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最後的15天

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15天,我會是在哪裡?我又會是怎麼過這15天呢?林阿公,83歲,一輩子務農,無不良嗜好,無其他的病史,最近一個月,突然的食慾變差了,吃不下東西,曾於門診抽血發現癌症指數偏高,於8月2日因間歇性的胃痛及腹痛而被家屬送到了急診室,這是林阿公的第一次住院,卻也是他最後一次的住院。

2012年8月3日是林阿公生命最後的第15天,當我第一次見到他時,看見他的身體因長期無法進食而顯得虛弱,卻還可以自己下床活動,他說:「我猜我的胃一定是長了壞東西,不然不會這樣的。」

林阿公的猜測是正確的,經由急診室的胃鏡檢查報告,已初步診斷疑似胃癌,我建議林阿公插鼻胃管提供灌食,以補充營養,林阿公卻堅持要自己進食,不願意接受鼻胃管插管灌食,於是暫時以點滴來提供營養。

8月5日,在我們查房的時候,案子說:「最近幾天,我爸爸幾乎都沒吃東西,都是靠點滴注射,我爸爸很喜歡吃冰淇淋,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吃冰淇淋?」我們說:「當然可以囉!」隔天查房時,案子很興奮的說:「昨天我買了冰淇淋給爸爸吃,爸爸吃了好幾口,我看見他歡喜的吃冰淇淋,我也跟著高興。」我們看見林阿公露出了靦腆的笑容,我們感受到了他得到了心靈上的滿足感,雖然只是小小的幾口冰淇淋。

父親節那一天,林阿公入院已經是第6天了,病理報告已確定了胃癌,安寧小組已經著手進行安排安寧療護,經由主治醫師的詳細解釋,此時的林阿公已知道自己的病情,也知道肺部及肝臟部位也都有轉移的情形,林阿公自己表示了:「如果我的病不會好了,不要幫我插管、電心臟。」同時,他已明瞭並同意插鼻胃管來提供營養的好處。

當安寧小組積極的為林阿公進行著規畫朝著安寧療護的同時,我們也發現他的病情卻像是溜滑梯般的向下滑,由於精神愈來愈差,意識愈來愈不清楚,當然臥床的時間也跟著愈來愈長,於8月7日已明顯的顯得痰量增加了,已需要抽吸才能清除,在他豐富的臉部表情裡,我們看見了他疼痛痛苦的指數明顯的變高了,止痛藥的使用暫時還可以使他的疼痛得到些許的緩解。

在林阿公倒數生命的第7天,他由普通病房轉入了奇恩病房(安寧病房),原本查房時,他都會張開眼睛,跟我們說上幾句話,但此刻的他,卻已經無力張開眼睛及說話了,雙下肢也明顯的呈現水腫,經抽血報告也發現了肝臟及腎臟的功能都異常了。

林阿公倒數生命的第5天,雙下肢水腫情形更加的嚴重,因超過8小時未解小便而插上尿管,病情惡化來得又快又急,接下來的幾天,林阿公再也沒有自己睜開過眼睛,血氧下降、血壓下降,8月17日安詳的離開了我們。

雖然,我的臨床工作是忙碌的,但是,林阿公的往生卻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我看著他從能親自下床活動到『躺著』離開醫院,才短短的15天而已,這15天裡,林阿公的往生對我上了一堂很寶貴的生死學課程,他所要傳達的訊息是–「珍惜活著的每一刻,珍惜每一個出現在我們生命中的緣份,因為我們不知道下一秒鐘,我們將會發生甚麼樣的事。」

我們常常很習慣的一天又一天的過著日子,每天走一樣的路上班,走一樣的路下班,生命中出現了一些新面孔,也走了一些老面孔,有些新面孔還來不及將他記在我們的腦海中,他就消失在我們的生命之中了,有些老面孔,雖然可能時常會見面,但是緣份不足,也不見得會在我們的生命裡留下印記,我們都只是宇宙裡的一個過客啊!不管我的生命僅剩下15天,或是15個月,亦或是15年,我都要認真負責的完成工作與使命,並且還要快樂、健康、學習與成長的過著每一天,『不說痛,並不表示我不會痛;不說苦,並不表示我不會苦;不說累,並不表示我不會累。』而是,我想把這些『痛、苦、累等等』都當成是生命裡不可缺少的調味劑啊!
本文作者:奇美醫院內科 呂映瑾 資深護理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