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酒澆愁?只是愁更愁!精神科醫師提醒,酗酒敗壞健康,也影響……

作者/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主任 鐘國軒  整輯/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胃腸科醫師告訴我….我肝硬化…好久了,到今天…我終於..想要…來看看。」曹先生緩緩吐出自己來診的目的。

「怎麼說?肝硬化好久了,怎麼會想要來精神科呢?」病人的動機決定了要如何給予適當的建議。評估他的動機,也就是評估他求診的理由,才能順著他的想法,轉成對他有利的治療策略,也才能真正幫到他。

「其實我的故事很長,總而言之,我發現我不行了,不是酒量不行,而是我的心垮了。」他表達自己困難的同時,不忘提醒我他仍有好酒量。

評估他的生活壓力事件,的確不輕。婚姻的問題、親子的問題、經濟的問題、工作的問題,壓得他無法喘息,最後更讓他心情低落,並伴有欲借酒澆愁卻始終不可得的無助感。

在說明酒精與情緒間的交互作用後,他可以接受酒精與憂鬱所形成的惡性循環是他目前要面對的課題。我把改善情緒當作目標,他很有意願嚐試。有許多酒精誘發的憂鬱症,在酒精的問題獲得適當的處理後,憂鬱的情緒自然就會改善;倘若沒有改善,就要根據臨床的狀況,包括病症的強度、外在壓力事件是否持續,以及病人的壓力管理能力是否足夠來判斷要不要使用抗憂鬱的藥物。總之,第一個步驟,還是要以藥物協助他克服戒斷症狀的不適。

經過了2週的解毒治療,他的戒斷症狀,包括手抖、失眠、焦慮感都好多了,這時他仍很明顯有憂鬱的情緒與憂鬱的思考狀態,這當然與其家庭、經濟因素脫不了關係;然而這些因素又不能立即改善,或許,抗憂鬱藥物的使用可以是一個較快速讓他恢復工作並重建他信心的途徑。

很幸運的,藥物的副作用不明顯,用法也很簡單,一天只有一顆抗憂鬱藥,加上一些抗焦慮劑,就可以讓他的臨床狀況逐漸改善。當他的憂鬱情緒沒有以前那麼強烈時,他說:「我有時還是會想酒,但是,比以前還能忍。」

「你的意思是?」我好奇。

「就是心情沒那麼差啦,比較不想去喝酒了。」

曹先生說出了許多借酒澆愁的人的心聲---心裡難過,才去喝酒尋求快慰。當然,不是每個酒癮者都是如此,但曹先生的治療卻點出一個事實,就是要去發現並處理飲酒行為背後更根本的原因,才是治本之道。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