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情

許多8B 病房的護理人員都知道,時常住在這個病房的癌症患者,不但有姐妹檔,也有母女檔。

認識患者阿桂阿姨才一年多而已,肝癌,55 歲;平時最主要的照顧者是大女兒,亦是一位淋巴癌的患者,30 歲。

阿桂阿姨是個非常苦命的傳統女性,聽從父母親的意見,經由媒妁之言嫁給了小她一歲的老公,早期賣過小吃,後來老公因腎衰竭需長期洗腎,因此所有家中的重擔也落在了她的身上,為了照顧肝病的婆婆(2000 年往生)及肺癌的公公(2005年往生),她不得不以手工貼補家用,但是終究是入不敷出,而欠下了一屁股的債務。

雖然她有一個兒子及兩個女兒,但兒子在北部經商失敗也鬧著離婚,大女兒是淋巴癌,因為必須接受治療,也只能偶而打工,唯一有正常收入的是小女兒,但小女兒也還在夜間部進修中。

好運似乎永遠與阿桂阿姨絕緣的,2007 年初她開始的暴瘦,沒有食慾,7 月在他院經肝臟組織切片而證實為「肝癌」,確立診斷之後,她並沒有聽從醫師的建議接受治療,而是自行以中藥調養;直到9 月才決定了接受西醫治療,並且選擇了本院。

從2007 年11 月至2008 年5 月,肝動脈化學藥物治療共6 次,雖然在第二次的肝動脈化學藥物治療時就發現了腹水,但經由豬尾巴的引流(pig-tail drainage),還是可以減輕她腹部的不適感,雖然有多次發燒感染的問題,而令她的情緒有些失控,但是阿桂阿姨還是很想活下去。

在肝癌治療期間,阿桂阿姨最依賴她的大女兒,大女兒於2006 年接受化學藥物治療,當時也是她負責照顧的,現在大女兒已經得到緩解了;也或許是同樣是得到癌症的關係,阿桂阿姨特別滿意大女兒的照顧,連在居家的引流管傷口換藥工作也一定要大女兒來做,她才會放心,換成是其他兒女照顧時,阿桂阿姨就會覺得沒有安全感。

當我休完年假,重返工作崗位時,許多位8B 病房的護理人員都跑來跟我說:「學姐,妳知道阿桂阿姨已經走了嗎?」經過打聽及查閱電腦住院資料後,才發現她真的走了,5 月初的那一次住院竟是我最後一次對她的照護;我知道當她於5 月24 日住院時,抽血值已經顯示腎功能及電解質均異常,阿桂阿姨已經有些意識不清、語無倫次了,只得依靠鼻胃管灌食,及點滴的營養補充;雖然經過積極的處置,仍因敗血性休克而於5 月31 日往生。

走了的人是已經不會再痛苦的了,而只有留下來的人才是痛苦的;當我再次見到這位大女兒(阿珍),阿珍明顯的瘦了一大圈,當阿珍談起媽媽臨終前昏迷的兩個星期時,仍會有許多的不捨,我引用了阿桂阿姨的話語,要阿珍把自己照顧好才是最重要的,阿珍也點了點頭說:「媽媽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身體,映瑾姐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本文作者:奇美醫院內科臨床技師 呂映瑾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