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化療你只能逆來順受嗎?淺談功能醫學在癌症治療中的應用

淺談功能醫學在癌症治療中的應用(1)
58歲的L女士5年前罹患卵巢癌,當時一直是單位同事公認“身體很棒”的她,沒想到正值事業頂峰時不得不“踩刹車”,經過手術並接受漫長的、幾乎撐不過去的化學治療療程,手術後堅強的她生活依舊,繼續她忙碌的工作。雖然很小心的每年追蹤,但在五年後的1次超聲波追蹤中又發現了異常,經PETCT掃描確認了卵巢癌的復發。當然只能再一次經歷手術和生不如死的化療過程、、、 、、、。

第一次化療度日如年。第二次的化療反應更是劇烈,骨髓功能被嚴重抑制,白細胞開始下降,降至1千多,開始注射白血球刺激劑以提升白血球,前後共打了8針,以避免免疫系統的崩盤,歷經21天,才把白細胞維持到4200,第三次化療時間不得不因此而推遲。另外,嚴重便秘甚至6天都無法大便,痛苦至極。自己設定了主觀痛苦(噁心、嘔吐、無法進食等)指數(1~4級),最難過的4級持續了5-6天,前後住院了29天。僅僅休息了3天,第三次化療即將開始,再次的惡夢重複一次,真的是生不如死。

或許是緣分吧!在第三次的化療前夕永悅功能醫學教授——洪作行醫生認識了劉女士及其先生(醫院的管理者)。他提及功能醫學的觀點,建議以加強肝臟排毒功能來減輕病人化療中的痛苦。在L女士的主治醫生與病人及家屬半信半疑的情況下接受了洪教授的建議,從第三次化療前6天,L女士就以靜脈點滴注射的方式,加強肝臟解毒機能,並持續到化療後1個星期

在眾人們認為可能是巧合下,病人在這次療程中腸道功能大幅改善,幾乎沒有便秘,痛苦指數也明顯下降,最高痛苦指數僅到達3。白血球雖然也降至1千多,但白血球刺激劑只打了5劑,歷經11天,白血球就恢復到正常範圍。有了這次經驗,病人信心大增也願意接受第四次的化療療程,而對將信將疑的臨床醫生而言也想看看到底是運氣?還是功能醫學造成的效果?

進入第四次的化療前,永悅國際功能醫學中心對L女士進行了功能醫學全面的檢測,全面瞭解劉女士身體中的不平衡,結果發現:長期工作壓力導致她體內的腎上腺壓力荷爾蒙極其不平衡——儘管這麼多年人們公認長期壓力可以導致疾病,但一直沒有資料可以衡量,而功能醫學檢測的腎上腺壓力荷爾蒙,給人們提供了一個身體壓力風向標,L女士看到結果時,心服口服地說:我們集團工作壓力太大,20幾位企業高管中有7位患了腫瘤,要是提前檢測並干預就好了、、、 、、、。此外,L女士體內自由基偏高,自由基堆積,攻擊DNA就會導致癌症,而清除自由基的抗氧化維生素不足,女性荷爾蒙不足並且代謝失衡,保護性荷爾蒙所占比例小於致癌性荷爾蒙的比例。洪教授依據上述科學證據,為L女士制定了功能醫學調養計畫:補充腎上腺壓力荷爾蒙和抗氧化維生素,加強自由基代謝及肝臟排毒功能,並補充腸道益生菌,調節胃腸功能,進行補充調養。洪醫生的功能醫學調養方案,第一次將“補”的概念應用於化療患者。既往臨床醫學對腫瘤患者的治療中,強調的是“殺”——大有“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勢頭,希望將體內所有癌細胞統統殺死,直“殺”得患者在化療過程中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甚至許多人無法堅持,乃至中途而廢,放棄了治療。而功能醫學強調“補”,補充體內的不足,又是非常重要的身體成分,將人體的內環境調整到平衡和諧的狀態,讓腫瘤細胞失去適合的生存環境,達到防治癌症復發的效果。L女士接受了功能醫學的調養計畫,第4次療程開始了,過程也更加順利,痛苦指數明顯改善也沒有便秘。儘管白血球仍然下降到1千多,但白血球刺激劑只打了2針,僅用了4天白血球就恢復了正常,住院天數從原來的29天,縮短到18天。按照L女士以往的體驗,化療的痛苦一次比一次加重,而由於功能醫學的介入,化療的副作用明顯減小,讓她有信心順利完成最後的化療療程。

洪作行教授提示:醫學是治療“人”而不是僅只治療“病”,即使是痛苦的癌症化療,我們也能明顯的改善病人的生活品質,這才是人性的醫療。臨床醫學中僅是診斷癌症及治療癌症,但功能醫學卻想知道為什麼會發生癌症,因為如果不知道癌症發生的誘因,那復發是可被期待的。臨床醫學中治療後就是“追蹤”,但在什麼都不曾改變(DO NOTHING)的情況下追蹤也不過是早期發現下一次的復發而已。從功能醫學的觀點,癌症的發生與復發是因為人體營造出一個讓細胞變性與擴展的環境,這些環境涵蓋了內分泌系統、腸道系統、肝臟解毒系統、免疫系統,如果能將這些環境修正回復原來的平衡,即使已經產生的癌細胞也可能不再惡化,與人體共存成為一種慢性病而已

對這位L女士我們由進一步的功能醫學檢測中瞭解了癌症產生與復發的誘因,將在下一期與大家分享。

淺談功能醫學在癌症治療中的應用(2)

上一期功能醫學調養説明化療中的L女士渡過艱難的治療過程,想必大家還記憶猶新,這位平時“身體很棒”L女士為什麼會罹患卵巢癌?為什麼5年後又復發呢?即使這次化療結束,會不會以後還復發?怎樣才能預防復發?這些一定是大家非常關心的問題。

多數臨床醫生回答這樣的問題會說是由於個人體質的問題,這次化療後,要嚴密追蹤隨訪。從功能醫學的觀點,癌症的發生與復發是因為人體營造出一個讓細胞變性與擴展的環境,所以要分析整個人體的內分泌系統、腸道系統、肝臟解毒系統、免疫系統的功能,長期的上述系統的功能不平衡,必然會導致人體內環境的紊亂,為癌細胞提供一個適宜的生存環境,如果能將這些系統修復回原來的平衡狀態,消除了癌細胞生存的環境,才能真正達到預防腫瘤復發的目的

L女士功能醫學的檢測發現了她患卵巢癌的原因和復發的根源: L女士腎上腺壓力荷爾蒙檢測提示:體內的壓力荷爾蒙皮質醇(Cortisol)、抗壓力荷爾蒙脫氫異雄固酮(DHEA)均處於正常高限,合成/分解指數降低,代謝失衡,身體處於耗損狀態,與長期慢性壓力有關,腎上腺壓力荷爾蒙不平衡,會影響免疫系統、代謝系統等。雌激素代謝檢測提示她體內整體雌激素水準明顯下降(E1、E2、E3),保護性雌激素代謝物含量為55.8%,正常應高於60%,致癌性雌激素代謝物含量為44.2%,正常應低於40%,保護性雌激素代謝物與致癌性雌激素代謝物平衡對身體起保護作用,失衡則引起自體免疫性疾病和乳腺癌、子宮肌瘤、卵巢癌等風險增加。氧化壓力檢測發現體內自由基代謝產物丙二醛(MDA)升高,提示體內自由基過多存在氧化壓力,自由基過多,表示受傷害機率高,身體抗氧化能力較差,破壞脂肪、蛋白等引發慢性疾病,亦能破壞DNA引起癌症。抗氧化維生素檢測發現茄紅素、α-胡蘿蔔素、β-胡蘿蔔素、δ-維生素E、γ-維生素E、輔酶Q10、維生素C含量均較低,抗氧化能力降低,細胞能量產生不良。環境荷爾蒙檢測發現鄰苯二甲酸酯類、酚類含量超標,上述環境荷爾蒙有類雌性荷爾蒙作用,可干擾正常雌激素生物效應,引起內分泌系統紊亂,長期超標會導致腫瘤發生機率增加

洪教授看過檢測結果後分析:體內廢物自由基無法清除;雌激素代謝無法走好的途徑,致使致癌性雌激素增加;環境荷爾蒙超標,無法正常排出體外,所有這些指標都提示人體清除垃圾的功能下降——即肝臟解毒功能不良。聽到這個觀點,L女士提醒洪教授說她以前的體檢肝功能一直很正常。洪醫生說:“普通體檢只有肝細胞破壞,轉氨酶升高才說明肝臟有問題,即肝臟有‘病’,而功能醫學看的是肝臟解毒功能,即使轉氨酶正常,肝臟解毒功能也會下降,毒物無法排除,久了自然會生病。當肝臟解毒功能結果回報後,驗證了洪教授的判斷:肝臟解毒分兩個步驟,第一階段:將毒素從脂溶性轉化為水溶性,而水溶性毒素比脂溶性更具毒性,需要馬上經過第二階段解毒:由氨基酸結合水溶性的毒素,將其排出體外。L女士肝臟解毒第二階段中,甘氨酸結合反應功能降低,甘氨酸利用率不佳,肝臟解毒基因功能下降,導致毒素不易排出;而L女士肝臟解毒第一階段正常,體內脂溶性毒素轉化為更具毒性的水溶性毒素後,無法經過第二階段的排出,所以對身體危害更大!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L女士的肝臟解毒功能的不良狀況,她體內的自由基無法清除、雌激素和環境荷爾蒙無法走正常代謝途徑,那麼暫時被“封殺”的癌細胞,依然會在適宜的環境中被重新孵育、、、 、、、。

功能醫學的檢測找到了L女士人體系統不平衡的癥結所在,目前的功能醫學調養正在進行中,相信可以説明她順利渡過化療療程,希望可以説明她清理體內內環境,真正達到預防腫瘤復發的目的。
本文作者【洪作行醫師】
本文由【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提供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