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人生的劇本

40 歲的阿國,年少輕狂犯下重罪被判無期徒刑,入監服刑14 年後終於假釋出獄,出獄後對過去無知甚表懊悔,便立志要重新做人。阿國因為全身刺青導致尋找工作並不順遂,最後經由更生人保護協會找到冷凍食品業務員的工作,總算可以穩定下來。穩定的工作讓病人燃起重生的希望,更開始用心照顧父母以彌補對父母的虧欠。

努力工作過程中認識女友(現任未婚妻)也論及婚嫁,但因父親及母親接連生病,生病時皆由病人及未婚妻照護,讓他們的婚事接二連三順延,原本希望父母親身體痊癒後便立即辦理婚事,無奈在老天爺的作弄之下卻發現自己罹癌(肺癌末期)而婚事終告暫緩。

病人過去與兄姊之間情感淡漠,罹癌後放下身段懇託案姐協助後事處理,但遭其拒絕,讓病人感到悲傷、憤怒及灰心,轉而請葬儀社的朋友協助申請勞保死亡給付支付喪葬費用。案兄因家中財產問題與病人產生誤解,彼此已經一年不見面、不交談、更無互動,病人心中充滿對兄姐的冷漠對待的憤怒、愧對年邁父母的鬱悶、放不下未婚妻的擔憂、對生命感到無意義、痛苦、死亡恐懼…等複雜情緒。

在轉介安寧居家照護期間,評估未婚妻一直是主要照護者、陪伴者,病人是決策者。病人常常會對我說:「我現在只是等死而已,為什麼會是我?天公伯一直跟我開玩笑,給我出獄後的希望,然後又是一連串絕望…」、「我真想了結生命,由樓上跳下去…」、「希望未婚妻趁著還有一些積蓄時趕快離開我身邊,不要到頭來一切都是空及往後生活成問題…」、「為何不在獄中被判無期徒刑時死去? 」。「如果可以的話,給我安樂死…」、「到底什麼時候會死?會不會比現在更痛苦?」「現今什麼事都不能做,根本無尊嚴,只能依賴著氧氣,稍一活動就咳嗽、喘,兩隻腳腫脹厲害根本無法抬高及活動。」種種負面話語顯示病人出現靈性上的困頓。在評估未婚妻的擔心時,她也表示:「擔心病人想不開,會做傻事…若真如此表示會跟著一起走」、「我辭掉工作照顧他,現在經濟越來越拮据,擔心生活費用無著落…」。未婚妻不斷出現哭泣、焦慮的狀況,無法入眠需借助安眠藥情形,我開始擔心未婚妻會不會有憂鬱症的傾向?所有的問題都是有待援助,讓我思考不已。

面對這一連串問題,身為安寧居家護理師真的是只能見招拆招,我的心中燃起絕對不會放棄病人的強烈感受,保證這條路是要一起走定了,我的病人不會讓他們孤單。逐一統整出歸納病人所面臨的生、心、社會與靈性一連串問題。安心的是,我並非單打獨鬥,運用安寧團隊的力量首先協助病人身體症狀控制,教導未婚妻協助身體舒適照護及傾聽、同理並予情緒宣洩協助;社工師文馨的經濟評估和情緒支持;藉由宗教師印本師父引導病人了解對於生命之無常及失落,去面對自己內心種種忿恨與怨懟;印本師父更與阿國討論提供音樂有聲書讓他參考聆聽,調整自己的方向並開始對生命轉念。

回憶在短短2 個月的照護中,奇恩安寧全團隊人員不論是病房或是居家卯足火力展開了四全照護,引導病人進行生命回顧,重新領悟人生意義並看見未婚妻一路相挺、用心陪伴,病人向未婚妻表達愛意與謝意,要求未婚妻在自己死後要好好照顧自己,保佑她遇到好對象。在團隊的催化及案父居中引導下,偶然機會中將其情感表達也改善與案兄之間的關係,誤會因而煙消雲散,再次感受到親情間的溫暖。
案兄也向病人保證會協助辦理後事,照顧父母親讓他們減輕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為此阿國終於放下一顆擔憂的心。我看見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一種說不出的安詳神情。

阿國曾說:「我已明白了我人生的劇本,原來是要讓我生命終點站是在光明處。
我接受所不能改變的事實,把握當下,儘快完成未了心願,這樣內心將會無比舒暢。」
「身體部份給醫師處理,不必去罣礙,若處理能好,可做更多事;處理不好,要去阿彌陀佛那兒我們就去。艱苦是一定有,那是你沒辦法逃避的。」阿國主動要求將身上刺青拍照,以此規勸世人,不要像他一樣步入岐途;當起志工說出病後的心路歷程,鼓勵病友們。」。然而,死亡終究還是來臨,阿國在親人、佛樂與安寧團隊的陪伴之中安祥往生而無畏懼。

我也擔心未婚妻和其餘家人的狀況,會不會走不出哀傷?之後便和社工師以電話、E-mail 關懷追蹤,案兄表示家人生活已回歸正常,父母皆安好;而未婚妻表示自己對病人的心情轉折由悲傷、想念、平靜追悼,認為自己除了一路陪伴無遺憾外,也曾答應病人要好好重新生活,更在自己家人陪伴與宗教上找到慰藉,目前投入了新工作,生活漸趨穩定。終於,我自己也放下一顆不安的心,繼續下一站安寧居家的旅程。
本文作者:王麗淑 護理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