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聽天使唱歌 正視憂鬱症患者深刻的生命

本文出自心靈工坊新書《聽天使唱歌》
作者:許佑生

當我第一次看見這種生物時,不禁低呼,直覺造物者太妙了,它就是貌
似天使的「冰海精靈」(Clione Papi Lionacea Pallac)。

產地在日本北海道的「冰海精靈」,被台北海洋館引進,一公開露相之
後,就因外表具有特質之美而驚艷四方。

牠全身透明,有兩支薄翼般的翅膀,心臟地帶可透視底下紅通通的,彷
若擁抱一顆熱情的紅心。怎麼看,它在水中冉冉飄動,都像浮在半空中
的天使,難怪又被稱作「海天使」。

儘管在想像中,以及書籍或電影中,都找得到天使的蹤跡,但是親眼看
見「冰海精靈」這種活生生的動物,那麼神似雲端的天使,心口還是湧
上了讚嘆。

尤其「冰海精靈」存活在零下二度的流冰中,天寒地凍的,那一顆火熱
的紅心顯得格外熾烈,甚至還感覺得到正在撲通撲通地跳。如果沒有那
紅得如同一盞燈的心,它似乎只是一尾透明的浮生物罷了。

多麼奇妙啊,它的獨特長相提醒了我天使庇護世人的那份赤裸裸的愛。

海天使的外形讓我想起了一段故事,有一晚我應「晶晶書店」老闆阿哲
的邀請,在那兒辦了一場專為同志讀者舉行的《晚安,憂鬱》發表會。
那一場,出席者幾乎清一色年輕人,很多都還是在校學生,穿著制服趕
來。

看著他們猶帶著幾絲稚嫩神色的臉龐,我的胸口登時一縮,無比心疼,
很明顯地,陰惻惻的憂鬱症果然連這些正要綻開花蕾的青春生命也沒有
放過。

作為一名注定要承攬社會、家庭壓力的同性戀者,又有憂鬱症糾纏,宛
如兩道枷鎖上身,我對這些年輕小朋友不免多了一份疼惜。

演講結束後,一位穿制服的男學生拿著一份剪貼簿走過來,說:「學長
,我知道你是中正高中畢業,所以我特地跑去圖書館裡,把以前的校刊
《中正青年》都翻出來,找到你所有發表過的文章,全收放在這本剪貼
簿裡,要送給你作紀念。」

我驚喜萬分,隨手一翻,天哪,在那個教忠教孝的年代裡,我居然還寫
過像「如何發揚中華文化」這種喊口號的八股文章哩,心頭湧起了那個
青澀歲月的若干記憶。

看著這位學弟卡其色制服上繡著熟悉的校名,感到窩心與親切,也很感
動他這麼用心,我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當年的我,也是如此體貼人,樂
於帶給別人意外的驚喜。

忽然心血來潮,我於是一半祝福,也是一半提醒他,永遠保有一顆這樣
體恤的心,因為這是人間最可貴的資產,但是千萬不要忘了保護自己,
不然常常會讓自己受傷。

我會如此說,也許是有點敏感,但從經驗上得知,細心而體恤的人常常
以別人的感覺為思量,等於把自己的心放在一個眾多腳根踩來踩去的公
共通道,難保隨時有哪個冒失鬼一不小心,就會踩上去,造成好久都難
以消腫的瘀傷。

而且,這樣的人在真誠付出之後,多半也抱有比較高的期待值,希望事
情會如己所願,別人會有迴響,不過往往只有失望的份,期盼得越高,
摔得越慘。

當一再被人家有意無意踩傷了,或是再三承受失望的打擊,這當兒往往
便是憂鬱症最容易趁虛而入的時刻了。

憂鬱症的病友常常會有自己一片好心,竟被辜負了的失落感,其實這時
不妨想像自己是那隻擁有一顆紅心的海天使,不管外界的寒流多冷,牠
的心房永遠都是紅通通,那才是道地的一顆赤子之心哪。

想像自己是那樣的海天使,在嚴冰的海裡兀自悠遊自在,彷彿在唱歌玩
耍,我那有時梗塞的心情便舒暢了許多。

延伸閱讀

醫學名詞 :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