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人氣

      338

      累積人氣

      5

      粉絲數

      3

      回答數

      25

      文章數
UCLA Facial Plastic Surgery Observation ship進修心得
2009-06-04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UCLA Medical Plaza 200整型外科以及顏面整型外科所在處 這一次很幸運的在經過了漫長的申請以及準備之後終於能如願的來到美國西岸最負盛名的醫學中心UCLA Medical Center作為期4個月的clinical research.雖然我在來之前已經完成了所有的申請準備作業,但剛來到這裡時卻不是這麼的順利,因為我一開始是申請在整型外科部門作臨床的觀摩研究,經過了一連串的審核,UCLA整型外科終於同意我的申請,並給我了J1 VISA,也就是Visiting scholar,訪問學者,但當我來到這裡時,不知為何他們的主任突然不同意我的臨床觀摩,經過詢問才得知原因,因為我是顏面整型外科醫師Facial Plastic Surgeon於來美國跟台灣一樣,整型外科跟顏面整型外科是屬於競爭的關係,而UCLA的整型外科主任Timothy Muller又是其中立場非常強硬的老一輩醫生,不過如果他不同意應該在我申請的時候就應該說明清楚,而不是在我千里迢迢的來到這裡之後,才跟告知這個政策,他們也承認是內部的行政疏失,但不論我怎麼溝通他們還是堅持立場,當時的我真是又氣憤又難過,這實在太過份了,我一直據理力爭,但他們就是不願意妥協(拜託是你們理虧耶,哪有這樣的事)只能嘆我來自弱勢的台灣,不過他們也不是全然的不通情理,在此同時他們也再想辦法把我轉到UCLA的顏面整型外科部門(這過程就不詳述了),最後我終於出運了,在經過了不斷的努力跟溝通,我終於轉到UCLA的顏面整型外科開始我的臨床觀摩。     Dr. Bradley, Plastic Surgeon,他是一位非常Gentleman、nice的醫師,他本身非常歡迎我的臨床觀摩,可惜他是整型外科部的一員,礙於他們的內歸我還是不行跟著他,不過他幫了我很多忙,讓我能順利轉當顏面整型外科部繼續我的臨床觀摩。     順便介紹一下美國的顏面整型外科醫學會,是由耳鼻喉頭頸外科醫師所成立,已經有25年的歷史,現在已經有完整的訓練制度,專注於顏面部分的整型以及重建手術,順道一提在美國耳鼻喉科醫師在做完頭頸部腫瘤的手術之後,重建的部分不假他人之手,全部自己做,不像台灣重建的部分是由整型外科負責,也因此美國的顏面整型外科醫師,重建的技術非常精湛,完全不輸整型外科,事實上在美國許多頗負盛名的美 容整型 醫師都是顏面整型外科醫師,另外也因為有所專精,一般民眾也有一種認知,顏面整型外科醫師對顏面部分的整型是更為專業的,因此即便在兵家必爭之地的比佛利山莊,顏面整型外科醫師是擁有一席之地的。   Beverly Hills的整型外科診所大樓   UCLA的顏面整型外科的Director是Dr. Jeffery Rawnsley,相較於整型外科主任的傲慢,他非常的熱心慷慨,在他瞭解我的目標是美容整型手術之後,主動介紹了許多在LA頗負盛名的美容整型醫師(大多在Beverly Hills),包括了顏面整型外科、整型外科以及眼科醫師,這正是我最需要的,因為在醫學中心,不論是整型外科或是顏面整型外科,有很多都是重建整型手術,不全都是美容手術,但相反的Beverly Hills比佛利山莊卻是全美整型手術最盛行的地方,所有最有名、技術最好的醫生都聚集在此,全世界各地的醫生莫不希望能到此來觀摩學習最新的整型技術,但如果沒有經過介紹是不得其門而入的,很幸運的經由UCLA我能夠觀摩這些頂尖醫師的技術,因此在順利轉到顏面整型外科部之後,我反而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到處去觀摩,而且在10月份我還參加了一個在史丹佛大學醫學中心舉辦的顏面整型外科醫師訓練課程,是專為美國的fellow所舉辦的,其中的師資都是美國頗負盛名的教授,我也藉此機會認識他們,雖然他們都是大事級的醫師,但卻是非常的熱誠以及平易近人,在我自我介紹之後幾乎都不約而同的常歡迎我,後來我利用感恩節的假期到北加州拜訪了Stanford University的Prof. Most以及UC Davis的Prof. Sykes,觀摩他們的手術,其中Prof. Sykes更是美國拉皮手術的大師,所以雖然在美國一開始並不順利,但後來可謂漸入佳境,真可謂賽翁失馬焉知非福呀!   在美觀摩的地點及內容   1.      UCLA Facial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UCLA surgical center, Jeffery Rawnsley, MD, Facial Plastic Surgeon,他的專長是鼻整型、眼部整型、拉皮手術、顏面重建以及植髮,其中植髮手術,我覺得是將來可以發展的項目,我住要的時間是待在這個部門,但如果他們沒有手術或是不是整型美容手術時,我就會利用時間到其他的地方去學習。   Jeffery Rawnsley, MD   2.      UCLA Jules Stein Eye Institute: Robert Goldberg, MD, Oculoplastic surgeon,他是世界有名的眼部整型醫師,Jules Stein Eye Institute在美國也是頗負盛名,除了演部的整型手術,他們也有做前額拉皮手術喔!   UCLA Jules Stein Eye Institute     3.      LASKY Clinic: Beverly Hills, Andrew Frankel, MD, Facial plastic surgeon and  Leslie Stevens, MD, Plastic surgeon, LASKY Clinic在Beverly Hills是非常有名的診所,是獨棟的羅馬式建築,他們的醫生非常熱心幽默,Dr. Stevens是有名的快刀手,擅長胸部整型、抽脂、拉皮,而Dr. Frankel則是非常nice,擅長鼻整型以及臉部拉皮手術。   LASKY Clinic in Beverly Hills,在這裡是不得了的大,仿羅馬式的建築,很氣派 正門,前面就是我在美國開的車2008 CL 600 (最好是啦!在台灣定價899萬) Dr. Frankel Dr. Stevens,他是左撇子,開刀真的很快,開車也很快,他平常代步是一台Porsche 911(996)手排,看他開刀跟開車都很過癮   4.      Keller Facial Plastic Surgery: Santa Barbara, Gregory Keller, MD他是內視鏡拉皮手術的先驅,也是Coapt 公司endotine五爪拉皮的代言醫師,有超過30年的零床經驗,他在九月才應邀到台灣演講及live surgery的demostration,他是一位非常熱心的長輩,就是因為他的幫忙,我才能參加在Stanford的顏面整型訓練課程,他還有私人飛機,是一位非常nice的醫師,只是他的診所離LA有2小時的車程,所以我只去了幾次,但還是收穫良多。   Dr. Keller,非常nice的長者,也是endotine內視鏡拉皮的代言人之一   5.      John Joseph Facial Plastic Clinic: Beverly Hills, John Joseph, MD他是以微整型著稱,Dermal filler (Restylen, Juvederm), Sculptra(是一種可以刺激皮膚中膠原蛋白再生的填充物),他是替FDA做clinical trial的醫生之一,也是一位非常熱心的醫師。   Dr. Joseph   6.      Michael Groth Ophthalmic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Dr. Michael Groth, 他是一個非常非常nice的眼科醫師,我必須要說他的雙眼皮以及眼袋手術是我看過最好的,一般來說美國醫師的眼部整型技術遠不如亞洲的醫師,但他例外,而且他也做內視鏡拉皮,而且最近雖然經濟不景氣影響了整型業的le一直都是滿檔,由此可知真正好的醫生是不會受到影響的。   Dr. Groth(他總是這樣笑容可掬) 和Dr. Lu(麻醉醫師,他曾住過台灣,是一位很nice的lady) Dr. Groth Clinic所在大樓   診所內部     7.      Kao Plastic Surgery: Saint Johns Medical Plaza , Santa Monica , Chia.Chi. Kao, MD, Plastic surgeon, 他是11歲從台灣移民來的華裔醫師,他的拉皮手術是我見過最細心技術也是最好的,一般內視經只用在前額的拉皮,但他即使在中臉以及頸部拉皮也適用內視鏡,所以不但傷口小,因為很精細,也可以保留大部分的感覺神經,另外他的眼皮手術跟脂肪移植也很精湛,效果非常好,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手術的收費也是我聽過最貴的,一個全臉的拉皮手術(前額、中下臉、頸部)、臉部脂肪移植以及上下眼皮手術要收費5萬美金,真是驚人,但因為效果真的是沒話說,他的手術schedule也是非常滿的。   Dr. Kao(高家祺)來自台灣的優秀醫師 萬聖節那一天,高醫師正在做全臉的拉皮手術,他俏皮的拿著從病人髮際切下來的皮膚作勢要用這作為Halloween的裝扮         我參加他新的診所的Annual party,他的診所足足有300坪這麼大,在LA這房租這麼貴的地方,真是不可思議 Dr. Kao診所外觀 San Johns Medical Plaza   8.      Stanford/Bay area Facial Plastic Surgery Course: 10/24~25,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Facial Plastic & Reconstructive surgery, 這是為期兩天的訓練課程,主要是辦給美國西岸facial plastic fellow的,並沒有開放給國外的醫師,但很幸運的經由Dr. Keller的介紹讓我能參加這個course,只要300USD真的是物超所值,只是我開了6小時的車從LA到Palo Alto的Stanford,第一天是lecture,第二天是Cadaver dissection lad,在這我終於感受到美國醫學教育的精髓,能親身聆聽許多大師級的教授講課,而且他們都非常的熱心,只要你有任何的問題,他們幾乎都會不厭其煩的講解,完全沒有架子,另外在解剖實習時,也不時的在你身旁穿梭,隨時準備解答你的疑問,說真的我真羨慕美國的醫生能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不但有良好的師資,無限的資源,向在台灣幾乎找不到這樣的機會可以練習,所以我們要更加努力才行。   美國西岸的哈佛,Stanford美麗的校園       Stanford ID   Stanford Facial Plastic Surgery主任Dr. Most,是一位非常幽默又有紳士風度的醫師 Dr. Keller在Demo中臉拉皮 UCSFFacial Plastic Surgery主任Dr. Kim     9.      UC Davis Facial Plastic & Reconstructive Surgery: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在Sacramento加州首府,他的醫學院也非常有名,Dr. Jonathan Sykes Director of Facial Plastic & Reconstructive Surgery,以拉皮手術著稱發表了非常多有關拉皮手術的paper,我是在Stanford的course認識他,他一直熱情的邀我去觀摩他的手術,但Sacramento離LA非常的遠,但因為是難得的機會我利用感恩節之後的時間兩度造訪UC Davis,還記得那一天清晨Sacramento的氣溫只有華氏35度,不過後來能看到他的拉皮手術也算值回票價,他也有很高的意願來台灣演講,有機會也許可以安排。   UC Davis Medical Center因為是冬天不到5點就天黑了   Dr. Skyes,手振了 與Dr. Skyes在Stanford時的合影   10.  Advanced Bioskills Workshop by Coapt Systems, Inc: 這是由生產所謂五爪拉皮爪鉤的公司所舉辦的workshop,主要當然是為了推廣他們公司的產品,每個月舉辦一次,但珍貴的是他們也有提供Cadaver Dissection lad的練習,我是在LA報名的,不過這家公司在Palo Alto,總之我又去了一趟北加州,但他們有內視鏡拉皮的器械跟各式的拉皮產品,我利用機會把這一段時間所學到的技術大致演練了一下,也是很有收穫。         在練習內視鏡拉皮手術時與Stanford整型外科醫師Dr. Apfelberg合照,他的指導也是非常細心,鉅細靡遺,讓你充分瞭解手術的每一個步驟   11.  Silhouette Cosmetic Center: Suzanne Trott, MD, Plastic surgeon, 他是一位中生代的女整型醫師,擅長抽脂及乳房手術,的他是我在美國唯一去觀摩的女醫師,在開刀的過程中會很熱誠的指導,雖然是女醫師不過他的個性可是很阿沙利的。   Dr. Trott 他的office就在這Beverly Hills Trangle Medical Plaza     12.      Ronald Strahan, MD: Facial Plastic Surgeon, 是一位幽默熱心的老醫師,雖然是顏面整型外科醫師,不過除了擅長拉皮以及鼻整型手術,他的隆乳手術也做得非常好,對我也是非常的照顧。   Dr. Strahan   回想在美國的這四個月,真的是有無限的感觸,從開始準備申請,到出國前幾天竟然發生一場車禍,我被一個闖紅燈的少年攔腰撞上,車子轉了一百八十度,側邊氣囊全爆開,不幸中的大幸是除了頸部扭傷外我沒有骨折等較大的傷害,不過我的車可就沒這麼幸運,修理費竟然要50萬,而且對方後來又想耍賴,那時真是焦頭爛額,一方面要忙著完成病人的療程,準備出國的事宜,還要準備上法院,甚一個頭好幾個大,好容易終於在出國前的最後一天完成了提告的手續(過了一個月就開庭,在一個月檢察官就正式起訴對方,讓我對法院的效率有了新的認識,最後對方終於認罪,願意全額賠償,但這之前我真是備受煎熬)。   好容易到了美國之後,竟然又遇到了這麼鳥的事(竟然因為他們的作業疏失,讓我不能做臨床觀摩),曾經有好一段時間非常的灰心,也很煎熬,還記得那時有好多個夜晚都輾轉難眠,一直想為什麼會讓我碰上這一連串倒楣的事,不過為了要達到的目標實現理想,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能放棄,終於在不斷的努力下,慢慢步入坦途,而後來很幸運的遇到了很多熱心的醫師,不藏私的請囊相授,最後的收穫遠遠比當除預期的還要更多,真可謂苦盡甘來,不過這段期間的生活其實是很辛苦的,舉例來說美 國的 醫師都非常的勤奮,開刀的時間都很早,有6:30就開始的,我5:50就從家裡出發,還有一次我為了觀摩UC Davis的Dr. Sykes,他那一天是在Sacramento東北方的Sutter Roseville Medical Center開刀,因為前一天我是在Stanford見習,所以我當天早上4:30就從San Jose的朋友家出發,開了150英里的車到Roseville要趕七點的手術,而且那一天清晨只有華氏35度,真是非常的冷,現在想起來還真是佩服自己的毅力,不過雖然辛苦但一切都是值得的,有機會在和大家分享這段時間的生活點滴。   這就是我一早四點半起床頂著將近冰點的氣溫,開了150英里才到的Sutter Roseville Medical Center 
希望他平安康復
2009-06-04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好久都沒有這樣深刻感受 禮拜天傍晚載著母親、妹妹和可愛的小外甥去買兒童安全座椅,回家的途中行經汀洲路,遠遠就看道路中間有警察在指揮交通,正按耐怎麼遇到車禍,看來又要等一會了,就在經過事故現場時,愕然發現一位婦人躺在血泊中,生死未卜,旁邊的員警跟民眾卻沒有人做任何的急救措施(這讓我非常的難過與氣憤,警察只會開什麼紅燈右轉的罰單,真正需要你們時在哪裡),身為醫生的我本能的馬上下車前去察看,希望能幫助他,在檢查後發現這位患者仍有呼吸但沒有意識,有明顯的頭部外傷,但口鼻都是血塊,上呼吸道有些微阻塞的情形,這時保持呼吸道的暢通最重要(secure airway),如果因為呼吸道的阻塞造成身體尤其是腦部的缺氧,會造成嚴重的後果,但由於現場沒有任何的醫療器材,我只能先讓患者側躺,防止血液因為重力流入呼吸道造成阻塞,過了幾分鐘救護車終於趕到(他們有急救器材),判斷當時病人情況(頭部外傷、懷疑頸椎受傷、仍可自主呼吸、但上呼吸道因為血塊而阻塞),先趕緊插入鼻呼吸管(Nasal airway),這是一個軟管,可以從鼻孔插入到達口咽部,讓空氣流通,剎那間病患的呼吸變得平順,終於讓他脫離上呼吸道阻塞的危機,這時我就把病患交給EMT救護人員,讓他們將病患送往醫院(預計是送往台大急診),看著救護車漸漸遠離,心中有著莫名的激動,雖然不知道這位病患最終是否會完全無恙,但起碼我知道他可以安全的抵達醫院,也衷心為他祈禱,希望他終究可以平安康復。 鼻呼吸管 Nasal Airway 鼻呼吸管 Nasal Airway,可以讓空氣通過鼻腔和鼻咽直達口咽部 在急救過程中有所謂的ABC,A-Airway(呼吸道)、B-Breathing(呼吸)、C-Circulation(血液循環,心跳和脈博),其中又以Airway(呼吸道)最重要,如果呼吸道不暢通,就沒辦法呼吸,也就沒辦法提供氧氣給人體的組織,沒有氧氣就沒有一切,所以任何的急救首要就是建立呼吸道,進而在採取例如人工呼吸以及心臟按摩的程序。 插管建立呼吸道 那天回家之後,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不只是因為那車禍的病人,而是這件事讓我回想起了從前在台大的日子,那時我還是耳鼻喉頭頸外科的住院醫師,有很多機會接觸到上呼吸道阻塞的case,處理上呼吸道阻塞有幾個方法,有插管、一般氣切以及緊急氣切,插管就是把氣管內管經由口腔插入氣管,如果病患的上呼吸道沒有腫瘤或其他的不適應症,這是最常用的方法,但如果無法插管或是需要長時間建立呼吸道時,就需要我們做所謂的氣切(Tracheotomy or Tracheostomy),也就是從頸部直接做一開口到達氣管,建立呼吸道,但這通常是有充裕時間而且病患是在插管狀態時做的手術(airway secure),如果情況危急,又無法插管,這時就要做緊急的氣切或是所謂的環甲狀軟骨切開術(Cricothyrotomy)。 氣切的手術過程 環甲狀軟骨切開術跟一般氣切不同的地方在於切口的位置,這是氣管中最接近皮膚的位置,所以也是建立呼吸道最快的方法,因此當遇到了上呼吸道阻塞的緊急情況,就必須採用環甲狀軟骨切開術(Cricothyrotomy),這往往都是十萬火急,生死一線間的景況,因此除非萬不得已沒有醫生願意遇到這樣的情形,但在我第二年住院醫師時終於有一天遇到了這樣的考驗,一位鼻咽癌的病人發生了內頸動脈的大出血(腦部大部分的血液都來自內頸動脈,可以說是人體最重要的血管之一),造成上呼吸道阻塞,病人已經失去易事,如果再不建立呼吸道,馬上著就要窒息而死,這實的我也沒有時間思考,反射性的拿起刀片做了環甲狀軟骨切開,建立呼吸道,一轉眼病患就恢復意識,才有機會進開刀房做進一步的急救,如果慢了幾分鐘即使止住出血,也會因為缺氧過久而回天乏術,而後他很幸運的度過了這次的危機,後來看他出院心中的感動真是不言可喻。 那是第一次因為我把一個原本在鬼門關的病人搶救回來(當然我只是做了其中一件小小的卻是很關鍵的手術),看著一個寶貴的生命又有機會體驗人生的美好,那樣 的喜悅跟滿足不是短短幾句文字所能形容的,在而後的行醫生涯裡也陸續有更多這樣的體驗,每一次都會讓我覺得能成為一位醫師去挽救生命真好,雖然現在我所專 精的領域讓我比較少遇到這樣危急的情況,但只要有機會我還是會盡我的力量去幫助需要的人。 人體氣管中最接近皮膚的位置就在環狀軟骨與甲狀軟骨之間的 Cricothyroid membrane 環甲狀軟骨切開術 經由環甲狀軟骨切開術建立呼吸道,bypass阻塞的部位
更多的心情分享和照片在YAHOO奇摩部落格
2008-07-23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各位朋友大家好,很謝謝大家對我部落格的支持與愛護,只是很不好意思,由於檔案傳輸的關係,以致於在這裡的心情分享都沒有照片,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到我YAHOO奇摩部落格參觀http://tw.myblog.yahoo.com/vanquish-2008/,在哪裡大家就可以看到圖文並茂的心情分享喔!期待你們的來訪
北國的雪景
2008-07-16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來自亞熱帶的我,高興的投向雪地的懷抱 邁入七月,又是美好的夏日時光,一早起來窗外都是藍天白雲,我最喜歡這樣映著晨曦的早晨,不過只要過了 10 點,毒辣的陽光就會讓人對這夏日的熱情不敢領教,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小黑炭(不過這樣我們才有生意嘍!,嘻嘻!哈,不要打我,能讓大家擁有白晰水嫩的肌膚,也算是是佛心來的呢!),在這難耐的酷暑讓我不禁回想起韓國嚴冬的雪景,是那麼的令人印象深刻。   我初到韓國時還正值深秋,到處都是美麗的楓紅,氣溫雖然冷(大約在 5-10 度之間),但大體上還算舒適,不過來自亞熱帶的我,除了從前到北海道時有看過大雪紛飛的情景,已經很久都沒有經歷下雪的日子,因此格外期待在韓國時能體驗北國冬天的雪景,時時刻刻都在等待初雪的來臨,不過由於全球暖化,韓國的朋友都說現在的天氣已經不如往年寒冷,下雪的機會也少很多,讓我不禁擔心會不會看不到韓國著名的雪地風光。   秋天到處都是美麗的楓紅     也許是上天聽到了我的祈求, 11 月中天氣就轉冷,雖然還是陽光普照,但氣溫已經直逼冰點,這時原本五顏六色的路樹一下子就脫下了外衣,剩下了枝幹,走在路上就可以感受到冬天的腳步近了,不過還是沒有下雪的跡象,我還是只能癡癡的盼望著,終於在我到韓國的第三個禮拜( 11/21 ),讓我盼到了,還記得前一天晚上,才跟著三星醫院的同事經歷了一次續攤 5 回的難忘體驗(詳見上一篇,北國的飲酒文化),一回家就醉倒在床上,只依稀記得晚上窗戶叮叮咚咚的,但因為實在不勝酒力,也就沒有起來一探究竟,直到早上起床,一拉開窗簾,發現外面是一片銀色世界,當下興奮的大叫,畢竟這是我在韓國的雪地初體驗,往醫院的一路上也不顧路人的眼光就拿著相機猛拍,畢竟這對我來說是難忘而新奇的體驗。   11月的初雪,一早窗外變成一片銀色世界 我家門口 住處外的人行道 車車穿上了白色的衣裳   往醫院的路上 醫院到了 下雪的三星醫院   不過在興奮之餘,我也慢慢體驗到下雪,除了感動人心,也有他不方便的一面,當地的醫生同事提到下雪都猛搖頭,因為一旦下雪,隨之而來的就是讓人不敢領教的交通阻塞,有去過韓國的人應該都知道,首爾是出了名的會塞車,下雪更不得了了,通勤族莫不眉頭深鎖,只有我喜上眉梢(因為我是走路),但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下了雪人行道出奇的滑,很容易跌倒,要不是我身手矯健早就不知道摔成什麼樣子了,不過雪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彷彿有魔法一般,即使是平凡無奇的街道,只要鋪上一層白雪,就會變的很迷人,真的很有意 思。   不敵溫暖的冬陽,雪到下午就融化了 不過如果真的要看雪景,就要到韓國東部的江原道,那裡是山區,也是韓國降雪量最多的地區,大部分的滑雪場都在那裡,看過冬季戀歌的朋友應該都對滑雪場很熟悉吧!友珍和俊祥就是在滑雪場譜出許多動人的故事,我很幸運的也到了江原道,滑過一次雪,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嘍! 江原道太白山的雪景
我在韓國的日子—美食當道
2008-06-25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說到韓國的食物,大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又酸又辣的 Kimchi (泡菜),其次就色香味俱全的各式烤肉,恰巧這兩樣都是我的最愛,所以我到韓國在吃的方面真可謂如魚得水,以前在台灣的時候,我就很喜歡吃韓國泡菜,不過等到我吃過真正道地新鮮的 Kimchi 之後,更是為此著迷,以前總覺得泡菜就一定是很酸的,其實不然,剛做好的泡菜因為發酵時間不長,所以只有淡淡的酸味,而且還可以感受到青菜飽滿的水分跟清脆的口感,如果放的時間常一點,因為發酵的關係,會越來越酸,雖然有些人喜歡吃陳年的泡菜,但我對那酸的發麻有有『濃郁』味道的老泡菜實在不敢恭維,去過韓國的人一定知道,在韓國的餐廳,泡菜是無限量供應的,而且有各式各樣的青菜製成的泡菜,不過大白菜製成的泡菜還是我的最愛。   正在做泡菜    接下來一定要談到烤肉,印象中的韓國烤肉,總是個銅盤擺上蔬菜再加上醃過的碎牛肉,但行家都知道這不過是韓國眾多燒烤料理中最普通的,韓國因為天氣冷,各式的燒烤料理便應運而生,可以說是包羅萬象,有新鮮牛肉(沒有醃過的,肉質最好,價錢也最高)、牛肥腸、豬三層肉(很讚,一定要試試)、豬腸(有許多專賣烤豬腸的餐廳, 24 小時營業,到半夜還人聲鼎沸)、辣炒雞排(春川辣炒雞排是最有名的)、烤鴨等等,不勝枚舉,而且韓國人吃烤肉跟我們不太一樣,是用各種葉子(最常是用紫蘇葉)把烤好的肉包起來,配辣醬一起吃,還會直接生吃青辣椒(不是青椒,是真的會辣的),到後來我也可以拿著青辣椒,沾著辣醬一口一口往嘴裡送,現在想想還真過癮。   烤鴨 烤牛肉(牛小排)    韓國還有許多有名的料理,蔘雞湯(一隻小雞,肚子裡塞著糯米和人蔘,一起燉煮)、海鮮薄餅(裡面有滿滿的小捲和青蔥,我也超愛)、韓式火鍋(用豬的脊椎骨加上馬鈴薯、各式青菜以及辣醬煮成的火鍋,在冷冷的冬天吃著熱呼呼的火鍋,好不過癮),韓式冷麵(泡在碎冰裡,有點像東粉,但 Q 度滿點,韓國人在吃完烤肉之後,一定會來上一碗冷麵或味增稀飯,有時真佩服他們的食量),很幸運的在這三個月的時間裡能嘗試到各式各樣的韓國料理,而且幾乎都是我喜歡的味道,讓我到現在對韓國的美食還難以忘懷呢! 篸雞湯 烤豬腸餐廳 登山結束時的點心
我在韓國的日子—序幕
2008-06-25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在一切安排好之後,我終於在 2007/11/1 日到達韓國,帶著滿滿的行囊,一個人風塵僕僕的從首爾機場搭機場巴士到下榻的 Officetel ,這時已經適值深秋,地處北國的首爾,街道上滿是各種顏色的路樹,很美,之前就曾聽我們總監 戚 小姐說過,秋天是韓國最美的季節,現在我終於可以欣賞到這樣的美景。雖然有迷人的景致,但一開始到韓國並不是那樣的順利。   仁川機場,曾被評比為世界最佳機場之一 我住家附近的公園 韓國的路樹:銀杏,全換上了黃色的外衣 秋天到處是色彩繽紛的樹葉 話說好不容易到了住處,行李剛放下就匆匆趕到醫院去報到,但他們卻異常的冷漠,在簡單的介紹之後竟就讓我自生自滅,連吃個飯都沒有,這跟我們的習慣不太一樣,以前到美國進修,第一天起碼會有 reception party or dinner ,但韓國的待客之道竟然如此,我只好頂著 5 度的寒風走回住處(我住的地方離醫院大約 1.2km ,步行約 15 分鐘),語言不通,也不知道到哪吃飯,回到住處後,因為很累,想先睡一會,但實在太冷(我原本想韓國的房子一定會有暖氣),一問之下差點沒暈倒,暖氣竟然要晚上 10 點才供應到早上 6 點(這也是節能啦!),你們可知我住的可不是破公寓,小小 6 坪 大一個月要價 35000 台幣,暖氣竟然還限時,只好起床煮了泡麵吃點熱食,驅寒一下,總之我在韓國的第一天真可謂飢寒交迫,那時真有一種不如歸去的念頭。   我的落腳處 門口 床,請注意那『薄薄』的被子,各位想想在韓國凜冽的冬         天,暖氣管制的情況(22:00~06:00),是多麼難熬 廚房 我房間的view還不錯,我在韓國的三個月天氣幾乎都是這         樣,晴空萬里,但別被這陽光騙了,外面是『粉冷』滴 不過身為堅忍不拔的台灣子弟怎麼可能這樣就被打倒呢?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要得到人家的青睞當然必須下功夫嘍!其實韓國人的個性比較龜毛,在還沒瞭解你之前都是比較冷漠的,不過等變熟之後,就會跟你稱兄道弟,很熱情,我也是經過一番摸索才體會這一點,因此就在這一番『深刻』考驗之後,在韓國的日子也就終於漸入佳境,如魚得水啦! 從我的處處遠眺三星醫院(遠方的三棟建築) 三星醫院的楓紅
我在韓國的日子 — 緣起
2008-06-25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自從韓劇在台灣吹起一陣哈韓的風潮,除了韓國的俊男美女和流行時尚,他們巧奪天工整形技術也同時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其實台灣的醫療水準一直都不亞於歐美先進國家,不過在近幾年來韓國在整形手術的發展的確是令人刮目相看,他們的技術水準相較於美國日本可以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亞洲各國的整形界紛紛到韓國去取經,台灣也不例外,非常多的整形醫師都到韓國去參加各種的研討會或是訓練課程(我之前也曾多次造訪,做短期的學習),只是這樣的訓練課程大多只是短期的,只能學到基本概念,因為手術可以說是非常精密的一項藝術,很多細節不是區區幾天的課程就可以體會,因此為了真正能夠學習到各項整形手術的精髓,我毅然決定到韓國做中長期的進修。 南韓地圖 韓國衛星照片                                          三星醫學中心 三星醫學中心癌症大樓    不過這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一般的醫院或診所是不太可能讓一個外國人待上幾個月,再把他們的獨門密技傳授給你,要達到這樣的目標當然非常的不容易,承蒙院方的厚愛,我們的醫學美容中心總監戚本仁女士透過國際獅子會的友人,經過了無數次的溝通與努力(真的非常感激),終於有機會到韓國首屈一指的三星醫學中心『 Sumsang Medical Center 』整形外科做為期三個月的進修,三星醫學中心是由韓國第一大企業三星集團所創立的醫院,他的宗旨就是建立一個世界第一的醫學中心,因此不論在設備、技術、服務品質等等,在韓國乃至於全世界都是數一數二的,在正式進修之前還先去了一趟與那裡的教授 interview ,第一次踏進醫院就對那先進且具人性化的醫療設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另外很多人問我為何要在冬天去韓國,因為我要去滑雪?(被妳猜中了)那是因為冬天是韓國整形的旺季,韓國跟台灣不大一樣,學校在 12 月底就開始為期 2-3 個月的寒假(暑假反而較短,只有 3 週),再加上韓國很重視耶誕節還有農曆年,因此從 12 月一直到農曆新年有許多假期,所以這個時期當然就是整形的旺季,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面看到最多的 case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選擇在這個時見到韓國,在一切都安排好之後,我終於要開始這三個月的修練。        首爾地圖,由『韓江』分成江南跟江北
從石碇日出到雪山隧道
2008-06-16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現在走國道五號,穿越雪山隧道,只要區區不到一個小時就可以輕輕鬆鬆的從喧囂的台北城來到宜蘭這美麗的後花園,殊不知從前雪隧還沒通車之前,來一趟宜蘭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我從第一年住院醫師( 2001 )開始每一年都要到羅東博愛醫院,那時只有濱海跟北宜,濱海路程長砂石車又多,所以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選擇北宜,我想走過北宜的人都對那綿延不絕的山路印象深刻,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九拐十八灣,那時大概兩個禮拜回一次台北,每一次走完北宜都會覺得精疲力竭,頭昏腦脹,每次都把自己當作頭文字 D 中的拓海,征服一個又一個的彎道,超過一輛輛龜速的慢車,不過很多時候都是在『夾縫中求生存』,常常遇到很多驚險的情況,所以我都會開玩笑的說開北宜要快,除了技術要好,最重要是心臟要夠大顆,還有就是命要夠硬,不然快是快,恐怕永遠到不了目的地。     不過開北宜除了一段又一段沒有盡頭的蜿蜒山路,其實還是有值得細細品味的美景,以前為了要趕早上七點半的查房,五點不到就會從台北出發,在黑暗中吞噬無止盡的山路,不過天也會慢慢的露出曙光,如果運氣好就可以看到日出,一般來說日出時我大概都在石碇和坪林之間( 106 乙),去過那的人都知道,那裡有一個地方是欣賞日出的絕佳位置,如果前一天有下雨,還可以看到夢幻般的雲海,終於有一次因為時間還早,我停下車準備用鏡頭將這動人的時刻記錄下來,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曙光乍現,金色的陽光灑在雲海時那令人摒息的美麗,那種震撼是會感動心靈的,說真的後來的我再也沒有經歷如此令人動容的日出時刻。       現在雪隧通車了,拉近了宜蘭和台北的距離,在宜蘭下了班可以馬上到 101 的義大利餐廳用餐,回家更是輕而易舉,回想以前在北宜上廝殺的記憶,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語,不過因為這樣我也幾乎不可能再目睹石碇美麗的雲海和日出,想一想還蠻慶幸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記憶,但最重要的還是要感謝那些開通雪隧的英雄,如果沒有他們,也許現在我必須辛苦的在彎道上廝殺。
韓國進修心得
2008-06-12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韓國三星醫學中心 結合韓國先進的觀念與本土的技術 創造更完美的整形手術         承蒙醫院的厚愛,我有一個難得的機會到韓國進修整形的技術,這一次非常難得能到韓國首屈一指的醫學中心--三星醫學中心 (Samsung Medical Center) 的整形外科進修,時間從 從2007年11月到2008年1月,整整三個月的時間,這是韓國最冷的季節,但也是整形的旺季,雖然很辛苦,但收穫卻是滿滿的,以下就是我這是進修的一些心得。   近年來由於韓劇的風行,導致台灣颳起一陣哈韓的風潮,又叫『韓風』,因為大家莫不對韓劇中女主角近乎完美的容貌所吸引,難道韓國女還真的個個都如此美麗嗎?或著韓國的整形技術真的如此神乎其技呢?    韓國人對愛美的追求可說是不遺餘力,對整形手術的接受程度更是領先其他國家,因此在市場的需求之下,當然許多新的整形技術就應然而生,也讓整形醫生有更多揮灑的空間。但其實台灣的醫療水準一直是跟歐美同步,技術並不輸韓國,只是他們在應用新的技術方面,的確比我們大膽,另外也因為整形手術的接受度高,讓他們的醫生能累積更多的經驗,因此如果能結合韓國先進的觀念與本身既有的技術,相信更能夠為台灣帶來更完美的整形技術。    雖然韓國的整形技術發達,但並不是所有的診所或醫師都可以有高水準的醫療,事實上在首爾的整形診所裡,只有不到 50% 是專業的整形外科醫師,其他都是一般科的醫師,也難怪很多台灣民眾慕名來韓國整形往往得到的結果並不好,就是沒有找到對的醫生。 來接受手術如此,遠渡重洋來學習更不能馬虎,過去我就曾來韓國師承鼻整形大 師鄭東學 博士的指導,這一次,更是到韓國首屈一指的三星醫學中心 (Samsung Medical Center) 的整形外科進修,這醫院是由韓國第一大企業三星集團所設立,不論在硬體設備或人員素質在韓國甚至全世界都是處於領先的地位,因此選擇這裡昨為學習的目標,才能把真正高水準的技術引進國內。 他們的每一項手術我都有機會參與觀摩,尤其在美容整形方面更充分與知名教授交換意見,以學習到真正的精髓,我甚至也到韓國另一家著名的醫學中心『 Asan Medical Center 』拜訪韓國鼻整形泰斗 Dr. Jang Ju Young (在韓國 Samsung & Asan 是排名前兩名的醫學中心, Asan 的 鄭 醫師是我在一次研討會上認識,我自己毛遂自薦,他便很大方的接受我的拜訪,不然三星與 Asan 是競爭關係,我能夠到這兩個地方,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也觀摩的他的手術。 另外在三星醫院教授的引見之下,我更利用機會到首爾聲譽卓著的整形診所學習,其中包括狎鷗亭的 CLINIC 9 、 Real Clinic 、 Dream clinic 以及江南的 Samsung Aesthetic Clinic, Kangnam ,讓我有充分的機會去學習現今最先進的整形技術。接下來我就概略說明我學習到的內容:   1.      鼻整形方面:韓國的鼻整形之所以著名,除了挺拔有形最重要在於看起來自然,雖然我也曾到美國學習鼻整形,但這一次又有新的斬獲,結合自體軟骨與一種新的材料 (Sili-Tex) ,讓顧客能在傷害最少的情況下,得到滿意的鼻形。 2.      顏面骨骼雕塑手術:也就是俗稱的『削骨』,因為韓國屬北方人 臉形多突兀寬扁,如大餅臉、國字臉,還有戽斗,因此他們在削骨手術及臉型雕塑的發展非常成熟,這次我學習的目標除了大家常聽到的國字臉削骨手術,還有下巴骨手術,甚至上下顎骨的矯正手術等等。 3.      無線電波( Radio-Frequency, RF )小腿肌肉消除及國字臉消除術:以往對蘿蔔腿,有幾種方式如腓腸肌切除手術、切斷內側腓腸肌的神經以及注射肉毒桿菌素,但手術時間長風險高且有疤橫,注射肉毒桿菌素只能維持半年,因此近年來韓國發展出『無線電波腓腸肌消除術』,不但沒有傷口,而且效果是永久的,這次很幸運的認識到此一療法的發名人 Dr. Park, 他是 Samsung Aesthetic Clinic, Kangnam 的院長,曾在美國 UT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 Dallas 長達兩年的時間,有多篇論文發表,因此在他的親自指導下有望把此一療法引進國內。 4.      雙眼皮及眼帶手術:韓國人大部分都是單眼皮,因此雙眼皮的手術非常的普遍,但大家都知道雙眼皮的手術方法眾多,各有千秋,不過這一次很珍貴的學習到一些特別的技巧,更能成功的創造出迷人的雙眼皮,另外在下眼帶的手術方面,也學習到一些新的脂肪移植的技巧等等。   這是我這次在韓國學習簡單的報告,希望能將韓國最新的整型美容技術帶回國內,讓宜蘭鄉親也能享受到世界最先進的醫療品質。
飛行走天涯
2008-06-12 00:00:00 作者:朱志凱 分類:心情點滴
這幾天忙著手術,好容易下午有一點時間整理照片,看到一些從飛機上照的照片,想起了許多在飛機上的回憶。 晨曦中的747-400的機翼和引擎(加拿大上空)   加拿大上空的日落(英屬哥倫比亞)777-200   底特律機場的A330 從小父母就喜歡帶著全家到處旅行,足跡遍佈亞洲、北美、澳洲和歐洲,帶給我許多珍貴的回憶,而我從小就對飛機、汽車很有興趣,所以以前每次要坐飛機時都很興奮,一定要做靠窗的位置,因為我喜歡看窗外的風景,還有更吸引我的就是機翼的各種動作,尤其是起飛和降落時我幾乎都盯著窗外,仔細觀察機翼和引擎的動作(襟翼的位置、機翼前緣的角度、落地時引擎煞車和空氣煞車的動作等等),還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飛機,到現在我都可以把我每次出國做過的機型列出,像第一次坐飛機是華航的 A300 台北馬尼拉,第一次做 747 是從東京回台北 747-SP (大概很少人知道這一型的 747 ,機身較短但航程較長,當時只有少數航空公司使用,華航、 SAA 南非航空,我也只做過這麼一次),還有 747-100 (西北航空,東京到 Minneapolis )、 747-200 (華航,台北到香港)、 747 -300C ombi (新航,新加坡經杜拜到曼徹司特)、 747-400 ( KLM 曼谷到阿姆斯特丹), 777 (聯合,名古屋到芝加哥)等等(要把所有做過的飛機列出來可能也沒人想看吧!),而且告訴你們一個秘密,美籍航空公司的右邊最後一個門旁還會有飛機的出生證明,詳細記載飛機的型號和出廠日期,我坐過最老的一架是西北的 747-100 , 1969 在西雅圖的波音 Everett 出廠(我坐這架飛機時已經過了 30 年,當時還真有點怕怕的),別人覺得飛行無趣又乏味,我卻常常藉由研究這些事物來打發時間,還深深為此著迷。 757-200日本上空 日出,美國西岸747-400 其實坐在窗邊除了觀察飛機,最重要的是可以欣賞美麗的風景,透過玻璃窗,從幾萬英尺的高空望著大地,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尤其是你熟悉的地方,從天空上看起來就覺得好特別,有一年冬天從台北飛高雄,剛好寒流來下了雪,經過中央山脈時看著白雪藹藹的山峰,讓你不覺得要為這美麗的大地發出讚嘆,還有從紐約飛洛杉磯,途中經過五大湖、落磯山脈,從前只能在地理課本上看到名稱,如今就在你的腳下,另外在飛機上看日出或夕陽也別有一番風味,有一次在羅馬看著火紅的夕陽映著地中海的晚霞,那樣的美景會讓你覺得時間在那一剎那彷彿停止了,只可惜那時數位相機還沒問世(而我也還小,相機在爸爸那),所以沒能把那樣的美景記錄下來,不過現在我當然就不會讓這種遺憾發生,雖然照規定起降時不能使用電子用品,但我還是會忍不住拿起相機,東拍拍、西照照,才會有現在這些照片。 如果不認識我的人,看了這篇文章也許會以為我是飛行員或空服員,其實都不是,我只是一個喜歡飛機、熱愛旅行的小鎮醫師,有機會再跟大家聊聊。 日本上空 日本,大阪灣   日本關西機場(第一個海上機場) 關西機場的747-400 日本上空757-200 日本海灣 亞特蘭大DC9-30 芝加哥777-200 名古屋新中部國際機場777-200 美國西部湖泊757-200 落磯山脈 美國西部峽谷地形 芝加哥於密西根湖畔757-200 洛杉磯 亞特蘭大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