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你敢張開你的嘴巴嗎?

牙科長久以來就被冠上「最恐怖」、「最不想看」的名號,因為當人在視覺被治療巾剝奪,雙手被牙醫師嚴厲的口吻牽制住時,實在沒有勇氣張開自己的嘴巴,任憑那冰冷的金屬器械在舌頭旁邊敲敲打打。但有問題還是得處理啊!當病人好不容易克服心理恐懼往門診前進,如果又遇上醫病溝通上的問題,那種苦還真不知該往哪裡吞呢。根據筆者的臨床經驗,良好的醫病溝通除了言語、眼神這些態度上的表現外,其實還有很多細節可以去注意的。 
 
「什麼?下次治療要兩三個小時?」牙科治療除了思路要清晰才能得到正確的診斷外,還要用雙手去實現心裡的藍圖。設計師會根據房間的大小、採光、需求去擬好一張圖,然後請工人來完成;牙醫師不但看診前要肩負設計師的工作,看診當下還要像工人一磚一瓦把屋子砌好。這種「純手工」的做法,當然會比較耗時。躺久了可以請病人起來活動一下、治療中嘴巴可以暫時闔起來的時候記得提醒一下病人,甚至在椅子上放些墊背或墊脖子的布塊也能減低長時間看診的不適。也提醒病人,久躺後若欲起身,要緩慢一點,減少暈眩的機會! 
 
「我今天來這樣就結束了?」承接上一個問題,牙科治療有很大一部分是靠手工處理,因此一個療程需要一定的時間,甚至需要事前先準備特殊器材。就好像鋪水泥一樣,鋪完一定要先弄平整才能等它乾,因為若硬掉了就回不了頭。也因此牙科在看診的制度上,分為先「初診」與後「約診」,前者通常只能針對症狀處理,後者才有辦法詳細治療,絕對不是醫生馬虎! 
 
 「怎麼每次看的醫生都不一樣?」牙科還有一個特色是分工很細,一般病症每位牙醫師都能處理,但若遇到較特殊的情況,便需要請教相對應的專科醫師給予建議。有時情況真的太複雜,參與的醫師可能多到病人搞不清楚誰是誰,但醫療交給專業的分工準沒錯!若有問題可以詢問主要負責的醫師。 
 
「我的醫生很粗魯,口內東戳西戳,口外這丟那丟!」牙科的器械因為要能消毒的關係,絕大部分都是金屬製的。而我們的口腔因為先天的解剖構造,有的人嘴唇環徑本來就比較小。很不幸地牙醫師就是得在這口腔唯一的對外開口,拿著這些器械進進出出,偶而戳到實在在所難免。而且欲治療的牙齒周圍異物繁多,口水要吸掉、臉頰要拉開、舌頭要擋住,無一不是需要出力的。如果被拉痛了,提醒一下醫師,醫師絕對不是有意的;但當然有一些情況會是治療所需(例如太後面的牙齒,不用力拉開無法操作),還請病人多忍耐。也因為同一次治療需要使用很多器械,而承載器械的盤子也是金屬製的,在更換過程中金屬的碰撞聲常會嚇到病人,所以醫師在治療時也必須注意到,「輕柔的動作不僅止於嘴巴裡,「嘴巴外」也要做到。 
 
「蛤?你說要做什麼治療?...?」牙齒的構造,畢竟與肉眼可直視的軀幹和五官不同,一般人較難窺其一二,因而常常會有病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狀況。本院牙科備有許多教具模型,甚至有些醫師還會自備電腦投影片,配合精美的照片直接以圖像做說明,務必讓病人清楚整個治療流程。 
 
以上幾個狀況,是牙科看診中最常遇到的。醫師的態度要能視病猶親、溫和有禮,這當然是必備的;但牙科有其自己的看診特質,若我們在細節多加留意,相信會讓病人更「勇於張口」! 
本文作者:奇美醫院牙醫部 王志揚醫師

延伸閱讀

醫學名詞 :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