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息養「瘤」、拖、託、脫

高學歷、高社經地位的時髦女性,面對自己的腫瘤卻只選擇逃避、推拖,任它放任成長,幾乎快撐破乳房。所幸家人、好友及醫療團隊的支持,讓她發現生命的珍貴,無限美好託付於未來;終於擺脫陰影,願意接受手術。 

張小姐,今年52歲。生病前是一個專業的室內設計師,而且平時非常熱心公益活動,而且還曾經擔任女獅子會長。
2年前,左邊乳房摸到一個如橄欖大的腫塊,當時醫師判斷為纖維囊腫。可是不到3個月的時間,這個腫塊既然已經大到8公分左右,經過切片確認是乳房的惡性腫瘤。張小姐剛開始以設計公務繁忙、責任未了等等的理由,一直逃避就醫治療,後來在獅子會眾姐妹的強迫之下,勉強尋求醫療協助,但是又用許多的理由逃避開刀,以致腫瘤日益變大。

去年的6月,最敬愛的大姊竟然為了她的疾病,放下美國的工作,回來台灣監督其看病,那時她的乳房的腫瘤已經有十四公分大小。這時候的她,仍然心存僥倖,使出拖字訣,又想要逃避治療,但是在大姊強烈的要求之下,勉為其難地接受一次了全身性的檢查,在等待檢查結果的兩週之內,腫瘤既然快速變大成二十公分,外觀看起來猶如這個腫塊快要把乳房撐破一樣,這時候乳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肺部、頸椎、腰椎以及兩側腋下。台中醫院陳駿逸醫師甚至明白告訴她,這已經是她最後一次可以治療的機會。

也就是在這樣壯士斷腕的前提之下,毅然而然的接受乳癌的最新治療方式-雙標靶治療搭配化學治療,神奇的是,在接受兩周的治療之後,原本快要爆破的二十公分大的腫瘤,既然快速地縮小成12公分,而且對她而言,並沒有太可怕的副作用發生,這讓她對於治療重拾信心,決定正面迎戰。

在經過這樣治療模式後的4個月,乳房的腫瘤已經完全不見,而且原本的肺部轉移的病灶也徹底的消失,這個時候,醫療團隊建議她切除乳房。然而,張小姐的二姐本身也是個乳癌患者,因為二姐對於她個人治療結果不甚滿意,於是強烈的建議張小姐拒絕手術,親人的想法著實干擾了她接受手術的意願;再加上原本最支持她接受積極治療的大姐,因為滯留台灣過久,導致她在美國的工作幾乎停擺,在這個重要的節骨眼,必須返回美國,無法再給予心理與經濟上的支持。

所以這個時候,張小姐又用種種的藉口,例如畏懼手術之後傷口疼痛等等,延誤甚至想要再一次逃避手術治療,後來經過台中醫院醫療團隊大家的奔波努力,終於在兩個月之後,接受乳房切除手術,經過病理化驗的分析,乳房內的腫瘤幾乎完全消失,只有顯微鏡下看到幾個乳癌細胞的殘存。

手術之後,照理應該還是要繼續接受雙標靶治療搭配化學治療,但是由於雙標靶治療其中的一項藥物—泰嘉錠(Tykerb),目前健保尚未給付,而且半年來張小姐因為接受治療期間並沒有實質上的經濟收入,再加上之前工作的許多款項尚無法收回,導致張小姐經濟上出現了許多困境,造成她無法維持泰嘉錠的治療,甚至干擾她接受後續治療的意願。

在去年年底開始,常常出現莫名的劇烈頭痛,伴隨有全身無力的症狀,結果在今年初,發現腦部出現許多的轉移腫瘤,這對她與醫療團隊來講,都是莫大的晴天霹靂。但是,張小姐與她的醫療團隊,很快收拾難過的情緒,積極面對,重新開始雙標靶治療搭配口服的化學治療、與腦部的放射線治療,很快的頭痛等等的神經症狀大幅度地改善,而且在今年 3月份的腫瘤全身性檢查,終于在皇天不負苦心人的期待之下,原本骨頭、腦部、肺部的腫瘤是完全消失了,而且也沒有長出新的病灶。張小姐從那一刻開始,開始積極規劃新的人生,決定重回她最熱愛的設計師工作,不僅如此,她還希望能夠再次投入社會公益的工作。

其實,這樣一個末期的乳癌病人,如果遇到一群對的醫療團隊,只要選擇對的醫療方式,再加上個人與團隊對的合作方式,縱使過程當中有許多的波折,張小姐這樣對的結果,應該不會只有一個吧!
本文作者:行政院衛生署台中醫院 血液腫瘤科 陳駿逸醫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