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索亞洲國家自殺防治策略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陳映燁醫師於國際知名Lancet雜誌發表論文,建議亞洲自殺防治方向,應該要走社區取向路線,不能偏重臨床精神醫療模式。

文中提到,東亞儒家思想文化與西方不同,自殺防制必須考量文化特性。西方精神科治療有相當個人主義色彩,認為個人需要為自己負責、處理自己問題,這與儒家哲學重視和諧、團體和社群主義,相當不同。

西方研究往往指出增加精神醫療資源有助於降低憂鬱症,進而降低自殺率。然而,亞洲卻不見得有如此直接的結果,也就是說增加精神科專科醫師數量可能不會明顯降低自殺率。

陳映燁舉例說明,臺灣近十年中,雖然精神科專科醫師人數增加兩倍以上,但自殺率也增加三倍以上,主要是因為文化特性可能影響精神科求醫行為、或是影響治療效果。許多研究指出許多亞洲國家中急性生活壓力對自殺影響較為顯著(也就是說自殺者不一定有精神科疾病),不似西方,憂鬱與自殺連結性較強。

她說,在香港和臺灣,近年來自殺率升高有部分起因於經濟不景氣和傳媒對燒炭自殺渲染。在日本,自殺率升高與失業率和工作壓力息息相關。在亞洲國家社區中,精神科服務可近性比較不足,況且許多亞洲國家經濟力並不及西方,亞洲國家是否有能力支付龐大而昂貴精神醫療支出也是一大問題,這些都突顯要靠增加精神科醫師來防制自殺在亞洲窒礙難行。

她指出,再加上亞洲人口眾多,自殺人數佔全世界自殺個案60%,精神醫療治療模式更是難以符合成本效益,文中建議,必須要建立社區模式自殺防治策略(例如媒體管制、限制自殺方法可獲性等等),將會比以臨床取向的防治措施更貼近實務,也更符合經濟效益。
本文作者:臺北市立聯合醫院 松德院區一般精神科 陳映燁醫師

延伸閱讀

醫學名詞 :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