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講紅樓夢:賈府上下茶養生

文:財團法人振興復健醫學中心 中醫科主治醫師鄧正梁

在紅樓夢中,我們可以看到賈府上下有一個生活習慣:喝茶。芳茶飄香在字裏行間,把中國古老的茶文化充分展示出來。同時,也道出了茶在養生保健中的重要作用。

賈府這樣的皇親國戚和官宦人家,喝茶最講名氣,一般都是「楓露茶」、「六安茶」、「老君眉」、「普洱茶」和「龍井茶」。這些茶在歷史上都是獻給皇帝的「貢茶」。

茶,不僅是我國人民日常飲用之品,也為世界人民所喜愛。中國是茶的故鄉。早在公元前2737年的《神農本草經》一書中就曾提到:「神農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古茶字)而解之。」《本草綱目》說茶「苦寒無毒,性冷。有驅逐五臟之邪氣,鎮神經、強壯精神,使人忍飢寒,防衰老之效能。」 現代科學對茶葉的生物化學和醫療作用的研究表明,茶葉中包含的成分,主要為茶素、鞣質、葉綠素、茶鹼、咖啡因、維生素C與揮發油,還有少量的茶精、烯、維生素A和B,以及礦物質等。茶起源於我國南方,茶經謂:「茶者南方之嘉禾也。」晉郭璞注云:「樹如小梔,冬生葉,可煮作羹,今呼早萊者為茶,晚取者為茗。」早在兩千多年前人們就已開始用茶,詩經•邶風說:「誰謂荼苦,其甘如薺。」晏子春秋並載齊國名相晏嬰「食脫粟之飯,炙三弋五卵,茗茶而已」。足見茗茶在春秋時已頗為常用。隨著啜茶的普及,文人學士贊美之辭層出不窮。

晉張孟陽詩云:「芳茶冠六情,滋味播九區。」杜甫亦有「落日平台上,春風啜茗時」之句,而以唐盧同的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最為膾炙人口:「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吃不得,惟覺兩腋習習清風生。」淋漓盡致地描繪了茶的妙用。

第一部論茶專著茶經出現在唐代,為陸羽所撰,人稱「茶神」。飲茶之風不僅遍及大江南北,進入西北、西藏各地,更東傳日本。明萬曆年間首銷歐洲,走向世界。

茶之所以能得全人類之青睞,成為日不可離的飲料,不僅由於它湯液清新,氣息芬芳,飲之爽口,回味甘醇,而且還在於它有許多卻病健身的功效。我國最早的藥物專著神農食經謂其「利小便,去痰熱,止渴,令人少睡」,「久服令人有力悅志」。

唐本草言茶能「清宿食」,本草拾遺認為「久食令人瘦,去人脂」。總之,茶能提神益智而少臥,消食去脂而難老,更有止渴利尿去痰熱之功。所以顧況茶賦云:「滋飯蔬之精素,攻肉食之膻膩,發當暑之清吟,滌通宵之昏寐。」顧元慶茶譜更謂「人固不可一日無茶。」

現在普遍習慣於用開水沖泡茶葉的方法飲茶,據說此法始於明太祖。以前一般是將茶製成茶餅貯存,用時將茶碾碎羅細成末,或用水略煎,或少量沸水點泡,然後連茶末一起喝下,叫做「吃茶」,至今湖南一帶仍有飲茶連茶葉一起嚼食的習慣。由於茶有它的藥用價值,且取用方便,古人時或在茶末中摻人一些藥物,飲茶時一起咀服,從而形成了「藥茶」這一新劑型。唐本草說:「下氣消食,作飲加茱萸、蔥、薑良。」就是早期的藥茶記載。陳承認為「合醋治泄痢甚效」;吳瑞斤謂「炒煎飲,洽熱毒赤白痢。同芎、蔥白煎飲,止頭痛」等皆是。

茶有諸多益處,但是否多多益善呢?對此古代早有爭論。蘇軾說:「除煩去膩,世固不可無茶,然暗中損人不少,空心飲茶,入鹽直入腎經耳,且冷脾胃,乃引賊入室也。惟飲食後濃茶漱口,既去煩膩而脾不知,且苦能堅齒消蠹。」東坡以茶性寒而畏之;禁餘錄載蘇軾「平生不飲,惟食後濃茶滌齒而已。」人有體質稟賦之異,茶性苦寒,於脾胃虛寒者多飲則不宜,平時如能適當而不強飲,也是有益無害的。「食之宜熱,冷則聚痰」(本草拾遺);「莫吃穿心茶」(瑣碎錄),也是飲茶者所應當注意小心的。

(本文于2002.11.22 發表於台灣日報24版)
本文作者:振興醫院中醫科 鄧正梁醫師

延伸閱讀

醫學名詞 :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