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班族過敏大爆發 可能與這兩因素有關!

    2019-09-12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中山醫院家醫科醫師 陳欣湄 28歲王小姐,最近飽受鼻子癢、打噴嚏、鼻塞、流鼻涕等過敏症狀困擾,不但降低專注力,更影響工作表現。就曾經在會議上提案到一半,被客戶委婉地請她先擤個鼻涕再繼續,讓她困窘不已。 許多人以為,夏季非過敏旺季,卻忽略高溫潮濕的天氣,反而致使過敏原-「黴菌」、「塵蟎」於室內快速滋生繁衍,加上反覆進出冷氣房的溫差刺激,中山醫院家醫科醫師陳欣湄表示,因此,入夏以來因過敏就診人數也上升1〜2成。 陳欣湄指出,「過敏原」和「外在刺激物」是誘發過敏性鼻炎發作最重要的因子,其中,「黴菌」和「冷熱溫差」更是造成夏季過敏好發的主要原因,統計發現,成人每天被誘發過敏高達8次以上! 因素1 上班族易對黴菌過敏 邊工作邊吸黴菌恐致敏 根據調查,塵蟎、灰塵是過敏族群最常對抗的過敏原。陳欣湄提醒,但連日36度高溫、80%濕度的炙熱環境下,黴菌更成為夏季上班族過敏的主要原因。尤其是,近八成的成人過敏族至少對一種黴菌過敏。 上班族更需要特別留心,因黴菌喜歡生長於陰暗處,包含廁所角落、陰暗儲藏空間、茶水間等,辦公室每個座位區一立方公尺可能就有近1,000隻黴菌飛散,無時無刻誘發過敏發生! 因素2 長時間待冷氣房 冷熱刺激讓體內處於發炎狀態 陳欣湄表示,研究表示,室內外溫差只要超過7度,就容易引發過敏性鼻炎。然而,上班族每天長時間待在26°C以下的冷氣房,當出門跑業務、中午外出用餐、甚至如廁等,頻繁進出冷氣房。 而每次冷熱刺激都會啟動體內過敏反應,引發發炎現象,久而久之,就會出現最令人困擾的外觀改變、工作表現變差和人際關係疏遠三大影響;另外,過敏症狀也易造成工作時心情煩躁降、專注力不佳、降低工作效率。 對抗過敏好困難?陳欣湄提醒,相較於孩童,成人對於過敏較少採取積極的抗敏對策,為了讓上班族有更簡單、便利的解決方式,她提出了從「內在調整體質」、「外在清潔保暖」作為盛夏抗敏二大方法。 方法1 內在調體質 維持腸道菌叢生態平衡 過敏主要是體內免疫細胞Th2反應過於激烈導致。陳欣湄說,腸道是人體最大的免疫器官,維持腸道內菌叢生態平衡,是預防過敏的關鍵之一。而夏天飲食易造成腸道菌相失衡,建議多攝取蔬果等含益生質的食物,並搭配一瓶含LP菌、LGG菌、NCFM菌等的功能性優酪乳將腸道菌相趨向好菌多於壞菌、又能緩解過度反應的免疫細胞。 方法2 外在重清潔 在冷氣房中適時保暖 陳欣湄呼籲,上班族若必須長時間待在冷氣房、或無法避免進出冷熱溫差劇烈的地方,建議要多加注意保暖。帶件薄外套避免冷氣房中溫度太低,進出室內戶外多加利用口罩加強防護避免冷空氣或過敏原刺激,室內空調可設定舒適、不流汗的冷氣溫度就好,避免與戶外溫差過大,降低過敏造成的刺激。 每周建議可以透過洗車或是打掃等家事工作讓身體可以多活動,既能運動增加免疫力,又可以清潔環境、避免過敏原,一舉兩得。  

  • 病態性肥胖導致糖尿病發生!醫師建議:「胃袖狀切除術」能治癒第二型糖尿病

    2019-09-04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台北慈濟醫院一般外科醫師 張健輝 年僅23歲的小安,有著150cm、94kg的身材,BMI值高達42,讓她看起來像中年婦女。為了擁有健康體態,她特別至減重門診,經檢查後發現,小安屬病態型肥胖,已一年無月經來潮,並患有糖尿病和多囊性卵巢症候群。評估後,決定進行胃袖狀切除手術找回健康。 收治個案的台北慈濟醫院一般外科醫師張健輝表示,當初小安只是想擁有健康體態而來減重門診,卻意外發現罹患糖尿病和多囊卵巢症候群,經由胃袖狀切除手術後,三個月後,內分泌正常,月事來潮;糖化血色素正常,糖尿病痊癒;一年後,體重降至64kg,過著健康輕盈的生活。 病態型肥胖問題多 減重手術可助改善 歐美許多臨床試驗顯示,減重手術對於糖尿病確實具有療效。因此,美國糖尿病學會(ADA)在2018年的治療指引中,將減重手術列為病態性肥胖、肥胖造成的第二型糖尿病之治療策略。所以,小安的糖尿病在術後痊癒;顯著的體重下降有助於讓內分泌及代謝系統回歸恢復,多囊卵巢症候群也不藥而癒。 張健輝指出,當BMI值超過40,超過標準體重過多者,即屬病態型肥胖,需積極以減重手術治療。目前減重手術主流為「胃袖狀切除術」,是以微創方式在腹部打3個0.5到1.5cm的洞,透過洞口進入胃部,切除三分之二的胃,藉減少胃的容量,降低飢餓激素,增加瘦體素(飽腹感荷爾蒙),約可減少多餘體重5至6成。 術前評估 術後調理 才能瘦得健康 手術前,醫師會依每位減重者的身體狀況,透過相關檢查進行各項評估,包括內分泌檢查、心臟超音波、呼吸功能和睡眠檢查;之後,會透過營養師、身心科門診,確定無其他問題,才會正式進入手術療程。術後,則建議配合肌力運動訓練、營養師飲食建議及心理師身心調適諮商等,提供全方位的健康減重。 張健輝提醒,為了維持健康體態,務必時刻檢視自身的各項生理數值,並養成正確飲食及正常作息的生活好習慣。一旦發現自己正在發胖,或已處於肥胖狀態,務必尋求醫師專業減重建議,並配合運動、飲食調整,勿躁進想快速減重,也不聽信無醫學根據的減重偏方,才能瘦得健康。

  • 甲狀腺術後聲帶復健

    2019-09-03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耳鼻喉科資深主治醫師 謝麗君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聲音沙啞是甲狀腺手術常見的併發症,發生率可高達5-10%。輕者聲音變得低沉,嚴重的則發不出聲音而且喝水會嗆咳,大大影響生活品質。 為什麼甲狀腺手術後容易有術後聲音沙啞的併發症呢?原因是甲狀腺位於前頸部且包住氣管與食道,同時也包住了喉返神經。喉返神經在下頸部時與甲狀腺距離較遠,但當喉返神經往上走時與甲狀腺越來越接近,甚至到要進入喉頭時幾乎與甲狀腺黏在一起,因此在手術切除甲狀腺時,容易造成此處的喉返神經受傷。 喉返神經受損導致聲帶麻痺 喉返神經的功能主要為控制聲帶的運動,所以當喉返神經受損時會造成單側聲帶麻痺,導致說話時聲帶無法完全的閉合,因此會出現發聲困難、發音微弱(氣息聲)、音量減少以及發聲時長(phonation time) 減少(氣短)等問題,嚴重者則有吞嚥困難及喝水嗆咳的情形。若又加上腫瘤大、癌變、沾黏或淋巴結轉移等都會使得手術更加困難,也因此增加甲狀腺手術後的聲音沙啞的風險。 聲帶麻痺可分為永久性及暫時性麻痺,大部分的聲帶麻痺為暫時性的,大約在1~2個月後可自行恢復正常運動;若超過6個月仍未恢復,此種聲帶麻痺則多為永久性的聲帶麻痺。 一般而言,甲狀腺術後的聲音沙啞可先以觀察為主,但若術後聲音沙啞超過兩週,則建議患者轉介至耳鼻喉科專科醫師會診。在6個月內的等待觀察期中,若患者有明顯的嗓音吞嚥障礙,可以接受嗓音復健治療來加強聲帶的閉合及收縮功能,改善聲音及吞嚥功能。 聲帶麻痺超過半年 可採積極手術治療超過6個月仍未恢復的聲帶麻痺,若病人在接受嗓音治療後仍無法達到滿意的結果,可以接受更積極的手術治療。目前可以選擇的手術方式有「喉聲帶注射手術」及「甲狀軟骨成形術」。 喉聲帶注射手術,注射的物質有玻尿酸或自體脂肪,可選擇門診局部麻醉注射,不用住院,方便性佳,手術後嗓音恢復效果不錯。倘若病人喉部敏感、嘔吐反射強、容易緊張,亦可選擇在全身麻醉下施行喉聲帶注射手術,通常術後禁聲休息3-7 天即可。 另外一種甲狀軟骨成形術,是一個較可永久性改善的手術方式,但是手術複雜度較高,且風險亦較高。 高音上不去 數月後可解 「無法唱高音」則是另一個甲狀腺手術後可能出現的嗓音問題。原因是甲狀腺手術傷及另一條「喉上神經」,喉上神經支配環甲肌的收縮,而環甲肌的功能為拉緊聲帶,控制發音,因此甲狀腺術後若傷及喉上神經、環甲肌發炎或術後頸部組織沾黏都可能令病人發不出高音。大多數的病人可在數個月內恢復正常音高,亦可接受嗓音治療,改善此症狀。  

  • 迷途與領航 淺談甲狀腺癌個案照護

    2019-08-27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腫瘤個案管理護理師 邱翊菲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甲狀腺癌是內分泌系統中最常見的癌症,近年來發生率逐漸上升,在台灣已成為國人第9大常見癌症,女性的發生率是男性的3倍。 小於2 公分的甲狀腺癌約占八成之多,近年拜健康檢查普及化所賜,使得早期症狀不明顯的甲狀腺癌能被即時診斷與治療。 雖然多數甲狀腺癌預後良好,然而病人仍然得面對罹癌的衝擊、治療期間的身體不適,若是對於疾病以及醫療方針不夠了解,容易產生不安、焦慮的情緒。不僅是病人本身,一旁的照顧者亦可能徬徨失措。此時的病人與家屬就像是在汪洋大海中迷途的船隻,而腫瘤個案管理師便是經驗豐富的領航員,指引方向,陪伴他們安然駛往目的地。 馬偕紀念醫院於2014 年3 月成立「甲狀腺癌多專科團隊」,團隊成員包含:一般外科醫師、內分泌科醫師、耳鼻喉科醫師、核子醫學科醫師、病理科醫師與個案管理師,共同提供專業照護。其中個管師是醫療團隊、病人、家屬三方之間重要的溝通橋梁。 從病人確立診斷開始,就會有專屬個管師主動與病人或家屬聯繫,力求在癌症治療過程中,能增進病人和家屬對疾病的認知。並且個管師將協助串連醫療資源,讓每個個案都能擁有「以病人為中心」的連續性醫療照護,提升癌症診療照護品質及正向醫病關係。 如同以賽亞書41 章10 節所說:「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個管師陪伴甲狀腺癌病人完整經歷診斷、治療與追蹤過程,使病家有足夠能力面對繁複且漫長的癌症治療。 手術是甲狀腺癌最常用的治療方式,手術後方可確立腫瘤的型態和病理診斷,作為後續治療的依據。術後初期,病人需密切觀察有無以下合併症及其徵象: ◆ 感染或出血:觀察傷口周圍是否有出現紅、腫、熱、痛、滲液或發燒;返家後保持傷口乾燥,建議術後一個月內勿游泳或從事劇烈活動。 ◆ 低血鈣:常發生於術後24 至72 小時,可能是永久或暫時性的。常見症狀有嘴唇、四肢出現麻木或刺痛感,嚴重時甚至出現抽搐或痙攣,建議可多攝取奶類、小魚乾、黑芝麻、起司等含鈣量較高食物,必要時補充鈣片與維生素D。 ◆ 吞嚥困難或異物感:因傷口所致,術後病人的食物溫度以室溫至冰涼為佳,可減輕水腫不適及出血情形。吞嚥疼痛時,可吃冰冷食物或飲料,如冰淇淋、布丁等舒緩。 ◆ 聲音沙啞:來自於癌症侵犯或手術過程引起的喉返神經麻痺或受損,多半會在六個月內逐漸適應與恢復,必要時可轉診至耳鼻喉科尋求語言治療協助以改善此症狀。 ◆ 疤痕組織:待傷口完全癒合即可適時按摩傷口,促進血液循環,減輕腫脹感,另可配合使用除疤產品預防疤痕組織過度增生。 放射性同位素碘131治療 放射性同位素碘131 治療是甲狀腺癌特有的治療方式,原理是利用甲狀腺癌細胞可以攝取碘的特性,在病人口服放射碘後,使體內甲狀腺濾泡細胞及甲狀腺癌細胞先獲取到放射碘,並被放射碘清除破壞。 此種治療方式不太會影響到其他細胞組織,但治療前須採取低碘飲食及暫停甲狀腺素,使體內甲促素濃度提升以利治療。然而此時病人易出現甲狀腺功能低下症狀與飲食準備困難等問題;此外,碘131 為具輻射的化學藥品,返家後該如何自我隔離以及對於其副作用與心理壓力的調適等,往往都是個案或家屬最困惑、最需要個管師協助的地方。 治癒後的自我保健 在治療結束後,病人常有雨過天晴、如釋重負的感覺,但有時許多擔心害怕也悄悄成形。例如:擔心疾病是否復發、罹癌的陰影等疾病適應問題,這時除了家人朋友的支持陪伴外,也別忘了轉達主治醫師與個管師,必要時可轉介心理師或社工師,透過其專業,除了能幫助病人及家屬適應疾病外,也能盡早回到正常生活軌道中。切記,除了身體要恢復健康,也別忽略心理層面的健康照護喔! 甲狀腺癌是預後非常好的癌症,治療後除需定期回診追蹤、按時補充甲狀腺素與審視有無甲狀腺功能不足症狀外,「維持正常作息」、「懂得壓力調適」與「養成規律運動」更是甲狀腺癌病人維持健康,要時時放在心上並落實執行的三要點。  

  • 小警訊觀健康 腿痠痛無力非關節炎 竟是這疾病引起!

    2019-08-23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國泰綜合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 王文弘 63歲魏女士,10多年前發現副甲狀腺亢進導致高血鈣症後,接受外科手術切除,隔年又復發,血鈣12~13 mg/dl,長期處於超標狀態。近幾年,出現腿部痠痛無力,而求診骨科,服用骨鬆藥物及接受膝蓋玻尿酸注射,亦嘗試腳底按摩、氣功、泡湯,效果都不佳。魏女士不僅行走需仰賴枴杖,也常感到食慾不振、莫名疲倦、整天臥床,體重從62公斤降至46公斤,後來輾轉至國泰綜合醫院求治,才發現腿部痠痛問題竟是副甲狀腺腫瘤(結節)復發導致的高血鈣所致,甚至已引起腎功能受損。 收至個案的國泰綜合醫院耳鼻喉科主治醫師王文弘檢查發現,復發的副甲狀腺增生已穿破氣管壁進入氣管腔內,因附近有支配聲帶的喉返神經,若再次手術,發生氣管破裂及喉返神經麻痺的風險相當高。 經評估後決定採用「超音波導引射頻消融手術」治療,手術不需全身麻醉,傷口僅針孔般大小,且皮膚不留疤。魏女士術後隔日,其副甲狀腺亢進改善,6天後血鈣恢復正常值,也沒有發生出血、聲帶麻痺或氣管破裂等併發症。 王文弘指出,原發性副甲狀腺功能亢進是內分泌異常疾病。根據文獻,發生率大約每10萬人中有25~30人,好發於50至60歲間,女性多於男性,尤其是停經後婦女。目前,致病原因仍不清楚,多數病人無家族史。 副甲狀腺功能亢進對於骨骼影響深遠,因為過量的副甲狀腺荷爾蒙會使釋出鈣質,導致骨質疏鬆,嚴重時可能發生骨折;而其對於腎臟影響,源自尿鈣增加容易發生腎結石或磷酸鈣沉積於腎臟,甚至導致腎衰竭;其他症狀,包括神經肌肉、腸胃道功能異常,較容易發生高血壓、消化性潰瘍和胰臟炎等症狀。 原發性副甲狀腺功能亢進是一種可以治癒的疾病。 王文弘進一步說明,治療方式取決於病因與疾病的嚴重程度。評估患者的血鈣濃度、骨腎病變、尿鈣濃度、血壓、骨質密度和年齡等,若只有輕微症狀可先以藥物治療控制,無需馬上開刀。如果患者副甲狀腺亢進合併其他症狀,如高血鈣等,目前,僅有手術摘除副甲狀腺是唯一治療方法,成功率高達95%。 隨著醫療科技進步,目前已有多種無創手術方式,讓甲狀腺手術不在皮膚體表留下疤痕,包括經口腔自然孔道內視鏡、射頻消融手術及海扶刀消融手術。「甲狀腺射頻消融手術」在國外已發展10年,近幾年才引進台灣;而「副甲狀腺射頻消融手術」,則是近3年國外才陸續有報告。 射頻消融手術是經由超音波導引,將消融針放到腫瘤裡面,藉由針尖釋放的能量加熱,將腫瘤組織破壞,經消融過的甲狀腺腫瘤,之後會在腺體內慢慢被吸收,體積逐漸縮小,甚至消失。手術過程僅40分鐘,不需全身麻醉、無需住院、傷口僅針孔般大小,傷口不留疤,但目前該手術健保不給付,需自費。 他提醒,甲狀腺疾病好發於女性,初期多無症狀,可經由超音波檢查早期發現結節腫瘤。對於良性的甲狀腺腫瘤,可選擇射頻或海扶刀消融治療縮小結節,或透過經口腔自然孔道手術切除結節;若腫瘤大於7公分以上,手術處理風險較高,只能用傳統手術方式,建議民眾應定期追蹤,留意自身健康。  

  • B肝帶原卻不知?!恐引發肝病三部曲 守護肝臟健康 治療「藥」慎選!

    2019-08-22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社團法人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會長暨臺大醫院內科部及醫學院研究部主治醫師  高嘉宏、長庚大學醫學系副教授暨林口長庚肝臟科主任 許朝偉、國立陽明大學醫學系教授暨臺北榮民總醫院內科部胃腸肝膽科醫師 林漢傑 圖片來源/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 39歲施姓工程師,為B型肝炎帶原者。28歲那年,正準備衝刺事業時,卻時常提不起勁,出現食慾不振,味覺及嗅覺失常,甚至聞到食物都會覺得噁心想吐,導致體重遽降,後來因劇烈胃痛,去胃科檢查治療也未果。 直到出現咖啡色尿液、白色糞便,以及全身黃疸的情形,才轉至肝膽腸胃科進行檢查,確診為B型急性肝炎,肝功能指數及B肝病毒數均嚴重超標,醫師隨即開立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才將病毒數控制下來。 服藥3年後,施先生自認狀況控制良好,恰好健保給付期滿,便擅自停藥1年。沒想到停藥後,肝功能指數持續飆升,身體又出現虛弱、精神不濟狀況,進而影響工作表現,錯失升遷好機會。 隨後,他繼續服用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至今已超過10年,目前肝功能指數穩定,沒有惡化至肝硬化的現象,持續每半年追蹤檢查。 根據衛福部統計,台灣每年約13,000人死於慢性肝病、肝硬化及肝癌,而且肝癌為全國十大癌症死因的第2位,其中,因肝癌病逝者約有50%為B型肝炎帶原者、40%為慢性C型肝炎帶原者。 社團法人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高嘉宏會長表示,B肝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據調查,全台35歲以上成人中,約有180萬人為B型肝炎帶原者,C型肝炎帶原者約65至70萬人。而國人B型肝炎約5成是經由母傳子的「垂直傳染」。 因此,自民國75年7月起,全面實施嬰幼兒B型肝炎預防接種計畫。目前,6歲以下兒童帶原率已由實施前的10.5%降至0.8%以下;而孕婦之表面抗原與e抗原陽性率,由原本的17.5%與7%,下降至5%與1%以下。 近72萬人有B肝帶原卻不知 恐引發肝病三部曲 林口長庚肝臟科主任許朝偉指出,雖然B型肝炎防治有成,但在180萬B型肝炎帶原中,仍有近40%的患者不清楚自己感染而錯失治療;其中,應治療的患者仍有40%尚未接受治療,故若要遏止B型肝炎持續存在,關鍵還是在於持續提高篩檢率與治療率。 高嘉宏說明,一旦感染B、C型肝炎病毒,就容易演變為慢性肝炎,若長期忽略沒有及時治療,肝臟會因為反覆發炎,有較高機率演變成肝硬化及肝癌。此外,B型肝炎帶原者肝指數持續異常,將有2%機率會演變為肝硬化,一旦演變為肝硬化,每年將有3至5%罹患肝癌風險。 肝病三部曲:肝炎→肝硬化→肝癌 慢性肝炎:因病毒感染、自體免疫問題,肝細胞反覆發炎超過6個月以上。 肝硬化:肝臟發炎時,被破壞的肝細胞形成小結節分布在肝臟上,肝變的凹凸不平。 肝癌:肝細胞突變並成為不停分裂狀態,逐漸破壞正常的肝組織,甚至轉移至身體其他器官,最後可能危及性命。 治療B肝刻不容緩 長期服藥降低肝癌發生率 目前,B型肝炎最主要的治療方式有兩種,醫師會視病患情況,給予合適治療建議。要特別注意,若有腎功能異常之患者,更需謹慎選藥,才能避免增加藥物造成腎病變的機率。 第一種為干擾素類藥物,採皮下注射方式,具有抗病毒及免疫調節作用,療程短而固定,但須每週往返醫院施打,患者舟車勞頓倍感不便,且易有抗藥性發生,副作用也較大,治療期間必須嚴密追蹤。 第二種為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原理是直接抑制B型肝炎病毒的複製,進而預防B肝併發症,改善肝功能異常,降低肝臟發炎現象,減緩並改善纖維化的速度,其副作用小,但需要長期服用, 許朝偉進一步分享,根據國外研究顯示,慢性B肝患者使用口服類核苷酸抗病毒藥物治療10年,能有效抑制病毒跟肝功能指數;而肝硬化者長期服用,可降低60%以上的肝癌發生率,整體肝炎死亡率也有明顯下降。 高嘉宏呼籲,縱使B肝仍無法如C肝般用藥根除,但治療慢性肝炎就像是個長期投資,及早穩定用藥能避免患者未來因肝臟發炎而引起的肝硬化,也可以大幅降低肝癌發作率,並減少往後更大的醫療費用支出負擔。 肝硬化不可逆!B肝感染者應盡早篩檢與治療 臺北榮民總醫院內科部胃腸肝膽科醫師林漢傑提醒,肝硬化是一個不可逆的結果,目前沒有任何藥物可以直接治癒,僅有肝臟移植一途,除此之外,只能針對併發症給予治療。 但因為初期肝硬化,因肝臟代償功仍然良好,不會有明顯症狀;且無法由一般肝功能檢查診斷,必須透過腹部超音波檢查才能得知。建議慢性肝炎患者,應每3個月定期追蹤檢查,如發現症狀,則須積極診斷與採取必要之治療。 許朝偉呼籲,B型肝炎為肝癌的高危險群,若患有B型肝炎一定要規律追蹤,每半年抽血、照超音波檢查,才能盡早揪出肝癌而提早治療。生活中,也應注意日常保健、戒菸戒酒等,才能遠離肝炎三部曲威脅。 高嘉宏表示,為鼓勵社會大眾重視肝病篩檢,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持續推動「全民回肝篩檢計畫」,提供國人B、C肝病毒量檢測活動,以實際行動投入肝炎防治。 只要符合條件的B肝帶原者,經審核確認後即可免費參加B肝病毒檢測(一般自費檢測約2000元)。藉以提升大眾病識感,希望找出更多潛在帶原者,並積極接受治療,推動台灣逐步邁向全面消除B肝。 2019全民回肝計畫 凡30歲以上,未接受B肝抗病毒治療、表面抗原HBsAg為陽性的B型肝炎帶原者,以及3個月內肝功能指數(ALT)大於80 U/L,即可進一步免費參加B肝病毒量檢測;另外,C型肝炎帶原者只要符合C肝抗體為陽性,以及肝功能指數ALT大於40 U/L,即可免費參加C肝病毒量、基因型及病毒突變檢測。詳情請見肝炎救星網或致電02-2717-1986洽詢。  

  • 甲狀腺之外科手術

    2019-08-20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一般外科資深主治醫師 鄭世平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甲狀腺結節,或稱為甲狀腺腫瘤,一般民眾十分常見,但需要轉診至外科醫師接受手術的比例卻是少數。如果甲狀腺結節有惡性的疑慮,或因結節導致壓迫不適的症狀才會建議病人接受甲狀腺手術。 甲狀腺結節的良性或惡性無法藉由抽血來區分,即使是惡性的甲狀腺結節,通常也沒有任何症狀。但是若有吞嚥困難、聲音沙啞或頸部淋巴腺腫大等症狀,通常代表癌變已非初期,很可能進展侵犯至周圍組織。儘管如此,大部分分化良好的甲狀腺癌預後十分良好,若接受標準的治療,十年存活率可達九成以上。 傳統手術 惡性甲狀腺結節標準治療以手術為主,不需要接受化療或放療,但部分病人開完刀後需要接受輔助性的放射性碘治療。手術方式一般分為單葉切除或兩側全切除,病人將進行何種手術取決於醫師評估結節惡性的程度與復發的機會。單葉切除最大的好處是保有另一側的甲狀腺,開完刀很有機會維持甲狀腺功能正常,不必補充甲狀腺素,定期追蹤即可。但單葉切除後不適合作放射性碘治療,若開完刀才發現惡性程度超乎預期,可能需要接受第二次手術,切除對側甲狀腺,方能安排放射性碘治療。 開刀前醫師會謹慎評估結節的大小、侵犯的程度、是否有轉移等因素,決定是否需要兩側全切除及放射性碘治療。目前馬偕紀念醫院可以在細胞學檢查時,同步偵測是否有影響預後的結節基因突變( 包含BRAF 基因及TERT啟動子),量身訂做最合適的精準醫療。 若接受兩側全切除甲狀腺手術,開完刀必然需長期服用甲狀腺素,取代正常甲狀腺功能。甲狀腺素如果劑量得宜,新陳代謝和其他生理機能與常人無異,可恢復一般生活作息。 手術併發症機率低 甲狀腺手術通常在全身麻醉下進行,並不是門診進行的小手術,平均需住院3 到4天。手術可能影響控制聲帶的喉返神經,導致開完刀聲音沙啞的併發症,此併發症的發生率很低,但如果惡性結節有周圍組織侵犯、結節太大壓迫或改變正常解剖構造或曾接受頸部手術等情況,會增加喉返神經傷害及術後聲音沙啞的風險。 此外,甲狀腺旁邊有控制鈣磷平衡的副甲狀腺。開完刀副甲狀腺功能暫時衰退,可能會有低血鈣,而造成四肢或臉部麻木感。通常只需短暫的補充鈣片,待副甲狀腺功能自行恢復即可,絕大部分不需要長期補充鈣片。 甲狀腺位在頸部,手術疤痕因此位於衣著比較不易遮蓋的明顯區域。傷口縫合通常會使用可吸收的美容線,同時儘量將傷口隱藏在頸部的皮膚皺褶,加上組織凝膠或術後矽膠貼片的輔助,能讓頸部疤痕儘可能淡化美觀,但最後疤痕外觀還是會受個人體質因素影響。 無疤痕甲狀腺切除術 有些醫師使用微創內視鏡器械或達文西機械手臂,將甲狀腺手術傷口移到頸部以外的區域,如腋下、胸前、耳後或口腔內,即所謂「無疤痕甲狀腺切除術」。所謂無疤痕,並非醫師可以憑空讓甲狀腺結節消失,只是沒有頸部的疤痕。 此類微創或無痕甲狀腺手術並不會減少併發症的發生率,也不會加速開完刀的恢復,主要的優點在改善頸部疤痕的美觀問題,但施行於惡性結節的長期安全性有待確立。對於良性但腫大造成不適的甲狀腺結節,射頻消融來縮小甲狀腺結節以改善症狀,亦是傳統頸部手術的另一個選擇。 常見的甲狀腺手術原因 1.甲狀腺結節有惡性疑慮。 2.甲狀腺結節壓迫食道、氣管造成吞嚥或呼吸困難等。 術後照護TIPS 1.傳統甲狀腺手術術後需密切觀察是否有呼吸急促、冒冷汗等情形,若出現類 似症狀,請第一時間通知醫療團隊協助處理。 2.術後傷口進行冰敷,並盡量食用溫冷食物,減少術後傷口腫脹及吞嚥疼痛。 3.術後保持傷口乾燥。美容膠帶以垂直傷口方向黏貼,減少傷口張力及蟹足腫發生機率。建議持續黏貼3 至6 個月。 4.雙側甲狀腺切除患者,若有四肢麻木或抽筋現象,可依醫囑需補充鈣片及維生素D。 若有任何疑慮,請與專科醫師諮詢。  

  • 認識甲狀腺與甲狀腺疾病

    2019-08-13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內分泌暨新陳代謝科資深主治醫師 林君璐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在內分泌科門診,不時會聽到病人問說:「醫師,請問我有沒有甲狀腺?」其實,甲狀腺人人都有,而病人真正想了解的是自己有沒有得到甲狀腺相關疾病,但往往由於對於甲狀腺的陌生,就診時不知該如何向醫師提問;甚至有病人偶然間觸摸到自己頸部的軟骨,以為是不明硬塊而驚恐地就診。想認識甲狀腺嗎?讓我們先由脖子的解剖學看起。 脖子的表面解剖學 當我們從一個人的正面觀察頸部時,最明顯的構造是位於正中位置的氣管與兩側由耳垂後方延伸到鎖骨的兩束凸起的肌肉-胸鎖乳突肌。位於氣管上方最突出的軟骨是赫赫有名的「亞當的蘋果」,也就是俗稱喉結的甲狀軟骨;而順著甲狀軟骨往下,可觸摸到環狀軟骨;連結甲狀腺左右兩葉的甲狀腺峽部即位於環狀軟骨正下方,當病人有瀰漫性甲狀腺腫時,可以在這個部位看到明顯的腫大。 甲狀腺腫大 一般大眾較為熟知的甲狀腺腫,俗稱「大脖子」。早期台灣甲狀腺腫大的原因為缺碘所致,自從1967 年食鹽加碘後,台灣民眾缺碘性甲狀腺腫的情形獲得大幅改善。雖然如此,仍有自體免疫性甲狀腺疾病等病因會引發甲狀腺腫大:如葛雷夫茲氏病引起的甲狀腺機能亢進發生時,甲狀腺會呈現整體性的腫大,而腫大的甲狀腺會隨著吞嚥上下移動;另一種自體免疫性甲狀腺疾病,橋本氏甲狀腺炎,是一種有著瀰漫性淋巴球浸潤的慢性甲狀腺炎,證據顯示隨著碘的攝取增加,提高了橋本氏甲狀腺炎的發生率,其主要表現是硬而多結節性的甲狀腺腫大,亦可能伴隨甲狀腺機能低下或亢進的表現。 有些植物內含被稱為「甲狀腺致腫物」的成分,如花椰菜、甘藍菜、樹薯、大豆、小米等,但只要日常飲食中攝取的碘是足夠的,即使食用了上述植物,且不過量,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甲狀腺機能異常 人類由飲食中攝取的碘,進入甲狀腺濾泡細胞後會被用來合成甲狀腺素。甲狀腺素自胎兒時期即展現其重要性,會影響胎兒與新生兒的器官成熟與智力發展,直至青春期則為骨骼發育與生殖系統成熟所必須。此外,甲狀腺素在人體內調控著多種蛋白質的合成以及組織的氧氣消耗速度。 當甲狀腺機能亢進時,同時會促進交感神經興奮,因此可能表現出緊張、心悸、手抖、易怒、呼吸喘、心跳加速、胃口增加、體重減輕、大便次數增多、手掌濕熱、月經不規則等現象。最常見的甲狀腺機能亢進致因為前述的葛雷夫茲氏病,這是由於病人血液中含有會刺激甲狀腺濾泡細胞過量合成甲狀腺素的抗體所引起;此外,甲狀腺炎、過量服用甲狀腺素或自主性甲狀腺結節也都可能引發甲狀腺機能亢進的症狀。 甲狀腺機能低下時則可能呈現皮膚乾燥、怕冷、聲音沙啞、體重增加、便秘、流汗減少、思考遲緩、頭髮粗糙、心跳緩慢、倦怠、水腫。甲狀腺機能低下可能在慢性甲狀腺炎或甲狀腺切除後發生,先天性的甲狀腺發育不全亦可能導致,但較為罕見;另外,腦下垂體病變後甲促素分泌不足,也會連帶性造成甲狀腺機能低下。 甲狀腺結節 甲狀腺結節指的是在甲狀腺裡出現的腫瘤,可以是單一性的呈現,亦可能為多發性。要區分頸部的腫塊是甲狀腺結節,還是甲狀腺以外的組織所產生的腫瘤,可以請病人吞一下口水,而會隨著吞嚥上下移動的就要考慮是甲狀腺結節。而有什麼方法可以知道甲狀腺結節是屬於良性或惡性呢?病人可至內分泌科或一般外科門診,由醫師進行甲狀腺超音波檢查,可以直接觀察到甲狀腺腫瘤的大小、型態、有無鈣化點……等特徵,醫師也會視病人情況安排甲狀腺細針穿刺細胞學檢查,利用細針穿刺抽取出來的細胞製作成抹片後染色,即可在顯微鏡下依照細胞型態,判讀出甲狀腺結節的良、惡性風險比例,大幅提高診斷率,並做為未來臨床處置參考之用。 簡單的說,甲狀腺疾病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一、是否有結構上的異常,如甲狀腺腫大或甲狀腺結節;二、是否有功能上的異常,如甲狀腺機能亢進或低下。 甲狀腺功能與結構上的異常,可以單獨出現,也可能同時表現,但無論是何種異常,都應儘早就醫,才能及早獲得妥善的治療!

  • 短氣無力、頭重胸悶 您中暑了嗎?

    2019-08-07
    【健康醫療網/記者林怡亭報導】天氣炎熱,若沒有做好自我防護,小心可能因此中暑,尤其近期氣溫屢次達到35度高溫,人體的體感溫度感受恐怕更高。衛生福利部臺北醫院中醫科醫師賴博政表示,身體要適應高溫時,會將多餘的熱散出,毛細孔會擴張,血管通透性會增加,因而流汗,這時若身體無法將多餘的熱排出體外,就會造成中暑。 常出入冷氣房者 中暑機率高 賴博政指出,近日因中暑就醫的民眾增加近一成,長時間在悶熱的環境工作、從事戶外活動,或經常出入冷氣房者,中暑的機率更高;以中醫而言,暑為致病的邪氣,容易消耗人體內的水及氣,加上暑邪易上擾心神兼夾濕熱,患者會出現口乾喜飲,短氣無力,且頭重、胸悶、倦怠等現象。 賴博政醫師提到,長時間處在悶熱不通風,或炎熱的環境下活動導致中暑,稱為陽暑,患者出現面紅汗多、身體燥熱、心情煩躁、口唇乾渴等症狀。若是突然從炎熱環境進到冷氣房,或貪涼突然引用大量冰飲,使體內熱氣無法散出而導致的中暑,又稱陰暑,陰暑症狀不明顯,卻不得輕忽其嚴重性。 多食涼性食物 出現陰暑徵兆立即就醫 究竟要如何防範中暑呢?賴博政建議,可多吃薏苡仁、蘿蔔、綠豆、番茄、西瓜等涼性食物,但寒性體質或腸胃較差者,則需慎用。穿衣可選排汗衣料,並保持環境通風,若室內溫度太高,可適當使用空調。出外活動時須注意防曬,適時補充水分。 賴博政醫師提醒,若突然覺得身體發熱、不易流汗,且頭痛又暈又重、胃口變差,還出現嘔吐腹瀉等嚴重症狀,恐是陰暑徵兆,應盡快就醫治療。

  • 八仙塵爆回顧 醫療跨職系投入 完整了救治拼圖

    2019-08-02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 整輯/黃慧玫 本文出處/本文摘錄自時報文化出版《用愛修繕一路陪伴 八仙塵爆事件之馬偕經驗》 麻醉科黃國庭醫師當天晚上值班,在馬偕六年多來,第一次碰上廣播333呼叫,與吳文芳護理師互相對看了一眼,似乎在確認「你聽到我聽到的嗎?」,不敢有多一秒的疑惑與思考,兩人火速衝到急診室。 燙傷病人最怕的就是呼吸道水腫,黃國庭在現場與急診醫師搭配得宜,緊急為五位病人插氣管內管;面對身體四肢已沒有完整皮膚,無法以常規方式打上點滴,但又得分秒必爭給予病人輸液,維持生命徵象,於是以深層消毒方式,改在脖子或腹股溝施打。 疼痛的哀嚎聲在週末夜晚的急診室裡不斷竄出。 黃國庭說,病人在無法忍受疼痛的情況下,會影響呼吸及心跳,嚴重者恐會危急生命,因此還要立即為病人先給予保守劑量的嗎啡類止痛藥,隨時觀察疼痛是否獲得改善。 不同於黃國庭在急診的第一現象,同為麻醉科的黃健中醫師,從塵爆發生隔天起,幾乎每天在手術室陪著陸續要傷口清創、焦痂切開的病人,為讓病人手術順利,「麻下去」不是難事,難在病人甦醒後的疼痛控制與藥物調整。 疼痛控制 努力讓傷友舒服些 不同於一般外科手術,傷口逐漸恢復而疼痛程度也逐漸改善,但燙傷病人需一而再頻繁的進出手術室,傷與痛,時間長,病人一旦耐受性不佳,可能連復健都無法做,影響性不得小覷。 黃健中說,每個人對疼痛的忍受力都不盡相同,也與受傷面積及深度有關。一般而言,燒燙傷後的前二天,疼痛最為劇烈,而在一週至二週內,仍屬於疼痛控制需求的高峰期,其後才會因為組織修復逐漸緩解而趨緩。 為改善傷者疼痛程度,麻醉科在台北及淡水共安排三位麻醉科護理師,每隔一小時就到病房了解病人情況,為他們一一量身打造合宜的自控式止痛(PCA)劑量,對於平躺靜止時的疼痛控制有十分明顯的幫助。 黃健中說,姿勢性移動時的突發性抽痛及換衣服、翻身等處置時才是疼痛的高峰。傷者每天的換藥時間,是面臨疼痛的最大挑戰,因此會為病人在換藥前使用多種大量的藥物協助止痛;甚至在日後因疤痕組織造成的「癢也是一種痛的感覺」,醫療團隊全都明白,因此也懂得該怎麼讓病人保持在清醒中最舒服的狀態。 「病人在需要時才適度給予止痛藥,解決的是身體疼痛問題,而不是心裡快感,不必擔心日後成癮問題」,是黃健中在那段時間講過最多的一句話。 由於使用情況及病人反映良好,包括黃健中等醫師並透過二十三位塵爆傷者應用自控式止痛結果發表論文,於2019年刊載於台灣醫學會雜誌,分享馬偕在醫治塵爆燒燙傷病人疼痛改善的寶貴經驗。 燙傷病人在急性期以保住生命徵象為第一目標,在此環節中,營養師也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營養師苦口婆心 每個都是自己的孩子 謝玉琇是馬偕十分資深的營養師,早期也是燙傷中心團隊成員,她直言:「營養不夠會影響傷口癒合。」 她說,二十幾年前,馬偕燙傷團隊的運作模式就已建立,當時,營養師便是其中成員,不同於一般病房,燙傷中心的營養師「被需要的」成就感很大。 身體沒有了養分如何期待恢復要有進展?謝玉琇強調,面對塵爆不同傷勢的病人,掌握早期餵食以把握生命徵象是十分重要的事,一旦營養介入了、到位了,這些年輕人才可能談恢復,但想要快快好,並不是要快快補,謝玉琇不改她一貫堅定的態度說,在傷口未清創完成之前,大量補充營養品期待長肌肉,時間點就不對了。 面對這群年齡與自己孩子差不多的傷者,謝玉琇很清楚知道,不能全部靠書上教的那套。於是,轉個身,她又像是個親切的阿姨,讓平常飲食習慣就不好的年輕人,至少在吃漢堡、炸雞之前,可以先吃點水果,想喝甜分高的碳酸飲料時,考慮換成果汁。 然而,彈性也是有限度的。 從營養的角度看燙傷復原共分三個階段。近程由於傷口易感染,使用抗生素時易有腹瀉症狀,在身體多處傷口時,海鮮不是不能吃,而是得講求新鮮,例如,新鮮活魚因組織胺較低不至於導致傷口發癢難耐;鯖魚因油脂高,不飽和脂肪酸含量也較高。 中程的復健期則需要消耗很大的體力,每個病人飲食調整也是營養師的重頭戲;後期隨著傷口已逐漸修復,朝向回歸原有生活邁進,則需要調回合適的營養攝取量。 「其實吃什麼,怎麼吃,都可以,只是傷口的表現會說明一切。」塵爆病人在住院期間,營養師面對家屬的溝通也是苦口婆心,並且能夠同理心疼這些孩子所承受的苦難,謝玉琇說著不禁長嘆一聲:「家人不該去苛責,而要全然的陪伴,團隊給予多年臨床經驗,絕對站在病人那端,再辛苦,都要努力朝復原之路。」 復健課程不能晚 再痛都得做 沒錯!復健很重要,再苦都要面對! 馬偕的燙傷治療中,復健不是等到病人傷口好,下了床才開始,而是復健科醫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從病人還臥床時,就已針對病情,安排好了個別復健計畫。 真的有這麼急嗎?晚一點不行嗎?復健團隊會用堅定而溫和的口吻說:不行!並在團體衛教,與病人家屬說明情況,期待能予以支持。 然而,急性期的復健,看了令人揪心。 一位傷者的媽媽,明白早期復健的重要性,也肯定團隊能一一說明讓家屬了解孩子愈早復健,日後回歸的情況也會愈好,但每當孩子在復健時,媽媽的眼淚就沒有停過。 咬著牙,但不放棄;傷口痛,但不屈服。 塵爆傷者的復健計畫如期展開,沒有漏網之魚,透過個別復健計畫執行,所有的病人,出院時是走著出去的。    

  • 長骨刺該手術治療嗎? 醫師這麼說

    2019-07-31
    【健康醫療網/記者田柏升報導】長骨刺是一種關節退化,骨頭周邊骨質增生所產生的現象,聽到骨刺很多人聞之色變,其實長骨刺,並不一定要治療。 雙和醫院神經外科林乾閔主任表示,骨刺除非有壓迫到神經,不然骨刺是沒有必要處理的。 姿勢不當易長骨刺 九成患者吃藥復健能改善 中老年族群、工作需要經常搬運重物、長期不正確姿勢、久坐、久站的人,像是老師、電腦族、家庭主婦,因為關節過度使用或使用不當,都容易長出骨刺。骨刺可以增加關節穩定度;如果沒有壓迫到神經,產生肢體麻痛、無力、甚至大小便失禁等症狀,透過吃藥、復健保守治療,近九成患者,都能得到改善。 林乾閔主任指出,如果神經壓迫沒有那麼嚴重的情況下,採用的復健包括牽引,或是止痛電療、超音波等等,或是服用藥物,以放鬆肌肉為主。 骨刺未必有影響 就醫找骨科或神外科 長骨刺對身體不一定有影響,不過如果出現不適症狀,就好還是到骨科或神經外科就醫,尋求專業醫師評估,別再自己嚇自己。

  • 八仙塵爆事件回顧 與死神拔河的馬偕經驗

    2019-07-26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 整輯/黃慧玫 本文出處/本文摘錄自時報文化出版《用愛修繕一路陪伴 八仙塵爆事件之馬偕經驗》 2015年6月27日,一年一度的Color Play Asia彩色派對再度於八仙水上樂園舉辦,從白天玩到晚上,源源不絕的彩色粉末、隨機出沒的色粉噴槍,加上既有的水上設施跟電子音樂,吸引上萬名年輕人參與狂歡。 晚間八點半,人群隨著音樂不斷舞動,工作人員從舞台往人群噴出彩色粉末,希望製造再一波高潮。不料,應該是玉米澱粉的彩色粉末卻意外變成一團橘色火球,火勢迅速蔓延在舞池裡狂歡的男男女女。 水上樂園發生爆炸意外? 八點五十分,淡水馬偕急診室的電話響起。「這裡是一一九勤務中心,八仙樂園發生塵爆事件,多人燒傷,將送到你們那邊去,請做好相關準備。」距離八仙樂園十二公里、車程約二十分鐘的淡水馬偕醫院是最近的醫療院所,接電話的急診值班醫師卻是一頭霧水,八仙明明是水上樂園,怎麼會有燒傷患者? 「但若屬實,一旦湧入多位傷者,必須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召回醫護相關人員到現場支援才行。」急診值班柳志瀚醫師自我對話快速來回踱步後,向淡水急診簡定國主任預告,可能需要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廣播代碼333)。 隔了五分鐘,一一九勤務中心再度通知,三男二女、燒傷面積80%要送過來。電話才掛上又響起,更新為七位傷者,並預告多台救護車陸續抵達醫院。當天值班的急診專科護理師舒憶婷,已有二十多年急診臨床經驗,得知訊息後協助醫師及急診同仁們開始挪動現場病人位置,空出重症病人處置區,預備大量的生理食鹽水及紗布。 九點七分,第一輛救護車抵達馬偕,車裡就有六位大面積傷燒患者。一開始因為已有準備,還算游刃有餘。「可是…」舒憶婷說:「手上病人還沒處理完、不到五分鐘,救護車一台接著一台,病人如潮水般一波波湧入。」 住在醫院附近的淡水急診護理長林瑞萍突然接到線上同仁的求救電話,「阿長,我們快忙翻了!」還無法確定是什麼事件的林瑞萍,衣服換了就衝出門。護理師們一看到林瑞萍出現在急診,求助聲四起「阿長,生理食鹽水沒有了」、「嗎啡用完怎麼辦?」 原來,現場物資已經彈盡源絕,卻連調度的空檔都沒有。林瑞萍安撫回覆「我來處理」後,開始四處蒐集調度,把線上需要的物資一一補齊。 召回百位醫護 急診宛若戰地醫院 九點十分,淡水馬偕啟動大量傷患機制,召集醫院的留守醫護人力前來支援將急診現場劃為檢傷分類區、輕症區、中度傷害區及重症傷害等區域,並於掛號櫃台前設立家屬區,媒體區也一併在急診室外設置完成。簡定國、副院長施壽全及台北急診解晉一主任,也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坐鎮指揮。 淡水急診的同一時間最大傷病容量為五十五人,當晚原本急診就已有四十位患者,加上不斷湧入的大面積燒傷患者,遠超出急診能夠負荷的空間及人力!簡定國說:「面對宛如戰場的景況,當下只能保持冷靜全力奮戰,盡力挪移空間,迅速將召回的人力分組救援,希望所有傷者能在第一時間得到協助。」 不斷送來的病人、召回支援的醫護人員、聞風而至的媒體、焦急不已的家屬,連急診室外車道也塞得滿滿都是人,解晉一緊急協商警力協助現場維持秩序。急診裡不論輕重症區域,為了繼續幫助患者的燒傷組織降溫,庫存的紗布及生理食鹽水全部搬出來,連醫護人員盥洗室也讓給傷者沖洗。只是,就算清潔人員再勤奮清理及消毒,也趕不及大量沖洗跟皮膚掉落而弄濕地面的速度。 哀嚎喊痛的年輕傷者或躺或坐,面容慌張目光無神,還搞不清楚到底經歷了什麼。一般而言,體表面積燒燙傷20%以上即為重症病人,這次超過八成傷者的燒傷面積達50%以上,顯然非常嚴重。舒憶婷告訴自己「不能亂」,主動跟醫師建議擴大重症病人處置區,再與夥伴分區執行任務,積極投入搶救行列。 簡定國補充,以往一位重度燒燙傷患者在急診,平均得花兩個小時完成第一步的醫療處置,再轉送到燙傷中心,但那一晚,重度傷者實在太多,當下對每個傷者都只能先做到最基本的要求,只能維持生命、補充水分、止痛及傷口包覆。 台北8C病房護理長呂桂雲住在淡水馬偕附近,當晚聽到救護車鳴笛聲沒有間斷而覺得不尋常,上網一看才知道是發生這麼大的事件,雖非召回名單,還是衝回醫院。現場盡是混亂,呂桂雲踩著冰塊跟水漬投入救援。當下要有團隊組織非常不容易,但是現場支援的醫護人員卻能在混亂中彼此幫助。她回憶當時為了幫助傷患止痛而大喊「我要嗎啡!」,另一頭馬上回應「這裡有!」一切真是如有神助。 生死瞬間 一再巡視判斷與死神搶人 燒燙傷病人的水分蒸散是正常人的五到十倍,只要燒燙傷面積達20%以上,都必須留置點滴,以補充水分,不然很快就會脫水甚至休克。但是,現場傷者都是四肢燒傷、皮掉在地上,點滴非常難打。 舒憶婷與夥伴推著工作車拿了一排輸液、止痛藥,快速熟練的替傷者打點滴補充水分,有些病人四肢傷害較嚴重,甚至需從大腿的股骨靜脈留置,「感謝主,每個病人幾乎不到兩分鐘就成功。」為了減輕傷者痛苦,她的雙手熟練迅速地作業,嘴巴則不停安撫這群恐慌的年輕人,「不要怕,我們會幫你、我們會救你!」 現場醫護分組處理傷者患處及包紮外,也要迅速檢查燒傷部位,若臉部或頸部有嚴重燒傷則會需要預防性氣管插管,避免喉頸部腫脹或吸入性嗆傷影響肺部功能。「以往經驗啟動一次大量傷患,有四個病人插管就已經很多,那天晚上有二十個傷者插管……」簡定國回憶當時連急診備用的氣管內管都不夠用,還得緊急向病房及開刀房調度。 在手邊病人的點滴處理告一段落後,護理長林瑞萍開始清點中度及重度病人數並回報指揮官,舒憶婷則與醫師搭檔巡視輕症區域,避免沒注意到或病程變化較慢的重症傷者「流落在外」。後來果然從輕症區「撈」到三、四個患者,從一開始直喊痛、還會說自己名字,才一轉頭聲音就變沙啞、臉部腫起,緊急搶救下,把命給拉了回來。 九點三十五分,距離啟動大量傷患機制不到半小時,淡水急診已經滿載,施壽全指示,傷者可分流到台北。簡定國聯繫外科部及加護病房主管後,大家全力挪動所有加護病房及外科病房可用的床位,並且由急診統一分配。 前線搶救後線支援 不分你我的團體作戰 當晚前來支援的六十一位醫師、一百五十位護理師,加上其他職系人員的協助,光是淡水急診就動員了三百位人力。幾乎一位傷者旁邊就有一位醫師搭配數位護理師協助。雖然前來支援的醫護人員不見得一定具備急重症處理或燙傷專業,簡定國請前來支援醫師在處理病人後,也要盡力協助完成病人的病歷,包含止痛管制藥品的使用、燙傷範圍及做了哪些處置,盡量減輕後續病房銜接的資訊落差。 十點三十分,第一位塵爆患者由急診離開送往加護病房,一小時後也陸續安排傷者轉入一般病房,較輕者則續留急診觀察。林瑞萍回憶道,北淡加護病房平時都是滿載狀態,「這次短時間挪出二十張床是很不容易的事」,顯見全院不分彼此齊心搶救病人的決心。 但是,重度燒傷又插管的病人要從淡水轉送台北,除了救護車調度外,二到三十分鐘的路程還得有醫護人員跟車。次日凌晨一點多,儘管現場醫護人員在投入救援的高度壓力已筋疲力竭,聽到林瑞萍拋出跟車需求時,「 我來跟!」的應允聲此起彼落。 接近凌晨兩點,確認沒有其他傷者會再送來後,簡定國宣布解除大量傷患機制。當晚淡水及台北急診共收治八十三人,其中五十六位因中重度燒傷,而需住院治療。 夜已深,與死神拔河的戰場在另一端開啟。

  • 老是全身無力、提不起勁…找不出病因的問題?或許是自律神經出差錯

    2019-07-20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整輯/黃慧玫 「其實,檢查起來,心臟本身應該沒有致命的病變,很可能是管心臟的那條神經過度敏感。我們來看看有哪些因素可能會讓你這樣…」我試著安撫他的同時,也嘗試讓他聽一些身心醫學的觀念,並且畫圖讓他容易明白。 自律神經,指的是人體的一套特殊的周邊神經系統,有其自主的規律,基本上是較難以意志去控制的。人體擁有許多套系統,彼此互相協調以維持一定的恒定,其中有兩套系統專司協調全身的運作,就是內分泌系統與神經系統。 其中,自律神經系統會透過細小的神經纖維調控全身上下各個器官,其範圍從頭到腳,由內而外都含蓋於內。而人體具備這個系統,是非常有其生理意義及生存價值的,因為人在遭遇某些特殊狀況時,若時時都得想如何因應後才著手面對,而無一套快速有效的「自動化」策略去面對,反而對生存十分不利。 然而,此系統卻仍免不了出現「短路」的時候。特別受到許多內外在因素的影響之下,整體的自律神經系統常常無法順利運轉,便會出現許多不適的症狀,而自律神經失調則泛指這些症狀的統稱。舉凡頭暈、頭重、頭痛、視線模糊、眼睛乾澀、肩膀緊繃酸痛、全身肌肉疼痛、感覺異常、發冷、發燙、心悸、心臟無力感、胸悶、噁心、嘔吐、胃部發熱、頻尿、排尿不易、全身無力、提不起勁…不一而足,幾乎任何器官系統的不適都包含在內。若因此至各科看診,可能會被告知罹患的疾病包括:大腸激躁症、過敏性腸症候群、過度呼吸症候群、心臟神經症、起立性調節障礙、膀胱神經症等等。 在治療上,若這些症狀非由明確的器官障礙所致,如感染、發炎、腫塊、血管梗塞、出血、或內分泌障礙等,或非由影響自律神經的藥物或毒物誘發,如酒精、咖啡、各式毒品等,就必須考慮是否是與環境因素相關,如生活壓力、氣候變化、生活作息不規律等。若經適當的檢查,處理可能病因,仍呈現持續的症狀,其實可考慮接受穩定自律神經的藥物或心理治療、放鬆療法等。 自律神經失調,引起的原因很多,治療上也需要考量個別因素去規劃治療策略。如果把自律神經失調的症狀,當成是檢視自我是否有足夠健康行為及生活安排的機會,進而能夠做適度的修正與調整,並且配合醫師的治療,就有機會讓自己免於四處求助無門的窘境,而可以逐漸康復。 

  • 肛門奇養無比!?正確的肛門衛生習慣可以大幅改善

    2019-07-17
    『最近幾個月來,肛門附近總是覺得會癢,而且近一個月覺得越來越頻繁了,幾乎到了晚上,肛門附近約2-3公分左右的皮膚就會間續的發癢,睡覺前都會抓一抓。』 『我自認衛生習慣非常好,也常清洗肛門,沒有不正常的性關係,這是有濕疹嗎?還是其他原因?這樣的情形是否會是蟯蟲病呢?』 這是在大腸直腸肛門外科門診時,常常遇到的問題。肛門周圍的皮膚感覺很癢,是所謂的「肛門搔癢症」。有時候門診病患並沒有直接說明,檢查才被醫師發現的。患者認為,為什麼已經那麼注重個人衛生,還會感染這麼不乾淨和不衛生的搔癢疾病,因而不好意思就醫;有些人則自以為是濕疹、過敏,更多人以為與性行為有關等等,弄得終日心神不寧。 肛門搔癢症發生原因 十幾年前,大腸直腸肛門外科門診遇到肛門搔癢症的原因,常常因為草紙太粗糙,肛門衛生習慣比較不好所造成。現在的衛生設備已大大改善,健康教育也較為普及,但仍存有不正確的觀念,認為面紙比較細膩,擦拭時比較舒適,可以反覆擦拭而不疼痛;有些家庭加裝免治馬桶能清洗肛門,可以反覆沖洗便後的肛門。 而沐浴時,我們常常在肛門和會陰部發現一些黏液,因為錯誤的清潔觀念,覺得反正就該清洗乾淨,而用肥皂反覆清洗,或用藥用肥皂或中性沐浴乳徹底洗淨,清潔又不傷細嫩皮膚;或用沙威隆等清洗劑,消毒殺菌一次完成;最後,因為要保持乾燥,還用吹風機吹乾。 其實,肛門的黏膜構造本來就用於適應糞便的,黏膜上一定會有適量的黏液保護黏膜(這就如同眼睛黏膜有淚液、口腔黏膜有唾液保護),假如嘗試將黏膜上的黏液清除乾淨,勢必乾燥不舒服,這就會造成肛門搔癢的原因。如同我們天天用生理食鹽水清洗眼睛,一定會造成眼結膜佈滿血絲,非常不舒服;每天用肥皂清洗嘴唇,同樣也會引起嘴唇龜裂、灼熱和繃緊的感覺,這就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所以,在肛門或會陰部上的少量黏液是正常而不可或缺的,所以現在門診時發現求診的病患往往是過於注重自己的清潔和衛生,肛門搔癢反而是因為過度使用肥皂清洗肛門引起的,雖然您有很好的坐浴習慣,假如又用肥皂清洗肛門在醫學上是不衛生的(甚至有更少數清洗肛門裡)。 除了以上最常見的原因外,當然目前台灣地區,還是可以看到罹患蛔蟲或蟯蟲的問題,前者大都會腹痛而不會肛門搔癢,後者常常因為蟯蟲的成蟲晚間會爬到肛門口產卵,所以會引起夜間(不是在白天癢)肛門或會陰部搔癢的感覺,這尤其會困擾小孩或一部分的成人,若經由醫師的診治確定罹患寄生蟲,目前的藥物治療是很方便又有效的。 有些人因內外痔脫肛而開刀,往往在一個多月後,傷口已經大半復原,不痛也不再出血,但是在肛門口及肛門內側卻奇癢無比,假如你是接受大腸直腸專科醫師手術的話,我想你內外痔的困擾已經解決了,但是肛門手術後醫師往往會建議用溫水坐浴及局部用藥,有時會加一些食用鹽加速傷口的消腫,但是使用的時間不宜過長,一般不要超過一週,否則肛門會癢,也不可以用肥皂或沐浴乳等清洗多餘的藥膏或傷口上的排泄物,只要適當的溫水坐浴即可。 除此之外,一些食物如咖啡、巧克力或海鮮類的代謝產物,有些人也會對它過敏而引起肛門搔癢,更有一少部份是因為肛門附近的皮膚牛皮癬或黴菌感染引起搔癢,當然更要注意的是有一些肛門的惡性腫瘤也會引起肛門搔癢,一般非腫瘤因素引起的肛門搔癢往往左右兩側分佈均勻,但是腫瘤則一般不一定長在哪一側,所以一般搔癢的分佈情況比較不會左右對稱,一旦肛門搔癢時,在晚間常常不經意的抓而造成一些小裂痕,反而會覺得痛或出血,這因為您已經使肛門的保護黏膜受傷了。 肛門搔癢症治療的方法 治療方法主要是如何保持肛門的健康,養成正確的肛門衛生習慣。為避免便秘飲食方面應保持水份、纖維和脂肪的均衡,每日大便後可以溫水坐浴15分鐘,腹瀉時應採清淡飲食為主,盡量避免刺激性、辛辣及油膩食物。 若因多次排便擦拭肛門而造成肛門黏膜受損時,更應增加坐浴次數這可以促進肛門周圍的循環,也可以改善局部的水腫(這和手泡在水中,手指皮膚會便皺一樣的道理),保持肛門局部適當的乾燥也是很重要的,穿著舒適吸汗透氣的內褲,也可以改善肛門搔癢的感覺。 一般醫師所開出的局部藥膏都比較偏油性,主要是取代肛門周圍油性的保護膜,等正常的黏膜一旦恢復後,就可以停藥,所以一般的局部用藥不可以使用太多或太久,要不然對藥膏過敏時又增添一層麻煩,因為肛門口的皮膚是由單一層細胞組成的,在這層細胞上有黏液保護;一旦清洗的太過份會連這層保護黏液清洗掉,為了保護這層細胞我們身體會新長出其他的組織,這不但癢而且愈洗愈癢,一般人以為因為自己不衛生,一再清洗反而越來越糟,只要改善肛門的衛生習慣,往往可以馬上得到緩解。 希望大家藉由以上的說明可以了解醫學上所謂的衛生,是指適當的清潔習慣,有時候自己認為的清潔或乾淨,在醫學上卻是不衛生,一般只要過度的清洗肛門一次,常常會造成肛門搔癢不適一週;只要不再過度清洗肛門或會陰部,一週後往往會不藥而癒,肛門正常的黏膜是可以接觸正常的糞便,同時也會讓我們覺得舒適,不會有特別的感覺,所以肛門搔癢的問題大部分不是經由藥物治療好,而是要靠建立良好健康的衛生觀念得才以永久的改善,假如經由一段時間的自我調適和觀察,不見明顯的緩解,而且又合併排便習慣改變時就應該找大腸直腸外科的醫師加以鑑別診治。 唐修治醫師小檔案 現任:台南基督教新樓醫院大腸直腸肛門外科主任    KingNet國家網路醫院大腸直腸外科駐院醫師 學歷:台北醫學院醫學系 經歷:高雄長庚醫院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 高雄縣岡山鎮劉光雄醫院外科主任、大腸直腸外科主任  專長:大腸直腸癌、痔瘡、廔管、便秘、疝氣、一般外科常見疾病  網址:唐修治醫師的個人專區 本文作者:台南基督教新樓醫院 唐修治

  • 嚼食檳榔的族群有高比例的精神病患與慢性腎病患

    2019-07-12
    作者/林毅敦醫師     檳榔子(俗稱菁仔)含有高量檳榔生物鹼,其成分複雜,包括檳榔素、檳榔鹼、多酚化合物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檳榔素(Arecoline),是一種副交感神經作用劑,在一般劑量下能促進消化道的蠕動、使瞳孔縮小、心跳減低、刺激唾液分泌且有興奮、保暖效果,不少人喜歡工作時或天氣寒冷時嚼食檳榔提神,然而,在高劑量下則會作用在肌肉及中樞神經,使大腦活動受抑制,而表現出動作遲緩的現象。檳榔素在肝臟中代謝會轉變成檳榔鹼(Arecaidine),檳榔鹼沒有副交感神經作用劑的效果,一般劑量對動物的行動無影響,但高劑量則有鎮靜的效果。     從去年(2018)一篇台灣學者發表的大規模跨國研究結果1已經證實,嚼食檳榔是會成癮的,這就是為什麼有些民眾在無需提神的情況下,仍然想嚼食檳榔。同年,有整合多篇文獻的統合分析2顯示,嚼食檳榔與非嚼食的族群相比,竟有高達1.44倍的機會容易罹患慢性腎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另一篇世代追蹤研究3結果也顯示,有嚼食檳榔的人竟有約1.8倍的機會容易罹患相關精神疾患(common mental disorders),也許與攝入過多檳榔素/鹼有相關,而且嚼食檳榔的族群也有比較高比例的高三酸甘油酯症、高血壓等慢性疾病。這樣的結果再再顯示,檳榔裡的多項檳榔生物鹼除了已知是一級致癌物之外,還包含更多傷害人體的附加作用,爾後引起的精神或器質性疾病也是可以理解的。     根據2017年衛生福利部公布的十大死因中,癌症位居死因之首,而口腔癌與食道癌分別位居第五與第九名,這個統計結果與國人嚼食檳榔、飲酒與抽菸的習慣密不可分,唯有不嚼食檳榔、戒除菸癮與減少飲酒,遠離致癌物才是預防癌症最重要的關鍵步驟,同時保持的良好的生活習慣與定期篩檢,戒菸可以有相關衛教與藥物輔助來減少菸癮,戒檳榔有熱心的衛教師教導如何戒治,同時定期接受國健署提供的兩年一次的口腔黏膜篩檢,絕對不要逞一時之慾,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參考資料: 1.        Association of DSM-5 Betel-Quid Use Disorder With Oral Potentially Malignant Disorder in 6 Betel-Quid Endemic Asian Populations, Lee CH, Ko AM, Yang FM, Hung CC, Warnakulasuriya S, Ibrahim SO, Zain RB, Ko YC, JAMA Psychiatry. 2018 Mar 1;75(3):261-269. doi:10.1001/jamapsychiatry.2017.4307 2.        Betel nut chewing and the risk of chronic kidney disease: evidence from a meta-analysis, Wang M, Yu SY, Lv ZT, Yao Y. Int Urol Nephrol. 2018 Jun;50(6):1097-110 3.        Areca nut chewing is associated with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Lin TY, Chang HC, Hsu KH, Soc Psychiatry Psychiatr Epidemiol. 2018 Apr;53(4):393-401. doi: 10.1007/s00127-017-1460-3. Epub 2017 Nov 15.

  • 癌症照護中心護理師傳授 癌症自我照顧這樣做

    2019-05-28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癌症醫療整合照護中心護理師 黃紓涵、鄭惠謙 整輯/黃慧玫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癌症已連續35年蟬聯國人十大死因之首,依世界衛生組織2018年2月報告指稱今後20年新發病例數將增加約70%,國人不可輕忽。 「癌症」主要是指細胞發生不正常增生,並且增生的細胞可能會侵犯身體的其他部分。常見症狀包括新發生的腫塊、異常出血、慢性咳嗽、無法解釋的體重減輕以及腸胃蠕動改變等等。 國內十大癌症死亡率依序為肺癌、肝和肝內膽管癌、結腸和直腸與肛門癌、女性乳房癌、口腔癌、前列腺癌、胃癌、胰臟癌、食道癌及卵巢癌。雖然癌症給人一種致命疾病的印象,但這樣的觀念隨著醫學研究的進步正逐漸被改變。 目前常見的癌症治療方式有手術、化學治療、標靶治療、荷爾蒙療法及免疫治療等,不過治療方法不斷推陳出新。治療方式的選擇取決於腫瘤的位置、惡性程度、發展程度以及病人身體狀態,治療所產生的症狀及副作用亦因人而異,因此醫師會依病人個別性給予最合適的診療計畫。 臨床上,病人於首次接受化學治療前,醫護人員會詳細說明診療計畫、治療流程及照護重點以減少病人及家屬的焦慮。但即便如此,當病人接受抗癌治療時,仍會經歷來自治療的不確定感、生理上的限制、角色改變、生氣、憂鬱、孤立、缺乏支持,甚至因交通以及經濟問題而產生的「情緒困擾」;治療中也容易因藥物產生的副作用而出現「症狀困擾」,影響病人的生活品質。 抗癌治療常見問題 抗癌治療過程中,不同階段依病人個別性都有不同程度的問題情境。病人在門診接受抗癌治療時常見的問題有:注射抗癌治療中的人工血管照護,以及疼痛、疲倦、失眠、食慾不振、口腔黏膜炎、噁心、嘔吐、排便、手足症候群問題等生理症狀。病人於抗癌治療中,除了配合醫護團隊,更應該在自我照護上主動瞭解治療時可能產生的副作用和情緒困擾的處理方式。治療後則需注意返家注意事項與轉介訊息,包含輔導諮詢、醫療建議、經濟幫助、癌症照護的相關資料等。 親友給予情緒支持 疾病初診斷時,許多親友也會跟著焦慮和擔心,此時要記得給病人一段時間慢慢去接受和整理心情,家人和朋友也不宜過度干涉病人的生活。此外也不要在此時責罵或怪罪病人平時的生活型態, 應避免類似「你就是平常○○○○,現在才會生病」等言語,給予病人適度的時間和空間。 若親友擔心,可以儘量互相表白心裡感受使雙方更了解。病人哭泣時,不要勸阻,讓病人儘量說出自己的情緒及感受,使病人感到被了解、被關懷和接受。親友的接納和願意聆聽,往往可讓病人打開心扉告知對方他的感受並感覺自己有依靠。親友還可以適時利用身體語言:例如靜靜地陪伴、眼神接觸,包括觸摸對方、甚至給對方一個擁抱,讓他們確實感到愛的存在。 日常生活照顧 開始接受抗癌治療後,日常生活習慣也需改變。飲食要採取熟食,切勿生食。每天水分攝取要足夠2000C.C.,以幫助化療藥物代謝及保護腎臟,儘量選擇帶皮的水果,並勿使用來路不明藥品或保健品。 每天適度的活動及運動可以減輕疲憊感,要注意讓病人減少出入公共場所,外出一定要戴口罩。若治療返家後頭幾天有不舒服,還是儘可能進食,等症狀改善時,再多努力吃,以免體重下降太多或血球不夠無法繼續做治療。 下次返診時,要記得跟主治醫師說明返家後出現哪些不適症狀,以便下次可以開一些口服藥備用。 此外要記得病人每天最重要的功課就是儘量讓自己放鬆心情,吃好、睡好,醫病互相配合,能夠幫助病人較為順遂的對抗病魔,再展開人生新頁。  

  • 用音樂の療癒力量 幫助掌控疾病

    2019-05-27
    作者/伯尼‧西格爾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柿子文化《愛的醫療奇蹟:從「不治而癒」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議的療癒能量》 我則是以音樂來重建這種與上天之間的連結。音樂的療癒效果遠從聖經時代就廣為人知。在先知的年代,豎琴手會彈奏特別的音樂,讓人進入一種超感官力量啟動的心靈狀態。如同先知以利沙(Elisha)的故事所說:「彈琴的時候,耶和華的靈就降在以利沙身上。」大衛(David)彈琴給掃羅王(King Saul)聽,便平復了他的沮喪與偏執。 音樂會打開精神上的窗戶。我第一次把錄放音機帶進開刀房的時候,被以為是個爆裂物。但我們是裝乾電池,護理師和麻醉師都覺得很棒,後來如果哪天我忘了帶錄放音機,他們會提醒我要放音樂。現在幾乎每一間在紐哈芬的開刀房都會擺錄放音機。 舊金山長老會醫院的太平洋醫療中心(the Pacific Medical Center of Presbyterian Hospital),最近公布一項研究,顯示音樂可以在痛苦的心導管手術過程中,舒緩兒童和成人的焦慮、壓力與不適。小小孩對於兒歌、彼得與狼,或芝麻街的歌曲反應最好,大小孩和青少年則是聽搖滾樂會比較平靜,而成人則各有各的喜好。 然而,生物動力學家發現,吵鬧的搖滾樂也可能讓人變虛弱,我也不贊成在開刀房裡播放這類音樂。音樂應該要對病人和醫護人員都具有舒緩效果,幫助他們處理壓力問題。在開刀房,每個人的注意力都應該要集中在有個活生生的人正要進行手術這件事情上。音樂應該要幫助醫護人員把病人當成處於清醒狀態,而不是讓他們在手術的過程中分心。我發現希拉‧奧斯特蘭德(Sheila Ostrander)與林恩‧希羅德(Lynn Schroeder)在《超級學習》一書中推薦的靈性音樂和巴洛克最緩板的樂章,是最適合這些目的的音樂。 我鼓勵病人在病房播放一些他們覺得最放鬆或最療癒的音樂,好讓醫院變成一個療癒的環境。有特別的需求的話,我也推薦你可以試試哈爾‧林格曼(Hal Lingerman)的「音樂療癒能量」(The Healing Energies of Music)。丹尼爾‧柯畢雅卡(Daniel Kobialka)版本的古典曲目也很棒。 後來,當我知道哪些音樂比較適合手術時播放,就會根據手術狀況來更換音樂。我常和學生開玩笑說,我會用某種音樂來止血,所以,有時候會因為病人的反應出現不預期的爆笑事件。我很喜歡靈性音樂,某次,有個病人在手術開始前聽了豎琴音樂,說道:「還好我現在聽到這個音樂。如果等我醒來時才聽到,可能會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又有一次,一個局部麻醉的病人笑出聲來說:「還真應景。」那時我正在割除一個巨形良性瘤,而背景音樂是法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唱著「何不帶走全部的我」(Why Not Take All of Me)。  

  • 睏袂去怎麼辦?醫師教你戰勝慢性失眠

    2019-05-27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 張志誠 隨著生活愈來愈忙碌,面對的壓力愈來愈多,失眠已成為許多人的夢魘。根據台灣睡眠醫學學會統計,台灣慢性失眠盛行率為20.2%,台灣民眾每5個人就有1人有睡眠障礙問題,隨著年齡越大,失眠比例也越來越高。 奇美醫學中心精神科主治醫師張志誠表示,然而,許多人常忽略睡眠問題是需要詳細評估,以為只要服用安眠藥就能入睡,因此,在感冒、慢性病就診時,順便請醫師開立了安眠用藥,或自行至藥局購買聲稱不含安眠藥的「助眠劑」。 但依據台灣睡眠醫學學會調查發現,有64.5%失眠者對藥物有負面看法,67.3%失眠者希望可用非藥物治療,因為多數人仍擔心長期服用安眠藥會造成上癮。 張志誠指出,由於害怕藥物上癮,反而轉以喝酒來助眠者不少見,殊不知酒精對健康危害更嚴重。恐罹患消化道癌、乳癌、肝硬化、胰臟炎、失智、酒精成癮等;且酒精對睡眠的負面影響多,如淺眠、多夢、早醒、片斷睡眠等。 同樣地,部分民眾會至坊間藥局自行購買不含苯二氮平類安眠藥成份的成藥來幫助睡眠,然而,多數含抗組織胺成份的藥物,若長期服用,則有認知功能受損之疑慮,不可不慎! 張志誠說,長年失眠問題想靠僅服用幾天的安眠藥成功治療,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常有患者主訴,第一天吃藥有入眠,第二天沒吃就睡不著,以為這就是安眠藥上癮了,根本是自己嚇自己。 造成慢性失眠的原因眾多,並非單一因素造成,常伴隨有不良的睡眠習慣及相關的認知扭曲,因此,吃藥仍失眠,應重新檢視造成失眠的問題是否還存在?不良睡眠習慣,如上床睡覺時間不固定、睡前滑手機、玩手遊等,是否已經調整?健康的生活作息,如定時運動、少喝咖啡茶等,是否已養成? 他進一步說明,此外,亦有不少病人只關注其睡眠問題,卻忽略失眠可能是疾病造成的,如焦慮症、憂鬱症等,若不改善疾病本身,而只想單單服用安眠藥處理失眠,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 張志誠表示,造成失眠的原因眾多,想改善難入眠的困擾,必須連同造成失眠的病因、環境問題、生活習慣一起處理,方能有效解決睡眠困擾,建議有睡眠問題者,應主動尋求精神科醫師詳盡的評估與完善的治療。 除了針對身體疾病或疼痛予以治療外,也需了解關於睡眠的正確知識,養成固定運動的習慣,練習放鬆心情,調整生活作息,讓身體回歸健康狀態,才能享受一夜好眠。   

  • 快樂的人不容易生病!疾病與心靈的關係

    2019-05-20
    作者/伯尼‧西格爾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柿子文化《愛的醫療奇蹟:從「不治而癒」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議的療癒能量》 心靈對於健康產生的影響會直接作用在意識層面上,我們有多愛自己會反應在是否飲食均衡、睡眠足夠、不菸不酒、繫安全帶、固定運動等方面,每個選擇都代表了我們有多重視生存這件事,這些選擇控制了大約百分之九十決定我們健康狀態的因素。 問題是,大部分人願意顧及這些基礎條件的動機,會被隱藏在日常覺知中的態度所改變,結果很多人的意念因此變得混雜。 舉例來說,幾年前有個乳癌病人莎拉,當我走進她的病房時,她正在抽菸。她的行為很明顯地表達出:「我想要你治好我的癌症,但我搞不太清楚自己想不想活下去,所以我想我可能會罹患另外一種癌症。」她不好意思地抬起頭說:「我想你應該會要我戒菸。」 「不會。」我說:「我要跟妳說的是要愛自己,這樣妳就會戒菸了。」 她想了一會兒,回答:「嗯,我很愛我自己,只是我無法喜歡自己。」(莎拉最後終於能夠喜歡自己,然後戒了菸。) 這實在很矛盾,但也說明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許多人都無法面對自己。喜歡自己變成了虛榮與自戀。存在的驕傲與照顧自身需求的決心已經失去意義。然而,坦率地喜歡自己,這種正面態度對於健康的維持仍舊非常重要。病人如果能夠擁有這項最重要的條件,就有可能成為例外的病人。自尊與自愛一點都不罪惡,這兩種狀態能讓生活充滿喜悅,而不只是例行雜事。 然而,心靈不只透過我們有意識的選擇去運作,許多影響會直接作用在身體組織上,但我們卻一無所覺。想想這些常用的說法:「如芒在背、如鯁在喉。不要變成我的包袱、這個問題活生生將我吞沒。你讓我心碎了……」身體會反應心靈的訊息,不管有意識或無意識。基本上,這些都是和「生」 或「死」相關的訊息。 我認為我們不但有生存機制,例如戰逃反應,也有「死亡」機制會自動停止我們的防禦,放慢身體的機能,在覺得自己的生命不值得繼續下去的時候,帶著我們通向死亡。 每個人體的組織和器官,都是受到化學物質在血液中循環,以及內分泌腺體分泌的荷爾蒙產生複雜的交互作用所控制。這種複雜的交互作用是由「主腺體」(master gland),也就是位於大腦下方、頭部中央的腦下垂體所掌控。腦下垂體分泌的荷爾蒙,則是由位於大腦鄰近部位的下視丘(hypothalamus)分泌的化學物質與神經脈衝來控制,這一塊小小的區域控制了身體絕大部分無意識的自主維生反應,像是心跳、呼吸、血壓、體溫等。 幾乎大腦所有其他區域都有神經纖維進入下視丘,因此大腦其他部位產生的心智或情緒反應會影響到身體。 舉例來說,大概五年前,研究兒童發展的學者發現了「心理社會性侏儒症」(psychosocial dwarfism),這是一種處於家中情緒氣氛不健康狀態下,造成兒童生理成長遲緩、麻煩又常見的症狀。當兒童陷入爭吵敵對的戰火中,感覺被父母拒絕,因此自尊自重、大腦情緒中心或邊緣系統無法發展,造成旁邊的下視丘關掉了腦下垂體分泌成長激素的機制。 免疫系統有超過十幾種類型的白血球,集中在脾臟、胸腺和淋巴結,透過血液及淋巴系統循環全身。白血球分成兩大類。一種是B細胞,製造出可以中和生病器官產生毒素的化學物質,並幫助身體啟動自我的防禦;另一種是T細胞,包含了殺手細胞及其他幫手,可以殺死入侵的細菌與病毒。 最近的研究顯示,有一些我們以前所不知道的神經,直接從胸腺與脾臟連結到下視丘。其他研究則是證明,白血球會直接對某些傳導神經細胞訊息的化學物質有所反應。 從解剖學上證明大腦可以直接控制免疫系統,也出現在動物的研究上。有兩組科學家各自運用了巴夫洛夫(Pavlovian)的制約技術去改變免疫反應,羅切斯特大學醫學中心(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edical Center)的心理學家羅伯特‧艾德(Robert Ader)與免疫學家尼可拉斯‧寇恩(Nicholas Cohen)持續用加了糖精的水以及抑制免疫的藥物餵食小白鼠,最後,只要使用糖精水就可以「騙」小白鼠抑制自身的免疫反應。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諾維拉‧史貝克特博士(Dr. Novera Herbert Spector)也透過類似的方法,運用樟腦的氣味去增強小白鼠的免疫反應。    

  • 早期胃癌及胃息肉高危險群的探討

    2019-05-17
    作者/宏恩綜合醫院胃腸肝膽科醫師 譚健民 一、東方人口群(包括台灣地區居民)的飲食習慣偏好醃漬食物如豆腐乳、鹹魚、豆瓣醬、醃魚、鹹菜、泡菜、酸菜、隔夜煮熟白菜、香腸、鹹蛋、臘肉、因此東方人罹患胃癌的機率亦較西方人為高,其主要由於豆腐乳及豆瓣醬含有黃麴毒素,鹹魚含有二甲基亞硝酸胺,醃魚、醃菜、泡菜、酸菜、隔夜白菜、香腸、鹹蛋、鹹菜含有亞硝基化合物,因此醃漬食物都應少吃甚至儘量不要長期食用為妙。 二、胃鏡檢查被告知有罹患慢性胃炎,甚至萎縮性胃炎及胃黏膜腸上皮化生者,亦是罹患胃癌瘤的高危險群。 三、曾有胃潰瘍甚至十二指腸潰瘍病史者。8%胃潰瘍是由胃幽門螺旋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感染所引起的,一旦感染胃幽門螺旋桿菌者在20年後,比未感染胃幽門螺旋桿菌罹患者,其衍生胃癌的風險高出2-8倍。 四、在家族病史中的一等親曾罹患胃癌者,其胃癌罹患率較一般人高出2-3倍。 五、胃切除手術後(20年或更長時間) 者。曾接受部分胃切除手術者也是罹患胃癌的高危險群。 六、老菸槍及長期多量飲酒者。 七、根據臨床觀察,國人胃癌好發年齡於50-60歲之間,男性發生率比女性高出2-4倍,但近年來在青壯年人口群中的胃癌盛行率似乎有增加的趨勢。 八、巨幼紅細胞惡性貧血(Megaloblastic pernicious anemia) 、缺乏維他命B12或葉酸者。 九、胃腺性息肉或胃淋巴瘤罹患者。 十、亞洲人、太平洋島民、西班牙裔或非洲裔美國人比非西班牙裔美國白人常見罹患遺傳性非息肉病性。 十一、少見的大腸直腸癌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或BRCA1或BRCA2突變家族史是胃癌家族史/遺傳性癌症者。 十二、少數東亞中年女性因特殊基因變異引發革囊型胃癌(皮革胃, Linitis Plastica),此胃癌的細胞容易轉移到骨髓,並會速度惡化且致死率亦高。

  • 腎臟移植傳愛 慢性腎臟病人獲新生

    2019-04-30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院訊編輯部 諮詢專家/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陳志揚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第五期慢性腎臟病人或是因糖尿病、高血壓等其他疾病產生末期腎病變的病人,原有的腎臟已經無法繼續清除血中廢物,在此階段,「腎臟移植」被視為透析治療之外另一種積極治療的方法。 腎臟移植其實不是「換掉一顆腎臟」,而是將另一個人捐贈的腎臟植入體內腹腔內,連結尿路、血管,使之代替原來的腎臟功能。目前腎臟來源可分為活腎與屍腎,許多屍腎的來源來自發生車禍被判定為腦死的傷者,經由器官勸募小組接觸後捐出,遺愛人間。捐贈前,會檢查捐贈者的肝功能、尿液、並照腎臟超音波,以確定腎功能正常。目前台灣每年等待換腎的病人大約7 千人,但是每年捐贈腎臟的數量僅大約2百顆,需求相當迫切。 活腎移植 節省漫長等待 有條件要克服 人體有兩個腎臟,但是只要靠一個腎臟就可以維持基本的生理機能,因此腎臟移植另一個來源是五等親以內的活腎捐贈。由於是直接一對一的捐贈,不用在等待換腎的漫長名單上苦苦等待,對於有換腎需求的病人來說是一大福音。然而有人形容等待腎臟移植就像是「排隊買樂透」,並不是先排隊就可以先得到,還需考量基因配合、手術風險等問題。 捐贈者及受贈者雙方除了基因配對之外,還會以腎臟超音波檢查捐贈者腎臟結構以及腎功能是否良好,是否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壓等未來可能會影響腎功能的疾病。 另外要確認捐贈者與受贈者都適合進行腎移植手術,手術前會由內、外科醫師審慎評估手術風險,並且會診精神科醫師、社工師,確認病人身心靈以及家庭狀況都穩定,可接受重大手術。 若是有感染症狀、患有嚴重心血管疾病、凝血功能異常者、長期臥床者,或罹患重大疾病,如癌症、重度失智症、中風等,換腎後對於生活品質之提升依然有限者,不適合進行手術。並且由於換腎後需要長期服用抗排斥藥,假若病人服藥依從性不高,身邊又沒有家屬照護,也不適合進行腎臟移植。另外愛滋患者則只能在愛滋病毒無法被偵測的情況下互相捐贈。 抗排斥藥降低抵抗力 術後慎防感染 腎臟移植手術需要進行全身麻醉,捐贈者可採用腹腔鏡完成手術,受贈者則需使用傳統手術完成。一顆腎臟從捐贈者開始手術至移植到受贈者,整個過程大約是8 到12 小時的手術時間。 腎臟移植後,身體的免疫系統會將植入的腎臟視為異物,進而產生免疫作用。為了讓移植後的腎臟能夠在體內存活,手術結束後病人就必須立刻開始服用抗排斥藥,避免對於新腎臟產生強烈的排斥。 由於抗排斥藥會導致抵抗力降低,因此術後病人必須住在單人或雙人病房,減少被感染的機率。術後可能會有手術造成的傷口疼痛,但數個小時內,新的腎臟會開始排毒、製造尿液,若病人有順利排尿可作為手術成功的指標。移植手術結束後約兩週可以出院,返家之後也建議在獨立、少人進出的房間休養,以避免被感染。 由於腎臟移植病人要服用的藥物種類繁多,回家前必須要由醫護人員進行詳盡的衛教,並且病人需要持續服用抗排斥藥物,因此需學會自行照護的技巧。換腎手術過後,仍需要持續追蹤腎功能改善程度,同時保持照護腎臟的良好生活習慣。若是發生小便量變少、發人就必須立刻開始服用抗排斥藥,避免對於新腎臟產生強烈的排斥。 由於抗排斥藥會導致抵抗力降低,因此術後病人必須住在單人或雙人病房,減少被感染的機率。術後可能會有手術造成的傷口疼痛,但數個小時內,新的腎臟會開始排毒、製造尿液,若病人有順利排尿可作為手術成功的指標。移植手術結束後約兩週可以出院,返家之後也建議在獨立、少人進出的房間休養,以避免被感染。 由於腎臟移植病人要服用的藥物種類繁多,回家前必須要由醫護人員進行詳盡的衛教,並且病人需要持續服用抗排斥藥物,因此需學會自行照護的技巧。換腎手術過後,仍需要持續追蹤腎功能改善程度,同時保持照護腎臟的良好生活習慣。若是發生小便量變少、發燒、傷口或腹部疼痛,血壓或血糖的急劇變化,都應盡快回診就醫。 腎臟移植的病人日後醫療都應盡量回原醫院看診,若是不得已在其他醫療院所就診時,也應主動提供看診醫師現在正在服用的藥物,或利用雲端藥歷系統,使醫護人員了解用藥紀錄,以避免其他藥物加強或減弱了抗排斥藥物的藥效。 目前台灣腎移植手術五年存活率約九成。根據國內外統計,接受腎移植手術的病人,平均延長10 年壽命。相較於透析療法,雖然換腎手術因為開刀、抗排斥藥等,前期費用較高,但是後期會逐漸減少藥量,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因而節省的醫療資源、耗材費用也不容小覷。  

  • 慢性腎臟病的日常照護

    2019-04-23
    作者/馬偕紀念醫院院訊編輯部 諮詢專家/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護理師莊明琪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慢性腎臟病依照腎絲球過濾值(GFR)分為五期,第一期至第二期可以透過自主飲食、生活習慣管理等方式控制,延緩惡化速度,甚至幫助腎功能逐漸恢復。 目前健保補助GFR在45%以下的患者參與衛教計畫,透過護理師一對一的追蹤衛教,幫助患者建立良好的日常照護品質。國人常見的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問題,其實就是影響慢性腎臟病的重要因子,因此慢性腎臟病的日常保健其實就如同三高的保健一樣,重點在於培養良好的健康習慣。目前馬偕紀念醫院腎臟內科追蹤約1300名慢性腎臟病患者,其中就有46%的病人同時罹患糖尿病,可見兩種疾病具互相影響程度。 高血壓是腎臟病指標以及風險因子之一,建議腎臟病人早晚測量血壓,注意維持血壓的穩定性。每次測量時應先休息10~15分鐘,並且固定時間(如皆為飯前、用藥後等等)、固定一側肢體測量,以縮短因肢體不同、作息而產生的測量誤差。 另外要特別提醒「誠實紀錄」的重要性。臨床上常看到許多病人血壓控制不佳,但是想到紀錄值會帶到門診給醫師「檢查」,索性反覆測量,量到了漂亮的數字才記錄下來。 其實每天自主量血壓,並且依照實際狀況妥善記錄,才能協助醫師依照各人身體與日常作息的差異準確判斷出血壓的數值以進行藥物的調整。 良好運動習慣 慢性腎臟病人保持良好的運動習慣相當重要。有些長者會問,自己已經老骨頭一把了,該怎麼運動呢?其實就連走路也是相當好的運動選擇,病人可以評估自身耐受度進行,只要身體微熱出汗就有效果。對於沒有辦法排出固定時間運動的人則可以採取累積的方式,每次抽空5分鐘活動一下,累積起來依然有運動的效果。 正確用藥 現代人購買藥物方便,許多人卻缺少正確用藥的觀念,往往習慣性的吃止痛藥或是認為「吃藥會吃到洗腎」而堅持完全不用藥。其實生活中遇上頻繁的疼痛,較好的做法應該是尋求專業醫師的協助,找出病因對症下藥,並遵循醫師的醫囑服用止痛藥。 腎功能不佳的患者,用藥前需與醫師確認適宜性。要注意的是,腎功能的衰退常常是無聲無息的,也並非年長者的專利,臨床上就曾遇過平時喜愛含糖飲料且無肉不歡的國中生因感冒自己買成藥服用,卻造成急性腎損傷的病例。 適量的水分攝取 第一期至第四期的慢性腎臟病人,應多注意水分的補充。對於沒有因疾病而被醫師限水的患者而言,每人每日的飲水建議量是每1公斤體重須攝取30c.c.,以50公斤的成人為例,每天建議的飲水量是1500c.c.。也不宜一瞬間大量的喝水,那樣容易短時間產生尿液感,身體很快就將水排出,失去水分代謝及過濾毒素的功能。 已經進入第五期慢性腎臟病的病人則應遵循醫師指示限制水分的攝取,避免體內有過多的水導致呼吸急促、肺積水等症狀;另外因為茶含有鉀離子,習慣以茶代水的患者進入此階段後也需特別注意。 低蛋白、低磷、低鉀飲食 腎功能會隨著年齡增加退化,飲食習慣上也要隨著調整。少吃糖、鹽、罐頭食品,以及盡量改掉喝湯的習慣,多利用天然調味料。 進入衛教流程照護的慢性腎臟病人,會有營養師以及護理師依據抽血報告仔細評估病人營養狀況,判斷是否需要低蛋白、低磷、低鉀飲食,以及是否限制如咖啡、水分等攝取。慢性腎臟病患者需要進行低蛋白飲食,若攝取過多蛋白質,會使蛋白質代謝後的尿素氮等廢物無法完全排出體外,血液中尿素氮累積過多易產生倦怠、頭暈無力、噁心、嗜睡等症狀。但也不可以完全不攝取蛋白質以免發生營養不良,尤其慢性腎臟病患者因代謝性酸血症與發炎反應,熱量需要略高於一般人,建議每人每天攝取2-4 兩的肉類。一般人常忽略的是「只要是葷食,包括蛋、奶、豆、海鮮都是屬於肉類,應該一起計算」。而低生理價值的蛋白質中,如麵粉製品、豆類,對腎臟負擔較大,建議少吃。 腎臟負責體內血中鈣磷平衡,當腎臟功能受損無法移除血液中過多的磷時,容易造成副甲狀腺機能亢進、骨骼病變等,因此慢性腎臟病人需少吃內臟類、乳製品以及全穀類。特別注意「五穀飯」對於糖尿病患者來說,是相當好的低升糖食品,但是若進展到末期腎病變的糖尿病患者,需開始控制磷的攝取,此時就要開始減少食用,病人有疑慮時,可與醫療團隊溝通調整。 此外還需注意低鉀、低鈉的飲食,並注意高尿酸血症,腎臟負責體內電解質的平衡,一旦失去作用,血液中鉀離子、鈉離子若失去平衡,可能影響到身體其他器官或引起併發症,對腎臟來說也是極高的負擔。此外楊桃含有某種神經毒素,慢性腎臟病人就必須忌口。 許多病人會詢問「能不能進補」?臨床上的經驗是「補好的沒有,補到洗腎的很多。」其實定期回腎臟內科門診追蹤,並且控制好血糖血壓,調整飲食以及規律的運動,已出現三高症狀的病人更需要就醫定期追蹤,並遵循醫師醫囑按時用藥,控制好血壓、血糖、血脂,是保護腎臟最好的方式。  

  • 《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I

    2019-04-19
    採訪/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諮詢專家/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 ~承《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 提問五:在臨床上,鐘主任如何判定病患是否有按時服用藥物,而不是表面上說有吃藥,實際上卻沒有服用藥物呢?而這些出現的症狀又是如何與疾病進展進行區分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藥物服用上的副作用與疾病進展上有不同的部分,例如劇中有提及的-錐體外症候群(Extrapyramidal symptoms,EPS),就不是疾病本身所導致,而是因為藥物的影響,臨床上可藉由身體檢查進行觀察與確認,目前有許多藥物可以減少這些問題,在治療疾病與藥物副作用之間取得平衡。鐘國軒主任經常和患者說:「醫療的目的絕對不是將患者變成呆呆笨笨的,若有這樣的狀況,我一定會想辦法處理改善,現在有許多新的藥物、給藥方法,都可以克服這些問題。」 提問六:前面鐘國軒主任提到,約有2成的患者可以痊癒,但許多民眾對於服用精神科藥物,都有「一吃就是一輩子」的觀念,請問「思覺失調症」在什麼情況下,精神科醫師會同意暫停使用藥物,以持續觀察為主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目前在臨床治療上的共識,一些初發的病患(即所謂急性期),一開始半年~1年的藥物劑量會較高,當症狀穩定後,藥物劑量會視情況減少,病情也可以在穩定的狀態,甚至藥物劑量可減少到原先控制劑量的1/3~1/5。對於初發病的患者,配合醫囑服藥3~5年,情況穩定後是可以考慮停藥的,但絕大部分的患者,初期無法堅持這麼久,再發作之後,藥物的控制就很難停下來。因此在臨床上一直推一個觀念,即「黃金治療期」!初發病的前1~3年,務必配合醫師指示服用藥物,日後復發的機會會降低很多。 提問七:請問依據鐘主任的臨床經驗,患有「思覺失調症」除了按時服用藥物以外,是否有什麼其他輔助治療的方式,可以幫助病患更快進入穩定的觀察期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由於罹患「思覺失調症」的患者,思考能力會受損,因此在初初治療時給予非藥物諮商的重紐-主要是罹患疾病後,要如何因應目前的生活狀況,並讓生活穩定下來,例如:很多人原本擁有好好吃、睡、運動、工作的良好生活習慣,生病後打亂原先的生活步調,諮商是幫助患者穩定患病前的生活作息,包括:吃藥導致的不舒服症狀、對作息產生影響等。 當思覺失調症進入慢性化階段,則需要一些職能的復健治療,包括: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技巧與能力、自我生活安排的能力;若在執業上失能較為嚴重的患者,則需要職能治療師、就業輔導員的協助。不論是初初治療時期或是進入慢性化階段,在進行上述諮商治療的前提下,皆主要是患者服用藥物後穩定的情況下進行。 【註:與患者的第一次接觸,即為諮商的開始,包括:如何衛教。諮商或心理治療的層次,有屬於支持性的治療或認知性的治療,甚至有些患者會進行深層性、分析或動力的治療,在諮商治療的選擇上,需評估患者的智商、生活安排、自我照顧的能力、發病的早晚…來決定進行哪一種諮商治療】 提問八:多數民眾對於「思覺失調症」或其他精神官能症,仍存在著恐懼與排斥,而劇中家庭觀念裡,對於看精神科的迷思,而羞於治療,請問鐘主任是否有什麼建議或角度幫助大家扭轉觀念 鐘國軒主任表示~ 第一點:從人文關懷的角度來說,精神病患也是人,人都會生病,而他們只是得了一個腦部的疾病,不分種族不分貴賤,每個人都有機會得到腦部的疾病,從這樣的疾病中,讓我們學習如何去在乎與關心生病的人。 第二點:一般的人都很容易做「單一的歸因」,許多生活上相對弱勢的人都會成為被怪罪的對象,以犯罪的比例來說,其實精神病的殺人率,低於一般人的殺人率,建議能多用一個柔軟的心,去看待一個受苦的人。 第三點:關於家庭上的諱疾忌醫,從現實面的考量,其實與保險公司對精神病患者是呈現拒保的,導致許多人不希望自己在任何醫療紀錄上,出現有精神疾患的診斷,這個部分是醫師比較無法著力改變的。但若了解到,每個人都會遇到辛苦的時候,疾病僅是其中辛苦的一種,當然腦部疾病亦是,讓我們能變成一個彼此關懷的社會,也許有一天,這件事也會發生在你我身上,不要覺得不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若「思覺失調症」在早期能夠接受治療與處理,或許結果會不同,但因本身無病識感、無支持系統、無家庭支持,沒有親友帶來就醫,就可能造成疾病的反覆,藥物越用越多,導致副作用增加等問題。 最後鐘國軒主任再次提醒,初初發病的黃金治療期1~3年一定要把握,因為約有1~2成的患者可以恢復到完全看不出來,但卻很少人強調這項事實,因此穩定的追蹤回診,按時服用藥物,就如同服用高血壓藥物一樣,可以讓患者恢復如初,回歸社會。 相關文章連結:《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

  • 《我們與惡的距離》精神科醫師:思覺失調症的黃金治療期是關鍵 I

    2019-04-18
    採訪/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諮詢專家/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 近日爆紅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劇中提及的「思覺失調症」究竟是什麼?導致思覺失調症發生的原因又是什麼?在臨床上又是如何治療思覺失調症的呢?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非常榮幸邀請到,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 鐘國軒主任進行關於思覺失調症的採訪。 提問一:什麼是「思覺失調症」,導致罹患「思覺失調症」的原因有哪些?「思覺失調症」常見的症狀有那些呢? 鐘國軒主任表示~ 思覺失調症顧名思義為~思考與知覺的異常,主要針對在認知功能的部分,在傳統來說,即為慢性精神病的一種,一般的發病年齡,男性會出現在15~25歲,女性則會出現在25~35歲,正性症狀包括-思考上的異常、妄想、語無倫次、知覺上的幻覺,另外還包括負性症狀-面無表情、對事物興趣缺缺、畏縮在家、認知功能缺損….等。此疾病早在數百年前被稱作早發性的痴呆,因此除了上述症狀外,還有能力的下降情況。 此疾病的盛行率約0.5~1%,在1950~60年代,藥物的發明,這類病患的治療才得到大幅的進步。經由藥物治療後發現,此疾病的發生原因假說,可能與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異常有關,可能是多巴胺(Dopamine)或是其他神經傳導物質異常所導致的,目前藥物治療上都可達到一定程度的緩解。 發病原因不只是體質、腦部功能異常、遺傳等因素,基本上思覺失調症是一種生理大腦障礙為主的疾病,而環境、社會、心理因素,都可能造成思覺失調症無法痊癒恢復。當給予適當藥物進行治療後,大部分的病人症狀都可得到改善,約1~2成的患者可恢復到完全看不出來是思覺失調症的患者,3~4成的患者反覆住院,而另外3~4成的患者非常嚴重,無法回歸社會。鐘國軒主任提醒,每位病人接受治療的程度、狀況、配合度,將決定患者的癒後程度。 【註:造成癒後較差的因子包括:太早發病、發病以負性症狀為主、家族遺傳史、緩慢發病(突然發病反而癒後較佳)】 提問二:由於思覺失調症會出現癡呆、情緒低落等症狀,恐與阿茲海默症、憂鬱症搞混,雖主要的診斷仍由精神科醫師判別,想請問身為思覺失調症患者周邊的親友,在發現什麼樣的表徵時,要提高警覺,並盡速帶患者就醫。 鐘國軒主任表示~ 阿茲海默症(老年痴呆症)大多是高齡時發生,若像是思覺失調症這種早發性的痴呆,大多在20~30歲或十多歲發病,當症狀出現,絕大多數的親友都能察覺,尤其是正性的症狀(例如:說話內容奇怪與現實狀況不同、覺得有人在注視或是意圖傷害、喃喃自語)特別容易被察覺,另外一些負性症狀(例如:生活工作課業表現變差、能力下降),都是可作為周遭親友觀察的要點。 在臨床上,醫師將依照症狀學方法、診斷技巧、生理評估的排除,來診斷患者是否為思覺失調症。 【註:較早發病(年齡愈小者)的病人,若是以負性症狀發病,癒後較差;若較早發病是以正性症狀發病,較容易治療,且癒後較佳。】 提問三:大部分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患者都會有服藥順從性不高的情況,依據鐘主任臨床的經驗,是否可以分享在與病患或家屬的溝通過程中,如何提高患者服用藥物順從性? 鐘國軒主任表示~ 很多人覺得心智的疾病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但其實思覺失調症是腦部功能的疾病,就像是得心臟病和肝臟病一樣,在臨床上,鐘主任會告訴患者,有些人得口角炎是因為缺乏維生素B2,補足維生素B2就會痊癒,而思覺失調症是因為腦部某些功能過強,經藥物調整就會改善,因此若用生理上的角度切入,大部分的人比較能夠接受。 在遺傳研究、生物學研究上面,清楚的知道思覺失調症是一個生理狀況失調為主的疾病,用這樣的角度,不論是患者或家屬都較能夠接受。但此種疾病難處理的部分在於患者會認為這些幻覺都是真的,不會覺得自己是生病的狀況,因此在臨床上初步接觸患者時,不會一開始就說幻覺是假的,因為對患者而言,這些都是真實的體驗,而這些真實的體驗將會造成生活上的影響,例如:影響夜間的睡眠,醫師會以此為切入點,藉由藥物進行睡眠品質的改善,逐步建立病患的病識感與順從性;而不是一開始就告知病患是罹患思覺失調症,因為這類患者的有認知思考的障礙,在理解事情上本身就有困難,因此用生物學的角度,是較能被接受的。 提問四:在服用藥物後,經常會出現反應變慢、整個人放空呆呆的,有時會影響工作,尤其是需要大量創意的工作者,如同《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應思聰角色一樣,拒絕服用藥物,請問鐘主任臨床的經驗,當患者反映出現服藥的副作用時,鐘主任會如何與病患進行溝通與提供協助? 鐘國軒主任表示~ 第一:吃藥時會影響工作表現的原因不只是藥物,疾病的進展也是影響工作表現的原因之一,若是不服用藥物,將對工作的表現影響更大。 第二:治療藥物有許多選擇,醫學上治療的目標並非要將患者變成一個呆呆、笨笨什麼都不能做的人,只要與醫師進行溝通,利用藥物劑量的調整、藥物的轉換、副作用的藥物處理,絕大部分都可減少上述問題。最擔心的是患者沒有提出困難,表面上願意服藥,但實際上沒有服用藥物,最後的結果是病情導致工作能力變差、失去工作,而患者將原因歸咎於服用藥物上。 ~未完待續~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