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信息: 24歲

  • 不知道了...
    憂慮...
    您好...
    那個..我真實的身理性別是個男孩子,可從小就認為自己不應該是男生,
    很討厭自己這個身體,小時候還住在家中時也都把自己當成是個女孩子,也因為這樣從小校園生活過得很不好,
    跟家人感情也不是很好,
    很多次很想跟家人說些什麼,可是總是被罵,
    總是被說男孩子應該要怎樣,該怎麼樣,
    這讓我一度埋怨今天自己為什麼是個男孩,

    在大學時,刻意選了離家很遠的學校,為了避開家人,
    加上自己本身對於電腦系統程式方面頗興趣,在網路上接到了一些工作,
    透過網路,活動,認識了些談得上的朋友,
    也認識了一些有類似處境的朋友,
    經過很多的詢問,自己服用了所謂的抗雄激素.雌激素,一心想改變這個身體,
    可非常害怕家中的人會發現,所以用量少之又少,甚至之後一度停藥,
    大學的這段時間或許是我最開心的日子
    結交了不少朋友,做了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兵役的體檢單,一直是我很害怕的東西,
    很害怕會再過上以前國中時的生活,很害怕與男人相處再一起,
    國中時因為學校推從強制住宿,統一管理,這讓我在宿舍過得很痛苦,
    每天幾乎都被欺負,所以很常自己躲到角落去,
    也因為頭髮髮禁的問題,不能好好上課,從早到晚教官室罰站讓我承受了各種艱難,
    因此而導致國高中時課業非常差,但家人問起時我也不敢說什麼,
    體檢單其實早在剛入大學時家中就收到了,
    可我純心一直延後它,以學業的名義延後,
    就在大學4年之後原本可以順利畢業的,也刻意再轉學降轉,
    可是現在又快要面臨畢業了,但因為降轉很多東西沒修勢必會再延畢,
    可家裡對我一直在上課感到很不滿,不希望我再延畢,
    每一次的電話打來就是問說,能不能畢業,快點去當兵當一當,
    雖然我曾經多次表達說我根本不想當兵,
    可這根本改變不了家人對我的想法,我也多次回家鄉要辦理助學貸款,
    想說我自己要延的我就自己負責,可是偏偏我辦不了...
    家父母的工作年收高,政府不給申請,我真的不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如今,體檢的通知已經沒辦法再延後了,原先最後的通知在過年那時,
    我透過了很多的方式詢問,跟家鄉的兵役科溝通,它讓我延到了5/7,
    因為人在台南讀書,自己上網申請了異地代檢,可以不用回到家鄉去,
    他也警告我那是期限了,再延可能會有法院的單子,也不能異地代檢,
    查了很多BMI免疫的相關文章,跟GID證明的文章,
    GID方面有太多事情讓我擔憂,我不知道該如何去詢問,
    想在這段時間看能不能用體重過輕的方法避掉,努力的減重,
    眼看就剩下兩個禮拜了,不斷觀察體重,可能是避不掉了,
    我真的不知道該辦...一直處在很憂慮的狀態,
    希望醫生能夠幫幫我...謝謝

    2014-04-23 05:48:27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