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承認自己過得不好也無妨!專家分析「過度堅強」會讓內心更崩潰

作者/章秉純醫師

「為什麼進了診間都會開始掉淚⋯⋯?」

「我覺得好像有另外一個我,這樣是精神分裂?還是解離症嗎?」

「我就是很糟、很爛、很不好,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覺得你可能是騙我或敷衍我⋯⋯」

我們為了讓自己好過一些,常常會不自覺的使用一些心理機制,這些機制就稱為「防衛機轉」。

舉例來說,我們可能覺得外在環境困頓、沒辦法,所以孩子逼迫自己像個大人,行為舉止都是大人,連內心也要變成大人;可是,孩子還是孩子,提早成為大人是不可能的。長久的拉扯,真正的自己被埋藏在一個自己都找不到的內心角落。歡喜悲傷,也越來越不真實,不知道是自己一個人在演戲;還是看著所有人演戲。

也曾有一個個案,就為了父親的遺言,一手包辦身心障礙弟弟妹妹的所有事務,不願意接受政府、社福機構原本就可以提供的幫忙,因為在他心中「照顧弟妹」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任務,這任務絕對不能交給別人,否則就是違反了父親的遺命。

從此以後,他的人生彷彿打地鼠,一直在處理身心障礙弟妹永無止盡的問題(遭人欺負、詐騙、辦卡、買保單等等⋯)。後來甚至一個素昧平生的智能障礙年輕人,看到他就直接把他當爸爸般對待,沒有經歷任何互動,就毫無理由地黏著他,不斷喊著他的名字。我惋惜又無奈地對他說:「照顧者」這個角色,真的是被你做到骨子裡去了。

而他也瀕臨崩潰,不斷經歷任何藥物都無法壓制的劇烈頭痛,終於撐不住住進了身心科病房。這時,他已是中年晚期—這僅有一次的人生—錯過了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

人生中太多事情沒有理由,而我們的腦子總是會想要有一個理由,讓我們能避開以前遇到的壞事。這些被硬想出來的道理,就是防衛機轉中的「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而「理智化」是一種自欺、不成熟的防衛機轉。

不成熟的防衛機轉正如築堤治水,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平靜如常,但背後這道堤可能已殘破不堪,隨時可能一潰而決。

「我就是很爛很糟很差勁,才會遇到這些事情。」

「我覺得我從今天早上就沒有遇到一件好事,因為我就是一個衰神、世人的累贅。」

但我們常常總是默默的把堤加高,潰決的風險,也一天比一天大。一天天過去,堤防背後早已巨浪滔天,堤防主人的內心,也一天比一天沈重。直到蹣跚地步入診間。

診間中,奪眶而出的眼淚,就是這個傷痕累累大壩上,一個小小的出口。哭不是壞事,在診間感到安全而落淚,更讓原本沈重負擔的心靈,減輕了一些壓力。這也不是僅靠藥物就能做到的。

奇蹟少女走到今天,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鼓舞人心的巨大奇蹟;讓少女像個少女、孩子像個孩子,不需要更多奇蹟了。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