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到最後-不再是哀傷告別而能產生溫暖正面的力量

「凡事開始最難,然而更難的是何以善終」-摘自莎士比亞,醫院是醫生也醫死的場所,當一條生命在加護病房裡擺盪時,我們的任務及責任在全力醫治病人,但往往無法掌握生命的起落,如波瀾壯闊的人生,總有落幕的一天。

「我今年15歲,雖然年紀不大,但是進出醫院好幾次了,我以為這次我會向上次一樣順利出院,甚至可以回到學校與同學一起上課、一起說說心中偶像,但是我想這也許只是個夢想,因為我呼吸好喘好喘,帥哥醫生幫我在嘴巴插了一根管子幫助我呼吸,並且從病房轉到加護病房,我知道我很任性,可是爸爸很心疼我,如果我想要從家裡拿電腦或請爸爸來陪我,護士姐姐會幫我打電話回家,不管爸爸多忙一定會立刻趕來陪我。

我非常愛我的家人也擔心著家裡,所以我知道我要聽話,不要太麻煩醫生及護士姐姐,我在這裡跟全部的護士姐姐成為好朋友,她們會陪我聊天上網,問我喜歡什麼,當我隨口說出我喜歡一件熊熊的小背心時,沒想到姐姐們記在心底,終於這天到來,家裡的人從早上就陪著我,爸媽對我說他們愛我及對不起,尤其是媽媽眼淚掉個不停,媽媽對著哥哥說你們這輩子都不可以忘記有這個妹妹,護士姐姐幫我穿上我喜歡的衣服,我想我一定是一個最可愛的小天使」。

這只是加護病房其中一個病人,特別的是她才15歲,也是引導加護病房醫療團隊想更投入重症緩和照護的小種子,如何讓一般民眾不再對加護病房的印象只是個冰冷、悲傷,甚至於是人生早晚都會進去的一個地方,每次探病都是緊張慌亂,不知道要跟親人說什麼,甚至於來不及說再見及感謝而徒留遺憾。

生死兩無憾的照護∼∼
當每個病人的心電圖不穩定到變成一直線,我們經歷著病人、家屬、照護團隊的各種情緒。縱使不在安寧病房,但我們期待我們可以提供生死兩無憾的照護。因此加護病房推行安寧照護如下:
(1)主治醫師於每日查房不定時宣導生命末期的病人達到善終的觀念。
(2)醫療團隊經查房後,對病情確立共識,於每日會客時,醫師向家屬說明臨終病人病情變化的徵象,讓家屬可以了解。
(3)醫師於下班時,口頭交班給值班人員說明病情進展,確保說明病情的一致性。
(4)引導家屬肢體接觸同時說出心中的感觸(四道:道謝、道愛、道別、道歉),或提供紙卡讓不知如何口說的家屬寫下感觸,放置病人床旁,護理人員協助翻身或治療時,在病人耳邊輕輕將卡片內容讀出。
(5)根據病人宗教信仰而給予不同的服務,如:佛教信徒和道教信徒提供錄音機撥放佛教音樂、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同意牧師(神父)到病床旁禱告。
(6)提供家屬/醫療團隊書寫心情故事,相互鼓勵,以紓解家屬緊張情緒。
(7)增加病人與家屬臨終陪伴的時間。
(8)經濟困難者,會同社工師協助提供相關社會福利補助。

8A加護病房推動重症緩和照護至今,醫療團隊對「重症
緩和照護滿意度」由2.9﹪提昇至85﹪;家屬陪伴病人臨終的時間由5分鐘延長至47分鐘;護理師引導家屬肢體接觸同時說出心中的感觸(四道:道謝、道愛、道別、道歉),或提供紙卡讓不知如何口說之家屬寫下感觸的比率由0%提升至34.25%。
奇美醫學中心6B加護病房護理長章正俐強調:醫療有其極限,生命也極為有限,如何在對的時機做出對病人最好的選擇,我們需要仔細思考;也提醒病人家屬們,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旅程,不必一定是滿身管路而腫脹不堪的沉默離開。

我們希望家屬與在生命最後的病人,能夠有機會去面對哪一些放不下的事,把握機會對彼此道謝、道歉、道愛或道別,好好的完成每一道生命的圓。也許藉由臨終照護的流程改造,生命的結束可以不再只是哀傷的告別,而能更帶給活著的人溫暖正面的力量。
本文作者:奇美醫院加護病房護理長 章正俐

延伸閱讀

醫學名詞 :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