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癌別害怕,學著放大生病中出現的小確幸!

罹癌別害怕,學著放大生病中出現的小確幸! | KingNet 國家網路醫藥 | Second Opinion

作者/納輝  整輯/黃慧玫  圖片設計/Kato  本文出處/摘錄自時報出版《從心清除癌細胞-放下糾結,與自己和解,從心理學體悟癌症的七種療癒解方》

我看到了更多充滿人性光環羽翼豐滿的天使,帶著愛意、關懷和溫暖向我飛奔而來,力所能及地幫助我,陪著我。

在這些沒有期待回報的付出中,我看到了無條件的愛。這份愛的理解是一針強心劑,撫慰了我受傷的心。

人們總說患難見真情。什麼是「難」呢?比如得了乳癌之後的我。有人說生病見人心。生病是一個顯微鏡,可以照見人性,讓你更清楚地看見誰才是朋友。

只有生病了,才知道親人是你堅強的支柱,是信心所在,是生活美好的根源,他們能把你從絕望中拉回來,讓陽光重新照到你的心裡。

患難見真情。我看到有的人躲起來,甚至在關鍵時刻離我而去有的人把頭埋在沙子裡不敢面對我的困難有的人用勸慰的方式指責我,直接往我的傷口上撒鹽。誰沒有遇到困難的時候呢?誰沒有生病的時候呢?又有誰不會死呢?

心理學家鍾灼輝說:「當遇到人生困境時,最需要的是我們的包容。包容別人的心不在焉,包容別人的有心無力,包容別人的拒人千里。」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性,都有自己的為人處世之道,都有自己的理念和難處。這個世界沒有人是必須按照我的想法來配合演出的,沒有人是有責任對我有問必答的,沒有人應該永遠滿足我,沒有人應該和我的聲音一致。假使對方能按照我的想法做,或者滿足我的要求,我感激他們,那是驚喜。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難處和思維,如果對方不能滿足我的需求,我更願意放大生命中的那些小確幸,讓自己快樂生活。

當然我也看到,真正愛我的人無論平時對我多疏忽,一定會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來到我身邊。我看到了更多充滿人性光環羽翼豐滿的天使,帶著愛意、關懷和溫暖向我飛奔而來,盡其所能地幫助我,陪著我。

有位朋友說:「你是有使命、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的人;你是一個具有人格魅力的人,你曾經救贖了太多人,所以現在他們願意貢獻自己的力量來幫助你。」人就是在這樣的互助與救贖中螺旋式上升的。

有位話不多的朋友,當得知我需要看病、住院、休養時,他不斷跟公司請假,一直陪在我身邊,開車帶我去所有我需要去的地方。他自工作以來從沒有請過年假,而這一次他把所有的假都請完了。他說:「我能力有限,我能貢獻的只有我的時間。」而在我心裡,時間是無價的。

有位過去並沒有太多交集的朋友,他帶我看病,給我送飯,餵我吃飯,凌晨三點還在陪我等醫師的報告。在我回國看病的一個多月裡,他甚至推掉了所有的生意陪著我,直到我回到加拿大,他才重返工作崗位。

有兩位朋友分別從中國、美國飛到加拿大來看我,出錢、出力照顧我,陪伴我;有兩位朋友分別從外地趕到北京看我,鼓勵我。

有位朋友,她帶我吃北京最好、最貴的餐廳,還天天邀請我去她家,說要照顧我。我爸為此過意不去,可她說:「她上大學時幫我暖手暖了四年,現在輪到我該照顧她了。」但其實我根本不記得那些過往的細節。

還有件最讓我感動的事。有位朋友知道生活來源成了我心頭最沉重的一塊石頭,於是她專程從北京飛到加拿大笑著對我說:「你別著急,好好養病,錢賺多少算夠啊?你的生活費就包在我身上吧。我來養你,每個月我給你生活費,養好身體,我們什麼都有。」這份雪中送炭的幫助比錦上添花的禮物更感動人心,這是我一輩子不能忘記的恩情。

我知道,他們是我一生的朋友。我知道,自我生病開始,學生、朋友們探望我,照顧我,忙前忙後;父母、孩子他爸在得知我生病之後,二話不說就飛到加拿大陪我,照顧我和孩子;我和志工素不相識,但是他們毫無怨言地接送我。他們貢獻的是他們雪中送炭的幫助、無微不至的照顧和陪伴,在這些沒有期待回報的付出中,我看到了無條件的愛。我要把這些愛融化在血液裡,融化進每一個細胞裡,豐盈那些過去受傷的、不快樂的細胞,用愛的羽翼去包容它們。

我哥說:「所有的朋友都只能幫助你一段時間,不可能永遠陪著你。」但是即便只有這一段時間,都足以撫慰我受傷的身體和心靈。身為病患,我們不需要別人在傷口上撒鹽,也不需要特別實用的忠告,只要有一點點同理心,哪怕是充滿暖意的附和都會成為生命的一絲希望。這份愛的理解是一針強心劑,撫慰了我受傷的心。心靈的支持與陪伴,比藥物更寶貴。

你可能還會喜歡...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