口鼻,避免病毒有藉黏膜進入人體的機會。 他提醒,不要配戴隱形眼鏡,改使用普通眼鏡或淺色太陽眼鏡,能降低病毒進入眼結膜的機率,這是因為隱形眼鏡沾附口沫不易流出,而且隱形眼鏡也沒有保護結膜的作用。眼鏡或太陽眼鏡其效果雖不若護目鏡這般全面,但仍可收到基本防護效果。陳瑩山呼籲,別忘了,每天回家後,應該馬上用清潔液或肥皂清洗眼鏡,避免將病毒帶回家。 而為了預防結膜感染,自己看診時,會配戴眼鏡和包覆式護目鏡,進行雙層保護;使用儀器與患者近距離檢查時,會在兩者間放置透明板隔開,隔絕雙方近距離接觸,保護病人也保障醫師。

  • 強烈情緒衝擊下的自傷行為 談「痛苦耐受」

    2020-02-29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責任編輯/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三十多歲的少婦蘇小姐(化名),在我值班的那一天,在急診和她見了第一次面。短髮消瘦的她,窩在病床上更顯得瘦弱無助。急診醫師在她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傷口上,謹慎的縫完了當晚最深的那一道。 她的妹妹在一旁陪伴,我稍微簡單的自我介紹後,看著她手腕上深淺不一的傷口,「手還痛嗎?」我問。 「沒什麼。」她搖搖頭,似乎不想多說什麼。 對於有自我傷害而至急診的病人,急診醫師會照會精神科醫師進行評估,以確保其 生命安全或處理潛藏可能的精神心理議題。有的人可以接受精神醫療的協助,有的人卻是對此有所成見,單聽到找精神科醫師就特別反感。 「很多人跟妳有類似的狀況,被家人帶來急診。她們通常都有一堆苦,但不知道怎麼說。妳呢?」我試著猜測她的心思。 「嗯?」她眼神微微的瞥過來。 「沒人願意常來急診;如果妳願意,我們可以聊聊,看看以後怎麼可以避免發生類似的事。」 蘇小姐於是慢慢和我提到,先生在外花天酒地,孩子也不顧;也提到自己長期的自卑,無法承受與人忽遠忽近的人際距離;有時一種情緒突然從胸口掉下去的感覺,完全無法面對那種壓倒性情緒的襲擊,而當自己感到被人拋棄時,特別難以承受。 其實,蘇小姐有著長期情緒不穩定的人格特質,臨床治療上也特別的棘手。此類病人,時常在與醫療人員間的互動中,重現自己生活中的人際困境,使得醫療人員也可能對其產生反感;因著感受到治療關係的緊張,進而在他們的就醫經驗中,時常充滿著無力與矛盾。 長遠來看,這類病人有著不甚完整的自我發展,自我概念與人際邊界常常模糊不清,而伴隨而至的強烈情緒衝擊,往往讓病人選擇以自我傷害的模式因應,有的人藉此確認自己的存在,有的人透過此法轉移情緒上的痛苦,然而不管什麼原因,都可能讓自己落入自責無助與自我混淆的惡性循環中。而增加「痛苦耐受」的能力,是眾多處理方式的一種。 在後續門診的追蹤裡,我們除了嘗試建立合宜的治療關係,也把部分治療重心放在提升「痛苦耐受」的能力。漸漸地,蘇小姐比較能夠覺察情緒的出現,也比較能在情緒強烈到迫使自己傷害自己之前,轉移注意力到其他事物或身體感覺上,因此也獲得了一些自主控制的感受。 治療有很多層次,深層的議題需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下去探索,否則可能只是在傷口與縫線間徘徊,終究無法處理更核心的面向。我不確定在治療上要陪伴蘇小姐多久,但安排適當治療的優先順序與標的,就有可能讓她在自我探索的路上向前邁進。 ★本文經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授權刊登 ★ 本文章內容係為作者專業論述或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也歡迎隨時分享您的意見! 

  • 吃對血壓自然降! 16種天然降壓食材隨時都能吃到

    2020-02-28
    很多人一旦被醫師確診為高血壓時,雖然符合臨床用藥的條件,但常會不願意吃藥,而認為血壓值只超過一點點,希望藉由自身的努力,便可以把血壓降到高血壓前期的數值。 作者/常春月刊 編輯部 圖片設計/Darren 雙和醫院心臟內科主治醫師賴志泓表示,在進入高血壓之前,有些患者的血壓值已經超出標準值以上,雖然還不算高血壓一族,但已被視為即將進入高血壓的邊界值,也就是高血壓前期。 高血壓前期的警示意味相當濃厚,就像在提醒患者,若不好好控制血壓,日後極有可能轉變為高血壓患者,因此,屬於這個階段的人,必須要提高警覺,先從調整飲食習慣來著手。 簡單來說,降血壓的飲食守則,就是比一般飲食攝取更多的蔬果類食物,同時,如富含鉀、鈣、鎂的食物,更具有控制血壓的效果,可以適量攝取。 其實在天然食物中,有一些食物已通過研究證實具降血壓的效果,但要注意這些食物雖然經過研究證明可降血壓,但仍有因人而異的狀況發生。千萬不可因為這些食物可以幫助降血壓,就過量食用每天都吃,或單吃某類食物而不吃其他種類的食物,仍應注意營養均衡。 另外,天然食物只是輔助降血壓而已,並沒有治療效果,如果病情嚴重到需要服用藥物時,仍須遵照醫師指示服藥。要注意的是,有些天然食物與降壓藥物可能有加乘作用,若已經在服藥的患者,最好視個別服藥狀況,諮詢醫師或是營養師,才是正確的作法。 1、芹菜:芹菜中的化合物,可使血管平滑肌舒張,具有使血壓下降的作用。但正在服用降血壓藥物的患者,應諮詢醫師的意見,再決定是否食用芹菜,以免與藥物發生交互作用。 2、蕈類(香菇、黑木耳):所有蕈類的降血壓效果都不錯,如香菇、黑木耳、蘑菇等,因富含硒和膳食纖維,經常攝取,可降低血壓、降膽固醇、防止血管硬化,還能提高免疫力。 3、海帶:海帶是碘、硒的重要來源,其中富含的膳食纖維,可幫助降低膽固醇,還可預防高血壓及心血管疾病。 4、薯類:如白薯、紅薯、山藥和馬鈴薯等薯類食物,含豐富的醣類、維生素B6、維生素C、膳食纖維、鉀等元素,有增強免疫力、預防癌症及心臟病等功能。 5、洋蔥:含有前列腺素A,可舒張血管、降低血壓,使血壓穩定。 6、大蒜:含多種硫化合物,具強烈抗氧化作用,可減少自由基形成,有效減少壞的膽固醇(LDL)含量,還可降低血壓及預防血栓形成。 7、番茄:含豐富的鉀,有助於降血壓,番茄生吃,鉀可以釋出較多;但烹煮的熟番茄則有助茄紅素釋出,也對身體有益,各有好處。要注意市售番茄汁和番茄醬雖然方便食用,但有些產品含有大量的鈉,反而會使血壓上升。此外,因番茄含鉀量高,若有心律不整、腎臟疾病者,應請教醫師並限量食用。 8、蘋果:含醣類、蘋果酸、膳食纖維、維生素C、鉀等,可控制血壓。 9、胡蘿蔔:含大量β胡蘿蔔素、維生素B群、菸鹼酸、膳食纖維等成分,對眼睛疲勞、乾燥、皮膚皺裂等維生素缺乏症有效,也可降低血壓。水煮或油炒過的胡蘿蔔素吸收率會比生吃來得好。 10、香蕉:含豐富的鉀,可平衡人體內多餘的鈉,同時具防止血壓上升與肌肉痙攣的效果。 11、全榖類:美國農業部營養研究中心發現,含有豐富水溶性纖維與不可溶性纖維的食物,可降3~7mmHg血壓。 12、茶:研究發現,茶葉中含有茶單寧、維生素A、B2、C及磷、鞣質,能恢復和保持血管抵抗力,與降血壓食物及中藥配製飲用,可防治高血壓。 13、黑巧克力:最新的研究發現,黑巧克力內含的可可多酚、可可內的植物化合物黃烷醇均有助於降血壓。國際性的研究則建議,每天食用兩方塊的黑巧克力,就有降低血壓的效果。 14、菠菜:含有的蛋白質、纖維素、蔗糖、葡萄糖、果糖和維生素B、C、D、K,還含有豐富的鎂跟鉀,皆有助防治高血壓及糖尿病。 15、綠豆:屬於利尿食物,高血壓患者若攝取過量鹽分,血液的水含量增高,令血管脹大及血壓升高,吃綠豆可助排水及排走鹽分,降低血管壁壓力,令血壓稍降。 16、瓜果類:如西瓜、木瓜等,具有利尿作用,可輔助降血壓。 ★本文經《常春月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 面對武漢肺炎出現疑似社區感染,如何走出焦慮情緒?

    2020-02-26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諮商心理師全聯會媒體與公關委員會委員暨彰化縣諮商心理師公會理事 陳劭旻 自台灣發生第一起武漢肺炎死亡案例後,在案例所在地的中部地區引起一番騷動。網路上大量流傳患者生前去過的地點,使得接收到相關資訊的民眾因此陷入恐慌。 諮商心理師全聯會媒體與公關委員會委員暨彰化縣諮商心理師公會理事陳劭旻指出,因病毒看不到也摸不到,使疾病傳染帶有很高的不可預期性。當事情無法在控制中,人就會產生焦慮和無力感。在這樣的狀況下,民眾人會盡所有力氣企圖讓事情「恢復到可控制的範圍」,才會感覺比較安心。 相對於病毒的不可視,購買口罩防疫似乎較容易掌握,因此,讓排隊購買口罩這件事成為許多人恢復掌控感的對策,但卻因為醫療用口罩供貨不及,加上已受到政府管制,不若疫情前好入手而更加深挫折感。另外,許多人為了減少未知的感受,希望透過理解事態而蒐集大量資料,但結果往往是接觸過多危言聳聽的謠言,而更加深了自己的不安。 陳劭旻提到,兩個原因相加就變成惡性循環,越看越緊張、越想買口罩,越買不到又越看,越看又越想買,使得許多長輩因此陷入在焦慮的情緒中,反而影響作息與健康。 如果希望自己或長輩在防疫期間,面對可能的社區感染出現,而有較佳的身心感受適應,可以試著這樣做。 1.減少訊息的過度接觸 陳劭旻表示,無論訊息的正確與否,人的大腦都會需要花力氣才能消化,當大腦開始疲累時,無法消化的資訊只會讓人感覺腦袋要爆掉了,更加降低控制感。因此適度的關掉電視絕對不是逃避現實,而是給自己一些時間休息,回來處理真正關鍵與有意義的資訊。 2.將精力放在建設性的舉動上 適度遠離資訊後,讓自己能將注意力放在其他活動上,諸如打掃環境、與親友連結等。陳劭旻說,不僅可以讓人從疫情中轉移注意力,而且藉由生活中人際互動與工作勞動的累積,也能重新在生活中感受到控制感,降低面對不確定感的焦慮。 3.維持正常生活作息 當人的生活作息有辦法正常維持,精神與身體才比較能維持在健康的狀態,才會有力氣來面對持續而來的壓力。陳劭旻提醒,特別是在防疫關鍵期,即使身體健康都會想東想西,萬一生病了只會更加憂慮病情。人在情緒壓力大的狀況下,更加不利於康復。要是身體遲遲未能痊癒,病情拖延下壓力勢必又會更大,不斷產生惡性循環。因此,越在這樣的時刻,維持正常的作息更加重要。 陳劭旻呼籲,民眾應學習如何讓自己即使處於一定程度的壓力之中還是可以正常生活,即使會因此不舒服,仍然能容忍自己有一定的焦慮存在。建議將相關健康知識傳遞給身邊周遭的長輩親友,讓所有人都能在這場長期戰役裡好好照顧自己,面對疾病挑戰。 如果注意到自己或長輩因過度焦慮,而難以維持正常生活時,可以尋求相關心理健康資源協助,讓自己的心情可以有好的適應。

  • SARS所上的一堂課可作為2019新型冠病毒防治策略之指引--醫護人員精神及心理層面的探討

    2020-02-18
    作者/振興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 蘇東平 責任編輯/黃慧玫 圖片設計/Anita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即武漢病毒)快速蔓延,全中國幾乎淪陷。病毒亦傳播至全球,包括台灣、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美國、法國、義大利、澳洲等。 至目前為止確診者高達七萬人以上,死亡病例亦達1,868例。而台灣確診人數已累計至22例,更有多人因有旅遊史或接觸史,需居家自主隔離。幸好台灣政府由2003年SARS爆發所學到之經驗,至目前為止,疫情控制得當,尚未出現社區感染。 2019年新冠病毒的爆發,產生了不僅中國,甚至全世界的焦慮潮 (Anxiety Wave)。雖然制定了種種防疫措施,來對抗2019- nCOV之散佈,然而對於病患及其健康照顧者醫護同仁之精神心理健康的照護,卻如一片沙漠。 本人願意將2003 SARS爆發時,針對醫護照顧者(Care-giver)之精神心理狀態的觀察及研究與大家分享,並期提供醫療上層在面臨此生物災難(Bio-disaster) 時之重要參考及建議必要時針對心理創傷者進行介入性之精神醫療。 SARS對醫護人員的衝擊 2003年3月,SARS侵襲台灣,導致1萬3000人遭到隔離、356人受到感染,其中73人死亡。當時台灣民眾聞之色變,經過各界的努力之後,疫情才在7月初獲得控制。 受到SARS疫病影響最大的首推醫療護理人員,他們除了身體上可能受到感染的威脅之外,在心理精神層面也會出現災難後經常見到的精神疾病,包括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重度憂鬱症、恐慌、害怕以及失眠症。 我們以某醫院的醫護人員為研究對象,將接觸SARS的程度定義為不同劑量,以劑量效應(Dose-Response)的方式來探討其身心問題,劑量最低的是被隔離的醫護人員,中度劑量的是直接照顧SARS病患者,重度劑量的則是罹患SARS的醫護人員。我們追蹤了107位劑量最低的醫護人員,並發現有5~17%的人在SARS流行被隔離時發生了精神症狀,其中以失眠、恐慌症、憂鬱、焦慮症狀以及PTSD為主;在SARS過後的第三個月,發生率下降一半;六個月時,幾乎完全消失,僅有一位有憂鬱症,少數幾位仍有較輕微的恐慌、焦慮症狀及失眠。在SARS盛行期間,這些被隔離者很擔心他們的親人也會遭到感染,在工作、社交與家庭上的互動關係上,受到中等程度的干擾。然而研究也發現,家庭的支持提供了保護因子,可以降低受隔離者的身心壓力。特別的是,在SARS後的六個月,我們發現這107位被隔離者的身心狀態,比對照組的122位醫護人員來得健康,顯示小劑量的壓力,可能使心理、精神相對增強。 第二個研究是在SARS盛行時,針對在SARS病房(分為一般病房與ICU重症病房)直接照顧病患的70位醫護人員,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身心狀態評估。同時以非SARS病房(亦分為一般病房與ICU重症病房)的32位醫護人員做為對照組。結果發現,SARS病房的憂鬱症發生率,比非SARS病房高出13倍,而失眠的發生率則高出4倍。此外,在SARS病房與非SARS的一般病房,具PTSD症狀者平均為29.7%,而在非SARS的ICU病房工作者卻僅有11.8%,表示後者在SARS盛行時,極少有機會被調至SARS病房工作,因而害怕、恐懼、噩夢及驚嚇等PTSD症狀相對減少。進一步的觀察發現,SARS病房的醫護人員在工作一個月之後,對SARS的知識和經驗逐漸增加,其情緒、失眠及對SARS的負面感受也隨之降低,在心理層面上漸漸適應,血液中的壓力激素「皮質醇」(cortisol)濃度也在一個月後逐漸恢復正常。 顯然在疫病流行時,有組織的工作環境和條理分明的照護步驟是避免感染、增加安全保護的最佳良方。此外,直接與SARS病患接觸的照護者,應該盡量降低其危險因子,例如避免讓有精神疾病史、年紀較輕以及對SARS持有負面感受的工作同仁參與。無可諱言的是,正向、樂觀的對應態度,和社會與家庭的強力支持,可以增強醫護照顧者對抗急性壓力的侵襲。 第三個研究是針對22位在照顧SARS病患時受到感染的倖存者,進行一年半及四年半的追蹤研究,內容包括精神症狀、認知功能、壓力激素及腦造影(腦神經細胞活動的測量)。結果發現,在SARS盛行時,2/3以上的個案都得到急性PTSD及重度憂鬱症;一年半之後降低至1/3左右;四年半後僅3~4位仍有輕微的殘餘症狀。而原本在SARS盛行時發生的害怕及恐慌症狀,於一年半及四年半追蹤時均已消失,然而少數個案的精神症狀卻變得十分脆弱,對媒體的災難報導十分敏感,導致症狀復發,有兩位個案甚至出現短暫的躁鬱症。而認知功能的測驗則發現,患者的語言記憶在四年半後仍較對照組差。在壓力系統的挑戰試驗亦顯示,罹患SARS的醫護人員在注射皮質醇挑戰試驗後,相較於對照組,有功能失調的現象,而且其左側海馬迴的神經細胞活動力也比對照組低。這些結果更進一步證實,罹患SARS的病患長期處於低氧狀態、使用大量類固醇以及精神嚴重創傷的聯合效應,在四年半後,腦部的海馬迴及杏仁體仍有殘留損傷,這種腦神經的脆弱禁不起生活壓力衝擊,容易導致精神症狀再度發作。然而,他們的生活機能、人際關係以及生活品質,在四年半後大致均已恢復正常。 「針對2019新冠病毒爆發的快速及時精神健康之照護是急需的」,這是中國澳門大學的Yu-Tao Xiang及其同仁所發表於The Lancet Psychiatry 2020年的一段話,且有下列之建議: 1. 政府上層醫療官員應定期清楚地將2019-nCOV之最新正確的訊息,公告給醫療工作者和病患及其家屬,以降低其害怕及不確定感。 2. 精神醫療之工作者應定期篩檢疑似和確診之個案及其健康照顧者是否有憂鬱、焦慮和自殺傾向。 3. 在區域及國家層級上應建立精神健康之多重團隊,包括精神科醫師、護理、臨床心理和其他工作者,並提供給病患和其照顧者精神醫療的支持。 4. 可利用電子設備提供感染病患及其家屬和大眾之心理諮詢,以期利用此溝通管道,鼓勵病患和家屬聯繫,以下降其隔離感。 在任何生物災難發生時,人們心理的害怕、不確定性和被汙名化,是十分普遍的,從過去嚴重暴發的新型病毒肺炎及病毒流病對心理社會的衝擊所得到之經驗中, 發展精神醫療的特色包括評估、支持、治療和服務是在此2019-nCOV的疫情中主要且必須的目標。 ★本文經 振興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 蘇東平 授權刊登 ★ 本文章內容係為作者專業論述或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也歡迎隨時分享您的意見!

  • 【防疫懶人包】藥師超詳細解析!酒精、漂白水、次氯酸水居家消毒使用大全

    2020-02-12
    文/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圖片來源:flaticon / freepik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升溫,除了戴口罩、勤洗手對抗病毒,許多人也開始使用酒精、漂白水、次氯酸水等消毒用品做居家清潔,但是這些消毒水適合使用在什麼地方?又該如何調配?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今天便邀請特聘藥師Ruth,為大家解析居家消毒的正確方法! (一) 75%酒精消毒效果最好,適合小面積擦拭 Ruth藥師表示,75%酒精對於消滅「有外套膜」的冠狀病毒是有效的,它可破壞冠狀病毒外層的蛋白質結構,使其失去活性達到消滅病毒的效果,若民眾買不到75%濃度的酒精,可以將4杯95%酒精加1杯煮沸後的冷開水稀釋調配,並倒入噴瓶中保存,使用時禁止吸菸、遠離火源。 【酒精消毒方式】 (1)建議可先將酒精噴灑於紙巾或纖維布上,再小面積擦拭家中門把、常用電燈按鈕、手機螢幕、書桌、電腦鍵盤、滑鼠等地方。 (2)在不方便用肥皂洗手的地方,可將酒精噴灑於手上搓揉20-30秒,做為乾洗手之用,噴完之後再以濕紙巾擦拭,以擦掉殘留的細菌或病毒屍體。由於酒精揮發時會帶走肌膚水份,乾洗手後可搭配護手霜或乳液加強保濕。 (二)稀釋後漂白水可殺菌抗病毒,適合大面積環境消毒 一般市售漂白水的次氯酸鈉濃度約落在5%到6%(商品背面會標註濃度百分比),稀釋50-100倍濃度後就能同時殺菌與消滅病毒,由於漂白水具有強鹼性,會刺激人體黏膜、皮膚和呼吸道,因此只適合用做大面積環境消毒。 Ruth藥師建議,若是要用來清潔家中地板、櫥櫃、廚房等地方,可稀釋至100倍的濃度(約500ppm),例如:100ml漂白水(約1瓶養樂多容量)稀釋到10公升裝的水桶中(約8個寶特瓶的容量)、在掃地機器人的拖地水箱中滴1-2滴漂白水;若是要清潔浴室、馬桶等比較髒的區域,可稀釋至50倍的濃度(約1000ppm),例如:200ml漂白水(約2瓶養樂多容量)稀釋到10公升裝的水桶中(約8個寶特瓶的容量)。 若不知道漂白水的次氯酸鈉濃度,也可以按照產品瓶身背面的使用建議,依比例調配出適合的漂白水濃度。 【漂白水消毒方式】 (1)「穿」:消毒前穿上圍裙、戴上口罩和手套,以保護雙手及避免呼吸道受到刺激。 (2)「稀」:將漂白水稀釋至所需濃度。 (3)「擦」:將拖把、抹布或舊牙刷沾漂白水,以擦拭方式擦地板、桌椅、櫥櫃、小朋友玩具、洗手台、水龍頭、馬桶等區域,若是用噴灑方式清潔則無效。 (4)「停」:擦拭後,靜置五至十分鐘,等漂白水發揮殺菌功效。 (5)「沖」:再以清水沖洗或擦拭剛才清潔的區域。 (6)「棄」:用過的漂白水需要大量稀釋至少100倍後,才能倒入廚房汙水道或戶外水溝,比較不會汙染水源,或是將之靜置一天氧化後再倒掉。 【使用漂白水注意事項】 (1)漂白水除加水稀釋外,絕不可以參雜肥皂、清潔劑、藥劑、香料等,否則可能會產生強烈氧化作用,散發出毒性物質。 (2)漂白水若不小心碰觸到眼睛,要用大量清水連續沖洗十五分鐘,如果碰到皮膚,要立刻用清水沖到覺得乾淨為止。 (3)漂白水用冷水稀釋,不要用熱水稀釋。 (4)不適合用稀釋漂白水消毒的絨毛玩具,可透過一般清洗方式,拿到戶外曝曬陽光,利用紫外線殺死病毒。 (三)次氯酸水主要用於環境清潔 根據衛服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的最新說明,目前市面上的次氯酸水主要用於環境清潔,要避免使用在人體。此外,由於次氯酸水穩定性差,遇光容易分解,存放時要保存在不透光容器,且應放置兒童接觸不到的地方,以免誤食風險。 另外,皮膚科邱品齊醫師也表示,次氯酸水產品如果有二級醫療器材證號,才能宣稱用在皮膚或傷口進行消毒,若只取得一級醫療器材證號,就只能用在器械消毒使用,若要做為一般化妝品肌膚清潔用途,可以偶爾用在皮膚沖洗,但不能宣稱有消毒功效,且皮膚長期接觸次氯酸水可能會使皮膚乾燥或產生皮膚炎。 最後,Ruth藥師叮嚀,家中門把、常用電燈按鈕、手機螢幕等小面積區域,最好每天消毒一次,地板、浴室、家具等大面積之處,每1至2週至少清潔一次即可,再搭配勤洗手、封閉擁擠環境下戴口罩,就能保護自己、降低被病菌入侵的風險。 ※編按:關於次氯酸水的使用方式,本文已依據食藥署最新公告與皮膚科醫師的建議補充修正,造成不便還請見諒。

  • 翻轉糖尿病,家人陪伴是關鍵!

    2020-02-07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理事長 黃建寧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衛教學會最新年鑑指出,2014年統計全台共有218萬名糖友,75歲以上的長者,每2人就有1名糖尿病患者,而20歲以下糖尿病罹患人數在7年內大增將近45%,可見糖尿病已非老年人專屬疾病。 而糖尿病不只疾病本身對健康造成危害,恐也引發多種併發症! 逾六成糖友死於心血管疾病,是糖尿病患者主要併發症及死因。根據研究,糖友罹患心血管疾病風險較一般人高2至4倍,一旦引發心血管併發症,如中風、心肌梗塞或心衰竭,恐怕減少預期壽命多達11年。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威脅為腎臟病變。台灣糖尿病人口中慢性腎臟病的盛行率約為15% ,進而引起蛋白尿、腎衰竭、尿毒等問題,嚴重時甚至可能洗腎。統計也指出,四成末期腎臟疾病患者是肇因於糖尿病。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理事長黃建寧表示,顯示糖尿病只是控糖是不夠的,預防糖尿病心、腎併發症風險更需重視,若不注意,不僅影響生活品質,嚴重甚至可能致命。 因此,在相關指標的控制上,包含糖化血色素應控制在7%以下、血壓一般建議應低於140/90mmHg、低密度膽固醇低於100mg/dL;也要關注腎臟情形,合併有腎病變患者血壓應低於130/80mmHg。 根據2018國際糖尿病聯盟大會發表的「台灣糖尿病登錄計畫」報告指出,HbA1C達標率僅37%,意味有超過6成,約120萬名糖友尚未成功控糖,而美國早在2003年HbA1C達標率就已超過50%。 黃建寧指出,家庭與朋友的支持力量是翻轉糖尿病發生或惡化的重要關鍵。2019聯合國世界糖尿病日就呼籲,應積極利用「家庭」能量發揮糖尿病防治力,協助及早發現潛在疾病危機或危險併發症徵兆。 他提醒,家庭成員除了協助家人監測及記錄數據、檢查用藥情形外,以正向態度面對疾病,並從照護過程中提醒自身及早做好健康管理,預防疾病產生;糖友自身也應好好控制血糖,並注意心腎病變,才能遠離疾病威脅。

  • 肺阻塞用藥3障礙 醫提解決方案

    2020-01-20
    報導/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諮詢專家/台灣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理事暨臺大醫院內科部教授 王鶴健、台灣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公共事務召集人暨宜蘭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 邱國欽、臺大醫院內科部胸腔科主治醫師 古世基 圖片出處/PhotoAC 慢性下呼吸道疾病位居國人十大死因第七位,每年死亡人數超過6,000人,其中,肺阻塞就佔了超過八成,致死人數比例僅次於肺癌。急性惡化是肺阻塞致死的主因,若發生一次重度急性惡化,兩個月內死亡率高達20%。 臺大醫院內科部教授王鶴健表示,肺阻塞為常見的慢性下呼吸道疾病,因初期症狀:咳、喘、痰,容易和感冒混淆,超過八成患者確診時已是中重度,若患者未聽從醫囑或用藥方式錯誤,可能會影響治療效果,導致急性惡化。 研究發現,用藥順從性高的患者,可降低超過四成(44%)急性惡化的比例,而正確用藥的患者,可降低超過兩成(21.2%)的死亡率 ,突顯「規律用藥」與「正確用藥」是避免急性惡化的關鍵。 醫揭肺阻塞用藥3大障礙 使藥物「有用沒到」 為了解肺阻塞患者用藥狀況,台灣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今年針對全台7家醫院共168位肺阻塞患者,分別依照使用的吸入器種類進行調查,結果有超過半數患者的治療藥物「有用沒到」。 宜蘭羅東博愛醫院副院長邱國欽指出,調查顯示患者在使用呼吸器上面臨「吸氣量不足」、「閉氣時間不夠」、「手口協調性不佳」三大障礙,導致藥物無法吸到下肺部,而肺阻塞為下呼吸道疾病,藥物應吸到下肺部才能發揮治療作用。 邱國欽進一步說明,38.7%患者沒有在吸藥前先把氣吐完,導致「吸氣量不足」;近兩成吸藥後閉氣時間未達5秒,使得「閉氣時間不夠」;超過三成的患者無法在按壓吸入器的同時吸藥,有「手口協調性不佳」情況。 尤其是罹病時間越短者,出現用藥障礙比例越高。臺大醫院內科部胸腔科主治醫師古世基建議,患者應於回診時主動與醫師討論自身藥物治療與吸入器使用的正確性,避免用藥不完全導致急性惡化發生,面臨住院或死亡威脅。 規律用藥 正確用藥 遠離肺阻塞急性惡化風險 古世基提及,目前用於治療肺阻塞的藥物至少有3種,而吸入器就有至少4種,在眾多選擇之下,針對不同階段的肺阻塞患者,應依照病情選擇不同的治療藥物及合適裝置,並搭配六周以上的肺復原幫助減輕症狀,維持生活品質。 通常會採用階梯式治療,輕度肺阻塞患者,以單效支氣管擴張劑為治療出發點;中度肺阻塞患者,以複方支氣管擴張劑治療,避免惡化無藥可用;重度肺阻塞患者,則以複方支氣管擴張劑 吸入性類固醇治療,減緩反覆發炎反應。 古世基進一步指出三大吸入器用藥建議:吸藥前先把肺裡空氣吐完、按壓吸入器同時吸藥、吸藥後閉氣至少5秒。為避免吸入器操作方式不正確,回診時務必與醫師討論吸入器使用方式,小心別因肺功能下降導致吸藥遇到瓶頸,當然也不該自認用藥成效良好而自行停藥。 台灣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呼籲,若出現持續三周以上的「咳、喘、痰」症狀,應及時前往胸腔內科就診,掌握治療黃金時間。而香菸中的化學物質會使呼吸道長期發炎、阻塞,若平時有抽菸習慣,應戒菸,避免急性惡化風險。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