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菸不過量,還是有害健康

最近(2010年1月)各界都熱烈討論金溥聰是否干政,使環保署長沈世宏龜縮,「回收」走路、騎車吸菸開罰政策;金則高姿態反嗆蔡英文說,「要了解事實真相再批評,免得犯錯」,又說在國外,「歐美也沒有這樣的政策。」好一個「了解事實真相」 !其實他自己就先不了解事實。歐美有沒有我不知道,但並不代表國外別的國家就沒有比歐美更進步、更願照顧佔多數的二手菸受害族群的政府。

就我所知,日本一些地區就早已立法禁止邊走邊吸菸,而且也不是每處室外社區都可吸菸。我國為何不取法乎上,大步走入進步、公義的前段班?再者,有一媒體竟在第一版刊登「吸菸過量 有害健康」這一常見錯誤的標語,這也大有為文導正的必要。

該一媒體1月13日頭版頭條的標題是:「環署擬法邊走邊吸菸明年罰六千」,這條新聞所照片的圖說是:「行人未隨身帶菸蒂盒,邊走邊吸菸將罰款」,其下方又有一標語:「吸菸過量 有害健康」,這些文句,都值得好好討論,以正視聽。

首先,講「吸菸過量有害健康」,對嗎?答案是「只對一半」,因為這樣的標語,暗示的是「吸少點」或「少吸點」,就無害健康,故反而會造成誤導結果。其盲點就如前一陣子菸商曾推出而失敗的所謂「淡菸」,號稱尼古丁濃度較低,但喜抽淡菸的人反會愈抽愈多,以滿足其菸癮。而即使「不過量」地少抽菸,也會阻礙戒菸的動機,並且保留隨時又會「過量」的危險性,因此這標語應該直接改成「吸菸有害健康」,絕下可強調甚麼「過量」或「不過量」,否則就會導致戒菸、反菸宣導的反效果!

再說,「邊走邊吸菸」之事,菸蒂固然須禁止亂丟,其實重點應不在於是否「隨身帶菸蒂盒,而在於邊走邊吸時,隨風飄散的主流和副流二手菸會危害附近的行人。不吸菸的讀者大概都有如下不愉快的經驗,在人行道、十字路口、公園人多處或公共建築物的前、後門口總會有人大剌剌地在吸菸,他們可能以為因在室外,所以可不被限制,殊不知不抽菸的人不論站在或行經附近,必會吸到一些二手菸,常常只好屏氣避開。最討厭的是,走路時如跟邊走邊抽菸的人同一方向,而在後面的我們運氣不好又在逆風的下方,就只好一路上都被迫吸他的二手菸,除非快步走,擠到他的前面去才可倖免受害。

太家都知道二手菸之害,但大部分無辜的不吸菸者都不知道還有事更可怕,看不見的「二手呼吸」之害!根據日本產業醫科大學。」一位教授近年來的研究,已知一個吸菸者即使暫時丟下或熄滅他正在抽的菸,在其後的3.5分內,他的呼氣中還含有菸煙中那些有害的化學成份,而且進一步檢測日本新幹線車廂內(當然是禁菸的)的空氣,發現在一部分車廂內,竟然有超過無害標準的「菸氣體」含量,這是多麼驚人、可怕的發現!可見吸菸者的危害實不只對他本人,也不只是二手菸的問題,而應擴充認知到還有他製造出來,在無形中影響他人的「二手呼吸」。

講到「菸煙」,研究已知其中含有4,865種化學物質,而且其中4,369種是有致癌性的!所以,我一直認為,不談毒品則已,如要選一最大人造毒品,菸實「當之無冤」,因為它不只是毒害(含致癌)抽菸者全身多處器官的毒品,更會害到許多無辜的不抽菸者,而且有很強的成癮性;只因菸業已經尾大不掉,故無法把菸當做毒品,如其他毒品一般「公平地」予以禁止、取締,這是人類社會的一大不幸、不公。

回頭再談在路上吸菸一事,筆者也有一次親身經歷的被害「奇遇」。兩、三年前,筆者曾在經過三、四個在人行道抽菸聊天的人時,由於路上人多且不疑有他,沒有保持和他們的「安全距離」,不幸被其中一個抽菸者舉手要比手勢的手(手指有夾菸)碰到,我快步經過他身邊,卻驚覺到他舉起的手指上的菸已經碰掉了。再走幾步,我這才赫然發現,他的半截菸,竟然是掉入我所穿外套的口袋內,而且把口袋燒出一個破洞;而這件外套,是我學成回國的女兒、女婿買來送我的寶貴禮物。可見路邊吸菸者也可能構成類似的、特別的危險!

最後,筆者本文的結論是:不管過量不過量,吸菸就是有害健康的,這就像嚼檳榔不能說「嚼檳榔過量,有害健康」。這些都是錯誤的觀念, 「不過量」雖可當做戒菸、戒檳榔的過程,絕不可當做目的;可以強調「不要過量」的,在有害健康的菸、酒、檳榔中,唯有「喝酒不要過量」是正確的,以上重要的保健觀念,筆者甚望能藉此拙文予以推廣。

(作者係台灣大學牙醫學系1962年畢業,曾任台灣大學牙醫學系主任及台大醫院牙科部主任,現任台灣大學名譽教授、行政院衛生署口腔醫學委員會主任委員、台灣檳榔防制暨口腔癌防治聯盟主席)

全文摘自Jing-Fu Bulletin 景福醫訊 2010年8月•第27卷第8期
本文作者:韓良俊

延伸閱讀

醫學名詞 :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