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過年難熬!婆媳問題 老公難為

發佈時間:


農曆過年是中國人強調家族團聚溫暖滿滿的日子,但碰觸兩代女性(婆媳)與夾層其中男性(兒子)的敏感議題卻常也蘊藏於中。自期成為「新好男人」的年輕世代男性,困難習題卻可能發生於如何平衡調處於母親、老婆兩位重要女性間,因此溫柔顧家又負責任的男性,若能多理解與接納兩性的心情與處境,年節氣氛是可以和樂溫馨又不失放鬆減壓。








過年難熬!婆媳問題 老公難為


圖片來源:by Ambro from FreeDigitalPhotos.net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精神社工科社工師董秀珠說,曾求助於該院婚姻與家庭心理門診的215個家庭中,一開始即以婚姻關係困境尋求婚姻諮商的有115對夫妻,原尋求親子關係諮商、後因發現父母衝突影響小孩心理適應、轉接受婚姻諮商的有12對。






總和這137對婚姻中,求助問題類型除配偶外遇、家庭照顧負擔及經濟協調困難外,有54對夫妻(佔總數35%),婚姻衝突是他們求助的直接原因,他們之中,近半數妻子抱怨丈夫未在婆媳或與夫家相處困境中採取積極作為態度。再者有33對夫妻(佔總數25%),妻子一方罹患精神官能性憂鬱症、重鬱症、焦慮症以及酒精濫用,她們九成以上在婚姻諮商的歷程,提及想為先生當好媳婦的角色,但卻感知在關係中不被欣賞、沒有機會做自己、以及配偶並未公平付出的壓力。






建成(化名)風雨無阻地陪著妻子淑杏(化名)來到醫院進行婚姻治療的療程已經半年,在這真正促膝長談的過程,建成漸漸明白這八、九年來原本活力無限的妻子為何突然倒下,變得鎮日躺床、亂發脾氣、及老是疑心他要找小三的真正原因。建成其實是位有行動力、關心家庭的好男人,半年來他聆聽妻子心聲、自己也想了很多。






建成說:「因為我以前的觀念是男主外女主內,因為鄉下長大,我的觀念…因為我知道以前會認為她當媳婦,就是要盡本分嘛!可是因為她身體不好,能力不行了,沒有辦法也沒有關係,我就盡自己本分孝順父母親,但是也會盡本分把太太照顧好,這是分開的兩件事。」






但建成的反思距離真正探觸到淑杏心結與助她走向療癒,還有段路要走。淑杏這時特別需要建成的陪伴、理解,以便鼓足勇氣,突破超越長期以來在扮演重要生命角色與做自己之間的自我定位困境。






董秀珠表示,綜整近20年來家庭心理門診許多家庭與民眾的心理歷程,認為由男性觀點角度,造成婆媳困境的原因與可以有的心理因應策略有以下三項。






首先,要了解的原則是家庭情感的適度分化是為了讓彼此更親密靠近。家庭與家人是我們用情最深的所在,當我們娶妻生子並為小家庭拼搏像是宣告了獨立的同時,其實早年許多與父母未解的情感議題卻可能仍在心裏化不開也放不下,特別是早年身陷父母矛盾關係的兒子,比如心疼母親從未被好好對待、或是敏感於母親的苦與哀怨,於是家族聚會總能一再提醒這些的緊繫牽絆,總容易誘發做兒子的一種自己做得不夠的心境。






其次,要能理解體察自己對父母仍未盡責任心願的可能自責。有時更要接納自己在現實、理想間仍有落差的心情壓力,因為這些自責或壓力感是可能無形中感染給小家庭與老婆。「我知道妳不喜歡、可是我們一定要回去,拜託妳忍一下就過去了」,或是「拜託妳回家要多陪一下媽」等等,夫妻間的能夠透過協商討論共同完成角色任務,有助於增進夫妻默契與一體感,但無形中散發壓力給對方怕也會弄巧成拙。






最後,做兒子、做丈夫的學會放輕鬆非常重要。因為唯有放輕鬆與接納自我極限的男人,才能去對老婆想要當好媳婦的角色實踐給予最大支持。我們需要理解每一位老婆在最原初的內在都是希望給丈夫最大支持與陪伴,並抱持要當好媳婦的自我期許,但比起我們,她們等同進入一個全然不熟悉的家族文化與生活環境,適應上原就不容易,何況她們還要在當中克服怕當不好媳婦角色的焦慮與壓力。






社會學家認為,個人能夠藉由成功扮演兒子或媳婦的角色中,獲得一種與人的連結感,與符合期待規範下的個人重要生命意義滿足。再者更有學者提出「婚姻中感激的施與受」,描述婚姻中配偶雙方會將配偶所做並符合自己角色意象的行徑視為是種恩情,比如發現妻子是這麼幫我完成做好一個兒子的角色付出時,也會感激之情油然生起的對妻有更多反饋付出。因此難熬的過年家族團聚其實是幫忙彼此實踐成功重要社會角色的機會,但重要的是能在其中發現對方善意與對自己的恩情。






學者米勒認為婚姻困境應被視為公共衛生議題,因為經常婚姻困境的影響下衍生出個人憂鬱及低落的婚姻滿意,容易造成個人在健康、家庭生活及工作效能的負面影響。困頓的婚姻生活脈絡,也經常能夠惡化、維持與促成憂鬱的發生。






在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的家庭心理門診當中,過年時難以面對的婆媳敏感議題,是許多憂鬱病症婦女及其丈夫在治療輔導中經常提及的主題。而這些婦女的憂鬱,在配合藥物治療下,常能隨著治療引導丈夫自我改變,更多自我接納與情感表達下,帶動夫妻關係的質變,而更具備療效。






受憂鬱病症威脅的妻子所面臨的婚姻生活壓力,常是低落的自我勝任感知,與陷於情感、信念與僵化互動下隱藏的自我定位危機,做丈夫的在整個療程中的關懷支持與做出行動,臨床經驗上反映常是妻子勇於找到方法、走出憂鬱的重要關鍵。



本文作者: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精神社工科 董秀珠社工師
最後編修時間: 2019-05-08 17:11:46.0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