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細胞癌 血管遍佈易轉移 口服標靶藥物 持續抑制血管新生 接棒治療不間斷!

腎細胞癌為腎臟主要的惡性腫瘤,由於腎臟的功能是過濾血液中的廢物,因此癌細胞更容易隨著血路轉移擴散,台北榮民總醫院泌尿外科主治醫師張延驊表示:現行一線的抗血管内皮生長因子受體(VEGFR)的TKI口服多重標靶藥物,是透過抑制腫瘤血管新生,來控制癌細胞生長及增生。然目前的第二線治療選擇卻相當有限,特別是對於第一線TKI 治療無效的病人。日前,衛生署已核准新一代TKI口服標靶藥物用於晚期腎細胞癌一線治療失敗後的接續治療。台中榮民總醫院泌尿外科主治醫師 歐宴泉教授表示:新一代TKI口服多重標靶藥物讓患者在一線治療遇到瓶頸時有接續的治療選擇,可以持續抑制腫瘤血管新生,達到控制癌細胞惡化轉移的成效。

腎臟遍佈血管!腎細胞癌轉移快、抗藥性高、存活率低! 
TKI標靶藥物藉由抑制腫瘤血管新生,以達抑制癌細胞持續惡化! 
台北榮民總醫院泌尿外科主治醫師張延驊表示,腎細胞癌的危險在於腎臟的血管非常豐富,癌細胞容易轉移到其他器官,約3成左右的患者發現時都處於已轉移的階段,過去傳統治療方式多以干擾素及第二介白素為主,但治療效果有限,副作用高,患者甚至可能需要長期住在加護病房,這種情形一直到標靶藥物的出現才出現轉機。

張延驊醫師表示,目前腎細胞癌的標靶藥物機轉主要有兩種,一為酪胺酸激酶抑制劑(簡稱TKI) ,此機轉為攻擊腫瘤長血管的機制,抑制腫瘤的血管新生,阻斷腫瘤生長所需的氧氣和養分,同時也可以直接抑制腫瘤細胞的增生、轉移的訊息傳遞;另一則是哺乳動物雷帕黴素靶蛋白抑制劑(mTOR抑制劑)。而目前健保給付的一線標靶藥物以TKI機轉為主 ,此機轉對於腎細胞癌這種走血路的疾病控制成效特別明顯,對於部分患者來說更是大幅突破過去傳統治療的困境。

張延驊醫師表示,在門診經驗上,也碰過一名50歲的患者因尾椎疼痛就診,確診時已是第四期腎細胞癌,而且確診時已合併骨頭和肺部的癌細胞轉移,腎臟部位腫瘤也因為體積太大無法進行切除,所幸在口服TKI多重標靶藥物的控制下,患者腎臟部位腫瘤大幅縮小且後續進行切除,骨轉移和肺部轉移的腫瘤也獲得良好控制,顯示TKI多重標靶藥物對晚期腎細胞癌治療有一定的成效。

晚期腎細胞癌友 在一線TKI治療遇到瓶頸時,苦無二線同機轉接棒治療
二線接續治療現曙光!衛署通過新一代TKI口服標靶藥物 持續阻斷腫瘤血管新生!
台中榮民總醫院泌尿外科主治醫師 歐宴泉教授補充,雖然一線TKI標靶藥物有一定的疾病控制成效,但因為腎細胞癌轉移快、惡化快的特性常使一線TKI標靶藥物使用一段時間後,部分癌友在治療上會遇到瓶頸,因此二線抑制腫瘤血管新生的標靶藥物接棒治療相當重要。

歐教授說明,過去健保僅給付一種口服mTOR抑制劑標靶藥物在一線TKI遇到瓶頸時,於二線使用,但非同機轉的接續治療,使得許多晚期患者對有限的二線治療選擇感到無奈。衛生署日前通過的新一代TKI口服多重標靶藥物主要機轉與現行一線標靶相同,可持續阻斷腫瘤血管新生,以期有效抑制癌細胞生長與增生 !

歐宴泉教授表示,台中榮總臨床上有一名50幾歲的患者,因莫名暴瘦、全身無力而確診發現罹患晚期腎細胞癌,且已轉移到淋巴,而且後續癌細胞也擴散到肝臟、肺臟。患者在一線TKI口服標靶治療一段時間後出現瓶頸,患者接續使用二線新一代TKI口服多重標靶治療,目前腎臟及其他轉移部位的癌細胞已獲得良好控制。

日前衛生署已正式核准新一代TKI口服多重標靶做為晚期腎細胞癌的第二線用藥,實際使用規範可詢問醫師。


【參考資料】
i 全民健康保險藥品給付規定
ii Adapted from Rini et al. Lancet Oncol 10: 992-1000, 2009


病友故事

病友姓名 / 性別:翁先生 / 男
病症:轉移性腎細胞癌
目前年齡 / 初期發病年齡:50 / 46

「本來以為自己身體一直很好,從沒想過會因為腎細胞癌骨轉移引起的尾椎疼痛到需要軍用腰帶自縛床頭才得以入睡」
「一發現就是腎細胞癌四期,本以為自己活不過一年,沒想到如今已快邁入五個年頭」

身體向來硬朗,曾是國軍英雄的鐵漢翁先生,原本是個性格活潑、熱愛運動的人。常與朋友爬山、騎單車,還曾經橫渡日月潭。因翁先生自認身體健康狀況良好,雖有便秘的狀況卻不以為意。4年前和朋友一起去爬山回家發現尾椎疼痛,一開始還以為是扭到腰便不以為意。但沒想到疼痛的狀況越演越烈,也因為疼痛而難以入睡,甚至需要以軍用皮帶自縛於床頭才得以入睡,就醫時還先後被誤診為頸椎壓迫或惡性脊索瘤,折騰到最後才終確診為罹晚期腎細胞癌,且已合併骨頭和肺轉移。

翁先生剛得知罹癌時,陷入憂鬱和焦慮,不敢相信幾乎每天運動的他,竟然也會罹癌,而且一發現就轉移到骨頭和肺臟,當時的他認為自己接下來就應該是等死了,幸好有太太從旁鼓勵他:「遇到了就面對,抗癌要自己先有信心,身邊的人也會給你信心。」

一開始,翁先生因為腫瘤已經壓迫到脊椎無法平躺,而無法進行手術,便使用多重標靶藥物進行治療,如今他接受TKI口服多重標靶治療近4年,肺轉移腫瘤也幾乎消失不見,骨頭轉移也獲得控制,腎臟腫瘤也已開刀切除,病情控制得相當良好。

在副作用的控制上,翁先生透過積極的與醫師溝通,也良好的與副作用共存。「最明顯的副作用應該是高血壓了,一開始會很緊張,但是醫師告訴我這代表標靶藥物在起作用,就不再擔心了,透過降血壓藥物便可良好控制,有時我還會因為沒有出現高血壓而緊張呢」翁先生笑著說。

罹癌至今已經走過近五個年頭,從一開始對疾病的無知,到現在與疾病良好共存,雖然對於未來仍然會感到惶恐但是也有信心走過更長的人生路。「從一開始以為自己快死了,到現在即將可以停藥觀察,真的感謝很多人和藥物的幫助,讓我走到今天,也健康了度過了50歲生日,雖然對於未來還是有很多的不確定性,也還是會擔心自己的疾病復發,但是現在知道新型標靶藥物與現行的一線藥物機轉雷同,對於之後的治療也更具信心」翁先生說。


病友姓名 / 性別:吳先生 / 男
病症:轉移性腎細胞癌
目前年齡 / 初期發病年齡:50歲左右 / 47

「全身無力、暴瘦15公斤的那段時間甚麼科都看了,就差沒看精神科但都找不到原因」
「罹病這5年多以來,歷經了三次手術,每一次都以為自己撐不過去了…」

50歲左右的吳先生,大約6年多以前是印刷廠的老闆,家庭、工作都很穩定,身體也自認硬朗很少感冒,從來沒想過癌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一開始全身無力,體重也減輕了15公斤,看了好多科都沒有找到病因,做胃鏡、大腸鏡、超音波阿都找不到原因,就差沒去看精神科,找了很久都找不出病因, 後來才終於查到說自己罹患腎細胞癌而且淋巴那邊都有轉移」吳先生說。

「那時候知道自己得癌症之後,真的是晴天霹靂,因為一直以來身體都沒有甚麼大問題,醫生跟我說是癌症的時候真的有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覺得我的人生從此就完了」吳先生說著。

從96年5月發現癌症開始這一段漫漫治療長路,第一次的左腎切除之後,沒多久右側腹腔也發現轉移病兆,從99年第二次開刀之後發現肝臟和肺部也有轉移,便開始使用新一代TKI口服多重標靶進行治療,狀況控制良好,肝臟和肺部的腫瘤在手術切除之後,目前也獲得良好控制。
歷經了三次大手術,每一次的手術都像是和死神搏鬥一般,雖然身體上留下來許多駭人的傷疤,但是吳先生從來沒有對於生命感到放棄,反而像是斯巴達的壯士般,越挫越勇,更積極的與癌症共存。

「每一次開刀都會害怕阿,怕自己就這樣說bye-bye了,但是我都會和我自己說現在科技那麼發達,我一定要加油和醫師配合,也還好透過新一代TKI口服多重標靶的幫助,和醫生的幫助,目前的狀況控制良好,自已也覺得精神阿,身體狀況阿,都比暴瘦那時候好很多。」

從使用新一代TKI口服多重標靶到現在近3年的時間,吳先生的腫瘤狀況都在穩定的控制中,吳先生自己也很積極的去加強自己的體能狀況,身邊的親友也都被吳先生這樣積極的精神所感動。「這一路走來,我老公自己也是一直很努力,我常常就覺得他自己救了自己。」吳太太說著吳先生開朗的說「以前一聽到癌症,都覺得活不過幾年,但是從96年到現在,已經差不多6年的時間,真的很感謝醫生和藥物的幫助,和醫師配合,讓我可以不會因為癌症而害怕,更有信心面對接下來的人生。」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