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警訊觀健康 腿痠痛無力非關節炎 竟是這疾病引起!

    2019-08-23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國泰綜合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 王文弘 63歲魏女士,10多年前發現副甲狀腺亢進導致高血鈣症後,接受外科手術切除,隔年又復發,血鈣12~13 mg/dl,長期處於超標狀態。近幾年,出現腿部痠痛無力,而求診骨科,服用骨鬆藥物及接受膝蓋玻尿酸注射,亦嘗試腳底按摩、氣功、泡湯,效果都不佳。魏女士不僅行走需仰賴枴杖,也常感到食慾不振、莫名疲倦、整天臥床,體重從62公斤降至46公斤,後來輾轉至國泰綜合醫院求治,才發現腿部痠痛問題竟是副甲狀腺腫瘤(結節)復發導致的高血鈣所致,甚至已引起腎功能受損。 收至個案的國泰綜合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王文弘檢查發現,復發的副甲狀腺增生已穿破氣管壁進入氣管腔內,因附近有支配聲帶的喉返神經,若再次手術,發生氣管破裂及喉返神經麻痺的風險相當高。 經評估後決定採用「超音波導引射頻消融手術」治療,手術不需全身麻醉,傷口僅針孔般大小,且皮膚不留疤。魏女士術後隔日,其副甲狀腺亢進改善,6天後血鈣恢復正常值,也沒有發生出血、聲帶麻痺或氣管破裂等併發症。 王文弘指出,原發性副甲狀腺功能亢進是內分泌異常疾病。根據文獻,發生率大約每10萬人中有25~30人,好發於50至60歲間,女性多於男性,尤其是停經後婦女。目前,致病原因仍不清楚,多數病人無家族史。 副甲狀腺功能亢進對於骨骼影響深遠,因為過量的副甲狀腺荷爾蒙會使釋出鈣質,導致骨質疏鬆,嚴重時可能發生骨折;而其對於腎臟影響,源自尿鈣增加容易發生腎結石或磷酸鈣沉積於腎臟,甚至導致腎衰竭;其他症狀,包括神經肌肉、腸胃道功能異常,較容易發生高血壓、消化性潰瘍和胰臟炎等症狀。 原發性副甲狀腺功能亢進是一種可以治癒的疾病。 王文弘進一步說明,治療方式取決於病因與疾病的嚴重程度。評估患者的血鈣濃度、骨腎病變、尿鈣濃度、血壓、骨質密度和年齡等,若只有輕微症狀可先以藥物治療控制,無需馬上開刀。如果患者副甲狀腺亢進合併其他症狀,如高血鈣等,目前,僅有手術摘除副甲狀腺是唯一治療方法,成功率高達95%。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目前已有多種無創手術方式,讓甲狀腺手術不在皮膚體表留下疤痕,包括經口腔自然孔道內視鏡、射頻消融手術及海扶刀消融手術。「甲狀腺射頻消融手術」在國外已發展10年,近幾年才引進台灣;而「副甲狀腺射頻消融手術」,則是近3年國外才陸續有報告。 射頻消融手術是經由超音波導引,將消融針放到腫瘤裡面,藉由針尖釋放的能量加熱,將腫瘤組織破壞,經消融過的甲狀腺腫瘤,之後會在腺體內慢慢被吸收,體積逐漸縮小,甚至消失。手術過程僅40分鐘,不需全身麻醉、無需住院、傷口僅針孔般大小,傷口不留疤,但目前該手術健保不給付,需自費。 他提醒,甲狀腺疾病好發於女性,初期多無症狀,可經由超音波檢查早期發現結節腫瘤。對於良性的甲狀腺腫瘤,可選擇射頻或海扶刀消融治療縮小結節,或透過經口腔自然孔道手術切除結節;若腫瘤大於7公分以上,手術處理風險較高,只能用傳統手術方式,建議民眾應定期追蹤,留意自身健康。  

  • B肝帶原卻不知?!恐引發肝病三部曲 守護肝臟健康 治療「藥」慎選!

    2019-08-22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社團法人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會長暨臺大醫院內科部及醫學院研究部主治醫師  高嘉宏、長庚大學醫學系副教授暨林口長庚肝臟科主任 許朝偉、國立陽明大學醫學系教授暨臺北榮民總醫院內科部胃腸肝膽科醫師 林漢傑 圖片來源/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 39歲施姓工程師,為B型肝炎帶原者。28歲那年,正準備衝刺事業時,卻時常提不起勁,出現食慾不振,味覺及嗅覺失常,甚至聞到食物都會覺得噁心想吐,導致體重遽降,後來因劇烈胃痛,去胃科檢查治療也未果。 直到出現咖啡色尿液、白色糞便,以及全身黃疸的情形,才轉至肝膽腸胃科進行檢查,確診為B型急性肝炎,肝功能指數及B肝病毒數均嚴重超標,醫師隨即開立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才將病毒數控制下來。 服藥3年後,施先生自認狀況控制良好,恰好健保給付期滿,便擅自停藥1年。沒想到停藥後,肝功能指數持續飆升,身體又出現虛弱、精神不濟狀況,進而影響工作表現,錯失升遷好機會。 隨後,他繼續服用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至今已超過10年,目前肝功能指數穩定,沒有惡化至肝硬化的現象,持續每半年追蹤檢查。 根據衛福部統計,台灣每年約13,000人死於慢性肝病、肝硬化及肝癌,而且肝癌為全國十大癌症死因的第2位,其中,因肝癌病逝者約有50%為B型肝炎帶原者、40%為慢性C型肝炎帶原者。 社團法人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高嘉宏會長表示,B肝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據調查,全台35歲以上成人中,約有180萬人為B型肝炎帶原者,C型肝炎帶原者約65至70萬人。而國人B型肝炎約5成是經由母傳子的「垂直傳染」。 因此,自民國75年7月起,全面實施嬰幼兒B型肝炎預防接種計畫。目前,6歲以下兒童帶原率已由實施前的10.5%降至0.8%以下;而孕婦之表面抗原與e抗原陽性率,由原本的17.5%與7%,下降至5%與1%以下。 近72萬人有B肝帶原卻不知 恐引發肝病三部曲 林口長庚肝臟科主任許朝偉指出,雖然B型肝炎防治有成,但在180萬B型肝炎帶原中,仍有近40%的患者不清楚自己感染而錯失治療;其中,應治療的患者仍有40%尚未接受治療,故若要遏止B型肝炎持續存在,關鍵還是在於持續提高篩檢率與治療率。 高嘉宏說明,一旦感染B、C型肝炎病毒,就容易演變為慢性肝炎,若長期忽略沒有及時治療,肝臟會因為反覆發炎,有較高機率演變成肝硬化及肝癌。此外,B型肝炎帶原者肝指數持續異常,將有2%機率會演變為肝硬化,一旦演變為肝硬化,每年將有3至5%罹患肝癌風險。 肝病三部曲:肝炎→肝硬化→肝癌 慢性肝炎:因病毒感染、自體免疫問題,肝細胞反覆發炎超過6個月以上。 肝硬化:肝臟發炎時,被破壞的肝細胞形成小結節分布在肝臟上,肝變的凹凸不平。 肝癌:肝細胞突變並成為不停分裂狀態,逐漸破壞正常的肝組織,甚至轉移至身體其他器官,最後可能危及性命。 治療B肝刻不容緩 長期服藥降低肝癌發生率 目前,B型肝炎最主要的治療方式有兩種,醫師會視病患情況,給予合適治療建議。要特別注意,若有腎功能異常之患者,更需謹慎選藥,才能避免增加藥物造成腎病變的機率。 第一種為干擾素類藥物,採皮下注射方式,具有抗病毒及免疫調節作用,療程短而固定,但須每週往返醫院施打,患者舟車勞頓倍感不便,且易有抗藥性發生,副作用也較大,治療期間必須嚴密追蹤。 第二種為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原理是直接抑制B型肝炎病毒的複製,進而預防B肝併發症,改善肝功能異常,降低肝臟發炎現象,減緩並改善纖維化的速度,其副作用小,但需要長期服用, 許朝偉進一步分享,根據國外研究顯示,慢性B肝患者使用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10年,能有效抑制病毒跟肝功能指數;而肝硬化者長期服用,可降低60%以上的肝癌發生率,整體肝炎死亡率也有明顯下降。 高嘉宏呼籲,縱使B肝仍無法如C肝般用藥根除,但治療慢性肝炎就像是個長期投資,及早穩定用藥能避免患者未來因肝臟發炎而引起的肝硬化,也可以大幅降低肝癌發作率,並減少往後更大的醫療費用支出負擔。 肝硬化不可逆!B肝感染者應盡早篩檢與治療 臺北榮民總醫院內科部胃腸肝膽科醫師林漢傑提醒,肝硬化是一個不可逆的結果,目前沒有任何藥物可以直接治癒,僅有肝臟移植一途,除此之外,只能針對併發症給予治療。 但因為初期肝硬化,因肝臟代償功仍然良好,不會有明顯症狀;且無法由一般肝功能檢查診斷,必須透過腹部超音波檢查才能得知。建議慢性肝炎患者,應每3個月定期追蹤檢查,如發現症狀,則須積極診斷與採取必要之治療。 許朝偉呼籲,B型肝炎為肝癌的高危險群,若患有B型肝炎一定要規律追蹤,每半年抽血、照超音波檢查,才能盡早揪出肝癌而提早治療。生活中,也應注意日常保健、戒菸戒酒等,才能遠離肝炎三部曲威脅。 高嘉宏表示,為鼓勵社會大眾重視肝病篩檢,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持續推動「全民回肝篩檢計畫」,提供國人B、C肝病毒量檢測活動,以實際行動投入肝炎防治。 只要符合條件的B肝帶原者,經審核確認後即可免費參加B肝病毒檢測(一般自費檢測約2000元)。藉以提升大眾病識感,希望找出更多潛在帶原者,並積極接受治療,推動台灣逐步邁向全面消除B肝。 2019全民回肝計畫 凡30歲以上,未接受B肝抗病毒治療、表面抗原HBsAg為陽性的B型肝炎帶原者,以及3個月內肝功能指數(ALT)大於80 U/L,即可進一步免費參加B肝病毒量檢測;另外,C型肝炎帶原者只要符合C肝抗體為陽性,以及肝功能指數ALT大於40 U/L,即可免費參加C肝病毒量、基因型及病毒突變檢測。詳情請見肝炎救星網或致電02-2717-1986洽詢。  

  • 甲狀腺之外科手術

    2019-08-20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一般外科資深主治醫師 鄭世平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甲狀腺結節,或稱為甲狀腺腫瘤,一般民眾十分常見,但需要轉診至外科醫師接受手術的比例卻是少數。如果甲狀腺結節有惡性的疑慮,或因結節導致壓迫不適的症狀才會建議病人接受甲狀腺手術。 甲狀腺結節的良性或惡性無法藉由抽血來區分,即使是惡性的甲狀腺結節,通常也沒有任何症狀。但是若有吞嚥困難、聲音沙啞或頸部淋巴腺腫大等症狀,通常代表癌變已非初期,很可能進展侵犯至周圍組織。儘管如此,大部分分化良好的甲狀腺癌預後十分良好,若接受標準的治療,十年存活率可達九成以上。 傳統手術 惡性甲狀腺結節標準治療以手術為主,不需要接受化療或放療,但部分病人開完刀後需要接受輔助性的放射性碘治療。手術方式一般分為單葉切除或兩側全切除,病人將進行何種手術取決於醫師評估結節惡性的程度與復發的機會。單葉切除最大的好處是保有另一側的甲狀腺,開完刀很有機會維持甲狀腺功能正常,不必補充甲狀腺素,定期追蹤即可。但單葉切除後不適合作放射性碘治療,若開完刀才發現惡性程度超乎預期,可能需要接受第二次手術,切除對側甲狀腺,方能安排放射性碘治療。 開刀前醫師會謹慎評估結節的大小、侵犯的程度、是否有轉移等因素,決定是否需要兩側全切除及放射性碘治療。目前馬偕紀念醫院可以在細胞學檢查時,同步偵測是否有影響預後的結節基因突變( 包含BRAF 基因及TERT啟動子),量身訂做最合適的精準醫療。 若接受兩側全切除甲狀腺手術,開完刀必然需長期服用甲狀腺素,取代正常甲狀腺功能。甲狀腺素如果劑量得宜,新陳代謝和其他生理機能與常人無異,可恢復一般生活作息。 手術併發症機率低 甲狀腺手術通常在全身麻醉下進行,並不是門診進行的小手術,平均需住院3 到4天。手術可能影響控制聲帶的喉返神經,導致開完刀聲音沙啞的併發症,此併發症的發生率很低,但如果惡性結節有周圍組織侵犯、結節太大壓迫或改變正常解剖構造或曾接受頸部手術等情況,會增加喉返神經傷害及術後聲音沙啞的風險。 此外,甲狀腺旁邊有控制鈣磷平衡的副甲狀腺。開完刀副甲狀腺功能暫時衰退,可能會有低血鈣,而造成四肢或臉部麻木感。通常只需短暫的補充鈣片,待副甲狀腺功能自行恢復即可,絕大部分不需要長期補充鈣片。 甲狀腺位在頸部,手術疤痕因此位於衣著比較不易遮蓋的明顯區域。傷口縫合通常會使用可吸收的美容線,同時儘量將傷口隱藏在頸部的皮膚皺褶,加上組織凝膠或術後矽膠貼片的輔助,能讓頸部疤痕儘可能淡化美觀,但最後疤痕外觀還是會受個人體質因素影響。 無疤痕甲狀腺切除術 有些醫師使用微創內視鏡器械或達文西機械手臂,將甲狀腺手術傷口移到頸部以外的區域,如腋下、胸前、耳後或口腔內,即所謂「無疤痕甲狀腺切除術」。所謂無疤痕,並非醫師可以憑空讓甲狀腺結節消失,只是沒有頸部的疤痕。 此類微創或無痕甲狀腺手術並不會減少併發症的發生率,也不會加速開完刀的恢復,主要的優點在改善頸部疤痕的美觀問題,但施行於惡性結節的長期安全性有待確立。對於良性但腫大造成不適的甲狀腺結節,射頻消融來縮小甲狀腺結節以改善症狀,亦是傳統頸部手術的另一個選擇。 常見的甲狀腺手術原因 1.甲狀腺結節有惡性疑慮。 2.甲狀腺結節壓迫食道、氣管造成吞嚥或呼吸困難等。 術後照護TIPS 1.傳統甲狀腺手術術後需密切觀察是否有呼吸急促、冒冷汗等情形,若出現類 似症狀,請第一時間通知醫療團隊協助處理。 2.術後傷口進行冰敷,並盡量食用溫冷食物,減少術後傷口腫脹及吞嚥疼痛。 3.術後保持傷口乾燥。美容膠帶以垂直傷口方向黏貼,減少傷口張力及蟹足腫發生機率。建議持續黏貼3 至6 個月。 4.雙側甲狀腺切除患者,若有四肢麻木或抽筋現象,可依醫囑需補充鈣片及維生素D。 若有任何疑慮,請與專科醫師諮詢。  

  • 認識甲狀腺與甲狀腺疾病

    2019-08-13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內分泌暨新陳代謝科資深主治醫師 林君璐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在內分泌科門診,不時會聽到病人問說:「醫師,請問我有沒有甲狀腺?」其實,甲狀腺人人都有,而病人真正想了解的是自己有沒有得到甲狀腺相關疾病,但往往由於對於甲狀腺的陌生,就診時不知該如何向醫師提問;甚至有病人偶然間觸摸到自己頸部的軟骨,以為是不明硬塊而驚恐地就診。想認識甲狀腺嗎?讓我們先由脖子的解剖學看起。 脖子的表面解剖學 當我們從一個人的正面觀察頸部時,最明顯的構造是位於正中位置的氣管與兩側由耳垂後方延伸到鎖骨的兩束凸起的肌肉-胸鎖乳突肌。位於氣管上方最突出的軟骨是赫赫有名的「亞當的蘋果」,也就是俗稱喉結的甲狀軟骨;而順著甲狀軟骨往下,可觸摸到環狀軟骨;連結甲狀腺左右兩葉的甲狀腺峽部即位於環狀軟骨正下方,當病人有瀰漫性甲狀腺腫時,可以在這個部位看到明顯的腫大。 甲狀腺腫大 一般大眾較為熟知的甲狀腺腫,俗稱「大脖子」。早期台灣甲狀腺腫大的原因為缺碘所致,自從1967 年食鹽加碘後,台灣民眾缺碘性甲狀腺腫的情形獲得大幅改善。雖然如此,仍有自體免疫性甲狀腺疾病等病因會引發甲狀腺腫大:如葛雷夫茲氏病引起的甲狀腺機能亢進發生時,甲狀腺會呈現整體性的腫大,而腫大的甲狀腺會隨著吞嚥上下移動;另一種自體免疫性甲狀腺疾病,橋本氏甲狀腺炎,是一種有著瀰漫性淋巴球浸潤的慢性甲狀腺炎,證據顯示隨著碘的攝取增加,提高了橋本氏甲狀腺炎的發生率,其主要表現是硬而多結節性的甲狀腺腫大,亦可能伴隨甲狀腺機能低下或亢進的表現。 有些植物內含被稱為「甲狀腺致腫物」的成分,如花椰菜、甘藍菜、樹薯、大豆、小米等,但只要日常飲食中攝取的碘是足夠的,即使食用了上述植物,且不過量,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甲狀腺機能異常 人類由飲食中攝取的碘,進入甲狀腺濾泡細胞後會被用來合成甲狀腺素。甲狀腺素自胎兒時期即展現其重要性,會影響胎兒與新生兒的器官成熟與智力發展,直至青春期則為骨骼發育與生殖系統成熟所必須。此外,甲狀腺素在人體內調控著多種蛋白質的合成以及組織的氧氣消耗速度。 當甲狀腺機能亢進時,同時會促進交感神經興奮,因此可能表現出緊張、心悸、手抖、易怒、呼吸喘、心跳加速、胃口增加、體重減輕、大便次數增多、手掌濕熱、月經不規則等現象。最常見的甲狀腺機能亢進致因為前述的葛雷夫茲氏病,這是由於病人血液中含有會刺激甲狀腺濾泡細胞過量合成甲狀腺素的抗體所引起;此外,甲狀腺炎、過量服用甲狀腺素或自主性甲狀腺結節也都可能引發甲狀腺機能亢進的症狀。 甲狀腺機能低下時則可能呈現皮膚乾燥、怕冷、聲音沙啞、體重增加、便秘、流汗減少、思考遲緩、頭髮粗糙、心跳緩慢、倦怠、水腫。甲狀腺機能低下可能在慢性甲狀腺炎或甲狀腺切除後發生,先天性的甲狀腺發育不全亦可能導致,但較為罕見;另外,腦下垂體病變後甲促素分泌不足,也會連帶性造成甲狀腺機能低下。 甲狀腺結節 甲狀腺結節指的是在甲狀腺裡出現的腫瘤,可以是單一性的呈現,亦可能為多發性。要區分頸部的腫塊是甲狀腺結節,還是甲狀腺以外的組織所產生的腫瘤,可以請病人吞一下口水,而會隨著吞嚥上下移動的就要考慮是甲狀腺結節。而有什麼方法可以知道甲狀腺結節是屬於良性或惡性呢?病人可至內分泌科或一般外科門診,由醫師進行甲狀腺超音波檢查,可以直接觀察到甲狀腺腫瘤的大小、型態、有無鈣化點……等特徵,醫師也會視病人情況安排甲狀腺細針穿刺細胞學檢查,利用細針穿刺抽取出來的細胞製作成抹片後染色,即可在顯微鏡下依照細胞型態,判讀出甲狀腺結節的良、惡性風險比例,大幅提高診斷率,並做為未來臨床處置參考之用。 簡單的說,甲狀腺疾病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一、是否有結構上的異常,如甲狀腺腫大或甲狀腺結節;二、是否有功能上的異常,如甲狀腺機能亢進或低下。 甲狀腺功能與結構上的異常,可以單獨出現,也可能同時表現,但無論是何種異常,都應儘早就醫,才能及早獲得妥善的治療!

  • 短氣無力、頭重胸悶 您中暑了嗎?

    2019-08-07
    【健康醫療網/記者林怡亭報導】天氣炎熱,若沒有做好自我防護,小心可能因此中暑,尤其近期氣溫屢次達到35度高溫,人體的體感溫度感受恐怕更高。衛生福利部臺北醫院中醫科醫師賴博政表示,身體要適應高溫時,會將多餘的熱散出,毛細孔會擴張,血管通透性會增加,因而流汗,這時若身體無法將多餘的熱排出體外,就會造成中暑。 常出入冷氣房者 中暑機率高 賴博政指出,近日因中暑就醫的民眾增加近一成,長時間在悶熱的環境工作、從事戶外活動,或經常出入冷氣房者,中暑的機率更高;以中醫而言,暑為致病的邪氣,容易消耗人體內的水及氣,加上暑邪易上擾心神兼夾濕熱,患者會出現口乾喜飲,短氣無力,且頭重、胸悶、倦怠等現象。 賴博政醫師提到,長時間處在悶熱不通風,或炎熱的環境下活動導致中暑,稱為陽暑,患者出現面紅汗多、身體燥熱、心情煩躁、口唇乾渴等症狀。若是突然從炎熱環境進到冷氣房,或貪涼突然引用大量冰飲,使體內熱氣無法散出而導致的中暑,又稱陰暑,陰暑症狀不明顯,卻不得輕忽其嚴重性。 多食涼性食物 出現陰暑徵兆立即就醫 究竟要如何防範中暑呢?賴博政建議,可多吃薏苡仁、蘿蔔、綠豆、番茄、西瓜等涼性食物,但寒性體質或腸胃較差者,則需慎用。穿衣可選排汗衣料,並保持環境通風,若室內溫度太高,可適當使用空調。出外活動時須注意防曬,適時補充水分。 賴博政醫師提醒,若突然覺得身體發熱、不易流汗,且頭痛又暈又重、胃口變差,還出現嘔吐腹瀉等嚴重症狀,恐是陰暑徵兆,應盡快就醫治療。

  • 八仙塵爆回顧 醫療跨職系投入 完整了救治拼圖

    2019-08-02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 整輯/黃慧玫 本文出處/本文摘錄自時報文化出版《用愛修繕一路陪伴 八仙塵爆事件之馬偕經驗》 麻醉科黃國庭醫師當天晚上值班,在馬偕六年多來,第一次碰上廣播333呼叫,與吳文芳護理師互相對看了一眼,似乎在確認「你聽到我聽到的嗎?」,不敢有多一秒的疑惑與思考,兩人火速衝到急診室。 燙傷病人最怕的就是呼吸道水腫,黃國庭在現場與急診醫師搭配得宜,緊急為五位病人插氣管內管;面對身體四肢已沒有完整皮膚,無法以常規方式打上點滴,但又得分秒必爭給予病人輸液,維持生命徵象,於是以深層消毒方式,改在脖子或腹股溝施打。 疼痛的哀嚎聲在週末夜晚的急診室裡不斷竄出。 黃國庭說,病人在無法忍受疼痛的情況下,會影響呼吸及心跳,嚴重者恐會危急生命,因此還要立即為病人先給予保守劑量的嗎啡類止痛藥,隨時觀察疼痛是否獲得改善。 不同於黃國庭在急診的第一現象,同為麻醉科的黃健中醫師,從塵爆發生隔天起,幾乎每天在手術室陪著陸續要傷口清創、焦痂切開的病人,為讓病人手術順利,「麻下去」不是難事,難在病人甦醒後的疼痛控制與藥物調整。 疼痛控制 努力讓傷友舒服些 不同於一般外科手術,傷口逐漸恢復而疼痛程度也逐漸改善,但燙傷病人需一而再頻繁的進出手術室,傷與痛,時間長,病人一旦耐受性不佳,可能連復健都無法做,影響性不得小覷。 黃健中說,每個人對疼痛的忍受力都不盡相同,也與受傷面積及深度有關。一般而言,燒燙傷後的前二天,疼痛最為劇烈,而在一週至二週內,仍屬於疼痛控制需求的高峰期,其後才會因為組織修復逐漸緩解而趨緩。 為改善傷者疼痛程度,麻醉科在台北及淡水共安排三位麻醉科護理師,每隔一小時就到病房了解病人情況,為他們一一量身打造合宜的自控式止痛(PCA)劑量,對於平躺靜止時的疼痛控制有十分明顯的幫助。 黃健中說,姿勢性移動時的突發性抽痛及換衣服、翻身等處置時才是疼痛的高峰。傷者每天的換藥時間,是面臨疼痛的最大挑戰,因此會為病人在換藥前使用多種大量的藥物協助止痛;甚至在日後因疤痕組織造成的「癢也是一種痛的感覺」,醫療團隊全都明白,因此也懂得該怎麼讓病人保持在清醒中最舒服的狀態。 「病人在需要時才適度給予止痛藥,解決的是身體疼痛問題,而不是心裡快感,不必擔心日後成癮問題」,是黃健中在那段時間講過最多的一句話。 由於使用情況及病人反映良好,包括黃健中等醫師並透過二十三位塵爆傷者應用自控式止痛結果發表論文,於2019年刊載於台灣醫學會雜誌,分享馬偕在醫治塵爆燒燙傷病人疼痛改善的寶貴經驗。 燙傷病人在急性期以保住生命徵象為第一目標,在此環節中,營養師也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營養師苦口婆心 每個都是自己的孩子 謝玉琇是馬偕十分資深的營養師,早期也是燙傷中心團隊成員,她直言:「營養不夠會影響傷口癒合。」 她說,二十幾年前,馬偕燙傷團隊的運作模式就已建立,當時,營養師便是其中成員,不同於一般病房,燙傷中心的營養師「被需要的」成就感很大。 身體沒有了養分如何期待恢復要有進展?謝玉琇強調,面對塵爆不同傷勢的病人,掌握早期餵食以把握生命徵象是十分重要的事,一旦營養介入了、到位了,這些年輕人才可能談恢復,但想要快快好,並不是要快快補,謝玉琇不改她一貫堅定的態度說,在傷口未清創完成之前,大量補充營養品期待長肌肉,時間點就不對了。 面對這群年齡與自己孩子差不多的傷者,謝玉琇很清楚知道,不能全部靠書上教的那套。於是,轉個身,她又像是個親切的阿姨,讓平常飲食習慣就不好的年輕人,至少在吃漢堡、炸雞之前,可以先吃點水果,想喝甜分高的碳酸飲料時,考慮換成果汁。 然而,彈性也是有限度的。 從營養的角度看燙傷復原共分三個階段。近程由於傷口易感染,使用抗生素時易有腹瀉症狀,在身體多處傷口時,海鮮不是不能吃,而是得講求新鮮,例如,新鮮活魚因組織胺較低不至於導致傷口發癢難耐;鯖魚因油脂高,不飽和脂肪酸含量也較高。 中程的復健期則需要消耗很大的體力,每個病人飲食調整也是營養師的重頭戲;後期隨著傷口已逐漸修復,朝向回歸原有生活邁進,則需要調回合適的營養攝取量。 「其實吃什麼,怎麼吃,都可以,只是傷口的表現會說明一切。」塵爆病人在住院期間,營養師面對家屬的溝通也是苦口婆心,並且能夠同理心疼這些孩子所承受的苦難,謝玉琇說著不禁長嘆一聲:「家人不該去苛責,而要全然的陪伴,團隊給予多年臨床經驗,絕對站在病人那端,再辛苦,都要努力朝復原之路。」 復健課程不能晚 再痛都得做 沒錯!復健很重要,再苦都要面對! 馬偕的燙傷治療中,復健不是等到病人傷口好,下了床才開始,而是復健科醫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從病人還臥床時,就已針對病情,安排好了個別復健計畫。 真的有這麼急嗎?晚一點不行嗎?復健團隊會用堅定而溫和的口吻說:不行!並在團體衛教,與病人家屬說明情況,期待能予以支持。 然而,急性期的復健,看了令人揪心。 一位傷者的媽媽,明白早期復健的重要性,也肯定團隊能一一說明讓家屬了解孩子愈早復健,日後回歸的情況也會愈好,但每當孩子在復健時,媽媽的眼淚就沒有停過。 咬著牙,但不放棄;傷口痛,但不屈服。 塵爆傷者的復健計畫如期展開,沒有漏網之魚,透過個別復健計畫執行,所有的病人,出院時是走著出去的。    

  • 長骨刺該手術治療嗎? 醫師這麼說

    2019-07-31
    【健康醫療網/記者田柏升報導】長骨刺是一種關節退化,骨頭周邊骨質增生所產生的現象,聽到骨刺很多人聞之色變,其實長骨刺,並不一定要治療。 雙和醫院神經外科林乾閔主任表示,骨刺除非有壓迫到神經,不然骨刺是沒有必要處理的。 姿勢不當易長骨刺 九成患者吃藥復健能改善 中老年族群、工作需要經常搬運重物、長期不正確姿勢、久坐、久站的人,像是老師、電腦族、家庭主婦,因為關節過度使用或使用不當,都容易長出骨刺。骨刺可以增加關節穩定度;如果沒有壓迫到神經,產生肢體麻痛、無力、甚至大小便失禁等症狀,透過吃藥、復健保守治療,近九成患者,都能得到改善。 林乾閔主任指出,如果神經壓迫沒有那麼嚴重的情況下,採用的復健包括牽引,或是止痛電療、超音波等等,或是服用藥物,以放鬆肌肉為主。 骨刺未必有影響 就醫找骨科或神外科 長骨刺對身體不一定有影響,不過如果出現不適症狀,就好還是到骨科或神經外科就醫,尋求專業醫師評估,別再自己嚇自己。

  • 八仙塵爆事件回顧 與死神拔河的馬偕經驗

    2019-07-26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 整輯/黃慧玫 本文出處/本文摘錄自時報文化出版《用愛修繕一路陪伴 八仙塵爆事件之馬偕經驗》 2015年6月27日,一年一度的Color Play Asia彩色派對再度於八仙水上樂園舉辦,從白天玩到晚上,源源不絕的彩色粉末、隨機出沒的色粉噴槍,加上既有的水上設施跟電子音樂,吸引上萬名年輕人參與狂歡。 晚間八點半,人群隨著音樂不斷舞動,工作人員從舞台往人群噴出彩色粉末,希望製造再一波高潮。不料,應該是玉米澱粉的彩色粉末卻意外變成一團橘色火球,火勢迅速蔓延在舞池裡狂歡的男男女女。 水上樂園發生爆炸意外? 八點五十分,淡水馬偕急診室的電話響起。「這裡是一一九勤務中心,八仙樂園發生塵爆事件,多人燒傷,將送到你們那邊去,請做好相關準備。」距離八仙樂園十二公里、車程約二十分鐘的淡水馬偕醫院是最近的醫療院所,接電話的急診值班醫師卻是一頭霧水,八仙明明是水上樂園,怎麼會有燒傷患者? 「但若屬實,一旦湧入多位傷者,必須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召回醫護相關人員到現場支援才行。」急診值班柳志瀚醫師自我對話快速來回踱步後,向淡水急診簡定國主任預告,可能需要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廣播代碼333)。 隔了五分鐘,一一九勤務中心再度通知,三男二女、燒傷面積80%要送過來。電話才掛上又響起,更新為七位傷者,並預告多台救護車陸續抵達醫院。當天值班的急診專科護理師舒憶婷,已有二十多年急診臨床經驗,得知訊息後協助醫師及急診同仁們開始挪動現場病人位置,空出重症病人處置區,預備大量的生理食鹽水及紗布。 九點七分,第一輛救護車抵達馬偕,車裡就有六位大面積傷燒患者。一開始因為已有準備,還算游刃有餘。「可是…」舒憶婷說:「手上病人還沒處理完、不到五分鐘,救護車一台接著一台,病人如潮水般一波波湧入。」 住在醫院附近的淡水急診護理長林瑞萍突然接到線上同仁的求救電話,「阿長,我們快忙翻了!」還無法確定是什麼事件的林瑞萍,衣服換了就衝出門。護理師們一看到林瑞萍出現在急診,求助聲四起「阿長,生理食鹽水沒有了」、「嗎啡用完怎麼辦?」 原來,現場物資已經彈盡源絕,卻連調度的空檔都沒有。林瑞萍安撫回覆「我來處理」後,開始四處蒐集調度,把線上需要的物資一一補齊。 召回百位醫護 急診宛若戰地醫院 九點十分,淡水馬偕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召集醫院的留守醫護人力前來支援將急診現場劃為檢傷分類區、輕症區、中度傷害區及重症傷害等區域,並於掛號櫃台前設立家屬區,媒體區也一併在急診室外設置完成。簡定國、副院長施壽全及台北急診解晉一主任,也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坐鎮指揮。 淡水急診的同一時間最大傷病容量為五十五人,當晚原本急診就已有四十位患者,加上不斷湧入的大面積燒傷患者,遠超出急診能夠負荷的空間及人力!簡定國說:「面對宛如戰場的景況,當下只能保持冷靜全力奮戰,盡力挪移空間,迅速將召回的人力分組救援,希望所有傷者能在第一時間得到協助。」 不斷送來的病人、召回支援的醫護人員、聞風而至的媒體、焦急不已的家屬,連急診室外車道也塞得滿滿都是人,解晉一緊急協商警力協助現場維持秩序。急診裡不論輕重症區域,為了繼續幫助患者的燒傷組織降溫,庫存的紗布及生理食鹽水全部搬出來,連醫護人員盥洗室也讓給傷者沖洗。只是,就算清潔人員再勤奮清理及消毒,也趕不及大量沖洗跟皮膚掉落而弄濕地面的速度。 哀嚎喊痛的年輕傷者或躺或坐,面容慌張目光無神,還搞不清楚到底經歷了什麼。一般而言,體表面積燒燙傷20%以上即為重症病人,這次超過八成傷者的燒傷面積達50%以上,顯然非常嚴重。舒憶婷告訴自己「不能亂」,主動跟醫師建議擴大重症病人處置區,再與夥伴分區執行任務,積極投入搶救行列。 簡定國補充,以往一位重度燒燙傷患者在急診,平均得花兩個小時完成第一步的醫療處置,再轉送到燙傷中心,但那一晚,重度傷者實在太多,當下對每個傷者都只能先做到最基本的要求,只能維持生命、補充水分、止痛及傷口包覆。 台北8C病房護理長呂桂雲住在淡水馬偕附近,當晚聽到救護車鳴笛聲沒有間斷而覺得不尋常,上網一看才知道是發生這麼大的事件,雖非召回名單,還是衝回醫院。現場盡是混亂,呂桂雲踩著冰塊跟水漬投入救援。當下要有團隊組織非常不容易,但是現場支援的醫護人員卻能在混亂中彼此幫助。她回憶當時為了幫助傷患止痛而大喊「我要嗎啡!」,另一頭馬上回應「這裡有!」一切真是如有神助。 生死瞬間 一再巡視判斷與死神搶人 燒燙傷病人的水分蒸散是正常人的五到十倍,只要燒燙傷面積達20%以上,都必須留置點滴,以補充水分,不然很快就會脫水甚至休克。但是,現場傷者都是四肢燒傷、皮掉在地上,點滴非常難打。 舒憶婷與夥伴推著工作車拿了一排輸液、止痛藥,快速熟練的替傷者打點滴補充水分,有些病人四肢傷害較嚴重,甚至需從大腿的股骨靜脈留置,「感謝主,每個病人幾乎不到兩分鐘就成功。」為了減輕傷者痛苦,她的雙手熟練迅速地作業,嘴巴則不停安撫這群恐慌的年輕人,「不要怕,我們會幫你、我們會救你!」 現場醫護分組處理傷者患處及包紮外,也要迅速檢查燒傷部位,若臉部或頸部有嚴重燒傷則會需要預防性氣管插管,避免喉頸部腫脹或吸入性嗆傷影響肺部功能。「以往經驗啟動一次大量傷患,有四個病人插管就已經很多,那天晚上有二十個傷者插管……」簡定國回憶當時連急診備用的氣管內管都不夠用,還得緊急向病房及開刀房調度。 在手邊病人的點滴處理告一段落後,護理長林瑞萍開始清點中度及重度病人數並回報指揮官,舒憶婷則與醫師搭檔巡視輕症區域,避免沒注意到或病程變化較慢的重症傷者「流落在外」。後來果然從輕症區「撈」到三、四個患者,從一開始直喊痛、還會說自己名字,才一轉頭聲音就變沙啞、臉部腫起,緊急搶救下,把命給拉了回來。 九點三十五分,距離啟動大量傷患機制不到半小時,淡水急診已經滿載,施壽全指示,傷者可分流到台北。簡定國聯繫外科部及加護病房主管後,大家全力挪動所有加護病房及外科病房可用的床位,並且由急診統一分配。 前線搶救後線支援 不分你我的團體作戰 當晚前來支援的六十一位醫師、一百五十位護理師,加上其他職系人員的協助,光是淡水急診就動員了三百位人力。幾乎一位傷者旁邊就有一位醫師搭配數位護理師協助。雖然前來支援的醫護人員不見得一定具備急重症處理或燙傷專業,簡定國請前來支援醫師在處理病人後,也要盡力協助完成病人的病歷,包含止痛管制藥品的使用、燙傷範圍及做了哪些處置,盡量減輕後續病房銜接的資訊落差。 十點三十分,第一位塵爆患者由急診離開送往加護病房,一小時後也陸續安排傷者轉入一般病房,較輕者則續留急診觀察。林瑞萍回憶道,北淡加護病房平時都是滿載狀態,「這次短時間挪出二十張床是很不容易的事」,顯見全院不分彼此齊心搶救病人的決心。 但是,重度燒傷又插管的病人要從淡水轉送台北,除了救護車調度外,二到三十分鐘的路程還得有醫護人員跟車。次日凌晨一點多,儘管現場醫護人員在投入救援的高度壓力已筋疲力竭,聽到林瑞萍拋出跟車需求時,「 我來跟!」的應允聲此起彼落。 接近凌晨兩點,確認沒有其他傷者會再送來後,簡定國宣布解除大量傷患機制。當晚淡水及台北急診共收治八十三人,其中五十六位因中重度燒傷,而需住院治療。 夜已深,與死神拔河的戰場在另一端開啟。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