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尿毒恐懼症」

一位臉色蒼白及浮腫的病人走入腎臟內科門診,經診療後醫師告訴他「腰仔壞了,已經是變成尿毒了,要馬上住院開始『洗腎』,同時安排接血管。」家屬插嘴:「若要洗,就不需要來這裡,前幾個月就有醫生講要『洗腎』了,來高醫這種大醫院,就是要看有什麼藥可以吃而免『洗腎』。」「現在的醫學雖然進步,但是目前的治療方法,除了換腎或『洗腎』以外,還是沒有藥物可以治療。」家屬又講:「但是我聽人講,有些病人愈『洗』愈壞,『洗』沒兩次就不行了。」「那種情形大部份是因為時間拖的過久,病情已經是很嚴重,當然是救不起來!」病人有氣無力的講:「但是我聽說洗腎很痛苦,我會驚,我還是再去找其他的治療方法。」「免驚,洗腎當然不是什麼快活的事情,多少有一點不方便,但是洗腎以後你就會感覺病情有進步,生活品質較現在好。」病人這時慢慢起身走出,醫生又講:「尿毒這種病,除非是換腎,否則絕對是有洗有機會,沒洗沒機會。」


一個禮拜後,急診室裡,推車如流水,忙碌中有人喊:「緊!緊!病人昏迷不醒,快救一下!」過三天,加護病房裡,「病人的情形比較穩定,可以轉到普通病房。」「多謝!多謝!多謝醫師!」


腎臟內科病房裡,「感謝醫師的照顧,救回這條命,那天看完門診,去別處包藥吃,吃了也無效,病人的情形卻愈來愈嚴重,來急診時已經是昏迷不醒。」「那天在門診,若聽醫師的話,應該就不會這樣嚴重,目前病情穩定就好,等接好血管就可以出院,以後長期洗腎治療。」又問:「有比較快活否?」「有啦!早知洗了會變這麼輕鬆,早就洗了,不需要多痛苦這幾個月。」


一聽到「尿毒症」、「洗腎」等等字眼,很多民眾就如同遇到毒蛇猛獸一般,不加思索的避之惟恐不及。有些民眾甚至聽說過曾經有位病人為了要洗腎維持生命,洗掉了幾棟房子,賣了多少祖產,結果到最後還是「毒發」不治而亡。更過分的是有時竟然在青年男女交往論及婚嫁的階段,如果雙方家長探知任一方家人當中有尿毒症患者,正在接受洗腎的話,這樁原本可能成就神仙美眷的婚事搞不好就此吹了。我們身為腎臟專科醫師,在門診或病房裡訪視患者時,也常常苦於再三向患者解釋,患者還是堅拒洗腎治療的窘境。這只能說,一般民眾大概有很多人得到「尿毒恐懼症」了。


追究這種「尿毒恐懼症」的病因必須回想過去透析治療發展的歷史。血液透析問世也才剛剛三十多年,算是新一代的治療。在較早期時,血液透析包括一個尺寸龐大的透析液槽,加上尺寸也不小的透析機以及人工透析器,透析用水在當時也只能用自來水而已,可以說機器設備就佔了半個房間;在患者方面,常常要帶著500CC的血備用,因為透析時留在體外的血液量實在相當大。在當時,每次血液透析要花五至八小時,透析過程又常因體外血量大和透析脫水引起休克而難過,又因為透析用的自來水是硬水,常引起硬水症候群而有抽筋、嘔吐情形,往往一次透析下來,人已經被折磨的筋疲力竭,是種很累人的治療。由於透析效率不夠高,所以患者在平常不透析的日子,飲食必須做很嚴格限制,對民以食為天的國人而言,又是另一層的難過。再加上過去醫療保險制度涵蓋範圍太窄,的確花很多錢才能洗腎維生。所謂「尿毒恐懼症」大致上綜合了對肉體痛苦、精神折磨以及錢財耗費的恐懼。


經過三十年的努力,透析在各方面都有長足的進步。透析機器方面,不但已經轉變成半個人高的大小,而且還具備自動量化功能,能較精確的估算透析量,不會過度脫水引起休克;透析用水方面,都已全面使用逆滲透水處理,水質非常純淨,絕不可能發生硬水症候群;每次透析時間也縮短到三至四小時。另外由於透析效率的提高,患者在透析治療之間的日子不再需要做像往日一般的極端嚴格限制,自由許多;況且因為各項醫療保險涵蓋照顧範圍遍及全體國民,所以完全不必有經濟方面的顧忌。在現在的醫療體制下,可以說過去「尿毒恐懼症」的各層次因素都已經幾乎消失無蹤了。


在過去的時代,如果去參觀血液透析,可能會看到「哀鴻遍野」的場面,但是經過三十年後,隨便踏進任一家透析院所參觀,一定會發覺在透析床位上的患者並看不出痛苦何在,有人看著電視,有人吃著平日不太敢吃的零食,不然就在睡覺,有時還會嫌醫師訪視太囉嗦呢!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可怕。所以現在如果遇到心存「尿毒恐懼症」的患者或家屬,醫師們除了多做溝通外,最好的方法就是請他們實地勘查一番,相信一定可以很有效的治療他們的「尿毒恐懼症」。

本文作者:張之揚醫師、張哲銘醫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