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裡的陌生人~談心理治療自我統合

安傑是一個在政府單位工作的人,來到治療室起因自覺記憶不佳,常抱怨必須扮演各種不同的角色,及快速換裝的表演者,例如:主管要我擔任大活動的策劃人,我就要表現很強硬、當我壓力大時,有時照鏡子,覺得鏡子裡住著一個陌生人,哪真的是我嗎?、有時我覺得我是在遠處旁觀自己,好像看自己演電影,我無法感受到感覺、覺得自己身體失去知覺,覺得好像做一個很空洞的夢等。安傑所經驗,是輕微的解離現象,嚴重時即所謂的解離性身分疾患(多重人格疾患),事實上解離(Dissociative)是一種健康的調適性防衛機制,幾乎所有人在面對沈重壓力或生死威脅時都會有此反應,誠如921集集地震,經歷到地震威力的民眾,所出現短暫震驚、驚嚇、麻木的解離經驗,而過一段時間就慢慢復原。因此,正常人在生命沒有立即危險的情況下,也會有輕微的解離現象,肇因於自己的內在無法整合內心不同面貌,以及內心與現實生活會出現內在角色混淆與衝,當角色混淆衝突時,很容易影響我們的情緒,最後也讓生活的人際關係變調,如同安傑的遭遇經驗,自己成了鏡子裡的陌生人。

我們內心與生俱來很多不同的角色與特質,而這些特質、角色是從小到大不斷經由學習或人際相對的角色互動而來,諸如在家庭裡一個女性要扮演多重角色,而我們卻必須精熟各種角色的變換、扮演,這些角色是需要花費相當大量精力、能量,若未能有效的處理角色難為及調整人際關係,久而久之會讓耗盡所有的能量,最後演變成情緒問題,甚至形成憂鬱的狀態。這些角色扮演的難為與人際關係問題、狀況是很需要時間去統合與調整,但由於,我們的人際文化著眼於別人的需求為重、忽略自己的需求,同時忙碌的生活習慣也不允許讓我們花太多時間去整理,進而演變被接腫而至的壓力與別人的需求為重的生活文化擠壓,剝奪我們身心靈進行健康調整的機會,而讓我們呈現耗竭、混亂,最後形成憂鬱疾患的發生。

照顧別人是重要的,但是先照顧自己,才有力量去照顧別人啊!心理治療就在這樣的時空條件下,除提供自我照顧、自我成長、調整人際角色的服務,並給予一個安全、嘗試「紓解」、反省整合的空間,並透過治療師包容、接納式的「瞭解」互動而成。治療者如同心靈捕手,運用同理的聆聽和注視瞭解方法,再適當地利用回應、指出矛盾、情緒反映等熟練的治療技巧與語言訊息。在這種情感交流建立的信任關係下,真正的情緒療癒才能發生,轉而達成治療的目標。而治療目標著眼於整合所有的內心力量,達到自我整合。

心理綜合學的創始者,學者阿沙鳩里(Assagioli)是這樣形容心理治療的自我統合:要義為「我們早已擁有所需的一切,不太需要太多外在力量,我們的任務就在如何組合他們,發揮其用而已。如果我們看到的始終只是一些支離破碎的部分,則任何一樣東西都顯不出存在的意義,但這些部分一旦統一,新的東西便出現,他的本質絕不會是那些單獨的部分所能顯示出來的。」

有時內心的困頓是來自於被某個角色長期所主宰,要解決這樣的困頓,就必須成為所有角色的主宰,適當分配角色的出現,而不是被某個角色長期所主宰,當我們主宰所有的角色,人生就會像是萬花筒,當搖動萬花筒時,那些彩色的玻璃碎片只是一堆普通的碎花而已,可是當你抓穩萬化筒望去,它形成極美的圖案。我們的人生何嘗不是如此,亟需我們有一個空間,來整合、抓穩自身內心所有的角色力量,突破所有的困頓、開創自在、璀璨的生命!

建議閱讀書目:鏡子裡的陌生人(張老師文化出版)明日之我(光啟出版社)

本文作者:奇美醫院精神科 楊仁豪臨床心理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