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都記不起來

這位年紀四十多的女士,一臉素妝進到診間,心慌意亂地要我幫忙:「醫師,怎麼辦?我什麼都忘了….我什麼記不起來了….」
「來…慢慢說,妳說妳忘了什麼了….」
「就是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她非常急躁、慌張、不知所措,我花了一段時間安撫及引導,她才慢慢平靜下來。
 
她並沒有「所有的事情」都記不起來,她知道自己是誰,也記得自己是個老師,剛從國外回來,以前也曾經來北醫的門診看過。原來,她忘記的是幾天前發生的事情。

她依稀記得,好像是感情的事情,又好像不是,總之就是很重要的事,她描述那種感覺就像做夢一樣,若有似無,亦真亦假。而她記得自己曾有一段「空白」的感受,她的形容是:「那些事對我來說很遙遠」,這種感受正是她恐懼的來源。此外,經過整體的評估,她還伴隨著焦慮、憂鬱、失眠等等症狀。

她的「失憶」暫時很難評估是什麼原因造成,不過混合著急性焦慮、憂鬱情緒的臨床表現,其實很明確地需要暫時以藥物治療,讓她可以靜下心來,讓她可以好好的一覺到天明。因此,我用了具有助眠效果的抗憂鬱劑一顆,然後請她一週後返診。
再次見到她時,簡直判若兩人。
「醫師,我好了,沒有再忘記事情了。」她氣定神閒地說著。
「那麼,想起來當時怎麼了嗎?」我問。
「噢,太多事了。雖然都不是什麼大事,但是許多讓人煩惱的小事情就讓我受不了。」
「怎麼樣的小事情?」如果她可以知道自己對哪些事情處理的能力較差,或許可以因著對這些事的了解而避免或學習因應之道,多少可以減少調適不良所造成的影響。
「真的不足為外人道。但最令我煩心的是八八水災的事。我從小就對天災很敏感,我會想很多,然後就沒完沒了…」
 
她很幸運的沒幾天就恢復了,這是因為她本身的能力及資源就足夠,加上儘早接受精神科的評估及治療,很快地就趕走了讓她幾近崩潰的恐懼感。

其實,每個人對壓力事件的敏感度不同,這與每個人的體質、從小被教導看待事情的方式、成長過程經歷的事件等等生理、心理、社會因子相關。在這位女士身上,天災或許是最後一根稻草,讓她出現類似「急性壓力症候群」的症狀。在治療上,面對「急性壓力症候群」的病人,除了協助進行情緒的調適、給予必要實質性的資源外,暫時給予一些藥物也能發揮很好的效果。
本文作者:鐘國軒醫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