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命只剩一口氣

某日晨會,沈戊忠副院長在台上解說腦部影像。他一邊闡述學理,一邊聊著醫學倫理。學理固然重要,但沈副院長說的醫學倫理也極有意義,值得深思。

沈副院長說,從古到今,國人都教導孩子要爭氣,長大才不會嘆氣,而生命的延續也就是一口氣。對於年歲已高的病人,家屬總希望讓病人繼續呼吸,維持住一口氣,讓他們能夠活下去,然而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口氣,這會是病人的期望嗎?

別讓靈魂被一口氣困住了
沈副院長說,他曾有親人在生命瀕臨凋零時,所有家屬一起做了不接受插管治療的決定,原因是不想讓親人承受太多的折磨。他以前遇過腦部外傷的病人,明明不應該勉強開刀,然而台灣傳統的孝道主宰著一切,家屬還是要求開刀,要求醫師無論如何都要盡量搶救,而勉強開刀的結果只是將病人的靈魂困在日漸腐朽的軀體。為了照顧那軀體所耗費的人力物力何其龐大,久而久之,家屬不免陷入經濟與生活困頓的深淵,病人也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生活品質。

沈副院長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勉強開刀來搶救「一口氣」,其實到頭來只是徒增病人的痛苦與家屬的負擔而已。台灣至今已有太多類似的案例了。

面臨生死關常要捨得放手
植物人就是很典型的例子,不管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植物人自然甦醒的奇蹟雖曾發生過,但如鳳毛麟角,與其苦候奇蹟,不如放手讓病人好好離去。死別是悲傷的,互相折磨更是情何以堪。國內曾有17歲少女在成為植物人之後,父母持續照顧數十年,背後埋藏了多少辛酸,個中況味也只有當事人最了解。

台灣社會常視死亡為禁忌,對於安樂死的話題諱莫如深,往往只有某些學術研究或社團才敢赤裸裸地公開討論。大家寧願相信那一口氣的奇蹟,也不想接受親人離去的事實。固然生命是可貴的,沒人有權力剝奪別人的生命,然而生命可貴的是生命的意義與品質,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口氣,這樣的活著還值得期待嗎?

盡量給生命最無憾的結局
個人覺得假設是青壯年發生重傷意外,當然要救命優先,若是年邁老者或極可能變成植物人的情況,勉強施救之後,後續沈重的照護問題,很可能造成病人與家屬更大的痛苦,這時還不如放手,任其歸去。我常常思考著,強摘的水果不會甜,強求的姻緣不會圓,生命的存續是不是也應該要順應天命呢?

古代的醫療科技差,重傷或重症病人
多半很快就被各種感染或併發症帶走了,沒有成為植物人或需要長期照護的問題。日新月異的醫療科技可能挽救了病人的一口氣,卻無法令其擁有最基本的生活能力,病人如同處在不生不滅的狀態,真是情何以堪。所以,讓已治療無望的病人好走,給家人留下溫馨的回憶,而非一堆怨言,這才是雙方最需要的結局吧!

醫療必須兼顧人性與倫理,沈副院長屢屢向醫護同仁大力倡導醫學倫理,希望大家不止關心病患的外在,也要兼顧病人和家屬的意願,協助他們在關鍵時刻做出最適當的選擇。
本文作者: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放射線部 放射師 劉奕甫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