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中暑與香薷飲解暑熱感寒

打醮是道士設壇為人做法事,求福禳災的一種法事活動。《紅樓夢》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還禱福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中提到:『鳳姐兒來了,因說起初一日在清虛觀打醮的事來,約著寶釵、寶玉、黛玉等看戲去。寶釵笑道:「罷,罷。怪熱的,什麼沒看過的戲,我不去。」』賈母、鳳姐、寶釵、寶玉、黛玉等人之後都到了清虛觀,賈珍也來了,卻不見自己的兒子,連忙問道:「怎麼不見蓉兒?」『一聲未了,只見賈蓉從鐘樓裡跑出來了。賈珍道:「你瞧瞧!我這裡沒熱,他倒涼快去了!」喝命家人啐他。那小廝們都知道賈珍素日的性子違拗不得,就有個小廝上來向賈蓉臉上啐了一口。賈珍還瞪著他,那小廝便問賈蓉:「爺還不怕熱,哥兒怎麼先涼快去了?」賈蓉垂著手,一聲不敢言語。那賈芸、賈萍、賈芹等聽見了,不但他們慌了,並賈璉、賈楄、賈瓊等也都忙了,一個一個都從牆根兒底下慢慢的溜下來了。』這說明了,天氣的確是很熱,大家都躲暑去了。
 
到清虛觀打醮的事,是正式場合,江南悶熱難當,當時無空調電扇,衣著要整齊清潔,一絲不苟,不得露胳膊露腿,這是導致黛玉中暑的外因;加上黛玉本身體質虛弱,有慢性病;又張道士給寶玉送了一個「赤金點翠的麒麟」,還幫寶玉提親:「前日在一個人家看見一位小姐,今年十五歲了,生的倒也好個模樣兒。我想著哥兒也該尋親事了。若論這個小姐模樣兒,聰明智慧,根基家當,倒也配的過。但不知老太太怎麼樣,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請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說。」這樣,除了寶釵、史湘雲,黛玉在婚姻方面又多了一位競爭對手,視愛情為生命的她,禁不住這精神折磨,也是造成中暑的內因。
 
中暑在中醫與西醫的觀點不是完全一樣,在西醫的詮釋,中暑(heat stroke)是攸關性命的嚴重急病,體溫超過攝氏40.6度,原因是在高溫環境中待的過久,症狀有皮膚乾燥、心跳急而快,頭暈等,此時溫度調節已失去控制,若不再轉換到較涼爽的環境,會促成死亡。中醫的中暑,定義沒這麼嚴格,就是俗話說的熱到,有時還因為暑熱貪涼,上吐下瀉,或吃不下飯,或感寒而頭暈頭痛。中醫夏日中暑的藥方中常會用到「香薷飲」,由香薷、厚朴、白扁豆三位藥組成,香薷是略為辛溫之藥,厚朴、白扁豆是腸胃藥,這完全適用於貪涼引起的頭痛、飲食不下的症狀。清虛觀打醮之後,黛玉心病一發:「一行哭著,一行聽了這話說到自己心坎兒上來,可見寶玉連襲人不如,越發傷心大哭起來。心裡一煩惱,方才吃的香薷飲解暑湯便承受不住,「哇」的一聲都吐了出來。」
 

作者  中西醫師  鄧正梁 
中華民國外科專科醫師 
中醫博士
正梁中醫診所院長
本文作者:正梁中醫診所院長 鄧正梁醫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